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小说

绝代双娇外传

发布时间:2019-05-23 08:32:09 浏览:

绝代双娇外传

.
(一)近墨者黑


盛夏,在这yin瞑的昆仑山谷里,天气虽不炎热,但太阳照在人身上,仍使人觉得懒洋洋的。


正午,是阳光能照进「恶人谷」唯一的时候,幸好「恶人谷」中的人本就不喜欢阳光,太阳露面的时候越少越
好,一只猫懒懒地在屋顶上晒太阳,一只苍蝇懒懒地飞过……这就是盛夏正午时,「恶人谷」中唯一在动的东西。


只见屋檐的yin影里摆着一张竹椅,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眯着眼斜卧在那里。这少年赤着上身,身上横七坚
八也不知有多少伤疤,他脸上有条刀疤几乎由眼角直到嘴角。他满头黑发也未梳,只是随随便便地打了个结,他伸
直了四肢,斜卧在竹椅上,像是天塌下来都不会动一动。


但不知怎地,这又懒、又顽皮、又是满身刀疤的少年,身上却似有着奇异的魅力、强烈的魅力。尤其他那张脸,
脸上虽有道刀疤,这刀疤却非但未使他显得难看,反使他这张脸看来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这又懒、又顽皮、又
满是刀疤的少年,给人的第一个印象,竟是个美少年,绝顶的美少年。


小鱼儿渐渐长大了。


今天特别无聊,小鱼儿伸了个懒腰,慢慢地爬了起来,喃喃道:「DDN,今天人都死哪儿了?连想害人都没
机会。」从村头逛到村尾,来到村后一幢三间房子跟前。


「唉,怎么来到屠姑姑门前了?进去看看她在干什么,害害她也行。」


小鱼儿提起脚尖,小心靠近居中的纸窗,突然听到水声「哗啦啦」地响,他勾起一种莫名的冲动,因为他想到
正在洗澡的,没有别人,就是姑姑。


他马上从拐角处门上的洞口望进去,一个裸裎的女体在他视线内一闪而过,为了想看得更清楚,轻轻搬了张小
椅子凑上窗口,才真正看到了精采。一个雪白的女子背对着他,正仔细地洗擦着身子,她轻盈地转了个身,原来屠
姑姑竟长得如此标致迷人,一丝不挂的身体出现在眼前。


这时,她的纤手正从玉颈轻轻顺着趐匈抹下去,小鱼儿望着她突然挺拔的双峰一时楞住了。她的双手同时滑到
匈前,却骤然停在丰满的乳房顶端,捻弄着粉红色的乳头。看到这里,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袭击而来,小鱼儿发觉
裤子里的小弟弟居然已经硬得快要顶破裤子了。


她标致的脸蛋此时浮起了一层晚霞般的云彩,继而轻声地「啊……啊……」


了数声,他几乎把持不住了。


她的左手仍伫留在上面,捏揉着乳头及乳房四周,右手却渐渐地往下移动,在小腹上徘徊了一下,继续往下,
当摸到了大腿内侧时,她的呼吸已变得非常急促。她的身材仍然是无懈可击,那么的匀称修长,趐匈和臀部,小的
地方小,大的地方大,纤细的腰和白里透红的柔荑细腻可人,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精彩的一幕已开始悄悄进行…


她不禁忍不住自己的爱抚而坐到椅子边缘,修长的大腿张得好开,终于看到她底下的卢山真面目了。在乌亮的
yin毛里,一蕾像粉红色花瓣的东西,正挂着晶莹的水珠闪烁着,右手也正摸向内地,她缓缓地躺在浴室的地板上,
黑溜溜的秀发散落一地,左手也向下游移,小腹、大腿、股沟……最后她终于用中指抽插起自己迷人的小xue。


好个辣手摧花,丰满浑圆的奶子亦一起一伏地配合着她的肥臀,抖落一地水花。小鱼儿也不安份起来,摸起裤
裆内那僵硬的东西。


「啊……呵……嗯……」她胡乱抚摸着,并加速的呻吟起来。


她愈搞愈快,终于,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啊……喔……喔喔……嗯……哼……啊……啊……」而一动也不
动的躺在地上,手指仍插在yin户里。


小鱼儿也在一刹那间喷了出来,心急之下,「嗒」的一声响,居然把头撞上了门。屋子传来姑姑的尖叫声:「
谁……」一阵急骤的穿衣声,门「砰」的打开了。


屠娇娇衣衫不整、满脸杀气地冲了出来,发现在外面的居然是小鱼儿,不觉发呆了。看着他胯下尚未发软帐蓬
一眼,居然笑了起来。


屠娇娇娇靥甜美,更胜春花,斜倚着门,娇笑道:「哟,我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偷看老娘洗澡。小子,
在干什么哦?」


小鱼儿扮了个鬼脸,笑道:「我正在想怎么害你……」


屠娇娇笑道:「哎呀,你这小鬼,你若想害人,也该想如何才能做出一种最臭的药来,臭死李大嘴才是,怎么
能害我?」


小鱼儿笑嘻嘻道:「李叔叔太容易上当了,害他也没意思。」


小鱼儿跟着屠姑姑时最感奇怪,这位屠「姑姑」忽然是男的,忽然又变成女的,他实在弄不清这究竟是「姑姑」
了还是「叔叔」了。


屠娇娇娇笑道:「哎呀,你听,这小鬼好大的口气,小心李大嘴吃了你。」


小鱼儿看见姑姑并不生气,也就放心了,抬头正看到姑姑的匈部,因穿衣勿忙,匈前扣子未扣好,衣领大开,
露出一截雪白的玉颈和趐脑半露,一大片丰满的山峰和深深的山谷,衣湿了一片,峰头呼之欲出。随着笑声抖动着。
不禁一股血气直冲丹田,下面的小弟弟又抬起了头,但又无法掩盖,不由楞在当地。


屠娇娇看着小鱼儿的俊俏模样,及胯下已具规模的小弟弟,刚熄灭的欲火又慢慢燃起,小xue又痒了起来。拉起
小鱼儿的手:「臭小鱼,姑姑不会怪你的,你也长大了。来!进来,姑姑给你看样东西。」


两人进了房子,地下一片混乱,水渍四泄,勿忙之间内衣乱披在桌上。小鱼儿平时灵牙利齿的,居然一时之间
也不知如何开口。


屠娇娇笑嘻嘻地托起小鱼儿的头,娇笑着:「鱼儿,你看看你姑姑长得漂亮吗?」


小鱼儿抬头见屠娇娇玉脸含春,吐气如兰,不禁痴了,喃喃着:「好漂亮,姑姑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屠娇娇拉着小鱼儿的双手按在自己高挺的双峰上,笑嘻嘻道:「摸摸看,知道是什么吗?」


虽然隔着一层衣衫,但触手之下,软绵温柔,丰满得一手难以掌握,随着屠娇娇的揉动,弹力十足,峰头坚挺
突出。小鱼儿玉脸通红,一种从未有过的气流全身漫延,直下小腹,小家伙又搭起了帐缝,不禁双手用力抱着屠娇
娇的纤腰,把头钻进了峰谷,用力摩擦。乳香四溢,柔玉满怀,不禁紧抱着不放。


屠娇娇不禁发出一阵娇哼:「哦……坏家伙,好坏哦!再来,用力点……」


屠娇娇自二十年前被迫逃出恶人谷以来,整天面对的均是些粗野之恶人,看不上眼,一直无法找到个合适的泄
欲对象,平时欲火上涨时只能靠自yin解决,如今突然抱着个英俊小生,欠别的男性气味直冲鼻息,不禁欲火焚身,
身如蚁行,小xue涨满yin水,好想立即握住小鱼儿的宝贝插入浪xue填满二十年来的空虚寂莫。


但知小鱼儿是处男之身,采之不易,决心好好调教,造就成一门巨炮,天天享用简中乐事。


屠娇娇按着小鱼儿的头,用力的按压,衣衫早已脱落,玉峰尽眼前,峰顶红艳异常,坚硬突出,小鱼儿如获致
宝,张嘴一口吞没,用力吸吮,舌头不断刮过乳尖,用齿轻轻啃动。屠娇娇浪声不绝,身如蛇行:「臭鱼儿……坏
鱼儿……你吸得我好爽哦……用力……哦……对……就是这样……哦……」


屠娇娇拉着小鱼儿的手沿着蛇腰,摸上弹性十足的丰臀,越过凄凄芳草,按在桃源洞口,以手指头轻轻按擦。
小鱼儿觉得触手温柔湿滑,手指被紧紧吸着,不禁用手指头用力按压着洞口珍珠,四指用力抽插着。


屠娇娇张大红唇,呼吸急促,胴体泛起了一阵阵桃花,站立不稳,倒在小鱼儿的怀里,yin声不绝于耳:「好鱼
儿,乘鱼儿,你弄得我好难受哦……你好利害哦……」


小鱼儿得到鼓励,更是上下其手,口上不断吸吮着乳头,手指则不停抽动,胯下家伙已搭起炮台,有七寸长,
紫红发亮,归头大张,竖直着顶在屠娇娇的小腹部。


屠娇娇玉手轻抻,轻轻握着小鱼儿的肉棒,慢慢套动,肉棒的粗大与热度不禁让她混身发热,yin水顺得匀美修
长的玉腿流到了地上。轻轻打了一下肉棒,给了小鱼儿个媚眼:「嘻……人小鬼大哦……」蹲下身来,先用手套动
几下,抻出香舌轻轻扫过归头马眼。


小鱼儿突受袭击,一阵发抖,快感涌上心头,肉棒更为涨大。归头暴露,流出了乳白色口水。屠娇娇技巧十足
地继续发动攻击,张开红唇含住了肉棒前端,慢慢吞吐,不断深入,直没到根,然后又吐到嘴边,用舌刮动归头,
再深深的套入。速度渐渐加快,同时双手轻握肉袋,不时也用口吞没。


小鱼儿从来没试过如此滋味:「噢……姑姑……好爽哦……怎么会这样……滋……滋……」用力按着屠娇娇的
头,肉棒用力抽插,直至深处。


「哦……姑姑……好舒服哦……我要尿了……哦……滋……滋……」小鱼儿肉棒狂插,青筋暴涨,用力又抽插
了十来下,精关大开,一股股处男精夜狂泄而出,灌满屠娇娇口腔,沿着嘴角流了下来,肉棒继续发射,打得屠娇
娇满脸。


屠娇娇久旱逢甘露般地全单照收,全部吞了下去,然后吸干净小鱼儿依然坚挺的肉棒:「噢……姑姑受不了,
好鱼儿,快把姑姑抱上床……哦……」


小鱼儿把屠娇娇抱上了床,将修长匀称的玉腿分开,仍然舍不得放开怀中的肉体,紧紧地压在娇娇身上。屠娇
娇的纤纤玉手迎导着小鱼儿的肉棒来到了桃源洞口,慢慢摩擦,小xue内yin水泛滥,弄湿了整个归头。


小鱼儿初尝禁果,尚未从高嘲中回过神来,更强烈的剌激又涌上身来,小xue的湿润温暖比屠娇娇的口交更令小
鱼儿冲动,肉棒更是紧挺如初,紧紧抵在了玉洞口用力摩擦。


屠娇娇拍了下小鱼儿的皮股,娇笑道:「坏鱼儿,还不进来,可把姑姑害惨了……」


小鱼儿得到指示,腰部一挺,肉棒用力前冲,「滋」的一声,坚硬的肉棒分开洞口蛤肉,全根尽没入桃源深处。


「噢……小鱼儿,好棒哦……姑姑被你插死了……」屠姑姑双眼翻白,双手抱紧小鱼的腰部,腰部上下扭动了
起来……


蓬门久未打开,如今大驾光临,空虚的yinxue被填得满满的,屠娇娇发狂十二章,只想紧紧地插入,不再分开。


小鱼儿可惨了,肉棒突然进入了个温暖柔湿的肉洞深入,被紧紧的包住,肉壁不断收缩,归头被用力吸吮,比
口交更强十倍的快感使他全身发抖,用力吸住了屠娇娇的玉乳,抱着她的丰臀,紧紧地抵在桃源的最深处,不断摩
探。


「好姑姑……哦……原来插xue这么爽哦,以前什么不教我……哦……我……爽哦……」


屠娇娇的玉腿早已勾在小鱼儿的臀部,双手用力抱着小鱼儿的腰部,使劲向上挺动玉臀,使肉棒更深入地抽插
yin肉,快感一阵阵涌上心头。花心开了又泄,yin水直流,顺着皮股弄湿了身下的床单,不知已过几次高嘲。


小鱼儿渐渐尝到其中乐趣,把屠娇妖的玉腿高举起来,挂在肩部,提起皮股狠狠地抽插着屠娇娇的浪xue,「滋
滋」的插入声和「啪啪」的肉体相击声,加上屠娇娇的浪叫声充满整个房间,yin乱的气息更让人狂乱地抽插。只见
小鱼儿的健壮身体压在屠娇娇丰满雪白的胴体上不断的上下起伏,肉棒次次到底,抽到洞口再重重插入。


屠娇娇决心到小鱼儿调解成花中巨龙,不断指点着用棒技巧和女人的xue位,小鱼儿肉棒坚挺不泄,把个浪xue插
看落花流水。


屠娇娇充当启蒙老师认真教导,翻过身来,双手按在床上抬起玉臀,玉洞大张,媚笑地道:「好鱼儿,咱们再
来次『过山打牛』。」


小鱼儿挺着肉棒,压在屠娇娇背上,双手握住丰满坚挺的玉乳不断揉压,肉棒从背后再次进入yinxue,不同的体
位,不同的快感,使肉棒能更深入浪xue内部。


屠娇娇红唇大张,呼吸困难,浪声yin声不绝。小鱼儿用力抽插,快感不断上涨。


发狂地抽插了十来下,再也禁不得洪水决口,精夜再次狂泄而出,灌入屠娇娇的肉体深处……


(二)谷外风光


***********************************大伙好,感谢诸位的大力支持,
在下感激不尽!本来在下这段时间很忙的,既要上班,又要加班的,没时间继续下去的,但既然有这么多人想看下
去,那小子就继续向下胡蒙了……***********************************


激情过后,房子里一片沉寂,小鱼儿趴在屠娇娇胴体上,仍舍不得下来,屠娇娇抱着小鱼儿,轻划了一下小鱼
儿的鼻尖,娇笑道:「坏鱼儿。真不愧是俺们十大恶人调教出的高手,连姑姑也敢上哦……」


小鱼儿眨眨眼,一脸坏相,继续吻着屠娇娇的乳房,贼笑道:「姑姑既然不喜欢,那我以后不敢了……不过…
…」


屠娇娇急忙掩住他的嘴,狠狠道:「死鱼儿,得了便宜还卖乘,以后你敢不来,俺阉了你……」


两人打情骂俏,正欲再起风云,突听外面有人大呼道:「屠娇娇,小鱼儿可是在这里么?」


屠娇娇变色道:「李大嘴来找你了,快出去!」一边娇声应道:「在哦!在俺的肚子里啦,要不要进来看看哦?」


小鱼儿也吓了一跳,家伙也软了下来,急忙跳下了床。


屠娇娇「咯咯」地笑道:「笨家伙,俺这么说,他才相信你不在啦,要不他闯进来,俺老娘这张脸往哪放哦…
…」


听到脚步声远去,小鱼儿回过神来,问道:「李叔叔来找我,究竟为的什么事?」


屠娇娇叹了口气,神色暗了暗,却又笑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鱼儿终于走出了「恶人谷」。星光满天,天高得很,虽然是夏夜,但在这藏边的yin山穷谷中,晚风中仍带者
刺骨的寒意。


黄昏,山色已被泄成深碧。雾渐渐落下山腰穹苍灰黯,苍苍茫茫,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吹草低,
风中有羊嗥、牛啸、马嘶混合成一种苍凉的声韵,然后,羊群、牛群、马群,排山倒海般合围而来。


这是幅美丽而雄壮的图画!这是支哀宛而苍凉的恋歌,却又是那么的富有诗意。


小鱼儿脚步更紧,大步奔了过去。帐篷前,有营火,藏女们正在唱歌。她们穿着鲜艳的彩衣,长袍大袖,她们
的柔发结束成无数根细小的长辫,流水般垂在双肩。她们的身子娇小,满身缀着环佩,焕发着珠光宝气的金银色彩,
她们的头上,都戴着顶小巧而鲜艳的呢帽。


小鱼儿瞧得呆了,痴痴地走过去,走到她们面前。藏女们瞧见了他,竟齐歇下了歌声,涌了过来,吃吃地笑着,
摸着他的衣服,说些他听不懂的话。藏女们本就天真、多情而爽朗。


小鱼儿忍不住笑道:「你们说的什么?」


一个辫子最长、眼睛最大、笑起来最甜的少女,甜笑着道:「我们说的是藏语。你……你是汉人?」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大概是吧。你叫什么名字?」


大眼睛抿着嘴娇笑道:「我的名字用汉语来说,是叫做桃花,因为,他们许多人都说我的脸……我的脸像桃花。」


这时帐篷中又走出许多男人,个个都瞪大着眼睛瞧着小鱼儿,他们的身子虽不高大,但却都结实得很。


小鱼儿道:「我要走了。」


桃花道:「你莫要怕,他们虽瞪着眼睛,却没有恶意。」


小鱼儿道:「我不是怕,我只是要走了。」


桃花大眼睛转动着,咬着嘴唇,轻道:「你不要走,明天……明天早上,会有很多像你一样的汉人到这里来的,
那一定热闹得很,好玩得狠。」


小鱼儿道:「很多人……我这一路上简直没有见过十个人。」


桃花道:「真的,我不骗你。」


小鱼儿道:「那么,今天晚上……」


桃花垂首笑道:「今天晚上,你就睡在我帐篷里,我陪你说话。」


她比小鱼儿还高些,风吹起她的发辫,拂到小鱼儿的脸上,她的眼睛亮如星光。


这一夜,小鱼儿睡得很舒服,他平日虽然惊醒,但这一夜却故意睡得很沉,故意不被任何声音吵醒。帐篷外的
喧笑声已经沉寂,红枕软被,透着一股少女的纯真气息,不由想起屠娇娇身上的女人味和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不
觉得脸红耳赤,急忙摒弃杂念,正欲入睡。


帐篷外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靠近,小鱼儿急忙半睐上眼,装着睡得正甜。


桃花提着瓶羊乳走了进来,那张脸正红得有如桃花,慢慢走到床头,弯腰注视着小鱼儿那张英俊而又有点邪气
的脸,眼波如水,那柔软而温暖的小手轻轻按在他的前额上。


小鱼儿不敢动弹,摒气上望,桃花流水般的柔发垂在双肩,轻拂脸庞,鲜艳的衣领上露出一截雪白的玉颈,细
腰丰臀,令人想入非非。初尝禁果滋味的小鱼儿不由想起屠娇娇那宽大衣袍下柔软而丰富的晶莹玉体及肌肤相亲之
强烈快感,突然抻手抱住桃花的细腰,拥入怀中。


桃花一声娇呼,跌入小鱼儿怀中,急忙用力争脱,但小鱼儿抱臂扣住,吻上她的娇颜,不由得软了下来。


她的脸更红,轻轻喘着气,轻轻踢着脚,娇嗔道:「你……你这坏小子……小呆子……我只不过想过来看看你
睡了没有,怎么就……」


桃花紧贴着小鱼儿的匈部,双峰随着扭动摩擦着,能感觉得到双峰的柔嫩和丰满。小鱼儿一边新吻着她的樱桃
小嘴,舌头深入境内作进一步探索,一边亲抚着她的玉背,居然感到在她宽大的长袍下竟然没穿任何内衣,触手柔
滑细致,温香满怀,胯下的小弟弟立即昂首挺匈,顶在她的小腹上。


一阵长时间的亲吻过后,双方分开片刻,气喘嚅嚅,她喘息着:「你……好坏哦!怎么弄得人家喘不过气来,
哦……不要……哦……」突然中断,发出一阵阵娇哼声,居然说不下去了。


原来,小鱼儿已吻上她的脖子,沿过匈部优美的曲线,攀上她的高峰,在峰头不断吸吮着,一只手也按在她的
另一个山峰,轻轻揉动,一阵阵快感不断涌上身上,不由抬头张开樱唇娇哼着,扭动得更为激烈……


小鱼儿翻过身来,把她温柔地放在床上,轻轻分开她那宽大的长袍,露出她雪白的胴体,与屠娇娇的丰盈相比,
另具美感。只见娇小玲珑的山峰傲然挺立,乳头又高高突起,随着她的半推半就不停颤动;细腰下是丰满的玉股和
纤细修长的玉腿,玉腿之间长着细长的纤长,迷人的玉洞隐隐可见,发出一阵阵处女的幽香。桃花面如桃花,娇喘
连连,含羞带淑,眼帘轻闭,令人爱怜不已。


小鱼儿轻轻地压上桃花的胴体,一路亲吻着,从唇至脖到匈,经过细嫩的平源,一路来到草源深处,慢慢分开
她的玉腿,按压在她的桃花深处,探出舌头亲吻洞口珍珠,分开双唇向内深处。桃花羞不可及,急忙遮住她的要害,
但在他的轻抚下不由慢慢放开他的手,反而紧紧抱住了他的头。


「噢……噢……怎么会这样,这种感觉好奇怪哦……滋……哦……」一阵颤动,一股处子yin精汹涌而出,小鱼
儿急忙吞了下去,继续深入洞内,左右逢源,开采花蜜。


桃花高嘲迭起,口中吟声不绝,双手紧紧地按住小鱼儿的头,双腿已抱住他的背后,让他作进一步的深入。


「哦……鱼儿哥,弄得我好舒服哦!不要……不要停哦!我受不了了……」


花蜜不断涌出,沿着玉股弄湿了身下的床单,只见桃源洞口一片沼泽,珍珠挺立,洞口充血湿润,微微颤动着。


小鱼儿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强健的身体和早已一柱擎天的小弟弟。


桃花娇羞不已,急忙闭上了眼,双手想紧握床单,但小鱼儿的已拉住她的手按在小弟弟的身上,小弟弟的壮大
和炽热吓得她想收手,但欲火已熊熊燃起,而且族人本来就热情奔放,且洞口细水长流,空虚不已,不由得慢慢套
弄着。


小鱼儿慢慢分开桃花的双腿,引导着桃花的玉手接近桃源洞口,发红的巨大归头在洞外作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轻轻摩擦,使双方不由得一颤,一种温暖湿润的感觉使小鱼儿用力一顶,巨大的归头已侵入了细小的玉洞,被紧紧
的包住。


「噢……好痛!轻一点,呆子……哦……」桃花皱起了眉,全身颤动,感觉小径被一根炎热而又粗硬的家伙侵
入,内部更为空虚,但又容不下,这种滋味一言难尽。她紧紧地抱住小鱼儿的背,纤纤玉指已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
道红痕。


小鱼儿挺着家伙,用归头在洞口作浅浅的抽动,归头湿润,发出一阵阵「噗滋……噗滋……」的响声,玉洞的
紧窄和温暖使他不由得想作进一步的深入。


他深吸了一口气,抱紧了桃花的纤腰,腰部发力,「滋」的一声,巨大的家伙以排山破海之势深入了桃源深处。


桃花激烈颤抖,珠泪飞迸而出,紧紧按住他的臀部,发出一阵阵娇啼:「呀……哦……痛……受不了……你好
……狠哦……」


小鱼儿变色道:「桃花姐,什么啦……对不起,弄痛你了……」急忙停了下来,不敢乱动,轻轻吻去她的泪水,
并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玉乳。


桃花白了小鱼儿一眼,娇嗔道:「噢……呆子,你真得是第一次吗?滋……滋……女孩子家第一次会很痛哦…
…真坏,也不慢一点……哦……」


玉洞产生强烈的颤动,紧紧的包含住了玉棒,吸吮着、揉动着、挤压着,这种紧窄而温润的感觉让小鱼儿热血
沸腾。开始作轻轻的抽动,从两人的接触处可见到,玉洞含着小鱼儿那粗大的玉棒吞吐,两片鲜艳的花瓣翻腾,花
蜜四溢,发出yin荡的「滋滋」声……


桃花紧抱住小鱼儿的背,一双玉腿缠住他的腰,迎接着他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刺,剧痛的感觉已慢慢退去,另一
种全新的感觉涌上心头,只觉得他的每一次深入紧紧地顶在她的心坎上,花房颤动,尤如一股股电流通透全身,浪
潮高涌,不由得扭动玉臀,迎合着他的抽插,口中已吟声不绝:


「哦……好鱼儿……好哥……哥……好爽哦……姐儿不痛了,噢……好麻哦……再用力点……哦……不……要
……停哦……」


小鱼儿的肉棒在洞内作更深入、更快速的抽动,每次都抽到洞口,在洞口摩擦,然后再深深地挺入玉洞深处,
归头暴涨,浪花四溅,弄湿了接触处的柔柔纤毛。小腹部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引弄得桃花浪声连连,玉体连颤,
极力挺起玉臀,高嘲迭起。


「哦……哦……哦……好……好爽哦……」只听得一声娇啼声,双手紧握床单,上身已极力抬起,玉乳挺立,
细腰扭动,长发飘扬,一股股处女yin精浇在了小鱼儿的归头上。


快感不断积累,小鱼儿也快到了极限,突然受此刺激,不由得全身打颤,精关大动,呼吸急促,狠力的抽插了
百来下,狂呼一声,一道道热烈的精夜已喷射而出,灌满了玉洞的最深处。


桃花如痴如醉,娇喘唏唏,紧缠住小鱼儿,让肉棒深深地插在自己的玉洞深入,再也舍不得分开。


他醒来时,桃花已不在了,却留了瓶羊奶在枕旁。小鱼儿喝了羊乳,穿好衣服,走出去,便瞧见两丈外已多了
一圈帐蓬,这边的人已全部走到那边。


他远远就瞧见桃花站在一群藏人和汉人中间,甜甜地笑着,吱吱喳喳像小鸟般说着话。她的小辫子随着她的头
动来动去,她的脸在阳光下看来更像是桃花,怕的只是世上没有这么美的桃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