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窈窕淑女

发布时间:2019-08-20 16:56:18 浏览:

“是她吗?” “肯定是!” “好像和照片上不太一样啊……” “哎,女人化妆和不化妆差得远,我看是,嘴唇和脸型一样,个子也和少爷说的差不多。” “可我觉得不是一个人呢?” “你总是这样,做事犹豫不决。少爷还在家里等着呐,还不快去抓人!” “哦哦哦!” 两个男人打开车门,朝着前面路段上的女孩走过去。虽然二人的表情很凶,但是看起来都是普通的阿叔,所以女孩也没太在意。等到她发觉不对劲儿,那两人已经堵在她面前了。 “请问,你是住在前面那所房子里吗?”花白鬓角的阿叔手指远处。 女孩回头,顺着手指的方向,再扭回来,点头道:“对啊。” 另外一个平头的阿叔马上得意地说:“我说得没错,就是她!动手!” “哎?” 女孩还没反应过来,眼前晃过白花花的一团,盖到她的脸上。原来是手绢,可是味道好怪……这之後,她便晕倒过去,啥也不知道了。

女孩睁开眼睛,看到的昏暗一片,眼前慢慢地变得清晰,瞧出天花板上的石膏花纹。视线稍稍移动,看到墙壁上的挂锺,现在才刚过五点啊。她闭上眼睛想睡觉,但是忍了一会儿,又眼开眼,睡不着,那就起床。她翻身,侧着掀开被子,顿时有股凉气沿着缝隙钻进来,吹到光裸的皮肤上,令她不禁打了个寒噤。 好冷! 她有点退缩,又把被子盖上,静静地躺着,眼睛看向窗外,心里想着:又做了那个梦!总是一样的情节,她早上出门,遇上两个中年男人,然後失去知觉……如果当时小心些,多点警惕性,一切都和现在不一样了吧。也许会过得好一点,也许比现在更糟糕,她自己也说不清。不想了,不想了!如果、假设这类的东西都没有用,她永远都不能回到过去,让一切重来。 女孩深吸一口气,决定再冷也要起床。她再次掀开被子,被缝比刚才还大,将腿全伸出去。适应了外面的温度,她用手撑着身体,要从床上坐起,肩头刚刚离开床面,身後一双大手圈住她的腰,又将她拉回到温暖的被窝中。 “这麽早,你起床干什麽?” “啊……”女孩哼一声,却没有挣扎。环在腰上的手,还有贴在後背的胸膛,都是那麽温暖,令她感觉到心安。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麽要起床?”他的手放在她的腹部,轻轻地抓了抓,把她弄痒。 “我想去看看外面的天气。”女孩不安地动动,小手摸下去,挡着他的手,不许他再骚扰自己。 “阴天,有什麽好看的。”他握住她的手,捏了捏,说道:“怎麽这麽凉?” 女孩没回答。 他又说:“难不成是昨天的运动还不够?早上再来一次,你就暖了……”说完,他暧昧地笑,牙齿咬到她的耳廓,温湿的舌头来回地舔。 很色情! 女孩缩着脖子说:“你、你不要这样,还要去上课呢。” “还早呢,六点都不到,足够来一次的。” “不要!同学会看出来的。” “怕什麽?谁也不会说你什麽的。”他说着,手摸到她的乳房,两指夹起乳尖,不轻不重地揉起来。 女孩微微发抖,扭着脖子,回头看他,轻声地哀求:“不要这样,我受不了的。”她的声音很凄凉,眼圈都红了,看起来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他问:“你就这麽讨厌我吗?” 她说:“不是那样,早上不行,至少上课的日子不行,我求你了。”她睫毛上挂着泪,颤巍巍飞掀起,看到他微怒的俊脸,眉头拧着,似乎是欲求不满。哎,这个家夥,总是这麽强势,如果不能如他愿,接下来周围的人都不会好过。 “伊人,我现在就想要你,你给还是不给?” 被叫作伊人的女孩闻言一抖,怯诺诺地眨眼,落下豆子大的泪珠。 “你不要总是这副可怜样,你这样我更想欺负你了!” 女孩鼻子一吸,嘴唇张开,颤抖地说:“你可以不要吗?” “不可以!”他笑得阴森森,漂亮的褐色眼珠,闪着计算的光芒。 总是喜欢强迫她!女孩心中不满,眉头稍微拧起,又垮下来。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不是……”她很清楚,自己说什麽都是徒劳。他一旦打定主意,八辆卡车都拖不回来。 “不是什麽?我没听到。”她声音太轻,似乎是叹息,他以为後面还有话,等了半天都没有动静。有点生气,因为这女孩总是摆出一副上刑场的表情,好像是他和她0,就是刑罚似的。什麽嘛,她明明也有享受到,干嘛不承认呢! 他动起来,翻身将女孩压到身下,被子还披在肩头,边缘却悬在半空,冷风就顺着边缝侵入。好冷!他又压低身体,躯干和四肢支起一顶小帐篷,将女孩围在里面。她瘦小的身体缩着,像只受惊的小鸟。 真是,越看她这可怜样儿,就越想撕碎她。 心中的恶魔迅速膨胀,他咧开嘴笑,“看着我。” 冷冷地语言,带着命令。女孩扇子般的长睫往上翻,露出浅金色的大眼,汪着泪水,波光闪闪。 漂亮!他在心中赞美,她是他见过的,哭起来最美的女孩儿。 “伊人……”轻轻地念她的名字,他俯身,吻上粉色的唇。 “呜。”女孩轻哼,唇瓣被强势地分开,他的舌头立刻钻进嘴中,用力地舔过口腔内的每一寸。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往下沈,被他压着,陷入轻柔的床面。双腿被分开,随着两人身体贴合,那个又大又硬的东西,碰到她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肤。 啊……又要来了,狂风暴雨般的激清。她闭紧眼,以为他会马上进入,小脸团在一起,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看到,哭笑不得,还什麽都没做呢,她又这样子。 “伊人。”低哑地唤她的名字,“睁开眼,看着我。” 她听见了,睫毛扬起,金色的大眼被泪水浸得愈发晶莹。 “真搞不懂,你整天怕什麽?” 他这问题,她有想过,却答不出来。她也分不清自己怕哪些东西,是他的人,还是他的家族,或是学校里的同学,或是她的小姐……好像所有的人都怕,不晓得为什麽就变成这样了,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不知下一秒会发生什麽事。 “又不理我了?”他眉心的小山慢慢隆起。 女孩见了,马上说:“我、我不知道怕什麽……” “你啊!”他叹口气,苦笑一下。 她喜欢他眼睛眯起来的样子,浓密的睫毛掩去眼中算计的眸光,使他看起来亲和了好多。这张漂亮的男性脸孔,其实是应该多笑一下的,即使是苦笑,也比冷着脸要好看得多。但他好像很少会笑吧? 伊人有片刻闪神,一时竟想不起他灿烂大笑的样子。 “喂,你要睡了?”他叫她回神,红润的唇嘟着,不满地说:“吻我!” “吻?” “我要你吻我。” 女孩的脸红了几分,如果不照作,他会强制她听话。所以,还是乖一点吧。她噘起小嘴,仰头凑到他的近前,蜻蜓点水般地贴上他的唇瓣,又很快退开。 “哎,总是这样。”他太息,这麽轻盈的一啄根本不过瘾嘛。伊人永远都是这麽羞怯,虽然无奈,但也有她独特的魅力。想到这里,他又释然,咧开嘴角,笑道:“伊人,你不要以为消极对待,就可以躲得过去。我想要你的时候,哪怕是在大街上,我也做得下去。” “呀!”女孩不禁轻呼,想到那种画面,双手捂住脸,哀求道:“你要我做什麽我都听话,千万不可以在街上那样……” “那样什麽?”他坏笑地问她。 “你别再说了,在家里就好,我不要叫外人看到!”女孩的声音细如蚊鸣,比她的胆子还要叫。 他心里直想要笑,这麽可爱的小女人,这麽美丽的胴体,他哪里舍得给别人看。只不过现在不是发笑的时候,身体传来阵阵强烈的抗议,命根子早就硬起来,胀得发痛。如果再不进入她香软的娇躯,那他可真要痛苦死了! “伊人。”他低低地叫她一声,眼中的火花越烧越旺。 女孩只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他要做什麽了。该来的躲不掉,她无奈地叹息,又深吸一口气,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别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这是好事,多舒服!”他笑着,大手摸到她的胸部,正好盖住一只乳房。手指收紧,将整只椒乳握在手心中,感受软肉微微地颤动,这女孩又在害怕了。他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很快便被浪荡的表情掩盖过去,头低下去,在女孩的耳边轻语道:“伊人,你的胸部变大了,你知道吗?” “不、不知道……”女孩口齿不清地说。 “是不是因为每天都被我摸,所以才会长得这麽快?以前只是小小的一团,现在我的单手都快包不住了呢。” “哪有,变得那麽快。”她才和他住在一起多久?六个月都不到吧。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身体,应该不会变得那麽多吧?伊人苦恼地思索,不希望自己的胸部长得太大,因为她不喜欢乳牛型的身材。 可是压在她身上的那个人和她想得不一样,他笑嘻嘻地说:“我喜欢你更大一些。” 伊人想说不要,可是没敢说出口。她望着他放大的俊脸,年轻、邪魅、自信、狂傲,再加上和脸蛋相配的修长四肢、挺拔宽肩,他拥有女人所喜欢的一切。这样一个漂亮到极点的男孩子,为什麽总是抓着她不放呢? 她迷茫的表情在他眼中等同於放电,分身那里的叫嚣愈演愈烈,他迫不及待地分开她的双腿。 “你、轻一点好吗?啊……”伊人的话在空中飘散,男孩对准备了3口,猛地挺身,便全部进去了。 “我动了!”他通知她,然後自顾地行动起来。 开始时的轻抚,只是他有闲心时才做的。当他因触碰到她的身体,情欲急升後,前戏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多数时就被省略掉了。女孩的2还很干,进去时并不顺利,甚至弄得她很疼。压抑地喘息一丝一丝地透到空气中,更增添了房间中3靡的味道。男孩耳中听到她的娇吟,什麽都不管了。娃娃大师傅几次之後甬道自然地分泌出液体,滋润着他的分身,使得抽送也慢慢地顺畅起来。 接下来,他的呼吸越来越放肆,她的娇喘却越来越压抑。私处发出阵阵地疼痛,因为他速度太快,撞得她下面发肿,昨夜的侵害还没好透,早上又来上一回,女孩的辛苦他永远都不能理解。不是不喜欢0时的快感,但是太多了,就无法承受。 伊人太弱小,没有办法包容他的强悍。 “啊!”实在无法忍受时,她娇呼出声。 男孩听在耳中,以为她到了3。心念一动,也忍不住地想要678就。他哼一声,放缓速度,但是欲望太强烈,他压不下去,只好顶到女孩深处,恣肆地射出积蓄一夜的精华。年轻男孩的身体,精力旺盛得叫人无法想象。昨夜要了伊人两次,见她实在太累了,才放过她,早上醒来之後,又在蠢蠢欲动。他也知道伊人到了极点,但就是不想让她轻松好过。好像他的贪欲,全是她的错,必定要她全部承担下来。 “哈……”女孩闭此眼睛,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终於结束了。她根本没有得到快感,只是让他好受一点。两个人四肢紧紧交缠,伊人觉得不舒服,却也懒得动。她睁着眼睛,很想再睡一下,可是心里记挂着上学的事,又努力撑开眼皮想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