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暴露的淫荡人妻【淫色人妻小说】

时间:2020-02-29 浏览量:

自从和陈经理吃了那顿‘特别’的午餐以后,心里头一直很矛盾。

因为以前不管是暴露身体,或是与陌生人性交,都是‘无偿’的性质,我也从 中满足了自己的变态欲望。

但是这次的‘有偿’行为,让我很困惑,感觉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不知怎么 搞的,我特地到银行开了一个户头,将那一万元的‘赌金’存进去。对于自己这样 的举动,我也想不透是为什么?反而最近,脑海里常常会浮现出陈经理口中描述那 种多采多姿的享乐方式。

这几天里,我在公司里碰到陈经理时,总感到有点尴尬,心中也有些异样的反 应。但是陈经理的态度就像往常一样,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着实让我猜不透 他的想法。

我老公这一阵子好忙,常常要出差。他已经好久没有要求我做一些变态的行为 ,甚至也没有和我做爱。取而代之的是世钦变成我心中的新主人,他比我老公更有 技巧的不断激发我的变态淫欲。偶而,当我老公出差时,我会到世钦的公寓过夜, 为了怕我老公发现,我偷偷的办了一支行动电话,将家里的电话设定转接到我的行 动电话。

为了达到陈经理对我工作上的要求,这阵子,全组几乎天天加班。虽然很忙, 但是世钦还是会不定时的要求我做变态的行为。小陈则是会在私底下对我做一些言 语上的性骚扰,偶而会有一些碰触身体的小动作,但是也不敢太过份。而小林似乎 更卖力在工作上,也幸好有他这员大将,让我预期能够达到陈经理的要求,令我减 轻不少的工作压力,不过,我心中一直觉得亏欠他很多。

这一天,没有加班,世钦要求我和他一起回到他的公寓。

我很喜欢世钦带我到他的公寓,因为在他的公寓里,世钦通常会很温柔的和我 缠绵。那是一种‘做爱’的感觉,不同于单纯的‘性交’。往往,经过连续一阵子 的变态生活后,我心里都会产生一种空虚感,那种感觉有点像‘职业倦怠’一样。 世钦似乎也了解我的感受,他会适时的给予我温柔的抚慰,让我有被爱的感觉。到 他的公寓就像充电一样,令我比较能够面对往后更进一步的‘调教生活’。

一进门,世钦马上用嘴封住我唇,我立刻主动的将舌头交给他。我很喜欢接吻 的感觉,有时光是接吻,就能够让我的情欲HIGH起来。

不到两分钟的光景,我已经呈现一丝不挂了,下体也湿了成一片。

突然,世钦将我推开。

“世钦!我……我……还要……”我淫浪的说道。

“要什么?”

“要……要你继续吻我……和我……做爱……”

“现在不要!我肚子饿了!你先去买些东西来吃。”世钦说道。

“我们先……先做完……再出去吃,好不好?”我央求道。

“不行!我要你现在去买进来吃!”

不得已,我只好拾起地上的衣服,打算穿好衣服出门。

“等等!不要再穿这一套了!”世钦阻止我。

“那……那我要穿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世钦二话不说的转进卧房,不一会儿,拿了两件‘衣服’给我。

那两件‘衣服’都是黑色的。上衣是长袖低胸设计的,网状的弹性布料。所谓 的‘裤子’竟然是一件裤袜!上面有一些浮雕的花纹,算是蛮高级的裤袜。

“我……我……就穿……这样?”我有点不敢相信。

“对!”世钦坚决的回答我。

“世……世钦……我……我……”我想反对,但是说不出口来。

“你怎样?”世钦语气开始有点凶了。

“你不要生气……我听你的……就是了!”我还是屈服了。

世钦瞪着我裸露的身体,眼光上下的扫瞄,久久不说话。

我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因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世钦!你怎么了?我听你的就是了嘛!”

过了一会儿,世钦终于开口了。

“从今天起,你开始接受奴隶的调教!”世钦正色的说道。

“奴隶?”

“没错!”

“假如你不服从命令的的话,就必须接受处罚。而且从今天开始,你要称呼我 为‘主人’,知道吗?”世钦接着说道。

“难道……在公司也……”我质疑道。

“那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时候要叫我主人的。譬如说,当我用‘母 狗’、‘贱女人’、‘婊子’、‘浪女’、‘骚货’这类的话叫你时,你就应该知 道该怎么做了!”世钦解释道。

“难道……你以后都……都……不再和我温柔的……做爱……了吗?”我担心 的问道。

“会的!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疼你!不过你必须听话,我才会像以前那样 对你。”

“那‘她’呢?”我指着摆在柜子上的加框相片(世钦的女朋友),吃醋的问 道。

每次来和世钦缠绵或过夜,看到他房间到处摆放的他女友的相片,我心头就有 一股酸味。只是想起自己也是有老公的人,只好将这股妒意隐忍下来。

“我和她的关系,与你不同!”世钦说道。

“你……你……是不是打算和她结婚?”我问道。

“不晓得!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过两年再说吧!”世钦老实的回答我。

“假如……”

“假如怎样?”世钦催促我说。

“唔……没有……没什么……”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假如’的后面会说什么话,只是心中隐约有一种理智不 敢去处及的念头。因为我知道,倘若那种念头变成了具体之后,后果将会是很严重 的。

“算了!没有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刚刚说的你听懂了吗?”

“嗯!我知道了!只要你能疼我,我都会听你话的。”我表示同意的回答道。

“那好!做一件事来证明你的诚意!”

“什么事?”

于是世钦将他的要求说了出来,却令我感到十分的讶异与为难。

原来,他要我学日本的A片女优一样,在摄影机的面前做私密告白,并且做一 些淫秽的行为。

想到自己要面对着镜头,做这种陈述及动作,就感到相当的羞耻。虽然心头十 分的犹豫,最后还是照着世钦的要求做了。

世钦花了很多的时间,来教我应该说些什么,做什么动作,俨然他就像导演一 样。其实,他不就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导演吗?

世钦拿出一些道具,架好V8的摄影机,调整好角度后,就吩咐我开始动作。

起初,我因为心情紧张而且不习惯,一直没办法按照世钦的吩咐来完成。每次 出错,世钦总是要求我从头开始,大约重来十多次以后,我才进入状况……

一开始,我先穿回我的衣服,坐在世钦为我准备的椅子上,面对着镜头说话。

“各位好!我的名字叫沉静蓉,今年三十岁,我老公叫罗明仁。我目前在ㄨㄨ 公司上班,从事软体工程师的工作,职位是主任。”

为了我接着要说的话,令我不自然的欠了欠身。

“我……我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我老公都……都满足不了我的性饥渴,所 以我喜欢在外头偷人。有时,当我的下……下体感到空虚时,也不排斥和陌生人性 交。曾经在KTV的包厢里,让公司里的三个男同事轮奸我,甚至让他们同时…… 插……插我下面的两个洞,我觉得那种滋味很棒!”

“我最喜欢的性爱姿势是……吸男人的……,尤其是肮脏的……臭。当我 舔着男人的老二,同时闻着男人特殊的尿臭味或者体臭味时,会令我感到异常的兴 奋。”

说到这里,虽然觉得很羞耻,但是下体却慢慢的湿润起来。

“我想告诉各位一个秘密,那就是我不但是个暴露狂及受虐狂,而且也有恋物 狂的癖好。其实,我是个非常淫荡的变态女人,假如性欲来时,找不到男人可以干 我,我也喜欢随手拿起任何可以放进阴道里的东西,来代替男人的肉棒。像梳子、 酒瓶、木棒、石头、冰冻的热狗、香肠、文具用品……等等,都曾经插进我的…… ……里头。”

“如果各位有机会干我,我不介意你们用任何的变态方式来对待我。你们可以 尽情的辱骂我、虐待我、奸淫我,甚至于喂我吃精、喝尿都可以。假如各位在街上 或其他的场所遇到我,我会喜欢各位对我进行性骚扰。”

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下体已经湿透了。

接着,我站起身来。

“现在,各位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是我上班时常穿的款式,我天天都穿这类型 的衣服去上班,而且不穿任何的内衣裤。”

我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胸部。

“你们看!我的乳头是不是隐约可以看见?我很享受每天被男人用眼睛强奸的 感觉,有的时候,我会故意做出一些动作来暴露出下体。”

“像这样!”

我将迷你裙拉高一点,坐了下来,再将腿分开。

“有没有看到?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阴户?”

“有时假装看东西或整理东西,像这样!”

我站起身来,背向摄影机,拉高裙摆,做出下腰的动作,然后转过头来,看着 摄影机。

“看到了吗?”

我让这样淫荡的动作,维持了约一分钟,而且不断的摇摆臀部。

“我想请各位来看看我的身体!”

我慢慢的将衣服从上到下脱下来,变成全裸的面对镜头。

“各位对我的身材还满意吧?”

“我的主人说我身材的缺点是阴毛太浓,范围太大,改天要帮我全部剃掉!你 们是不是有同感?”

世钦调整摄影机,对我的阴部做特写镜头。

接着,我坐下来,大大的分开双腿,让腿分别挂在椅子的扶手上。这时,整个 阴户清楚的暴露在镜头前。

“你们看!这……这是……我的……阴户……请各位……仔细的看!”

我害羞且兴奋的说出这般淫荡的话。

我依照世钦的指示,将两片阴唇拉开,并挺起阴户。

“各位……还满意我……阴道口……的颜色吗?”

我维持这样的动作,让世钦再做个特写镜头,并且接着说道∶

“我……我……立誓要成为主人的奴隶,为了表现我的诚意,请各位帮我作见 证!”

“因为我刚刚对主人有不敬的举动,所以……现在……我要在各位面前接受处 罚。”

说完后,我起身跪在地上,将一个透明的容器捧到胸前。世钦则忙着去调整镜 头,使得他自己站在我的面前,只会照到他的下体。

世钦指示我仰起头来,张开嘴巴,并且将容器放在我的下巴下方,接着他便对 着我的嘴巴尿尿。

世钦的尿水不断的注入我的口中,满溢出来的尿液则顺着我的嘴角流到透明的 容器里。世钦还故意的将有些尿水尿在我的脸上,喷得我脸上、胸前、身上都是他 的尿水,反而流到容器里的并不多。

当他尿完后,指示我对着镜头,特写我口中满满的尿水,然后要我吞下去。

“刚刚……我喝的是……主人的尿!”

辛辣的尿味刺激着我的嗅觉与味觉,更增加我的淫乱意识。

接着,我将容器放在地上,蹲下身来,把我自己的尿水也注入容器中。并且拿 起预备好的浣肠注射筒,将尿水全部吸上来。然后背对着镜头跪着,上身靠在椅子 上,用手扒开臀肉露出屁眼来。

“各位请看我的……屁眼,我主人常常称赞我的屁眼蛮漂亮的!”

我自行将注射筒的前端插入肛门,慢慢的将里面的尿液挤进直肠里。

接着,我拿出一盘世钦为我准备的玻璃弹珠,约有十几颗,然后一颗一颗的塞 进屁眼里。

“现在……我的屁股里装满了弹珠……主人和我的……尿液……”

接着,我就在镜头前,将世钦为我准备的‘衣服’穿起来。

“这是主人为我准备的衣服,各位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乳头……和……阴 户呢?现在……我要穿这样到外头的闹街……帮主人买晚餐了……”

……

“很好!你表现的不错!很有演戏的天分!”世钦关掉摄影机称赞我。

“好!你现在可以出门去了,记着!不可以擦掉身上的尿!”世钦接着说道。

“你……你要怎么处理那……那录影带?”我担心的问道。

“好好的保存起来呀!你放心!只要你听我话,这块录影带就不会外流的!”

“真的?”

“我骗过你吗?”

我虽然不放心,但是也莫可奈何,只好拿了小钱包出门去了。

世钦故意要我走上好几条街,到附近的一处夜市里买几样的小吃。当我从小巷 子转到大街上时,见到灯火通明的热闹街道,一时间却胆怯了,踌躇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往目的地前进。

熙来人往的行人纷纷和我擦肩而过,大部分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但是 还是有一些路人对我侧目而视。有的只是觉得我的穿着有点怪异,有的好像发现我 的怪异处而频频回头探视。幸好,虽然有人看到我隐约露出的三点,不过顶多是议 论纷纷,当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前,我已经走远了。

那种被很多人‘视奸’的感觉,有如是被街上几百个人强奸一般,令我头皮发 麻,脑子嗡嗡作响,无法思考了。

进了夜市后,发现人潮汹涌,人们摩肩擦踵的往前挤。不知道是我过度敏感还 是身旁的人有意的,我感觉到男人都故意对着我挤过来,有的人甚至不客气的伸手 来摸我,对我性骚扰,还故意撇过头去,假装是不小心去触摸到的。

到了小吃摊更令我发窘。因为生意很好,所以有很多人毫无秩序的在摊子旁等 着。当我挤到摊子前向老板点东西时,老板却头也不抬的自顾着料理食物。原来, 我的声音被鼎沸的喧闹声淹没了。我只好扯着嗓门再次对老板‘喊话’,没想到, 却引起身旁人们的注目,虽然老板总算听到我的话了,但是我感觉自己就像裸体的 站在人群中一般。因为大家的眼光接触到我的身体,就好像黏住了一样,连老板都 不时的抬头看我。

我被看得心里头七上八下的,耳边却断断续续的听到人们小声的议论着。

“真大胆!”

“呦……”

“怎么穿这样出来?”

“是不是做那种的?”

“身材不错咧!”

“真不要脸!”

“……”

现场不管男女都将焦点放在我的身上,有几个看似学生的女生,好奇的盯着我 上上下下的看,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小吃摊起了一阵小小的混乱。原来我的大胆穿着使得老板分心, 将顾客点的东西搞混了,而且排队买的人很多,老板也弄混了顺序,引起不少人的 不满。这时,一个男的意有所指的陶侃老板∶

“老板!没关系!慢慢来!换成我也会搞不清楚的。”

不少人听到他这样说,都会意的笑了,老板则是尴尬的笑一笑。

往后两、三摊的情形也都差不多。

我可能由于紧张的缘故,当我在小吃摊等待时,感觉从直肠里传来一阵阵的便 意,令我显得更加狼狈。

好不容易终于买齐了世钦所指定的食物,我加快脚步离开夜市,赶回世钦的公 寓。

世钦见我回来,说道∶“走!我们出去逛逛街!”

“那……那这些东西你不吃吗?”

“回来再吃!”

“可是……”

“怎么样?”

“我想……上厕所!”

“到外面上吧!”

“外面?”

“对啊!你有意见吗?”

“可是……我快忍不住了!”

“到了外头你自然会忍得住的!”

于是,世钦拉着我再度出门去了。

世钦告诉我,等一下要我坐公车,而且我们装作互相不认识。

不久,公车一班接一班的过去了,世钦并没有示意我上车。后来,他挑了一班 最挤的公车,示意我上车。

一上到车上,我才发现为什么世钦故意不准我将身上的尿渍擦掉,因为在这个 密闭的车厢内,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尿臭味,让身旁的人隐隐约约的可以闻到,有的 人掩着鼻子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异味的来源,不久,我身边的人都用一种怪异的 眼神看我。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发现我的穿着比味道更怪异。因为人很挤,所以 我的下半身不容易看到,但是上半身低胸的领口露出明显的乳沟,继续搜寻下去, 从衣服的网洞中,还可以看到我白晰的肌肤,和已经挺立的乳头。

女人大多露出一种嫌恶的表情,而男人则带着色眯眯及好奇的眼神注视我。

随着人们的上下车,我慢慢的移动到后门的位置。门旁有三、四个座位是单人 座,第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大概是三十几岁左右。我手扶着门旁的 钢管,面对着他站着,他的视线一接触到我的下半身,吓了一跳,猛然抬头看我, 接着就一直注视着我的下体。

这时,公车里似乎更拥挤了。我被挤得下半身几乎贴在那男人的面前,他不但 不回避,反而抬头看着我的反应。当我们的眼神一接触,我对他笑一笑。他可能是 受到我这种反应的鼓舞,悄悄的垂下左手,偷偷的去摸我的小腿。过了一会儿,他 发现我并没有拒绝的动作,于是,越摸越大胆,甚至慢慢的将手往上游移,并且, 不时的借着公车的晃动,让头部去碰触我下体的耻部。

就在此同时,我感觉有一只手在摸我的屁股,而且一开始就大胆的用手指去碰 触我的屁眼附近,我不敢转头去看,但是我知道一定是世钦的手。接着,那只手就 不断的去按摩我的屁眼,惹得我几乎禁不住那种想排泄的欲望。

我处在众人的‘视奸’与陌生男子骚扰的窘况下,公车渐渐的离开了闹区,朝 着郊区前进,拥挤的情况也随着慢慢的抒解了。又过了两站,一大票的乘客纷纷要 下车,世钦趁着混乱之际,在我耳边交代了几句话,然后他就走向车尾的倒数第二 排坐了下来。

车子再度开动后,我才发现只有我一个人仍然站着,显得相当的突兀。我看看 最后一排都没有人坐,于是按照世钦的吩咐,低着头,轻声的对那男人说道∶

“先生!我……我想到最后一排坐!”

“啊!?……”他没有料想到我突然会对他说话,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因为我很紧张,所以也顾不得他有没有听清楚我的话,迳自的走到最后一排, 靠着窗子坐下来。

我是坐在车厢的右手边,前排的右侧有一个女的,左侧则是世钦坐在那里。整 个车厢的后半段,大约有八、九个人。

那男子东张西望了一番,再次转头来看我,我对他微笑的招招手。于是他起身 走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嗨!你好!”那男子生涩的向我打招呼。

“你好!”我回应他。

“你……你……是不是……”那男的不知如何启齿,眼睛则一直在我的身上扫 瞄。

我主动的靠在他的耳朵旁,悄悄的对他说∶“你刚刚摸得我好激动!”

他听到我的话,喜出望外的问我∶“真的吗?”

“嗯!”我点点头。

接着,我牵着他的左手摸向我的阴户。

“你……你摸摸看!都湿了……”

我的大胆举动,让他受宠若惊。的确,我的淫水已经渗出丝袜了,不过,倒不 全然是被他摸出来的。

他举起被我下体沾湿的手指,色眯眯的对着我说道∶

“你的‘水’还真多!”

“都是……你害的!”我红着脸的回答他。

接下来,我做出了更淫荡的动作。我用淫媚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一张口将他沾 有淫液的手指含下去,开始吸吮起来。

他看到我如此的浪荡,也不再客气了,用右手拥着我,隔着网状的洞洞衣摸我 的乳房。摸了一会儿后,觉得不过瘾,索性将我的上衣撩到胸部上方,让我的乳房 整个裸露出来,边看边摸。

“喜不喜欢?”我低声的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你身材那么好!”他急色的回答。

他故意压低的赞美声波,微微的震荡着我的耳膜,让我的感觉神经变得敏感起 来。

我顺手摸向他的胯下,发觉他早已搭起帐棚来了。我将他的裤子拉炼拉开,掏 出他的阳具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便俯身吸吮起来。

他的下体有很浓烈的臊味,而且包皮较长。可能他上车前有解尿的关系,包皮 里头还有未干的尿渍,散发出辛辣的尿臊味。然而,这样反而更能刺激我的变态神 经。于是,我将他的包皮完全褪下来,露出紫红色的龟头,用舌尖去清理他包皮上 及累积在龟头边缘凹沟里的尿渍,呼吸间,他浓烈的体臭味刺激着我的嗅觉神经, 更令我为之浪荡。

他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一边将我的‘裤子’褪到膝盖附近,用手指玩弄我的 阴户。由于我的阴户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所以他很顺利的将三根手指滑入我的阴道 里,开始抽送起来。

现在,我可以说是全裸的在公车上,正为一个陌生男人做性服务的工作。想起 来,就觉得有种病态的兴奋。

我嘴巴吸吮着这个陌生人的阳具,眼睛则一直注意着坐在斜对角的世钦,发现 他眯着眼睛,摆出一副打瞌睡的模样。可是,我知道他一定都看见了我的淫荡样。 我心里有一种自我安慰的想法,觉得我之所以会如此的浪荡,是为了表现给世钦看 的。

那男人的手指对我阴道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淫水也泊泊的流出来,发出 了一种‘啾啾’的声音。我也卖力的帮他吹喇叭,每当龟头离开我的嘴巴时,就会 发出一声‘啵!’的响声。就在此时,坐在我们前面的那名女子听到怪声音,好奇 的回头探一探。结果,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竟然是这种A片里才有的场面,惊得 她瞠目结舌,花容失措!幸好!她并没有叫出声来,楞了一下后,慌张的起身走到 公车前门的位置,似乎急着要下车,并且惊魂未定的频频回头看我们。

那男的受到了这种刺激,也锁不住精的激射而出,喷得我满脸都是他黏稠的精 液。他射精的同时,将手指深深的插进我的阴道深处,拇指压住我的阴蒂,上下一 起用力的捏着我的耻部,煞时间,痛觉与快感一齐侵袭我的脑门,让我不由自主的 轻哼出声来。待他手指的力道渐渐的变小时,我照例帮他舔干净阳具。

“天啊!你们在干什么?”

世钦竟然在这时候,大声的说出这句话来。立刻,引起公车里头乘客的注意, 每个人都回头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男人看到这种情形,快速的将手指从我的阴道拔出来,收回阳具,再将拉炼 拉起来。可是我却反射性的坐起身来,突然接触到大约十对注视我的眼神,令我不 知所措。来不及拉下来的上衣,仍然卷缩在我的胸前,我的两粒乳房就这样的袒露 在众人眼前。

这时候,公车上大约只剩下十个人左右,有男有女,原本坐在我们前座的那个 女人,仍然手扶着栏杆站在门边看着我们。而种种讶异、惊叹、鄙视、不耻……的 眼光,纷纷投射到我的身上。虽然他们看不到我们腰部以下的情形,不过都猜想的 到会是怎样的光景。

当我回过神来时,急忙将上衣拉下来,并且把下身仅有的裤袜拉起来。可是,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突然间,公车里每个人都站起来。有的人眼睛还是盯着我们,有的人都频频回 头,可是他们都往司机的方向移动。我羞愧之余,不免心中起了一个疑问──难道 他们都不耻于和我坐同一部车吗?

“真不要脸!在公车上干这种事!!”世钦也起身往前移动,故意大声的骂出 这句话。

一会儿后,公车停下来了,人们纷纷的下车。这时,我身边的这个男的才表情 尴尬的对我说∶

“终……终点站到了!”

接着,他也起身走了。

我是最后下车的人,当我脑门仍然有麻麻感觉的走到司机旁,翻着皮包找零钱 时,听到司机幸灾乐祸的对我说∶

“小姐!你也太夸张了吧!”

我红着脸,将零钱投进集钱筒里,羞赧的快速下了车,寻找世钦去了。 暴露的淫荡妻(20)野外调教

自从接受世钦的公车调教,经过几次之后,我发现我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而 且也越来越敢做了。有时,世钦会故意的当众揭穿我的淫行,引起乘客的注意。我 竟然渐渐的喜欢上那种刺激感。我几乎每次都期待着世钦出声来引起别人发现我的 淫荡行为。

有一天,世钦向我表示要在大白天里调教我。

“可是……白天我们要上班?”

“星期六啊!我们现在这个案子已经赶得差不多了,礼拜六不用再加班了吧? 就这礼拜六好了!你一早就到我家来!”

“在…白天……?会不会太……太……”

“怎么样?你有意见吗!?”

“不是啦!只是……觉得……没…没有……没什么!”

其实,我内心也蛮害怕的。因为夜晚时分,总是感觉较有隐蔽性,当夜幕低垂 时,是‘理智’的下班时间,内心底层的变态欲望就容易受到挑拨而窜出来。可是 假如在光天化日之下,是理性最活跃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种勇气去接受世 钦的调教。

终于到了星期六,当我告诉我老公今天要加班时,他并没有多问我什么,似乎 他已经习惯了我加班的事。

这几天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我出门时虽然多穿了一件短大衣,但仍然觉得很 冷。因为大衣里面是低胸上衣加迷你裙,而衣裙里头都是真空的。

一进到世钦的公寓内时,世钦劈头就说∶“全部脱光!”

“嗯!……”我毫不犹豫的就开始脱衣。

世钦这时却制止我的动作∶“你应该怎么回答啊?”

我楞了一下,马上会意过来∶“是!主人!”

“嗯!这样才对!脱吧!”

经过世钦这阵子的调教,我学会了许多作为她性奴隶所必备的‘基本动作’。 当我将身上的衣服都褪下来后,我自动的跪在地上,蹶起屁股,用双手拨开阴户, 说道∶“请主人检查!”

“再抬高一点!”

我努力的将屁股再往上顶。世钦抬起他的脚,用脚拇指拨开我的阴唇。问道∶ “嗯!这几天你老公有没有干你啊?”

“没有!”

“很好!你多久没有尝到味了呀?”

“好……几天了!”

“那你想不想念啊?”

“想!很想!”

“爬过来!”

我听话的爬到世钦的身边。

“来!我喂你吃早餐!”

世钦掏出他的阳具,对着他早已准备好的盆子尿尿,尿完以后,握着他的阳具 对我说道∶“来!给你尝尝!”

我毫不犹豫的便将他的阳具含进了嘴里,努力地将他龟头上的残尿吮得一干二 净。

“味道如何?”

“很好,主人!”

“嗯!果然是天生的狗奴隶。喏!那是你的早餐。”世钦指着盆子中的尿液说 道。

我低下头,嘴巴就着盆口,像狗一样打算将尿水啜上来。

“等等!!那是要喂你下面的洞的。”世钦阻止我。

接着他丢了一组注射器给我,说道∶“你自己动手吧!”

于是,我拾起注射器,将盆中的尿水全数吸起来,足足有400多CC。然后 吃力的将注射器的前端插入我那崛起的屁眼里,缓缓的将里头的尿水压进我的直肠 内。

“做得很好!这些不要浪费了,舔干净!”世钦将盆子踢到我的面前。

当我舔着盆中的残尿的同时,世钦取出另一个容器,拿出一瓶药水和着清水搅 匀后,对我说道∶“这些也都打进去!”

我也照作了。然后,跪在那里等待世钦的下一个指示。

世钦转到书房,拿了一粒白色的药片要我吞下。

“那是……什么?”我有点害怕的问道。

“利尿剂呀!干嘛?怕我给你毒药吗?”

“不……不是……”

我张开嘴巴,让世钦将那片利尿剂丢入我的口中,‘咕噜’一声混着口水就吞 到肚子里了。

接着,世钦拿出一小条软药膏,挤出了一些像牙膏般的白色物质,涂在我的阴 阜上,并且要我用手指将它抹匀。我也不敢多问那是什么东西,只好一切听从世钦 的吩咐做了。

当这一切的准备动作完成以后,世钦便带着我出门了。而他只准我将短外套穿 上,其余的衣服一概不准穿。

起初,世钦开着我的车,让我坐在驾驶座旁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兜着。

虽然很多公司于星期六放假,但是街上的人车依旧很多,似乎没有因为休假而 稍减一些。看样子,这座城市繁忙的脚步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

不一会儿,我感觉到身体似乎不太对劲。首先是直肠里因为药水的作用,发出 ‘咕噜!咕噜!’的闷声,尿水加上药水在直肠里翻滚,让我想排泄的欲望越来越 盛。同时,阴部也传来阵阵的搔痒感,让我不自觉的想要手淫。可是,手淫的动作 似乎无法压抑这股搔痒的攻击,让我越来越想要男人的抚慰。随着手指对阴部的搓 揉,想要男根插入的欲望就越强。

“怎么样!?一大早就想要被干了吗?”世钦用揶揄的口气问我。

“我……我不知道……我想…上厕所……而…而且…下面……好痒……那…… 那……药膏……”

“哼!你也猜到了嘛!感觉如何?”

“很…难受!……可不可以让我……先上个厕所?……”

“可以啊!”世钦说完,就将车子开到大街旁的一家超商前,停了下来∶“你 下车解决吧!”

“啊!这里…这里……没有厕所啊!?……”我心中感到疑惑。

“干嘛要厕所?你蹲在人行道上拉出来就好了呀!”

“不!不行!……这里……人车这么多……”

“那你就先忍一忍罗!”

“这样吧!你先到超商里买几罐冰啤酒来降降温好了!”世钦接着说。

“可是……可是……这衣服……”

我犹豫着看着这件勉强盖过屁股的短大衣,下摆是斜口的衣角设计,从正面看 过来,我的大腿根几乎都被看见了。假如稍微有较大的动作,我相信眼尖的人,应 该可以看到我的耻毛。

“怎么?你不听从主人的命令了吗?”

“嗯……是的!主人!”

打开了车门,寒风立刻钻进我的大衣里,我不禁的抖了一下。我小心的跨出车 子,不让自己的春光外泄,然后瑟缩着身体,忍住下体的搔痒和便意,困难的移动 身子进去了超商里头。

然而,当我跨出车门时,我深色的大衣的下面,露出了大半截的雪白大腿,就 马上惹来了许多行人的眼光。我不晓得他们是不是有看到什么,其实,我也无暇去 注意,我只想赶快买了啤酒,离开这里。

进到超商里,我的情况却越形尴尬。因为有不少的顾客在里头,柜台还有五、 六个人排队等着结帐。当电动门‘当’的一声开启时,柜台前的人眼睛接触到我就 再也移不开了。我下意识的将短大衣的下摆拢了拢,深怕会露出阴户来。没想到, 这个动作反而引起他们对我下体的注意。我不敢去检视我的下半身,但是从他们的 眼神中,似乎读到了我的下身有不正常的暴露。

我红着脸,心虚的走道冰柜拿了几罐啤酒,排队等着结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感觉结帐的速度特别的慢,而好多人都在注意 我,一双双投向我的眼光,挑衅着我下体原本就有的搔痒感,从下身传来一阵阵的 欲求,使得我整个阴户充满了黏稠的爱液,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水,渐渐的顺着大腿 流了下来,让我的处境更形尴尬。

好不容易结完帐后,我几乎是用‘逃’的离开超商,闪身钻进车子里。

“爽不爽?”世钦笑着问我。

“我…觉得很……丢脸!”

“丢脸你奴隶的身份是没有自我的,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可是大白天里…我…我……还不习惯……”

“等一下会让你习惯的!”世钦满怀自信的说道。

于是,世钦继续让车子前进,看样子,车子是往市郊的方向驶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