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10)

时间:2020-09-17 浏览量:

“火醉,你干什么?”握着被金丝勒得有些发痛的手腕,瞪着那臭小子有些气大,她正跟哥哥好好说话呢!他突然扯她干什么?

火醉表情平淡:“我要去洗漱……”

“那你就不能温柔一点,手都快断了!”凤七邪很是窝火,这小子,刚看他顺眼了几分,结果就故态萌苏了!真不可爱。

“你可以解开。”他依然表情淡淡,看不出喜怒。

凤七邪顿时邪恶的勾唇:“你想得美。”

想跑路?门都没有,这次在这黑木古林肯定有人想要对付她们凤家,多一个高手在身旁总是好事不是吗?

火醉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凤七邪无奈,只得跟上,并且她也确实要洗漱一番,倒也顺了心意。

可是她才一抬步刚才,就被人一把拉住,回眸间,见是凤飞,她顿时对他笑道:“哥哥,还有什么事吗?”

“这是什么?”凤飞看着她与火醉联在一起的金丝,皱眉问道。此金丝他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了!

凤七邪抬腕,迎着阳光,那根金丝反着耀目的金光,更加美得让人迷幻了!对于这根一再救了她命的金丝,她可是相当满意的:“这金丝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事不是?这可是龙家的聘礼,怎么样?哥,好看吗?”

“龙家的聘礼?”凤飞愕然:“怎么回事?”

火醉离去的脚步一顿,背影有些僵硬。

凤七邪回想起那强势霸的龙少玄,不由冷笑:“因你哥哥的妹妹是族中有名的废物,而家族里又不养废物,所以长老们就决定把邪儿嫁出去了!凤家即摆脱了我这个让天下人耻笑的废物,并且还与第一世家龙家攀上了关系,多好的事。”

凤飞的整张俊脸黑了!额角隐隐有青筋跳动:“与龙家的谁订的亲。”

“龙玉葵!”凤七邪笑。

“龙玉葵?龙家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成日里就会逛青楼,喝花酒,进赌场,打群架的纨绔子弟龙三少龙玉葵吗?”凤九逮住机会,厚着脸抽话进来,有些心虚的瞥了凤七邪之后,非常正义的愤愤不平的道:“飞哥,绝不能让十妹嫁给那样的人,我们回去请求家主退婚。”

这小子,竟然还在她恨前晃,凤七邪双眸一眯:“飞哥?凤九,如果我没有记错,昨夜我就已经警告过你,以后不许你可我哥做飞哥了吧?”

这死小子,竟然敢冤枉她是来毒害哥哥的,真不可恕。

凤九脸一红,继而扯着凤飞的衣摆,可怜兮兮的说道:“飞哥,昨夜的事是我错了!你劝劝十妹,收回不让我叫你飞哥的话吧!”

凤飞还来不及说话,凤七邪已然小脸一板:“不行,我凤七邪说出的话,又岂有收回来的道理,总之我就是不许你以后叫我哥做飞哥。”

凤九一急,眼都红了:“你这丫头,怎么如此记仇,就算昨夜的事是我错了!可你不还把我爆打了一顿吗?直到现在还很痛呢!”

从小到大还没被人那么爆打过,他真是委屈极了!可如今连他飞哥也不能叫,这未免也太过了吧?

凤七邪顿时冷冷一哼:“我说不行就不行,没我的同意我哥也绝对不许的,你就死心吧!哼!”

敢惹她?不给他点教训,这小屁孩还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要不是看在他是真的很关心哥哥的份上,她早让他爬在地上动弹不得了!还敢在她面前叫嚣,真是不自量力。

“你这……”

凤九的脾气向来就经不起激,此时被凤七邪这一挑畔,差点忍不住就又要跟她干起架来。

然,正当两人又要掐上之际,突地——

吱……

一声仿佛来自天边的怪叫过后,空气中传来一阵莫名的能量波动,y-in冷刺骨,仿佛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从身上刮过。

霎时间,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们目瞪口呆!

“咦……奇怪,那是什么?”

众人之中,不知道是谁这么叫了声,就只见附近的地面上有一些古怪的绿色植物,没有脚也没有翅膀,却能一点一点地移动,向众人慢慢地靠过来。

揉揉眼睛,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后。众人全都好奇地看着慢慢地移动的绿色植物。

一时之间,谁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结阵防守,快……”凤七邪一看到那些古怪的绿色之后,眉头紧蹙,随之心中一动,顿时大惊,当下大声命令众人结阵防守。

该死,她所下之药的药效已过,她怎么就忘了这茬?

本来,众人还准备抬步走过去看看那古怪的绿色植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凤七邪这么一吼,赶紧行动起来,速度一个比一个快,不愧是凤族训练有素的凤院精英。

然,众凤族子弟的行动虽然迅速,但是还没等他们列好阵型,意外就突然发生了!

腾地,只闻“吱……”的一声过后,空中传来一阵莫名地波动。

紧跟着,附近的地面下钻出一根根绿中泛红的长藤,毒蛇般直钻众人身上地要害,速度快得带起一阵阵刺耳的“呼呼”声。

“快!结阵,使用玄气护罩,快!”凤飞大惊,连忙对众人吼道。

然而,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弄得众人措手不及,当下还来不及结阵防守之下,众凤族子弟破绽百出,短短的瞬间,就有两三人受伤。

眼见凤七被又被食人藤缠住咽喉,凤飞一剑劈去,连忙被他解救出来,然而他身上去已被食人藤上那锋利的倒刺划破,渗人非常。

尽管他们都是凤族的凤院精英,但众人的速度仍然远远跟不上飞快的食人藤。此时面对铺天盖地的藤影,只要是被长满倒刺的食人藤缠上,立马鲜血飞溅,受伤倒地。

妈的,果然厉害,这就是真正的实力?

看看铺天盖地的藤影,看看食人藤闪电般的速度和犀利的攻势,听着刺耳的呼啸声,和不时传来压外压抑的低声闷哼,凤七邪不由怒红了双眸。

该死的,这些鬼东西果然害人。她想要上前,可昨夜炼丹让她失血过多体能又消耗过度,灵敏度完全下降,此时要是上前,说不定一下就给食血藤缠上拖走了!

还好有火醉护在她身旁,一时间那些食人藤也近不得她身。

然,正在这时,一声凄凌的惨叫声起:“啊,飞哥救命,飞哥救命啊…。”

狂风暴雨般的突袭过后,食人藤把受伤的人卷向低矮的灌木,边拖边一寸一寸地紧缩,锋利的倒刺无情地刺入猎物身上,微型针筒般猛吸猎物体内的精血。

不小心中招后,人立时感觉就像被一条绳子紧紧地捆绑起来。随着密密麻麻的倒刺刺入体内,四肢一阵阵酸软、麻木,仿佛中了一种剧毒,根本就无力挣扎。往往徒劳地叫几声后就浑身抽搐,别说挣扎和反击,就连开口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可怕的食人藤?

看看漫天飞舞的藤影,看看被拖走的凤九和另外几人,凤飞大惊,连忙飞身上前,挥剑急砍。可食人藤实在太多,就在凤飞搭救凤九的同时,另一条食人藤已然电速般窜到他身后,锋利的倒刺无情地刺入就向凤飞当头刺下。

凤七邪大惊,当下尖声叫道:“醉,放火……”

立时的,火醉抬手一挥,就瞬发出一道血红色火焰冲天的火墙,眨眼就把来不及躲闪的食人藤烧成灰烬。 第005章

而凤飞趁机几个纵身,解救下被食人藤就要拖走的几人,飞一般回到凤七邪身边:“邪儿,快给他们看看。”

话落,他长剑一挥,就布下了一个玄气护罩,果然晋级为三星大玄师之后,感觉就是不一样。

凤七邪下指如风,飞快点住了几人被食人藤刺伤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同时把昨夜配来防范食人藤的药粉塞入了他们口中。

同时不由暗叹这食人藤区域不愧被称为人间地狱,果真好可怕!一不注意就会丢了x_ing命。

根据她不知在哪本古籍的记载中得知,食人藤依靠吸食众多动物的鲜血或者众多植物的生命能量为生,常常寄生在生命力旺盛的树上。而其最为恐怖之处就在于锋利的倒刺、惊人的速度、庞大的数量和令人麻痹的分泌物,力量并不是它们的特长。

而凤飞则凭着防御力惊人的玄气护罩,抵挡众多食人藤铺天盖地的偷袭,为措手不及的众人争取宝贵的时间。

在凤飞玄气护罩的保护下,众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都有种劫后余生之感。但是见到成千上万条食人藤一起攻击凤飞的玄气护罩,她不由神色一惊,她怕时间久了凤飞的玄气护罩早晚得给攻破,那她们或许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如了那些人的意了!

不过,想要她们死,那也得看看这些讨厌的家伙够不够格。

紧接着,凤七邪眉眼一寒,望着那些还在不停张牙舞爪的食血藤,她心里泛起前所未有的冷意,不就是些血腥的植物嘛!能奈她何?

更何况,这些食人藤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犹如恶魔,但是对于她来说可是天大的宝物,当下她高声一喝,对火醉说道:“醉,用火球攻击它们的本体,哥,你们用玄气直接攻击它们根部的血囊,快!”

根据古籍的记载,每一根食人藤都有许多触手般的分支。除了用火把它们整个烧成灰烬外,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攻击它们根部的血囊。

血囊可以说是食人藤最大的软肋,就像人类的心脏一样重要,只要血囊被击破,它们基本上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此外,血囊还有一个妙用,泡出来的血酒不仅味道香醇,还可以提高人们修炼的速度,相传食人藤越老,血囊就越大,泡出来的血酒作用也就越明显。

此时的火醉也相当配合,知道不联合把那些食人藤给废了!自己在这里也是寸步难行,更何况,此时他已做不到像行前那般,丢下那个色女人自顾逃命。

霎时间,火醉招出血红色的火焰,把它们全都幻成血红色的火球,犹如天女散花般向那些食人藤袭去。

立时间,那些火球让食人藤大吃苦头,无法靠近,而众凤族其余子弟则手挥长剑,玄气波荡,让食人藤有来无回,只要血囊被击穿,它们就像散架的毒蛇一样无法动弹。

面对众人的超强反攻,对于食人藤的形势极为不利,从各个角度攻击了半天也无法彻底击溃凤飞的玄气护罩。虽然摇摇欲堕,但无论它们如何重点攻击,护罩就是不倒。

“全力出击,砍死那些破藤子,把所有血囊收回来!”一次次打退食人藤的攻击后,眼看火候已经差不多,凤七邪随即命令他们主动出击,准备彻底击溃可恶的食人藤,把它们的血囊取回来。

根据古籍的记载,食人藤虽然恐怖,但浑身是宝。它们的血囊可以用来泡酒,不仅能泡制大陆上罕见的血红色的美酒,喝下去后还能加快修炼的速度;它们长满倒刺的末梢是天生的鞭形武器,只要有足够的斗气,一鞭抽下去后连重甲都能划开……

一时间,凤七邪此时眼珠乱转,考虑着以后要不要弄了神鞭队来玩玩?

众人顿时运用玄气护体,“呼”的一声就纵身飞去,直奔不远处密集地纠缠在一起的食人藤,锋利的长剑对准它们椰子般大小的血囊。

果然,食人藤一时之间根本就无法突破他们身上的玄气防御,被锋利的长剑一一挑破血囊。

吱……

就在众人深深地吸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击杀所有食人藤时,随着一声刺耳的啸叫,所有食人藤迅速卷成一团,像阵风一样滚出去,眨眼就消失在茂密的灌木丛中。

吓……

见食人藤卷成一团后越滚越快,眨眼就消失得无踪无影,众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众多食人藤迅速消失!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些古怪的食人藤还有这样的本事!

“九,你们没事吧?”终于从惊愣中回过神来,凤飞见终于打退了食人藤,顿时长透一口气后,见一旁脸色苍白的凤九等人,立马关心的问道。

在食人藤第一波突袭中,他们被几根拇指般大小的食人藤死死地缠起来,直被勒得直翻白眼,差点就无法呼吸,而且身上还被食人藤上那些锋利的倒刺无情地刺入他们的身体,且那微型针筒般猛吸他们体内的精血,要不是凤飞及时救援,说不定早就被活活勒死,早已找阎王聊天去了!

“呵呵,没事,还好十妹的医术了得,不然我们就算没被食人藤拖走,恐怕也得失血而亡了!”

一众人,想着刚才的惊险,直到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但是望向凤七邪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崇敬,如若不是她指挥若定,临危不乱的指出食人藤的软肋,面对食人藤如此强大的阵容下,他们可能全都要把命交待在这里了吧?

不过,她不是一直养在深闺里的小姐吗?怎么会懂那么多的东西,一时间,索绕在凤七邪身上我光环更显神秘起来。

反而观那小人儿可没想那么多,她正满眼放光的指挥着没受伤的凤族子弟收血襄呢!

“快把所有血囊都收起来,还有那些从食人藤上砍下来的那些长满倒刺的末梢也全都给我捡过来,一根也不要放过。”凤七邪才不管那么多,把几个血囊捡来之后,大声下令。

那些被刺破地血囊还可以想办法修补,但要是没经过硝制前在空气中暴露过久,就很可能失去应有的作用,利用价值从而大幅度降低,她可舍不得。

“我说十妹,这些血腥难看的东西好恶心,我们还是不要了吧?”凤三用剑挑着血襄,满脸的嫌弃。

凤七邪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说你这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没啥见识,你知道一个罕见的血囊它的药用价值是多少吗?”见凤三一脸呆相,凤七邪顿时不屑的撇了他一眼:“我跟你说,这食人藤虽然恐怖,但它可说是浑身是宝,它们的血囊可以用来泡酒,不仅能泡制出连这片大陆上都罕见的血红色美酒,而且喝下去后还能加快修炼的速度,如果用来炼丹的话,那……”

她自顾的说着,结果眼有余光瞟见凤三和其他等人依然一副难以相信的神情,凤七邪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意的捡起一根从食人藤上砍下来的末梢,认真的说道:“我们且不说其它,就说它们这长满倒刺的末梢,就可说是天生的鞭形武器,如若再以加工做成鞭子的话,只要有足够的玄气,一鞭抽下去后连重甲都能划开……”

四周顿时响起了抽气声,凤七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当下小脸一仰,非常豪气的拍着自己的胸膛朗声说道:“哥哥们快帮我把这些东西收集过来,我凤七邪保证,回头送给哥哥们一壶酒外,并且还外加一条我凤七邪制作的威力惊人的血藤长鞭如何?”

这人嘛!不管是不是一家人,以利诱之绝对没错。

果不然,听闻了凤七邪的话之后,众人的眼睛亮堂了!

可是某些人闻言,就不淡定了!

“外加一条你自制的血藤长鞭?十……十妹,你……你不要告诉我,你连炼器也……也会?”如果她敢点头,他就不活了!绝对不活了!不带她那样打击人滴,会炼丹也就罢了!如果连炼器也会,那就……

“那个?嘿嘿!”凤七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虽然我没炼过,不过我想应该不难吧!”

不难?

那什么才叫难?

众人刚才还热情似火的灼热眼神,立马就黯淡了下去。话说炼器师啊!在这片大陆上也跟炼药师一样,非常少见,也是最为赚钱的职业之一。

一些大家族,有时为得到一把上好宝器,都是大把捧着金币上门的,且有时就算就钱,也未必能买得一把灵器,所以这也是他们一听见凤七邪会炼器而目光灼热的原因了!

不过很显然,他们又失望了!其实想想也是他们太过天真了!一个人能成为炼药师已经很不易了!如若还身兼炼器师,那……

光是想想,他们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了!还好这不是真的。

见到众人那一脸复杂难懂的表情,凤七邪不由好奇。

“难道?炼器真的很难么?”凤七邪问得无辜,而后一句话,差点没让众人郁闷得吐出血来:“改明儿找本炼器方面的书看看,不就会了么?”

凤三狠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口气用得着这般大么?要是随便找本书看看就能当炼器师的话,那这片大陆还不满天下都是炼器师啊!真是无知,接着又长叹了口气隐带无奈的道:“一点也不比你学炼丹容易。”

凤七邪的眸光闪了闪,接着很无奈的道:“虽然有些很对不住,可是我还是想说实话。”见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她身上,凤七邪非常汗颜的说道:“其实,昨夜是我第一次炼丹,以往都是弄些Cao药熬着玩而已,我真的……呃?你们这是怎么了?”

众人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倒在地,继而同时失声惊呼:“你……你说,昨夜是你第一次炼丹?”

凤七邪非常无辜的点头,其实心里差点没笑抽了!看着这些凤院精英吃惊失态的样子,她突然觉得非常好玩。

然,她使坏的同时,却忽略了另一个人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说?第一次尝试,你就敢割血炼丹吗?嗯?”凤飞声音冰冷,且里面带着几不可察的颤抖与愤怒,迈着沉重的步栈,一步步走了过来。

凤七邪身子一僵,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至命的错误,当下回眸,干干的笑道:“那个?哥哥!这不万事万物贵在尝试嘛!更何况……喂!那个谁……四哥,还不把血襄收过来,等会时间久了会影响药效的。”

就在凤飞向她走来的瞬间,凤七邪立马张罗着与他错身而过,开玩笑,此时要是被他逮到,还不得给他数落死,她才不要。

凤飞火了!当下一把抓住凤七邪,眉眼间全是蓬勃的怒意:“凤七邪,你给我站住。”

凤七邪心尖一抖,坏了!他连名带姓的叫她连邪儿都不叫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转身回眸,她刚想对凤飞谄媚的笑,结果就被他一通吼让笑容僵在了脸上。

“凤七邪,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知死活,连炼丹都没学过,你竟然就敢割血尝试,你真的想死不成?”昨晚的一幕又闪在眼前,凤飞额角青筋暴跳,对于她的疯狂与坚持他算是见识过了!可是难道她就没有想过,如果她有事,就算她炼制出来的是仙丹,难道他就能心安理得的吃下去独活么?

一想到她有可能就……凤飞拉住她手腕的手无声的颤抖着,却突地感到一股牵连,星眸一斜间,霎时瞟见她腕中与火醉绑在一起的金线,顿时无疑是火上浇酒,一把扯过她的手就往她腕上的金丝掐去:“把这该死的金丝给我扯下来,你毕竟也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成日里跟个男子绑在一起(且晚上还抱在一直睡)成何体统?”

更何况,那名妖孽少年美得不像凡人,原本对他没什么成见,可直到先前他动手的时候他才发现,他身上竟然隐隐流动着魔魅的气息,他虽然感觉不到什么恶意,不过看样子他也不像是什么正人君子。

并且,他看向邪儿的眼神中并不单纯,而就在今晨的时候,他终于从修练中清醒过来,见他一介男子抱着自己的妹妹入睡很是不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