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我的暴虐和疯狂

发布时间:2019-06-04 15:56:35 浏览:

我的暴虐和疯狂

我的暴虐和疯狂

我暴虐、疯狂的挺动着下身一下下的重击着妻子丰满圆翘的臀部。「……啊……嗯……嗯……」妻子急促的喘息声中带着难耐的鼻音,泪水不停的流出眼眶。细嫩的阴道又湿又热还不断的收缩,阴道的内壁不停的蠕动着,反复的挤压着我的阴茎,带来的快感无法形容,但是我的心里却似乎有小刀在不停的割着、搅着……刀割般的痛压抑着心胸,悲愤的不能自己……窗户上那张极度扭曲愤怒的脸和妻子动人的胴体,那被窗户极度挤压的变形的丰满胸部,泪流满面的脸,喘息而微张的红唇倒影在一起,组成了一副别样的淫靡画面。我越来越激动,越来越疯狂……阴茎变得越来越硬,异样的快感填满了我的心胸,那种心里一边滴着血,一边又异样的兴奋纠结在一起,说不出是痛,还是幸福,还是悲哀,还是兴奋。突然,门铃响了,突来的惊吓让妻子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瞬间高潮了。头部猛地向后高高的仰起。「啊……」唇间发出高声的呻吟,整个人都无力的紧贴到窗户上,浑身不停的哆嗦,阴道在剧烈的收缩,肉壁在不断的按摩着我的阴茎。浓烈的爱液汹涌而出,充满了整个阴道。阴道内的温度极具上升,一股又烫又烈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让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无法抑制的强烈射精感让我闷声得将抑制不住精液在妻子的阴道深处激射而出。「啊……」激烈的精液击打着妻子的阴道深处的子宫,让妻子不由自主的再次高声呻吟。肉棒在不停的抽搐,热热浓稠稠的精液在不断的狂泄喷洒着,妻子娇嫩的肉壁紧紧的吸吮着我的阴茎,那种无数只小手挤、压、按、摩使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那种刺激的吸吮和爆射后的无力感害我一阵晕眩站不住,腿脚一软,缓慢无力的坐到倒在地上,随着我的动作,依旧坚挺的阴茎缓缓的从妻子紧凑淫靡的阴道中退出,当离开洞口的一瞬间,「恩……」妻子发出低沉的鼻音,软若无骨般的全身抖动着顺着窗户滑落,无力的依靠在地面。……这就是我的女神,我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女神,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刺激的变态的快感生上心头……突然我看见窗户上的那张扭曲愤怒的脸,它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那是我的脸……又似乎不是……门铃声又一次的响起,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用手支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5次的激射使得身体不由得有些虚弱,发软。我提好裤子走向房门,眼角的余光看见妻子颤抖的身体努力的想挣扎起来,但没有成功。我从猫眼向外望去,门外站立着的是静,刚刚应付完天台上那两个人的她,抱着妻子的衣服站在门外,按着门铃。敲着房门。我打开房门,放她进来。开门的那一刻,扫到妻子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仿佛全身上下都被塞满了跳蛋……直到静的声音传来才缓了下来……「真慢……干什么呢……」静边说边走进房间。将妻子的衣物仍在了床上。静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还在颤抖的妻子,笑着说:「呦,主人,你不会又上了这母狗一次吧?」说完盯着妻子雪白的肉体,目光一边仔细的从泪流满面的脸看到微微颤抖的乳房,再停留到淫靡而又红肿的阴部。嘴里一边挖苦着:「呦……真不愧是骚货呀……真会勾引人。刚才真是不要脸啊!装狗爬,爬着爬着都能高潮!呵呵!刚才真是不应该放你走!应该让那两个人也好好的欣赏下你那骚样子……」望着妻子的样子,静的挖苦声不由的让我越发烦躁起来。「够了,别说了!」我对静喝斥道。静回望着我,看着我脸上不耐的表情说:「受不了了?心疼了?得了吧!你别被这个臭婊子骗了,她可骚着呢,没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和X涛她哪一样没做过,也没见这样!就会在这里装!」说着对着抽泣的妻子大喊:「骚货,怎么了?不服气啊!现在知道在这里装起清高了,觉得自己很委屈啊,我呸……怎么以前和X涛一起做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啊!不是很享受吗!还老公、老公的叫的不知道有多亲热,怎么和自己真老公在一起反而不叫了?还流眼泪,呸……,就会装……骚货……荡妇……」听到这里我的心剧烈的抽动了起来,一团撕心裂肺的剧痛在胸中四处激撞,冲散了恨意,仿佛要随时把我整个人撕裂……说着说着静的情绪也突然激动了起来,冲到妻子身边拼命地用脚狠命地踢打着妻子,嘴里喊着:「叫你装……叫你骚……臭婊子……小骚货……」看着妻子被踢打的痛苦样子,即将爆发的心不由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意,魔鬼般的意念涌上心头:对,这婊子就是该被爆打,被蹂躏。让你偷人,让你背叛,让你伤害我的心,让你辜负了我的爱……但是为什么心还是痛?等等,「爱」,对啊,是「爱」!望着妻子那痛苦而不断扭曲着染满了泪的脸,我入魔般疯狂的灵智开始清明了起来……是啊,眼前的人我的妻子,我的至爱,我发誓要呵护一生一世的人。而不是其它……我终于明白心为什么会恨?为了「爱」而恨……恨她的背叛。她的不争;为什么会痛,为了「爱」而痛……痛她的不堪,痛她的远去……但是,我爱她!我还爱她……不需要理由,不需要道理。我就是」爱「她,曾经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爱的天荒地老……现在依然爱……爱她爱到到恨……爱她爱到痛……她是我的「爱」,谁也不能伤害她,谁也不能……注视眼前的一切的我猛的大喊:「够了!」随即上前一把抓住静空中挥舞着的手臂,狠狠地一把推开了她。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疯狂的辱骂声戞然而止……动作也随之静止,望向我的目光充满了诧异,无比的诧异……妻子和静似乎都被吓住了,房间内不由自主的静止了下来,只剩下妻子小声的呜咽声。三个静止不动的身体周围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氛,组成了一幅凝重,压抑的图画……半响,静望向我那诧异而空洞的眼神回复了清明,转而散发出灼烧般的火焰。猛的一下站起,指着地上的妻子,狂暴的大声吼叫了起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婊子?」我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妻子,一言不发。「为什么?因为爱,因为她还是我的爱。」我心里回应着,想恨……但心里只有痛……只剩痛……痛的不愿去恨,痛的思想呆滞,痛的无法回答……没有得到答案的静更加疯狂了,怒吼着:「说啊为什么?你还是个男人吗?她不要脸的偷男人啊……你个绿帽子龟,她背叛了你啊,彻底的背叛啊!她就是个婊子,是个最下贱的骚货。我是不要脸,可是和她比起来我就是圣女,变态下流不要脸的事她和涛那件不敢做!那种没做过!她什么都和涛做了,你这个荡妇老婆的处女屁眼还是X涛第一个进的,她亲口说心甘情愿献给X涛的,你知道X涛那晚有多高兴吗?」见我还是没有回答,静继续喊着「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这婊子不但X涛搞,和黑蛋、勾子也搞过了,还是他们三个一起轮她,整整搞了两天啊!听说都快被操昏了还喊着老公继续……」心剧烈的跳动着,心底的火像火山一般的剧烈的喷发着,但是不知为什么心头已经升不起来恨意,只留下了痛……剧痛……彻骨铭心的剧痛……已经无法思考,只想把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从胸前中撤出来撕得粉碎……灵魂仿佛已经离体而去……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连动一下都不行,只能依旧呆滞的望着妻子。见到我一点反应也没有,静仿佛不敢置信的望着我。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眼角开始流出泪水,又猛地扑向了我,抱住了我,用双拳不停击打着我,大声痛哭着,喊着:「她有什么好的,就会装样子,就会假正经,就会装高贵,脱了衣服,就是一个淫荡下贱的婊子。这样的婊子有什么好的,就是一条会勾引人的母狗,勾引的涛为她的掉了魂。为她不要我……现在连你这个绿帽子龟也是这样,她偷人啊……给你带了这么多的绿帽子,你竟然还护着她,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还要不要脸?」我依旧一动不动,我已经无法反应……「为什么啊!我不甘心啊!我好恨啊……」说着静猛的推开了我,跑向房门,拉开房门痛哭的跑了出去……脚步声一会儿就消失了,只留下房门关闭时重重的一声「砰」……静的离去让我和妻子都回复了过来。我出窍的灵魂在门响的一霎那归附了肉体,那抽搐般的剧痛使我立不住自己的脚步,蹒跚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无力的依靠着……急促的粗喘着。那一瞬后,妻子无力的双臂也几次努力的想支撑起身躯……但是都没能成功。看着眼前的妻子,突然感到眼前的人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遥远……仿佛随时可以远去,随时可以消失……心情越发的奇怪,分不清是刺激,愤怒,窃喜,激动,还是悲哀、失望、心碎、郁闷。不知觉的痴了……漫长的一段时间内,房间里只剩下我粗重的喘息声,妻子无力的抽泣声,相互的交织着,久久不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逐渐的恢复了过来,双手缓慢的支撑着地面,柔弱的身躯一寸寸的坐了起来,布满泪痕而显得更加苍白的脸向着我抬了起来。紧咬的双唇缓缓地分开,带着呜咽的声音如珠般吐出:「峰……对不起……」妻子柔弱带泣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复杂的心理难以平复。静的声音又仿佛尽在耳边:「这婊子的屁眼还是X涛第一个进的,你知道X涛那晚有多高兴吗?」。逐渐回想起这些的心里,所有的情绪都被越燃越炽的怒火所代替,再也压抑不住的爆发了出来。我猛地站了起来冲向了妻子,一把抓住妻子柔弱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大喊着:「为什么?」「说!到底是为什么?」「说啊……」「你倒是说啊!」无论我怎么问,妻子始终哭泣的回答着「对不起……峰……对不起……对不起……」妻子的态度使我越来越愤怒。终于按捺不住的我狠狠地把妻子推到在地上,反身拿起了九尾鞭,「我叫你骚!」、「我叫你偷人!」、「我叫你淫荡!」伴随着我的怒吼鞭子重重地抽打在妻子的身上。妻子的背上、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臀上,甚至妻子红肿的阴部上,一道道红印随着鞭打显现出来,妻子痛苦的呻吟着,哭泣着,可妻子在痛苦中逐渐羞红似火的脸庞,以及时不时轻咬着牙关「嘶嘶」的喘息。让我却总觉得从妻子是在享受着。听着妻子那带着一丝淫靡的痛苦呻吟。看着妻子那似乎还迎合着我鞭打的身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郁闷极了,同时一种兴奋感也升上心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异样的兴奋逐渐代替了其它。因过度射精而无力抬头的阴茎似乎又有了反应。一点点的抬起头来。我感到我又想发泄了。「妈的,婊子,你还享受起来了。」我停止了抽打,一把揪住了妻子乌黑的秀发,将妻子提了起来,「婊子,你不是喜欢这个吗,来,我给你,给我好好地舔。」说完将妻子痛苦而扭曲的脸拉向了我的下身。将我半软不硬的阴茎硬塞入了妻子的口中。手顺势抓住她的一只乳房狠狠揉捏起来。「呜……」妻子忍着头上撕扯的剧痛,努力的含住我的阴茎。灵动的舌尖不断地舔动着我的龟头,马眼……卖力的不断吸吮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让我一阵的舒爽,不由的放开了手中的秀发。头部失去了拉扯的妻子一下子软倒了,小嘴也吐出了正在吸吮的肉棒。润滑的口水如丝线般连接在龟头和妻子的嘴角,映着昏暗的灯光显出银子般充满淫靡色彩的的靓丽光泽!软倒的妻子像感到失去什么最宝贵的东西似的,慌忙努力的挣扎着坐了起来,跪倒在我的身前,双手捧扶着肉棒,紧紧的含在了小嘴里,仿佛害怕一松开就彻底的失去了。柔滑的舌头不断地撩拨着,缠绕着我的肉棒,龟头,敏感处感觉又软又滑。马眼也反复的感到粉红色的舌头在不停地舔缭。半硬的肉棒被直吞至没。层层的快感不停地传递而来。这一刻,我陶醉了……已经爆射了五次的阴茎最终还是没能挺立起来,想发泄的欲望也慢慢的淡了下来,随着欲望的消失,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随之阴茎也慢慢的收缩着,妻子感到了我的变化,更加卖力的吞吐着。心情平复的我看着手里已经变形的乳房,想起妻子昨晚不堪剧痛的求饶,再看着面前妻子宁可忍着胸前远远超出昨晚般的剧痛,依旧努力吞吐着,吸吮着我逐渐软化的阴茎而抽搐的脸,我心软了。一种怜惜的痛涌上心头。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耻、很是该死……「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心里问着自己。放开了蹂躏着妻子乳房的手,扶住了妻子的下巴,抽出妻子仍在努力的小嘴中的阴茎。沉痛的对妻子说着:「不用了……」茫然的感触着一切的妻子似乎不习惯这一切,依旧想继续努力的靠向我的阴茎……「我说不用了!」看着妻子的继续我痛心的大吼着。妻子被我的大吼吓住了,委屈充满歉意的双眼闪现着泪花,吃惊的看着我,一动不动……妻子仿佛受到惊吓的小白兔,无比的令人怜惜……这一刻,我感觉曾经的妻子又回到了身边,那曾经受了委屈但还是以我为主的神情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动人,那么的让我怜惜。我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一把拽起了妻子,紧紧的拥入了怀中。大声的说着「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感受着这一切,妻子也紧紧地回抱着我,在我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对不起,峰,真的对不起……」呜咽的语音随之响起。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分彼此,合二为一……许久……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