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9)

时间:2020-09-09 浏览量:

对于自己的哥哥,她如此劳心尽力的不计一切代价去救他,可如果换成是自己,以她冷心的程度,恐怕就算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看上一眼吧?

想到这里,他突然感到莫名的悲哀,同时心里也严重的失衡起来,为什么别人都有人关心,有人在乎,可为何就独独他从小就受尽欺凌,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明明他也有家人,可为何每个家人都如同陌生,且还一副恨不得他去死的神情,就连他那个所谓的爹一样,他曾在他眼中只看到了名和利,一点也没有亲情的存在啊!

这下,他不懂,他是真不懂了!

所以,面对凤七邪的不顾一切,他实在想不明白,像她这样冷心冷情的人儿,为何会不顾自己的安危而冒险去救别人?就算是自己的哥哥,也用不着这样不顾一切不是?

但同时,也因为凤七邪这样的举动而妒忌着。

妒忌?

火醉心中一惊,望向那个脸色苍白,正紧张的望着凤七邪眸含泪意的少年,他不由惊悚的发现一个事实,是的!他现在心里疯狂的妒忌着那小子能拥有这样一个为他不顾一切的妹妹。

转回眸,望着对面席而坐,正专心炼丹的凤七邪,心绪一阵复杂。

终于,凤七邪停止了放血,眼前一片晕眩,要不是有坚强的意志支撑着她,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她差点都晕过去了!

死命的眨了眨眼睛,她赶紧正了正神,开始注视着歪鼎中的情况来,接着按照《丹尊神卷》里对噬心散所制出的压制配方,不时的加进一些药材,最后按照丹尊神卷里的炼药方式,试着用灵魂之力缓缓包裹住整个歪鼎,尝试着用灵魂之力去控制整个炼药的程序。

然,或许是从未尝试过的缘故,就是她探出灵魂之力的那一瞬,脑海里“轰然”一声响,让她灵魂一阵战栗,让她差点没给直接震晕了去。

她连忙收敛心神,凝神静气与那片晕眩做斗争,而自然而然的,体内的凤血残卷开始运转,赤红色的玄气在体内运转了一圈之后,稍稍修复了一下她因失血过多带来的晕眩之后缓缓溢出,注入了歪鼎之内,缓缓的将那些已被歪鼎炼化了的Cao药,将其包裹住,缓缓的与那些金红色的鲜血容和在一起。

然,炼丹的关健就在于药物的溶合。所以正当凤七邪就要将药物与血液溶合的瞬间,意外却发生了!

就在那些药物要与血液相溶的瞬间,那金红色的血液却出现了强烈的反抗,凤七邪一惊,连忙想要加强玄气强行溶合,可已是来不及,体内瞬时一阵气血翻腾,喉头一甜,唇角一丝血迹溢了出来。

“邪……”火醉一见,顿时大惊,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中的火焰给熄灭了!

凤七邪连忙叫道:“控制好火候,我……没事!”

火醉虽然心焦,可此时他却无可奈何,只是望向凤七邪的目光中,闪动着他不自知的担忧。

凤七邪心中一狠,她还就不信了!自己还炼不成一颗丹药,当下双眸紧闭,拼着身受重伤,把体内源源不断的玄气往歪鼎中送去,野蛮的包裹住血液与药物就要强行溶合。

霎时间,歪鼎中噼啪声大响,可把众人吓了一大跳,眼看着歪鼎就像要爆炸般,他们还帮不上忙,不由在一旁干着急。

而此时的凤七邪早已脸色惨白一片,汗如雨下,可还在咬牙死撑着,但是要让两物相溶何其困难,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办不到,不由心下焦急。同时一阵心凉袭来,差点让她不能自己。

难道?就这样失败了吗?

不,她不甘心,她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凤飞就那样死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他好好把脉就给他服下伤药,结果药x_ing相冲,加速了他的死亡,说不定他现在还幸福的活着。

在噬心散的剧毒之下,虽然到最后依然解不了!但至少他还能多活些时日不是吗?

并且,如若是自己害得他就此死去,恐怕穷极一生,她的心灵也不会得到平静。她凤七邪从前世到今生从来不欠别人,所以哪怕是这一次也一样。

然,或许理想与现实永远都差得很远,哪怕凤七邪拼尽了全部的心力,要想将药物与血液溶合以她目前的实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到最后她唇角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火醉脸色黑沉的锁死了眉,那边的凤飞已然挣扎着要扑过来,劝凤七邪放弃,他不想让邪儿为了他受这种苦。

众凤族子弟震动了!说实话,他们从小到大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不少,但是还从未见过像她这般重情重义又坚韧不拨的女子了!

而凤九也会先前误会她的事而感到汗颜不已,紧握着双拳,只希望她能闯过这一关,不然他……

风,突然狂乱的吹来,卷得凤七邪墨发飞扬。

她的脸色更白了!而那歪鼎也隐隐摇动,眼看就要支持不住,凤七邪最后终于悲哀的发现,她此次炼丹恐怕真的将以失败而告终了!

凄凉一笑,难道她真的救不了他了吗?哪怕是拼掉了自己的x_ing命!也不成吗?

眼前,无敌的想起凤飞与凤七邪之间相处的一幕幕,不知道是不是这身体还残留着情感的缘因,她的眼角竟然滑落下一滴晶莹的泪滴,结束了!她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回报,老天并没有开眼,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心里一片黯淡,凤七邪只在一瞬间,就完全失去了生机,感觉自己的整颗心一下子就被抽空了!一片绝望。

然,正当她心生绝望之际,她的意识海里的那个卷轴丹尊神卷竟然突然自行翻开,霎时光华一闪,凤七邪双眸被刺得一眯之后,睁开眼睛的同时,竟然让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的一幕,让她不由失声惊呼道:“是你……”

卷轴里,一名身着金色玄衣的女子懒惰的斜躺在里面,整个人带着强烈的邪气,且好似无骨头般,懒惰到了极至。可就算如此,丝毫也不影响她那一身富贵逼人的气势,那种天生属于上位者之气的王者之势尽显无疑,整个人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邪气逼人,霸绝天下。

不过,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名女子她见过,前世的时候,她可说是在梦中经常见到她,真要说起来,说是从小一起伴着她长大也不为过,并且她那一身毒术也可以说完全来自于她。

但是,从小到大的每一次梦中,她都看不清她的脸,她也从未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但一看到她,她就觉得倍感亲切,说不出为什么?

只是,在她转世借体重生之后,就再没梦见她了!原本还有些遗憾来着,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她,并且还是在这种时候,真是……

“你这什么丹尊神卷,我从来没学过你就叫我直接炼药,想逼死人啊!”一见到她,凤七邪就莫名的委屈了!不由自主的埋怨,向她诉起苦来。

不过,她的话一出口所接受到的是一个鄙夷的眼神,虽然依然看不清对方的脸,可她就是很清楚的知道,她在鄙视她。

见对方不急不燥,一副温吞事不关己的模样,凤七邪顿时急了!在神识里,大声的对她叫:“我现在是在炼药救人,如果此次不成功的话,我打死也不会学你这狗p丹尊神卷的。”

对方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在见到凤七邪一副焦急的模要,对方“笑”得更邪魅了!不过就在凤七邪彻底暴走之前,对方心念一动,一连窜的炼丹方法与经验瞬间印入了凤七邪的脑海,接着对方衣袖一挥,卷轴一卷,悠地消失不见。

虽然觉得奇怪,还有很好奇她究竟是谁?这一次她的出现,她可不天真的以为只是她的梦镜那么简单。

不过,她目前没有多余的心思来思考,按照她印入自己脑海里的炼丹方法,放出自己的灵魂之力,平衡着药物与血液的力道,接着控制着两方往里推挤,做最后的溶合。

霎时间,只见空气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噼里啪啦”声响,不管是药物还是血液都在做剧裂的挣扎,凤七邪强提着一口接,接着灵魂力与玄气猛地加强,“忽”的一下就把药物与血液强挤在了一起,接着快速的用玄气包裹起来,剧烈旋转,根本就不让它们再有分开的可能。

火醉手中的火焰,随着凤七邪的举动加强了!那灼人的热度在那一瞬间几乎没把空气里的水份烧干。

突然之间,歪鼎中传来一声悲鸣,紧接着“砰”的一声大响中,一道金光直冲上云霄,霎时间光华大盛,隐带含着凤鸣之声,在这黑夜里特别注目,瞬间吸引了隐藏在黑木古林里的强者。

全体不由自主的往食人藤区域这边观望,全都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为引来那么大的动静?

而那些炼药师中隐匿的高手们,则是惊奇的往黑木古林这边张望,刚才那金光与动静,摆明了就是炼丹所造成的。只是什么时候?这莫塞尔雅城竟然出了如此炼丹高手,他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立时间就派人出去查找了!

而在黑木古林食人藤区域的之方,则是更热闹了!

“快,抓住它……”

就在丹丸脱鼎腾空而飞的瞬间,凤七邪虚弱的软倒在地,看着那丹丸竟然活了般想逃,她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尖声叫道。

因为溶入了凤七邪那最为纯正的凤族血脉所炼出来的丹药自带了几分灵x_ing,一出药鼎之后它一个念头就是想逃,可是凤七邪又怎么能容忍。

而这次凤九倒是反应灵活,正当众人因为这突来的一幕而震慑住,对于凤七邪所喊的话没有缓过神来之时,他已飞身一纵就把那想逃的丹丸抓在手中,回眸深深的望着凤七邪,眼神中透着复杂与震惊。

同一时间,也就在凤七邪看到凤九抓住丹丸的瞬间,她突地欣慰一笑,她终于成功了!丹丸真的成功的炼出来了!凤飞终于有救了!

幽幽的转回眸,她对凤飞绝美的笑了:“哥哥,虽然这药只能保你两年内噬心散毒不发,但是已经足够了!在这两年之内,我一定会找出解噬心散的方法,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凤飞顿时含泪点头,心情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而就在凤七邪话落声的同时,她突地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接着她就华丽丽的晕了过去,直急得众人心中一跳,而后发觉她是因为失血过多继而劳累过度,以至于脱力晕倒之后,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而她自己原本以为这一晕倒会倒在冰冷的地上,谁知道就在她倒下的瞬间,霎时就落在了一个熟悉而温暧的怀抱里。

“喂!色女人,你怎么样了?”

耳畔是火醉焦急的呼唤,凤七邪柔柔的笑了!他的怀抱可真暧啊!此时她无力动弹分毫,最后在他怀里感到特别的安心之后,双眸紧闭,就完全的陷入了黑暗里。

只是在她完全陷入黑暗里的时候,她对冰蓝非常抱歉,因为就在那丹丸脱鼎而出的瞬间,冰蓝所幻的歪鼎则被剧大的冲力弹到一旁,立马幻成了冰蓝的原貌,躺在地上虚弱的直喘粗气,看来这一次炼丹药,对它的损耗也非常之大。

不过,她要是还能醒来的话,她一定会补尝它,再也不让它变破锅了!不过变成只破剑嘛!唉!她也勉为其难的用着了!不嫌它丢人。

(某兽不服的吼吼:主人,明明就是你自己玄气等级低才变不成高等幻器的,关我什么事?你这不明摆着冤枉兽嘛!)

(“冤枉你又怎么了?”某邪不讲理。)

(某兽委屈的低首,才说过要好好对我!补尝我的!可这才多久啊!你就原形毕露了!难道主人你就是这样补尝人的吗?主人果然是坏银,呜呜……)

(某邪邪恶滴笑,无所谓。)

咳咳!眼泪写着写着就抽上了!现在费话少说,我们且言规正传。

且说众人看到这令人震撼的一幕,久久回不过神来,就连一向镇定若斯的凤飞也给深深的震撼住了!

“飞,我……我没看错吧?十……十妹她……她是……”一向口齿伶俐的凤三结巴了!眼睛瞪得溜圆的,连眨动一下也显得十分困难。

“竟然是金……金红色的血液,怎……怎么可能?”凤二困难的吞着口水,眼角抽搐,直到现在他还很难以消化刚才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凤五闻言一怔,当即失声叫了起来:“天!十妹她不会是消失了上千年,那个传说中我们凤族最为纯正的凤凰血脉吧?”

众人齐惊,他们先前都被凤七邪炼丹时的神奇给惊呆了!还没有注意她割腕滴血出来的颜色,如今听凤五这一叫,顿时齐齐回过神来,震撼得整颗心儿都激荡了!并且连身形都有些摇晃。

苍天啊!大地啊!不带这样打击人滴!且说他们那可怜滴,脆弱滴,幼小滴心灵啊!都快不堪重负了!

那个名传天下,且被整个凤族所唾弃的废物七小姐,原来是个天才级的炼药师不说,如今还得知她竟然是凤族已然消失了上千年最为纯正的凤凰血脉,这……这……如果十妹身为凤族最为纯正的凤凰血脉拥有者是废物的话?那他们这些旁系子弟算什么?算什么啊?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惊骇震撼的目光在那小小的人儿身上流连了许久,终于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此时他们都有同一个想法,真不知道凤族里那些个老家伙……咳!包括凤绝天在内,(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心底直呼家主的名韦。)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如此一个变态级的人物在族里,怎么就没一个人发现,并且还给她冠上一个废物的名号,话说他们都是怎么办事的?

难道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众人在心底呐喊,同时无比庆幸把这小丫头拐来做了他们的妹妹,以后的丹药,应该不用花钱买了吧?

(这些家伙,在做梦呢!后来在得知那小魔星的真面目之后,他们无奈后悔此时的选择,倒是宁可花钱到外面去买了!不过嘛!嘿嘿!那已为时已晚,真是追悔莫及啊!莫及!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们暂且不表。)

“飞哥,先把药吃了吧!”凤九走到凤飞面前,把他抓在手里好似还在挣扎的丹药递到他面前,小脸很是纠结,这颗药,可说是那丫头用自己的命换来的,这颗金红色丹丸拿在手里,他觉得似有千斤重,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凤飞伸手接眸,一双美丽的星眸中已然s-hi润了!随即对众人正色道:“关于邪儿的事,除了我们在场的人外,不许向像何人提及,知道了吗?”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从小看着长大的邪儿竟然会如此不凡,不管是炼丹还是血脉的问题,随便拿出一样就足可以让族人完全正视,可如今他不可以那些人知道邪儿的不凡,不然自己的下场难保不会在邪儿身上再发生一次。

正所谓明枪易躺,暗箭难防,在邪儿没有完全强大有自保能力之前,他一定得尽心保护她不受到伤害,不管如何,他是不会让邪儿步上自己的后尘的。

看着手中那颗还在拼命扭动做着垂死挣扎的金红色药丸,因为是邪儿的血液所炼,在夜色里发着璀璨的光芒,耀眼非常。

虽然这颗药邪儿说只能维持他两年的寿命,不过这对于他来说足够了!哪怕两年之后仍然解不了他体内噬心散的毒,也无所谓。

不过,邪儿叫他相信她的不是吗?

他暧暧一笑,当下把那还颗不安份的金红色药丸吞入了口中,咽了下去。同时一股超强的药力在他体内弥漫开来,驱散了心里被噬心散之毒所引起的噬心般的疼痛,随即他连忙运转全身玄气,以至于好把药力完全吸收。

而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

但是对于陷入黑暗里继而沉睡中的某邪来说,她是完全的感觉不到了!她只觉得,在一个温暧的怀抱里,这一觉她睡得十分香甜,又十分安心。

天空碧蓝如洗,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投下了条条光柱,在这y-in暗影绰的密林中竟营造出几分迷离隔世的幽静。一颗晶莹剔透的露水反射 着熹微的晨光,悠然地顺着一片Cao叶的叶脉滑下来,压弯叶梢轻轻地坠落,消失在潮潮的泥土中。

在翠鸟的婉转低鸣中,凤七邪睁开了眼睛,正想伸一个懒腰,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转眸一看……

吓!

她连忙坐直身子,手脚有些僵硬的从某醉身上移开,同时满脸不自然的笑道:“那个?嘿嘿!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在意。”

天!她怎么又如八爪鱼一样死巴在人家身上了!这家伙非常讨厌女人碰他,这一下,她又承受一番狂轰乱炸了!

然,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开口骂她色女人或是不要脸,只是俊眉微微的蹙了蹙,就有些不自然的调开了目光,随即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好似刚才那一幕根本就不存在,是她的错觉。

凤七邪顿时傻了眼。

“你这一路,都是跟他睡在一起的。”一个隐含愠怒的声音适时在这时候响起,证明她确实紧巴着人家睡了一夜的事不是自己的错觉而真的是事实。

不过,现下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又听到了那虚弱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生气。

凤七邪惊喜的回眸,在见到神清气爽站在她面前的凤飞时,顿时开心大叫着扑了过去,抓住凤飞的手臂就上下一番打量:“哥哥!你的伤,全都好了是不是?”

不等凤飞回答,她已脱口说道:“并且还成功的晋级了!从九星玄师顶峰一下子晋级到了三星大玄师,哥哥!你可真厉害,凤族第一天才非你莫属了!”

借着阳光,她这才有机会有心情好好的打量起她这个哥哥来。

只见凤飞身材修长,整个形像已然焕然一新,不似昨夜的狼狈,虽然跟众人一样身着代表着家族金红色的统一服装,可她就是觉得自家哥如鹤立j-i群般耀眼。

一张俊脸五分刚五分柔,配合的恰到好处,肌肤白皙莹润,剑眉斜飞入鬓,星眸璨如星月,鼻子高挺优美,薄唇微微勾起,凤七邪不由心中一赞,好一位带着阳光气息的绝色美男,不愧是她凤族的人啊!果然出美人儿,她有些自恋的笑。

听到凤七邪的话,凤飞不由一愣,当下对这个妹妹再次惊讶起来,想来能看穿别人等级的,向来都是高级可以看穿低级的,但是像她这般以三星玄士实力的等级竟然能一眼看穿刚晋级成为大玄师的他,可说在整个凤族子弟中,绝无仅有。

难道,拥有凤族最为纯正的凤凰血脉就如此不同么?

不过,惊讶也就一秒间的事,随即他拉过凤七邪的小手,担忧的道:“邪儿,身体怎么样?”

邪儿的脸色还有些发白,他很担心,看来昨夜的炼丹当真让她的体能达到了极线,心在感动之余,不免抽痛起来。

凤七邪对他宽慰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有点失血而已,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她所习的凤血残卷跟其他功法很不一样,昨夜晕过去之后,它竟然自行运转为自己疗伤,虽然现在还有些虚弱,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在短期内,她恐怕不能动用玄气了!

不过,能救回哥哥,一切都值了不是吗?

给她体贴的拢了拢头发,凤飞看到一旁因为他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而微微蹙眉的火醉,先前的话题又重新回笼,他不由语重心肠的道:“邪儿,你已经十三岁了!以后要有男女之防,知道吗?千万不能跟男子……呃……”

谁知,他的话还未说完,凤七邪已然被扯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