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5)

时间:2020-07-27 浏览量:

然,还没等他理清楚,突然“扑通”一声水响,他身体被猛地被人一带,竟然滑骨碌的扑通一声滚下了水,溅起了无数水花,当一阵窒息感袭来,他连忙扑腾着浮出了水面,一把抹下脸上的水滴,他气急败坏的吼:“凤七邪,你发什么疯,找……”

就那样,死在还未出口,就被随之映入眼帘的场景把他接来将要出口的话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就连眼睛也直了!

就在离他不远处,湖面在上空夕阳的照耀下,原本深黑色的湖面似乎被渲染成了金红色。而就在那水波荡漾之中,一头黑色的长发的少女瞬间就揪住了他的视线。

小湖边围的水很浅,只有一米左右的样子,那跃入湖水中的少女此时背对着火醉这个方向的,全身上下只着了件粉色肚兜,整个后背只系了两条细绳,可说是完全裸露在他眼前,溥溥的亵裤已然s-hi透紧贴在身上,湖水刚刚漫过她的臀部,可火醉却依旧能够看到她那纤细腰肢处动人的曲线。

呼吸不由的紧了紧,明明知道这样盯着她看不对,可他就是移不开目光,而后竟然很没出息的噗的一声,两股鼻血已经从火醉鼻子处飚s_h_è 而出。这家伙平时只知道喝酒卖醉,哪会见到这么火辣的场面,虽然活了足足十八年,但算起来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处男,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一名全身赤(打断禁词)裸的少女却还是第一次,(虽然还穿着肚兜和亵裤,但是s-hi透了的她无疑跟赤(打断禁词)裸无疑,一时间竟是激动的喷出了鼻血。

“不要脸!”火醉赶忙捂住自己的鼻子腾然转身,可是刚才所见到的那一幕却怎么也从脑海中抹之不去。

心一阵狂跳,脸儿通红,火醉的心,凌乱了!

不要脸?

凤七邪悠地转身,她哪里不要脸了!因为有他在的关系,所以她都没有全脱,比起现代的比基尼,她都不知道保守多少倍了?他竟然还敢说她不要脸,真是太可恶了!

第067章 同湖沐浴(2)

谢谢亲:13617428212送的两朵鲜花,谢谢亲:芊荨兔兔送的一朵鲜花,谢谢亲:浪漫之爱送的一朵鲜花,眼泪很喜欢,么么……

……

凤七邪悠地转身,她哪里不要脸了!因为有他在的关系,所以她都没有全脱,比起现代的比基尼,她都不知道保守多少倍了?他竟然还敢说她不要脸,真是太可恶了!

凤眸寒了寒,一股邪念悠地在脑海中闪耀,既然他一心认定她不是小荡fu就是色女,如今肯定认为她又不要脸的勾引他了吧?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就从来没有一句好话,既然如此,不让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色女,就对不起色女这两个字,哼!

然,正当她悄然向那小子靠过去准备使坏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他在大擦鼻血,不由惊奇叫道:“你流鼻血了?怎么回事?”

火醉大赧,连忙撇开头不给她看,却被她的小手一把拦住,有些羞愤的抬眸间,刚好对上凤七邪那略带担忧的眸子,不由心中一凛,一向冷硬的心竟然有了丝松动,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要躲开她的“色”手。

她刚才……是在担心自己吗?

可是?怎么可能,这个心狠手辣的恶女人怎么会担心自己,她不是一直都巴不得他早死吗?

“好好的,怎么会流鼻血呢?”凤七邪蹙眉,把他的下巴抬高,给他拍着后颈,前世的时候,她好像看见过有人这样止鼻血来着,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突来的温柔,让火醉一时间不免怔住,他从与她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没有好感,而后更是彼此都想弄死对方,他一直都以为她是一个恶毒无耻,y-in险狡诈,贪财好色的女人,想不到她也有关心人的时候,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不过,看着她突然温柔的眼神,他竟然越发觉得读不懂她,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有时手段毒辣得犹如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有时候心伤得又让人怜惜,真是个复杂难懂的丫头啊!

“你到底怎么了?”火醉突然鼻血横流,风七邪一阵好奇,只时又见他发呆,当下凑到了他眼前想问清楚这丫滴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反常?不会是脑子突然坏了吧?

但是她做梦也没有想过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因为她一直觉得,这个身体只有十三岁,以前吃不好以至于发育也不良,就算脱光了也没什么看头,所以就凭她目前这副发育不良的豆芽身材,有哪个正常男人会喜欢,可惜她偏偏就忽略了某只不正常的男人。

火醉被突然凑到眼前的凤七邪给吓了一跳,随即神色中闪过尴尬,连忙挥手一把推开她:“我没事了!”

凤七邪一时不察,被他一推差点一头栽进水里,当下有些火大的抬眸对他吼:“我说?你好好的发什么疯?我是在担心你呢!你怎么这般不识相?”

这臭小子,怎么那么欠扁?

“我需要你来关心吗?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色女人,这辈子还真没见过像你这般不要脸的,哼!”火醉很不领情的冷哼!可是一张脸早已通红,当下看都不敢看七邪那几近赤(打断禁词)裸的身体,心跳得厉害,连忙转过身去。

不要脸?

凤七邪双目一瞪,接着银牙一咬,飞起一脚就像火醉踢去:“该死的臭小子,再敢如此骂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不是小荡fu,就是色女人,要不就是不要脸,她真的火了!

而火醉被凤七邪突来的一脚踢得一个飞扑,“扑通”一声沉了水,并且一时不察还大呛了几口水,可等他扑腾几下刚想浮出水面,结果被人一把死死按在水里,同时凤七邪那暴怒的大骂声无敌响起:“你这臭小子一再的挑畔姑n_ain_ai,是不是真的不想混了!嗯?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了骂人,嘴里不干不净的,难道你娘就没教你什么叫礼貌吗?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姑n_ain_ai来教教你,什么才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话落,在火醉还来不及反应中,只觉屁股一痛,一阵“噼里啪啦”的巴掌声就响起了!同时还听到她嘴里不停的骂道:“我让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就学会了骂人,以后你再敢骂我试试,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打得你屁股开花,我就不是你姑n_ain_ai凤七邪……”

此时此刻,凤七邪本能的把自己的年龄调节到前世二十八岁的时候,正出手调教十多岁的不良少年了!所以没那么多顾忌,下手也死重死重滴。

火醉全身僵硬,就连脸被死死的按在水里他都忘记了动弹,因为他被凤七邪这突然而来,惊世骇俗的举动给震撼住了!

天!他被一名十三岁的小丫头像打儿子一样打了屁股了?怎么会有如此胆大包天的女子?一名还未出阁的少女居然挥手打一个大男人的屁股,这……未免也太过惊世骇俗了吧?

而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如此对待,这叫他以后还……有脸出去见人吗?

真是可恶!

只是?为何她那样打自己,自己在愤怒之余,还感觉到一股久违的温暧呢? 第068章 同湖沐浴(3)

谢谢亲:陕66656送的三朵鲜花,眼泪很喜欢,么么……

……

只是?为何她那样打自己,自己在愤怒之余,还感觉到一股久违的温暧呢?

难道是自己孤单得太久了吗?所以被一个小丫头以大人的口吻如此骂着,他心里竟然产生了种家人的错觉。

这么多年以来,因为偷酒的关系,他不知道被多少人打过,只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温暧,反而体会到人情的溥凉,只是这一次挨打,怎么感觉跟以往挨打就那么不一样呢?

小巴掌不停的落下,他感觉生痛生痛的,只是为何他这颗冷硬的心却温暧了?

难道自己有受虐倾向?他吓了一跳。

只是,或许也真如她骂的那般,他娘没教他礼貌,反而……

双眸突然寒了寒,一道血光闪过,他双拳无声紧握,面目狰狞了几分。

打了半天,不见他有何动静,连分挣扎都没有,凤七邪一惊,这才发现他被自己一直死死的按在水里猛打,不会就这样淹死了吧?

心中一凛,她连忙把他从水里提了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他有些错愕带着几分狰狞的脸,死死的瞪着眼睛,大张着嘴,一副失魂样。

见他还活着,凤七邪心中一松,顿时冷哼了声:“现在知道怕了吧?以后要是再敢骂我,就不是打屁股这么简单了!我会直接毒哑你,知道了吗?”

再怎么可恶,他都还是个孩子,算了!自己真实年龄比他起码大了十岁,就不与他计较了!

当下转身,自行的清洗起来,在黑木古林这些天,一向爱干净的她,真是快憋死她了!此番好不容易有机会,她当然要好好的消洗一番了!当下猛地一下扎进水里,她欢快的扑腾起来。

然,当她清洗完再次浮出水面之际,发现某人还是以刚才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顿时傻眼了!

不会被她打傻了吧?可是她打的是屁股,不是头啊!

一下转到他身前,见他一双狭长的凤眸有些空洞的望着前方,眨也不眨,整个人神情萧索,带着深深的孤寂与落漠,看得人心里直发酸。

同样是孤单寂寞,被人背判伤害的人,不自知的,凤七邪的心里对他升起抹怜惜,无奈的叹息了声,当下拉过他,不由柔声说道:“我来帮你洗吧!洗完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这黑木古林凶险难测,还是赶快找路离开的好,双手去解他那身残破的红衣,连解释道:“我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良企图,趁机占你便宜,只是想帮你把身破衣服换换,你看看你,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变成十足十的乞丐了!真是……唉……”

而这一次,火醉好似沉入自己的思绪,双眉痛苦的纠结着,任有着凤七邪给他脱下上衣,洗净满头乱发,一直都呆呆的无任何反应。

直到……

凤七邪“刷”地一声抽出她那把某兽所幻且锈迹斑斑的匕首横在眼前,正向他脸上刺来,他才猛然间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你干什么?”

猛地一把抓住她握着匕首准备刺向自己的手,火醉眸带血红,杀机一闪而过,全身戾气尽显,可把凤七邪吓了一跳,随之手腕上传来的刺痛让她低呼了声,随即火大的朝他吼:“我干什么?我只是想帮你把那难看的胡子刮去而已,我还能干什么?杀了你吗?小人……”

果真是以小心之心度她君子之腹,她难得好心一次,他竟然这般看她,可恶!

想她凤七邪从前世到今生,何曾做过这种下人的活计,而如今看他孤寂的份上,自己屈尊降贵的“服侍”他,他不但不领情不说,竟然还以为她要杀他,真是太伤人自尊了!

火醉一呆,眸中的血色逐渐退去,换回清明,对上凤七邪那双含怒却清澈的眸子,渐渐松开了抓住她的手,眸中闪过一丝歉意。

凤七邪揉着被他几乎捏断的手腕,还有些心有余悸,此时她突然发觉,只要他发怒,眼睛立马会变得血红,跟她先前准备要杀他时反弹回来震伤她的那种诡异的血红之光一模一样。

天!这臭小子究竟练得什么邪功啊!不是她所认识的任何一种,并且在他发怒的时候,她发觉他好像魔。

如若在他发怒的时候与他对着干,她毫不意外他会一把捏死他。

“动手吧!”

呃?凤七邪愣住,一时从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反应不过来。

“不是说要帮我刮胡子吗?怎么还不动手?”话落,他很随意的寻了块湖边的大岩石靠上,闭上了眼睛,很大爷的静等着七邪的服务。

其实他也觉得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了!看她愤怒抓狂的小模样,不像是说谎,看着自己被清洗过的满头s-hi发,发现她是真的在帮自己打理形像,心没来由的一片温暧,所以他生平第一次把自己置于一个还算是陌生的丫头刀下。

凤七邪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越发觉得他很神秘,不只是像火家的人那么简单,此时虽然很想一刀割断他的咽喉,可是在未探得他的深浅之前,她可不然冒然动手,不然到时或许真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是,随着凤七邪不停的动作,火醉脸上的胡子掉落,那张脸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七邪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中的匕首掉到水里。

嘿嘿!关于火醉究竟长成何种模样,亲们且听下回分解。 第069章 如此俊男(1)

只是,随着凤七邪不停的动作,火醉脸上的胡子掉落,那张脸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七邪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中的匕首掉到水里。

天!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晓是以凤七邪的定力,也不由得为之而惊艳。

那是一张妖孽美艳令得人无法呼吸的脸。并且此时,他靠躺在一块泛着银光的岩石上,当一阵微风袭来,一头微s-hi如墨的长发,像华美的绸缎铺展开来,随风翩飞之间似墨莲绽放的妖娆,肌肤寸寸晶莹,泛着如玉光泽,与他的发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子俊美的面容恍若神祗,修长带着些许抹倨傲的眉,纤长的睫毛轻轻翘起,一双狭长微挑的眸子,流转着动人水泽,几分星光的沉淀,似蒙上一层薄雾,叫人看的不真切,俊挺的鼻子,粉蔷薇颜色的精致薄唇,透着几分惑人的x_ing感。

不由自主的,凤七邪的呼吸乱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那张几近妖孽的脸,就是移不开目光。

美男她见过不少,可是长得如此妖孽的还真是少见,虽然一早就知道他长得可能不差,但也只以为是不差而已,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美得如此不可思议。

好像是察觉到了凤七邪过于灼热的目光,火醉抬起头,往她的方向一瞥,薄唇弯起了优美的弧度:“怎么?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摸着自己已刮得干干净净的脸,火醉被凤七邪那直勾勾的目光盯得俊脸有些泛红,但这一次,他没有心生反感,因为感谢她为自己所做的事,生平第一次向她展开一笑。

而这一笑倾国倾城,惊鸿绝美,凤七邪心底仿佛是听到花开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几分动人心弦,花骨朵儿挺直着腰,一瓣瓣粉色花瓣缓缓向外伸展,到它完全开放时,出落得亭亭玉立,娇羞动人。

花开的声音真是动听……

凤七邪猛然的摇摇头,自己怎么对一个毛头小子发起花痴来,真是对不起列祖列宗啊!一下子从湖水中跃起,引得水花四溅,就往湖岸上冲去。

不然等会儿这臭小子又要骂自己色女了!她可当不起。

可是很显然,她情急之下显然忘记了自己手腕上的金丝正把她与火醉紧紧连在一起,她这一急冲,因为用力过猛,霎时被金丝的扯力反弹回来,一时不甚,竟然咕噜一下掉进了水,好不狼狈。

火醉见状,不由一愣,随之爆笑出声:“哈哈!我说?凤七邪,你不会是被本公子绝色的容貌迷得不分东西南北了吧?果然色女就是色女啊!怎么?现在发觉我比那夜麟少还要俊美是不是?所以出尔反尔的看上本少爷了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

看他那张狂无比的样子,就让人心中一阵气闷,并且那态度恶劣得非常欠抽,眼见凤七邪掉入水中,他不但没有伸出援助之手扶一把不说,反而环揣着双臂,笑得好不得意。

他心里还记得先前这小丫头说看不上他的话,果然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凤七邪“咻”地一声从水中冒出来,恨恨的呸了声,有些气急败坏的扯着这小子就要往水里按去,她现在无比后悔,刚才怎么就没把这小子按在水里给直接淹死,反而还屈尊的给他打理形像,她脑子真是透逗了!同时怒得张口就骂:“看来刚才一顿打,你还没有学乖,姑n_ain_ai我不介意再教导你一次……”

一经她提起先前被她打屁股的事,火醉的脸红了!心中的愤怒之火更是噌噌直冒,此时又见她向自己扑来,同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容许发生两次,当下身子一斜,避开她的攻势,一翻手就把她的双手扣在掌中:“凤七邪,你别得寸进尺,不然我对你可不客气了!”

凤七邪愤怒的死瞪着他,吼:“你什么时候又对我客气过了!从见面开始,你就一次次的想害死我,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了!你说啊?”

“你还有脸说,难道不是一次次的想杀死我吗?”火醉也是不服气的吼:“如果你不是如此心狠手辣,破坏了我平静的生活不说,还害得我跟你一起掉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连酒也没得喝,我会想杀你吗?”

一想到没酒喝,他就莫中的火大,当下死死的握住她的双手,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捏死她。

是啊!她承认是她先动了杀机,可事情的起因不还是因为他吗?手被他捏得剧烈一痛,她顿时锁死了双眉,对着他就是一阵吼:“如果不是你害我摔掉了门牙,并且还见死不救,而后占我便宜毁了我清白不说,竟然还不想负责,我会想杀了你吗?做男人哪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你还活着干什么?还不如去死……啊……”

正当火醉被她骂得心火直冒却无法出言反驳之际,她突然又是一声尖叫,差点震破了他的耳膜,刚想开口责问她又发什么疯,只见她又尖声吼道:“火醉,你这个大色狼,你往哪儿摸呢?”

第070章 如此俊男(2)

正当火醉被她骂得心火直冒却无法出言反驳之际,她突然又是一声尖叫,差点震破了他的耳膜,刚想开口责问她又发什么疯,只见她又尖声吼道:“火醉,你这个大色狼,你往哪儿摸呢?”

什么……意思?

火醉被她骂得一时呆住!

凤七邪顿时怒红了眼,本想抬手狠甩他一记耳光,可她的双手被他扣住挣脱不开,当下抬脚对着他就死命踢去:“你这个死色鬼,竟然还敢摸,再摸我屁股我废了你……”

火醉大冤,他哪有摸她了!就她那没几两肉的小屁股有什么好摸的,更何况,他的两只手还紧紧的抓住她的两只手呢!他又没长第三只手,拿什么摸?

所以,当下他认定她这是没事找事,冤枉他!当下躲开她那至命一脚,直吼到她鼻子上:“凤七邪,你这个恶女人,你可看清楚了!我两只手都抓着你的手,我拿什么摸你?”

话落,他把紧抓住她的两只手同时送到了她眼前,看她这次还有什么话说?不带她这么冤枉人的。

看到眼前紧握的四只手,凤七邪立马惊骇的呆住了!

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直袭向心头,原因无它,火醉的手既然在这里,但是那还在自己小屁股上留连的是什么东西?同时感觉自己小腿一凉,也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正顺势往上游,盘旋的缠上她的大腿,纤腰,再往上,直到胸部……

她满带惊骇的望着火醉,而火醉也后知后觉的发现到她有些不对,因为他感觉她全身都僵硬了!

两人从彼此的眼眸中都读出危险的气息,凤七邪心中一凛,缓缓凝聚体内的玄气护住周身,与此同时,一个微带色色的声音响起了:“想不到本王今日运气真好,竟然如此美人儿送上门来,味道可真香啊!”

深深的吸了口凤七邪身上的香味,那色色的声音里满是陶醉。

什么东西?

正当凤七邪厌恶的皱起眉,耳畔响起了火醉惊讶的声音:“凤七邪,你身上……”

不用他说,就知道自己的身体被什么给缠住了!那种冰凉的触感让她非常的讨厌,微斜眸间,突见一个吐着信子,张着血盆大口的银白大蛇头突然出现在凤七邪颈侧,让她一时吓得呆住。

刚……刚才,难道就是这东西在说……说话吗?

困难的吞了口唾沫,凤七邪心中紧张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会说话的蛇,这个世界果然是她所不能理解的。

“美人儿,怎么?被本王给迷住了么?那就留在这深幽湖陪着本王吧!如何?”腥红的信子不停的在凤七邪小脸上舔弄,蛇身更是在她的纤腰和胸部上不停的扭动,引得凤七邪心里的厌恶又深了几分,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

话说?这蛇有没有毒啊?并且还会说话,难道他还是一条神兽?并且等级还不低,而且还是条好色的神兽?敢情刚才搞鬼的就是它啊?凤七邪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她突然想起她刚靠近这湖时看到的那双色眯眯的眼睛,难道就是这厮?

不过,这么臭屁的话,怎么她好像在哪儿听过?随之,凤七邪直直的望着对面的火醉,嘴角忍不住狠狠的抽搐。

火醉也好似察觉了般,眸中划过丝尴尬。话说这蛇没事学他说话做什么?真是……

凤七邪重重的咳了声,从火醉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指着他对那条蛇说道:“其实,他比我美多了!要不?你让他留在这里陪你吧?如何?”

火醉顿时瞪圆了眼,在危险面前,这丫滴又要出卖他么?同时心微凉,往下沉去。

然,正当那条蛇抬头打量火醉的时候,凤七邪突然一反手就掐住那蛇的七寸,一使劲把它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就往那块岩石上死命砸去,同时嘴里高声骂道:“你这条好色无比的死蛇,竟然胆轻溥你姑n_ain_ai,看我这下不摔死你,摔死你……”

霎时间,只闻“轰”的一声大响,沙石飞扬,凤七邪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块被一条蛇的血肉之躯砸得开的岩石,不由一阵心惊。

不愧是神兽啊!身体果然比一般的蛇硬,不过落到她凤七邪手中,再硬她也给它砸碎了!

话落,凤七邪扯着那条蛇又是一阵狂轰乱砸,足足把人家蹂躏了个彻底,就连一旁的火醉,也忍不住眼角直抽。

这丫头,下手可丝毫不含糊啊!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世人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神兽,给点面子成不?

“连条破蛇也敢来占本小姐的便宜,真是找死!”话落,她一个抛物线动作就把那条蛇往山崖壁上死命砸去,霎时间,只闻“轰隆”一声巨响,凤七邪得意的拍了拍双手,就不信这次砸不死它。

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神不神兽的也没多大的猎奇心,在她眼中,不就是条不中用又好色无比的臭蛇嘛!有什么了不得的?她凤七邪的能力才不会去依靠些牲畜。

哼!

然,就在凤七邪把那条银白的蛇摔砸出去的瞬间,火醉顿时脸色大变,抓住她的小手就急声说道:“走,我们快离开这里……”

第071章 激情暧昧(1)

然,就在凤七邪把那条银白的蛇摔砸出去的瞬间,火醉顿时脸色大变,抓住她的小手就急声说道:“走,我们快离开这里……”

怎么了?干嘛突然一副见鬼的样子?那条蛇不是已经被她解决掉了么?还有什么好跑的?

然,就在这时,突然湖面波荡,翻起了惊涛骇浪,突来的惊天一声嘶吼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直震得整个山间都剧烈的摇晃起来,湖水更是犹如活了般,剧烈的沸腾起来。

两人也被震得脚步虚浮心神不定,火醉暗叫不好,当下拥着凤七邪,一个腾空就跃上了岸。可就在刚准备带着凤七邪离开这里之际,却突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回来。

“哼!两个渺小的人类,竟敢闯入本王的地盘不说,还敢欧打本王,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两人闻声,惊骇的回头,只见在湖面上盘着一条庞然大物,正y-in霾的盯着她,直让人毛骨悚然。

天!那是怎样的一条大蛇啊?

只见它庞大的身躯却足足有七八米长,通体银白,眼睛却泛着幽红诡异的光,嘴边暴露出两只足有半米长的尖尖的獠牙,看上去就锋利无比,让人看着看着脑海中就不禁浮现出一个人的脖子被那獠牙穿透而亡鲜血四溅的恐怖场景。

它自称本王,说话一样的语气,难道真是刚才那条被她摔出去的蛇么?凤七邪眼角狠抽,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火醉不由失声叫道:“九头冰王蛇!”

这恐怕才是它的本体吧?它是神兽,能有几星来着?二星?三星?还是五星?看样子足足有五六星吧!这样星级的魔兽还真难寻,不知道算不算是他们的“运气好”呢?洗个澡也能碰上。

九头冰王蛇?它明明只有一个头嘛!为什么叫九头冰王蛇?

或许是看出了凤七邪的疑惑,火醉轻道:“九头冰王蛇的成长空间很大,它现在不过才是神兽而已,要是有一天成长到圣兽或是超圣兽,说不定就能变成九头了!威力惊人!就算它目前只处在神兽级别,但是依然不能小看,不是你……”

火醉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出口,但是凤七邪依然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不就是说以她目前三星玄士的实力,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嘛!

想起先前自己根本就是趁它不住掐住它的七寸,才把狠狠一番蹂躏,如今它怀恨在心,更加不会放过他们了!

这个认知更凤七邪浑身一颤,震惊地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那张着的血盆大口和那嘴边暴露出两只足有半米长的尖尖的獠牙,不由暗叫一声糟,她这次玩大发了!

然而,某九头冰王蛇见他俩只是在那儿自行说悄悄话,根本就完全忽视它的存在,当下,更是怒火中烧,大吼一声:“该死的人类,竟然忽略本王,找死……”

从来没见过如此胆大包天的人类,要不是它“看上”了那小女孩,哪会容许她们如此放肆,就算如此,作为神兽王级的尊严,也不容许任何人挑畔。

当下,它着强大的气势,飞一般扑向两人。

虽然它体型确实庞大,动作却一点都不笨重,反而还很灵活迅敏,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两人眼前。尾巴一甩,带着凌厉的气势向两人当头拍来。

眼看着那剧大无比的银白蛇尾就要落下将二人拍成肉酱时,火醉迅速地抱过一旁的凤七邪,闪身险险地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飞身跃上了颗树,飘落在半里的安全距离之外。

本以为一击必中的九头冰王蛇见对方竟然躲过了自己的攻击,更是恼羞成怒,跟着闪身跃出湖面,抬头望着屹立于大树顶端的两人,眼睛变得更红更亮,仰头长啸一声,原本光溜溜的蛇身,突然长出一双银色的巨大翅膀,与银白的身体形相互辉映,在残阳的照s_h_è 下泛着银亮微红的光,纯粹得不带一丝杂色,竟让凤七邪一时看得入迷了!只是下一刻,它就拍打着双翅飞到了空中,与两人平视着。

靠!这究竟是什么蛇啊?竟然还会飞?这还让不让人活啦!

火醉也意识到对手的强大,微低头,静静地凝视着自己怀里的凤七邪,在发觉自己只着了条亵裤,上身完全赤(打断禁词)裸的与只身着件肚兜和亵裤却已完全s-hi透的凤七邪紧紧的搂在一起,由于两人衣服的完全s-hi透的关系,此时紧搂在一起跟没穿衣服没什么差别,怪异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与她雨中相识,她的双腿死死的缠住他腰身的那一幕竟然无敌的滑上心头,让他心跳加速,俊脸微红,看着凤七邪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凤七邪被他那复杂的眼神笼罩着,心里觉得怪怪的,像是过了许久,又像是只有一眨眼的时间,火醉低头,眸带着几分迷离,竟然着魔般伸出自己的手,轻抬起她的小下巴,紧盯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喉结滑动,竟然缓缓的向她靠近……

第001章{精

凤七邪被他那复杂的眼神笼罩着,心里觉得怪怪的,像是过了许久,又像是只有一眨眼的时间,火醉低头,眸带着几分迷离,竟然着魔般伸出自己的手,轻抬起她的小下巴,紧盯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喉结滑去,竟然缓缓的向她靠近……

见眼那张美得几近妖孽的俊颜缓缓向自己靠近,凤七邪不由一怔,随即双拳无声紧握,竟然莫名的紧张起来,他这是要干什么?在这生死关头,他不会是想要……吻她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太不知死活了!那条九头冰王蛇正虎视眈眈的瞪着她们,此时可说是大敌当前呢!他也有这心思,真是……

不过,眼看着他那犹如粉蔷薇般精致又透着几分惑人x_ing感的红唇缓缓向她靠近,她的心竟然莫名一紧,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说实话,她美色见过无数,前世的父母为怕她被美色所迷,所以早早就安排好她一系列的课程,其中当然包括男色的勾引,虽然后来爱上了龙少玄,但是他确实在她身上下了很多功夫,不然她是不会被感动的,可是没想到,原以为自己寻到了真爱,到头竟然是骗局一场……男人,果是不可信啊!

可就算如此,此时见火醉缓缓向自己靠来,她这么紧张又是为哪般?对上他微带着迷离的眸子,她竟然驼鸟般的闭上了眼睛,因为突然想起龙少玄的缘故,她全身被一股浓浓的哀伤所笼罩。

而心,却是乱了!

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紧张与那浓浓的哀伤,火醉有些错愕,原本有几分迷离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

这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色丫头竟然有如此紧张和悲伤的情绪出现,倒是奇了!

此时见她死闭着双目,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他不由低笑出声:“你不会……在等本少爷的吻吧?想得倒美……”

吓!什么?

凤七邪顿时“刷”地睁开双眸,刚好对上他带着戏谑的眼神和他唇角的坏笑,顿时怒火中烧,上下牙被她咬得“咯吱咯吱”着响,这臭小子,竟然还敢玩她,真不可恕。

当下双手一动,凤七邪恼羞成怒就要一把掐死他。

然,正在这时,那条九头冰王蛇煽动巨大的银色翅膀,以自己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猛烈的龙卷风带,许多根浅的树木都被卷入了风阵里围着它旋转:“该死的人类,识相的就把那小美人儿留下来,自己赶快滚,不然我活吞了你!”

活吞?凤七邪咕噜一声大咽了口口水,好可怕,又好恶心!

“怎么样?怕了吗?如果怕了就解开我腕上的金丝,我去把它引开,你趁机逃走吧!”正当凤七邪心中有些忐忑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火醉那意味不明的声音。

凤七邪顿时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想我一解开你腕上的金丝,用我引开九头冰王蛇,自己先跑吧?哼!想得倒美,火醉我告诉你,在没有出这黑木古林之前,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跟我绑在一起。”

想丢下她一个人逃,简直是做梦。

火醉无奈的叹息了声:“其实我真的没那么想,这九头冰王蛇实力不容小看,我们绑在一起行动不便,会坏事的。”

此女的防备心不可谓不重,怎么他难道就那么难以让她信任吗?

凤七邪不再理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九头冰王蛇寻找他的弱点,先前她那般摔都没摔死它,此番一定要一击成功,取它小命才成,不然她们逃生无望。

而那条九头冰王蛇见凤七邪眼也不眨的死盯着他,顿时来了兴致,当下色色的眼睛眯了眯,对凤七邪道:“小美人,只要你留下来陪本王,本王就不打你了如何?”

留下来陪它?

凤七邪顿时恨恨的呸了声,她又不是许仙,才没有人蛇恋的喜好,再说它又不是白娘子来报恩的,倒是像来寻仇滴。

纤手一番,冰蓝所幻成的长剑落入手中,她决意与它拼了!轻回眸盯着火醉,不带一丝感情的道:“你别想一个人逃,想活命就跟我一块战斗,不然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做垫背。”

这小子武功比她高,所以她决不能解开金丝,不然到时候他跑了!自己找谁哭去。

见她此意已决,火醉也不再多话,只是心里为她不相信自己意外的竟然暗自恼怒着,当下环抱着双臂,他懒惰的道:“要战你战,我可不愿跟只畜生动手。”

既然不信任他,那他就不用动手了!总有她求自己的时候。

凤七邪顿时剜了他一眼,这个见死不救的臭男人,真没君子风度,转回眸间,手中的长剑一挽,对那九头冰王蛇厉声喝道:“你这条该死的长虫,受死吧!”

话落,她在长剑上注上赤色玄气,就向那九头冰王蛇攻去。

长虫?

九头冰王蛇大怒,想它堂堂蛇中之王,怎么能拿那么下溅的虫与它比,真是太过份了!原本想留这小小的美人儿慢慢玩,如今在盛怒之下它下改变了主意,当下双翅一扇,怒声咆哮:“该死的人类,竟敢小瞧本王,看我不活吞了你。”

霎时间,狂风大起,九头冰王蛇犹如离弦的箭般冲向那个让他屡屡受挫的该死人类,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朝她吐出一串银白色的冰气,而那冰气才一出口,瞬间就化为无数冰锥向凤七邪刺去。

凤七邪连忙闪身避开,同时挥剑一砍,老赤红色的玄气犹如一道流光就向九头冰王蛇当七寸处砍去。

人们不是都说打蛇打七寸吗?虽然这条蛇很不一般,可万始不离其宗,在她眼中,再怎么厉害也只是条蛇,她还就不信砍不死它?

然,当她凌厉剑气砍向那九头冰王蛇时,它竟然不躲不避,可是那带着赤色玄气的剑气刚沾到它身上就立马消失了,没有造成一点损伤,而凤七邪原来站着的树却在被那些冰锥触及后迅速冻结成冰,被其它树枝轻轻扫到,立马破裂成一块块冰封的碎片,却又瞬间消散于无形,不留一丝痕迹。

见此,凤七邪心情更是沉重,这九头冰王蛇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除非给她一架超级大炮一炮轰了它,不然此番她连逃都逃不掉,只能把这条小命留在这里了!

突然,暴怒中的九头冰王蛇以瞬移般的速度出现在凤七邪跟前,一甩尾狠狠地拍向了她:“小女人,既然不想留下来陪本王,那就去死!”

超强的威压突然释放,铺天盖地的卷来,让凤七邪一时不免镇住,只见它突然闪到七焰身前,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对锋利的獠牙,就朝凤七邪当头咬下。

“不要!”离她不远处,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火醉见状,双目赤裂,声嘶力竭地喊出这句饱含着万分绝望与心碎的话,当下想都没想,身形一纵,竟然在第一时间扯过凤七邪,而他自己闪避不及则被九头冰王蛇张着的血盆大口给一口含住。

浓浓的腥味袭来,差点没把人给活活薰死。

“醉……”

而被他推开的凤七邪一见他被生吞的情景则是惊呆了!情急的呼唤自然出口,看着被那九头冰王蛇含在嘴里的火醉,正要一口吞下,她的心竟然有丝丝抽痛,让她一时呆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是一直都希望自己死的吗?刚才还要丢下自己跑来着,(咳!我说邪,人家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跑了!不是让你跑来着吗?是你自己不信的好不好?)可是在生死关头他怎么会舍命救自己?

真是……太让人震撼了!

不过,难道此时自己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九头冰王蛇活活吞掉吗?

不,她不能这样做,哪怕是他被九头冰王蛇吞到肚子里,她也有砍破它的肚子把火醉给救出来,当下手中的长剑一挽,她带着惊人的气势就准备朝那九头冰王蛇冲去,准备跟它拼了!

“住手,别动……”

然,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却喝住了!

凤七邪惊骇的抬眸,只见原本被那九头冰王蛇的血盆大口含在嘴里的某醉,竟然渐渐地搬开了九头冰王蛇那张血盆大口,半个身子抽了出来。只是一人一蛇两边都不敢有丝毫放松,在那里拼命的做着拉锯战,不敢有丝毫松懈,只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对方生吞或是杀掉。

见火醉没事,凤七邪一片欣喜,原本一心盼他死的人儿,此时莫名的感激他还能活着。

只是,她还没有高兴到一秒,就被接下来的情况给惊吓住了!

只见火醉死死的搬住九头冰王蛇的大嘴,不让它又向自己咬来,只是他的脸色很不好,一片惨白不说,还一闪一闪的发着诡异的红光,在凤七邪眼里看来,此时的他就像是电视里演得那种练功练到走火入魔的状态,并且眉宇间还闪现着绚丽的魔纹,美得像至命的罂粟,让她惊骇不已。

“醉,你怎么了?”凤七邪惊骇而担忧的望着他,却不敢上前。

“你现在走,马上离开这里。”此时的火醉,用坚强的意志对凤七邪说出最后的话,如若她再不离开这里,他恐怕会做出追悔莫及的事出来。

见他如此,俊脸布满冷汗,好似因为什么剧烈的痛苦而疼得一张绝美的俊颜有些扭曲,且还死死的搬住那九头冰王蛇的大嘴与它做着生死搏斗,直让凤七邪的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当下,她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只知道不能就这样丢下他,有些任x_ing的喊:“不,我们要走一起走,要死一块死,我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独自逃命的。”

话落,她手中的剑花一挽,飞身就像那九头冰王蛇双目刺去。

那九头冰王蛇顿时大怒,眼前长剑带着浓浓的杀气向它眼睛刺来,顿时顾不得要活吞了眼前的人类,蛇尾一摆,卷起一道狂风,就向凤七邪甩去……

而它这情急一甩,威力当然不可小看,以凤七邪目前的实力要是被击中,恐怕不死也得终生残废。

火醉顿时大惊,当下顾不得此时体内翻腾乱窜的气流,疯狂的凝聚全身起浮不停,快不受自己控制玄气,全力向九头冰王蛇攻去。

霎时间,诡异的红光大盛,几乎映红了半边天。

眼见那蛇尾就要甩上凤七邪,她却无力抵抗,只能闭目等死之际,却突地“轰然”一声大响,她惊骇的眼大眼眸间,只见九头冰王蛇那庞大的躯体被火醉一拳轰飞,轰然一声被砸进了岩壁里。而他自己则被反弹的力道震得重伤吐血,无力的坐倒在地,然而他全身一闪一闪的诡异红芒更浓了!脸上的魔纹也比先前多了些,整整覆盖了个右眼上方,让他看上去魔魅可怖。

凤七邪看着他如此模样,不敢冒然上前,只得在离他一米处望着他,担忧的问道:“醉,你怎么样了?听得到我说话吗?”

她知道,他出事了!很像是走火入魔。

可他依然死死的闭着双目,全身红芒诡异闪动,映得他的一张脸更加美艳了!原本就美得不可方物的脸,此时因为那绚丽的魔纹增添了几分邪魅,让他美得让人几欲窒息。

就在凤七邪紧张的望着他,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之际,他却腾地睁开了双眼,但眸中却是腥红一片,带着嗜血,好似燃烧着地狱的火焰。

凤七邪顿时被吓了好大一跳,本能的想逃,可却被他猛然一把拽进了怀里,惊骇的抬眸间,刚好对上他腥红而陌生的双目,被他嗜血的目光紧盯着,她感觉到了灵魂的颤悚:“醉……你还记……记得我吗?”

他腥红的眸中闪动着迷芒,凤七邪困难的吞了吞口水,此时她非常肯定,这小子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个不慎,他绝对会杀了自己的,并且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在他面前,她感自己觉弱小得犹如蝼蚁。

凤七邪被他紧扣在怀中,不敢轻举妄动,此时的他已不是她平日里所认识的火醉,她直感觉他像魔,那腥红嗜血的眼神,好似来自地狱的修罗。

然,就算这样,她也没能逃过一劫。

就在凤七邪心中忐忑不安,寻思该如何帮他之时,他却突地脸色大变,红芒大盛,跟着全身竟然剧烈的颤抖起来,而他脸上的魔纹,突然好似活了般,有不住扩张的趁势。

正当凤七邪看着他脸上的变化而吓得惊呆之际,突然双臂一痛,被他死死的抓住直痛得她龇牙咧嘴,几欲碎裂。原本还有几分惊惧的心顿时被浓浓的愤怒所取代,当下顾不得害怕,抬手就想把这丫滴拍飞,管她是不是他的敌手。

可正在这时,他突然痛苦的低吼,脸上更是一片狰狞,好似要将人生生活吞了般,凤七邪吓得尖叫,以为他就要捏死自己之际,他却双手一下放开她,死命的往自己头上砸去,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凤七邪都为之心痛,原本想要拍向他的手改为猛地一把把他抱住:“醉,你冷静一下,千万不要伤害自己,好吗?”

好吗?好吗?好吗?

是谁?用这么温柔的语音跟他说话?火醉死敲着自己头痛欲裂的脑袋,可是这样还不够,依然疼得他抓狂,当下顾不得那么许多,头就向着一块石头狂力撞去。

凤七邪大惊,连忙一把拉住了他:“醉,你冷静一下,你这倒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怎么样才能救你,快说啊!”

声音,好像有些熟悉,他本能的出口:“酒……”

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