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享用风情少妇小霞

发布时间:2019-07-08 18:08:06 浏览:

一个下午的黄金时段,我在舞厅里认识了攀枝花少妇小霞。 当时舞厅人气很旺,熄灯舞才开始,前排座位的女性一下就被请走了。 我动作稍微迟缓了点,只得到后排座位寻找目标。 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我发现一个独自在抽烟的女人,借着烟头发出的暗光,看清了这是个面容娇好的少妇。 我立即请她跳舞,她迟疑了一下,还是随我走下了舞池。 在舞池里,她始终和我保持距离,对我充满戒备。 经过长期的猎艳锻炼,我知道不能急于对她下手,否则一定会功亏一篑。 我便轻轻搂着她的腰肢,保持尊重妇女的优雅体态,用柔和的声音和她聊天,问她怎么一个人出来玩啊,是不是不开心啊等等,言语之间充满了成熟男人对女人的关切之情。 她逐步打消了对我的顾虑,声音有点幽怨地告诉我说,她是攀枝花的,才来到本市,没有什么朋友的,正准备到一个老乡开办的公司做事情。 我说她在本市人生地不熟,怎么不在攀枝花做事情呢。 她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主动地将身子靠在了我的怀里。 我想她一定有难言之隐,便不再追问,只是轻轻抱着她,深情地抚摸她的头发,表现出男人的呵护之情。 这曲舞完了以后,我告诉她,我是本地人,如果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我会尽力帮忙的。 她很感激地对我点了点头。 眼看我给自己规定的猎艳时间就要到了,还得回去上班呢,就约她晚上一块吃饭,我们饭桌上慢慢聊,她答应了。 下班以后,我们在舞厅附近约定的地点见面,就近找了家饭馆吃饭。 见面后,我才注意到这是个身材窈窕,风情万种的少妇,她短发,基本算是长脸形,眼睛闪亮,嘴唇很厚,显得性感。 她上身着领口很低的时尚短褂子,高耸的乳房几乎要把薄薄的褂子顶穿,墨兰的牛仔裤把她皮股包得紧紧的,这女人身段苗条而不失丰满,有点像当今影星陶虹,充满了少妇的风韵。 吃饭的时候,我们喝了点白酒,话匣子打开,她告诉我,她叫小霞,27岁了,这次来本市,是因为老公有了外遇,他们的孩子才两岁,为了孩子她不想离婚,而她又无法面对现实,是出来逃避感情打击的。 我表面很同情她的不幸,但心里却暗暗高兴,有机会了嘛。 于是好言劝她,说当今社会男人犯错误是勉不了的,只要老公和情人断了关系,回心转意好好过日子,为孩子夫妻还是和好的好,如果孩子面对继父或继母,会或多或少对她幼小心灵造成伤害的等等,尽量从正面促使他们夫妻和好。 看得出来,她对我很有好感,很信任地看着我,细心倾听我的分析和规劝,同时我感觉到了她眼睛里的柔情。 吃完饭后,我提议到附近的录像厅看一场录像。 我准备要动手了。 录像厅里很黑,我们正好坐在最后一排的包厢,投影屏幕上正在上演香港武打片,我知道,女人对打打杀杀的没兴趣,她只是在陪我。 我于是拉住她细嫩的小手,不断地在她手背上抚摸,她也顺势把身体靠在我身上。 我想: 「这样婀娜多姿的风情少妇,他老公竟然不珍惜,那就让我享用好了。 」我用手搂着她的肩膀,把脸凑过去,我们的唇立即就粘在了一起。 我的舌头热烈地在她的嘴里游动,她嘴里淡淡的酒香味很令人陶醉。 我的手很快就从下面伸进她的褂子里推开乳罩,小霞丰满的乳房立即就弹到进了我的掌心。 我尽情地搓揉她的一对奶子,不时地用指尖拧搓她小小的乳头,我们脸帖着脸,她微微喘息的热气喷到我的脸上。 我把头埋在她的怀里,手握高挺柔软的乳房,一口将她一边乳头叼进嘴,不住地舔弄吸吮,小霞的身子开始轻微发抖。 我想,她一定是和老公分居,很长时间没有坐爱了,此刻她一定很需要。 就解开她牛仔裤上的扣子,又拉开拉链,小霞瘫坐着叉开腿,醉眼迷梦地任可我所做的一切。 尽管拉链拉下来了,但她的牛仔裤还是很紧,我强行把手插进她的内裤,越过她茂密的yin毛,手指立即接触到她早已yin水粘粘的yin唇。 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她的屄上滑动,一会捏她的yin唇,一会捏她的yin蒂。 「嗬,嗬…… 」小霞轻声呻吟着,温柔地爱抚我的头发。 我的手指继续往下探,指尖很快就抠进她的yin道里,她欢畅地小声yin叫着。 由于裤子太紧约束了我的手,小霞冲动地将下身挺直,让我在她裆部里面的手将裤子撑开,更深地抠进她的yin道里。 我的手指一会在她yin道里抽插,一会又旋转搅动,小霞紧紧地拽着我的一边衣襟,下身抬起又坐下,少妇受不了啦,她小声对我叫道: 「哦,哦,我难受死了,我们走罢…… 」听她这样哀求,我便把手抽了出来,搂着她出了录像厅。 小霞的住所不远,这是一间租用的老式民房,房屋基本是木板结构,很有特色。 不过,此时我已经没有心思欣赏这些特色了。 才关起房门,我便急不可待地将小霞按到床上,一阵深吻和狂吻过后,我迅速地剥光了她的衣服,接着也把自己脱个精光,扑上去一下把她美丽的酮体抱在怀里。 小霞很温柔,任由我在她身上猛顶狂按。 身体的一阵狂暴接触后,我坐起来,一边抚摸她白嫩的大腿内侧,一面观赏她曲线优美细腻的肉体。 小霞双手枕在头下,醉眼微闭,脸颊泛起诱人的红晕;她的头发早已经被我蹂躏得凌乱无比;细嫩的匈脯上一对乳房高傲挺拔,随着我对她身体的侵犯,双乳不停抖动;她的小腹很光滑,肚脐眼下面大腿结合部茂密的杂草丛生;她的yin唇因为在录像厅里yin水横流,爱液干涸后在yin唇附近敷成白色的一片;而红嫩的yin道口,早已微微张开…… 多可爱的小女人啊! 我咽了口水,跪在她分开的大腿面前,稍微抬起她的腿,让她爱液密布的yin道口完全呈现在我眼前,扶起粗大的yin茎狠狠往下一推,我紫红色的归头连同粗长的yin茎顷刻就连根埋进了她的屄里。 「啊! 」强烈的刺激让小霞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 小霞的yin道温暖而滑润,我的机巴毫不费力地在里面左突右杀,机巴在她屄里猛烈的攻击,令小霞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 「噢,啊! 」她一阵紧过一阵地浪叫着,一会死死抓着枕巾,一会又将床单拉到匈前。 我野性地奸污着她,嘴里狠狠念叨着: 「我的小女人,老公不要你我要! 我要奸死你! 奸死你! 」小霞气喘吁吁地呻吟道: 「噢,我给你,给你…… 」看着这个在性爱梦幻中的美丽少妇,我激情万千,猛地把她的双腿抬到我的肩膀上,整个下身死死低住她的屄,粗大的yin茎在她的yin道深处猛烈伸缩,精夜如钢花飞溅,播种在她柔情的子宫里…… 这以后,我又去肏过小霞两次,都是从后面坐在她皮股上肏她。 骑着女人,我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征服感。 当然肏完她以后,我又继续做她的工作,让她回心转意,与老公和好。 我这人非常具有两面性的,至少是利己不损人吧。 最后一次肏她后,她说她想通了,还是回去和老公过,反正她已经和男人偷情了,也算是对老公作了报复。 因为她抽烟,我还送了两条烟给她,算的离别礼物。 半年后她给我打传呼,说已经和老公和好了,目前夫妻两人正带着孩子在本市旅游,希望能见我,一块吃餐饭。 呵呵,这哪成,见了她老公我多尴尬啊! 就找理由没有去见她。 后来我的呼机号变了,她自然就再也无法和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