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老婆艳韵的妈妈》 (全本) 作者:alb TXT+CH

发布时间:2019-05-30 10:24:03 浏览:

《老婆艳韵的妈妈》 (全本) 作者:alb TXT+CH

《老婆艳韵的妈妈》 (全本) 作者:alb TXT+CHM

   【下载地址】 TXThttp://5xpan./fs/11e273eq4wfe91bqaz6/ CHM http://5xpan./fs/81231qwe31qabz70cb5/ 【内容简介】

  当然好,只要能把胀得难受的肉棒插进那奇妙的洞里怎么都好。

  “来,趴到我身上,对,男女……坐爱有很多姿势,但这样是最基本的,你摸摸我下边,是不是还干着呢?”

  我伸手摸去,毛烘烘的一片。

  “来,吻我。”

  我们搂抱着亲吻,肌肤贴合,肢体交错,吻得天昏地暗。

  “再摸摸看,是不是……和刚才不一样了。”

  果然,在一团毛烘烘的中间有滑溜溜黏糊糊的东西,手指顺势一探找到了源泉。我发现只要在那里抠弄一下静静就是一阵颤抖,于是我开始在那洞口肆意地探索着,她也就不停地抖动着身体。看到她咬牙坚持的样子,我停止了动作问:

  “静静,这样不舒服吗?”

  她却说:“舒服!不要停,快,再用点儿力!再快点儿!噢……呀!”

  一股热流冲到我手上,黏糊糊的满手都是。她见我抽回手奇怪地观察这到底是什么,忙闭上眼睛说:“这是女人高嘲流出来的,说明……说明她已经被……被弄得舒服极了。”

  “那么……女人经常会这样啦。”

  “不,女人们不一定能经常这样。”她睁开眼睛望着我:“有的女人一生都可能不会达到高嘲,我和你白伯伯结婚19年,只有过两次高嘲。可是……今天你已经让我高嘲两次了,这对于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享受,所以我谢谢你。”

  “现在插进来吧,如果不是这样湿了就……插的话,女孩子可能会受伤的,当然不是说先要有高嘲,我是说必须有所准备。轻一点儿,哎……对了!哦……好硬!呀……慢一点儿!啊…啊……噢呀……再慢一点儿…啊…噢呀…现在……啊……可…可以快……快一些……啊…啊…用力……喔…喔…噢呀……”

  在她的循循诱导下,很快我就明白了坐爱的要点,也知道了女性性器官的特点,如那个圆圆硬硬的东西叫‘花心’,yin茎顶住它就会牵动女人的子宫以至内脏产生颤动,进而产生高嘲。静静的这一堂性爱示范教育课使我初步体验到性爱的奇妙与酣畅,受益菲浅。

  由于每次当我将要射精的时候静静都提示我停止动作,这一次生交持续了大约60分钟。其间她四次喷出滚烫的yin液,不过一次比一次喷出的稀薄,在她最后一次用花心咬住归头的时候,我在她忘乎所以的浪叫声中把精夜喷进她体内,她汗津津的身体再次僵直了,指甲狠狠地抠破了我的后背。我浑身冒汗急促喘息着,趴在她身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后半夜习习的凉风吹醒了我,发现依然趴在静静身上,肉棒已经软缩,但归头还在她那美妙的洞口里滋润着。我翻身躺在她身旁,摸过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可能是我的动作惊醒了她,她倏地睁开眼睛,惊恐地‘啊’了一声,随即松弛下来,侧身温柔地搂住了我说:“兵兵,怎么还不睡呀,你看,差一刻4点了呀,抱着我睡吧。”

  我用左臂松松地揽着她:“我已经睡过一觉了,现在不困了。”

  “那你在想什么?兵兵,阿姨…啊不,是我。我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我18岁结婚,当年就生下了桦桦,19年了,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

  “从小我就喜欢你,你们去兵团后,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经常想桦桦,可后来不知为什么更多的想到你,我觉得是因为要托付你照顾桦桦的缘故。今天你突然回来了,我不由自主的搂住了你,本来没有……可是,我感觉到你的……你的……硬邦邦的顶在我小肚子上,那股热腾腾的劲儿更一下子烫进我心里,当时我就……我下面就流了很多水儿,内裤都湿透了。”

  “我极力抑制自己,但做不到。我只想有个男人爱我、体贴我、安慰我,明明知道你是个孩子,不应当和你……可是,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有什么关系,只要他能接受你就可以呀,于是我就……勾引了你,不怪我吗?好兵兵,谢谢。

  我也想过再结婚,但又怕他对桦桦不好,本想这辈子就这么忍下去了,没想到碰上了兵兵……你对我这么好,我这后半辈子就交给你了。”

  她说话时依偎在我怀里,手指在我身上划来划去,说到末了抬起满含泪水的眼睛望着我,似乎等待我的回答。

  看着静静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下定了决心:“啊……静静,你放心好了,等我能回北京一定娶你……”

  她突然坐了起来,像看着陌生人一样地看着我,半晌才说:“不,兵兵,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样真成了大笑话啦,我比你大19岁呐,这根本不可能。我是说……你以后和桦桦结婚后不要不理睬我了,最好我们能住在一起,我可以为你们打理家务,照看孩子。可能的话……你……兵兵,能不能偶尔给我一点点……安慰…实在不行…我…我也不会怪你们的。”她又无力的倒在我怀里嗫嚅着。

  我完全怔住了,静静真是一个好妈妈,为了桦桦,她宁可放弃追寻她本可以找到的幸福!我怎么可以伤她的心呢。

  “静静,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话,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一定让你得到足够的安慰!”说着腾身把胀挺的肉棒准确利落地插进静静的肉洞,一插到底,顶住她的花心研磨起来。

  静静因为没有准备惊叫了一声,随即眉开眼笑地张开四肢搂住我:“噢呀!

  别……噢……啊…呀……坏…哦……死了你……兵兵……啊……啊啊…噢…噢…噢呀……用…力……啊…啊…啊啊……啊呀…舒…服……哦…哦…啊!啊!啊!

  噢!噢呀……肏死我啦呀……”

  我不再一味横冲直撞,而是时疾时缓,时轻时重。哪知反倒令她兴奋非常,全身不住地扭动着,使得那丰满的双乳也颤巍巍左右摆荡,我好奇地伸手捏住一个奶头,她竟然就喷出了滚烫的骚水儿。

  我知道这是高嘲的表现,于是越发驰骋起来,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奶头,一只手在她身上各处抚摩,想再找出另她兴奋的地方。

  我见她双腿高举太累,就握住她的脚踝。发现把她的大腿压向她匈前更可以深深插入,于是便压紧她狠狠地抽插,忽然感到归头似乎突入了花心,她浑身颤栗,花心紧紧咬住归头吸吮起来,同时一股股热液打在归头上,就在她喊出那句不雅的话时,我把阳精一股脑灌进她的体内。静静僵直的身子弓起来片刻后瘫软了下去,只有膣腔和花心仍然律动着、吸吮着。

  我俯在静静绵软的身体上,体味着美好的余韵,汗水滴到她身上,但她没有反应。只见她面色苍白,呼吸迟缓,我不禁慌了神,急忙翻身搂起她,不停地摇晃、亲吻。

  她终于醒来,嘴里喃喃道:“肏死我了……”定睛看清是我抱着她时,面色已经变成姹红,埋头在我怀里,粉拳无力地在我后背上捶着说:“你要死啦!怎么这么狠,把人家……弄得都昏过去了,你坏!坏……坏死了……”

  “静静,你真的没事儿吗?”

  她抬头娇羞地看了一眼又埋下头去:“你就这么安慰人呐!都让你……弄死了呀。”

  我见她没事就放了心,又逗她说:“不对,不是弄死了的,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刚才…你真坏!”小拳头密集地落在我后背上:“我没有说别的,没有!

  没有……”

  说笑间我们紧搂着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