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第十三章

时间:2020-12-25 浏览量:

“十妹当然活着,不许你有丝毫怀疑。”

“……”

见到凤飞九人齐齐横眉冷对的齐喝诉,顿时将整个黄班的学子吓了一跳。随即整个黄班的学子们一同跳起,抬手就齐刷刷的……

抬手就齐刷刷的狠敲了刚刚才被人煸了一记耳光,无比悲摧的燕野一记,同时怒声骂道:“叫你胡说,我们班长是什么人,小小的死亡之渊而已,凭什么难得住我们班长?”

“小小”的死亡之渊?

当众人齐齐咆哮出这句话之后,连他们自己嘴角都狠狠的抽了抽,觉得有些心虚。

死亡之渊究竟是什么地方,在经过半个多月来多少次死里逃生的历炼之后,他们已经非常清楚的明白这简直就是人间的修罗场,只要一不小心就会立马送掉小命,没有半分侥幸可言。

在这里,拼的就是实力。

但就算如此,整个黄班的学子和凤飞等人都无比的相信,就算进入死亡之渊历炼的学子全都死了!邪儿(十妹,班长)也是不会有事的。因为她从出道至今,创下的奇迹还算少吗?

就凤飞等人印像最深刻的那次在黑木古林时,十妹被那火形巨龙拖下深窟,那一次他们以为十妹这次死定了!但是到最后她不是依然活着出现了吗?

所以从那以后,十妹在他们心里就成了奇迹的代表,哪怕现在没有十妹的消息,生死难料,但是他们依然坚信十妹此时说不定正在死亡之渊里的某处历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去找班长吗?”燕野捂着被众人敲痛的头,脸上虽然一脸委屈,但心中对众人敲他的行为并无半分怨念。

他们能这样维护班长倒是让他很高兴,并且刚才冲口而出的话在说了之后他也有些后悔,他们不想班长有事,哪怕只是说说也不可能。

众人望着对面一干白衣修为几乎全在玄王之上的内府学子,不由很是沮丧。

那一巴掌,虽然众人很想为燕野讨回来,但是在场众人的实力明显比对方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如果硬拼,爬下的绝对是他们,到时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刚进入帝国学府的时候,以为修炼到玄王品级就很不错了!但如今看到这些内府的学子们,他们才发现以往的认知错得有多么离谱,感情帝国学府真正的天才,都是隐藏在内府里啊!

原本打败帝国学府那些不可一世的学子挤入前百名排名赛稍显得意的他们,但是在看到内府这些几乎全是玄王以上的学长们,全都将那分傲然之心收了起来。

此时竟然连一向觉得高人一等的天班学子也是如此,与这些学长比起来,他们算什么?

“怎么?难道还那一巴掌不够,你们这些废物还不滚吗?”刚才那名长得非常抱歉甩了燕野一巴掌的学长,见燕野他们受了如此委屈还不离开此地,反而在那里“打闹”,顿时气哼哼的冷声喝道。

哼!以为这样就可以留在这里想分一杯羹吗?真是笑话。

“你……”

那极其嚣张的态度,让原本想息事宁人的凤飞等人顿时就火了!他们也是血x_ing汉子,哪里忍受得了这种侮辱。

“大家好歹都是帝国学府的学子,你们还身为学长,用得着这么过份吗?”

谁知?凤飞此言一出,引得那些内府学长一愣之后,随之哈哈大笑起来:“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配做我们的学弟吗?哈哈哈!真是笑话。”

凤飞大掌一动,运起玄气就要对那货一掌拍去。既然对方都不将他们当在一个学府的学弟,那他们干嘛要尊对方为学长,一切打了再说。

可是,对方一见凤飞想动手,又立时围过来十多名玄王,威压齐开,那阵势相当吓人。

“你要是敢动手,我们保证,你们这里大半的人活着走不出死亡之渊,不信你试试。”

凤飞闻言心中一凛,如果跟他们开打,虽然对方都是玄王但他也有一拼之力,并且有神兽相护,最后就算打输了他们几人也有自保之力。但是黄班那些学子该怎么办呢?他们对上玄王无疑就是送死。

邪儿为了在帝都组建势力,所以在这黄班学子身上也花费了那么多心思,难道因为他的冲动,要将邪儿的心血毁于一旦吗?

“不活就不活,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飞哥,我们跟他们拼了!”凤九气红了眼,当即怒声喝道。

只是他才刚喝完,就被凤三狠敲了一记。见凤九不服的要跳起,凤三一记狠眼瞪过去,凤九顿时很没种的怂了!

他虽然行事向来冲动,做事更是只凭一股热血不经大脑,但是他对这个向来智谋过人的三哥还是很服气的。

见一向跳脱的凤九老实了!凤三这才对一脸y-in沉的凤飞劝道:“飞,找十妹要紧。”

一提起凤七邪,整个黄班的学子都上前劝道:“是啊!飞哥,找班长要紧。”

“等找到班长,我们一定要让这些混蛋吃不了兜走。”

“一定的……”

如果真打起来,他们没有半分胜算。

所以就算众人心中再气愤,这口气他们也不得不暂时忍下来,先行离去。

可是个个心中却无比憋屈,强拉着凤飞往外走去。但是心中的愤恨却无以复加。实力啊!实力!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果然实力就是一切。想要拥有强大实力的念头在众人心中疯狂的滋长,等这次从死亡之渊里出去之后,他们一定要不要命的疯狂修炼,这种屈辱他们在这里受过一次就够了!

可正当他们带着屈辱感离去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就那样突兀而又优雅的响起了!

“燕野,什么时候我黄班学子竟然这般没种?被人煸了一耳光,不思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将仇十倍百倍的还回去,竟然要夹着尾巴逃跑吗?以后出去别说是我黄班的学子,免得丢本小姐的脸。”

听到这个熟悉而又嚣张透着自信的声音,原本无比屈辱愤恨低垂的头的众人顿时眼睛一亮,腾地抬起头来:“邪儿……”

“十妹……”

“班长……”

几十个人发自内心的真情呼喊,声音大得惊人。

但与众人反应相反的却是燕野,就在他听到凤七邪话语的那一瞬间,突然暴起,运起全身玄气转身就朝刚才那个打了他一耳光又说了些极尽侮辱言语长相抱歉的学长一拳揍去。

那名长相抱歉的学长一时不查,竟然被他一拳揍飞,顿时心中大怒。可是还未等他跳起反扑,结果就被人一屁股坐回地上,暴戾的拳头如雨点般砸下,并且拳拳砸在他的脸上眼上,直疼得他想叫娘。同时耳边又传来战雷愤怒的极点的痛骂声:“让你打老子,让你嘲笑学弟,老子不发火,你还真以为你们这群狗屁学长不得了不成?不认我们这些学弟,我们才不屑叫你们这些混帐东西做学长呢!你们简直侮辱了学长这两个字。”

砰砰砰!

战雷不要命的打,哪怕对方的实力比他高,此时竟然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有挨打的份。

这一着来得太过突然,内府那些学长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他们的同伴已然被人骑在地上打了个半死。这一瞬间,他们身为帝国学府内府学长的威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星目一瞪,他们手中瞬间聚起了一个银色的能量球,就要向战雷砸去。

而正在这时,凤飞九人顿时召唤出自己的契约神兽,通通迎了上去。玄王不好对付,那再加上神兽成不?

大战,因为凤七邪的一番话,一触即发……哦!混战不是一触即发,而是已经开始。

那些黄班的学子,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人,与内府已是玄王以上修为的学长们对战无疑上去送死,但个个脸上全无害怕之情,有的只有兴奋与痛快。

在他们心中,好似只要有班长在,任何无法无天的事他们好似都敢去做似的,大不了就是送掉小命,有什么大不了的?

班长就像是他们的灵魂,就像一个军队中的军魂。只要有班长在,任何事他们都不会害怕。

正与内府学长们对战中的凤三不由一阵苦笑,他忍气吞生好不容易劝住了众人的怒火,让他们识时务,走为上策。可是十妹一来,只不过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让人瞬间暴发,让他息事宁人的一番劝说付之东流。

但是他却奇迹般的并没有半分怨怪,反而与那么多的玄王对上心中竟然隐透着兴奋,难道他也学“坏”了?不顾后果只顾拼命的行为了吗?这一点儿也不像他平时的处事风格啊!

唉!管他的,年经人,或许就需要热血,有拼命三朗的架式才行吧!

凤三剑招一变,瞬间就加入了战斗。

两方人马,瞬间战得难舍难分。

各种能量高球不断砸出暴炸,神兽火焰狼们不停喷火,最终惹火了那些内府学长,也召唤出自己的契约兽与之对战,战况这叫一个激烈。

凤七邪随手一挥,手中的食人血藤王瞬间飞出,分肢一抖间,瞬间幻化成无数食人血藤将整个战场包围起来。

特别是那些实力稍差的黄班学子,在他们遇险时食人血藤会趁机出手偷袭,助他们对战。

------题外话------

推荐眼泪已完结文:《妖孽个个很欠抽》《三戏酷郎君》《哑巴皇后要训夫》《别动我妈咪》《前夫,滚!》 第130章 亲自动手

绕是内府那些学长实力比他们高,但一时竟然奈何他们不得,顿时气红了双眼。

“住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而正当双方人马杀红了眼之际,突然传来一声犹如来自地狱般的冷喝声,隐含着浓重的威压之气,原本战得如火如荼的两方人马心神一震,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见过冷学长。”

内府的学子们齐齐向那冷长行礼,由此可见来人就算在内府那样天才集聚的地方,身份来头也不同凡响。

凤飞等人趁机回到凤七邪的身边,看到内府的学长们,个个目带警惕。

凤七邪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投向那缓缓走来的白衣人身上,只是她的目光不经意的与他对上的瞬间,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碜。第一感觉就是此人好冷,并且还不是冷在表面,而是那种冷入骨髓发自灵魂深处的森冷,让人觉得他并没有剩下多少人类的感情。

不过模样倒是长得人模狗样很不错,剑眉斜飞入鬓,双眸满含锐意,薄唇菱角如刻,此刻淡淡的瞪着她,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隐含的凌厉之气,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你就是凤七邪?”语音中带着的是肯定而不是疑问,那名被称为冷学长的白衣青年面无表情的寒声问道。

凤七邪?

听到这个名字,内府学长们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全都向凤七邪集聚,所有的目光中带着惊讶,意外,不屑,鄙夷,兴趣,戏谑,总之各种各样的都有,倒是让凤七邪吃了一惊。

不是吧!她什么时候名号大得连内府这些一看就知道用鼻孔的学长们知道她的名字,并且还记住了?

不过虽然不解,凤七邪还是点头答道:“我是!”

“你比想像中的还小,玄气被封,看来在死亡之渊里遇到不少危险啊!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快快退去吧!”

什么?玄气被封?

凤飞与整个黄班的学子闻言顿时吓了好大一跳。

“邪儿,他说的是真的吗?你在死亡之渊遇到什么危险了?快说。”一把抓住凤七邪的肩,凤飞急声逼问道。

凤七邪狠狠的瞪了那个多嘴的冷学长一眼,看他不像是爱多话的人啊!将她玄气被封的事抖出来干什么么?长舌。

“我没事,玄气被封而已,我自己封的。”瞪了那多嘴的冷学长之后,凤七邪回眸对一脸紧张的凤飞谄媚笑道,神情中带着讨好。

只是,她此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顿时让众人惊得一个踉跄。

什么?玄气被封,还……而已?

这话说得那么轻松,她到底知不知道玄气被封在这处处透着危机的死亡之渊里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会随时送掉小命。

只是她说什么?玄气是她自己封的吗?

可是为什么?

虽然心中好奇得要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去追问,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邪儿(十妹,班长)是不会封住耐以保命的玄气。

这半个多月以来,她肯定过得很不容易,众人心中闪过心疼。

不过随后他们才突然发现,与班长一起回来的竟然还有天班那个一再挑衅邪儿令人讨厌到了极点的战雷,而且仔细一看,连他的玄气竟然也被封了!

凤飞眼角一斜,凤三立时会意,带着凤六,凤七就悄然的将战雷捂着嘴一把拖走,黄班众人也看见了!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并且还非常默契的自动围成了个半圆,阻挡了其他人和凤七邪的视线。

凤飞上下查看了一番,见凤七邪并没有其他外伤,只是走路的时候左腿略显僵硬,但是他并没有追问,他知道邪来向来就是将伤痛藏在背后自己默默承受,不想说出来让他们担心。这样的妹妹让他疼惜,但是他更想的却是妹妹在受伤难过的时候能够扑到他怀里来大哭一场,而不是强颜欢笑。

但是他也知道,以往那个懦弱被人欺负了就只知道哭泣的邪儿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邪儿不管面对再大的困难与危险都会一个人独自承担面对,所以他一直拼命修炼就是不想她小小年纪就将所有的重担全压在她的肩上。只是他,现在的实力跟那些内府学长比起来,依然弱小啊!

暗自长叹了一口气,凤飞对凤七邪道:“邪儿,我们走吧!”

“走?”凤七邪闻言一愣,挑眉不解的道:“为什么要走?”

她走了那么远就是为了地x_u_e……哦!其实那洞门上写着正确的名字应该是“地x_u_e府”两字才对,不管那紫金美眸男子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从内府这些学长千方百计赶她们走的情况来看,这地x_u_e府里面肯定没那么简单。

“邪儿,如今你玄气被封,我们千万不能……”如果她玄气没有被封,说不定还有一拼之力,但如今玄气被封,她拿什么跟人拼?

从那长相抱歉的学长毫不客气的赶他们走之时,他们已隐隐的感觉到此处藏有什么秘密,所以当邪儿到来之后,感觉自己有了后援。所以众人立时毫不犹豫的冲上去火拼一场,就想拼个能够留下探探究竟的机会。

但如今得知邪儿玄气被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不管如何能够护住邪儿平安的离开死亡之渊才是真。

“呵呵呵!”谁知,凤七邪听到凤飞的话之后,却突然乐呵呵的笑了:“这地x_u_e府里可是有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东西,比如说什么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之类的。如今我既然来了!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轻易的离开吗?”

凤七邪说这些话的时候,故意将声音提高放大,好似生怕凤飞听不清楚似的。

什么?这地x_u_e府中竟然是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

竟然还有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之类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众人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原本因为惧怕内府学长们准备离开的其他学子们也瞬间停住了脚步,目光灼灼的望向那散发着古老气息的地x_u_e府,目光闪过贪婪与狂热。

如果不是惧于内府学长们个个玄王的修为,现在恐怕都已向那地x_u_e府冲进去,抢战技功法,神丹和神兵利器了!

倒是整个黄班的学子与凤飞等人沉得住气,呆在凤七邪身边动也没动。

因为以他们对凤七邪的了解,如果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那么好拿的话,以邪儿(十妹,班长)腹黑无耻又精明的程度会这么轻易的说出来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

但她既然说出来,肯定有她的打算与算计,不管事态发展如何?他们只要跟紧她的步伐就好。

但是现在班长玄气被封,他们要保护好她的安全才对,所以凤飞等人和整个黄班的学子,瞬间移身,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她团团护住。

“呵呵呵!凤七邪,你以为说出那些满含煸动的话,就可以毫无阻拦的进入这座地x_u_e府里了吗?”有些意外凤七邪竟然知道这座地x_u_e府是帝国学府的创始人遗留下来的,而且连里面有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之类的竟然也知道。但是在反应过来之后,冷学长身旁的一名学长不由冷笑出声反问道。

“难道不是吗?”凤七邪也笑:“你们的实力虽然比我们高,但是你们总共只有二十来人,就算也有神兽灵神但是等级却并没有我们的高。而我们却有一百人,再加上我们有十多只神兽相助,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们进入地x_u_e府吗?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要想清楚,要嘛我们大家一起进入地x_u_e府,有好事当然要大家一起分享,你们大家说是不是?”

“是!”

这一次,不光是整个黄班的学子,就连天,地,玄几班一起进入死亡之渊历炼的学子们都大声附和起来。

开玩笑,什么恩怨先抛向一边,先把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之类的东西先弄到手之后再说。

此时,就连因为凤七邪突然能够活着出现而被吓了一跳,早就躲藏在一旁的皇甫青颜都强忍不住,跳出来赞同说道:“凤学妹说得对,有好东西当然要我们大家一起分享,你们不能因为你们是内府的学长就剥夺我们进入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地x_u_e府的权利,好歹我们也是帝国学府里的一员不是?”

反正下毒那事也是胡轻杨下手做的,与她有什么干系?她相信胡轻杨一定会忌惮她皇室的实力,不敢轻易将她供出来。所以皇甫青颜在最初的害怕之后,整个人又瞬间冷静下来,跳出来跟个没事人似的大声说道,并且还将凤七邪叫得极其亲热,笑得无比友好。

可是心中却早已恨得要死:胡轻杨那个白痴,那么厉害的毒下在香泉里,却连个人都弄不死,只是让其暂时失去了玄气,真是不知道干什么吃的?并且人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肯定是让凤七邪那个死丫头给弄死了!

看来,还是要她亲自动手啊!

------题外话------

推荐眼泪已完结文:《妖孽个个很欠抽》《三戏酷郎君》《哑巴皇后要训夫》《别动我妈咪》《前夫,滚!》 第131章 游戏,现在就开始吧!

不过她已失去了玄气修为,这下就好对付多了!心中如此想,皇甫青颜对着凤七邪笑得更加友好,璀璨。

看到这样跟个没事人似的,还对她示好的皇甫青颜,凤七邪心中y-in冷,但却勾唇一笑,同样回予一个灿烂的笑容,且笑得意味深长。

游戏,现在就开始吧!只是不知道她玩不玩得起?

而到时候,不知又是谁算计了谁?

“对,我们也是帝国学府里的一员,所以我们也有进入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地x_u_e府的权利。”

众人齐齐大声响应,声势大的惊人。

“你,你们……”那名学长气急,但是却有些无言以对。他们也有灵兽和神兽,但是与凤族九兄弟的九只神兽火焰狼比起来,等级竟然还有差一些。并且凤七邪那一条可大可小,变化无究而又血腥无比的食人血藤王也让人心生忌惮。

这一届的学子怎么都那么变态,听说凤族那偏远地方的一个小家族竟然给族内弟子一人配一头神兽,这也真他娘的坑爹了些。

并且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听说不但能以低阶的实力挑战高阶,相传精神力更是强大得惊人,能够敲响十次战魂钟不说,好像相传她还有一只圣兽没有召唤出来。

圣兽啊!那个传说中的存在,她真的拥有吗?

但是,在帝国学府里听说有人亲眼见过,那就有可能是真的了!

此时她的玄气虽然被封,但是有圣兽在旁守护的话,他们也奈何不了她吧!所以那名学长立时为难了!转眸望着一脸冷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冷学长:“冷学长,你看……”

冷学长眉头微蹙,只是他刚要开口说话,那个被燕野暴打了一顿,此时才缓过气来,长相非常抱歉的学长挣扎着连滚带爬的冲到冷学长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泣血哭诉道:“不行啊!冷学长你不能答应那个死丫头,你看她的人,那个混蛋将我打成这样,学长你要为我报仇啊!呜呜呜……”

冷学长:“……”

话说这个真的是他内府的学员吗?怎么这么地……这么地……

众人顿时一脸黑线,都不想说认识这货。

冷学长倒是淡定,冷冷的扫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一眼。后者顿觉全身一寒,立马禁了声,冷学长这才望着凤七邪,星眸闪过一抹幽深,直板的道:“不得不说,这一届的排名赛前百名,跟往届很不一样,胆子非常大,并且还全都不怕死。”

这话……什么意思?凤七邪眉头微蹙。

“既然你们都不怕死,那就进去吧!免得你们说我们杖着学长的身份欺压你们,不给你们寻找宝物的机会。”冷学长说完这些之后,带着内府的学子们转身就走,留下有些傻眼的众人。同时他y-in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打了明启的这笔帐,等你们能活着走出地x_u_e府之后,我们再算。”

他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虽然他最后丢下的话让人知道他对于刚才打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的事不会善罢干休,并且他话里的意味也让人心寒,但好歹他已不阻止他们进入地x_u_e府了不是吗?

幸福来得太快,让人本能的闻到了这里面有y-in谋的味道。

但是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对众人的吸引力太大,让人明知道那是一个火坑,让人也忍不住想要跳下去。

“班长,我们怎么办?进还是不进?”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暴打了一顿的燕野,此时神清气爽的来到凤七邪身边,异常兴奋的问道,显然是没将冷学长离开时放下的狠话放在心上。

跟着班长就是好啊!

打王座,以往他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如今竟然做了!一想到这儿,他的手还有些抖,瞧将这娃儿给兴奋得。

“既然都到这一步,如果不进去又太对不起自己,我跟你们说……”凤七邪突然回眸,目光带着严厉:“进入地x_u_e府之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贪心,什么战技功法,神丹,神器之类的都没有生命来得重要,知道了吗?”

“知道!”众人齐声回答,但是个个目透狂热。

该说的话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至于进入地x_u_e府之后的命运如何,就要看他们的本心如何,说多了也没用。

咳!回来晚了!所以差点字等会儿上传,对不起了亲。

不过她已失去了玄气修为,这下就好对付多了!心中如此想,皇甫青颜对着凤七邪笑得更加友好,璀璨。

看到这样跟个没事人似的,还对她示好的皇甫青颜,凤七邪心中y-in冷,但却勾唇一笑,同样回予一个灿烂的笑容,且笑得意味深长。

游戏,现在就开始吧!只是不知道她玩不玩得起?

而到时候,不知又是谁算计了谁?

“对,我们也是帝国学府里的一员,所以我们也有进入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地x_u_e府的权利。”

众人齐齐大声响应,声势大的惊人。

“你,你们……”那名学长气急,但是却有些无言以对。他们也有灵兽和神兽,但是与凤族九兄弟的九只神兽火焰狼比起来,等级竟然还有差一些。并且凤七邪那一条可大可小,变化无究而又血腥无比的食人血藤王也让人心生忌惮。

这一届的学子怎么都那么变态,听说凤族那偏远地方的一个小家族竟然给族内弟子一人配一头神兽,这也真他娘的坑爹了些。

并且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听说不但能以低阶的实力挑战高阶,相传精神力更是强大得惊人,能够敲响十次战魂钟不说,好像相传她还有一只圣兽没有召唤出来。

圣兽啊!那个传说中的存在,她真的拥有吗?

但是,在帝国学府里听说有人亲眼见过,那就有可能是真的了!

此时她的玄气虽然被封,但是有圣兽在旁守护的话,他们也奈何不了她吧!所以那名学长立时为难了!转眸望着一脸冷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冷学长:“冷学长,你看……”

冷学长眉头微蹙,只是他刚要开口说话,那个被燕野暴打了一顿,此时才缓过气来,长相非常抱歉的学长挣扎着连滚带爬的冲到冷学长身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泣血哭诉道:“不行啊!冷学长你不能答应那个死丫头,你看她的人,那个混蛋将我打成这样,学长你要为我报仇啊!呜呜呜……”

冷学长:“……”

话说这个真的是他内府的学员吗?怎么这么地……这么地……

众人顿时一脸黑线,都不想说认识这货。

冷学长倒是淡定,冷冷的扫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一眼。后者顿觉全身一寒,立马禁了声,冷学长这才望着凤七邪,星眸闪过一抹幽深,直板的道:“不得不说,这一届的排名赛前百名,跟往届很不一样,胆子非常大,并且还全都不怕死。”

这话……什么意思?凤七邪眉头微蹙。

“既然你们都不怕死,那就进去吧!免得你们说我们杖着学长的身份欺压你们,不给你们寻找宝物的机会。”冷学长说完这些之后,带着内府的学子们转身就走,留下有些傻眼的众人。同时他y-in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打了明启的这笔帐,等你们能活着走出地x_u_e府之后,我们再算。”

他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虽然他最后丢下的话让人知道他对于刚才打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的事不会善罢干休,并且他话里的意味也让人心寒,但好歹他已不阻止他们进入地x_u_e府了不是吗?

幸福来得太快,让人本能的闻到了这里面有y-in谋的味道。

但是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对众人的吸引力太大,让人明知道那是一个火坑,让人也忍不住想要跳下去。

“班长,我们怎么办?进还是不进?”将那长相抱歉的学长暴打了一顿的燕野,此时神清气爽的来到凤七邪身边,异常兴奋的问道,显然是没将冷学长离开时放下的狠话放在心上。

跟着班长就是好啊!

打王座,以往他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如今竟然做了!一想到这儿,他的手还有些抖,瞧将这娃儿给兴奋得。

“既然都到这一步,如果不进去又太对不起自己,我跟你们说……”凤七邪突然回眸,目光带着严厉:“进入地x_u_e府之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贪心,什么战技功法,神丹,神器之类的都没有生命来得重要,知道了吗?”

“知道!”众人齐声回答,但是个个目透狂热。

该说的话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至于进入地x_u_e府之后的命运如何,就要看他们的本心如何,说多了也没用。

跟着班长就是好啊!

打王座,以往他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如今竟然做了!一想到这儿,他的手还有些抖,瞧将这娃儿给兴奋得。

“既然都到这一步,如果不进去又太对不起自己,我跟你们说……”凤七邪突然回眸,目光带着严厉:“进入地x_u_e府之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贪心,什么战技功法,神丹,神器之类的都没有生命来得重要,知道了吗?” 第132章 我就一俗人

“班长,我……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当她们真的走到地x_u_e府的洞门入口处时,一股浓重的古老气息扑面而来,散发着上古的威压让人心生忌惮,燕野困难的吞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问道。

凤七邪闻言,眉头微蹙。

其实在里面等待着她们的是什么?她也没有把握,带着众人进去冒险,真的正确吗?

但这地x_u_e府可是帝国学府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地方,如果就这样错过了那未免太过可惜。

凤七邪沉思吟了下,突地回眸,望着凤飞与燕野等人无比慎重的道:“里面隐藏着什么危险,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但这是帝国学府的创始人遗留下来地x_u_e府却是千真万确的事,不然内府那些学长也不可能冒险进去。我这里有瓶丹药你们一人分一颗,记住不到生死关头千万不能吃,一定要留着保命用,知道吗?”

话落声的同时,凤七邪将一瓶丹药抛给了燕野,让他给黄班的学子们分发下去。

而凤七邪则心念一动,让魂兽瞬间隔离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同时将凤飞九人卷了进来。纤手一翻间,瞬间从生命之戒里拿出她用灰龙皮从糟老头儿那儿订制成的软甲递给凤飞等人,让他们贴身穿上。原本进入死亡之渊前就想给他们的,只是当时人太多不方便再加上樱棠那厮的y-in害还没来得及,结果就让她与哥哥们分开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不知道有多担心他们的安危。

如今好不容易再次相见,老天保佑还好他们没事,可是又要进入地x_u_e府里去冒险,所以她一定要让哥哥们多层生命的保障才成。

凤飞等人接过软甲,虽然不解凤七邪此举的用意,但是都很乖巧的贴身穿上,再罩上外衣,在他们心中还以为这是十妹送给他们的新衣服而已,虽然这贴身的衣服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人多问。

因为在他们心里已经认定,十妹从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有很多他们都不能理解,但只要照做就好,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事?十妹都不可能会害他们。

见他们都穿上软甲之后,凤七邪又分别发了些丹药给他们,关健时刻好用。从一进入死亡之渊之时被樱棠那厮y-in了之后,她很担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被迫与哥哥们分开了!所以要让他们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才成。

天知道一旦进入地x_u_e府之后,会不会像刚进入死亡之渊时那样被迫与哥哥们分开?

因为她自身玄气被封原因,所以也穿了一套,当一切打点好之后,众人互望一眼,这才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管里面等待他们的是何种命运,他们都将尽全力一拼。

“走吧!”

凤七邪心念一动让魂兽撤去与外界的隔绝之后,众人并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灰龙皮制作的软甲何等贵重,她可没有那么大的本钱可以给黄班的学子们一人配一套,能够分配给他们一颗救命丹药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说只是一颗丹药,但是一代丹神元尊一脉的传人炼制出来的东西又岂会是凡品?如果他们识相的话,应该心生感激才对。

果不然,黄班的学子们收好救命丹药的同时,个个面露喜色的随着凤七邪向地x_u_e府走去。

对于班长拿出来的丹药,那可都是好东西,他们深有体会。

踏进地x_u_e府的瞬间,众人眼前一黑,但随之就恢复正常。预计中会被传送到其他地方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当众人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之后,顿时被惊呆了!

只见里面完全不似洞门外那般破败,宽敞的大厅,金碧辉煌的竟然差点晃花众人的眼。

这……这……

在死亡之渊里呆了这么久,什么破败的地方没有见过。突然来这么一出,强烈的反差太大,竟然让众人一时回不过神来。

“啊!那里好多金器啊!”

而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一声惊喊,瞬间惊醒了惊叹中的众人。

众人不由寻声望去,只见这地x_u_e府宽敞无比的大厅里,摆件,器皿之类的竟然全都是金灿灿的黄金做的,看上去俗不可耐。

不是吧!

像他们这样的玄气修炼者,个个对力量的渴求大过任何身外之物。如果在这里摆上战技功法,丹药或是神兵利器之类的,他们恐怕会不管不顾的扑上去抢夺一番,但是这些黄金做的东西嘛!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些摆设而已。

凤飞等人淡淡的扫了一眼之后,就向着大厅通往地x_u_e府一重门处走去。这地x_u_e府怪不得叫地x_u_e府,通往地x_u_e一重门竟然要往地下走。

当然,以上所述这全是某些人的看法。

但是对于她凤七邪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来说,那看法就不一样了!凤七邪瞪着那些金灿灿的东西,竟然挪不动脚步。她承认她很俗,特别喜欢这些非常值钱的东西,如今看到了!要不要放过呢?

当凤飞与众黄班学子马上就要通过地x_u_e一重门的时候,突然发现某人竟然没有跟上来,猛一回眸寻去间,顿时失声叫道:“邪儿,你在干什么?”

凤飞的声音,瞬间惊动了众人。

众人一回眸间,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失态得差点没将口水滴下来。

不是吧!此时在那里犹如蝗虫过境,好似没有见过金子似的大肆收敛金器的人真的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英明神武的班长吗?

众人眼角,嘴角一阵狠抽。

究竟是谁告诉他们说:进入地x_u_e府之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贪心,什么战技功法,神丹,神器之类的都没有生命来得重要的?

咳!好吧!她是没有看到战技,神丹,神器之类的贪心,但是他们要不要告诉她,其实像她们身为玄气修炼者,特别是修炼到如此实力之后,那些金器神马的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没什么大的作用,所以前面那些内府学长或是其他新生从这里走过,那些金器之类的所以动都没有动过。

开玩笑,这可是帝国学府的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地方,谁进了这里不是急着去寻找战技功法,神丹,神兵利器之类的东西,谁还会将时间浪费在那些没用的金器身上啊!

这班长,平时看她那么精明,怎么这一点就看不穿呢?

“邪儿,那些金器没什么大用,我们还是快进入地x_u_e一重门吧!”那里才有最需要的好东西,这些金器除了摆着好看,能有什么用?现在不是在莫塞尔雅城那样小地方,什么都用金币的时候了!

“十妹,我一直想问,你怎么老是喜欢这些金灿灿的东西呢!”凤九嘴角一阵狠抽之后,不解的问道。

难道是小时候被她二娘压榨穷怕了!所以才这么喜欢钱,在莫塞尔雅城的时候也是,她变着方的赚金币,连现在实力强大了也是如此喜欢,难道她的目标不是要做第一高手,难道是想做第一富翁不成?

“我就一俗人,专喜欢这些东西做收藏不行吗?”将地x_u_e府大厅中摆着的金器收刮一空之后,凤七邪这才冲到凤飞身边,调皮的对一脸扭曲的众人眨了眨眼睛,轻颜笑道。

众人:“……”

行!有点特殊的癖好怎么不行,但是班长你也不要这么俗,专喜欢金子好不好?

当然,这既然是班长的爱好,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但是有些同学却在心里想,以后他们要不要也试着帮班长收集金子之类的东西来送给她呢?毕竟一直以来都是班长在帮助他们,还拿出那么多丹药来助他们修炼不说,这次更是送丹青药给他们防身。

众人深思。

凤七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竟然在众人心中留下了个爱金如痴的形像,以至于在她的带动下整个黄班的学子们连同她的哥哥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全都成了金子的“爱好者”。只要一见到金灿灿的东西全都忍不住想要收走,以至于在以后他们全都成名了之后这个习惯都没有改变,弄得外界不知内情的人以为他们都是些守财奴,爱金如痴,你说你们的实力都那么强了还爱世俗人的东西,真是太没品了!

众人那时大冤,这不都是班长害的吗?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呵呵!我们暂且不提,且说凤七邪在搜刮了那些金器之后,心情一片大好,跟着凤飞等人踏入了地x_u_e一重门。

而此时,正坐在帝国学府某种喝茶的两人,从一面水晶屏做的影像中在看到凤七邪如此的行为时,顿时一口热茶喷出,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她……她……”某鹤颜童发的老者在失态的喷茶之后,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指着影相中大肆搜刮金器的某邪,手指剧烈的颤抖着,张目结舌得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还是他对面的人比较淡定,扫了影相中那副爱财如命的某人,不屑的撇了撇嘴,鄙视道:“我早就跟你说过,那死丫头就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俗人,你确定她就是我们要等的人,没搞错吗?”

第133章 自作孽,不可活!

“我的金器啊!祖宗遗留下来的金器啊!那个死丫头竟然全都收走了!也不说给我留点儿,啊啊啊……真是太贪婪,太无耻了!啊……”某鹤颜童发的老者看着空空如也的地x_u_e府大厅,心疼得直在那里捶胸顿足,嘶吼连连。

往届的学子进去,不都对那些金器不屑一顾吗?反而个个以为故意在那大厅里摆着那些金器是故意考验他们的意志,所以全体学员几乎从不在大厅里停留,就直接通过地x_u_e一重门。

可是这一届的学子是怎么了?特别是那个死丫头凤七邪,她怎么就不想着那些金器是摆在那里才验她们的意志呢!反而一股脑的全部收走?

亏他对她还寄予厚望,结果他竟然收光他的财产,真是太过份了!

“我说你就别生气了!反正祖宗遗留在那里的东西你也不能拿出来用,被人收了也就收了吧!有什么好心痛的。”某棠非常鄙视的斜了痛心疾首的某老者一眼,不耻的哼道。

此话瞬间惹火了某鹤颜童发的老者,一记暴粟就给他狠敲了过去:“你个臭小子懂个屁,就算祖训说不能拿出来,但是我在水晶屏上看看也好啊!可如今你看看空空如也的大厅,你让我怎么活啊!”

某棠:“……”

继续鄙视,但是当他的目光移到水晶屏上的凤七邪脸上时,双眸微微的眯了起来,这丫头果然有些本事,竟然还能从鳄鱼鬼潭里活着走出来,果然是个可造之才。

那么?他要不要……

而在另一边,当凤七邪她们顺利踏过地x_u_e一重门,来到二重门之时,众人神情还有些恍惚。

他们原本就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踏进一重门,但是如此轻易的就通过地x_u_e一重门,还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内府的那些学长不是说得很严重,说得好似一不小心就有生命危险似的,怎么他们没碰上什么阻拦就进来了?

但是在难以置信之后,众人瞬间变得狂喜,但是在看清楚眼前的惊景之后,众人不由惊呆了!

原因无他,而是明明那么多人进来,怎么二重门里死静一片,抛针可闻,连半点人声都没有呢?

环望四周,这里与大厅的金碧辉煌完全不同,室内除了四面黑沉沉的墙壁之外什么也没有。可是进来的那些人呢?哪里去了?

“你说,他们是不是通过地x_u_e二重门,直接下三重门去了?”看到空无一人的地x_u_e二生门室内,有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

众人心中怀疑,但是看这空无一人的室内,又不像有打斗过的痕迹,众人也只好如此解释。

“走吧!”

看到眼前这显得有些诡异的一幕,凤七邪眉头微蹙,淡淡的吩咐了句就向地x_u_e二重门处走去。

梯道盘旋而下,只是当她们马上就要踏过地x_u_e二重门时,突变却起。

砰的一声重响,身体好似撞在一道透明的墙上,同时一道强大的反弹力弹来,瞬间将众人的身体一起震飞。

“哥哥……”

就在反弹之力袭来的瞬间,凤七邪就暗叫要糟,赶紧的想要用食人血藤一鞭甩出缠住哥哥们。可正在这时她才惊骇的发现,在这地x_u_e府里她竟然召唤不出魔兽,就连灵魂深处都好似与之断绝联系了般,让她心慌无比。

与此同时,凤飞等人和整个黄班的学子也瞬间消失不见。凤七邪只来得及惊叫一声,接着眼前一黑,就瞬间消失在地x_u_e二重门处。

凤七邪这才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之所以在地x_u_e一重门这里没有见到半个人影,是不是他们也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突然消失了呢?

只是这是为什么?她直到现在还未弄明白?

不知道是否是特意为她解惑似的,就在她消失的瞬间,耳边竟然传来内府学长们幸灾乐祸,不屑的嗤笑声:“没有达到玄王的实力竟然也想过地x_u_e二重门,哈哈哈!真是笑话,这下子看你们怎么死。”

凤七邪不由苦笑,这地x_u_e府里果然没那么简单啊!那个冷学长之所以那么干脆的让她们进入地学府,原来是早就知道以她们没有达到玄王的实力,根本就到不了地x_u_e二重门,所以更别说是到地x_u_e三重门去寻找什么战技功法,神丹,利器之类的东西。

果然不愧是内府的学长,有够y-in险。

这是凤七邪此时脑海中唯一的认知,头昏眼花间,只闻“砰”然一声重响,她从高空落下,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摔得她眼前金星乱窜。

如果玄气还在,可能还没这么惨。但此时玄气被封,她无限悲摧了!

“哈哈哈!凤七邪,被摔得狗吃屎的滋味怎么样啊?”

而正当凤七邪摔趴在地无比悲催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嘲笑声,让她心中一凛。随之甩了甩有些晕眩的头,抬眸望去时,不由皱眉:“皇甫青颜,竟然是你。”

“是本公主。”皇甫青颜得意的扬了扬眉,迈着孔雀步走到凤七邪面前停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本公主正愁找不到地方去找你呢!想不到老天就将你送到本公主的面前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意吗?哈哈哈!”

天意?

其实她也是这么认为的。凤七邪心中冷笑,可表面却不动声色。

“找我?你找我干什么?”凤七邪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衣衫,故意装傻着问道。

“干什么?”原本满脸笑容的皇甫青颜突地脸色一变,眉宇间全是浓浓的恨意与森寒:“凤七邪,排名赛上的事情,这才没过去多久,你不可能就忘了吧?”

“排名赛上凭的就是实力,你不会将这也算在我头上吧!”凤七邪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只是眸底深处的寒意却越聚越浓:“如果不是你一而再的算计我与我的家人的话,我会那么对你吗?皇甫青颜,归根结底,事端是你先挑起来的,为何还要将怨恨加注在我的头上呢?”

“我是公主,堂堂亚玛帝国尊贵无比的公主,你一个偏远地方小家族的一介Cao民而已,就算本公主算计你,那也是你的荣幸。可是你竟然还敢在排名赛上当着各大势力的面凌辱于我,你简直死一万遍也不足赎其罪过。”皇甫青颜突然暴起,一把揪住凤七邪的衣襟,美丽的面容扭曲的直吼到她脸上,并且揪着她一阵猛摇,恨不得就此摇死她似的。

凤七邪任由她发狂,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如果老天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吗?呵呵呵!

“可是,你不是也报复回来了吗?指使胡轻杨下毒,害得本小姐差点命丧香泉处,如今玄气尽失,一身修为毁于一旦,这样还不够吗?”

“不够,不够,永远不够!凡是敢挑衅侮辱本公主的人,本公主都会让她不得好死。所以凤七邪,本公主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皇甫青颜双目赤红,对于凤七邪知道胡轻杨是受自己指使下毒的事,她一点也不在乎。

因为对于一个即将是死人的人来说,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拿她如何呢?

“呵呵!是吗?”原以为凤七邪听到她的话之后会害怕求饶,但是皇甫青颜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还笑得出来?接着在她惊讶无比的目光中,只见凤七邪脸上的笑容缓缓敛去:“其实,你没有想过要放过我,我又何尝想放过你呢?”

如果不是排名赛上的时候人太多,有些顾忌她皇室的势力,在那时她就已经取她小命。

可是她竟然死不知悔改,饶她一命不知感恩不说。竟然还敢算计她,这就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篇:《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第十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