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秋菊征服了老爷

发布时间:2019-08-12 13:48:56 浏览:

是午夜了,人们都已经睡着了。书僮儿走到秋菊的窗户外面轻轻的叫道:「秋菊姐,秋菊姐。」秋菊翻了个身,问了声:「谁呀?干什麽?」书僮在窗外轻声的说道:「老爷有样东西,叫我交给你的,我放在书房里呢奶来吧」「明天再拿好了」秋菊睡意正浓,不想起床。但是书僮却又说道:「秋菊姐,是一张火车票,明天一早就开车,老爷要奶到天津去呢」秋菊一听,心中大喜,睡意立消,一翻身就下了床,轻轻的开了门向书僮说:「给我吧」「秋菊姐,车票放在书房里呢!奶来拿好了。」秋菊一听,也来不及穿衣服,只穿了一件小背心,一条短裤子,就随着书僮,往跨院里走去,两个人轻手轻脚的推开了起坐间的门,走了进去。书僮进得门来,就回身一把搂住了秋菊。秋菊扭动着身子喊道:「你这是干什麽啊」书僮紧紧搂住她道:「秋菊姐,我想了奶好久了,奶跟老爷在这屋子里干的事儿,我都知道了,奶也让我同奶睡一回好不好」秋菊一面扭着身子挣扎,一面说道:「凭你也配,你既知道我同老爷的事,那你就该知道,我马上就是这儿的姨太太了,连太太见了我都得客客气气,你敢无礼,我叫老爷枪毙了你。」秋菊的话刚说完,屋里灯光猛然一亮,太太走了出来,紧跟着就是春兰和夏桃,还有李妈,秋菊一看情形,真是魂都被吓得飞了。太太往太椅师上坐下,拍着桌子骂道:「好啊奶这狐狸猜,原来奶迷上了老爷,还不快与我跪下」秋菊这时己吓慌了,她已忘一切规榘,想拚命似的回嘴说道:「这是老爷自己要我的。」太太一听喊道:「反了,反了,快给我把这小贱人绑起来。」这时书僮把秋菊一按,秋菊就两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太太说道:「你们替我把这小贱人的衣服给我剥掉了。」春兰与夏桃两人,同时上前,动手将秋菊的背心和短裤,都撕了下来,秋菊被剥成了光赤条条的,粗使的李妈,用绳子把秋菊的手反绑了起来,跪在地下。这时秋菊也自己知道,该是要倒霉的时侯了,目前只想少吃点亏,等候老爷回来,再设法告枕边状了。太太厉声问道:「奶这个狐狸猜,快说出来,奶是怎样勾引了老爷的」秋菊哀声说道:「太太,真是老爷叫我的┅┅」太太不等秋菊的话说完,又把桌子一拍骂道:「你放屁,老爷什麽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他会找你?哼不打奶,谅也不会说实话,李妈,奶给我用力打。」李妈答应了声「好」就跑进了里屋,拿了根马鞭子,秋菊在求着道:「太太饶了我吧」但是李妈的鞭子却「拍」的一声,抽在了秋菊的肩头,秋菊痛得澈骨,大叫一声,伏到了地上,李妈的马鞭子,却一下下紧跟着抽了下来。眼看着秋菊的背上,皮开肉绽,红红的鲜血流了出来,秋菊杀猪似的惨叫了一声,昏了过去,李妈也停住了抽打。这时太太叫了声:「来人啊」朱虎从房里走了出来,用冷水向秋菊背上浇去,秋菊又慢慢的苏醒了过来,抽抽噎噎的哭着。太太说道:「朱虎,你替我看看秋菊的皮股是否白吧!给我狠狠的抽。」朱虎答应了一句,向秋菊的皮股望去,倒的确是雪白粉嫩,而且非常丰满。这时朱虎举起马鞭,「拍」的一声抽打下去,那白嫩嫩的白皮股肉上,立刻就是一条血痕,鲜红的血紧跟着冒了出来,秋菊又是一声惨叫,朱虎的鞭子,却不停的抽打了下去,不一刻的功夫,一个雪白的美人,被打得周身血染的一般。朱虎抽打了一会,见秋菊已不再动弹,就停下了手,再用冷水浇下去,秋菊却还是醒不过来,太太亲自在秋菊的鼻孔上拭了试,见已经没有了气息,这才照计划行事。朱虎把秋菊中绑松了,背在肩上,走出了书房,房内自有两个丫头,一个书僮,打扫地上的血渍。朱虎背着秋菊出了後门,李妈就把後门关上。这时凉风一吹,秋菊微微的动了一动,朱虎心想:「糟原来她没有死,一边想一边拉开了车门,汽车的後座上,巳预先铺了一张草席,是预备将秋菊的尸首,用草席包裹了丢到护城河里去的。朱虎将秋菊往车上一放,秋菊痛得醒了过来,呻吟了一声。这时朱虎忽然心中一动,在秋菊耳边说道:「忍住痛先别出声,要是太太知道奶没有死,还要捉回去打的。」秋菊虽然被狼狠的抽打到死了过去,但是并没有打着头上,所以脑子还是很清楚,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死关头了,遂一声不响,直等到朱虎将车子驶上了大路,才呻吟了一声说道:「朱虎哥,你救救我,现在要送我到那儿去呀」朱虎将车子驶慢了一点,说道:「现在只有我能救你,暂时送奶到我家里去吧」朱虎说着,果然把车子开到了自己的家里。那是一所小小的房子,一共只有三间屋,朱虎的母亲住了一间,中间是堂屋,朱虎住了一间,倒是个独门独院的小房子,平素朱虎很少回家,只有这老太太一个人住着,今天,三更半夜的,朱虎来叫门,老太太忙起床来开了门,朱虎从车座里抱出了秋菊,却把老太太吓坏了,朱虎忙叫开了门,将秋菊抱到自己的屋里,放在床上,一面同老太太两人替秋菊擦冼,一面朱虎把这事的前因後果,向老太太一说。老太太听说是自己儿子救了一个女人,倒也高兴,同时看看秋菊,也的确是又娇又美,而秋菊也忍住了痛,一口一声「老妈妈救命」的叫着。老太太把祖上留下来的伤药拿出来,给秋菊上了。朱虎急急的回到公馆去向太太交差,只说是已经将秋菊丢到了护城河里去了。太太听了很高兴,又取了二仟块钱赏给朱虎,朱虎还借机会,向太太请了三天假,好在老爷不在家,太太是难得用车子的,所以就准了朱虎的假。朱虎走出了太太的上房,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又从後门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家里。这时老太太巳经替秋菊敷好了药,秋菊伏在床上也睡着了。老太太见朱虎又回来了,就与朱虎在自己房内说了一会话,之後老太太也就困倦的睡去,朱虎轻轻的走回自己的房间,见床上的秋菊正爬伏着睡熟着。洗乾净後的背面,除了敷着的药,已经使得血痕结起了疤而外,这一身细皮白肉,真令人心神摇荡。朱虎慢慢的坐在了床边上,轻轻的摸了摸她皮股旁的白嫩肉儿,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会下那麽狠的手抽打下去。秋菊这时被朱虎的抚摸,猛的醒转过来,一看是朱虎,羞涩的说道:「朱虎哥,谢谢你的救命大恩。」朱虎的心跳着,手却没有离开那块细皮白肉,他又轻轻的捏了捏,说道:「奶还觉得痛吗」「好得多了,哥这药很好,一敷上去就不痛了,也许一天两天就会好了,我不知该怎麽样谢你呢」「这药是我家的祖先留下来的,当初我父亲是清朝的武秀才,为了练功,家里都留有这些药,是专门医伤的,好在奶只是外皮受伤,经过一两天就会好的。朱虎说着的时侯,手不停的在抚摸着,秋菊松了松身子,朱虎的手,摸到了秋菊的小肚子,秋菊将身子压了下去,使朱虎的手停在小肚子底下。朱虎心跳着说道:「妹,倒是以後你怎麽办呢?」秋菊娇媚的叹了口气说道:「哥我是已经是死了的人了,是哥救了我的性命,以後哥要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哥我算是你的人了,你爱怎麽办都行。」秋菊一边说着,一边把小肚子松了一松,使朱虎的手,滑到了秋菊的yin户上,朱虎一边在揉摸这滑腻腻的yin户,秋菊娇浪的说道:「哥的一身,哥都看见了,都摸过了,哥妹只有嫁给你,我替你伺候老母亲,更伺候你。」秋菊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握住了朱虎的机巴,原来朱虎天天生的一根又粗又长的大机巴,秋菊用手一握,只感到有点烫手,她的心跳得很利害。而朱虎也觉得一支柔柔的嫩手,握住了机巴,却猛的跳了一跳,又伸长了一点,秋菊偷偷的用手量了量,约莫有七八寸长。而这时的朱虎,心也跳得急速起来,那双不老实的手,在秋菊的yin户口上,用力的摸了起来,一个手指头,插进了yin户缝里去,秋菊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轻轻的说道:「哥妈妈睡了没有?」「睡了,她老人家已累了一夜了,现在睡得很熟?」秋菊听了这话,将腿根放了放开,yin户口又开了一点,朱虎的手指几乎全是插了进去,并且也抽动了起来,秋菊也握紧了朱虎的粗壮的机巴捋了起来,一边说道:「哥妹妹一身的伤,不然的话,就让哥┅┅」说着一只小手加快了捋着机巴,朱虎抽回了手忙道:「对了,奶受了伤是不能够交媾的,还是等奶的伤好了再来吧」秋菊握住了他那大机巴,不忍释手的套弄着,娇浪的说道:「哥妹妹的伤要全好了,至少也需等三五天,可是哥只请了三天假,而现在你的机巴又硬得这麽利害,哥妹以前听人家说,女人的嘴,也可以给男人同样抽插的,妹妹虽然没有尝试过,可是妹太爱你了,等妹来拭一试看好吗?」秋菊一面说着,一面已经把头慢慢的挪动了起来。其实朱虎也早就知道,女人的嘴照样可以供男人抽插的,可是总因为秋菊是带了一身的伤,不忍再去玩她,现在既是秋菊自己愿意,朱虎也就不推辞了。他叫秋菊依旧躺着,不必挪动,他把秋菊的枕头垫高了一些,然後,朱虎站到了床边上,秋菊侧着脸,握住了朱虎的大机巴,秋菊嗅到了一阵男人独有的气味,不由得心中一阵荡漾,说了句:「哥你的机巴好大啊」然後伸出了香舌尖儿,先在大机巴的马眼上舐了一舐,一股男子的骚水,滑腻腻的舐在了舌头上,她用舌头在整个大机巴张开了小嘴儿,含住了大机巴的头子,涨得她的嘴有一点酸酸的很不好受。朱虎这时,却觉得一股热流,直透肾藏,涨得机巴更加雄壮,不容得秋菊,轻吸慢吮,就拿这樱桃小口,当作yin户样的抽插了起来,秋菊连忙双手握住机巴,使得一根雄壮的大机巴,被两只小手握去了四分之三,只剩下这四分之一,在嘴里进进出出,那舌头舐吮住那条粗粗的丢精管儿。朱虎感觉得大机巴好像插在一个暖暖的洞中似的,眼看着秋菊的白肥皮股上一条条的鞍痕都在抖动了,更感到yin性大发,竟自狂抽猛送起来,直抽到秋菊的嘴角流出了白子,真是越抽越觉得有趣,一阵高兴,那阳精竟收不住似的,猛的射了出来,射到秋菊满满的一口。秋菊等朱虎出尽了精,拨出了鸡巳,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等朱虎把痰盂拿到床前,才将满嘴的阳精吐了出来,喘了一口大气,娇媚的看了朱虎一眼说道:「呀你的机巴太利害了,也太大了。」一面把身子挨进了一点,示意朱虎在旁睡下。朱虎睡在了秋菊的身旁,说道:「奶又不是处女,为什麽怕大机巴」秋菊娇羞的看了朱虎一眼说道:「我虽然不是处女,可是我一共只挨过老爷插了二次,并且老爷的机巴,只有你的一半大,他吃了春药,也只能维持半个小时,不比你,哥你看,玩一次这麽长的时间,现在天都亮了。」真的天亮了,不但是天亮了,太阳都已经出来了。老太太已经起了床,走过来一看,两个人睡在一起,老太太笑了一笑,走了出去,心里也在高兴,看样子儿子可以不花一分钱得个老婆了,再则为了这女人,儿子得了四千块钱的赏金,四千块钱在穷人看来,的确是个大数目了呢。朱虎醒来之後,到街上替秋菊买了些现成的衣服,否则,总不能叫秋菊整天赤身露体的啊。朱家祖传下来的药真是太好了,秋菊在第二天,身上的伤痕都已经结好了疤,看样子在三五天内,的确可以痊愈了。为了秋菊是不敢抱头露面的人,所以老太太出了主意,也不通知亲友邻居,就叫两个人对祖宗磕了头,又见过了婆婆,就算是结婚了。这天晚上,吃饭的时侯,大家都喝了点酒,老太太很早就去睡了,其实也是准备,回头去听房的。朱虎和秋菊到了床上,朱虎搂住了秋菊亲了个嘴,秋菊的香舌伸在朱虎的嘴里,由着朱虎去吮,吮到秋菊全身颤了抖,朱虎脱去秋菊的衣服,自己也脱成了精赤光光的。秋菊仔细一看朱虎的大机巴,真有八寸长,那大机巴头子,粗得有点怕人,肉棒子都是硬硬的,而这时的朱虎已经是欲火高烧,来不及等了,正想把秋菊按倒了压上去搞的时侯,秋菊急忙推住了他,轻轻的说道:「哥妹妹怕疤痕裂了,哥你仰睡着,由妹妹我在你身上套,等妹妹的疤掉了以後,再由哥哥怎麽玩儿都行。」朱虎一听觉得这话很有道理,於是就仰卧在床上,秋菊即伏到了朱虎的身上,两条腿分在两边,使yin户大大的张开。朱虎伸手扶住了大机巴,对正yin户口儿,秋菊用力的往下一坐,却不能将大机巴套住,秋菊自己用手分开了yin户,在大机巴头子上左右的摇动,好不容易,才在浪水滑腻下,慢慢的套了下去,秋菊却已经是皱了眉,咬了下嘴唇。朱虎见她这浪样儿,机巴又被包裹得紧紧暖暖的,心里更感到舒服。秋菊一下下的套着,机巴头儿每一下都顶住了yin户心子,秋菊不由得浪哼着,娇喘着,一起一落的套个不停,匈前那对饱满的奶子也随着身体的摇动而颤抖着,秋菊yin户心子被顶得一阵阵又酥又麻,yin精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人也感到无力了,反伏在朱虎的身上娇喘着。而朱虎此时正在欲火高烧,需要急急动作的时候,偏是秋菊在此时一动也不动了,急得朱虎不顾一切的,把秋菊翻到了身下去,就似疾风骤雨般的,狂插猛抽。秋菊一声声的嗳哟声,和娇喘着的呻吟声,再加上抽插时的肉与肉的碰撞声,合成了一支春的交响乐,而朱虎却像一点没有中到似的,只是用力的插下去,插得秋菊浪叫着:「饶┅┅饶┅┅浪货┅┅」但朱虎却理也不理,依然是狠狠的插下去,嘴上也叫着:「骚丫头┅┅浪丫头」虽然秋菊连声的答应者:「唉┅┅唉┅┅哥┅亲哥┅┅」但也是不能减去朱虎一点点抽插的力气,直到他背脊一阵酥麻,这才将机巴停住了顶紧了秋菊的yin户心子,「哎哎」的丢了好多又热又烫的阳精,射得秋菊一阵阵的抖颤,一声声的呻吟。秋菊半死似的软在了床上,朱虎才从秋菊的身上下来,拈灭了油灯睡下。此时窗外已现了鱼肚白色,晨鸡已在报晓了。五倒是个细皮白肉三天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朱虎到公馆去销假的时候,知道了老爷至少还要一个星才能回来,於是又向太太续请了五天假,太太是绝对答应的。朱虎回到家里,真是快活无比,秋菊身上的伤疤已经全好了,依然是一身白肉,娇艳非常,朱虎越看越爱,每晚一到床上,就不容秋菊身上留一根丝,总是要剥脱得精光光的,搂在怀里都觉得是又滑又嫩,朱虎就细细的抚摸玩弄。秋菊自从被朱虎救命以来,对他本已感激得很,再加上朱虎又是天生的美男子,尤其是一根机巴非但是又粗又长,而且精力充沛,每次抽插的时间均很长,使秋菊感到非常舒服。虽然朱虎对於玩女人的方法,并不太高明,只知一味的硬干,猛抽,但秋菊却能一点一点的教给朱虎,秋菊也真可称为天生尤物了。这晚,朱虎照例的把秋菊剥脱得到精光之後,就搂在怀里一阵抚摸,并用力的在肥皮股上一捏,捏的秋菊「呀」的哼了一声,朱虎就翻身压了上去。秋菊自动的分开了粉腿,yin户口已流出了浪水,使得yin户滑腻腻的,朱虎急不及待的,把根大机巴插了下去,一下子就顶住了那yin户心儿,秋菊「嗯哼」了一声,就把朱虎的皮股用力按住。秋菊向朱虎耳边,轻轻说道:「哥你先别动,等妹妹给你夹一夹,你一定会感到特别舒服的。」一边说着,那yin户已经在一夹一放的,开始夹了起来,朱虎感觉到非常的美快,就真的一动也不动的顶紧了yin户心子,秋菊轻声的问道:「哥这样美不美?」媚眼和声音,同时在问着,朱虎美快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一边点头一边说道:「美┅┅舒服┅┅舒服极了。」说着又在秋菊的嫩脸上亲了一下,秋菊越来越快的夹着,同时浪浪的哼道:「大机巴哥哥┅┅妹的yin户好不好?美不美?」「好,太好了,大美了,我太舒服了。」「嗯哼┅┅只要你舒服就好┅┅哥┅┅妹也舒服┅┅」秋菊一边说着,浪着,一边夹着,那张美丽的脸上,显现出来十足是个yin妇,是个浪娃的样儿,嘴里和鼻子里喷散出一阵阵的芬香之气,其yin荡之态,真是达到了顶端。秋菊那yin户里的浪水,也一阵阵的向外涌了出来,使得朱虎感到了有生以来,从没有享受过的愉快和美妙,他不由得问道:「奶的yin户为什麽会怎麽好啊简直像活的一样」秋菊娇媚的笑了一下,同时暗中用力,那yin户心子深处的喇叭口,又慢慢的吮吸起来了,直像是一张小嘴在含那机巴头子似的,同时说道:「我的亲哥这是因为你的机巴太好了,妹妹实在太爱你了,只要能使你快活,妹妹做什麽都肯。」话刚说完,忽的将那又肥又大的皮股急剧地摇动了起来,嘴内并不住的哼哼唧唧的浪哼着,娇喘着,朱虎感到就像腾云驾雾似的舒服快活,那大机巴也猛涨得更硬更粗,身上就像火烧似的。於是再也不能静静的享受了,猛的用足了全身的力量,向着这yin户里猛抽浪插了起来。秋菊忽然感到了一高度有力的剌激,yin精忍不住的冲出了子宫口,而朱虎那粗硬的大机巴却越插越凶,秋菊娇喘着浪叫道:「哥┅哥┅┅大机巴┅哼哼┅┅要插死我了哥┅哥┅┅亲哥┅饶饶妹吧┅┅」这时的朱虎正在欲火高烧之下,那里就肯停止,在听到了秋菊这又yin又浪的哼叫声後,反而只有加紧的抽,那肉与肉的碰击声,和秋菊的浪哼浪叫声混合成一片,秋菊全身的浪肉一阵阵的颤抖着,呻吟的声音,由高而低,直到死了过去。而朱虎依然在抽插着,足有一千多下,方才「哎,哎」的射出了精,那浪热飞烫的阳精,浇射在秋菊的小花心子上,烫得秋菊娇躯一震,悠悠的醒了过来。朱虎已经软在秋菊的身上了,秋菊媚眼轻启的浪声说道:「亲哥你太狠了,浪货真给你插死了」朱虎此时软得,一句话都不愿同答了,他从秋菊的身上翻了下来,两个人互相搂抱得紧紧的睡了下去,在疲倦极了的状态之下,呼呼的沉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