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拐卖(01-13)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9-05-28 09:26:08 浏览:

拐卖(01-13) 作者:不详

字数:73181
章节:13章


(一)


一个冬天的早晨。在一座北方的城市里,天还没有亮,天气yin冷yin冷的。此时城里那些要上早班的人们已经开始从家里出来走在上班的路上,不过路上的行人还不多。一个年轻女人顺着人行道匆匆走来,她留着披肩长发,身穿米黄色大衣,脚蹬黑色长筒皮靴。黑亮的皮靴踩在地上发出“嗑噔,嗑噔”的响声。她身高1米71,身材丰满而又窈窕,修长的双腿,配上黑亮的长筒皮靴,使身体更显得挺拔,衬托出优美的身材。

这个女人叫张静,在一所中学教语文。因为张静对学生非常亲切,对同事们也很礼貌,热心。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张静。张静心想,今天可真冷。其实,张静喜欢过冬天,因为在冬天可以穿她最喜欢的那种鞋子,长筒皮靴。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张静觉得自己穿着保暖性很好的靴子的时候,感觉从小腿到脚掌都暖暖的,小腿则被靴筒紧紧地包住,双腿和双脚有种被保护着的舒适感。这种感觉是穿其他鞋子时所没有的。

另外,张静只买优质的真皮的皮靴,这样既能保暖,又不捂脚。而且长筒靴还能衬托出张静优美的身材,使张静的打扮显得简洁又干练,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在学校,别人的眼光都会比较集中在她的身上,这让她感到十分精神,也令她倍添自信。其实,即使不穿皮靴,不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张静对自己也都是相当有自信的。

这时,张静抬起手看了看表,不早了。为了赶上7:10的那趟公共汽车。张静决定走近路,她拐进了一条小胡同。突然,从张静背后蹿出一个人影。张静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只还拿着一条毛巾的大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同时张静感觉自己的上身被有力的手臂紧紧箍着,并将她往后拖。“呜,呜”张静被这突然的袭击搞了个措手不及,想挣扎,却用不出力,嘴上的毛巾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口鼻,令她无法呼吸,她使劲蹬着腿,但无济于事。渐渐的她眼前开始迷糊起来,只听见靴子蹬在地上的声音,渐渐晕了过去。

张静感觉过了很久自己才渐渐苏醒过来。她感到很累,头很晕,好像全身无力。她想喊叫,自己却听到了低沉的“呜呜”声,是完全被压制住的声音。她这才感到嘴里塞满了,好像是棉布之类的东西,把她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张静本能的想用手把塞在嘴里的东西掏出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怎么回事,张静心想。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平房的土炕上。大衣被脱掉,手套、手表和都已经被人摘掉,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大腿和双脚也被人用布条捆了起来。嘴里塞着布团之类的东西,软绵绵的,把口腔塞满了,压住了舌头,外面还勒着宽布条,在脑后让人给打了个结,用舌头根本顶不出去。坏了,我被人绑架了,张静心想。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无济于事。张静只能嘴里“呜呜”闷叫着,绝望地看着窗户上的铁条。

过了一会儿,屋子的门开了,进来两个女人,看打扮和长相,象是农村女人。衣服很旧,很朴素,皮肤黝黑。两个女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个三十多岁,身体健壮。矮的那个二十多岁。两个农妇小声嘀咕了几句,那个高个子的女人就出去了。剩下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叫刘香草,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的妹妹。早晨香草和姐姐春花从城里把这个女人弄来,姐妹俩把这个女人的大衣脱掉,摘掉围巾,手套和手表,捆住手脚塞住嘴。香草小的时候看的电影里面,那些穿靴子的都是些坏人,象日本鬼子,国民党军官等。前几年和姐姐进城打工,那些穿着皮靴的城里女人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精神,很多城市女人都对穿着朴素的她和姐姐投去鄙视的目光。

没想到今天自己和姐姐绑了一个穿靴子的城里女人。这个女人穿着城里女人经常穿的粉色高领毛衣,灰色裤子和黑色长筒靴。尽管现在这个女人被捆绑堵嘴,只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嘴里“呜,呜呜”的叫着,象是求饶。但是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优美的身材,漂亮的衣着(在城里很普通,但是在香草看来这身打扮就是漂亮)让香草这个农村女人非常嫉妒。尤其是张静脚上还穿着靴子,就仍然显得很神气。

香草走到炕边,伸出手摸张静腿上的靴子。张静吓得把脚缩了回去。“老实点,不然我把我姐和姐夫叫进来把你扒光吊起来。听见了吗?”张静点点头。“把脚伸出来。”香草说道。张静把脚伸了出去。香草贪婪的摸着张静穿着靴子的腿,心想,真好看。对张静的美脚和皮靴的嫉妒使香草觉得一定要脱掉这个女人的靴子。

香草对张静说:“我给你把靴子脱了,把炕都踩脏了,你要是敢踢我,哼。别怪我不客气!”“呜”张静点了一下头。香草解开捆绑张静双脚的布条。左手抬起张静的右脚,右手轻轻拉开了靴子的拉链,然后双手拽着靴子把靴子脱下来,露出了张静那只穿着黑棉袜的脚。

张静的脚比较大,有39码,丰满匀称,紧紧包在袜子里,五个脚趾顶在袜尖里,从外面看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香草面对着张静的脚心,只见黑色的棉袜衬托出张静脚心优美的曲线,就象一个拉长的“S”,而黑色的袜子更增加了一种神秘感。这只脚真漂亮,香草心想。接着她又慢条斯理地脱掉了张静左脚上的靴子,把张静的双脚推到炕上。香草脱掉自己的棉鞋穿上张静的靴子在屋子里试。但是香草个子矮,腿短,脚也小,穿着张静的靴子不合适。香草只好脱掉靴子上炕。香草抬起张静的右脚从侧面看,发现张静的脚比较薄,而足弓比较高,所以从侧面看又增加了几条优美的曲线。

香草把张静的裤子和毛裤的裤口向上卷了一下,没有看见袜口,又卷了一下,才看见张静白色的秋裤和黑色的袜口。袜筒比较长,与白色的秋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双袜子象一样紧紧包在张静的脚和腿上。保护着张静的双脚。张静冬天喜欢穿袜筒长的黑袜子,袜筒紧紧包在秋裤外面,象双小靴子一样保护着自己的脚。香草也注意到张静那双小棉靴一样的袜子,为了羞辱张静,她自然更要脱掉张静脚上的这最后一层保护。“臭美,穿那么长筒的袜子。”香草说着,话里带着一股嫉妒。

香草挠了一下张静的脚心,张静想把脚缩回去,她不知道香草要干什么,但是被香草抓住。“得把你的袜子脱了。”“呜呜,呜呜”张静摇着头,想求香草别脱她的袜子。“又不听话了。得把你的袜子脱了,看你怎么逃跑。”香草双手拽着张静的双脚说道。张静不喜欢光脚,也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的赤脚,即使在夏天,张静也要穿着长筒或者短筒丝袜,她觉得被人脱掉袜子就象被扒光衣服一样难为情。而今天这个绑架她的农村女人却脱她的袜子。但是如果自己反抗,肯定会受到折磨,再说对方也是女人,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也只好由她去了。

说着,香草就把双手的手指从袜口的两侧伸进张静右脚的袜子,勾住袜子慢慢向回拽。香草脱得很慢,她心想,你不是不想让我脱掉你的袜子吗,我偏要脱,还要慢慢脱,叫你害羞。袜子脱过了秋裤的裤脚,转过脚后跟,张静白嫩的脚踝和红润的脚后跟露了出来。当袜子脱到脚心时,香草停了一下,象是要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张静脚掌的前半部分和脚趾还包在袜子里,袜子脱下来的部分堆在张静的脚掌上面,白嫩的脚掌和黑色的棉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香草用左手握住张静的脚,“呜——”香草的手凉,张静叫了出来。

香草没有理睬张静的反应,继续用左手牢牢握着张静的脚,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则拽住袜尖轻轻向上提,张静的脚一点点从黑棉袜里露出来。柔软的棉袜轻轻蹭着张静的脚,使张静觉得有些氧。香草向上提着袜子,最终,张静的脚趾路了出来,袜子完全脱了下来。

张静那不愿意轻易向别人展示的玉足终于呈现在香草面前香草拽住袜尖向上提,把张静的袜子脱了下来。“这只大白脚。”香草说道。那是一只保养得很好的脚,丰满,干净,白嫩,脚心白里透红。“脚趾还挺长。”香草说着,一边捏着张静的第二个脚趾。张静瞪了香草一眼。香草又用右手托起张静的左腿的小腿肚子,左手从小腿的后面伸进袜口,把袜口翻过来,拽着袜口慢慢向回拉,一直把袜子脱过了脚踝,香草看见张静白嫩的脚一点点露出来。

她把袜口向上提着继续慢慢脱张静的袜子,当袜子脱到脚尖处,张静只有五个脚趾包在袜子里时,香草把张静的脚放下,松开手,让袜子脱下来的部分耷拉在张静的脚面上,让张静更觉得屈辱。香草轻蔑地“哼”了一声,拽起袜口向上提,把袜子拽了来。“去,臭脚。”香草打了一下张静的脚心,把张静的脚推开。香草把张静的袜子拿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让香草奇怪的是,以往和姐姐弄来的女人都是农村姑娘,扒下来的棉袜或尼龙袜没有臭味已经算干净的了。而眼前的这个城里女人的袜子不仅没有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难道这个城里女人的脚不臭吗?

香草以为自己的鼻子出了问题,把张静的袜子又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仔细闻了闻,才确定自己没有错,这个城里女人的袜子散发出棉袜特有的香气,混合着靴子里淡淡的皮革味,甚至还隐隐透出些许香水气息。看的出这个女人很爱干净,勤洗勤换。原来,张静有时会在自己的脚腕和袜子上洒些气味淡雅的香水。袜子很干净,看的出来主人很爱干净,勤洗勤换袜子。香草看着躺在炕上的张静,想到这个早晨还很神气的城里女人现在已经成了自己和姐姐的俘虏,她那双神气的靴子和袜子已经被自己脱掉了,露着白嫩的双脚,自己还打了一下她的脚心。这更增强了香草作为征服者的感觉。

拿着张静的袜子,香草又想出了一个羞辱张静的办法。她趴在张静身边,把袜子揉成了一团,解开围在张静嘴上的布条,掏出塞住张静嘴的布团,笑嘻嘻地对张静说:“你的袜子还挺香的,来,你自己也尝尝。”“求求你,放了我吧。”张静扭着头说到。“求你不要,呜,不,呜,呜呜”不等张静说完,香草就用右手捏住张静的腮帮子,用左手把袜子塞进了张静的嘴里,并使劲地往里顶了顶。“好好尝尝,啊。”香草一边笑嘻嘻的说,一边用布条紧紧地包住张静的嘴,在脑后收紧打结。

“呜,呜”自己的袜子被人脱掉塞进自己的嘴里,张静感到恶心和屈辱,但是她只能徒劳的蹬着自己那双白嫩的脚。“老实待着。”香草把张静的双脚按住,用布条捆了起来。

[本帖最后由pf714于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heiqijuntuan金币+4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