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发布时间:2019-08-08 12:53:10 浏览:

常言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爱,偷爱,你懂的。坏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坏男人,我是杨-云-飞(本书的主人公。)公告:业绩平平的业务员杨云飞,有一天晚上加夜班,却意外发现,高贵而颇有风韵的老板娘竟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玩“电动工具”,原来她这么寂寞,正在兴头上的老板娘突然发现有人闯了进来,对上了他那对瞪得老大快掉下来的眼珠子,杨云飞尴尬极了,装着什么也没看见,调头想溜,结果老板娘对着他的背说,“小杨,要不然帮个忙吧!”------本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成功从偷了老板娘开始------本书《偷爱》和《野性难羁》一样,一定会写完,请大家放心收看。

一枪二鸟

王丹走过去,倒了一些防晒油在自己的手上,就给若桐搽防晒油。若桐故意嗯嗯啊啊地叫着,王丹也配合性地把涂防晒油变成了抚摸,她的双手按在若桐的匈部上揉捏着,若桐的呻吟声更大。

这引起了飞龙的注意,他朝这边看过来。

若桐见他看过来,在王丹的背上一拉,王丹的匈罩便掉了下来。

若桐手一勾,把王丹的身子给勾了下来,两个人嘴对嘴亲着,匈对匈摩挲着。

两个女人呻吟声合鸣了起来。

那哪叫涂防晒油,两个女人在交欢了,只见她们两个都将内裤给脱了下来,下体都碰在一起了,不一会,王丹的两指手指插进了若桐的体内,太诱人了,看得杨飞龙浑身燥热,他忙钻进了水里。

失去了观众,两个女人的戏就唱不下去了,她们停了下来。

若桐傻眼了,对着王丹说,“嘿,这个人是傻的,还是故意的啊!一点也不上勾。”

王丹说:“别急,慢慢来,他一个小伙子确实是害羞。”

若桐叹了一口气,“真是拿他没办法,我真怀疑他是不是男人。”

王丹其实心里在窃喜,他不上勾最好,如果飞龙这么容易上勾,就不值得她王丹喜爱了。

若桐躺了一会,不一会,又脸露喜色,“我有了。”

“有什么了?”

王丹问。

“过来,我跟你说。”

王丹又凑了过来,若桐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说:“我不管,你必须帮我。”

王丹知道不帮她不行,她点点头,“好吧!”

王丹把飞龙招了上来,“小杨,好了,不游了,你上来了。”

“哦“飞龙上了岸。

王丹捂着头晕,“哎呀,我头晕,扶我进房休息。”

她摇晃地站着,就要摔倒了,飞龙急忙扶住了她,“好,我扶你进去休息。”

若桐就说:“哦,王丹,你老毛病又犯了,快,扶她上二楼休息,楼梯口的那间就行。”

王丹瞪了若桐一眼,心里骂,你才老毛病犯了。

飞龙把王丹扶进了屋,并扶进了二楼的第一个房间,将她扶在了床上,刚把她放下,王丹手一勾,他整个人就倒在了她身上,接着一张小嘴便封住了他的嘴。

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她的嘴几乎钻进了他的嘴里。

她疯狂地吻着他,门也没关,她就脱他的泳裤,自己的泳裤也脱了,上面的泳衣还没脱,下体对准了他硬邦邦的家伙,往上用力一挺,就紧紧地包住了那滚烫的小龙。

她的下体不断地往上顶着,让小龙在她那湿滑温热的通道里抽-插。

飞龙也不再害羞了,主动地抽插她,她销魂地叫着……

两个人干得热火朝天。

不知什么时候,若桐悄悄地进来了。

若桐在床底下,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舔着小龙的两蛋,不时亲吻着,那细长湿滑的舌头还舔到了他的后门,让飞龙的快感倍增,她真是太骚了。

不一会,又爬了上来,把他的头抢了过来,跟他接吻在一起。

飞龙本来有些介意的,因为她刚舔过她的后门,不过,马上他就不介意了,因为她的嘴里还是那么香甜。

若桐的吻更加的火热,事已至此,飞龙也没有拒绝她,他接受了这个事实。

若桐亲着他,自己受不了了,她下面早已水汪汪一片,那口子又空虚又麻痒,她仰躺在王丹的身边,将双腿分得很开,也抬得老高,露出那更加粉嫰的玉蚌,湿湿滑滑的。

若桐娇吟着,“宝贝,我要,我要你。”

看着她那可爱的玉蚌,飞龙忍不住嘴亲了下去。

“啊……啊……”

若桐叫地什么一样,下体扭动着,不断迎合着他的嘴。

“我要,我要……我要你的大宝贝……”

若桐叫个不停。

飞龙也正有此意,他从来没试过一枪二鸟,心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飞龙从王丹体内拔了出来,插进了若桐的体内。

那瞬间被填满的感觉让若桐不由地尖叫了一声。

他在上面抽着,而若桐则在下面迎合着,Y荡地叫着……

飞龙初尝人事,哪里能满足得了,她们两个,没多久,他射进了若桐的体内。

两个母狼都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两位姐姐都知道他初尝人事,并没有责怪他,而是理解他,包含他。

若桐用嘴给他的下面打扫干净。

稍事休息。

三个人来到泳池里洗澡,若桐潜到水底,用嘴含住小龙,吞吐了一小会,小龙再一次生龙活虎了。

他们在水底下做了起来,这一次,飞龙很持久,在水里面,两个女人轮番上阵。

她们各自获得了高-朝,然后从水里干到了岸上,在花园里,干地昏天暗地,总算是把两只母狼给喂饱了,他再一次射在若桐的体内,让若桐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三个人裸体晒着阳光浴,躺在了水池边,成一排,飞龙在中间,两女在两边。

若桐喘着粗气说:“我爽死了,王丹,明天就把那客人带来,你还是到我这来,对了,把飞龙也带来。”

王丹喘着粗气骂:“呵,你还想要人家飞龙,我告诉你,他是我的。”

若桐说:“你这人这么小气干什么?他是个人,又不是什么物件,你还真想把他栓在你自己身上啊!我告诉你,他也是我的。”

“不,他是我一个人的。”

“不,他也是我的,要不然,我答应的事就不算数了。”

“若桐,你不能这样。”

“我就这样了,怎么的?你这么小气,是没把我当姐妹,我为什么跟你讲义气。”

王丹马上就软了,在生意和飞龙之间,她选了生意,“好,飞龙是我们两个人的,现在你满意了吧?不许再反悔了。”

若桐得意地笑了,“这还差不多,王丹,我了解你,在生意面前,别说一个情人,就算是你老公,你也会拿来换的。”

飞龙这才明白,他只不过是这两个女老板的玩物或者是泄欲工具而已。

天哪,飞龙心里难受啊,想想他七尺男儿,竟被两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悲哀,他也是个大男人,虽然没什么大理想,但他尊严还是要的,他不想只作别人的玩物,他心里在问,“我该怎么办?”

飞龙开始重新考虑他人生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