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异世逆凤之邪女傲天》作者:流着水的眼(1)

时间:2020-07-02 浏览量:


内容介绍: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她——凤七邪。  “既然是个废物,那就嫁人吧!好歹也算是废物利用,不枉家族养育了她十三年。”还没睁眼,就听见有人这么恶毒的决定她的命运。

靠!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敢说她是废物?想她凤七邪身为凤氏集团的首席总裁,聪明睿智的她怎么可能跟‘废物’两个字粘上边?

这些人难道是白痴吗?

只是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才发现她已不是原来的她,而是被凤氏家族所遗弃的那个天生不能习武的家族武学另类十三岁的少女凤七邪,俗称——废物。

【镜头一】  “哼!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全亚玛帝国的女子恐怕也没有你这种刚订婚,未婚夫就亲自上门来退婚的,我们整个凤府的脸都让你这个废物给丢光了!”  某邪:是啊!这聘礼都还没捂热呼呢!感情这婚暂时是不能退了!

【镜头二】  某邪:“要怎么做你才不退婚?”  不退婚,难道是被本公子的风采给迷住了?龙玉葵挑着眉,尾巴翘上了天:“怎么?你就那么想嫁给我?”  “目前,我不能跟你解除婚约。”至于想嫁给他嘛?倒不至于,这个小白脸不是她的菜。  龙玉葵手中的折扇一展,尽显风流,高傲无比的道:“知道吗?如果娶了你,我将会成为全莫塞尔雅城的笑柄,并且所有的兄弟都将看不起我,所以,这婚我是退定了!”  某邪凤眸中寒光一现,满身的张狂尽显:“在我凤七邪的字典里,只有我不要的男人,不能有不要我的男人,所以退婚与死两条路,你选一条吧!”

【镜头三】  大长老骄傲的仰着头大声宣布:“这一届凤院的人选已足十人,哪怕你是家主的女儿,依照族规,也不能破例,所以你就等着参加一下届选……啊……”  可他的话还未说完,突地眼前银光一闪,一股杀气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厅,其中一名弟子来不及躲避,咽喉处突地一凉,接着一股热流喷了出来,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叫出,身体已然缓缓的倒了下去。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凤七邪那满带血腥的笑容,大厅中的所有人全都变得呆滞,眼中全是浓浓的惊骇。  “这样,不就只有十人了吗?”凤七邪望着剩下的九名弟子云淡风轻般低语,随手抛下手中的长剑,对一旁已经完全石化的银月说道:“剑已经脏了!换一把吧!”本书标签:爽文 女强 废柴 穿越 腹黑 异世 第001章 家族废物(1)

疼!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疼!

那种疼是深入骨髓的,就像是有人拿刀子将她的皮肉慢慢割开,又洒上了一把盐一样。

疼得她用牙紧紧咬住了唇瓣,几乎要申吟出声。

“报告大长老,除了选出的十名孩子进入凤院之外,其他人全部身死,只有这个凤七邪好像还剩有口气。”

“还有口气?”显然那被称做大长老的人有些意外,天生废物体质的凤七邪在那疯狂的杀戮之下竟然还活着,着实让人吃惊,随即沉思了一秒:“这凤七邪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也是凤家的直系血脉,家主的亲生女儿,既然没死,那就按照族规嫁人吧!好歹也算是废物利用,不枉家族养育了她十三年。”还没睁眼,就听见有人这么恶毒的决定她的命运。

靠!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敢说她是废物?想她凤七邪身为凤氏集团的首席总裁,聪明睿智的她怎么可能跟‘废物’两个字粘上边?

这些人难道是白痴吗?

并且趁她昏迷还想把她莫名其妙的嫁人,天杀的,等她醒过来一定要这群王八蛋好看,唔……该死的,她浑身为什么会这么痛?简直要命了!

“等会儿通知七邪的丫环来把她弄回去,我们走吧!”脚步声逐渐远去,七邪才困难的睁开眼睛,却微微愣了一愣!

血,满地的血!鲜血浓稠地挂在枯Cao上,顺着地缝汩汩流淌。

四周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死尸,有的倚在大树下,有的俯卧在Cao丛中,还有的挂在树杈上……

看到这些死尸,饶是凤七邪早就看破了生死,依旧情不自禁抖了一抖,瞳孔猛地收缩!

那些死尸竟然都是孩子!十一二三岁的孩子!

这些孩子有男有女,相貌虽然不一样,却都极为清秀,身上是同样的穿着,都是一身黑色的裤褂,在裤褂的边沿,绣着一只活龙活现的火凤,看上去极为妖异。

更怪异的是,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留着长发,就像是画册上画的古代小孩,头上梳着两个髻……

怎么回事?在拍电影?

这是什么电影?怎么有这么血腥的场面?看这些孩子是什么学校的孩子吧?

凤七邪轻轻一笑,只觉得他们可真敬业,装死装的像真的一样,还真难为他们了!

随即一跳而起,忽然打了个踉跄,她这才记起刚刚的疼……

莫非,我真受伤了?

情不自禁低下头瞧了一瞧,这一瞧之下,她登时像被雷电劈中!她——她自己的身上竟然也穿着这么一身绣着火凤的黑色裤褂!更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脚变小了,个头变矮了!

她下意识地伸出了小手。

嗯!那是名副其实的小手!也就她原先的一半大小,上面遍布硬茧和血泡,看上去很劳苦大众,还脏乎乎的!

凤七邪只觉脑袋轰地一声,一幕情景终于后知后觉地闯进她的脑海,让人心碎的痛苦排山倒海般袭来,她脚下趔趄了一下,险些坐倒,一颗心更似要跳出腔子。

她是赫赫有名的凤氏集团总裁,声名更是超过了她的父亲,把凤氏集团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与辉煌。

而在她这一生中,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最爱的就是她唯一的妹妹。

可是,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唯一的妹妹为了继承权竟然不惜把自己的男人送到她身边来做她的未婚夫,而她却实实在在的疯狂的爱上了那个男人,到最后他竟然真的狠心的杀了她,呵呵!他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自己是真的死了!她忘不了那冰凉的匕首刺进心脏的感觉,被自己唯一的妹妹背判,被心爱的男人刺杀,天地间,恐怕也只有她凤七邪人品会这么差吧!

想不到,未婚夫那无情一刀,不但没有刺死她,反而让她转世重生,而且还成为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

二十八岁的“高龄”竟然变成了十二三多岁的女孩,算起来是不是她应祸得福呢?自嘲一笑,凤七邪的双眸中满是寒意。

随即她整了整心神,又看了看那些倒地的死尸,心中一动:莫非这些死尸是真的?凤眸微凝,她看了看离她不远的那一具俯着尸身,走了过去,弯腰拨了一下。

咕噜!那尸身被她拨得翻了个身子,仰面朝天,她心中微微一跳,那尸身喉咙处中了致命一剑,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衰Cao,人早已气绝多时。

凤七邪后退了几步。

晕死,原来这些尸体是真的!可是谁这么残忍,杀这么小的孩子?

她接着又连连翻看了好几个,发现他们或腹部中刀,或者头部中剑,伤口不一,杀人的手法也各各不同。

却基本都是一招致命,狠,辣,绝!

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伤在左胸,如不是她这具身体的心脏生的稍稍偏右一点,只怕也早已毙命多时了!紧接着她又查看了几具尸体,心中忽然一动,这些尸身穿的衣服几乎是一样的,根本没有其他样式……

一个念头蓦然飞上心头,莫非——是这些孩子自相残杀而死?

当下,凤七邪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知道自己这个推论十有八九是真实的,同时心中不由得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些疑猜,此处山高林密,自然不是个允许她出神的好地方。

远处时时传来猛兽的吼叫,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夕阳半落,晚霞如血,天眼见就要黑了!

她该何去何从呢?

重生了!换了个新身份的她不免有些茫然,眼有余光,她看到“她”先前所躺的地方,血迫中竟然有颗珠圆玉润的珠子,此时正一闪一闪的发着血红之光,貌似好像正在吞噬那些从“她”身上流出的鲜血。

随着鲜血的消失,那颗珠子竟然越来越红,到最后竟然红得诡异。

凤七邪顿时吓了一跳,虽然她一向胆大包天,可见到这诡异的一幕,还是忍不住心中发渗。

更何况这荒山野岭的,当真让人渗得慌。

可老天还嫌她惊吓不够似的,只见那闪着红光的诡异珠子吞噬完地上那些鲜血之后,竟然临空而起,光晕无声放大,红色的光晕之中竟然带着淡淡的金色,竟然直直的盯上了她般。

不是吧!

凤七邪悲呼,它不是吞噬了那些鲜血还不够,还惦记着她身上的吧?

困难的咽了个唾沫,她当即拉开架式,与那颗诡异的血色珠子对上,她还就不信了!凭她的身手还搞不定一颗珠子。

前世,(貌似现在她已死亡重生,先前的一切已轮为前世。)她父母就生了她和妹妹两个女儿。

从小,她就被当成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来培养,父母怕她因为太富有被人不明不白地暗杀,特意为她请了无数武术高手,从三岁起,她每天都要在练功房里消磨半天时间,而且,他们教她的全是——精心研制的各种必杀技!她父母的谬论是:与其让别人杀我,不如我先宰了别人,反正敢绑架她的肯定是该死的,而她家恰好有的是钱来摆平宰人后遗症!

悲呼!

试想,有这样的父母,她又怎么能保持纯洁的女儿心呢?所以她从来就不怕她那些亲戚朋友明刀明枪的绑架威胁!

可谁知?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到最后要她命的竟然是她此生唯一信任最疼爱的妹妹和她深爱着的未婚夫。

而那理由竟然是为了她的钱与继承人的位置。

呵呵!真是可笑啊!在金钱与权利面前,什么亲情,爱情全都变得不堪一击,是她凤七邪的人品太差了吗?

到头来连最亲近的人也背判她,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还是爱情,从今以后恐怕她再也不能相信了吧?

凤七邪不由苦笑,真是孤独的人生啊!

眼前妖异的红光一闪,顿时把凤七邪从回忆里惊回神来,只是还未来得及动手,那颗珠子竟然化为一道红光,猛然的窜进了七邪的身体。

凤七邪顿时全身一颤,排山倒海般的剧痛袭来,让她脑子一阵翁呜,一股不属于她的力量疯狂的涌进她的身体,足已撕心裂肺,那非人的折磨顿时让她双眸一闭,竟然活活的痛晕了过去。

第002章 家族废物(2)

全身,感觉像在被火燃烧。

在凤七邪不知道的情况下,那颗危异的珠子一窜入她的身体,立时就变得兴奋起来。

轰然一声,那颗珠子窜入她的血脉之中,疯狂的吞噬着里面的鲜血,随着它的吞噬,而后又从它的珠体里排出一些红色泛着金光的液体,而那些红色泛着金光的液体一触到她的血管,凤七邪那原本毫无知觉得身体竟然剧烈的颤动起来,而她的整个血管好似着起火来,很快便席卷了整个身体的血脉。

原本天生废物的体质,在那颗珠子疯狂的侵袭下,正在疯狂的发生着变化,不多时,那红色泛着金光的液体已然全部替代了她原有的血液,但是那血液替换的那份痛苦,是常人无法想像的。

那种非人的疼痛足已让人的灵魂都为之颤栗。

此时凤七邪躺在地上,全身被笼罩在一种迷蒙的红金光之中,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但眉心处却透着坚毅,好似在尽全力与那疼痛对抗,浑身透着一股别样的高贵和肃然之美。

红金色的流光在凤七邪的全身犹如波浪一般,不断的游走,所到之处鲜血尽失,但又很快会生长出新的经脉血液,微微泛着金光,骨骼和血脉,比原先的那副身体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按世人的话来说,凤七邪现在的身体便是根骨奇佳,是千年难遇的习武的好身体,绝不是先前那个只会三流功法不能修习上等功法的废物体质。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红金色的流光逐渐的安份下来,变成了先前那颗珠子,只是那珠体从原本的金红色渐渐的转换了绝金色,好似吃饱喝足了一般,沉落于凤七邪的丹田,悄然的蛰伏着。

同时她的脑海里也多了些从来不属于她的信息。

玄气大陆?亚玛帝国?凤家?玄气世家?

脑海里不停的闪过一些片段,从那些片段里凤七邪得知,自己现在身处的这片大陆叫玄气大陆,而在玄气大陆上最强的势力分别有四大帝国和五大世家。

四大帝国一共是洛桑帝国、姬月帝国、亚玛帝国和星野帝国,而五大世家分别是龙氏家族、凤氏家族、药氏家族、火氏家族和夜氏家族。

在玄气大陆的修练等级与玄气等级颜色分别是:玄士(赤色),玄师(橙色),大玄师(黄色),玄王(银色),玄皇(青色),接下来的等级暂且不表。

或许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关系,凤七邪直接附在了这个名叫凤七邪的少女身上,从她的记忆力可以勉强知晓,这个少女是个相当懦弱的人,因为天赋极差,从小就对自己没有信心,又是这个庞大的凤氏家族的直系血脉,是以,拥有一个在莫塞尔雅城响当当的名号。

凤七邪,莫塞尔雅城年仅十三岁的废物七小姐!

此次在别人的怂恿下竟然以废物体质参加家族精英选拔,以她那样的身手不死才怪。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七邪的手微微的动了下。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

模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叫唤的声音,凤七邪此时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努力的想撑开沉重的眼皮,却显无力。

“该死的凤明城,明知道小姐的体质特殊,竟然还怂恿小姐去参加凤院的选拨大赛,真是该死,我现在就去跟他拼了!”

“银月,不可冲动,那凤明城是大长老的儿子,我们斗不过他,总之,是我们邪儿命苦,偏生了个废物体质,也怪我这做娘的没用,没有保护好她,呜……”

一阵妇人的低泣声传来,直搅得凤七邪头晕脑涨,天知道,这辈子她最讨厌人哭哭哭啼啼了!

没出息!

“别哭了!我还没死。”

烦躁微带冷意的声音响起,顿时把室内的两人吓了一跳,在她们的印像中,凤七邪从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那一瞬间,满身的杀伐之气尽显无疑,让两人吓了一跳,随之……

“邪……邪儿,你还好吗?”

“小姐,你还好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接着两道身影同时扑倒凤七邪床前,万分担忧的望着她。

幽幽的睁开双眸,凤七邪有一瞬间的恍惚,接着两张满含关切的脸同时映入眼帘,她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邪儿,你怎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见到凤七邪发愣,并且想到她刚才的语气,还以为她伤到了哪里,所以变得不“正常”。

一向有些冲动的银月也是满目担心的望着她。

而凤七邪则是被她们眸中那发自内心的担忧给震慑住了!久久不能言语,在她的记忆里,自从父母在她五岁时双双出事故之后,她就没享受过家人的关爱,唯一的妹妹,虽然她满心的疼爱她,可她始终对自己冰冰冷冷的样子,久而久之,自己那颗火热的心也被隐藏起来,像这种真情流露的眼神,她有多久没见过了?

“天!怎么办?邪儿好像真的伤到脑袋了!”见凤七邪一副木然的表情,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凤夫人立马又悲悲切切的哭了起来。

倒是一旁的银月镇定一些,仔细打量床上的小姐,见她神色清明,不像是伤了脑袋的样子。

只是,总感觉眼前的小姐不像是以前的小姐,可究竟有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可在给小姐换衣服的时候她明明见到小姐右胸上的凤型胎记,万不会是别人假冒才对。

可刚才那慑人的气势连她都有些心惊又是怎么回事?

一切因由,她归根于是自己的错觉。

又是那让人抓狂的哭泣声,不过这一次凤七邪倒是没有发火,或许是离开家庭的温暧太久,让她舍不得喝诉这个担心自己“女儿”而哭泣的母亲。

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安抚的话,可她从未有过这种哄女人的经验,还当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小脸微红,心中不免尴尬。

然,正在她觉得尴尬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妖媚无比的声音:“姐姐,真是恭喜啊!家主竟然给七邪订下这么好的一门亲事,真是让人羡慕啊!呵呵……” 第003章 如此夫婿(1)

然,正在她觉得尴尬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妖媚无比的声音:“姐姐,真是恭喜啊!家主竟然给七邪订下这么好的一门亲事,真是让人羡慕啊!呵呵……”

随即,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接着一个火红妖娆的身影走了起来。

一见来人,凤夫人立马站直身子挡在凤七邪床前,明明懦弱的x_ing格却要强装坚强,并且双腿都在发颤,这一切只为守护她的女儿。

而就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凤七邪对她的好感增了几分,虽然这个只知道哭泣的女人在她眼中很没用,可是她那颗爱护女儿的心却让她有些震动。

“你说的什么意思?什么亲事?”凤夫人一脸防备。

对于凤绝天的这个第二房小妾,她可说是相当季婵,虽然她身为正室,可是在凤府里却一直被她压着,这个蛇蝎女人一向恨不得她娘俩去死,好把正室的位置给她空出来。

此时,听到一说家主给邪儿找了门好亲事,可一看到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就知道这门亲事绝不会好。

果不然,接下来二夫人就掩唇笑道:“真不知道七邪是哪一世修来的福气,竟然跟龙家的三少爷定了亲,可真是高攀了啊!”

高攀?

一向火爆冲动的银月闻言立马就跳了起来,尖锐的叫道:“你是说家主让小姐与龙家的定了亲?而定亲的对像是龙家那个荒 y- ín 无道,下流无耻的家族败类,虽然他们家有钱有势,但是就他那人品,全莫塞尔雅城的女子宁死也不愿嫁的三少爷——龙玉葵吗?”

那个长得比女人还娘,又万分下流无耻外加残忍的混蛋要做小姐的姑爷?不,这绝不可能。

二夫人当即就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人家三少爷也没你说的那么差,不过就是人”风流“了点,做事”不择手段“稍稍那么”下流无耻“外加”残忍“了那么一点点,其他也就没什么了!虽然长得很娘,但他好歹也是美男子一玫,并且还是第一世家的三少爷,以七邪一介废物能攀上这门亲事,已经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我呸!既然这么好,那二夫人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银月当场就来了气,这不明摆着是把自家小姐往火坑里推嘛!

他龙玉葵虽然是第一世家的公子,但好色无耻的名号已然传遍了整个亚玛帝国,名气比她们小姐还臭……哦!不,小姐只是体质“特殊”了些,但好歹人品比那混蛋强多了!

如果小姐要是真嫁给了他,那无疑此生就真的完了!

所以,不管如何,这次她银月哪怕是拼了这条命,她也绝不能让小姐嫁给这样的人。

“放肆,银月,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胆敢顶撞我,记住你的身份,你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丫环,在主人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来人,给我撑嘴……”

二夫人话语刚落,立马有两个虎背熊腰的丫环冲了上来,一把扣住银月,扬手就朝她小脸上挥去。

银月虽然是个七星玄士,有些功夫,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对方两个虎背熊腰的丫环实力也不底,都是六星玄士,一时间,银月以一敌二,不免吃亏。

并且以二夫人的身份惩罚她,她也不敢公然还手。

眼见那一巴掌就要挥下,并带着强烈的劲风,由此可见,那丫环是下了死手,这一巴掌要是给打实了!就算不重伤,银月也得蹦掉几颗牙。

凤夫人早已吓得呆住了!

而银月却是怒瞪着双眼,充满仇恨的死瞪着二夫人,没有半分倔服。

虽然这丫头有些冲动,但是那骨子里的倔强却叫人欣赏。

就在那一巴掌快要触上银月小脸的瞬间,已然有心理准备蹦掉几颗牙的银月突地感到一股无形的劲道把紧扣在一起的几人弹开,随之身子被人一带……

紧接着,奇迹般的,她竟然从那两个虎背熊腰的六星斗士丫环的钳制中脱身出来。

在最后一秒,竟然躲过了那强劲一巴掌?

银月惊鄂,她很清楚在最后关头是有人救了她,可那人是谁呢?在这房里除了她和夫人就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小姐了!

第一个,排除是小姐的可能,因为小姐的废物体质,拼命的修练了十三年才拼了个一星玄士,连二星都评不上,所以当然不可能是她。

凤夫人更不用说了!根本连半分斗气都不会,要不是跟家主指腹为婚,家主当年根本就不可能娶她。

最重要的是,一向懦弱胆小的凤夫人根本就没那个胆子为了她一个小小的丫环与在凤府掌权的二夫人对上。

所以,那么是谁在紧要关头救了她呢?

同样不解的还有二夫人几人,但此时,她们全都见鬼似的瞪着她身旁……

身旁?

银月微微转眸,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顿时目光变得呆滞:“小……小姐……”

“咳咳……我说?咳咳咳……”凤七邪身形一个轻晃,吓得正处在呆滞中的银月连忙扶住了她,而七邪则是一副肺都快咳出来的表情,靠在银月身上,万分“虚弱”的道:“二娘,咳咳……你此行前来是的目的是为了传达家主的意思,并不是来教训七邪的丫环对……对吧?咳咳……咳咳咳……”

第004章 如此夫婿(2)

谢谢亲:菁熙梓ciyi送的一颗钻石和亲:live6送的一朵鲜花,眼泪很高兴,因为这是此文眼泪收到的第一颗钻石和鲜花,扑倒,众么么……

……。

“咳咳……我说?咳咳咳……”凤七邪身形一个轻晃,吓得正处在呆滞中的银月连忙扶住了她,而七邪则是一副肺都快咳出来的表情,靠在银月身上,万分“虚弱”的道:“二娘,咳咳……你此行前来是的目的是为了传达家主的意思,并不是为了来教训七邪丫环的对……对吧?咳咳……咳咳咳……”

“小姐,你没事吧!”见凤七邪咳得如此厉害,银月顿时把惊骇之情抛去,担心起凤七邪的身体来。

七邪缓缓的摇了摇头,那小模样无比虚弱。

二夫人呆得一呆之后,霎时从见鬼的神情中回过神来,刚才的一切都应该是“巧合”吧!凭凤七邪这个有名的废物怎么可能从双珠手中救人?

果然废物还是废物,你看看她那副快要咳死了的表情,看来此次参加凤院选拨当真是去了半条命啊!

就她这模样,不会还没嫁龙家就咳死了吧?

那样可不太好,想那龙家可是五大世家的龙头老大,所下的聘礼可不少,如果让她就这样死了……算了算了!目前还是暂时不收时拾银月那个贱丫头了!免得刺激了这废物,让她一命归西,可是她们凤府的损失。

这丫头的生死事小,可得不到那些聘礼可就是一大损失了。

想她胡艳丽在凤府掌权多年,凤府上下,除了家主以外莫不以她为尊,不是没有道理的。

上至家主的另几房小妾,下至一干仆从莫不被她收得服服帖帖,那手段绝非常人可比。

“来人,把龙家所下的聘礼抬进来!”随着二夫人一挥手,立马有两名壮汉把一个大箱子抬了进来,二夫人倨傲的抬着颚,摇着手中的美人儿扇对一旁呆愣住的凤夫人说道:“亲事已定,姐姐,择日就让你的女儿嫁过去吧!”

银月不赞同的才刚要抗议,就被凤七邪拉住,顿时侧眸不解的望着小姐,不知道她玩什么?

这可是关系到她的终生大事啊!她搞不懂小姐为何这么平静。

但奇怪的是,小姐明明一副咳得快死了的样子,可一对上她那双微带戏谑泛着冰冷的眼神时,她竟然从心底莫名的升起股信任,原本万分冲动不平的情绪在一瞬间竟然莫名其妙的平静了下来。

自从小姐醒过来之后,好像真的跟以前不同了!虽然还是一副弱弱好欺负的模样,可是那眼神不一样了!

同样一双眼睛,可她却从中读出不一样的神采,以前的小姐永远是一副受惊的小兔子般的胆怯眼神。而如今的小姐,那一双眼睛里透着浓浓的自信与冰冷,此时在二夫人面前虽然一副弱弱的表情,但她看着二夫人的眼神中却充满着戏谑……与看着玩具般的表情,隐隐还透着兴味。

戏谑?

对!就是戏谑,银月眨了眨眼睛,一度认为是自己眼花,可当她看见小姐听到二夫人说让夫人择日把小姐嫁过去时,小姐不但没有怯懦哭泣,反而嘴角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时,她就非常肯定不是自己眼花,而是小姐真的脱胎换骨般的改变了!

虽然心里满是震惊,但她却兴喜小姐有这样的转变。

虽然现在她还搞不清楚以小姐的废物体质是怎样把她从两名六星斗士手中救下她的,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刚才危难关头,真的是小姐救下了她。

难道经历了死亡,真的可以让人改变至此吗?不由自主的,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停在了凤七邪身上,反而忘记了小姐既然嫁给龙家三少爷龙玉葵那个人渣的事情了!

那灼热的目光足已把人烧穿,但凤七邪只是对她淡淡一笑,她知道自己的改变肯定会让身边的人起怀疑,不过她并不在乎,反正这身体是真正凤七邪的,她没什么好怕的。

一听见二夫人说完,不等凤夫人回答,她已然非常“乖巧”的轻应道:“一切但凭二娘作主……”

见她如此识相,二夫人顿时高傲的抬高了下巴:“那就这样定了吧!金珠,银珠,我们走……”

金猪?银猪?

原本演“乖乖女”演得有些上瘾的凤七邪听到这两个名字差点没破功,还好给她急时忍住了!不然她的形像啊……

你说你堂堂凤府的二夫人,就算再爱财,也不用把丫环的名字取成这样吧?

金猪?银猪?嘿嘿!果然有些像,这二夫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取两个名字倒很符合那两个丫环的形像。

“邪儿,我苦命的孩儿,真是委屈你了啊!”嫁给那样的人以后能有什么好日子过,邪儿这一生算是彻底给毁了!

凤七邪正在心里偷笑呢!谁知突然被人抱住一阵洪水泛滥,她顿时这叫个无语,貌似嫁人的是她吧!你说你哭个什么劲?

凤七邪僵张着双臂,不知道该把手往哪儿放?自从五岁时双亲去世之后,她就从未跟人这般亲近过,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没有,此时突然而来的亲密还真让她不习惯。

然,正在凤七邪尴尬无比之间,却突然有群人如同旋风般卷了起来,直奔刚才二夫人抬来的那箱聘礼而去。

凤夫人一见这阵势,顿时吓了好大一跳:“这……这是怎么回事?”

“哼!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全亚玛帝国的女子恐怕也没有你这种刚订婚,未婚夫就亲自上门来退婚的,我们整个凤府的脸都让你这个废物给丢光了!” 第005章 如此夫婿(3)

“哼!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全亚玛帝国的女子恐怕也没有你这种刚订婚,未婚夫就亲自上门来退婚的,我们整个凤府的脸都让你这个废物给丢光了!”一群人,丢下这句话,抬着那箱聘礼就走了出去,那眼神极度不屑。

这聘礼才刚下不久,这三少爷就亲自上门退婚,这让凤七邪本来就不好的名声,恐怕更加臭不可闻了!永远嫁不出去也说不定,你说,连三少爷那样的人都不屑娶她,那在整个莫塞尔雅城来说恐怕也不可能有男人要娶这凤七邪了!

既然这个凤七邪已经永无翻身之日,那他们这些下人还怕她做什么?所以一干人都对凤七邪没有好脸色。

什么?退婚?这聘礼还没捂热呼呢?

室内的三人大吃一惊,随即银月面色一喜,就算退婚也比嫁给龙玉葵那个人渣强。

可凤夫人就不这样想了!这被退过婚的女子还能嫁得出去吗?更何况还是她这废物之名传天下的女儿?

泪,无声滴落,凤夫人抬袖,不停抹泪。

唉!又哭了!又哭了!

凤七邪头痛的抚额,大有揪着头发尖叫的冲动,怪不得说女人是水做的,她都快被淹死了!啊啊啊!天!谁能来救救她?救救她?她不想要这样的娘。

“走吧!去看看,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敢退老子的婚?”这不,人一激动,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乖乖女形像立马破功,可把室内的两人吓得不轻。

凤夫人更甚,甚至于都吓得忘记了哭泣。

当下也顾不得整理自己的形像,凤七邪顶着个j-i窝头,小脸上受的伤还未完全好,以至于面目看上去有些狰狞,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当下毫不迟疑抬步就向外走去。

原本退不退婚她无所谓,名声臭不可闻也没关系,可一见到凤夫人哭成那样,她就心慌意乱,大有爆走的冲动。

想她凤七邪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枪林弹雨她不怕,恐吓威胁她笑笑,y-in谋诡计她奉陪,可一向自认为天下无敌的她如今一面对这女人的眼泪就……

抓狂的吼吼,她发觉这个便宜娘亲是老天爷故意派来折磨她的。

为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能过得舒坦些,她管他那三少爷是什么鸟,这婚暂时是不能退了!

因为她可不想在以后的日子面对那女人天天以泪洗面的日子。

一踏出房门,她寻着凤七邪的记忆,往前厅里走去。

话说这凤府也当真奢华,不愧为亚玛帝国的第二世家。

就连个大门都高约丈余,数十个黄铜钉镶嵌于上,红色金边的牌匾写着“凤府”二字,气势果然恢弘。

而这宏伟的巨宅,几乎占了半条东门街,庭院星罗棋布,黄绿相间的琉璃瓦,九彩照壁,美丽雅致,亭台楼榭争奇斗巧,奢华尊贵,气势雄伟。

往里走,园林交错,曲径通幽,花厅厢房层叠隐现,左一个小桥,右一个回廊,前一个池塘,这就是亚玛帝国第二世家——凤府。

果然是壮观的巨宅。

而如今,整个凤府的人都面带尴尬,原因无它,只因今儿个龙家家主才刚与家主让龙家三少爷龙玉葵和凤府七小姐凤七邪订下亲事,谁知龙家家主前脚才刚一走,龙家三少爷龙玉葵就上门退亲了!

这一作法,可真是让整个凤族都颜面扫地啊!

这不,如今家主正在厅中会见龙家三少爷呢!也不知道这亲事家主同不同意退。

不过想想也是,这三少爷虽然名声很臭,又很好色,常常流连烟花柳项不说,吃喝嫖赌更是样样具全,但人家人品再差好歹也是个六星玄士,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让他娶连个二星玄士都算不上的七小姐确实有些委屈了!

唉!怪不得别人啊!只怪七小姐太无能了!

大厅中,凤绝天以及族中的三位长老静坐厅中,而那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懒惰的斜依在木椅上,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少年交谈着,一副讨好的姿态。

人家名声虽然不好,但好歹也是第一世家龙家的少爷,不好得罪啊!

不过这少年倒是带着玩味的神态,虚伪的与他们客套,但最后终于忍不住的说明来意。

“咳。”少年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凤绝天拱了拱手,微笑道:“凤叔叔,此次前来贵家族,晚辈主要是有事相求!”

闻言,凤绝天脸色微微一变,对于他的来意,他多少猜到几分,可是没有想到他真有这个胆子敢提出来,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没想到此子纨绔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违抗父命?

虽然他承认自己的女儿是有些……但他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吧?竟然还敢嫌弃?

但如今,既然人家都准备提出来了!他身为一族之长也不好阻止。

凤绝天脸色微沉,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硕大的手掌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有些颤的凝声道:“龙贤侄,请说!”

龙玉葵俊脸上顿时涌起了一抹不自然,可是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幸福生活,他又咬了咬牙:“小侄一向玩劣,目前还没有成亲的打算,都是父亲擅自作主订下这门亲事,小侄并不知情,所以……所以小侄想请凤叔叔能够解除……解除了这婚约。” 第006章 退婚风波(1)

龙玉葵俊脸上顿时涌起了一抹不自然,可是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幸福生活,他又咬了咬牙:“小侄一向玩劣,目前还没有成亲的打算,都是父亲擅自作主订下这门亲事,小侄并不知情,所以……所以小侄想请凤叔叔能够解除……解除了这婚约。”

“咔!”凤绝天手中的玉石杯,轰然间化为了一蓬粉末。

大厅之中,气氛有些寂静,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龙玉葵的话给震了了震,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望向凤绝天的目光中,已经多出了一抹讥讽与嘲笑。

“嘿嘿,才刚订亲就被人上门解除婚约,看你这族长,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

“生了个废物女儿就是惨啊!如果是我,早在生下来的时候就一把掐死算了!免得长大了丢自己的脸。”

“就是就是,那样的废物女儿不要也罢……”

一时间,大厅上窃窃私语声响起,众人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讥诮的嘲讽目光,投向了主坐上的凤绝天……

望着凤绝天那y-in沉至极的脸色,龙玉葵好似没有察觉似的,反正话已经说出口又收不回来了!就算回去父亲打骂他,他也绝不能娶凤七邪那个废物,当下扬了扬眉,无耻的继续说道:“凤叔叔,你也知道你女儿是什么德x_ing,我龙玉葵虽然不才,但也绝不会娶一个连二星玄士都算不上的废物为妻,所以……”

此子,果然够嚣张,够无耻。

他果然不顾龙凤两家颜面在在大庭广众下对自己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请求,而他这个族长的脸,算是丢尽了!

从此后他这个一族之长将会沦落为他人笑柄,威严大失。

凤绝天拳头紧握,淡淡的黄色玄气,逐渐的覆盖了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凤头。

凤家顶级功法:狂怒火凤!等级:玄阶高级。

望着凤绝天的反映,厅上的众人全吓了一大跳,知道这次家主是愤怒了!但却没人敢上前相劝。

更有甚者,希望他真伤了龙玉葵,犯了大错误好把家主的位置让出来。

在各种目光的注视下,随着凤绝天全身的金色玄气不停外放,大厅之中,实力较弱的人,脸色猛的一白,旋即胸口有些闷。

而龙玉葵在他那超强的威压下,也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此时他才发觉,果然不愧为凤家家主,实力果然了得。

凤绝天暴怒,额角青筋跳运,金色的玄气--就要到暴走的边缘,然,正在这时,一个清脆微带冷意的声音却响起了!

“就是你,要与我解除婚约吗?”

随着音落,在各种精彩纷呈的目光注视中,一道纤细的身影,随意的背负着双手,手着从容的步伐走进了大厅。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她凤眸微转,直直的朝那妖孽般美丽的少年走去,站在离他三步的距离,抬头望着他,(丫滴,他个子比她目前的身子高。)放肆的打量起来。

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好小,(汗,她是以28岁的眼光。)大约只有十四五岁年纪吧?古代的人果然都流行早婚,她这身体貌似才十三岁就与人定亲了?

不过,这少年恐怕就是那个与她订亲的龙玉葵吧?

凤七邪在心中得出答案,第一印像,就是觉得他长相极为y-in柔,脸异常白皙,长发随意撒落,眉毛上挑,眼皮上略微发着淡淡的金,一双桃花眼微勾,很是勾人。

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娇嫩的水润红唇,耳上别有一支金色晶亮的耳钉,身上穿着艳黄色的外袍,更让他添加了些许妩媚。

整个人看上去凤流懒惰,隐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魅力,凤七邪忽然醒悟,此人套句现代点的形容词,就是极其会放电!整个一妖孽级别的人物。

“果然长得像个娘们。”这是凤七邪在仔细的打量他之后对他所下的总结,接着才进入了正题:“说吧!为何要退婚?”

为何?这还用问吗?因为你是个废物,大厅上的众人集体在内心狂吼。

娘……娘们?

她说他长得像个娘们?

这废物竟然敢说他长得像个娘们?

龙玉葵怒瞪着一双桃花眼,眼角狠抽,有股无名怒火直窜而上,但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女孩,一双眉皱得死紧,有些嫌恶的大退一步,有些惊疑的问道:“你……难道就是那个废物凤七邪?”

虽然眼前的少女形像不堪入目,但就她身上自然而然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就很难把她跟一个废物联系在一起,特别是她那放肆打量他的眼神,好像足可以看进他的灵魂般,让人心慌。

一句废物让凤七邪不悦的皱了皱眉,但还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那双凤眸中闪动着冷静与睿智,想让人忽视都很困难:“我是,所以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不退婚。”

如果不是她那个泪泡娘亲,她才不要跟这么娘又这么小的孩子扯上关系。

是的,在她眼中对方就是一个孩子,而她如今的身体虽然才只有十三岁,但是她的心智却已是28岁的高龄,才不屑跟一个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 第007章 退婚风波(2)

是的,在她眼中对方就是一个孩子,而她如今的身体虽然才只有十三岁,但是她的心智却已是28岁的高龄,才不屑跟一个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

但是只要她还在这凤家呆一天,为了不被她那所谓的娘亲每天用泪水淹她,她只好勉为其难了!

闻言,龙玉葵不由一怔:“怎么?你就那么想嫁给我?”

难道是被本公子的风彩给迷住了?虽然他很不喜欢这个邋里邋遢的女孩,但被人爱幕着还是能提高他的虚荣心。

“目前,我不能跟你解除婚约。”至于想嫁给他嘛?倒不至于,她又没有恋童癖。

龙玉葵顿时一脸为难:“可是?怎么办呢!我不同意。”

凤七邪不语,只是直直的望着他,他拒绝也是在她预料之中,没什么好惊讶的。

见凤七邪不语,龙玉葵以为打击到她了!顿时手中的折扇一展,尽显潇洒,高傲无比的道:“知道吗?如果娶了你,我将会成为全莫塞尔雅城的笑柄,并且所有的兄弟都看不起我,所以,这婚我是退定了!”

“那你现在,你那些兄弟就看得起你了吗?”凤七邪淡淡的问,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不良少年。

龙玉葵闻言一怔,不由脱声道:“你什么意思?”

凤七邪冰冷的勾了勾唇角:“我说的话难道很难懂吗?还是你天生迟钝?全莫塞尔雅城的人谁不知道你的人品,就算没有我他们又会看得起你了吗?呵呵!真是个笑话,你果然是个白痴。”

白痴?

是说他龙家三少爷龙玉葵吗?

大厅中响起一阵惊呼声,虽然看着那不可一世前来退婚扫他们脸的龙玉葵被凤七邪这么骂很解气,但好歹人家也是龙家的少爷,轻易得罪不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