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8)

时间:2020-09-04 浏览量:

对于进了凤院的子弟,可说是与世隔绝,只知道在里修练,所以这三年来外面发生的事,他们并不知道。

“因为我想进入凤院修练,可是名额只有十人且已满,所以只好把他杀了!”凤七邪眼敛都未抬一下,动手把锅架在火上,把Cao药放进去,开始熬。但是她的一双眉却皱了起来,等出了黑木古林,她一定多做些丹丸放着,每次都这样熬药她觉得好麻烦。

闻言,凤飞还未说话,一旁的凤九倒是最先受不了的叫了起来:“就为了一个名额,你就把他杀了!难道你不知道残杀同族在族里来说是死罪吗?”

凤七邪轻笑,微带着戏谑的眼神望着凤九:“呵呵!死罪?那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其实关于杀凤祥还有一个原因,可是她觉得没有必要说,别人要以为她狠毒就狠毒吧!无所谓。

“你……”凤九气结,其实得知她杀了凤祥,最先冒出的念头倒不是认为她恶毒,反而是担心她因此触犯了族规,受到伤害。

可是看她的样子,倒是像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凤九顿时哼哼了一声,调开头不再说话,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真是可恨,可他干嘛要担心她,真是可恶。

众人不过是惊讬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正常,眼前的少女做事本来能不能用常理去看待,并且凭她狡黠的程度也不像是那种做事不计后果的人,她能那么做,肯定早已铺下了后路,看来他们的担心是多余了!

不多时,凤七邪手中的药已熬好,端着走到凤飞面前,准备给他喝,望着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依然带着浓浓的宠溺,并没有因为自己残杀同门而有的惊惧与厌恶,当下她不由自主的问道:“怎么?哥哥没有认为邪儿恶毒,而讨厌我么?”

凤飞当即温和的摇了摇头,眼神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哥哥相信,邪儿那么做肯定有邪儿的原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哥哥永远也不会讨厌邪儿,会永远的相信邪儿,支持邪儿的。”

他没有问她突然之间为何会药理,原因只因他选择相信她,既然相信她,那她身上就算隐藏了无数个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她是他妹妹,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

闻言,手一抖,凤七邪差点没把手中的药锅给摔了!

因为凤飞的话,她心灵所受到的震动可不小,不过一下子就恢复了常态,只淡淡的说了句:“凤祥该死,名额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他就知道,他的邪儿是不会莫明其妙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杀人的,凤飞柔柔的望着凤七邪,轻轻的笑了!

被他温柔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凤七邪把药递到了他眼前:“喝药吧!”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凤飞,她很自就想起前世自己的妹妹,在经过那一次的背叛之后,她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相信亲情。

先前对凤飞的好,只是因为这身体的主人凤七邪的关系,可如果是因为她自己呢?她还可以相信别人吗?

有些烦躁的甩了甩头,给凤飞喝下药自后,她又走到火堆边,准备配些药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然,谁知她才刚一转身,那边的凤九就立马尖叫起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凤七邪转身回眸,见到的情况也吓了一大跳,连忙飞身上前。

“该死!”凤七邪纤手一动,连点他身上几处大x_u_e,这是怎么回事?才刚喝下她的药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并且那药只是治伤的药,喝下去万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啊!难道……

凤七邪心中一凛,连忙拉过凤飞的手就给他把起脉来,随即眉头皱得死紧,一双眼睛也红了起来。

“十妹,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先前还好好的,结果一喝下凤七邪的药之后,就突然变得脸色泛黑,双眸紧闭,唇角溢血的凤飞,凤九的声音颤抖了!要不是知道凤七邪是飞哥的亲妹妹,不会害他,恐怕他又要拔剑了!

凤三等人一见,也立马焦急的围了过来,不过见到凤七邪愤怒悔恨的神情,他们识趣的闭紧了嘴。

是的!此时的凤七邪在后悔,后悔在给他喝药之前怎么就没给他仔细的把一次脉,原本救命的药却变成夺命的毒药,又叫她怎么能不悔呢?

当下从凤九手中接过凤飞,旋身坐到他身后,双手按在他后背上几处大x_u_e处,给他推宫过血,随即“砰”的一掌狠拍在他背心处,而凤飞立时哇的一声大吐出口黑血,而身体也软滩了下去,凤七邪连忙抱过他,让他轻靠在自己的怀里,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你这呆子,怎么就不好好的保护自己?”凤七邪开口怒骂,可是她不自知的,凤眸中隐带泪意。

众人见她如此模样,不由全把心给提了起来。

凤飞反而虚弱一笑,极其无辜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药一喝下去,他就觉得心像万蚁噬咬般疼痛?虽然以前隐隐的有痛过,可从未像这般厉害,那种突然之间好像放大了一千倍,让他忍不住晕了过去。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想过是邪儿的药害了自己,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凤七邪张了张嘴,可到嘴的话还是说不出来,不过整个神情却是更加悲泣了!就连一旁的众人也感觉到了她全身的伤痛,全都不由紧张起来。

凤飞见她如此模样,知道情况一定很严重,心不由往下沉了沉,不过几秒之后,他还是调整了心态,故作轻松的笑着问道:“说吧!我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

“噬心散,天下无解之毒,已被下了七八年,它会慢慢蚕噬你的心脏,到最后心脏衰竭而亡,而且别人还看不出死因,以为只是心脏病发,此毒当真恶毒之极。”凤七邪强压住心中的抽痛,平板的说出她所知道关于噬心散的一切。

只是?究竟是谁那般心狠,当初连个七八岁的孩子也不放过,竟然下如此狠毒的毒药,真是太他m灭绝良知了!

闻言,凤飞的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随即苦笑:“在八岁之后,我不时感到心痛,大夫也检查不出什么缘因,最后说我是患了心痛之症,后来不时有些疼痛,我也忍过来了!以为没什么大不了!可原来不是心痛之症吗?呵呵……”

他笑得悲凉,让人不由自主的痛了心。

“真的没解吗?”凤三大惊,可是他不愿相信,如此惊才绝艳的少年就这样……一双眼睛,满带希望的望着凤七邪,希望她能带来奇迹。

然,凤七邪也深为难,如果发现的早,或许她还能……可如今,噬心散可说是都到晚期了!如若不是凤飞的玄气等级修练得快又高,恐怕早已毒发了!不过就算那样,也止不住噬心散的侵噬。

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她却不得不摇头,只是这一次摇头,她却觉得有千斤重。

见她摇头,凤九已然急得快哭出来:“怎么可以?飞哥怎么可以有事,究竟是哪个天杀的王八蛋,竟然在飞哥那么小的时候就下这么毒的毒,要是被我知道了!我一定把那王八蛋抓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跺碎了再拿去喂狗……哦!不,拿去喂狗还糟蹋了狗,我一定要……呜呜……飞哥怎么会这么可怜?为什么?”

看出他的伤心,凤飞轻拍着他以示安抚,随即抬眸向凤七邪问道:“我还有多长时间。”

凤七邪心尖一颤,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指甲陷进了肉里而不自知:“原本两年,可是……”虽然很残忍,但是她也必须说出来,最后一咬牙:“可是因为服了我熬的药,因为药x_ing相冲的关系,引发了毒x_ing,所以…。或许一天的时间都没有了!随时都有可能……”

她的话,是残忍的,一时间四周静寂无声,只听见徐徐的风声与不时传来的野兽咆哮,更让人心尖发寒。

而到了这时,凤飞的心倒是安静了!同时不由暗自寻思,为何会有人向自己下毒的原因来。

两年,两年之后他十八岁,如果记忆没错的话,两年之后,下一任凤族族长之位该定人选了吧?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某些人这招棋已经准备快十年了吗?呵呵!还真是高看他凤飞啊!

“不,我不相信,你凭什么说一天的时间都没有?你胡说,你胡说……你这个恶女人,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简直就是扫把星,扫把星……”凤九死死的瞪着凤七邪,对她尖声咆哮,恨不得用眼神把她砍死。

都是她,如若不是她给飞哥“乱”吃药也不会……

凤七邪哑然,在这件事上她是真的错了!她该好好的给凤飞把脉之后才给他吃药的,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会中毒啊!而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偏偏中的是噬心散,刚好跟她所配的药中的其中一味药相冲啊?

“对不起…。”她只能低低的道歉。

然——

“对不起有个屁用,对不起能救回飞哥的命吗?我看你不是飞哥的妹妹,简直就是飞哥的克星来的,凤七邪,我讨厌你……”一想到飞哥连一天都可能活不了!凤九抓狂了!眼泪早已控制不住的狂涌而来,双眸更是变得血红,额角青筋暴跳,俊脸有些扭曲,一片狰狞。

“九,你冷静一点,这事不关邪儿的事,人各有命,我早已被人下毒,就算今天没有喝下邪儿的药,我不还是逃不过这样的命运,所以不许你把错怪在邪儿身上,这与她无关,知道了吗?”见凤九对邪儿发火,凤飞怕吓着她,当即喝阻凤九,可因为太过激动,又一口黑血吐出,让他的身体更加虚弱了!并且剧烈的咳嗽,一副马上就要断气的模样,可把众人吓得不轻。

凤九一见,心中抽痛难当,顿时就暴走了:“不关她的事,那关谁的事?我看她就是那群人派来的,肯定是早就知道飞哥你中了毒,所以等不及等到两年后,现在就要下药想毒死你了!你竟然还帮着那个恶女人说话?”

什么?她下药?

凤七邪双目一瞪,继而叫过凤三扶着凤飞,她则“咻”地一声站了起来,走到凤九面前厉声逼问道:“凤九,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是那群人派来的?你的意思是说我故意下药想毒死我的哥哥吗?嗯?”

“难道不是吗?飞哥的妹妹也不只一个,可哪一个是好人?你们早就巴不得飞哥死了!说不定你跟那群人就是一伙的,怕两年后飞哥参加下任族长竞选,少族长的位置落在飞哥头上,所以才下毒害死他的不是吗?”凤九才不怕她,他早就觉得这恶女人不是什么好鸟,且浑身带着邪气,并且一路上都在骗他,明明说喜欢飞哥,让他们都误以为是飞哥的女人来着,可到最后又说是飞哥的妹妹,她的嘴里就没一句是实话,现在又把飞哥害成这样,他相信她才有鬼。

凤七邪气急,冤枉不带这么冤枉人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她凤七邪今天算是领教了!当下恨恨的瞪着他,她厉声警告道:“凤九,别怪我没警告你,把那些话全给我收回去,不然我要你好看。”

“好看?你能让我怎么好看?实话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就是个恶女人,你就是来害飞哥的,你……啊……”

然,他的话还未咆哮完,凤七邪终于忍无可忍,电速般的飞起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同时身形一纵,如影随行,在凤九“砰然”落地想要跳起来的瞬间,她已一脚狠狠的踩在他胸前,死死的碾了几脚,恨恨的骂道:“我凤七邪的哥哥自有我来守护,不用你来j-i婆,我们的事哪需要你一个小屁孩来管了!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再叫我哥做飞哥,不然我拿刀割了你的舌头拿去喂狗,不信给你我试试。”

这下,凤七邪是彻底愤怒了!狠狠的又踢了他几脚之后,当下一掀衣摆,高声叫道:“冰蓝……该死的,你死到哪儿去了?”

先前用它熬了药之后就丢在一旁没管,此时怎么不见了?因为知道它是自己的契约魔兽,所以她从不担心把它弄丢,以至于用了就丢从未管它,直到要用到它的时候才想起。

唉!某兽悲催,你说它怎么就那么倒霉,遇上这样一个主人呢?真是遇人不淑啊!不淑!

霎时间,只闻“咻”地一声,众人只觉眼前蓝光一闪,一只蓝蓝的,体形像只球的不明物体闪到了众人眼前,只见它非常恭敬的向凤七邪道:“主人,冰蓝在这儿。”

“给我使出你浑身解数变个高等一点的药鼎或是锅,我要炼药,中途不能出半点差错,不然我把你头顶上那根尾巴给一剪子剪了!听清楚了吗?”凤七邪眉眼含霜,y-in寒的瞪着冰蓝,让它原本想跟主人抗议说它头顶上的是头发而不是尾巴的话也怕怕的吞了回去。

天!此时的主人好可怕,它还是少惹为妙,当下连忙乖乖的点头,天!它悲苦的变在药锅的打工日子又要开始了!

“可是主人,我现在只能变成锅,变不成药鼎。”见到主人略微有些失望的眼神,它很委屈。

“变不成也得变,必须……”凤七邪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差连累了它,但是此时她也没有办法,不过经过此次的事情之后,她发觉一定要赶快提升玄气等级,不然很多事都会碍手碍脚的施展不开。

实力!果真是需要实力啊!

“是……”

冰蓝在心里大叫了声要命,不过还是出声应了!看主人慎重的表情,它知道此次非同寻常,所以它也豁出去了!当下身形一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啵”的一声,就变成了一只锈迹斑斑似锅非锅,似鼎非鼎的不明之物。

不过唯一值得一赞的是,至少比先前那只破铁锅看上去有光泽了许多,看来冰蓝真的使出了全身解数,真辛苦它了!

虽然看起来还是破破烂烂的,且变出来的模样只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不过在那只歪鼎的表面奇异般的浮现了一层水蓝色,让那惨不忍赌的破鼎看上去增添了几分不凡与诡异,此时悬浮在空中,很是“赚”人眼球。

凤七邪眼角直抽,虽然以她现在的实力让冰蓝变只鼎很难为它,可是没想到竟然难看到这种程度,要不是是她叫它变鼎的,她都会认不出来,你说这鼎变出来连鼎口都是歪的,这也……

不过算了!这有总比没有好,将就着用吧!当下三两步走到火醉面前,美丽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他。

而正在灌酒的火醉,或许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被凤七邪那直勾勾万分灼热的目光盯着,就想他要忽视也非常困难。)但依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别找我,我什么也帮不上。”

就算能帮他也不想帮,他又不是她们家仆人,干嘛一有事就找他?他没那么多闲心。

“金钱,权势,女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先前已然答应要管他以后所有的酒,那用酒来诱惑他是不行了!所以她要找出他其他的欲望。

人,只要有了欲望,那就什么都好办了!怕的就是他没有。

“没兴趣!”很显然,这不是一个很好诱惑的主,又大灌了口酒之后,非常直白的给了她一个很肯定的答案。

凤七邪顿时被他气得眉毛直跳,直接一把把他揪了起来,此时她赶时间,没心思陪他玩:“我管你有没有兴趣,如今我需要你的火焰,如若你不答应,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强了你。”

悍!实在太他m强悍了!从来没见一个女人敢这么对男人说的。

众人捂脸,他们凤族的脸……

凤飞抽气,目光惊骇的变呆的望着凤七邪,他这妹妹……

“你……无耻……”某醉气急败坏,脸红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凤七邪顿时无所谓的勾了勾唇:“我无耻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怎么样?你答不答应,不然我可是要下手了哦?”

话落,她张开两只色爪子就准备往火醉胸前袭去。这家伙,长得细皮嫩肉的,摸起来一定超爽,她也不吃亏。

其实她之所有出此下策,也是因为她知道这小子无比厌恶女人,所以她也只是赌一把。

果不然,火醉一见到她那急色的嘴脸,一张脸都绿了!在凤七邪那双爪子抓来的瞬间,他连忙斜身避开,气急败坏的吼:“好!我答应你,但是以后离我远点,要是再敢打什么歪主意,我捏死你……”

“好!”凤七邪立马收回色爪,答应的很干脆。

见到凤七邪那一脸欠扁的笑容,火醉顿时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这个色女人,真是吃定他了!可恶!

“冰蓝……”见火醉答应,凤七邪不给他反悔的机会,立马高声唤道,准备行动。

那只歪鼎应声而现:“主人……”

“这是我第一次炼丹,但是为了哥哥我必须赌一把,所以你也必须拼尽全力,不过我答应你,这次炼丹成功之后,我一定寻一个真正的药鼎,以后再也不用你堂堂幻形兽客窜打杂了!”她知道它变成药锅药鼎很憋屈,所以开出诱人的条件,目的就是为它解除心结,此次炼丹,她不容许有任何意外的因素出现。

果然,冰蓝一听,整个歪鼎都激动得颤抖起来:“真的吗?哈哈哈!主人一定要说话算话,以后冰蓝只幻神兵利器,绝不再幻这些破玩意了!”

“好!”要不是在这黑木古林里寻不到其他东西可用,她也不会委屈它。

冰蓝一听,更加兴奋了!它的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当下变成的歪鼎一下飞到凤七邪眼前,隐带着兴奋脆生生的道:“主人,我们开始吧!冰蓝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凤七邪点头,当下席地而坐,歪鼎飞到她眼前,她抬起手腕,纤指一划,霎时金红色的血液涌了出来,落于歪鼎中。

众人一见,顿时吓了一跳。

“邪儿,你要干什么?”凤飞更是大惊失色,她竟然割自己的手腕,这不等于自杀么?

“不用你管,你只给我等着就成。”见凤飞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还要说话,凤七邪顿时双目一瞪,含着冰刃:“凤飞,别怪我没警告你,你现在最好给我闭嘴,什么话也不要说,不然可别怪我凤七邪不认你这个哥哥。”

此时的凤七邪,完完全全的变了一个人,好似前世凤氏集团的那个说一不二的首席总裁又回来了!

只要她说出的话,别人必须持行,不能有一句费话。

“凤三,带人护法,在我炼药期间,不许任何人事物打搅,不然不但哥哥没药救命不说,连我都得死。”凤七邪这句倒不是假话,如今她的修为低,并且从来没有炼过这个异世的丹药,刚才也是情急之下,意识海中的《凤血残卷》里竟然突然闪现出另一个卷轴,她打开一看,竟然是卷名为《丹尊神卷》的炼丹之术,她原本没什么兴趣,可是细一察看才惊喜的发现竟然有噬心散的抑制方法,虽然不能解除,但好歹也能延长凤飞的生命不是,只要能赚取时间,到时候她一定能寻到噬心散的解除方法。

所以,此次炼丹哪怕再困难,她也得拼死一试。

不用凤三吩咐,就在凤七邪话落的瞬间,众凤族子弟身然提剑上前,把她们团团围住,保护了起来。

凤三护着凤飞,而凤飞此时安静异常,但是只要细看的话,会看见他一双星眸中隐含的泪光。 第004章

而被凤七邪一阵打趴在地的凤九,此时也爬了起来,投向凤七邪的目光中满是复杂,其实他刚才那样骂她,也并非真的怀疑她是那些人派来毒害飞哥的,只是气用药加快了飞哥的毒发,结果越骂越气,就那样了!

此时见她割血炼药,见她一脸凝重,他也知道炼药的危险,一颗心也不由紧提起来,隐隐的为她担忧着。

火醉坐到凤七邪对面,望着不顾自己死活,割血炼药的凤七邪一脸的复杂,随之伸指一弹,血红色的火焰应指而出,隐带着魔魅般的气息,瞬间燃烧在歪鼎下方。

不过歪鼎却是剧烈一颤,差点承受不住他那超强的火焰,不过最后还是“牙”一咬,生生的承受住了!

不成功,便成仁,它跟主人一样,拼了!

因为它做为主人的契约魔兽,它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主人的焦急与心痛,想来主人应该很担心那个名叫凤飞的哥哥吧?不了他甚至不惜用自己的鲜血来炼,要知道主人可是千年难遇的凤族最为纯正血脉,她的鲜血比其他血液珍贵,可相对的,鲜血的流失,也比任何人的都大。

看着主人这么在乎她所认定的人,冰蓝心中莫名的欣慰,能找到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主人,也很不易啊!

随着鲜血落入鼎中,凤七邪的脸越来越白,与此同时,随着火醉手中火焰的燃烧,歪鼎开始旋转起来,随之越来越快,越来越剧烈。

“醉,火焰的控制就交给你了!如若丹成,我凤七邪欠你一份人情。”相识以来第一次,凤七邪直直的望着火醉狭长的凤眸,非常认真而真诚的说道。

谁要她欠的人情了?看她不顾自己的x_ing命割血炼药去救别的男人,他心里莫名的升起股不悦,虽然那人是她的哥哥,可是也让人讨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