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奴姬之21耕牛扮演

发布时间:2019-06-07 09:33:54 浏览:

“哈,哈!快了,我要射了,坚持住!”男子用急促的嗓音低吼。“嗯,嗯!”琳蒂斯点点头,脸上充满着兴奋,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单,柔

软的身体以一种舒缓的节奏一前一后。男子的头摇晃不停,目光兴奋,嘴巴微张。然后他加快速度,女孩一边挣扎

一边呻吟,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挺得更深更猛。女人的头发甩到脑后,火把的光晕环绕在她周围,透过金黄的秀发露出一丝

光亮。终于在一阵激烈地尖叫声中,两个人的交合达到了最高潮,男子低吼着将生

命的种子射在了女孩的体内,然后撤出了对方的身体。琳蒂斯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欢娱之中,脸

上充满了兴奋和满足。她甜甜地看着眼前的英俊男子,“他真俊美。”她想着他俊俏的外表,甜美的嗓音,不仅如此,他还精通床上之道,他的手

指总会以最温柔的方法来挑逗自己、刺激自己并将自己引导至高潮。而且和其他

人不一样,在床上他不会欺负她,与他交合的过程无比甜蜜和刺激,琳蒂斯平生

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男女做爱原来是如此的美妙和愉快,这是她从来想都没有想过

的事情,甚至是自己的爱人,她都没有……想到这里,她的脸红了起来。“你在想什么呢,我的小姐?”男子缓过气之后,用双臂环抱住琳蒂斯光滑

的后背,将她抱起,在嘴唇上印出了一个甜蜜的吻。“伊安,你真好……”看着对方俊俏的脸庞,琳蒂斯有些痴了。自打第一眼

看见这个歌手开始,她就被对方所吸引。他没有雷恩那么强壮,歌手的身材纤

细,修长,充满着中性的美感和优雅。她在街角遇到他,当时他正倚在墙角的石墩上用他甜美的嗓音为少女们演奏

歌曲,那是她最喜欢的歌曲,于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他看见了她,当蓝色眼眸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笑了,然后他邀请她坐在自己

的身边,倾听他的演奏。她清楚地记得,当她带着羞涩的笑意坐在他身边的时候,围观的少女发出了

羡慕地尖叫,于是他们就这样相识了。伊安是个浪迹天涯的歌手,他声称自己巡访过许多国家,为无数少女演奏过

爱的诗篇。歌手的阅历丰富,而且巧舌如簧,他总是能编出一个又一个笑话让女

孩合不拢嘴。他的眼神充满温柔,嘴唇甜蜜,而他的手……雷恩是个作战勇敢的战士,但和她在一起却像个长不大的男孩,一点点逾越

就能让他面颊通红,口齿不清。但伊安不一样,他的手总是那么地大胆,他肆意

伸进自己的衣领和裙子给予爱抚,边说着各种情色笑话边挑逗自己……对于琳蒂

斯而言,这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她简直不能自持。“你真是个傻女孩。”伊安边说着,手又开始动了,他先是慢慢地抚摸公主

的长发,然后沿着发尖轻轻移至女孩光滑的后背上,顺着身后玲珑的曲线慢慢下

移,歌手的动作缓慢而轻柔,让琳蒂斯感到非常舒适。“早上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琳蒂斯羞涩地低下头,脸上带着歉意。又

是一场噩梦般的经历,琳蒂斯简直不愿意去回想。早晨走在路上的时候,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将她围住,然后捂住她的嘴巴,将

她拖进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巷。他们显然早有预谋,而且似乎都是第一次做爱,显

得既紧张又兴奋,男孩们粗鲁地剥光了她的衣服,然后拔出了他们那还没完全成

熟的肉棒进入自己体内,尖叫着抽插着。她反抗,他们就打她,打到她再也叫不动为止。不仅如此,男孩们还呼朋引

伴,叫来了更多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他们个个衣衫破烂,眼神里充满着兴奋和紧

张。二十多个男孩骑在她身上,强吻她的嘴巴,抚摸她的乳房,然后将一根根还

末完全成熟的阳具插进了自己的身体,尖叫着将自己的第一次宣泄在她的身上。等所有人都完事以后,男孩们似乎并不满足,他们将虚弱的她双手高举绑在

一根高悬的木架上面,然后在她雪白的肉体上写下各种令人难堪羞屈的字眼。“塞拉曼的公用婊子”是伤害她最深的一句话,“不仅男人们,连女人,老

人,现在甚至连孩子也开始欺负我。”琳蒂斯感到无比伤心和委屈。男孩们越来越高兴,自己的身上几乎写满了各种各样的秽语,偶尔有人路

过,却没有人出手相助,好像这是理所当然一样。在这时候,突然间伊安冲了进

去,他挥舞着短剑驱散了男孩们,把她救了下来。“我说过什么?我爱你,当我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迷住了,迷上你的美貌,

迷上你的气质,你就像我生命中的月亮一样。”伊安边笑着,抚在她后背的手继

续下滑,滑过光滑的臀部,来到了下面的洞口,然后慢慢伸了进去……“讨厌,不要这样。”琳蒂斯的身体像触电一样敏感,轻轻叫了一声。“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这样吗?”“不,我只是……”琳蒂斯垂下头,神情忧郁。“你在想过几天农祭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琳蒂斯暗暗吃惊,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女孩点点头,

“嗯,是的。劳伯斯他们竟然说……他们说要把我送给那些农夫去玩,要我当…

当……”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伊安,难道我真的是那种只要出钱,就可以随便

作贱的女人吗?““不,当然不是,你不能这么想。”歌手的手指又开始动了,他温柔地在她

脸旁吹气,“来,不要哭丧着脸,笑一笑,让我们再快活快活吧,我会让你高兴

起来的。”“嗯,不过我们不要做这个。”琳蒂斯一把推开他,坐起身子,脸上充满着

兴奋,“给我讲故事,讲讲你周游诸国的经历。”“经历?为那些贵族老爷们弹琴,和高贵的少女们聊天,为她们唱歌?你想

听这个?”“不,不是。”她打断了他,“各种奇特的东西,我没看见没听过的东西,

我想听这个!”她的眼神就像孩子一样。……************对于塞拉曼来说,因为戈壁沙漠所带来的天然屏障,几乎从来没有军队想要

染指过这个国家。所以仅仅依靠畜牧业和来自于巨大中心湖的渔业就足以支撑整

个王国的食物来源了,不过即使如此,塞拉曼城东北的平地上仍然有一片农地存

在,用以提供大米、小麦等不同口粮。在这里劳作的一般都是从别处掳来的奴

隶,在监工的鞭笞下日夜不停地进行着各种劳作和生产。在西方同盟诸国的信仰中,大地母神是丰收的神明,人们通常会在播撒种子

之前邀请大地母神的信徒前来主持祷告,以确保丰收。虽然在塞拉曼没有人信仰

大地母神,不过终日无所事事而变得无趣难耐的事务官,为了寻求刺激而想到了

一个有趣的点子。木制的小小祭坛,各种新鲜的蔬菜和果物,一切摆设都完全按照西方诸国的

风俗来摆放。所有的奴工都围在农场中央的那块田地之上,从外表来看这是一场

再平常不过的农祭仪式,人们等待着,一切只等大地母神的信徒前来带领大家做

祷告了。很快,琳蒂斯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她的出现让所有人惊呼起来,因

为她竟然是四肢着地,被人牵着鼻子爬进来的!只见女孩几乎全身赤裸,仅仅穿

着蕾丝制成的白色长袜,雪白光滑的背部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而她的鼻子

竟然被嵌上了一个金色的鼻环,鼻环上连着一根粗绳,事务官像牵牛一样牵着这

根粗绳将琳蒂斯带进了田地之中。人们发出了兴奋的喊叫声,这当场让琳蒂斯几乎羞忿欲死。她做梦也没有想

到,不仅是尊严,如今连自己的信仰竟然都会被如此践踏,在所有人的注目之

下,要她扮作一条耕牛来执行祈祷仪式,女孩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事务官先是把琳蒂斯牵到祭台前,装模作样地说了一些祷词,然后拉扯她的

鼻子带着她绕着栅栏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神官公主的羞耻模样,等回

到祭台前的时候,琳蒂斯早在烈日的照射之下汗流浃背了,滴滴汗水不断地从女

孩白皙的肌肤上淌下。然而这才只是恶戏的开始……两个男人拖着一个沉重的犁具来到她身边,他们一个人将她按倒在地上,另

一个人则走到她背后,用手将她的屁股抬高,然后用粗绳将犁具牢牢绑在了她的

臀部上面。还没等她缓过气来,事务官就用鞭子在她背后抽打了一下,示意她前

进,没走几步她才发现这副犁具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沉重,绳子深深嵌进了肉缝之

中,让她感到痛苦。走完几步,事务官觉得满意之后,他叫来了一个男人。当巨大的黑影遮住了

阳光,琳蒂斯才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然后失声惊叫起来。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简

直有如巨熊一般高大、强壮,他穿着简陋的粗布衣服,赤着脚,但表情却显得呆

滞,嘴边还留着口水。他是个痴呆儿,琳蒂斯意识到,他们竟然派一个痴呆儿来作贱她!当那个痴呆儿走到自己身边,准备将他那根巨大无比的阳具插进自己身体当

中的时候,这一刻琳蒂斯咬着牙紧张地绷紧全身,一动不动。“轻一点。”她小声提议。“阿多听到了。”男子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握住琳蒂斯的纤腰,用力一挺。“啊!!!!”谁想那个叫阿多的痴呆儿竟然把握不了分寸,巨大的男根直

直顶在了女孩的子宫口,让她痛得差点哭出来。不过她并没有多余的力气想这些

事情,因为紧接着男子就动了起来,他双手像巨钳一样紧紧夹住女孩,然后把犁

具上的木杠向前推,推到琳蒂斯的面前,催促她。琳蒂斯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她羞屈地闭上眼睛,一口咬住了木杠,然后让男

人系紧上面的粗绳,就像一个口罩一样。接着旁边又一个男人走过来,他竟然拿

出了个木枷,在女孩私处与男人肉棒的接合处夹紧而且扣上了锁,就这样琳蒂斯

的身体就和痴呆儿紧紧连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以如此羞耻的模样耕地是一件十分屈辱的事件,因为不仅要忍受周围人的视

奸,同时还必须费力拖运那个庞大沉重的犁具,只要她稍有停顿,身后男子就会

用他胯下的巨物不断在身体里挺进,督促前进。男子低下的智力只能让他接收一些简单的命令,事务官告诉他必须要在日落

之前,用眼前的犁具来完成这片耕地,否则自己将没有饭吃。于是单纯的阿多为

了今天的晚餐,一次又一次女毫无怜惜地逼迫女孩不断前进,以完成农耕。“我,我不行了,阿多,能不能停一下?”终于,过度疲劳让琳蒂斯一不小

心瘫倒地上,她吐出咬在嘴里的木杠,然后回过头。“不,不行!”阿多果断的回绝。“为什么?”“因为大人对阿多说了,如果太阳落下前不完成的话,就不给阿多饭吃!阿

多要吃饭,阿多饿了一整天了。”男子傻呼呼地说道。原来为了更残酷地凌辱她,狠心的主人竟然用饥饿来引诱这个痴呆儿,激发

出他本能的愿望,来达到催促效果。“但是……但是……啊!!”琳蒂斯话还没有说完,阿多就继续用他巨大的

阳具在女孩的身体里催赶起来,饥饿已经让他连最基本的理性和分辨能力也没有

了。“阿多饿了,阿多饿了!”“不要这么插!!!不要,我会被插烂的,不要!!!!”“你是牛,阿多从来没有把牛弄坏过。”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弄不清楚,高个

子的痴呆儿莫明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可是,可是我不是牛啊。”琳蒂斯哭着回应,阿多的每一下不经意的动作

都能让她痛苦万分。“大人说你是牛,你就是我的牛儿!”“我不是你的牛,我不是!!”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琳蒂斯用尽力气大

声拒绝道。然而当她刚说完这句话,全场突然沉静了下来。“不是牛,你不是牛……”阿多呆呆地看着胯下系着犁具的女孩,他的大脑

似乎再也无法接受更多的矛盾信息了,然后突然间他一屁股坐在地下,像小孩一

样大哭大闹起来。“阿多没有牛了,阿多没有饭吃了,阿多要饿死了!”他手舞足蹈地用双手

拍打地面,尽管剧烈的晃动让女孩的私处难受不已,但琳蒂斯紧紧闭着嘴,依然

不准备妥协。“啊啊啊啊啊啊!!!!!!!”阿多哭了一会儿之后站起身子,企图强行

推进女孩前进。哪知琳蒂斯也紧紧地抓住地面,丝毫不让步。两个人就这样在众

目睽睽之下,以如此滑稽的模样前后拉扯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还装什么清高啊,婊子公主,直到如今还有多少人没有上过你?你就承认

自己是头下贱的母牛算了。”事务官带头取笑道。“我不是什么母牛!”琳蒂斯哭着大喊。“啊啊啊!!!阿多没有牛了!!!”突然间阿多浑身不住地颤抖起来,琳

蒂斯惊恐地发现插在自己体内的巨物开始膨胀,变得越来越大。“不,不……不要,不要在这里,啊!!!!!!!!!!!”随着琳蒂斯

的悲鸣,大量的黄色尿液从男子的巨物中喷涌而出,直射入女孩的子宫之内,迅

速填满了她的身体,然后从接合处的缝隙之间逆射而出,四散飞溅开来。“喂喂,是子宫放尿哎。真他妈的淫溅,竟然会被痴呆儿这么玩。”“是啊是啊,真的是连畜生都不如了,难怪那个布雷斯特的王子不要她,换

我也不要这个贱货!”人们在一旁评众论足,各种污秽的话语让琳蒂斯羞愧欲死。但现在她还有一

件事比屈辱更需要解决,尽管喷撒出去的尿液很多,但因为痴呆儿阿多的阳具紧

紧地贴在自己屁股上的原因,仍然有非常多的尿液被堵在里面无法排出去。女孩

的下体仍然肿涨难受,她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被憋坏了。阿多仍然在一旁哭闹不停,同时尿液带来的憋屈随着体内巨物的不停摇晃更

加强烈,让她几乎不能自持。“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坏掉了。”琳蒂斯回头看着哭闹的痴呆儿,生理上的

痛苦让她妥协了,“好好阿多,我是牛,我真的是一头牛,来,快继续吧。”琳

蒂斯几乎是憋足了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么句话,她只能这么安慰。“喂喂,这婊子真的承认了啊,换我可是打死不肯的。”“都被这么多人玩过了,她还有什么肯不肯的?”男人笑道说道。“真的?哦,阿多有牛了,阿多有饭吃了!!!!”痴呆儿听到了女孩的话

之后,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鼻涕和口水一齐滴在了琳蒂斯雪白的肉体之上,让

女孩看起来无比悲惨。不过人们就爱她这一点,他们一个个肉棒坚挺地紧盯着田地上的女孩,看着

她一边哭泣一边四脚爬行的悲惨模样,看着她脱水至近乎虚脱的脸庞,看着她饱

受摧残的下体,然后指指点点,评论她的身体。当她倒下的时候,还会有人跑过

去,戏虐似得用绳子拉扯她的鼻子,像真的耕牛一般牵引,一圈又一圈地劳作

着,直到完成的那一刻。……************塞拉曼的夜晚一如既往地喧嚣,贫民街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群,杂耍艺人

们在路边表演着令人咋舌的魔术,到处是小贩和手工艺者的叫卖声,以及铁匠打

铁时的叮叮声。琳蒂斯仍然披着那张宽大的斗篷行走在人群之中,街上很乱,这样不会有人

注意她。女孩很喜欢这样子走在大街上,倾听人们的声音,这不仅能让她回想起

以前阿塞蕾亚王城的祭典,也能从中获得一些平时得不到的情报,比如同盟国的

奥伯伦亲王来访就是一条珍贵的信息,她暗暗将它记在脑海中。除此之外,琳蒂

斯还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街上多了很多士兵,每个人都神情严肃,警戒着

周围,不过她不清楚为什么。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黑影出现将她一把拉进了街角的暗处。琳

蒂斯惊慌地张大嘴巴,然而出现在眼神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利德?”琳蒂斯轻轻叫了一声。“附近有人监视你。”中年骑士做了小声地动作。“嗯。”女孩点点头,压低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我也一直在找机会与你接触,公主殿下。”利德顿了顿,“我和波隆他们

接触过了,他们为酒馆的事情感到抱歉。”“没什么了,我应该感谢他们才是,波隆他们坚守骑士的信条坚持到了最

后,他们是真正的骑士。”“没错,他们的忠诚心无可质疑,只是太年青了一点。”利德叹了口气,

“他们正一步步落入劳伯斯的圈套却浑然不知。”“他们随时都抱着牺牲性命的觉悟……”“所以我有话对你说。”利德忽然压住她的双肩,“我知道殿下最近一直和

一个叫伊安的年青歌手在接触。公主,请冷静下来,听说我……这人是个骗子,

他在利用你。”“利用我?”琳蒂斯推开男子,“你有什么证据?”“我跟踪过他,亲眼看到这个男人走进劳伯斯的公馆。”“但是你并不知道他究竟干了什么?不是吗,利德,这不能成为理由!”琳

蒂斯有些生气。“但至少能成为怀疑他的理由!”施在她双肩的力量在变大,“公主,你被

他的花言巧语,以及俊美的容貌给骗了,你爱上了他!”“是的,我爱上了他。”琳蒂斯的反应出人意料地冷静。“哦,诸神在上。想想你自己,公主!你是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他只是

个流浪歌手,他配不上你!”中年骑士不自觉地放大了声音。“但是他爱我,这就足够了!”琳蒂斯的声音也跟着放大。“他只是在利用你!”“利用我什么?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是提纳尔王家的继承人!”“那是以前!我还能生育的时候!”琳蒂斯别过头,“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了,我已经完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现在大家都是怎么评论我的,婊子公主,

母狗琳蒂斯,还有什么?我已经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永远回不去了!”她的双肩微微颤抖,说话中带有哭腔,“公主可以变成娼妇,但娼妇是绝对

变不回公主的,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承认我这个被无数人骑过的婊子,这才

是现实!”“但是伊安……”“他怎么了?不就是没有贵族血统吗?但伊安知道我需要什么,他会在我需

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给我讲各种各样的新奇故事。他会听我哭,逗我笑,哄我

开心,这就够了,我很满足了。”琳蒂斯抬起头,“倒是你们,除了一味地逼迫

我承担公主的责任,还做了些什么?每次……每次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为什

么总是找不到你们……”“你是知道的……我……”利德有些语塞。“伊安他发过誓,他爱我!我曾告诉他我真实的身份,但他只是笑了笑,然

后捂住了我的嘴。他说他不在乎我是谁,无论是公主还是娼妇,他都爱我,他爱

的是我这个人!”“他在骗你!”“那你们呢?”琳蒂斯突然反问,“你们有没有骗我呢?如果我不是阿塞蕾

亚的公主,如果我的哥哥和姐姐还活着,你们敢不敢将手放在胸口,向天上的诸

神起誓,仍然愿意这么帮我?”“愿意。”利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仍然愿意,我敢向诸神起誓!即

使你不再承担阿塞蕾亚的责任,在下仍然愿意服侍你,我敢这么说,因为你哥哥

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哥哥?”琳蒂斯惊喜地捂住嘴巴,“我哥哥还活着?”……************妓院的房间中,琳蒂斯静静地斜躺在床上。之前她坐在冒着蒸汽的热水浴盆

中,努力涮洗身体,直到皮肤变红才出来。接着,她换上一身银线织成的蕾丝内

衣,只不过仅仅穿了胸围和内裤,身上罩了一层透明轻纱,最后选出一瓶甜腻浓

烈的香水,在自己双耳、下巴和乳头上轻轻点触。妓院的日子让女孩学会了如何

装扮得更有诱惑力,“伊安会爱上我的,他会的。”琳蒂斯对自己说。“哥哥还活着,哦,他还活着。大地母神听到我的祈祷了。”哥哥还活着的

消息让琳蒂斯非常兴奋,这是至今为止最好的消息。尽管利德带来的很多消息毫

不确切,但至少这点是真的,中年骑士向她保证。“只要哥哥还活着,一切都会变得可能起来。阿塞蕾亚王家的血脉也不会压

在自己身上,哥哥的继承权在我之上,他才是正统。而且他从小聪明,才华横

溢,富有将才之略,他一定有办法扳回局面,挽救阿塞蕾亚的,到时候一切都会

过去的,所有的灾难都会过去。”她仿佛从黑暗中看到了希望。“哦,还有伊安,我英俊的伊安。”想到了歌手那俊俏的脸庞,琳蒂斯不禁

微笑,“我虽然失去了雷恩,但上天却给了我一个流浪歌手。他云游各地,为无

数人演奏,我可以陪着他一起旅行,他弹竖琴,我可以唱歌。赞美诗我很拿手,

其它歌曲我也能学会的!哦,那将是多么浪漫的旅行啊。”想到这里,女孩的心

飞了起来。“但是伊安他不爱你,他在骗你。”另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想起,声音冰冷

严酷,“他用虚伪的笑容博得了你的欢心,只为了利用你。他与劳伯斯接触,他

是奴隶主身边的人,他最终会背叛你。”“但是他爱我,他放过誓!”女孩摇头拒绝。房外轻脆的脚步声响起,那是歌手脚下软靴的声音。脚步声一点点逼近,琳

蒂斯的心也吊了起来。门开了,歌手带着一如既往的爱意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

他甜美的笑容,琳蒂斯的心瞬间溶化了。为什么神明总会愿谅俊美的人儿?“哦,琳蒂斯,我生命中的月亮,你今天是怎么了?”歌手关起门,有些诧

异地看着眼前薄纱曼妙的女孩,她脸上不再带有那种轻涩羞敛的表情,取而代之

的是一种朦胧的笑意,“她在诱惑我。”歌手发现自己胯下的那东西硬了起来。“我在等你呢。”伊安一坐到床上,琳蒂斯就笑着抱住歌手的脖子,吻了他

一下,“我恨不得你天天过来看我。”“前几天农祭上的事情,我很抱歉,真的。”歌手的语气带着悲伤和怜惜,

手指却在不安分地动着,“我站在外围看了很久,我想冲进来救你,却毫无办

法。”“不,你在骗我,我的骑士告诉过我你去了劳伯斯的公馆。”琳蒂斯的心沉

了下去,但当伊安的手已经开始隔着胸围抚摸起她的乳房来的时候,她感到自己

的乳头背叛了自己,“不,或许,或许他真的来过了,仅仅是利德没有注意

到?”“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伊安已经拉下了她的胸围,用他的嘴亲吻

起来。“不,不是。”身体在发烫,她开始迎合男人,“之后你去了劳伯斯的公

馆,不是吗?告诉我,劳伯斯找你什么事情,求求你告诉我,如果你真的爱我的

话。”“不,你误会了。”伊安停了下来,表情有些尴尬,“我的确去过劳伯斯的

公馆,但那是他们邀请我为高贵的小姐们演奏,仅此而已。”“劳伯斯的公馆从来不会有什么高贵的小姐,只会有无数女奴,妓女倒有可

能。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却还在骗我。”琳蒂斯感到一阵伤心,她想离开

歌手,但却被一把拉住。歌手将她拉向自己,让胸膛紧贴,然后他的手伸向了自

已的私处,手指开始转动。看到他俊美的脸庞,琳蒂斯又对自己妥协了,“劳伯斯在计划着什么,所以

他很可能要请别的商会,甚至外使来到自己的公馆,这些人当然也可能带着女

儿,至少是私生女前来。”她又为歌手找到了理由。“是的,我骗了你。”伊安的手突然停下,“我的确去了劳伯斯的公馆,他

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劳伯斯给了我一袋金枚,希望我能稳住你,因为最近奥伯伦

亲王会来到塞拉曼,或许还会有其它国家的代理人前来。”“他终于开始说实话了,这证明他还爱着我。”琳蒂斯的心一声抽动,但她

强忍住,“劳伯斯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叛变,他们想要扶持罗伦斯王子登上塞拉曼的王位,对抗他的父亲和弟

弟。”“为什么?”“因为他们对国王的方针不满,或者是想要更大的权利,我不知道,真

的。”伊安低下了头,“我的确在骗你,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和劳伯斯有接

触,是他让你变成这样的,我怕你接受不了。”“傻瓜。”琳蒂斯咬着嘴唇,嘴角伴随着笑意,于是伊安的手又开始动了,

“我爱你,我可以向诸神发誓,但愿不要让我失去你。”他拉下了她的内裤。这一次她没有抗拒。“哈,哈,哈。”歌手的肉棒进入了女孩的体内,伴随着微微的起伏活动

着。琳蒂斯仰起头,尽情享受着男女交合的欢愉,全身好像溶进了快乐的海洋,

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让她觉得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从前每一场不正常的性交,就

像风暴一样剧烈拍打着自己那几近崩溃的神经和千疮百孔的身体,但这一次不一

样,它是风暴的海洋中一块可以安息的礁石,给予自己片刻宁静和喘息。琳蒂斯

紧紧地抱住它,决定不再放手。“要相信他,他是爱我的,他对我发过誓。”伊安将手围抱住她的纤腰,动作越来越用力,嘴边还不时发出一声声低吼。“我应该相信他吗?如果他像伊利娅一样背叛我怎么办?”“但是看看他的脸,他没有背叛我,说谎只是为了更爱我,这真的。”“而且他告诉了我真相,他会帮助我的,他会的。”终于,歌手到达了高潮,生猛的低吼声回荡在房间内。激情过后,琳蒂斯倒在男子的胸膛前,静静地享受对方的温柔。过了很久,

琳蒂斯才缓缓抬起头,眼睛里伴随着紧张和严肃。“如果,如果我想再一次挑战命运,你会站在我这一边吗?”

“哈,哈!快了,我要射了,坚持住!”男子用急促的嗓音低吼。“嗯,嗯!”琳蒂斯点点头,脸上充满着兴奋,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单,柔

软的身体以一种舒缓的节奏一前一后。男子的头摇晃不停,目光兴奋,嘴巴微张。然后他加快速度,女孩一边挣扎

一边呻吟,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挺得更深更猛。女人的头发甩到脑后,火把的光晕环绕在她周围,透过金黄的秀发露出一丝

光亮。终于在一阵激烈地尖叫声中,两个人的交合达到了最高潮,男子低吼着将生

命的种子射在了女孩的体内,然后撤出了对方的身体。琳蒂斯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欢娱之中,脸

上充满了兴奋和满足。她甜甜地看着眼前的英俊男子,“他真俊美。”她想着他俊俏的外表,甜美的嗓音,不仅如此,他还精通床上之道,他的手

指总会以最温柔的方法来挑逗自己、刺激自己并将自己引导至高潮。而且和其他

人不一样,在床上他不会欺负她,与他交合的过程无比甜蜜和刺激,琳蒂斯平生

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男女做爱原来是如此的美妙和愉快,这是她从来想都没有想过

的事情,甚至是自己的爱人,她都没有……想到这里,她的脸红了起来。“你在想什么呢,我的小姐?”男子缓过气之后,用双臂环抱住琳蒂斯光滑

的后背,将她抱起,在嘴唇上印出了一个甜蜜的吻。“伊安,你真好……”看着对方俊俏的脸庞,琳蒂斯有些痴了。自打第一眼

看见这个歌手开始,她就被对方所吸引。他没有雷恩那么强壮,歌手的身材纤

细,修长,充满着中性的美感和优雅。她在街角遇到他,当时他正倚在墙角的石墩上用他甜美的嗓音为少女们演奏

歌曲,那是她最喜欢的歌曲,于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他看见了她,当蓝色眼眸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笑了,然后他邀请她坐在自己

的身边,倾听他的演奏。她清楚地记得,当她带着羞涩的笑意坐在他身边的时候,围观的少女发出了

羡慕地尖叫,于是他们就这样相识了。伊安是个浪迹天涯的歌手,他声称自己巡访过许多国家,为无数少女演奏过

爱的诗篇。歌手的阅历丰富,而且巧舌如簧,他总是能编出一个又一个笑话让女

孩合不拢嘴。他的眼神充满温柔,嘴唇甜蜜,而他的手……雷恩是个作战勇敢的战士,但和她在一起却像个长不大的男孩,一点点逾越

就能让他面颊通红,口齿不清。但伊安不一样,他的手总是那么地大胆,他肆意

伸进自己的衣领和裙子给予爱抚,边说着各种情色笑话边挑逗自己……对于琳蒂

斯而言,这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她简直不能自持。“你真是个傻女孩。”伊安边说着,手又开始动了,他先是慢慢地抚摸公主

的长发,然后沿着发尖轻轻移至女孩光滑的后背上,顺着身后玲珑的曲线慢慢下

移,歌手的动作缓慢而轻柔,让琳蒂斯感到非常舒适。“早上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琳蒂斯羞涩地低下头,脸上带着歉意。又

是一场噩梦般的经历,琳蒂斯简直不愿意去回想。早晨走在路上的时候,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将她围住,然后捂住她的嘴巴,将

她拖进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巷。他们显然早有预谋,而且似乎都是第一次做爱,显

得既紧张又兴奋,男孩们粗鲁地剥光了她的衣服,然后拔出了他们那还没完全成

熟的肉棒进入自己体内,尖叫着抽插着。她反抗,他们就打她,打到她再也叫不动为止。不仅如此,男孩们还呼朋引

伴,叫来了更多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他们个个衣衫破烂,眼神里充满着兴奋和紧

张。二十多个男孩骑在她身上,强吻她的嘴巴,抚摸她的乳房,然后将一根根还

末完全成熟的阳具插进了自己的身体,尖叫着将自己的第一次宣泄在她的身上。等所有人都完事以后,男孩们似乎并不满足,他们将虚弱的她双手高举绑在

一根高悬的木架上面,然后在她雪白的肉体上写下各种令人难堪羞屈的字眼。“塞拉曼的公用婊子”是伤害她最深的一句话,“不仅男人们,连女人,老

人,现在甚至连孩子也开始欺负我。”琳蒂斯感到无比伤心和委屈。男孩们越来越高兴,自己的身上几乎写满了各种各样的秽语,偶尔有人路

过,却没有人出手相助,好像这是理所当然一样。在这时候,突然间伊安冲了进

去,他挥舞着短剑驱散了男孩们,把她救了下来。“我说过什么?我爱你,当我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迷住了,迷上你的美貌,

迷上你的气质,你就像我生命中的月亮一样。”伊安边笑着,抚在她后背的手继

续下滑,滑过光滑的臀部,来到了下面的洞口,然后慢慢伸了进去……“讨厌,不要这样。”琳蒂斯的身体像触电一样敏感,轻轻叫了一声。“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这样吗?”“不,我只是……”琳蒂斯垂下头,神情忧郁。“你在想过几天农祭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琳蒂斯暗暗吃惊,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女孩点点头,

“嗯,是的。劳伯斯他们竟然说……他们说要把我送给那些农夫去玩,要我当…

当……”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伊安,难道我真的是那种只要出钱,就可以随便

作贱的女人吗?““不,当然不是,你不能这么想。”歌手的手指又开始动了,他温柔地在她

脸旁吹气,“来,不要哭丧着脸,笑一笑,让我们再快活快活吧,我会让你高兴

起来的。”“嗯,不过我们不要做这个。”琳蒂斯一把推开他,坐起身子,脸上充满着

兴奋,“给我讲故事,讲讲你周游诸国的经历。”“经历?为那些贵族老爷们弹琴,和高贵的少女们聊天,为她们唱歌?你想

听这个?”“不,不是。”她打断了他,“各种奇特的东西,我没看见没听过的东西,

我想听这个!”她的眼神就像孩子一样。……************对于塞拉曼来说,因为戈壁沙漠所带来的天然屏障,几乎从来没有军队想要

染指过这个国家。所以仅仅依靠畜牧业和来自于巨大中心湖的渔业就足以支撑整

个王国的食物来源了,不过即使如此,塞拉曼城东北的平地上仍然有一片农地存

在,用以提供大米、小麦等不同口粮。在这里劳作的一般都是从别处掳来的奴

隶,在监工的鞭笞下日夜不停地进行着各种劳作和生产。在西方同盟诸国的信仰中,大地母神是丰收的神明,人们通常会在播撒种子

之前邀请大地母神的信徒前来主持祷告,以确保丰收。虽然在塞拉曼没有人信仰

大地母神,不过终日无所事事而变得无趣难耐的事务官,为了寻求刺激而想到了

一个有趣的点子。木制的小小祭坛,各种新鲜的蔬菜和果物,一切摆设都完全按照西方诸国的

风俗来摆放。所有的奴工都围在农场中央的那块田地之上,从外表来看这是一场

再平常不过的农祭仪式,人们等待着,一切只等大地母神的信徒前来带领大家做

祷告了。很快,琳蒂斯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她的出现让所有人惊呼起来,因

为她竟然是四肢着地,被人牵着鼻子爬进来的!只见女孩几乎全身赤裸,仅仅穿

着蕾丝制成的白色长袜,雪白光滑的背部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而她的鼻子

竟然被嵌上了一个金色的鼻环,鼻环上连着一根粗绳,事务官像牵牛一样牵着这

根粗绳将琳蒂斯带进了田地之中。人们发出了兴奋的喊叫声,这当场让琳蒂斯几乎羞忿欲死。她做梦也没有想

到,不仅是尊严,如今连自己的信仰竟然都会被如此践踏,在所有人的注目之

下,要她扮作一条耕牛来执行祈祷仪式,女孩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事务官先是把琳蒂斯牵到祭台前,装模作样地说了一些祷词,然后拉扯她的

鼻子带着她绕着栅栏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神官公主的羞耻模样,等回

到祭台前的时候,琳蒂斯早在烈日的照射之下汗流浃背了,滴滴汗水不断地从女

孩白皙的肌肤上淌下。然而这才只是恶戏的开始……两个男人拖着一个沉重的犁具来到她身边,他们一个人将她按倒在地上,另

一个人则走到她背后,用手将她的屁股抬高,然后用粗绳将犁具牢牢绑在了她的

臀部上面。还没等她缓过气来,事务官就用鞭子在她背后抽打了一下,示意她前

进,没走几步她才发现这副犁具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沉重,绳子深深嵌进了肉缝之

中,让她感到痛苦。走完几步,事务官觉得满意之后,他叫来了一个男人。当巨大的黑影遮住了

阳光,琳蒂斯才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然后失声惊叫起来。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简

直有如巨熊一般高大、强壮,他穿着简陋的粗布衣服,赤着脚,但表情却显得呆

滞,嘴边还留着口水。他是个痴呆儿,琳蒂斯意识到,他们竟然派一个痴呆儿来作贱她!当那个痴呆儿走到自己身边,准备将他那根巨大无比的阳具插进自己身体当

中的时候,这一刻琳蒂斯咬着牙紧张地绷紧全身,一动不动。“轻一点。”她小声提议。“阿多听到了。”男子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握住琳蒂斯的纤腰,用力一挺。“啊!!!!”谁想那个叫阿多的痴呆儿竟然把握不了分寸,巨大的男根直

直顶在了女孩的子宫口,让她痛得差点哭出来。不过她并没有多余的力气想这些

事情,因为紧接着男子就动了起来,他双手像巨钳一样紧紧夹住女孩,然后把犁

具上的木杠向前推,推到琳蒂斯的面前,催促她。琳蒂斯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她羞屈地闭上眼睛,一口咬住了木杠,然后让男

人系紧上面的粗绳,就像一个口罩一样。接着旁边又一个男人走过来,他竟然拿

出了个木枷,在女孩私处与男人肉棒的接合处夹紧而且扣上了锁,就这样琳蒂斯

的身体就和痴呆儿紧紧连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以如此羞耻的模样耕地是一件十分屈辱的事件,因为不仅要忍受周围人的视

奸,同时还必须费力拖运那个庞大沉重的犁具,只要她稍有停顿,身后男子就会

用他胯下的巨物不断在身体里挺进,督促前进。男子低下的智力只能让他接收一些简单的命令,事务官告诉他必须要在日落

之前,用眼前的犁具来完成这片耕地,否则自己将没有饭吃。于是单纯的阿多为

了今天的晚餐,一次又一次女毫无怜惜地逼迫女孩不断前进,以完成农耕。“我,我不行了,阿多,能不能停一下?”终于,过度疲劳让琳蒂斯一不小

心瘫倒地上,她吐出咬在嘴里的木杠,然后回过头。“不,不行!”阿多果断的回绝。“为什么?”“因为大人对阿多说了,如果太阳落下前不完成的话,就不给阿多饭吃!阿

多要吃饭,阿多饿了一整天了。”男子傻呼呼地说道。原来为了更残酷地凌辱她,狠心的主人竟然用饥饿来引诱这个痴呆儿,激发

出他本能的愿望,来达到催促效果。“但是……但是……啊!!”琳蒂斯话还没有说完,阿多就继续用他巨大的

阳具在女孩的身体里催赶起来,饥饿已经让他连最基本的理性和分辨能力也没有

了。“阿多饿了,阿多饿了!”“不要这么插!!!不要,我会被插烂的,不要!!!!”“你是牛,阿多从来没有把牛弄坏过。”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弄不清楚,高个

子的痴呆儿莫明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可是,可是我不是牛啊。”琳蒂斯哭着回应,阿多的每一下不经意的动作

都能让她痛苦万分。“大人说你是牛,你就是我的牛儿!”“我不是你的牛,我不是!!”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琳蒂斯用尽力气大

声拒绝道。然而当她刚说完这句话,全场突然沉静了下来。“不是牛,你不是牛……”阿多呆呆地看着胯下系着犁具的女孩,他的大脑

似乎再也无法接受更多的矛盾信息了,然后突然间他一屁股坐在地下,像小孩一

样大哭大闹起来。“阿多没有牛了,阿多没有饭吃了,阿多要饿死了!”他手舞足蹈地用双手

拍打地面,尽管剧烈的晃动让女孩的私处难受不已,但琳蒂斯紧紧闭着嘴,依然

不准备妥协。“啊啊啊啊啊啊!!!!!!!”阿多哭了一会儿之后站起身子,企图强行

推进女孩前进。哪知琳蒂斯也紧紧地抓住地面,丝毫不让步。两个人就这样在众

目睽睽之下,以如此滑稽的模样前后拉扯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还装什么清高啊,婊子公主,直到如今还有多少人没有上过你?你就承认

自己是头下贱的母牛算了。”事务官带头取笑道。“我不是什么母牛!”琳蒂斯哭着大喊。“啊啊啊!!!阿多没有牛了!!!”突然间阿多浑身不住地颤抖起来,琳

蒂斯惊恐地发现插在自己体内的巨物开始膨胀,变得越来越大。“不,不……不要,不要在这里,啊!!!!!!!!!!!”随着琳蒂斯

的悲鸣,大量的黄色尿液从男子的巨物中喷涌而出,直射入女孩的子宫之内,迅

速填满了她的身体,然后从接合处的缝隙之间逆射而出,四散飞溅开来。“喂喂,是子宫放尿哎。真他妈的淫溅,竟然会被痴呆儿这么玩。”“是啊是啊,真的是连畜生都不如了,难怪那个布雷斯特的王子不要她,换

我也不要这个贱货!”人们在一旁评众论足,各种污秽的话语让琳蒂斯羞愧欲死。但现在她还有一

件事比屈辱更需要解决,尽管喷撒出去的尿液很多,但因为痴呆儿阿多的阳具紧

紧地贴在自己屁股上的原因,仍然有非常多的尿液被堵在里面无法排出去。女孩

的下体仍然肿涨难受,她不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被憋坏了。阿多仍然在一旁哭闹不停,同时尿液带来的憋屈随着体内巨物的不停摇晃更

加强烈,让她几乎不能自持。“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坏掉了。”琳蒂斯回头看着哭闹的痴呆儿,生理上的

痛苦让她妥协了,“好好阿多,我是牛,我真的是一头牛,来,快继续吧。”琳

蒂斯几乎是憋足了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么句话,她只能这么安慰。“喂喂,这婊子真的承认了啊,换我可是打死不肯的。”“都被这么多人玩过了,她还有什么肯不肯的?”男人笑道说道。“真的?哦,阿多有牛了,阿多有饭吃了!!!!”痴呆儿听到了女孩的话

之后,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鼻涕和口水一齐滴在了琳蒂斯雪白的肉体之上,让

女孩看起来无比悲惨。不过人们就爱她这一点,他们一个个肉棒坚挺地紧盯着田地上的女孩,看着

她一边哭泣一边四脚爬行的悲惨模样,看着她脱水至近乎虚脱的脸庞,看着她饱

受摧残的下体,然后指指点点,评论她的身体。当她倒下的时候,还会有人跑过

去,戏虐似得用绳子拉扯她的鼻子,像真的耕牛一般牵引,一圈又一圈地劳作

着,直到完成的那一刻。……************塞拉曼的夜晚一如既往地喧嚣,贫民街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群,杂耍艺人

们在路边表演着令人咋舌的魔术,到处是小贩和手工艺者的叫卖声,以及铁匠打

铁时的叮叮声。琳蒂斯仍然披着那张宽大的斗篷行走在人群之中,街上很乱,这样不会有人

注意她。女孩很喜欢这样子走在大街上,倾听人们的声音,这不仅能让她回想起

以前阿塞蕾亚王城的祭典,也能从中获得一些平时得不到的情报,比如同盟国的

奥伯伦亲王来访就是一条珍贵的信息,她暗暗将它记在脑海中。除此之外,琳蒂

斯还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街上多了很多士兵,每个人都神情严肃,警戒着

周围,不过她不清楚为什么。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黑影出现将她一把拉进了街角的暗处。琳

蒂斯惊慌地张大嘴巴,然而出现在眼神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利德?”琳蒂斯轻轻叫了一声。“附近有人监视你。”中年骑士做了小声地动作。“嗯。”女孩点点头,压低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我也一直在找机会与你接触,公主殿下。”利德顿了顿,“我和波隆他们

接触过了,他们为酒馆的事情感到抱歉。”“没什么了,我应该感谢他们才是,波隆他们坚守骑士的信条坚持到了最

后,他们是真正的骑士。”“没错,他们的忠诚心无可质疑,只是太年青了一点。”利德叹了口气,

“他们正一步步落入劳伯斯的圈套却浑然不知。”“他们随时都抱着牺牲性命的觉悟……”“所以我有话对你说。”利德忽然压住她的双肩,“我知道殿下最近一直和

一个叫伊安的年青歌手在接触。公主,请冷静下来,听说我……这人是个骗子,

他在利用你。”“利用我?”琳蒂斯推开男子,“你有什么证据?”“我跟踪过他,亲眼看到这个男人走进劳伯斯的公馆。”“但是你并不知道他究竟干了什么?不是吗,利德,这不能成为理由!”琳

蒂斯有些生气。“但至少能成为怀疑他的理由!”施在她双肩的力量在变大,“公主,你被

他的花言巧语,以及俊美的容貌给骗了,你爱上了他!”“是的,我爱上了他。”琳蒂斯的反应出人意料地冷静。“哦,诸神在上。想想你自己,公主!你是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他只是

个流浪歌手,他配不上你!”中年骑士不自觉地放大了声音。“但是他爱我,这就足够了!”琳蒂斯的声音也跟着放大。“他只是在利用你!”“利用我什么?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是提纳尔王家的继承人!”“那是以前!我还能生育的时候!”琳蒂斯别过头,“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了,我已经完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现在大家都是怎么评论我的,婊子公主,

母狗琳蒂斯,还有什么?我已经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永远回不去了!”她的双肩微微颤抖,说话中带有哭腔,“公主可以变成娼妇,但娼妇是绝对

变不回公主的,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承认我这个被无数人骑过的婊子,这才

是现实!”“但是伊安……”“他怎么了?不就是没有贵族血统吗?但伊安知道我需要什么,他会在我需

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给我讲各种各样的新奇故事。他会听我哭,逗我笑,哄我

开心,这就够了,我很满足了。”琳蒂斯抬起头,“倒是你们,除了一味地逼迫

我承担公主的责任,还做了些什么?每次……每次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为什

么总是找不到你们……”“你是知道的……我……”利德有些语塞。“伊安他发过誓,他爱我!我曾告诉他我真实的身份,但他只是笑了笑,然

后捂住了我的嘴。他说他不在乎我是谁,无论是公主还是娼妇,他都爱我,他爱

的是我这个人!”“他在骗你!”“那你们呢?”琳蒂斯突然反问,“你们有没有骗我呢?如果我不是阿塞蕾

亚的公主,如果我的哥哥和姐姐还活着,你们敢不敢将手放在胸口,向天上的诸

神起誓,仍然愿意这么帮我?”“愿意。”利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仍然愿意,我敢向诸神起誓!即

使你不再承担阿塞蕾亚的责任,在下仍然愿意服侍你,我敢这么说,因为你哥哥

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哥哥?”琳蒂斯惊喜地捂住嘴巴,“我哥哥还活着?”……************妓院的房间中,琳蒂斯静静地斜躺在床上。之前她坐在冒着蒸汽的热水浴盆

中,努力涮洗身体,直到皮肤变红才出来。接着,她换上一身银线织成的蕾丝内

衣,只不过仅仅穿了胸围和内裤,身上罩了一层透明轻纱,最后选出一瓶甜腻浓

烈的香水,在自己双耳、下巴和乳头上轻轻点触。妓院的日子让女孩学会了如何

装扮得更有诱惑力,“伊安会爱上我的,他会的。”琳蒂斯对自己说。“哥哥还活着,哦,他还活着。大地母神听到我的祈祷了。”哥哥还活着的

消息让琳蒂斯非常兴奋,这是至今为止最好的消息。尽管利德带来的很多消息毫

不确切,但至少这点是真的,中年骑士向她保证。“只要哥哥还活着,一切都会变得可能起来。阿塞蕾亚王家的血脉也不会压

在自己身上,哥哥的继承权在我之上,他才是正统。而且他从小聪明,才华横

溢,富有将才之略,他一定有办法扳回局面,挽救阿塞蕾亚的,到时候一切都会

过去的,所有的灾难都会过去。”她仿佛从黑暗中看到了希望。“哦,还有伊安,我英俊的伊安。”想到了歌手那俊俏的脸庞,琳蒂斯不禁

微笑,“我虽然失去了雷恩,但上天却给了我一个流浪歌手。他云游各地,为无

数人演奏,我可以陪着他一起旅行,他弹竖琴,我可以唱歌。赞美诗我很拿手,

其它歌曲我也能学会的!哦,那将是多么浪漫的旅行啊。”想到这里,女孩的心

飞了起来。“但是伊安他不爱你,他在骗你。”另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想起,声音冰冷

严酷,“他用虚伪的笑容博得了你的欢心,只为了利用你。他与劳伯斯接触,他

是奴隶主身边的人,他最终会背叛你。”“但是他爱我,他放过誓!”女孩摇头拒绝。房外轻脆的脚步声响起,那是歌手脚下软靴的声音。脚步声一点点逼近,琳

蒂斯的心也吊了起来。门开了,歌手带着一如既往的爱意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

他甜美的笑容,琳蒂斯的心瞬间溶化了。为什么神明总会愿谅俊美的人儿?“哦,琳蒂斯,我生命中的月亮,你今天是怎么了?”歌手关起门,有些诧

异地看着眼前薄纱曼妙的女孩,她脸上不再带有那种轻涩羞敛的表情,取而代之

的是一种朦胧的笑意,“她在诱惑我。”歌手发现自己胯下的那东西硬了起来。“我在等你呢。”伊安一坐到床上,琳蒂斯就笑着抱住歌手的脖子,吻了他

一下,“我恨不得你天天过来看我。”“前几天农祭上的事情,我很抱歉,真的。”歌手的语气带着悲伤和怜惜,

手指却在不安分地动着,“我站在外围看了很久,我想冲进来救你,却毫无办

法。”“不,你在骗我,我的骑士告诉过我你去了劳伯斯的公馆。”琳蒂斯的心沉

了下去,但当伊安的手已经开始隔着胸围抚摸起她的乳房来的时候,她感到自己

的乳头背叛了自己,“不,或许,或许他真的来过了,仅仅是利德没有注意

到?”“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伊安已经拉下了她的胸围,用他的嘴亲吻

起来。“不,不是。”身体在发烫,她开始迎合男人,“之后你去了劳伯斯的公

馆,不是吗?告诉我,劳伯斯找你什么事情,求求你告诉我,如果你真的爱我的

话。”“不,你误会了。”伊安停了下来,表情有些尴尬,“我的确去过劳伯斯的

公馆,但那是他们邀请我为高贵的小姐们演奏,仅此而已。”“劳伯斯的公馆从来不会有什么高贵的小姐,只会有无数女奴,妓女倒有可

能。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却还在骗我。”琳蒂斯感到一阵伤心,她想离开

歌手,但却被一把拉住。歌手将她拉向自己,让胸膛紧贴,然后他的手伸向了自

已的私处,手指开始转动。看到他俊美的脸庞,琳蒂斯又对自己妥协了,“劳伯斯在计划着什么,所以

他很可能要请别的商会,甚至外使来到自己的公馆,这些人当然也可能带着女

儿,至少是私生女前来。”她又为歌手找到了理由。“是的,我骗了你。”伊安的手突然停下,“我的确去了劳伯斯的公馆,他

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劳伯斯给了我一袋金枚,希望我能稳住你,因为最近奥伯伦

亲王会来到塞拉曼,或许还会有其它国家的代理人前来。”“他终于开始说实话了,这证明他还爱着我。”琳蒂斯的心一声抽动,但她

强忍住,“劳伯斯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叛变,他们想要扶持罗伦斯王子登上塞拉曼的王位,对抗他的父亲和弟

弟。”“为什么?”“因为他们对国王的方针不满,或者是想要更大的权利,我不知道,真

的。”伊安低下了头,“我的确在骗你,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和劳伯斯有接

触,是他让你变成这样的,我怕你接受不了。”“傻瓜。”琳蒂斯咬着嘴唇,嘴角伴随着笑意,于是伊安的手又开始动了,

“我爱你,我可以向诸神发誓,但愿不要让我失去你。”他拉下了她的内裤。这一次她没有抗拒。“哈,哈,哈。”歌手的肉棒进入了女孩的体内,伴随着微微的起伏活动

着。琳蒂斯仰起头,尽情享受着男女交合的欢愉,全身好像溶进了快乐的海洋,

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让她觉得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从前每一场不正常的性交,就

像风暴一样剧烈拍打着自己那几近崩溃的神经和千疮百孔的身体,但这一次不一

样,它是风暴的海洋中一块可以安息的礁石,给予自己片刻宁静和喘息。琳蒂斯

紧紧地抱住它,决定不再放手。“要相信他,他是爱我的,他对我发过誓。”伊安将手围抱住她的纤腰,动作越来越用力,嘴边还不时发出一声声低吼。“我应该相信他吗?如果他像伊利娅一样背叛我怎么办?”“但是看看他的脸,他没有背叛我,说谎只是为了更爱我,这真的。”“而且他告诉了我真相,他会帮助我的,他会的。”终于,歌手到达了高潮,生猛的低吼声回荡在房间内。激情过后,琳蒂斯倒在男子的胸膛前,静静地享受对方的温柔。过了很久,

琳蒂斯才缓缓抬起头,眼睛里伴随着紧张和严肃。“如果,如果我想再一次挑战命运,你会站在我这一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