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真是个下半身动物

发布时间:2019-08-06 12:38:20 浏览:

一个高 中毕业生(陈小诺)如何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便从一贫如洗的状况变成百万富翁的?一个美少年如何在高中校园里成为采花公子、又如何荒yin无度的? 这个二十 岁就成为百万富翁的美少年又是怎样在花丛中纵横驰骋的?而他的朋友司马南又在爱情的道路上经历了怎样的曲折坎坷的? 他的另一个好朋友李思远一家又是怎样地不知不觉中走进了乱仑、乱性的怪圈中?生意场上,他们又在做些什么?黑暗、贪腐、情仇、yin谋、性乱…… 本书分为两部,这是全集。

春爸爸的性无能,让春妈妈有了偷情的借口,开始的时候基本上还只是偷偷摸摸地进行,后来看到春爸爸对此毫无反应,便渐渐地明目张胆起来了。

春爸爸因为自己的无能加之性格上的缺陷,只得采取驼鸟政策,任其到外面找野汉子给自己戴绿帽,戴得多了渐渐地也就麻木不仁了。

春妈妈的性欲得到满足,自然在家里也就不再大发其火了,春爸爸至少还可以落得安静,这算是对他唯一的补偿。在这个家庭里,他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春妈妈的心不在他身上这是毫无疑问的,可是女儿春呢?谁知道她是哪个男人在春妈妈体内留下来的种子呢?连春妈妈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是谁。骨子里本是很畸行**的家庭,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来倒没有什么正常,表面上也都是合合美美,也时而会出双入对,跟一般家庭并无二致。他们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日子,居然谁都没有提出过“离婚”二字,可见他们各自的内心都形成了一种难得一见的默契。

变了味的默契。

可想而知,**无耻的春妈妈在握住大侄子小东西后,内心是多么地心潮澎湃,肉欲翻滚?她身上那单薄的几件夏衣一秒钟不到便不知去向,牛大身上的那件宽松的三角内裤也被她扯到了大腿上。春妈妈熟练地将自己的肥臀迅捷地跨在了大侄子的双腿上,随后,春妈妈便情不自禁地从嘴里发出“噢”的一声浪叫。

与此同时,牛大猛地惊醒了。

牛大吃惊地睁着蒙胧地睡眼看见一个丰满的女人坐在自己下面的那东西上,他感到那地方好湿,好烫,当然也很舒服。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使劲地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睁开眼时,便看到了大舅妈那张漂亮的脸蛋正朝自己yin笑,再往下看,就是一对硕大的奶子正向他召唤。十四 岁的牛大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惊讶得张开嘴,刚想说什么,便被大舅妈的一只温柔的手压在了自己的嘴巴上,与此同时,大舅妈轻轻地向他“嘘”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大牛,你乖点,不要说话,现在大舅妈就让你好好地舒服一下。”

牛大现在已经感到很舒服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说不出的舒服。还能怎样舒服?牛大心想。

牛大从大舅妈嫁给大舅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非常喜欢她了,这个大舅妈不光人长得漂亮,而且走路的姿势也是特别的美——皮股一摇一摆的,让他觉得很好看。自从春表妹出世以后,他又见到了大舅妈那对硕大无比的奶子,令他常有偷窥的欲望,连做梦都会常常梦到它。他很想用手去摸摸它,也很想向表妹一样用嘴去吮吸它——这怎么可能呢?但世界上的事情谁又能料到呢?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

毫无疑问,大舅妈向他吩咐的每一句话,牛大向来都是当作圣旨来遵守的,这次更是不例外,何况大舅妈还是让他舒服呢。

牛大瞪着一对好奇的眼睛,看着大舅妈在自己的身上左摇右晃上上下下疯狂地抖动,看着她的一头长发在空中无序地翩翩起舞,看着她的奶子在匈前剧烈地跳跃……牛大感到自己越来越舒服,舒服得想叫。牛大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大舅妈说过不要他说话——也就是不要发出声音来了。但大舅妈自己却没过多久便控制不住地浪叫起来,叫声很悦耳,在牛大听来。

牛大很快便泄了。

他第一次将自己的精虫泄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体里,也自此完成了从少男到男人的转变。尽管他才十四 岁。

牛大觉得做这种事真是很爽、很舒服。但春妈妈可还没有满足,因为牛大的第一次太快了,快得她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因此她要再来一次。

他们侧身面对面地躺在床上。春妈妈的一只柔软的肉手,一边在大侄子年轻的裸体上轻轻地游来滑去,一边问,“大牛,你舒服不?”

“嗯!”

牛大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现在身子又被大舅妈如此地挑逗,感到浑身舒服得想飞。

春妈妈微笑着问:“你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事啊?”

手指正向牛大的下身滑去。

牛大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舅妈丰满白嫩的裸体,贪婪地看着说,“没有!”

一个是火气正旺的少年,一个是丰华正茂的女人,两者的二度结合,自然是免不了要有一场剧烈的战斗……(此处省略数千字,请诸位原谅)此后,牛大和春妈妈断断续续地又有过若干次的苟合,直到牛大十六 岁以后,他在知道他们的这种关系叫做乱仑是一种极为可耻的行为后,才痛苦地决定跟这个自己性事上的启蒙老师断绝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但这不是他想断就能断得了的,春妈妈还是时常会骚扰他,而他自己也偶尔会有经不住诱惑的时候,再加上他在二十岁之前,又没有性伴侣,生理上的需要迫使他时不时地再犯一两次错误,直到二十岁之后,他才真正地断绝了和舅妈的这种丑陋的乱仑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