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财产纠纷

发布时间:2019-08-06 12:38:09 浏览:

“这一次是大娘被抓到了。”“绑起来,绑起来。”

在官兵捉强盗的游戏中,这一次是袁岚输了。按照游戏规则,输者是要被绑起来处罚的。

“是不是一定要绑起来?”袁岚哀求道。

“当然,大娘可不能耍赖哟!”

袁岚无奈的苦笑了。顽童们把她的胳膊拧到身后,用麻绳紧紧反绑起来。

袁岚是秦府的大太太,但是生性淡泊的她无意管理亡夫的家族事务。她很喜欢孩子,经常和他们一起玩。

袁岚被命令跪在地上,双手上的绳子的另一头被拴在松树的一根较低的横枝上。顽童们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怎么进行处罚。

一个顽童走到袁岚的面前。“哧”的一声,袁岚的上衣被撕开了。

“哇”顽童中响起一片赞叹声。袁岚的丰满的乳房如同两座冰峰,傲然挺立在匈前。那个大胆的顽童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双手在袁岚的乳峰上狠狠摸了一把。

“不要”袁岚挣扎着。尽管这只是一群小孩子,但她仍然感到很害羞。她想遮住自己的双峰,但双手被牢牢的固定在身后。

“你们帮大娘把衣服盖上,好吗?”

“那迮么行?就是要对大娘的乳房进行处罚。”

顽童们把护林的两条狼犬签了出来。

袁岚突然感到了一丝害怕。

“你们”

话音未落,为首的顽童用小刀在袁岚的两只丰乳上各割了一道口子,然后示意其他人松开了狼犬。狼犬立刻猛扑上来,在袁岚的匈脯上撕咬起来。

“啊”袁岚惨叫着,肥美的乳肉一块一块的被从匈脯上扯下来秦刿的心情很好,袁岚的死可以说是扫清了他计划中的第一个障碍。

(作为秦府的15岁的养子,自己在继承的序列上还有好多难关呢。)“二娘,贞姨和英妹呢?”秦刿碰上了何颖,秦府的二太太。

“我让玉贞带秦英先回娘家暂住一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以后在回来。”何颖的话语带双关。

秦刿暗自咬牙痛恨,这麽一来,暂时无法对秦英和袁玉贞采取任何行动。

(何颖,你要多管闲事,哼哼)何颖是妾,本来不构成秦刿的威胁,但此刻秦刿已心生凶念。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秦刿路过何颖的卧房,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他从门缝里一张,只见一个男人坐在床上,何颖在床前,脱得一丝不挂,将自己的丰乳肥臀展现给那男人观赏。

秦刿心花怒放,急忙去叫齐了人手,然后回来一脚踹开了门。

何颖按照他的要求,赤身裸体站在房间中央。他把何颖的双腿分开,用舌头重重的舔何颖的桃源洞口。舌头熟练的挑开她的yin唇,拨弄她的yin蒂。

何颖的呼吸急促,丰腴的乳房禁不住颤抖起来。

突然门被踢开了,一群人冲了进来。

“快走!”何颖奋力挡着人群,一面扭过头喊。

他扔下衣服,跳窗而逃。

何颖被家丁们抓住,赤条条的架到秦刿面前。

“贱人,你放走了他,就等着肉xue里点炮仗吧。”

何颖的心象沉入了深渊。

当地处罚yin妇的办法是残忍的用炮仗塞进女人的yin户点燃。

何颖嘴唇动了动想求饶,但还是忍住了。

秦府的地牢里,何颖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她发现牢门口站了四五个家丁。

“你们想干什么?”何颖警惕的问。

“二娘,明天你那里就会被炸烂了,就再也不能干那事了,我们我们”

何颖吸了一口气,“好吧。”

家丁们欣喜不已,急忙冲进来,在何颖丰满赤裸的胴体上亲吻抚摸。其中的一个拿出了绳子。

“二娘,我们怕你逃走”

“请便吧。”

何颖的双手被反绑起来。她跪在地上,吸吮着一个家丁的yin茎,乳房则落在另两人手里玩弄。她的双腿叉开,一个家丁玩弄着她的皮股和肉xue。

“啊”何颖感到兴奋起来。

在后面的家丁把她的上身按倒,把yin茎杵进了她的yin户,快速抽动起来。

其余几个顺序而上,在她的yin道里倾注了自己的精夜。

“快干我的肉xue,享用我的乳房、皮股吧!”何颖浪叫着,全力配合着,绝望地体验最后一次性的快乐。

第二天中午,何颖赤条条的被从地牢里架了出来。她跪在一辆板车上,双手反绑,嘴里堵上破布,被推到镇上大街游街。

(看吧,看吧,我的乳房、皮股、大腿,用你们的视线奸污我吧!)何颖把丰满的匈脯挺得更高了。

板车停在镇东的空地上,人群一路跟着,在空地上围成了一个圈。

中间立着三尺高的一个门型木架。何颖的双腿被分开捆在两边的木柱上。

“二娘,今天为你准备了一些特别的东西。”秦刿一挥手,两个家丁递上了一堆鞭炮,每个鞭炮上都绑着一根长针。

家丁一根一根的把长针插进何颖丰满的乳房。何颖疼得想叫,但只能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哼声。一会儿,何颖丰满的匈脯上就插满了针,一只只小鞭炮立满了何颖肥白坚挺的乳峰。

家丁在何颖的腰部拴上绳子,向下紧拉,拴在木架的横框上,使何颖的上身俯下去,肥美的皮股高高的撅起。

“贱人,现在给你尝尝这个。”

何颖的丰臀被秦刿拍得发出清脆的“啪啪”声,然后她感到肉xue里传来剧痛,一只二踢脚被粗暴的捅进了她的yin户。

“点火!”

一声令下,导火线被点燃了,迅速的向何颖烧来。

“呜呜”何颖拼命挣扎着,但无法挣脱结实的麻绳,仍然以高撅肥臀的姿势被固定在木架上。

“啪啪啪啪”乳峰上的鞭炮连续炸开。何颖的乳肉被炸得四处飞溅。何颖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模糊的惨叫声,挣扎得更厉害了。

爆炸声暂时停了下来,导火线烧过何颖的腹部、yin阜,从何颖的yin唇间穿过。

“啪”的一声巨响,二踢脚第一次爆发,炸烂了何颖的yin户,接着向何颖的yin道内钻进去,在何颖的子宫里第二次炸开。

“呜”何颖绝望的发出了模糊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