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红鸾内记

发布时间:2019-07-10 13:36:39 浏览:

恒古的老杨树,树枝上的最后几片枯叶飘落,时逢深秋。

紫荆山下停着一架马车,马车很大,而且很豪华,檀木雕的车架外裹着一层黑锦,锦上用金线绣着九条长龙。

车内镶着软垫,可乘十人,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案子。还有一个黑衣的蒙面男人。

金石开拉开车门,将手中大的难以想象大麻袋丢了进去,然后和紫衣老者一同上了车。车夫一扬马鞭,两匹马

儿拉着大车缓缓沿着管道行去。

金石开解开麻袋,从中抱出三位昏睡的女子。金石开将三位女子与车内另外三位摆放在一起。吐出一口浊气道

:「总算是抓到了,不过说来凤凰宫的婆娘还真是各个水灵,看得咱家眼馋。」

紫衣老者『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蒙面男子却道:「那君清也死了?」

「何止那老牛鼻子,七星教有点能耐的都死了。说来也是那老牛鼻子自找的,咱家和那乔家妹子耍的正开心,

那老牛鼻子突然就对咱家出手了。说来不是有老毒龙在,咱家说不定还真就栽了。」金石开说罢抹了抹鼻子,一阵

憨笑。

黑衣人却是眉头一皱,低首沉默了。片刻后抬头道:「两位先生先乘车回九龙殿,我欲先行一步。」

紫袍老者点了点头,金石开拱手道:「此次多谢大人相助,大人慢行!」

马夫耷拉着眼皮,手中时而挥舞一下马鞭,两匹马儿懒洋洋的拉着大车缓行在管道上,车门一开,一道黑影闪

出,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林中。

红鸾面色很难看,几十位女子,跪在大殿中,低着头,没有人敢言语。四周一片寂静。红鸾长呼出一口浊气,

沉声道:「你们下去吧。」

众女躬着身,悄悄退下。红鸾掣肘撑着头,唤道:「离刹,让人去请鹓雏长老来。」

离刹应了声,从后门退出。偌大的宫殿中,血色的翡翠玉榻上倚着一位红杉少女,少女妙眉紧蹙,贝齿紧咬下

唇——四大神将,八方管事,损了一半!

红鸾脑中思绪紊乱,不知为何策划许久却反遭人算计,静静的思忖着。

难道宫内……

「宫主……」离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红鸾不知离刹何时回到自己身后,只是被那声轻唤将思绪拉了回来。

「人呢?」红鸾冷声问道。

「鹓雏长老不再鹓雏宫内!凤凰谷内也没有发现,发出的信号也无回应。」

「怎会如此?」红鸾忽的坐起,眉头深皱。问道:「询问了谷口的守卫么?

是否有长老出谷的记录?」

「离刹已让人去查问。」

红鸾点点头,轻握指节,在玉榻扶手上轻轻扣着,轻声道:「水鹓会是么?」

「离刹不敢妄自猜测。」

红鸾没有说话。却听离刹突然出声道:「现在并不能判断什么。鹓雏长老随了宫主许久,虽然此次长老算计造

成如此损失,但知道计划之人并不少,且若对方另有高人,宫主此刻轻易定夺,却是进了他人算计。」

红鸾闭上眼,轻轻点了点头。

殿内又是一片寂静……等待,等待……心中却是愈加的忐忑。

仓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平静!

「禀告宫主,谷门遭袭,守卫尽数丧生,只是谷中并未发现任何刺客的痕迹。」单膝跪地的少女恭敬的述说着

情况。

「下去吧。」红鸾闭上双眼,沉静的命令道。却闻离刹问道:「这位姐姐,请问死者尸体有何明显伤口?不知

姐姐是否清楚?」

少女没有回答,抬头望着红鸾。见红鸾轻轻点头后,才应道:「属下见到的一具尸体全身似结冰般僵直,肤色

泛紫,没有明显伤口。」

离刹沉默了。

待少女退下,红鸾靠着凤颈,闭目轻笑:「呵呵,弋氷玄功么!」

「宫主……」

「别说了,事已明了,水鹓是在告诉本宫,这件事确是她所为,算是辞行吧。」说罢起身走出大殿。

离刹默默的跟着红鸾,看着那故作沉静的娇躯,也许红鸾并不知道,她并未能掩饰住那微微的颤抖。

北方的冬夜是白色的,南方的冬夜却是黑色的。初冬的夜,鸟兽静息,寂静无声。此刻的安谧却显得分外压抑。

红鸾宫的窗是黑的……

离刹站在窗外静静的屏息聆听着,寂静的夜让那轻微份额抽泣如此清晰。

离刹叹了口气,轻轻推开木门,发出『吱呀‘一声。房中一片漆黑,抽泣声停滞片刻,便又开始编织那轻微的

乐曲。

离刹有种着魔的感觉,轻迈脚步,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走至床边。轻轻的搂住了床上抽动的娇躯。

红鸾在离刹怀中瑟瑟发抖,抽泣声渐渐大了起来,变成『呜呜‘的细声哭泣。片刻后,却听红鸾一声厉吼:「

滚!给我滚出去!」这一吼却是让离刹脑中一清,放开怀中泪人,跪在地上道:「离刹一时糊涂,请宫主恕罪,离

刹告退。」

离刹向门口走去,身后传来少女的哭声:「娘不要鸾儿,爹爹不在了,哥哥姐姐也不要鸾儿了……呜呜……」

离刹心中一抽,却没说话,矗立了一会儿,继续向门口走去。

却见红鸾忽的起身,踉跄的冲向离刹,一把将男子单薄的身子抱住,哭道:「离哥哥,不要走,求你不要离开

鸾儿。」说罢急忙解开衣带,扯落身上衣物,双手紧紧缠住木然站立的男子,踮起脚尖疯狂的在离刹脸上吻着,口

中发出急促的喘息与有些癫狂的话语:「离哥哥……鸾儿错了……不要生鸾儿气,不要走……来肏鸾儿,狠狠的肏

鸾儿……鸾儿的xue儿不能用还有嘴……还有屁眼,来肏鸾儿!」

离刹仍然木立在原地,任身前女子吻咬着脸颊、鼻梁、薄唇、颈项,却似木偶般一动不动。

红鸾将离刹推倒在地,跪骑在他身上,伸手将袍子解开,一手抓着勃起的yin茎套弄,一手抓起离刹的手往匈上

按,眼中带泪,口中媚声道:「哥哥摸摸鸾儿的奶子,是不是很大?啊……好舒服,哥哥的手暖暖的……揉的鸾儿

好舒服啊!」

少女一边套弄手中yin茎,一边将手中的那只手向下滑,将手按在极力前挺的下体摩擦着,浪叫道:「再摸摸鸾

儿的xue儿……啊……是不是很嫩啊?啊!受不住了……看……鸾儿出水了呢!」

果然,少女敏感的身子紧紧在轻轻的摩擦下就不住的流出股股yin水,被抓住的手在粉嫩的花口上摸了一把。红

鸾将手拉倒自己面前,妖媚的舔舐着道:「鸾儿还是处女,xue儿中流出的水还香香的呢!」说罢又将离刹的手按在

yin部摩擦起来,口中痴痴的浪叫:「啊……嗯……好爽!哥哥!你摸的人家好爽啊……」

红鸾抓着那只手,下体疯狂的挺动摩擦着,另一只手快速的套弄着那一手握不住的肉棒。透明的浪水从肥嫩无

毛的嫩屄中喷洒而出。

不到半注香的时间,只听红鸾手中套弄肉棒,下体快速摩擦着那只早被yin水湿透的手,口中浪叫连连:「啊!

哥哥好会摸xue儿啊……鸾儿……鸾儿要上天了!来了!鸾儿要……要泄了……啊!」少女一声蚀骨长吟,大量的浪

水混着yin精喷洒在离刹的手上。

红鸾泄了身子,身子一软,伏在离刹匈口,手中还在轻轻套弄那根依然勃怒的肉棒。

喘息了片刻,红鸾放开离刹的手,再次起身,将沾着自己yin水与yin精的小手手在离刹的肉棒上轻轻抚弄。待肉

棒被自己体液抹遍后,却见红鸾俯下身子,双手握着肉棒根部,张开小嘴,将肉棒含入口中。

巨大的肉棒填满了少女的樱口,本来生涩的口技显得更加生涩。红鸾极力的用嘴套弄着那根肉棒,双手揉弄着

尚在外面的部分以及下方的一对睾丸。

香舌轻舔归头,极力的套弄了半个时辰,红鸾只觉双颊酸麻,口舌已经有些麻木,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红鸾对

着离刹媚然一笑,口中加快套弄,小舌头在归头上绕着圈圈,终于在坚持不住之前让离刹将一股浓精喷射而出。

少女含着归头,将肉棒喷出的精夜包在口中,却终于还是因为太多而不免从口角溢出。红鸾吐出离刹的归头,

用手将嘴角的精夜刮进口中,强忍着制呕的腥味,将那一股白浊的液体吞入腹中,然后媚笑着将肉棒上剩余的残精

舔舐干净。

离刹始终如一具木偶般,从头到尾没有动过,任由红鸾摆弄。红鸾却不在意,俯首在离刹耳边轻声道:「哥哥

的精夜真好吃呢,鸾儿下面也要!」

微弱的月光中……少女伏着身子,双手勾住男人的颈项,抬起玉臀,将艳红的菊xue对准身下男人的巨棒。顺着

唾液与yin液的润滑,雪白的肥臀慢慢将巨大的肉棒吞了进去。少女发出一声娇呼后,便抬臀套弄起来。

「啊!哥哥的肉棒好粗……好长……插的鸾儿好舒服……啊!」

「哦……啊……哥哥最会肏鸾儿的屁眼了……啊!好舒服!要泄了……鸾儿要泄身子了……来了!啊!」

「嗯……哥哥好厉害……这么久都不射……鸾儿都受不住了!啊呀……又要来了……又泄了……啊……啊!」

…………

「哥哥!哥哥……夫君……怎么那么厉害……鸾儿的……屁眼都要给哥哥肏破了……」

「啊!啊……泄了!啊!」

…………

寂静的夜中,只有少女天籁般的叫声,与交合时发出的『叽叽‘声,少女不住的套弄着下身,双手紧紧搂着身

下男子。一股股yin水、yin精喷洒在离刹的小腹上。

红鸾不知自己泄了多少此身子,只记得在自己脑中一片模糊时,一股热流冲进了自己的腹中……

凤皇大殿中,与往日相仿的人数,却显得格外寥落。红鸾静静坐在翡翠玉榻上,离刹静静站在身后。下首两张

软椅却空了……

「焦明神将与发明神将被俘,鹓雏长老携子鸠长老叛逃。宫中的损失以是极其巨大。还请诸位呆在谷中,切莫

冲动行事。待得宫中恢复元气,本宫自会率人将两位神将救回,并诛杀逆贼。」说罢,红鸾兀自起身,领着离刹离

开了凤皇宫。只剩下纷纷议论的众女子。

「幽昌,你说怎会变得如此?」花雨蝶细眉微蹙,沉吟道。

「家贼难防啊!被自家人算了一道,也免不得也那么大的损失,四大神将去其二,八方管事去其四,确是伤筋

动骨了。看来以后也不再会有安生的日子了。」

昌姬也是皱着眉头,缓缓应道。

「哎!可怜了乔家的二位妹子。据说是落入了九龙殿手中,怕是凶多吉少了!」花雨蝶叹息着朝昌姬做了个万

福道:「姐姐还是早些回去歇息,这些事也不是咱们cao心的了的。妹妹先行告退了。」说罢领着一位黑衣女子与黄

衫女子向宫外走去。

昌姬没有言语,默默的出了会儿神后,带着另外两位女子走出凤皇大殿。

(08)

冬阳高照,整个川阳被照的亮堂堂的,却是去不走冬日的寒意。

牛山镇是川阳北郊的一个小镇,阳光将晨露照的晶莹剔透,煞是好看。街边小子孩子摆着摊子卖着烧饼。

向僵硬的手中哈了口气,来回搓了几下,小子自言自语道:「妈的,冷死个人了,怎的这么大的太阳一点作用

都没有。」说罢吆喝道:「烧饼,热烘烘的烧饼类。」一阵寒风吹过,小子打了个哆嗦:「妈的,赶紧卖完去喝完

烧酒,不然老子要冻僵了。」

一辆马车,缓缓驶入小镇,一看便不似平常百姓。两匹马儿齐拉的大车几乎占了大半个街道。马车行出,人们

只有骂骂咧咧的向路边让去——这等架势也不是咱平常人能招惹的。

大车在一间名为『福万‘的客栈前停下,金石开拎着两个大麻袋走下大车,四遭张望道:「老毒龙,今儿个就

在这休息休息吧,你我无所谓,福伯可也是三夜未眠了。」说罢也不等紫袍老者回应,率先走进客栈。

不等金石开说话,便见掌柜跑过来将小二推开谄媚的笑道:「几位爷,住店么?」

金石开放下麻袋,从匈中掏出两锭金子,看模样足有五斤重,金石开笑道:「店家,这客栈咱家包下了,还请

小哥把其他人等请走,以免性命不保。」这话说的大声,显然是对客栈中的人们说的,人们见着那辆马车便知门前

几位不是好惹的主儿,闻见金石开的话也不等店家开口,便纷纷离去。

金石开转身对马夫笑道:「福伯,你先上楼歇息。店家,收拾三间上房,好酒好菜准备着。」

却听紫袍老者哼道:「此处腌臜,老夫还是另找它处。」

掌柜闻言怯生生的说:「这位爷,此镇仅此一家客栈。」

老者目光一冷,却见金石开忽的笑道:「老毒龙切莫冲动,不然咱家晚上可吃不上饭了。」说罢将掌柜推开道

:「掌柜的尽管去吩咐便是,这两锭够了吧?」

掌柜忙哈腰道:「够了!够了!」

傍晚时分,冬日的天空黑的特别早,时过酉时,天却完全黑了下来。

店小二掌了一盏油灯,恭敬的退去。金石开与紫袍老者相对而坐,桌下摆着十大坛子的酒,据说此酒是牛山镇

的特产,入吼似火,乃是极其猛烈的酒。琳琅美食摆了一桌。两人没有言语,相对斟饮着。

金石开撕下一只鹅腿,一边啃着一边瓮声瓮气的道:「我说老毒龙啊。殿主说两个大的要留着,可是一个已经

被那星罗给破了。」

老者不在意道:「那与我有何干?」

金石开憨笑道:「嘿嘿!咱家的意思是,把另一个也破掉算了,就说两个都是那星罗破掉的。很久都没尝鲜了。」

老者放下酒杯,兀自顺了顺紫袍道:「你想那般就那般,老夫不管,也没兴趣管,老夫的目的只有她一人。」

「我说老毒龙啊,莫怪兄弟说你,都那么多年的事儿了,你就看不开。咱家都怀疑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说罢

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紫袍老者没有说话,继续自斟自饮。

金石开觉得无趣,转头向一旁看去,只见六名女子被铁链捆缚着。除了乔家二女,其他四位皆还是迷迷糊糊,

尚未转醒。乔家二女却是一人痴痴的发着呆,一人怨毒的盯着金石开二人。

咚……咚!咚……咚!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门外传来更夫打更与吆喝声,一快一慢,连打三下,正是打下了落更。

金石开看着众女,一阵感叹,突然却似想起什么,笑道:「那星罗却是好本事啊,乔家二妹子怕是爱上那小子

了吧。」话音未落,便见乔伊无力的怒瞪了自己一下,金石开不在意的笑了笑。

乔伊咬牙切齿的说道:「金石开!易雪峰!早晚我会亲子刨了你们的皮!」

易雪峰是紫袍老者的名。

紫袍老者眉头微微一皱,却听金石开调笑道:「乔家大妹子,话莫说早了,咱家听人说『一胞生二女,心意自

相通。‘你妹子遭人强暴一次就动了心,你说咱家要事给你开了苞,妹子你会不会爱上……」

金石开话说到一半突然一皱眉,只见乔伊面有异样。面色泛红,呼吸越发急促,隐隐有些喘息的意思。金石开

转头向易雪峰叫道:「老毒龙,你还真是小心眼,女娃子骂你两句你也动气。」

易雪峰冷声道:「给他个教训,教她莫要乱说话。」

却见乔伊,美眸中透着无尽的春色,一双樱唇红如烈火,酥匈上下起伏,潭口微开,发出诱人的喘息:「啊…

…嗯……好难过……怎的……如此痒!」

金石开在一旁看着满面春意的乔伊,闷声道:「老毒龙,你莫要让这女娃娃在咱家面前发骚,咱家怕把持不住,

殿主叮嘱咱家要留着雏儿回去,现在已经破了一个,莫要让咱家把剩下一个也破了。」

易雪峰却满面不在意道:「这女娃娃骂过老夫,老夫自然要给他些教训,你若火大,旁边还有几个,你拿来泻

泻火也没人说你什么。」说罢继续自斟自饮起来,不再理会一边媚叫的美人儿与抓耳挠腮的金石开。

金石开看着乔伊,惋惜到:「真他妈的憋屈!如此美妙的一个雏儿在面前发骚,偏偏还不能动她。」说罢也不

理会乔伊,抓起一旁昏昏沉沉的孔雀,凭空撕开衣物,烛光下露出一片雪白。

孔雀尚未清醒,只觉身子一凉,本能的皱眉挣扎起来,但闻见铁链的『哐啷‘声,猛地惊觉,身子被金石开压

在地上,茫然的四处张望着。当看到同样被铁链捆缚的乔家姐妹时,耳边闻见乔伊的蚀骨娇吟,方才明了事态。

只见孔雀挣扎的身子慢慢放缓,似是发骚般的扭动,目若寒星,媚声道:「爷,这么冷的天里,你却把人家脱

得光光的,人家好冷啊,来抱抱人家嘛。」

金石开搂住孔雀笑骂道:「骚货!」说罢掀开袍子,将早已怒勃的巨物插入那尚未湿润的花径内。只听孔雀『

啊呀‘痛叫一声,细声道:「爷!奴家还没出水呢!爷你那么大,奴家吃不消啊!」

金石开却不管如何,只管泻去心中欲火,抱着被缚美人一个劲的抽插,将孔雀肏的哭叫连连。

初通人事的乔伊却是受不住了,媚毒的作用下,早已是yin水啧啧,双手被缚,下体却是奇痒难耐。不断扭动着

身子,涕泪具下,求着男人肏自己。

金石开闻着身下玉人的哭叫,又听一旁乔伊如泣如唤的媚叫,欲火更胜,下体加速抽插,口中骂到:「妈的骚

货!你若再叫,老子就把你骚屄肏开花。」

说着一双大手在孔雀那对肥乳上肆意的揉捏起来。

孔雀经历过最初的干涩,yin道渐渐湿润起来,痛感渐失,快感攀升,也是媚眼如丝,口中浪叫道:「爷!你…

…你机巴好……好大!啊!奴家要被爷……肏死了!啊……太厉害了!要泄了!」说着呼吸一滞,娇躯乱颠,股股

yin精随着浪水喷洒而出。

乔伊怔怔的看着身旁缠绵的两人,视觉与听觉的双重刺激下,下体骚痒更加厉害,乔伊不住的扭动着下体,双

腿并拢,来回摩擦着,神情已然有些恍惚了,口中喃喃叫道:「救命!好……难受!来……来肏我!求你们……谁

……谁来肏我!呜……呜……」说着说着忽的痛哭起来:「呜……不要……不要这样折磨伊儿!」

乔伊已临近崩溃,却见一旁乔佳跪起身子,将头埋向姐姐下体,朝着并拢的双腿之间努力的钻着,乔伊似乎明

白了妹妹的意图,将双腿分开。眼中却闪过一丝清明,留下两行清泪。乔佳始终没有言语,埋首吻弄起姐姐身下与

自己不久前相同的yin阜。吻弄的温柔至极,妙舌在yin唇间滑动着,时而挑弄着那蓓蕾般的yin蒂,时而微微插入,在

yin道口浅浅的抽插。

仅仅如此对乔伊也是莫大的满足,下体的空虚终于得到弥补,口中快呼一声,浪叫起来:「啊!佳儿……好舒

服……你怎的……如此厉害!啊……姐姐好舒服!」

金石开在一旁见到这幅『姐妹春宫图‘却是欲火更甚,也不顾孔雀刚泄了身子,扳开玉人双腿一阵猛干,只肏

得孔雀连连告饶:「爷!爷!不行了……奴家xue儿刚……刚泄了……爷!xue儿要坏了!」

粗大的yin茎没有理会少女的哀求,入一根木桩般不断的朝着那鲜美的肥屄中杵着。金石开在孔雀屄中一阵猛干,

在孔雀泄了数次身后,才将一股浓精射入少女子宫深处。

而另一处,乔佳双手被缚在身后,跪爬在姐姐身下,舌头早已有些僵硬,却还是努力的帮姐姐舔着屄。乔伊在

妹妹的舔弄下泄了几次身子了,yin毒却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乔佳抬起螓首,空洞的眸子茫然的望向易雪峰。

易雪峰仿佛丝毫没有受到这一副活春宫的影响,兀自闭着眼,喝酒吃肉同平常一般。易雪峰闭着眼,饮下一杯,

突然开口道:「无用的,老夫的媚毒三个时辰内都有效,三个时辰内无论她泄多少次身子,也解不了。」

乔佳听闻却无甚反应,俯首继续舔弄起来。一旁的金石开放下怀中恍惚的玉人,侧头却见一对幼嫩的花唇正对

着自己,一开一合,不时地下几滴蜜汁,憨笑一声:「嘿嘿,这个好像已经用过了。」说罢起身抓住那对雪臀,不

等乔佳反应,便将再次勃起的肉棒插入那刚开不久的花唇。

突然的剧痛袭来,乔佳先是一怔,随后痛叫一声。

叫声在大厅内回荡着,却是如此的凄迷,仿佛不只是因为下体的痛觉。

金石开双手握着少女纤纤细腰,粗巨的肉棒在粉嫩的yin道中狠狠的插入。

身下少女木然的媚叫一声,眼中流着泪,继续舔弄着姐姐的小屄,乔伊的浪水、yin精早已喷的她满脸都是。

客栈二楼的某一处,掌柜捅破窗纸,一面看着大厅中的yin靡画面,一面握着他那根有些枯瘦的肉棒揉搓着……

客战中的油灯燃了一宿。掌柜一夜未眠,房门上却布满了白斑。

易雪峰独自将十大坛子酒饮的空空如也。乔伊精神恍惚的睡去,其余五名女子也被金石开干的昏昏沉沉,红肿

的yin阜中,不断流出男人的阳精。

福伯由房中走出,精深已然好了许多。见到眼前情形时,却是如若未见,径自走向马车。

马车稀稀里里的沿着管道驶去,掌柜目送着马车离开,随后转身看着身后一群无精打采的小二,叹了口气道:

「今日闭门休息吧。」说罢疲惫的走进自己房中。

(09)

北方的冬日,是雪的天下。

世界突然变得纯净了,一片茫茫的白,仿佛一切都消失了。

皑皑白雪中,只有一人踉跄的走着,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几乎光着上半身,身上不住的冒着蒸汽。

裤袋上斜插着一根长棍,用一块布帘抱着的,腰间系着一个酒壶。男人眼神有些朦胧,身上散发着孤傲的气势,

仿佛天地间唯有他一人。

取下酒壶喝罢一口,男人醉声醉气的长吟着:叹苍天兮,不知何所欲。

望千灵兮,无故何所依。

取沱水兮,郁郁知所立。

遇风雪兮,尚知吾所需。

追往昔兮,欲速而不达。

怀曾经兮,飘渺似风花。

忆江南兮,聊聊无牵挂。

猛惊然兮,已过好年华。

…………

不知谁人所作的歌谣,回旋与天地间。

此时却是千灵飘雪,沱水结冰。秤着歌声,有着道不出的苍凉。

男子摇摇摆摆的行着,一双光脚在雪地上踏出行行印记。男子唱罢忽然猛地一怔,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差点喷

口而出。男子一手抚心,眉头微皱,猛地喝下一口烈酒,将酒与血一并吞入腹中,继续吟唱起来,一副逍遥自在模

样。

苍茫白雪中,男子走出一个个脚印,又被大雪一个个覆盖,男子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大雪一直下个不停,时

大时小,周身却是越来越冷。

恍惚间,男子发现了一个小木屋。男子嘴角露出笑意,大叫一声:「有人么?」随后声音却越来越小「讨口…

…酒……喝!」

男子『噗‘的一声倒在雪地中。

而正在这时,木屋的门被悄悄拉开,露出一双水灵的大眼睛……

水鹓猛地从梦中惊醒过来,痴痴的望着前方的黑暗。脑中还是男子脏乱的面容和那双眼睛。口中喃喃叫道:「

易哥哥……」

突的一个激灵,水鹓心儿仿佛猛地收缩了一下,脑中混沌渐渐消散,思绪才清晰起来。

望了望四周,一片漆黑,水鹓努力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自己正在与子鸠交欢,突的听见身后传来如此熟悉的声音:「两位长老好生快活,真是骚到骨子里了。」

是他水鹓猛然惊觉,四处摸索起来。

四周皆是冰冷的石壁,看来是一个密封的暗室,暗室四面墙上都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口,却没有光透进来,说明

暗室是在地下。水鹓试图运功讲石壁震碎,却觉气海空空,聚不起半点真力,自己功力也被封了么?

水鹓冷静的思考着,忽听『啊‘的一声轻吟,方才发现济鸢也在密室中。

水鹓摸索着寻到济鸢的位置,口中轻唤道:「妹妹……妹妹,你在哪儿?

说句话!」

「唔……嗯……」济鸢呢喃了几声,似乎脑中还是一片模糊。

听到呢喃,水鹓也算是放下了心,跪爬在地上,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着,顺着济鸢的声音找寻过去,冰冷的石板

让水鹓心儿都冷冷的。仿佛那寒气能沁过肌肤,直入骨髓。

当双手触及温软时,水鹓呼了一口气,双手摸到济鸢的脸上,轻轻拍了拍,叫道:「妹妹!妹妹!醒醒!」

「唔……这儿……是哪儿啊?」济鸢似乎感受到了寒气,双手将赤裸的身子楼的紧紧的,蜷缩着迷糊问道。

水鹓沉声道:「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水鹓一面说着,一面用手在济鸢娥眉上摩挲着。

济鸢忽然『啊‘的惊呼一声,身子弹了起来,随即又感到四周寒气,蜷起双腿,双手抱肩,口中喃喃道:「被

困在这儿了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居然是他!」水鹓只感到手上点点湿润。

叹了口气道:「唉!姐姐也不曾想到,居然会是如此情况。自认算全局,却是笼中鸟啊!」说罢抹干济鸢脸上

的湿痕,轻声问道:「冷么?

济鸢轻轻点头,可惜水鹓看不到。水鹓妙手环上黑暗中的另一人,两具赤裸的身躯在黑暗中缠绕在一起。

良久,济鸢忽然瑟瑟问道:「姐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的功法被散尽,也不知那人用了什么手法,气海居然无法聚集真气,如今要想出去怕是不可能

了,不过咱们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他总会想办法将我们带离凤凰谷的……」

话到一半,水鹓又觉怀中身子抽动起来,轻叹道:「傻妹子,何必呢?如今已非当时,人非人,事非事,还有

什么只得牵挂呢?」

济鸢忽的哭了起来:「呜呜……姐姐……鸢儿不知道!鸢儿就是难过……呜呜……鸢儿是不是很贱?」抽搐的

身躯颤动起来,水鹓抚摸着怀中少女的银丝,默默不语。

济鸢不知哭了多久,待得她安静下来,水鹓才幽幽叹道:「怪不得你……这些事!说不清的。」

济鸢伏在姐姐身子里,轻轻点了点头。

…………

南方的一场小雨,夹着片片冰晶,天气似乎一下子寒冷起来。冬日的凄美,被一场小雨下的压抑起来。

红鸾靠在榻上。;离刹在身后默默的帮她揉着肩,红鸾闭着眼,沉吟着。

一丝冷风由窗缝中飘入,惹得红鸾身子颤了一下。离刹知会的将窗子掩好,继续帮红鸾揉着肩。

「你说……」红鸾话儿到一半停住了,又似沉思的测者脑袋,靠在支起的小肘上。

「宫主过滤了。」离刹淡淡的在身后说了一句。

「那你说子鸠是被迫的么?」

「离刹说不准,不过……」

「说不准就别说了吧。」红鸾叹了口气,轻轻将他的话打断。想了想又问道:「往九龙宫的信使回来了么?」

「回了……」

「怎么说?」

「要宫主去九龙宫一趟。」

红鸾似是早已料到般点点头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却听离刹说道:「宫主不可去!」这一句虽然温软,却让红鸾突然有了儿时的感觉,那是不容反驳的口气,全

然不似平常的谦卑。

红鸾起身走到窗前,推开木窗,刺骨的风儿掠过那层薄纱,几点冰晶飘上黑色的发丝。只听窗前人幽幽叹道:

「乔家两位姐姐都是苦命人,是本宫害了她们,若是救不会她们,本宫又怎能安生。」

离刹淡然道:「宫主失了轻重了。」

红鸾闭上窗子,妙手在窗沿雕花上轻轻抚弄着,叹道:「孰轻孰重,本宫说不清,但本宫用命换也要将她二人

换回。」

「之后呢?之后宫主又当如何?」

红鸾愣了愣,没有言语。

却是离刹反常的主动开口道:「如今九龙殿野心毕露,凤凰宫失了宫主,全宫上下又当怎样?最后还不尽落于

人手,宫主若去了,却是中了套儿,再也飞不出来。如此看来,孰轻孰重?」声音温柔至极,却是透着点铿锵的气

息,红鸾不禁有些痴了。

良久,红鸾眼中落下两行清泪,望着离刹,呢喃道:「那叫人怎么办才好?」

离刹在沉默着与红鸾对视,那对眸子中已然给出了答案。

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停歇了……

…………

男子长吟一声,将一股浓稠的精夜射进女子子宫深处,随即双手一松,手中双踝无力的落地。

哐当……是铁铸的脚铐闷声落地声。

女子全身赤裸,身上布满了抓痕与淤青,手腕被死死铐在墙上,双手无力的垂着,潭口微开,正细细的喘息着。

男子披上袍子将粗壮的阳句抽出,一股精夜与浪水猛然涌出。男子看也不看女子一眼,挥袖离开。

女子依然瘫在那里,双眼无神的望着门口,脑中已然一片空白,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是谁,她叫羽烟。

过了一会儿,一位青面男子缓缓走进来,神色冷然,看了看瘫在地上的羽烟,走到她面前,分开袍子,露出软

软耷拉着的肉棒命令道:「婊子,把他舔硬。」

羽烟睫毛颤动了下,轻轻张开小嘴,将肉棒叼起,舌头在归头上慢慢绕圈,双唇蠕动着,任由肉棒在口中越胀

越大。

青面男子抽出肉棒,抓起羽烟双踝,对着还满是精夜红肿不看的肉xue儿狠狠插了进去,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羽烟木然的媚叫着,仿佛已经成了习惯,悬空的身子被撞的一晃一晃的,两只小手因血流不畅被勒的苍白,肉

棒每次插入都将不知为何的液体挤的飞溅而出,房间中回想着『叽叽‘的yin靡之音。

当男子将一泡精夜射入羽烟腹内时,羽烟已是神情恍惚,双目茫然的望着某处。男子甩下少女的身子,径自走

出了房间。

男子远远离去,一位瘦高的老头提着一桶水走了进来,将桶中凉水泼在室内的少女身上。羽烟猛地打了一个寒

颤,清醒了许多。

老头猥琐的笑道:「羽烟婊子,今天第几个了?」

「二十八。」羽烟无力的答道。

「还差两个,但是已经没人了,自己肏自己吧。」

说着,老头从墙上取下一直粗黑的铁棒,铁棒乌黑发亮,儿臂般粗,长约一尺。

咔嗒……

固定着羽烟手腕的铁铐被老头打开了,两只苍白的小手随着少女的上半身无力的垂下。

羽烟耷拉的眼皮抽动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却没作声。

老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紫色的小盒,从里面抠出一块乳白色的药膏yin笑道:「这幻魂膏可是可以让你爽上天的。」

说着将手指捅入羽烟下yin,搅动数下。抽出是却是满手yin湿,老头将手指伸到羽烟面前讽刺道:「贱货,看看你的

骚屄,比茅厕还脏。妈的,让你舒服还得脏了爷爷的手,给爷爷舔干净。」

羽烟张开小口,将那两只皱巴巴的手指含在口中吮吸了几下,舔舐干净才轻轻吐出。

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羽烟婊子,自己玩吧,爷爷去看看你妹妹。」

说着起身向一旁走去。

羽烟心儿忽然抽动了一下,双眼流出两行清泪。却觉下yin骚痒,如万只蝼蚁啃食着,冰冷的身子突然热了起来。

羽烟凄然一笑,无力的小手抓着地上的铁棒,将圆滑的一段顶在yin唇上,缓缓抽插起来……

粗大的铁棒在红肿灼热的yin道中进出着,羽烟已无力拿起铁棒,只得将铁棒平整的一端立在地上,蹲下身子,

套弄着铁棒。yin水不断的从xue儿中冒出,灼热的yin道不断的摩擦着,使得铁棒慢慢发烫,羽烟一边浪叫着,一边聆

听着隔壁传来的老头的笑声。

「羽风婊子,你姐姐差两个,在旁边自己肏自己呢,你今天挨了多少男人的肏?」

「呜呜……三十三。」羽风吐出口中枯瘦的肉棒,细声答道。

「骚货,真是欠肏,看来明天应当将你的任务定在四十个。哈哈……哈哈哈哈……」老头一边享受着羽风口舌

的服务,一边癫狂的笑着。「说,你是不是骚婊子?是不是欠肏?」

「呜呜……是……羽风是婊子……是最下贱的婊子……羽风是欠肏的婊子……」羽风一面吐出肉棒,一面小声

抽泣着。

房间中,少女的媚叫与哭泣交织着,一旁的油灯被暗讽吹的摇曳不定,却是显得更加yin靡。

「殿主有令!」冷冷的女声传入房间,一位黑衣使女不知何时来到了房间门口,老头身子一颤,迅速抽出肉棒

跪下身子,谄笑道:「使女大人,请问殿主有何指令?」

使女冷冷的看着屋内的yin乱画面,冷声道:「殿主令本使将羽风、羽烟二人带去九龙殿,你速将二人清洗干净。」

「尊殿主令,小的这就去将二人清洗干净。」老头也顾不上穿衣服,忙不送跌的将两位少女拉去清洗。

不久,两位少女披着白色的轻纱垂首慢慢走了出来。

使女冷漠了看了看二女,冷声道:「走吧!」

二女垂着头,默默的跟着使女离开房间。老头如释重负般『呼‘了口气,瘫倒下来。暗道:「真要命!」

三位美貌的少女穿过一条条长廊,来到叶天龙的寝宫——卧龙殿,肃杀的三个打字草书在门前石碑上。

使女走到殿门前,跪下身子,翠声道:「殿主,烟奴,风奴带到。」

「进来吧!」温柔的声音仿佛传入脑中,二女身子皆是一怔。使女却没有动,冷然命道:「进去!」

二女并肩缓缓行入殿内。

叶天龙斜倚在一张玉榻上,懒懒的玩弄着手中一条指般粗细的小玉锥。闻见脚步,侧首对着二女温和的笑了。

二女没有看到叶天龙的微笑,低头走到榻前,跪拜道:「烟奴(风奴)拜见殿主。」

叶天龙依旧玩弄着那只玉锥,温言道:「你们知道该做什么。」

二女闻言,褪下身上轻纱,跪爬到叶天龙身前,分开黑袍,四只纤手握起那根尚是软绵绵的肉棒,张开小嘴挑

弄起来。

叶天龙双目微闭,享受着二女的口舌。当粗大的肉棒慢慢挺起。叶天龙将羽风抱起,在耳边轻生问道:「这十

日,过得好么?」

羽风身子一怔,眼圈一红,委屈的泪水顺着面颊滑落。

叶天龙轻轻吻干羽风的泪痕,柔声道:「现在,我需要你帮我……」

羽风抿了抿嘴唇,轻轻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姐姐,却还在痴迷的舔弄着那根粗巨的阳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