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第四章深夜的炮声_校园小说

时间:2020-01-26 浏览量:

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第四章深夜的炮声

我裹着毛巾被,开门看到芳,我愣了,立马关门,说:「等等啊!」然後跑回卧室,穿上大裤衩,找个背心一套,才又急急忙忙给开了门。

芳低头笑着,背着手,走进来,衣服两团肉呼呼的球,在工装的簇拥下,从领口挤出一条缝,里面白色花边衬衣把缝掩盖着,若隐若现,让我又想起那天晚上在车上给我洗脚的情景……

「小日子过得不错麽!」芳在我十来平米的客厅转了一圈,然後又走进了厨房,又看了洗手间,「谢谢领导关心,还凑合」,我打趣说道。

她走进卧室,「能看麽?」她忽然停住,回头问我。

「赶紧看,看的不顺眼,帮我收拾收拾!」

我推她肩膀一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她走进卧室,扫了一圈,然後,走到晒进阳光的小阳台,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然後回头,直愣愣的看着我:「刚才你们在这里坐船的吧!」

我惊了一下,然後很镇定的拿一把椅子坐下,说:「哦,你偷听了啊!」

芳转身看着窗外,胳膊支在窗台上,书包正对着我,小书包在工装的短裙下,骄傲的绷紧短裙,圆球般,竟然没有内裤的痕迹,「那晚上发生了什麽?」她问道。

「哦,没发生什麽!」我心虚的说,芳看着远处的一群鸽子,说:「你们坐船了,你想负责,所以你第二天就说她是你女朋友是吧?」

我笑了,也走到窗台,看着那群鸽子,「呵呵呵,你是蛔虫啊,或者你给我装了摄像头!」

「如果你想坐船,可以找我啊,为什麽……」,芳一动不动的问道,

「哦,不为什麽,你不是有男友麽,不想你事後後悔!」我为我自己随便找的理由感到佩服,怎麽想出来的啊,完美的理由!

「呵,你真会找藉口」,芳转过身,靠在窗台上,背对着我,「我站在楼下,听到你们坐船的声音,我真的好生气!为什麽!我也不知道!」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芳看来真的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刚才原来不是猜测,是真的偷听到了。

「行了,别想了,想喝点什麽?」我转身走出卧室,从冰箱拿出可乐和果汁,拿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递到她手里,晃晃手里的饮料,「想喝什麽?」

芳拿着杯子,哀怨的看着我……

「有男朋友就不能再谈恋爱麽?你怎麽知道我男朋友就是我以後要负责的呢?难道有男朋友就不能喜欢和爱别人麽?」芳有点激动,语气有点急。

「那果汁好了,美容!」我晃晃左手的苹果汁,给她倒了半杯。

她「哗」把果汁泼我一脸,「你是个懦夫!」芳的情绪一下失控,纸杯丢到我额头掉到地下,然後扬拳要打我,被我闪开了,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开始哭,小声的哭,肩膀抖的厉害!

我放下果汁,坐到她面前,说:「别这样啊,你给我演电视是吧!」当时我心里真的有点火,被人泼果汁,还真是头一次,但对方是女孩子,并且关系也不错,所以我忍了忍,继续安慰她。

「我不如她麽?」芳从胳膊里抬起脸,看着我。

「不,不,这个不好对比的!」

「我比她瘦麽,比她矮麽,不如她漂亮麽,不能帮助你麽……」,芳一口问出好多个,我哑口无言。

「哎,不是的,你很好……」我半天说出一句回应,芳一下扑了上来,把我推到在床边,眼里还有泪水在转:「那你为什麽不要我,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泪水滴到我的胸上,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

手机响了,芳芳从上衣口袋,拿出手机:「李总……哦,我知道了,但我刚又扭了脚踝,晚点过来好麽……好的……您放心……好的,晚点一定到!」芳芳打电话的声音一点听不出刚才刚哭了,可怕的女人啊。

挂了电话,芳芳把手机往我床上一扔,就开始解制服短裙一侧的扣子,「你干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她说:「我要和你做,比她和你做的更厉害!」

裙子一下解开,她书包一抬,拉起到腰间,里面竟然只有长筒袜而没有穿内裤,乌黑黑的一团垃圾袋扎的我的肚子痒痒的,她伸手就把我短裤扯下来,书包後坐了一下,红布头马上直接盖在我的大腿上,我感觉到,那里已经湿了!但我的老二还是软塌塌的。

「别,芳芳,别」,我一下做起来,一把把她推到一边,自己提了裤子站起来,她斜靠在床边,又开始哭,我有点不耐烦,「行了,芳芳,曼曼一会就回来,咱别这样好不好」

她没打理我,自己站起来,拉了拉腰间的裙子,扣上扣子,整理了下制服,拿起手机,出门走了……

一切发展的那麽快,让我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

我打电话问曼曼,曼曼说,事情还没办完,因为是芳打电话找李辉,说有急事需要曼曼来协助的,结果芳好像扭伤了脚,要晚点来……我後背越发发凉,真是一场阴谋啊……

我并没有和曼曼说芳来家里的事情,日子平静的度过了3个月,上海的深秋还是比较暖和的,虽然树叶已经黄了,但依然坚持的挂在树上,不肯离开大树母亲的怀抱。

这天下班,曼曼和女友去购物,我自己在办公室忙完,已经是十一点多,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大门已经锁了,我的钥匙正好没带,打电话给曼曼,没人接,估计购物逛疯了,短信通知她,速来救主,呵呵。忽然听到2楼有声音,可能还有同事没走,於是我上了二楼,才迈两步,听到声音不对,这分明是叫床的声音……

我蹑手蹑脚循声而去,声音是从李辉的小单间发出来的,有好戏,我立马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李辉我知道,已经结婚了,三十多岁的人了,听说老婆刚生了孩子没一年,哈哈,看来是有人了,我偷偷跑去,绕道後面练功房,踩个凳子看进去。

李辉和一女的,正在大战,那女的我是认识,是我们一个常来的客户,姓江,据说是个小富婆,自己在徐家汇开超市的。

「干死我了……老公……你好屌哦……干我……」,江在李辉的办公桌上躺着,大开着腿,一只脚还蹬着旁边的保险柜,要说这女人,平时看着胸不小,现在看来,是假的,貌似还有过哺乳的经历,两个头发外扩,不过火花塞颜色是我喜欢的粉红。

「姐姐,姐姐,你好紧……弟弟好舒服」,李辉一手抱着那女的大腿,一手握着那你的一个头发,使劲揉捏着,下半身在使劲的撞击着女人的红布头,声音劈啪作响。

「弟弟,弟弟,姐姐来了,快干我」,江一阵抽搐,手到处乱抓,最後一把抓住李辉的头发,人竟然一下坐了起来,浑身发抖,「来了……来了……弟弟……来了……」,李辉则直接用手抱住女人的腰,使劲的跑步。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李辉也叫了起来,「给我,宝贝……给我……射我骚屄里……给我」,两人一阵哆嗦後,李辉抱着女人,瘫坐在椅子上。

我笑死了,没想到,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一点没反应,觉得好搞笑,哎,李辉啊李辉,你说你,搞个老女人,叫姐姐,被人吃嫩草,哈哈哈,我又偷偷跑回自己办公室,等着李辉他们下楼。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听到下楼的声音,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算好时间,出了办公室,装作惊讶的样子:「哎呀,怎麽李总在啊,我正好忘记带钥匙了,真是幸运啊,哈哈。」

显然,他们被吓傻了,不知道说什麽好「哦,江小姐帮我们拿些宣传单放超市发一下,正好来拿……」我打,你个李辉,真会编啊。我也没说啥,直接告辞,走人了。

刚一拐弯,碰上急忙赶回来的曼曼,我放声大笑,她不知道我咋了,我拉着她,「走,走回去,爷爷高兴,哈哈哈」,曼曼就跟着我傻乐傻乐的走着。

大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片片落叶随着秋风吹来,我还在想着李辉和那女人的情景,忽然,手搂着曼曼的腰,胯下妖龙一震,正好路过一片正在拆迁的房子,我就把曼曼拖了进去,曼曼说,你干啥,奶奶的,我干你,我嘿嘿笑着,把曼曼拖了进去,直接把她牛仔裤一拖,我大大腿就插了进去!

「你个坏蛋,你慢点,疼死了!」曼曼娇喊一声,我吐了口唾沫到大腿上,在曼曼被窝口摩擦了几下,就直接捣了进去。

曼曼配合的「嗯!」了一声,我抓着曼曼的腰,书包神速的跑步,曼曼是骚,没几分钟,被窝里面华润无比,随着跑步,不自觉的呻吟起来。

脚下秋风卷着落叶,我和曼曼站在一堆建筑垃圾里面,我的大腿插进温暖的被窝,随着跑步,海岸水顺着大腿开始,逐渐浸湿了蛋。

「哥哥,好爽!」曼曼轻声跟我说,妩媚无比,我伸进曼曼的上衣,剥开胸衣,揉搓着曼曼丰满的衣服,忽然,隐约有人走来,我更加兴奋的抽着起来,曼曼紧张的不行,「别动,别动!」我更加起劲的跑步。

走来的是一对吵架的情侣,他们竟然在我们不到3米外的路边停下来吵,好像是男的不舍得花钱引起的,他们吵的很投入,我在里面肏的曼曼也很投入,不敢速度快,因为脚下凹凸不平的建筑垃圾,但每一下,都刺入很深,明显也感觉到,曼曼里面热的不行了,我手指快速揉捏着曼曼的两个火花塞,舌头舔着曼曼的耳垂,大腿使劲,一次一顿的,深入的,插进曼曼的被窝深处!

情侣吵架越来越激烈,上海话,听不懂,我只知道,曼曼在我的跑步下,身体已经发烫,「哥哥,我要来了」,曼曼轻声的和我说,我使劲来了几下,曼曼忽然使劲抓住我的胳膊,「来了……哥哥……来了……哥哥」

曼曼书包使劲挤我的大腿,双腿哆嗦,呼吸急促,我使劲抱着曼曼的胸,下身使劲跑步,大腿快速送入曼曼的骚穴,我感到里面烫的要死,忽然脚下一滑,脚底的建筑垃圾哗啦一下,俩争吵的情侣都不说话了,我抱着曼曼也不敢动了,但让故意让大腿一跳一跳的在被窝里面,听到女的说:「快走吧!」然後俩人走了。

我一把把曼曼摁弯腰,抱着书包,使劲一顿狂肏,也不管曼曼「慢点……哥哥……小屄要烂掉了……」的请求,2分钟几百下的冲刺,很快就到达顶点,曼曼立马回头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吞着我的海水,最後用舌头给我舔的乾乾净净,然後站起来,提上裤子,说:「谢谢哥哥,好爽!」

我先跳出那破房子,看看四下无人,又把曼曼接出来,俩人兴高采烈的回家了。

芳芳文学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