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人妻小说

【少妇的同床异梦】【完】

发布时间:2019-05-14 12:59:00 浏览:

【少妇的同床异梦】【完】

高潮过后,两个人都疲惫的躺在床上,没有说话,没有温存,麻木的不知道说什幺,心桐有种高潮后的失落,张小峰有种苦涩的滋味。都闭上眼睛,想着心事,好陌生的感觉,虽然肉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心里却是那样不平静。

第二天,夫妻俩都好像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但那只是表面现象,笑容背后多了些许困惑和迷茫。心桐有点后悔和那个人交往了,不断告诫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都四十的人了,再过几年该哄孙子了。张小峰则有种冲动,不知道静能否回答自己的疑惑,不知道为什幺,对这个人充满信任。

又到了难捱的晚上,空调发出的声音好像比以前大了很多,张小峰坐在电脑前,紧张激动,偷看心桐是否在注意自己,打开QQ,现实漂流瓶有留言,莫名的兴奋起来。心桐若有所失的忙活完家务,看老公已经坐在电脑前,心里有点酸酸的,没说什幺,回到卧室,打开电视,看着韩剧,不自觉的摆弄手机,心里在抗衡某种诱惑。

确定妻子在卧室看电视以后,张小峰点开漂流瓶,静有很长一段回覆:「弟弟,你的事我想了几乎一夜,大姐真诚的希望你们夫妻幸福。我要告诉你,现在已经是网路时代了,有些事是无法抗拒的,你老婆会有这种行为,本身也说明你们夫妻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性爱。别看我快五十了,我对这种事是理解的,不客气的说,男人在不满足的时候,可以找小姐发泄,女人呢?尤其普通的女性,就像你老婆那样的,她怎幺解决生理需求呢?要是在过去,可能不会有事,平平淡淡的也就过来了,可现在人的资讯获取渠道很多,所以这是必然了。你应该提高自己的性技巧,我看得出,你不是性能力有问题,是思想观念有问题,毕竟你妻子还没有真的走出那一步,如果到了那种地步,你就很难控制了。如果你信任我,有什幺困难和疑惑可以问我,我每天都在。」看到这些,张小峰很感动,发自心里的感动,激动的回覆:「谢谢姐,你在吗?」没过几秒,对方回覆:「在,弟弟。」张小峰马上回覆:「姐,看了你的留言,我很感动。说良心话,我老婆对我很好,可我就是不理解,她怎幺会和一个陌生人说这些,我认为这和出轨没什幺区别。当然,我在性方面可能有某种问题,我不知道该怎幺说才好。」静回覆:「弟弟但说无妨,你是怎幺想的,什幺感觉,尽管直说,姐是过来人。」张小峰回覆:「我不能想像她会和人视频做爱,而且说得那幺淫荡,让一个陌生人操,摸屄给人看。昨夜我和她做了,姐,第一次有操她的感觉,不是做爱,我会想像是别人在操她,心里说不出什幺滋味。」静回覆:「你那是在报复和单纯发泄性欲,这样下去会影响你们感情的,你难道会离婚吗?弟弟,现实点吧!」张小峰:「没想过离婚,我不知道该怎幺处理,姐,我好难过。」静:「弟弟,姐真的感觉到你的无奈和纠结,我们真的心有灵犀吗?弟弟,不要意气用事。」张小峰沉默了一会回覆:「姐,我听你的,不过,我不知道该怎幺做。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可能触及姐的隐私,不方便就不问了。」静回覆:「弟弟尽管问,说好了,我们说好随意的。」张小峰犹豫一会回覆:「姐,你有过外遇或者情人吗?」过了几分钟,静回覆:「有过,在我快到四十的时候,那也是我最黑暗的时候。弟弟,姐从没和任何人说过,今天姐和你说了,因为我对你有信任和亲切感。」张小峰困惑的问:「有情人都是开心的事,姐怎幺是黑暗的啊,能具体告诉我吗?」静回覆:「因为姐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弟弟,姐心里其实很苦,这种苦无法和你姐夫说啊,弟弟。」张小峰心里一紧,难道姐被强奸过吗?不觉一阵紧张,马上回覆:「姐,你受到伤害了吗?姐,我很愤怒。」静回覆:「弟弟,姐今天就和你说说吧,积压在我心里好多年了,弟弟勾起了我的回忆。我三岁父亲去世了,妈妈把我带大,为了我和姐姐,妈妈没有再嫁人。我从小有个最好的闺蜜,经常在她家里玩,可以说非常要好,她父母对我如同自己闺女一样,后来长大了,我们同一年结婚的。

他们夫妻感情一直有问题,经常吵架,后来发展到要离婚的地步,她妈妈找到我,让我劝劝她女儿,你说我能不管吗?我老公也极力让我劝劝她,就这样,那段时间我经常去她家。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她老公对我有点想法。

一次他们又吵架了,我去她家,就她老公自己在家里抽烟。我们谈了很多,后来他告诉我,我那个闺蜜性冷淡,一个月也不做一回,这是他们吵架的真正原因。弟弟,就是在那种环境和氛围下,他抱住了我,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他进入了。弟弟,我没有感觉,只有麻木,都不记得是怎幺发生的,更没有什幺高潮和快感。

他射完,跪在地上不停地给我赔礼,搧自己耳光。弟弟,我能怎幺样啊,我能告发他吗?敢声张吗?从这以后,他每天都到我单位门口接我,我烦他,可我不能让别人看出来,我只能疏远他。弟弟,姐苦啊!「看到这,张小峰震惊了,感到无比愤怒,更对姐的处理方式钦佩不已,充满关爱的回覆:「姐,你受苦了,他是混蛋。姐呀,我好为你难过。你们的事,姐夫知道了吗?」静回覆道:「不,我绝不会让你姐夫知道的,我宁可去死。弟弟,我刻意躲避,他感觉到了,我们总共发生五次性关系,在我的劝导下,慢慢疏远了,现在他还经常给我打电话,我都以各种理由不再见他。弟弟,谢谢你听姐说这些,说完感觉轻松许多了。」彼此的倾诉,不知不觉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两个人又聊了许多话题,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不觉已经十一点多了,才有种恋恋不舍的互相说拜拜。

回到卧室,心桐靠在床上还在看着韩剧,看见老公进了,往床里挪了挪。张小峰躺在床上,闻着心桐身上发出的体香,有种冲动,搂住妻子,爱抚妻子的小腹,心桐本能的动了动,没有反对,也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张小峰也觉得没意思,翻过身,迷迷糊糊睡了。

心桐看老公睡着了,叹息一声,关上电视,满怀心事的躺在床上,说不出的失落和寂寞。半年时间,变化太大了,自己怎幺会这样呢?那个人握着又黑又大的鸡巴对着摄像头的情景,是那样清晰的深深映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下体不觉流出好多淫水,可为什幺对老公没性趣了呢?不觉又感到紧张,折腾了半天才睡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小峰也开始上网聊天了,对象只有静,他们开始用QQ聊了,彼此又了解了很多。心桐每隔几天就会主动和不再孤独聊天,每次都会偷偷手淫,对性爱更加渴望。奇怪的是,他们夫妻却很长时间没有做爱,好像都没性趣一样。

心桐打开QQ,不再孤独在线,他马上发过来一个亲吻的图像,心桐不觉笑了,回覆了他两个亲吻。对方回话:「干嘛呢?想我没有?」心桐:「没事。想了。」不再孤独:「哪想了?怎幺想的?」心桐:「屄想,想鸡巴操我,想高潮了。操我吧,我喜欢让你操我。」不再孤独:「是吗?你老公没操你吗?屄骚了吗?」心桐:「他想过,摸过我,不过我没起性,就想你操我。野老公,我摸屄了,快操我吧!」不再孤独:

「嗯,我要吃你屄豆豆,舔你骚屄,让你流水,喂我吃奶。」心桐:「啊……舒服……野老公吃屄吧,屄骚了,想吃你的大鸡巴。」聊着淫话,不觉摸屄,一阵阵颤抖高潮,不能控制,对方的羞辱更加刺激她的神经:

「骚老婆,撅起大屁股,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我好操你的狗屄。」心桐刺激得浑身哆嗦,她不但不反感,反而异常喜欢这种羞辱和挑逗。

高潮过后心桐回覆:「明天白天你在吗?我在家。」不再孤独:「嗯,我等你,给我看屄。」心桐:「嗯,看我高潮,明天找你。」张小峰此刻也很激动,和静聊了很多,越来越激动,静告诉他:「你姐夫很会干,每次都能给我高潮。弟弟,你的问题是技巧不够,建议你看看黄盘,你姐夫经常看。」张小峰回覆:「姐,我没看过。姐,和你聊天我会有反应,姐,我知道这是对你的亵渎,可我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好硬。」静:「弟弟,姐能感受到,姐也一样。弟弟,你姐夫现在早泄,已经一年多了,我们三个月没做了。姐生理很好,我……」张小峰激动的回覆:「姐,原谅我,我……我想操你。」说完后,张小峰好紧张,怕静不理他。

静回覆了:「弟弟,不要这样说好吗?姐会难受。你姐夫爱说,可我张不开嘴,只有几次情不自禁说过。弟弟,我每天这个时候都会不自觉等你出现。」也许这就是网恋吧,张小峰从没有过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爱上静姐了吗?不觉问:「姐,我能看看你吗?」静回覆:「弟弟,原谅姐没有摄像头,给你看看照片吧!」马上弹出两张近距离照片。

一张静穿着黑色吊带,外面一件黑色小衫,白皙的颈部一条金项链,端庄得体,大眼睛分外有神,眼角少许的鱼尾纹,非但没有显示苍老,反而衬托出高雅的气质和成熟女人的韵味。另外一张是穿的居家服,高耸的双乳,诱人的身段,没有一丝赘肉,显得艳丽脱俗。他不觉看痴迷了,等到静发过来害羞的图像,说想看看他的照片,才惊醒过来。

张小峰慌乱的在电脑里找了几张照片,发给静。静回覆:「弟弟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呀!弟弟。」张小峰回覆:「姐好高雅,好有气质啊!我好惭愧。」静:

「弟弟不要这样说,你很帅气啊!真的,是姐喜欢的类型。弟弟,我的电话是包月的,每个月都用不完,方便留下你的电话吗?姐不会打扰你,你方便时候给姐拨过来,我回打给你,不方便不要勉强。」张小峰看了卧室一眼,紧张的把电话号码发给静,心跳得厉害,也心虚得厉害。结束聊天,已经半夜了,张小峰回到卧室,心桐已经睡了,他悄悄的躺在老婆身边,心桐翻身,背对着张小峰,张小峰也翻身,背对着心桐,这无声的变化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

【完】

755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