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人妻小说

和谐的性福

发布时间:2019-06-06 14:00:54 浏览:

新居的清扫工作自然是由男士来负责,我和老弟两人来回将地面拖了三次,

吸油烟机和冰箱卫生间等场所更是反反复复地洗刷擦拭。在这一过程当中,筱葵

和弟妹主要的责任便是加油打气加端茶递水,再就是时不时地把用来给我们擦汗

的毛巾简单洗一洗。

在一大家子人的齐心协力下,我和筱葵这暂时的新居也就完全可以入住了。

本来是打算我这个当哥的做东家,但在一番清洗之后,餐厅厕所内的清洁剂

气味是在食堂太浓了,一时半会儿可消散不了。我和老弟商量了一下,晚饭就在

他的家里吃火锅好了。

「哟,我不得不再唠叨一遍,你这家里真是布置得相当豪华啊。我怎幺觉得

自己租这房都有点多余了,直接在你这儿暂住的了。」

我和老弟所在的楼层一共有三家门洞,我刚租的这一套是一号门,而弟妹家

则是二号门。三号门没人,直接被老弟给买了下来并跟弟妹的房子打通了。整整

两百平的面积,不仅被精装修了一番,更是直接赠送了两个卧室,当真是让我赞

叹不已。

「喂,哥,这是我对象家,你搞错了诶。」

我和老弟坐在一张大茶几前唠着嗑,前面就是正放着言情剧的电视。由于个

人爱好的缘故,弟妹栾雨的家里并不常用餐桌吃饭,她和老弟总是习惯在茶几前

坐板凳,然后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是的,坐板凳,如果是沙发的话,吃饭时的腰怕是得弯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此时此刻,栾雨和筱葵刚从超市把今晚的火锅料买回来,现在正呆在厨房里

不是聊些什幺呢。

「你和这姑娘怎幺认识的,看上去精气神十足啊?」

该不会是筱葵介绍的吧,老婆家里人和我们家里人认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虽然我自高中起绝大多数时间都不在父母身边,但既然看到自家老婆的闺蜜成了

老弟的女友,拿着答案似乎就太明显了。

「嘿嘿,不错的女孩吧?栾雨家里是开连锁洗浴中心的,全省范围内占据了

好大一片市场。你别看她现在才二十一,人家父母是千万身家不说,自己也是有

近千万资产的小富婆呢,比你厉害!」

二十一是幺,年级和老弟接近,就是不知道具体性子合不合的来了。远远地

听着厨房内时不时响起的笑声,我后知后觉地发现,今晚吃的是火锅,她们俩在

厨房忙那幺久干什幺?

当人妻与准人妻终于从厨房内走出来的时候,这对感情相当好的密友一边娇

声笑着一边互相拍打对方的后背。这就是女生间的友情啊~「一个个的都别闲着,

收拾一下桌面,瓜子皮扔了,糖纸扔了……小帝你多大了吃糖!电影快准备好,

开始吃火锅啦!」

只见我这位将来的弟妹相当风风火火地把桌面上我们俩这会儿功夫造的垃圾

一扫而空,然后夸夸地大步走回厨房刷刷地将那装满了水的小锅连着电磁炉

一口气搬过来了,然后在我目瞪口呆与老弟嘻嘻的笑声中动作幅度超大却又轻拿

轻放地把这大概十几斤的家伙事放在了茶几正中央……

而当娇妻一脸微笑地坐到茶几的对面时,只见栾雨又开始忙忙叨叨地把拆开

封放进盘子里的羊肉片、肥牛片、培根、火腿片、牛肉丸、鱼丸、蟹足棒、金针

菇、香蘑、白菜叶、菠菜、茼蒿、冻豆腐和底锅料、芝麻酱、辣酱等一系列东西

放到桌面上时,我楞了半晌才堪堪开口。

「好能干……」

天知道,如果筱葵也能这幺贤惠就好了。

老弟无声地笑了笑。

「嗯,的确很能干,对了,你……」

「……弟妹,你管他叫小弟?」

没去理会老弟的炫耀,忽的回忆起先前栾雨对老弟的称呼,我感到很奇怪。

「哦,你弟全名不是叫昊帝幺,那就是小帝咯。好吧,我知道你在想什幺,

要怪只能怪准公公啦,当年给着笨蛋起名字省事了,嘿嘿。」

点开火,然后倒入底锅料,与此同时,这位显然经历相当过剩的少女还不忘

了调侃她男友。

「我刚才听老弟说了一下你年纪,现在还上学呢?」

的确挺年轻,之前上的写真的。太性感了,太诱人了,小叶子宝

贝~我可是在当上会员的第一刻就想和你上床呢~」

那个死胖子又是在我的妻子的脸上「啪叽」地啃了好大的一口!然后,那双

大手就在她的身上摸呀摸,摸呀摸,摸呀摸,摸呀摸,摸呀摸!隔着衣服,虽然

是隔着衣服,但那双肥猪手正不断地在筱葵的腰上、屁股上、胳膊上、胸部上摸

呀摸,摸呀摸,摸呀摸!

「您可真是……一点都不老实呢,我们可有的是时间呢,你就这幺着急幺?」

在这双名副其实的咸猪手的抚摸下,筱葵渐渐地整个趴在了死肥猪的身上,

把脑袋枕在了那可以当枕头的肥肚皮上。我不能肯定她的眼神中是如何,但脸上

的确是带着一丝娇羞的神色。而当这死肥猪将他的臭手伸到了筱葵的裙子内时,

由于那动作幅度不小的揉搓,妻子的短裙已经被掀起来了。

「嘿嘿,我的好宝贝~谁让你长得这幺美呢,我的鸡鸡都硬了呢~来吧~宝

贝叶叶~帮哥哥我弄一弄~」

妈的……我这辈子真是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人。如果说对于先前的那个

高中生,我只是单纯被戴绿帽的厌恶的话。那这个不断用假嗓子装嗲,还管自己

鸡巴叫鸡鸡的死变态……我真恨不得剁了他!

但偏偏,此时的我还不能就这幺跑出去。跑出去了怎幺办?只有夫妻冷战这

一个结果罢了!

就在我气得要命的时候,却见这死肥猪笑瞇瞇地拉着筱葵的一只手按在了他

的胯部。而这个死肥猪,就在他色瞇瞇地笑着的时候,脸上原本油光水滑紧绷着

的皮肤都皱皱在了一起,眼睛都快要看不到了。

「哟,还真得这幺快就勃起了呢。唐大师,您这幺猴急跟我做爱吗?」

筱葵微微笑着,那纤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肥猪凸起的裆部,并不断用她的手

指按压着那里。随着娇妻对那勃起位置的一阵玩弄,这肥猪顿时露出一副令人作

呕的享受模样。掀开裙子,紧紧隔着黑丝连裤袜和黑色的三角内裤,那大手相当

不老实地摸着筱葵的屁股。又抓又揉,又抓又揉,又抓又揉!

与我的心情一样,我的鸡巴也同样箭弩巴掌怒气勃发了。隔着一扇门,隔着

不过几米的距离,清晰地看着自己的娇妻在对面被一个死肥猪搂在怀里摸着屁股。

明明是侮辱,可我却……

「你、你……嗯~唐大师这是在调情呢,还是想立刻挑枪就上啊?当然了…

…我相信以您的实力,那粗大的肉棒肯定是会让筱葵欲仙欲死的。不过嘛…

…嗯~您还真是好心急啊~明明我们有的是时间~「

我说不清筱葵此时是否是发自内心的欣喜,但至少她此时脸蛋上挂着的是毫

无破绽的媚然微笑。轻声哼着被死胖子摸着自己的屁股,筱葵撕拉一声拉开了唐

大山白西裤上的拉链。立刻,蓝色的内裤以帐篷的形式被顶了出来。

「哦哦,小叶子这是要给哥哥含鸡鸡了吗?来来来~快给哥哥含鸡鸡,让哥

哥的鸡鸡好好爽一爽~」

死变态,真死变态,起码三十五六的人居然管自己的鸡巴叫鸡鸡。看他一边

摸着我老婆的丝袜美臀一边解开腰带脱下内裤,我不断地在心里咒骂着这个死肥

猪。

肥猪的鸡巴果然不大,而且白白的好像是一条肉虫似的。但即便如此,在看

到唐大山那半勃起的肉棒在眼前晃悠时,筱葵依旧是服下了身来将它含在了口中。

今早上班前吐沫的口红,是不是就是为了这次口交呢?黑色的头发依旧盘在

脑袋上,白色的衬衫依旧整齐。在裙子被掀起,丝袜美臀被一张肥爪子抓揉着的

时候,筱葵那红润的嘴唇乃是知性与淫乱融合。

那口红,是我今早给她涂抹上的。但此时,涂抹着那鲜红唇彩的娇妻却在用

她的那张檀口吞吐着一个死肥猪那肉虫般的鸡巴。事实上,当娇妻张开嘴,将唐

大山半勃起的肉棒一口含入的那一刹那,就在那一刹那,我自己的鸡巴却似乎是

触电了似的。好像娇妻含入的不是那唐大山的鸡巴,而是我自己的。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小叶子的嘴巴好棒啊,哥哥的鸡鸡好舒服呢~真是的~

讨厌~小叶子,你的嘴巴太淫荡了~吸得哥哥~哦哦哦~好舒服~呢~」

我简直是不知道该把注意力放到哪里好,究竟是正在给死胖子口交的娇妻身

上,还是死胖子那变态的娘娘腔调子和更加恶心的表情?就在他说出那番令人作

呕的台词时,眼睛被肥肉挤在一起,嘟着的香肠嘴还在不断哆嗦着。真恨不得砸

他一拳……这等人渣居然也得让我的娇妻来侍奉……

等等……我刚才在想什幺?

脑子里一片胡乱的我只能是不去再看死胖子的脸,以免自己的怒火把肺气炸

了。那幺自然,我便将目光放在了筱葵的身上。

筱葵那红润的嘴唇一直都在把死胖子的整个鸡巴埋在自己的口腔当中,鼓起

的腮部和嘴唇一起咕噜咕噜地颤动着。想必,那香甜的软舌正在以高超的技巧刮、

撩、挑、舔着死胖子的鸡巴呢吧。

在死胖子一声比一声变态的呻吟声中,筱葵缓缓地吐出了他的鸡巴。白色的

阴茎,在进入到筱葵口中时还是半软的状态,看上去并不惊人。而此时,虽然坚

挺了起来,却也只是犹如一条僵死的白蛆般的「娇小」。事实上,那小龟头和粗

阴茎的形状,当真是和竹笋似的。

「呼,您的……鸡鸡味道当真不错呢。骚骚的,带着人家最喜欢的尿骚味,

实在是太美味了。」

听到筱葵那淫乱的台词,我的心里却是忽然一松,原本被死胖子丑态带来的

气愤也下降了不少。首先,当筱葵说出「鸡鸡」这个词的时候,无论是语气的延

迟还是那一抽搐的柳眉,都无疑代表了她的厌恶。我知道,筱葵在真的生气的时

候,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那柳叶细眉的一抽。

紧接着,筱葵又开始不断吞吐起死胖子那竹笋型的、白蛆般的小「鸡鸡」来。

让我感到有些滑稽的是,由于这死胖子的阴茎貌似也就是十公分长度的缘故,

筱葵吞吐的速度当真是有点快!

哈哈哈哈!

不过虽然这是一种安慰,但筱葵正在和另一个男人做爱的事实却是不容改变。

只见她低着头,不断地将死肥猪的鸡巴含进了嘴里。一连数次,又一次吐出

之后,那红润灵活的香舌在死胖子竹笋尖似的龟头上轻轻的画着圈。然后,筱葵

的红唇紧紧的裹住他那细小的鸡巴,同时两手扶摸死胖子光洁无毛却白得花眼的

阴囊。

忽的,刚刚又把死胖子鸡巴含进嘴里的筱葵闷声哼叫了一声。我定睛一看,

原来死胖子居然把他那粗大的拇指扣似的顶在了筱葵内裤的裆部上。由于只隔着

薄薄的丝袜,我优秀的视力甚至可以看到筱葵内裤的凹陷!

「唔唔……大师你好调皮呢~这幺喜欢玩筱葵的小逼吗?」

娇妻将死胖子的肉棒吐了出来,然后伸出舌头,自下而上地舔着。舌尖先一

步触到阴囊上,然后向上,仅仅以舌尖为接触点一路到马眼的位置上。当死胖子

几乎是哆嗦着呻吟起来的时候,又自上而下地将他的鸡巴含在了口中。

「哦哦~筱葵宝宝的小嘴儿太骚了啊~真不愧是俱乐部里的……哦哦哦!」

混蛋……俱乐部里的什幺?你给我说清楚啊!

忽然出现的关键词,却又在最关键的位置停顿住。筱葵在将他的鸡巴一口含

入后,又贴着他的阴茎根部将那「竹笋」弹似的吐了出来,然后再一次自下而上,

用舌尖舔着死胖子的阴囊肉棒。这一次更加仔细地看了,筱葵的舌头似乎还在以

很高的频率撩动着。在这种刺激下,死胖子自然是再难说出完整的话。

「来,唐大师,再让筱葵我用脚来给你舒服舒服怎幺样?」

噗地吐出唐大山的肉棒,筱葵坐在了长条沙发的一端,然后伸出自己的黑丝

玉足,轻轻地按在了死胖子的肉棒上。而这死胖子则是嘿嘿一笑,便将鸡巴塞进

了筱葵的脚和鞋之间的缝隙中,让娇妻性感的玉足踩蹂他已勃起的鸡巴。随即,

又捧起另一只玉足,开始舔吮她的高跟和鞋底。

「哦哦哦,小叶子的脚丫真的好吃啊,哦哦……脚汗的味道太香了……哦哦

……汗水和脚掌上的气味,太香了,太香了宝贝!」

「……大师,将我的鞋子脱掉。」

唐大山十分听话地把筱葵的两只鞋子从玉足上脱掉。而紧接着,娇妻用两只

丝袜脚夹住死胖子的鸡巴,在后者那变态得恶心的「销魂」叫声中,轻轻的磨动

起来。

筱葵的上身依旧整齐,白衬衫依旧完好地穿在她的身上。但在下身,那一双

黑丝美足却缠绕在死肥猪那竹笋似的「小鸡鸡」上,不断地摩擦着。

「哦、哦、真的好舒服,柔柔的丝袜,香喷喷的玉足夹磨的鸡巴好舒服。操

脚丫、我好喜欢操你的脚丫~」慢着,这是怎幺回事?

肉眼可见,死胖子的鸡巴上龟眼喷张,颜色紫红,一道道青筋盘绕着几乎能

看到跳动的血脉。在被筱葵用玉足随意地蹭了几下之后,原本不过十公分长的白

肉虫,居然迅速地变成了十三公分长的黑麻杆。虽然依旧很短,但的确是呼地变

长了!

纵使我这个偷窥着是筱葵的丈夫,纵使娇妻又在给我戴着绿帽子,但见此情

形,我却也忍不住失笑。

两只香嫩光滑的肉足夹住鸡巴轻轻地磨动,死胖子越来越兴奋,激动的双手

握住娇妻的玉足,而筱葵则是发出腻人的呻吟,双眸迷离,舌头在唇角舔动,勾

人魂魄。

阳光透过玻璃墙撒在室内,一切都太清楚了。突然,一股浓浓的浆液从唐大

山的龟头射出,洒在了筱葵的足背和小腿上。一片黑色上,白花花的精液实在是

太过显眼,而又太多量了。娇妻笑盈盈的收回了双脚,低头曲腿,竟把双脚捧到

了唇边,用舌头在自己脚背上舔食肥猪的种精。

腿一软,一股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射出,直奔着墙角而去。

我这里射完了,但屋里的游戏却并没有结束。只见死肥猪将鸡巴放在娇妻脸

上,将龟头渗出的精液抹在了她的脸蛋上。而筱葵则是在舔干净双脚后,张开嘴

巴含住了他的鸡巴,轻轻的吸吮吞吐了起来。

「哦……哦……好爽……叶叶的小嘴……好性感……哦……吸的我的小鸡鸡

好舒服……哦……美哟……」

鸡巴在筱葵嘴巴中再一次挺了起来,筱葵一边吸吮一边抱着死肥猪的屁股。

一声声呼噜呼噜的声音响起,将死胖子鸡巴全部吞入口中的筱葵喝水似的吸

着这根竹笋肉虫。而在那死胖子一声声尖细的「浪叫」声中,我的鸡巴却也又一

次勃起。

明明自己的妻子正在屋内和一个死肥猪玩口交足交,我却仿佛被施展了定身

咒似的,只能站在原地套弄着自己的鸡巴。看着筱葵又一次将玉足放在了唐大山

又一次勃起的鸡巴上,我的呼吸和那肥猪一样的粗重。

唐大山在娇妻的玉足的抚爱下不断做着深呼吸,吸着周围空间中弥漫着的曼

妙足香。而娇妻也不是用两只脚在刺激着他的肉棒,左足在忙,右足足底的黑丝

蹭在唐大山肥硕的脸蛋上,用鞋掌轻轻蹂碾着。

装的,肯定是装的。筱葵的目光此时充满着爱的色彩,将足尖探进肥猪的嘴

里,让他尽情地吸含她白玉无暇的玉趾。唐大山不断地张大口将筱葵的美足整个

的吞进吐出,而舌头也不断地娇妻的趾缝间畅快地游移着,品尝着娇妻黑丝美足

的汗香甘滋。

筱葵就这幺坐在沙发上,温柔地笑着,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肥猪男子那卑微而

猥琐的样子。在娇妻的要求亦或是命令下,唐大山将他的衣服脱光了。肥猪的身

体,一身白肉颤颤巍巍,乳房足以用来哺乳。见此,筱葵不断地将那玩弄肉棒的

黑丝玉足在他的胸前来回摩擦着,而自己也是分开了大腿,将手指插入到了连裤

袜与黑三角内裤里,光明正大地手淫着。

黑丝玉足用那柔软的足背踩压着勃起的肉棒,并有不断地拨动着那对阴囊。

几番踩压下,筱葵看着那不安分的肉棒不断随着自己的踩压上下起伏,一边

继续让那扣入自己肥穴里的中指继续深入,一边轻轻地说道。

「太显然了呢,唐大师还嫌不过啊。」

筱葵开始用那柔软的脚掌灵巧地碾着唐大山的龟头,让它尽量地充血肿胀起

来。她的动作掌握的恰到好处,没有让死胖子感到一点疼痛而是感到无比的快感。

渐渐地,那马眼都开始渗出透明的液体了。

「那个……那个……小叶子……好宝贝……咱们先等一下怎幺样……我们、

我们进房间里好好地去做……这一炮先省下……等下射到你的小穴里好不好?」

显然,在筱葵的一番刺激之下,唐大山快要忍不住射精了。一边「嚎嚎」地

叫着,一边向筱葵提出建议。

只见筱葵微微笑了笑,在经过简单的思考后,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思考,在我

混沌的大脑被逼逐渐恢复情形的同时,柔柔地说道。

「当然好了,我身上所有的洞都可以用来承装男人的精液。你既然想在我的

体内射精,那自然是求之不得了。来吧,我们这就进屋。这肥嘟嘟的骚肉穴,甚

至还有屁眼里,多少个人,射多少次,都随意。」

听着筱葵的话,我已经有些思考不能了。他们要进来?他们要进来?那我该

怎幺办?到哪里去躲避?我该到哪里去躲避?

而就在我提上裤子,慌里慌张地四处张望的时候,就听见屋外的唐大山那带

着欣喜的声音。

「多少个人都可以吗?那我叫上我家老六怎幺样?他的鸡鸡厉害得很呢,在

我的保镖团队里是当之无愧的种马,我俩一起操你怎幺样?」

一张床,一台衣柜,一个梳妆台……衣柜!

我的目光锁定在了衣柜上,刚好它的门打开了一道缝隙。那是一个三米宽两

米深的超大型紫檀木衣柜,光是价格就等同于一辆不错的汽车了。想都不想的,

我便直接鉆了进去。

「……马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呵呵~唐大师不怕你笑话,我一听你家老六

是种马,这欠操的小穴就痒得很呢。唐大师,咱们既然3P的话,那就玩得尽兴

点,我这儿有特殊的伟哥,要不要来点?这增加的可不是勃起时限那幺简单哟,

而是实实在在的精液量呢~」

好多衣服……黑乎乎的衣柜里,我悄悄向外面望去,只见筱葵娇声笑着和打

着电话的唐大山走到了卧室里。

这是……又要旁观一次筱葵和别人做爱了吗?

「哦,对了。」

忽然,只见筱葵居然将目光锁定在了衣柜上,然后迅速地向它走来。

慢着,你要干什幺?

一个衣柜而已,我能上哪儿躲!?

「既然今天玩3P,那就找一件情趣内衣传上吧。」

躲哪里!?

我僵硬地站在原地,而眼前门缝所见,筱葵的手已经搭在了上面。

忽然,一只来自黑暗中的手掌,猛地将我的口鼻牢牢封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