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七夕故事
七夕故事

一伦到底的激情

发布时间:2019-08-05 08:35:13 浏览:

强烈的刺激让我不能自控,往前挺动起来,一边抓住了她的头发,开始迫使她的头与做相对运动。每次冲击都深深刺进婶婶窄紧的喉咙里,混搅着唾液,弄得她满嘴“吧唧吧唧”直响。yin囊悬在半空,摆动着拍击她的下巴。

婶婶被堵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不住的干呕。她翻着白眼,边用鼻子呼吸,边呜呜的发出含糊的呻吟:“呕……轻……点……好……涨……”

一开始,婶婶还拚命向后避开,试着抓住根部往外拽,可被我死死的按住。没多久,她就放弃了抵抗。只能紧紧抓住我的臀部,脸庞通红,青筋微浮,弯弯的娥眉紧蹙在一起,鼻尖渗出细汗,舌头四处躲藏着,口水从嘴边冒出,流满了酥匈,也流湿了yin囊。真令人难以置信,我正用猛婶婶的嘴。

婶婶求饶的看着我,但偏偏眼神却是那么的饥渴。

这反而让我有了更加强烈的征服欲。我抽出,一缕透明的粘液yin荡的挂在与樱唇间。

她倒在了床上,泉涌般的已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流,散发出浓郁的性味,yin毛不算太浓,但相当整齐,被浸得晶莹闪亮,半掩着。

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婶,你都湿成这样子了?”

“骏骏,我下面痒死了,快舔舔吧,我求求你了。”

“婶,我为什么要舔啊?”

“骏骏,你要做乖小孩吗?你听婶的话吗?”这是儿时婶婶常对我说的,但现在说出来,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刺激。

我兴奋的说:“婶,骏骏听话,骏骏要做乖小孩。”

婶婶喘着气说:“那好,现在婶让骏骏狠狠的舔骚屄,听话快去。”

我从她的脚开始往上舔,把腿上的都舔净了。然后把脸埋进她股间,轻轻分开yin毛,红豆般大的yin蒂凸起在yin沟上面,不停的跳跃。

如花瓣的粉嫩小紧贴在肥厚的大上。已洞开,可以看到内壁的嫩肉在蠕动。涓涓的流出口,往下汇集在的菊蕾处,逐渐凝聚成水珠,将绷的紧紧的褶皱浸泡得光滑油亮。

我伸出舌头,刚碰到紫红的褶皱。婶婶猛的一颤,腹部快速抽搐了几下。

“哎呀!别……别碰……那个地方怎能亲呢?要命……”后庭那么敏感,看来还是处女地呢,待会我一定要破了它。我于是转而用力舔起。更加猖獗的喷涌而出。

妇人就是与女生不同,既不失鲜美,又多汁水。我大口大口吮吸着,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婶婶忍不住颤声吸着气,上身猛的抬起,表情痴迷的抓住我的头发,两腿用力夹着我的头,腰不停扭动着:“啊……骏骏……你……你……的舌头……有…

…有刺呢……人家……不行了……受不了啦……酥了……我的屄……都被……舔酥了……哎哟……天呀……你……你是要……要我的命呀……”她竟然哭了起来。

“婶,你怎么了?”我吓了一跳。

“骏骏,你对我太好了……我早就盼着……有个人能舔我的屄……以后我的屄……只让你一个人……舔……屄水……只让你一个人吃……”

“婶,我以后一定经常舔你,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

“好……骏骏……我把一切都……给你……用舌头我……喔……我……快要来……了……嗯……喔……要……要……来了……啊……我……泄了……”

突然,婶婶闷叫一声,眼往上翻,脸颊扭曲着,浑身痉挛,双手死死抓着我的头发,一股浓浓热热的液体涌到我的舌上,顺势流进嘴里。因为毫无准备,我呛得连声咳嗽。婶婶把我拉到身上,舌头伸进我嘴里,分享着她的yin精。“骏骏,我的好心肝,我还没被舔到过呢,好舒服呀。我爱死你了!”

“婶,你是舒服了,那我怎么办呢?”

“等会儿吧,我现在屄都麻了。要不,我给你乳交吧。”她坐起来,一手托着一个,使劲包夹住。

硬挺的顶在被沾满热汁的上磨擦着。

我扶着婶婶嫩白的肩膀,缓缓挺动。温暖的既柔软又富有弹性,再加上婶婶不断的挤压,简直有进入女体的错觉。雪白的在摩擦下发出诱人的红晕。

进一步充血涨大,都可触到婶婶的唇沿了。

“婶,你舔舔啊。”婶婶果然探出细舌,挑弄起。眼睛看着我,闪烁出热情的光芒。

刺痒的快感使我全身紧绷,肛门不禁收缩了几下,尿道口微微张开,渗出一条黏黏长长的液线,把乳晕都弄得的。玩了一会儿,婶婶有些气喘吁吁,动作也慢了下来。

“骏骏,我用嘴帮你弄吧?”

“喔……婶……你再……坚持会儿……这么弄……好舒服……”

婶婶又弄了一会儿,实在支持不住了,便往后躺下直喘:“好骏骏……让我休息一下……再让你……好好的玩……嗯……”

我让她歇了一会儿,就抓着说:“站到床边,我在后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一方面是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在美臀里进进出出,带着后庭一张一合的;另一方面由于臀部的挤压,收缩,使更增快感,同时还能在臀部上又捏又揉,真是绝妙的享受啊。

婶婶迟疑了一会,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又立刻顺着大腿直往下流。她弯下腰,撅起丰满圆实的臀部,双手支着床沿,形成了一道美艳的曲线。我摸着她的臀部,柔软的皮下脂肪撑满了手掌,手心彷佛有一种被吸吮的感觉:“婶,你撅着皮股的样子真骚。”我弯身亲吻起粉臀来。

婶婶不禁发出欢快的颤声:“我骚也是骚给你看的呀……噢……再舔几下……骏骏……”

我扒开两瓣臀丘,沾着,轻轻磨擦着口。不多时,小沟就变成了小溪流,浸得非常亮眼:“婶,你下边的小嘴儿直嘬我呢。”

“讨厌,还不快?人家又痒了……啊……”久旷的婶婶咬唇呻吟着,但等了许久也没见动静,便回头看,才发现我正坏坏的冲她乐:“哎呀,你可真是坏透了。把人家的火浪起来,又不管了。”

她如蛇样扭着身子不依起来,笔直的长发在光滑的玉背上拂来拂去。

乘她撒娇的时候,我突然把用来力的冲进她体内。婶婶尖叫起来,紧紧抓住了床栏。我先是短促快速的抽送,后又改为长抽猛送,四处搅动。当慢慢向外抽出时,婶婶长长的吸气;再猛得往里入时,她又咬牙狠狠的长哼一声。

yin囊一下一下撞击着。

“骚婶婶,扭扭皮股让我看看。”臀部果真便大幅度的扭动起来,上下左右,看的我一阵晕眩。我实在不忍心让它无事可做,结结实实打了一下。丰腴的臀部随之颤抖跳动,白得发亮的嫩肉上顿时yin秽的留下了红彤彤掌印。手感非常棒哪。

“啊呀!骏骏欺负婶婶了。”

“婶婶,爽不爽呀?”

“爽……我喜欢你打我的皮股……使劲……使劲打我的大皮股……哦……”

我于是打的更用力了。“啪啪”的巴掌声回荡在室内:“婶婶,你是不是骚屄,浪货?”

“我是……我是……货真价实的骚屄……不知羞耻的浪货……啊……你死我吧……”

“,那就再叫大点声啊!你越骚,我越卖力。”能骂自己的婶婶是,实在也是够爽的了。

“啊……我的好骏骏……小乖乖……你死我了……嗯……好爽啊……爽死我了……唷……我很骚……我浪……我要喝你的精……我永远都属于你……我的心……我的身……我的屄……我的大皮股……我的大都给你……啊……用力我吧……我的小屄……好舒服喔……好美……嗯……”婶婶不停的摇着头,肆无忌惮的大叫起来。

“婶,我是不是比叔叔好。”

“是啊……你……啊……比你叔强……喔……你好会玩女人……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下……哎哟……”

“说,你是我婶,你正被侄子!”

“我是浪屄……婶婶……正在挨……挨我大……侄子……的……骏骏……你真会玩……大……得婶……好浪……婶喜欢……让骏骏…………婶的……贱屄……我要骏骏的……大……天天……屄……婶这个小浪屄……yin荡的小贱屄……”此时的婶婶就像揉不烂的面团,在蹂躏下发着,把臀部左右前后狂扭猛摆着,疯狂的套弄。

我们尽情缠绵着,已丝毫没了什么伦理观念,只有忘情的男欢女爱。我让婶婶叫我儿子,她果然就一个劲的亲儿子的喊。

我咽了口唾液,只觉得喉咙发干,一股不可抑制的从血液中升腾起来,腹部紧压在柔软的臀部上,疯狂的将往里顶,坚硬的yin毛挠着婶婶敏感的后庭:“啊…………死你……死你这……嗯……大……穿你的骚屄……啊……看你还……浪不浪……啊……”渐渐的雪白背部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于地,就连没有多少汗腺的臀部也湿霪霪的了。

“哼……儿子啊……小祖宗……饶了我吧……妈真要被你玩死了……腿都软了……小屄屄被你的大玩坏了……哎……哼……”了会儿,婶婶实在是站不住了,只能哆哆嗦嗦的半趴在在床沿上,凌乱的头发披散在床上。我手往前探,抓住了她一只,像挤奶般使劲搓揉着:“啊……痛……别……别那么凶啊…

…妈快不行了……”我全力捏起:“啊……别……别捏啊……好痛啊……坏……儿子……啊……好狠……心……”没想到在婶婶哀求声中,竟然一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