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合租室友的老婆》(未删节1-85章+外传)TXT+CH

发布时间:2019-05-30 10:23:51 浏览:

《合租室友的老婆》(未删节1-85章+外传)TXT+CH

《合租室友的老婆》(未删节1-85章+外传)TXT+CHM

  【下载地址】 TXThttp://5xpan./fs/b16223eqbw8e51fqaz0/ CHM http://p1.yunfile./fs/618263aqdw3e31bqaz0/ 【内容简介】

  一年多前未婚妻(那时还是女友)毕业到外地工作,我还在继续念研究生,为了省钱,就把原来和女友合租的房子转了出去,和另外一个男生一起合租。找房子的时候,因为贪图折扣,一起签了两年的 lease . 去年暑假室友回国,因为签证的问题在国内多呆了半个月,后来突然写信给我,说他结婚了,可能会带老婆一起回美国。我当时有点不爽,因为这就意味我必须和他们夫妇两人合租,屋里平白多了一个人,空间和生活都收到限制。但是看了他随信寄来的婚纱照,发现新娘长得挺漂亮的,样子很甜美。最夺目的是她的一对豪乳,在低匈婚纱的衬托下显得丰满诱人,两个白嫩浑圆的半球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我当时就硬了。于是我写信祝贺了室友的新婚,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婚礼照片,并且欢迎他带着老婆回来。

  ------------------------------

  妈妈的乳房和二狗叔

  我小的时候,爸爸有一台彩色相机,那时候彩色相机还不算普及,也只有爸爸这样的富二代(我爷爷是一个大型国企的负责人)才玩得起。爸爸很爱拍照,家里有厚厚的几本相册。我小时候对这些相册并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也不怎么翻看,直到有一次我发现了相册的一个秘密——有些相册的塑料口袋里装的不只一张相片,而这些巧妙隐藏起来的照片,却是最可观的。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翻看相册时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它几乎是我青春期最不可或缺的东西,无数个夜晚我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照着这样照片,一边看一边自慰啊,在那个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的时代里,这张照片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

  照片里袒露着乳房的女人是我妈妈。那个时代人们的穿着还很朴素,妈妈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和一条深色的碎花长裙,短袖衬衫里面穿的是当时很流行的女式背心。背心里没有穿乳罩。

  吮吸着妈妈乳头的是爸爸煤矿的合作伙伴。爸爸的事情在其他一些帖子里也提到过。我的爸爸算起来应该是个官二代,因为我的爷爷是一家大型国企的党委书记。虽然那个时候家里没钱,但是很有权。爸爸凭借着爷爷的关系,倒卖当时紧俏的钢材(可能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时的价格双轨制了吧)赚了很多钱,年轻得意,娶了当时在我们那座城市作新闻播音员的妈妈。妈妈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漂亮,身材又好,据说当年有不少人看着妈妈主播的本市新闻而自慰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因为爷爷退居二线,不再有实权,爸爸的财路就断了,而他手头的钱又因为和人去搞房地产开发,全部砸了进去,还欠了一皮股债,不得不到外地躲债。他带走了家里最后的钱,说是要东山再起。

  带着这些钱,爸爸找到原来倒卖钢材时的一些关系,在偏僻的深山里和人合作开了一间煤矿。爸爸的合作伙伴,我喊他二狗叔,也就是照片里的这个男人,他是当地乡长的小舅子,在地方上有些权势,所以爸爸才能拿到那个煤矿的经营许可。

  从这张照片前后的照片来看,这应该是我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妈妈带着我去看望爸爸。那时候妈妈三十出头,正是最有风韵的时候。

  印象里二狗叔是一个土得掉渣的乡下人,他喜欢故作时髦的戴一副当时流行的茶色眼镜,牙齿很黄,身上一股子很呛人的烟草味。我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妈妈时,眼睛都看直了,不停的咽吐沫。

  煤矿上的条件很艰苦,工人们都住窑洞,爸爸和他的这个合伙人有一个小院子和一个破旧的瓦房,瓦房中间是堂屋,同时也是会议室,左边的侧屋是爸爸和二狗叔睡觉的地方,有一个土炕,右边的侧屋是一个简易的办公室。

  堂屋和侧屋之间没有门只有布帘子,所以爸爸和妈妈亲热的时候,这个二狗叔没有少偷看。

  院子里还有一个简易的厨房,里面住着矿上唯一的一个女人——秀琴姐。她大概有十八九岁,身材高挑,皮肤黝黑,透露着健康的光泽,她算不上漂亮,但是很耐看,牙齿很白,眼睛很亮,奶子和皮股都很大,她负责给矿工们做饭。我跟妈妈去的时候,因为妈妈和爸爸晚上很忙碌,所以我就跟秀琴姐住。

  她很干净,身上暖香暖香的。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总是光着上半身搂着我,一对丰满的大奶子顶在我的脸上。开始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去摸她的奶子,但是后来她主动让我摸,我也就乐意的接受了。妈妈的乳房像嫩豆腐,柔软水滑,秀琴姐的乳房像蜜瓜,很结实。

  有时候二狗叔也拉秀琴姐去偷看爸爸妈妈房事,我也跟着去看。秀琴姐蒙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妈妈赤裸着雪白的身体骑在爸爸的身上上下扭动着,乌黑的秀发散乱着,闭着眼睛,丰满洁白的乳房在匈前晃动,爸爸时不时得伸手去玩弄妈妈那硬翘的乳头……

  二狗叔经常看一会儿就忍不住拉秀琴姐去厨房边秀琴姐的小屋,我有时也跟着去看,他们在作和爸爸妈妈差不多的事情。

  二狗叔的机巴又粗又大,像头公驴,他喜欢啃秀芹姐的奶子,有一次他把秀琴姐的奶头吸肿了,白天衣服一碰到秀琴姐的奶头她就呲牙咧嘴的倒吸着冷气。

  我当时并不太明白爸爸妈妈还有二狗叔和秀琴姐是在干什么,但是我很恨二狗叔,因为每次他弄过秀琴姐后,秀琴姐身上都有一种混合着烟草味的奇怪味道啊,弄得秀琴姐还要再洗一次澡才能搂着我睡觉。

  我问过秀琴姐是不是二狗叔欺负她,她笑着不说话。

  有时候白天爸爸要跟着工人下井,二狗叔就像只苍蝇一样死缠着妈妈,有时候妈妈也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和他周旋。

  后山有口山泉,有一个小水潭啊,白天工人都下井干活,秀琴姐就去那里洗澡,也拉妈妈一起去,妈妈开始不好意思,后来爱干净的妈妈实在是没办法,所以也跟着秀琴姐去那里洗澡了,而每当这个时候,二狗叔都会在后山转悠。

  他从不下井,他的职责就是一旦矿上出了问题,他负责摆平。所以他又是不可或缺的。

  后来似乎妈妈也习惯了,二狗叔偷看就让他看好了啊,反正他也不敢动手动脚。再后来,二狗叔胆子也大了,有一次我和妈妈还有秀琴姐去洗澡,他也跟着下水来洗澡。裤裆里的那个大机巴朝上硬硬的翘着,有棒槌那么粗。

  妈妈羞得脸红的像熟透的山里红,因为皮肤白,一直红到了匈脯上,乳房都变得粉扑扑的了。

  二狗叔看着妈妈丰挺雪白的乳房和秀琴姐浑圆结实的奶子,站在不远处就开始撸管。撸了一会儿就射了,我那时还不知道那是射精,看着二狗叔抛物线一样喷射出来的东西,我还以为二狗叔尿了,事实上二狗叔射精和撒尿一样,喷射出很远,很多。二狗叔指着自己的机巴对妈妈说自己的枪比我爸爸粗大。

  妈妈脸更红了,低头不理二狗叔和秀琴姐小声说话。没过多久,二狗叔又硬了,紫红充血的大归头有我的拳头那么大,直直的指着妈妈雪白裸露的身体。

  不知为什么,妈妈的乳头变硬了,粉色的樱桃尖尖的翘起来,两条修长的美腿下意识的摩挲着……

  二狗叔这次没有撸管,他把秀琴姐拉到一旁的大青石上,让她跪在那里把皮股撅起来,秀琴姐有些不好意思,不愿意跪着,二狗叔就强行把她压倒,分开她健美的双腿,挺腰俯身在秀琴姐身上抽动起来。

  妈妈赶紧把我抱在怀里捂住我的双眼。我的耳朵贴在妈妈的匈脯上,听到她的心跳很快,很快……

  一天晚上,爸爸来秀琴姐的屋里看我,我们已经睡下了,黑着灯,秀琴姐睡在床外侧,面朝里搂着我。爸爸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顺势手就摸在了秀琴姐的奶子上,他用力的抓了秀琴姐的奶子几下,然后开始轻轻揉捏秀琴姐的奶头,秀琴姐扭动着身体,开始小声的呻吟。

  爸爸褪下了秀琴姐的花布裤头,站在床边掏出了机巴,秀琴姐还是面朝我睡着,向外撅了撅皮股,然后发出了快乐的嗯的一声。我抬头想看,秀琴姐压着我头把我搂紧,小声对我说:「姐的奶奶头痒痒,你帮姐姐唆唆。」说着就把奶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秀琴姐的身体随着爸爸身体的抽动晃动着,把乳浪一波又一波的送入我的口中……

  「不知道这个时候,二狗叔在干什么。」我心里想。因为通常都是二狗叔晚上摸进来的……

  有时候爸爸有时间会和妈妈到周围的山上走走散步,有时候二狗叔也会不识趣的跟着……

  后来的几天煤矿出了一起事故,矿井塌方,所幸没有工人死亡,但是有一个工人的腿被石头压断了,因为他是本地人,家族里的人们就跑到矿上闹事,幸亏有二狗叔在,赔了些钱这事算平息了,那天晚上妈妈亲自下厨作了那手的饭菜,又开了瓶给爸爸带来的五粮液,和爸爸一起陪二狗叔痛快的喝了一场,那一晚他们三个人都醉倒在了土炕上……

  在煤矿上住了二十多天,我和妈妈就走了,我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但是毫无疑问,拍照的应该是爸爸。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拍这张照片,不知道当他看到妈妈雪白的乳房被二狗叔长满黄牙的大嘴狠狠地吮吸着,看到妈妈娇小的乳头在二狗叔粗壮的手指挤压下变形,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有时候也会猜想妈妈此时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羞涩?享受?耻辱?

  还有,二狗叔是只玩了妈妈的乳房,还是继续……我的脑海里不时的会浮现出妈妈望着二狗叔那棒槌一样勃起的机巴时的表情,她的羞涩里带着一分好奇、一分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