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人妻小说

杭州疲惫的一晚

发布时间:2019-06-14 13:19:26 浏览:

刚才看到一哥们发的3p文,忽然想把自己的一次写出来,虽然一直忘不了,但是还是想写写,等老了再回来

看看,嘴角能浮现一丝微笑,那就算是圆满了。

2008年,记得应该是7月份,我被派往杭州出差,虽然去的地方不少,但杭州真的是第一次去,人说那里

是天堂嘛,同去的是单位一个同事(就叫甲吧),不同部门,2006年有过短暂的2个月的关系,但是我是那种

闷骚的人,不愿意破坏对方的家庭,当然也有自己的,加上甲当时表现的有些过了,我怕在公司暴露,所以也就断

了,但是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友谊和柏拉图似的感情。

记得是上午到的,我们坐着大巴去宾馆,诸位,当时感觉杭州真是很棒,关键是那个城市很干净,记得路过岳

飞庙的时候,我还和甲说,如果将来能死在这里,未尝不是人生一大快事,甲没说什么,轻轻地说了一句:我们一

起死在这里,哥们当时心里一寒,忽然想起了失乐园的结尾,说实话,她这句话真让我倒了胃口,然后我就一直没

有说话,心情也就不好了起来,当时真是很后悔和甲一起来。

到了宾馆,市场部正好也在这里培训,看到了各地一棒子哥们,大家很是高兴,都老师老师地叫我(我来市场

部前是做内训的,讲起课来很受各地分公司人们的爱戴,所以结交了一大帮子各分公司的人,这么说吧,我在总公

司地位不算很高,但整个总公司没有人比我认识各分公司的人多),我也向大家介绍甲,可是甲的态度很冷漠,随

便招呼了一下也就自己去房间了,我心里就腾腾地冒火,但没表现出来,然后中午和培训会的人一起吃了饭,也没

管甲怎么办(杭州分公司安排了午宴,我也没去,杭分的老总老蔡是我在支持部时候的徒弟),中午喝了个昏天黑

地,然后被抬到了房间。晚饭老蔡找我,我也没去,当时迷迷糊糊地仿佛听见甲在房间外问别人我醒了没有,后来

老蔡他们只好自己去吃,说给我带点回来。

接下来的三四天,我一直忙于和这次项目的合作方见面、洽谈、吃饭、喝酒、大醉、苏醒,反正蹦的紧张的不

行,记得是第五天,项目彻底完成(留了一个小问题,不过杭分花几万块钱也能办到),老蔡约我们转西湖,一直

走路,说实话,不是做广告,我觉得在西湖边蹓弯儿真是很享受,中午在岳飞庙旁边一个饭馆吃了点饭,然后在西

湖上泛舟,下午三点多又开始蹓弯儿,大家都累的不行,我让他们休息,自己去转,谁也没叫(包括甲),后来走

在苏堤,左邻西湖,越走心情越好,而且老看见小年轻恋爱的一男一女骑着双人自行车,尽情的欢笑,尽情的玩,

真是羡慕,心里就想:要是能在这里发生一段艳遇,那就算是圆满了,呵呵。

晚上,我们在小吃一条街吃饭,我自己喝了一瓶白酒,奇怪的是,竟然没有醉,我还和老蔡说了艳遇的事情,

一桌子人哈哈大笑,甲也笑了,说了一句: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语带双关,我忽然开口说:「哪行,今晚我们一

个房间,让你看看我的贼胆」,一桌人笑的更厉害了(公司里传闻我是一个特别冷静的人,依旧是说我有贼心没贼

胆),所以我说的大家也没觉得什么。

正吃着,忽然甲抬头招手,一个人忽然在背后拍了我一下,我一看,原来是甲的一个朋友(乙,甲的闺蜜),

商务部的,06年她弟弟(政府的公务员)在外面嫖娼,叫警察抓了,是甲让我帮他搞定的,没有案底,不影响政

治生涯,而且没花钱(不过哥们自己请了顿饭),乙当时很高兴,这么远能碰到,真是缘分,我们就两帮子人合在

一起,很爽的是,项目遗留的问题竟然被陪乙的一个当地政府的局长一个电话给解决了,省了几万块钱,老蔡这下

兴高采烈了,匆匆结束吃饭,去了一个夜总会耍耍(老蔡的弟弟开的),在那里,甲乙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旁边一

人一个,大家喝唱的胡天黑地,不到11点吧,老蔡他们几个人彻底多了。也就散了,没人能开车了,只好我开着

送老蔡一棒子人(抱歉,酒后驾驶,该死该死),临走的时候,乙要和甲一起睡回宾馆睡觉,我们三个人和一那边

接待的一辆车一起回我们的宾馆(补充一句,在夜总会的时候,乙在我耳边说:你不应该这么对甲)到了宾馆,我

当时也觉得有些多,就自己下车和乙那边的人告别,自顾自回房间了(前面说的比较多,下面就开始了)回到房间,

我洗了个巨热的澡,酒气散到微酣,然后我冲了10分钟的凉水(据说这么洗对身体好),就躺床上看电视(没想

到放的是神探斯蒂尔,皮尔斯布鲁斯南演的一个老电视剧,我小时候很喜欢),大概快1点的时候,有人敲门(注

意不是门铃,那个太响),我爬起来过去,看猫眼黑乎乎地,就问谁,甲在外面,如果我当时清醒,是绝不会开门

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了门,转身往回走,重新趴在床上,然后甲在身后很温柔的说: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我没说什么,接着听见房间的门关上了。

甲悄悄地上了床,从后面搂住了我,我低声地说:「别这样,你知道我忍不住的」「好久没抱过你了,真好」,

甲自顾自地说。

「那抱会儿你就回去好吗?」我感受到了甲隔着衣服的一双E乳(甲是那种身材瘦削,但是凶狠的人)甲把手

伸到前面摸我的肚子,我移开她的手,很坚决地说:」别了吧!你知道我忍不住,而且这样对我们都不好,你再这

样,我真的不能忍了「这时候一只手忽然伸进了我的睡裤,攥住了我的DD,另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这样

你忍得住吗?」,我腾地就坐了起来,回过头去,看见乙站在床边,不知道大家可不可以感受到,回过头来,两个

女人一个抱着你,一个攥着你,当时好几年了,我没有那么欲火高涨,我一把就把乙也拉到了床上,可能让他们两

个碰到了一起,都疼地叫了起来,我根本不怜惜,只是将两个女人摊在床上,撕她们的衣服,那种裂帛的声音,让

我像野兽一样疯狂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谁的B,直接就插了进去,不到一分钟吧,我就射了,当时以为是一辈子

最激烈的一次,而且是无套内射。

静了一会儿,我摸了摸,才知道我操的是甲,他在我身下说:」你别离开我,我以后就把你当作是性伙伴,我

们感情是感情,性是性好吗?」乙这时候哼了一声:」没出息,就这么会儿你就又离不开了,「,然后她看着我:」

快枪手啊你「,他到没有歧视我的意思,是一种调侃,从她的笑容我看得出来,可是我心里腾腾地冒火,我转过去

抱住她:」姐们,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快枪手「,她忽然反抗起来:」别别,我就是陪着甲过来,没别的意思,

我们不能,我快要结婚了「,我操!女人真是奇怪,都TM让我扒光了,还这么说,我哪里管那套,直接按住他亲

她,她剧烈地反抗,当时不敢喊,我的DD慢慢又硬了起来(我从来没这么快再次勃起),觉得差不多了,我就用

腿分开她的腿,乙忽然哀求地低声说:」我求求你,真不行,真不行,别别,甲你跟他说说,别让他这样「,这时

候甲也开始劝我,我的DD在乙的B口磨着,甲在劝说,乙在哀求,我不吭声了,也停了下来,他们俩以为我答应

了,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攥住乙的胳膊,用力直接进入了乙,当时屋里亮着小灯,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乙一下子张大

了嘴,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我接着抽查了二十几下,乙忽然长长吐了口气,哀鸣着蜷缩了起来,我立刻就感觉她的

B里开始收缩,爱液哗哗地流了出来,她的腿和我的立刻就湿了,我心里想,草!极品啊!我没有听,一直狠劲地

操着乙,十分钟吧,我估计她得高潮了好几次(说实话,不是我多厉害,是乙的心理刺激太大了),十分钟后,我

放慢了速度,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操她,乙慢慢地开始哭了起来,嘴里胡乱地喊着:" 捅我啊!你捅死我啊!" ,我

一边操着乙,一边用左手摸甲,甲就上来亲我,因为腿那里太粘了,我就伸手过去摸,手指无意间摸到了乙的屁眼,,

也特别滑,估计是爱液浸的,我忽然一琢磨,拔出DD,直接就插到了乙的屁眼里(这是我第一次肛交,也是到现

在的第一次,我不喜欢这个调调,但是当时我就是想彻底干到乙),乙的脸痉挛了一下,手使劲地抓我,但是因为

甲在旁边,我们又盖着被子,她不好意思说我别操他的屁眼,只是手上使劲地推我,我毫不理会,继续地抽插,乙

的屁眼一会儿就跟抹了油一样,滑的很,当时乙估计也刺激的不行,整个脸、胸口、胳膊全是通红的,我干了她屁

眼一会儿,翻可能是高潮了,泛着白眼张着嘴,我突然拔出来窜上去,把DD伸进了她嘴里,她一下子咬住了,满

脸愤怒地看着我,我瞪着他,伸着手指插进她B里,甲这时候让我摸的正闭着眼呻吟,我和乙这么看了一会儿,说

实话,我的DD让她咬的很疼,但是我就是不松,对视了十几秒,乙开始松开牙,舔我的DD,过一会儿,我又把

出来,插进她的B里(好笑的是,我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一只手捂着屁眼),我就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地插着乙,

每次我快射,就停下来,用手指操她,她不停地流水,我当时悄悄地跟甲咬耳朵说:」你看她这水流得,我最后会

不会把她操成肉干啊!「,甲使劲掐了我一下。

我操乙一直操到快3点,不是我能力好,我其实一般,我就是手、枪轮换,跟熬鹰似地操着乙,就是这样,我

也觉得腿好像断了,乙一直哭着(后来我知道这是她爽的反应),到最后的时候是最刺激的,我从桌上拿了刮胡刀

过来,摘掉上面的刀,里面就是电机的头,我从床前桌拿了一个套撕开,包在刮胡刀上(干净嘛),然后把刮胡刀

放在她阴蒂那里,然后边操,便打开了开关,乙一下子就崩溃了,嘴里忽然骂了一句:」草泥马「,甲当时浑身一

抖,可能觉得乙骂得太粗了,我嘿嘿一笑冲着乙说:」你操的了吗?还是我操你把!「,乙急促地说:」嗯嗯!你

操我,你操我「,我低声地说:」甲就是你妈,我操了你,一会儿再草泥马「,乙跟着我说:」操!操我,然后再

操我妈「,甲在旁边使劲地掐我,我冲她笑笑,她对我说:」你别这样了,乙是特好的女孩子,你怎么这样,侮辱

人家「,我对乙说:」甲怪我了,说我侮辱你「,乙上身听起来,一手搂着我,一手拉过甲来:」姐,你让他侮辱

我,你别让他射,让他一直这么侮辱我「,然后她忽然吻住了甲,甲一下子吓住了,瞪着眼这么让乙亲她,我清楚

地看见乙的舌头伸进了甲的嘴里,我发现,每次我插一下,乙就使劲嘬甲,乙的舌头和我的手指上下夹攻,甲也就

软在了那里,乙就扭身过去继续亲她,哪知道她这么一扭,我忽然挺不住了,一下在就射了出去(这才是我这辈子

射得最爽的一次),我一射,乙立刻就松开了甲,身体又蜷缩了起来,嘴里一直说着:" 烫、烫,烫着我了".我们

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分钟,不知道为什么,几分钟前,乙趴在我腿那里,一直舔我的DD,我搂着甲耳语说:」这小

B彻底被我降伏了「,甲就使劲咬我的耳朵。

后来我说我们三去洗鸳鸯浴,乙说不行,爬不起来,让我们先去,她一会儿来。

我和甲躺在鱼盆里泡着,甲忽然悄悄地对我说:」你刚才是不是插她后面了「,我逗她:」什么后面「,她用

手指抹了摸我的屁眼,」这里啊!「,我笑了:」是啊!不光这样,我插了她屁眼一会儿,还拔出来让她掭了半天

「,」你真坏啊!

「,甲捶了我一下,过了一会,她又对我说:」插哪里也舒服吗?」,」当然没前面舒服,我就是想让这个人

五人六得小娘们知道我的厉害「,」我也想试试「,甲忽然说」我告诉你「,我坐起来,看着甲,」我不会插你那

里,我不喜欢肛交,我之所以插她,是因为她矫情,你知道,我爱你,我不愿意那样对你「,」可以我觉得好刺激

啊!「这时候,乙开门进来了,看见我们,便在洗手池那里漱口,我冲着甲挤了挤眼,从浴盆爬出来,站在乙后面。」

咋样,爽吗?」,乙的表情特别复杂,好像快哭了,嘴里说:」姐,我刚才是不是像个畜生,我告诉你,你真不是

玩意儿「我伸手过去摸着她的咪咪:」我不是玩意儿的多了,你还想尝尝吗?」甲后来也出来,我们一起劝她,慢

慢也就没事儿了,后来,我靠在洗脸台上,让他们俩一起舔我的DD和蛋蛋,硬起来后我又操了乙一次,中间还操

她的屁眼,她也不反对了,操屁眼的时候,甲很有兴趣坐在马桶上看着,操了乙一会儿,乙就软的站不住,我就把

她抱到浴盆里,,然后把甲支在洗脸台上,操她,最后我射不出来(腰是在疼),最后我把甲舔到了高潮,然后让

甲给我口交出来,我射了4次后,已经快6点了,我们洗了洗,我就让她们来回房间去了,临走我很深情地看了甲

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