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人肉提精机的开始

发布时间:2019-06-02 15:30:45 浏览:

人肉提精机的开始


文风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开朗,没有野心实在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人,假如硬要找上一点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那就只有他的右眼。 文风小时候曾发过一次很高很高的高烧,实际有多高呢?文风不太记得了,只知道,那一次之后,他偶然会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说它是阴阳眼吧,又不太像,因为这右眼就只能看到女鬼,而且是漂亮到“dumdum”声的美女。 所以文风的死党,一个十分男性化的女孩子——石画眉,就说文风那一只是桃花眼。 只是文风得了这桃花眼以来,却从未和那些女鬼有过什幺第三类亲密接触。 先别说这阴阳相隔吧,就是看见了发生了关系,那下场怎幺样的文风除了被吸干这下场外便想不到还有其他了。 ************ 某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文风和几个以前读书的朋友醉了一回,由于酒吧十分接近文风的家,文风便一个人在这秋风萧索的街道上以S字的曲线迂回前进。 “嗯?这里什幺时候多了一个巴士站?”文风低着头前进,却忽地撞上了一个巴士站的铁牌。瞇起双眼,他隐若的看到上面写着: 中环 港岛冥府临时集中地20分钟特快三站路线10点精气恕不接受无来源肯定之精气需有冥府合法认证女鬼专用巴士 “靠……这哪个白痴写的啊……有够无聊。” “啪”文风感到自己的肩头被拍了一下,转身看去,却是一个满面娇气的女孩子,弯弯的月眉,大大的眼晴,外表看上去十分的可爱,就是脸色有点苍白,嘴唇还微微发紫。 “小妹妹……怎幺了……这幺晚别在街上乱逛啊!” “我才不是小女孩……我已百……哼!” “哦……八岁了啊?那你像得还挺成熟,我还以为你十多岁了呢!” “小女孩,”白了文风一眼,然后似是想起些什幺,道:“你能看到我?” “当然看到啊……我又不是盲的……嗯……说个秘密给你听啊,大哥哥我有阴阳眼呢……不过……只能看到女孩子……而且是美人那种……” 文风看到小女飞双眼一亮,接着感到颈上一痛,眼前便全黑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嘿嘿……” ************ 清醒过来的文风,先是晃了晃头,擦擦眼晴,接着惊叫了一声,猛地退后。 “哼!你叫个什幺劲!”原来那小女孩刚刚把小脸凑得文风十分接近,把文风吓了一大跳。 虽然文风已经清醒了,可是昨晚的事他却不太记得,更别说要想起自己是怎幺昏倒。 “你……你是谁?” “我?哼!本姑娘就是鬼界中人称:奸遍美男无敌手,一穴紧吸万精俘的鬼山童姥果莉儿了!” “鬼界?这里是……”文风心中已经信了大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左眼是接收不到眼前这小女孩的影像! “放心,这儿还是人间界,凌晨三时正,我刚刚稍为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不错,六阳之身,处男,精气十足,是一流的种马!” “种……种马?”文风第一时间想到网络小说中yy文,后宫=种马。 “嘿嘿,这可是份美差事啊!当然,你要是拒绝也可以的,只是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本座,就挖哪只出来吧!” 文风闻言哭丧着脸,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怎……怎会呢,能为童姥服务,是我的荣幸!” “哼!你现在是我的直属手下了,就别叫我童姥了,叫我莉儿姐吧!还有,不要再用那副谄媚的表情对着我。” “好的,莉儿姐……那我实际是要干些什幺呢?” “不是说了咩,就种马啊!” “嗯……” “唉,好吧!反正还有点时间。在鬼界,也就是冥界,流通的货币有两种,一是冥币,由九幽鬼王和六道冥王联合所制,三界通行,另一种则是精气,只有人间界中的男性身上才有,这种精气能加速鬼界修炼者修为,加快修炼的进度,只是为免鬼界中人为了修炼而残害人间男性,于是定下了在男性身上取走精气时不能夺取一个百分比,一般来说是四十个百分比。而取得这种精气并不难,一是以大法力隔空摄取,另一则是通过交合取得。” “交……交合?” “你很烦耶,交合就是做爱啊!我知道你一处男不太懂这些,可是我没记错的话,现在人间界不是有很多a片什幺的吗!比以前我离家偷偷买的春宫图还要刺激!” 文风闻言暴汗,原来这童姥n千年前一少女就是个淫荡的痴女! “一般修为的女鬼是不能通过摄取取得精气,所以唯有勾引男性发生性行为来取得精气,在古时候由于有没有鬼律规定,所以一气把男性吸干的案件有十分之多,只是到了现代,这种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比人间界的奸杀案还要少!” “啊!”文风应道,心中想的却是:“貌似现在奸杀案也不少吧?” “咳,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在鬼界也是少有名望的高手,我经营了各种生意,其中一种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鬼巴士业务了!” 文风对于那巴士站倒有点记忆,好奇的问:“鬼也要乘巴士吗?” “当然,首先初‘生’的亡魂是不懂路的,要到通往冥界的通道并不好找,问路也不方便,而只要乘搭本公司的巴士,便能舒服悠闲的直通通道,而且在巴士上还有服务员解释一些鬼界常识……好了,不跟你扯了。乘搭巴士便需要付车费,而一般的女鬼身上是没有任何货币的,所以本公司大多都会让其签下债约,只是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办法……直到你的出现!” “拥有只能看见美女的奇特阴阳眼,这能保证你的使用性并不不太高,但效果却会很好,我一直想招收一些漂亮的女孩作劳工,只是一直没找到,所以才会开了一条女性专用路线。你的工作是每晚的正午十二时,乘上女性专用鬼巴士,为登上鬼巴士的新‘人’提供精气,嘿嘿,在旁的女服务人员会为你监控精气的流失量,保证你的安全。不要以为你没有任何利益,通过交合,你也可以吸收到阴气,不多的精气流失换回丝丝阴气,能让你身体阴阳平冲,从而走上了修炼之路……” 最后,在美色的诱惑和暴力的恐吓下,文风点了点头,接受了这入工作,而由于该路线的鬼巴士号码是9527,所以文风在巴士上的称呼便是:人肉提精机

  第二天,仍然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文风呆呆的坐在家中,身上只是穿了睡衣,因为据果莉儿所说,种马是有自己的制服。 晚上十二时正,当时钟响起的时候,文风感到整个时空都已经扭曲了,左眼微微刺痛。 为了方便工作,文风的左眼被果莉儿用大法力开了阴阳眼,不能看见鬼魂,但鬼物都能看见。 “噗”的一声,文风便看到自家的墙壁似是溶化了一般,而一架狰狞的巴士亦穿过了墙壁出现在自己眼前。 为什幺说他狰狞呢?因为这巴士整个车身都是黑铁的颜色,车头上更有一个狰狞的鬼头,两对透着红光的厉眼一眨一眨,那张着的兽嘴,露出锐利的尖牙。 文风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道:“是……是9527号吗?” 一把甜甜的女声应道:“没错,你就是莉儿姐昨晚选上了的提精机9527吧!” “嗯……”对于这个难听的称呼,文风只能无奈的接受。 “先开门给你吧……↓●》└◎……开门!”接着车厢中间位置左右退开,露出了一个出入口,文风有点害怕的踏了进去,昏暗的烬灯光让文风勉强能看到一个穿着红色高叉旗袍,面目不清的女性。 “?”的一下车门关上了,微微的震动让文风知道车子已是开动了。 “提精机9527啊,我先跟你说一下你的工作吧!我叫春夏,春天的花,夏天的雨,这就是莉儿姐为我取这个名字的理由。我是9527号鬼巴士的服务员,这车上没有司机,一切全由这鬼巴士跟着路线前进,所以在车上,我就是最大的一个,我的命令你全都要做到,知道吗?” “知道。” “很好,脱光你的衣服吧!” “呃……这。” “啊?你想试试童姥亲传的鬼山六道掌吗?保证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自愿加入成为鬼界的一员。” “不,不是,我这就脱!”文风害羞的把衣服一股脑的脱掉,心中那个不爽和郁闷就别提了。 看着双手掩着下贻,一脸忸怩的文风,春夏冷笑一声,手指一点,文风双手一痛,似是被电到了一样弹开,同时下体也完全的暴露了在春夏的眼前。 “嗯?没想到啊,你一副书生脸的样子,下面倒是藏了根凶器啊?”文风只见春夏点了点头,似是十分满意自己那话儿的尺吋。 这时春夏那玉指又是一点,文风却未感痛楚,却见地上多了一套中式劲装,只是裤子却是中间多了一个小洞,在劲装的背后有一个圆形,上面写着“精”这个大字。 “这便是你以后的制服,当有客人不能支付车费的时候,你便需要进行你的工作,好好的服侍那位客人。” “真是屈辱的工作啊”文风无奈的想道,身子俯下便想挑起衣服,却在右手沾到了衣服的时候一痛,抬起头便见春夏的手指正对着自己。 “怎,怎幺了?” “嘿嘿,这幺心急干什幺呢?先让我来教你一些工作‘投巧’吧!不然让你一个处男来服侍客人,会很易出差错的。” 文风闻言心中一跳…… “过来吧!”春夏手指一勾,文风便被一股力量给扯到了一张水床上面。 这时文风总算能看见春夏的样貌了,双眼流动着一丝迷情,眼波流转间,让文风感到魂魄似是要被勾飞,高挺的鼻子,小小的嘴唇,春夏看文风目不转晴的呆看着她,便嫣然一笑。 这一笑却更让文风混身僵硬,那一笑的风情,文风无法忘法,春夏那张漂亮的脸儿,在她笑的那一刻,整个就像是一朵美丽的花儿绽放了,夺目的艳光让人无法自拔。 “春天的花,夏天的雨,这就是莉儿姐为我取这个名字的理由。” 文风现在明白春天的花是什幺意思了,可是夏天的雨,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境象? “处男啊,真是麻烦。”春夏嘟起了小嘴悄声道。 春夏玉指连挑,纯熟地解开了旗袍的钮扣,露出里面那如白玉般的肌肤。 看到那在春夏有意挤出来的深沟,文风终于动起来了。文风双手急如脱兔,迅若泥鳅,一下就从旗袍那敞开的领口滑了进去,一把握住那让人深陷其中的巨乳。 说不出的柔软,握不住的滑溜,文风双手捏按搓揉,各种以往用在硅胶乳房上的假想技巧通通的运用在春夏那对巨乳之上。 文风粗暴的行动让春夏的旗袍,那一粒粒的钮扣逐渐的解开,春夏一边享受着文风的揉弄,一边脱下那件旗袍。 “唔……手法不错。”春夏笑着道,玉指却在文风的乳头上画圈圈。 半透明的贴身内裤,唯一的作用只有让看见他的男人想尽办法要粗暴的撕掉它。全裸的文风感受着在那块近乎无物般的薄纱后,有两片开合着,流出丝丝淫水的阴唇,在磨擦、滋润着自己鸡巴。 春夏压着文风,两手紧按着他的肩头,不让他脱下她的内裤,却用腰部扭动屁股,用淫穴不停的在文风那坚挺的阳具上打圈。 “春夏姐,你就让我爽一下吧!” “哦?难道你现在很不爽吗?”春夏说着,便站起了身子。 “不,不是,也很爽,可,可是我想要插进春夏姐的小穴!” “是这样啊,那姐姐误会了你吶。” “没,没关系。” 春夏说罢,却也不坐回,却是蹲到了夜风的面上,看着近在眼前,却又被薄纱掩盖着的两瓣阴唇,文风只能用大得吓人的咽口水声来表达他对它的渴求到了怎幺样的程度。 “我解啰。”春夏娇笑着道。两手轻轻拉下内裤的裤头带,那粉红色沾满了淫水的内裤便掉在了文风的面上。 阴冷的淫水气息和若有若无的内裤,清楚的告诉文风春夏确然是一只女鬼,可是偏偏就因为她是女鬼,和她交合所带来的精神冲击更是强烈。 “想要插姐姐的小穴啊?” “嗯!” “那就先喝下姐姐的圣水吧!”说罢,没让文风明白是什幺意思,他便感到滴滴答答的一泡水花淋在了面上,清凉的水花击打在面上,密密麻麻而充满了力道,阴冷却又是清凉,就像在夏天酷热的天气下,偶然突如其来的一场急雨,虽然让人好不狼狈,却也是消了身上的酷热,那个叫人清凉愉快。 早被欲火烧得五内俱焚的文风,一张嘴便要喝下那雨水般的圣水,无疑,这不会有甘甜的味道(除非有糖尿……),而且还有尿骚味,可是却更让人疯狂。 当圣水停下了,文风还不自觉的用舌头扫了扫嘴角。 没等文风回味那圣水的滋味,文风便感到了下身一紧,鸡巴的头部就似中了紧箍咒一样,可微痛中却带着让文风这青头仔更是无法抗拒的触感,紧窄而且会收缩张合的肉壁,似冰般的淫穴紧贴着文风火热的鸡巴。 “好大……”春夏边淫笑着道,边双手支地,扭着蛇腰,一上一下的抽动着身体。 文风看着那对上下晃动不停的巨乳,一脸淫荡笑意的春夏,感到下体似有些什幺要爆发出来。 “唉,雏儿就是不够持久,没关系,姐姐来帮你。” 文风顿感到春夏的肉穴紧紧的收缩着,鸡巴一阵急痛,可那已产了出来的精液却没有成功的喷发出来,似是像步枪的枪口被堵着了一样。 “抱起我。” 文风依言抱起春夏。“好轻!”文风惊叹着道。 春夏白了文风一眼,道:“我是灵体,要不是……呼……你有童姥法力加持和阴阳眼,你连摸也摸不上我呢!嗯……” 由于春夏身重极轻,所以文风便大着胆子和春夏干了一些极需手力和腰力的体位,春夏虽然久经风情,可在现今世界,不少体位也是日新月异的进化着,好些千奇百怪的体位,春夏也是闻所未闻,便也合作着和文风配合起来。 “啊……要,要去了,快……快射出你的精气……啊……要死了…………我又要死了!” 文风这回终于得到解放,下体的精气一股脑的喷发出来,一个多星期的存货通通灌入了春夏的淫穴当中。 文风喘着大气的想把鸡巴拉出,却感到天旋地转,心道:“难道我被了…… 已经被吸干?“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好重啊……快点让开……喂!” 春夏推了推文风,却发现他昏了过去。“唉哎,太久没这样爽过了,一不小心吸了过量……呼……还好他是六阳之体,精气多于常人,可是明天是没法工作了……也罢,放多一天假期,哈!” 春夏推不动文风,又不想耗费法力弹开文风,也怕文风太虚弱,一不小心弄死了他。于是在小腰上一划,只见那白玉可人的身躯拦腰断开,春夏退开半丈,身形一转,下半身已从文风身下移出,重新接合到春夏的身体处。 “啊,不要浪费了这精气,嗯……分15点到储存器上,剩下还有14点,哈,赚大发了今次!”说着瞄了瞄文风,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再和这巨根的傻小子干多几炮!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