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冰恋][家有冰妻]-另类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27 08:15:23 浏览:

[冰恋][家有冰妻]-另类小说


家有冰妻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早晨,一切都和平常一样。我和妻子从睡梦中醒来,准备 这一天的工作。我的妻子叫帕美,今年42岁,当她坐在床头化妆的时候,我觉 得她今天显得特别成熟和性感。她穿着一件灰色混纺女西服,裙子刚刚到膝盖, 和浅棕色的丝袜与深色衬衫搭配得十分得体。我看着她,心中不禁激情荡漾,忍 不住想问她是否能够和我来一次“闪电式性爱”,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同意的。她 的工作实在太忙,这样做对她的身体不好。自从2年前她升职做了一家银行的分 行经理之后,她的工作负荷一直很大:每天她大约要花45分钟的时间在上班的 路上。帕美这段时间以来心脏一直不太好,经过几次药物治疗,但是效果不明显。

  由于工作和上司的压力,我和她近两年来几乎没有什么性生活她几乎每次回 家的时候都疲惫不堪,没有兴致。不过在其他方面,她做得很不错,是个非常贤 惠的妻子。我不想背叛她,只好用自己的方法来发泄了。(aconly200 0注:这对夫妇没有要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压力过重所致)我们向对方吻别, 然后就去忙各自的工作了。我今天回家会晚一些,因为我得修理一台从昨天就坏 到现在的电脑。

  晚上7点,我从公司回到家里。帕美大概在厨房里做饭吧,我一边想着一边 走进家门。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家里开着灯,而她并不在厨房里。我喊了喊她的名 字,但是她没有回答。卧室里也没有人,我焦急地寻找,终于在卫生间里找到了 她。帕美坐在马桶上,内裤褪到小腿中间,弓着腰,头部无力地歪向一边。她的 手垂在地上,挨在大腿两侧。我看了看她的脸,她的眼睛正茫然地看着我;我又 摸了摸她的脸颊,已经是冰凉的了。天啊,我该怎么办?

  现在就打911吗?没用的。既然情况已经这样,我救不了她的性命,别人 也不行。这个时候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我一直?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谒篮蠛退霭幕孟耄?br />尽管这个幻想不太现实。我比她大7岁,她本来活得可能比我要长;她也知道我 的想法,但是似乎并不介意:她以为我平时只是说说而已。不过现在机会来了, 我怎么能够放着她美丽的遗体不管呢?

  我把帕美扶起来,让她靠在坐便器上,使她的双腿微微分开。我撕了一点卫 生纸,帮她清洁下体和肛门,然后用一块热水浸过的毛巾把她的臀部擦洗干净。 在处理停当之后,我抱起帕美,把她放置在寝室的双人床上。之后我返回卫生间 做了一些清理工作,然后回到床前。看着她的遗容,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但是 我体内的阳刚之气提醒我,应该给她更多的安慰才对。我亲了亲她冰冷的嘴唇, 然后把她的内裤顺着腿褪下来,放在鼻子前闻了一闻。她的体香还留在上面。我 脱下她的裙子,凝视着她那被茂密的丛林掩盖私处,然后把她的大腿分开,让yin 部完全露了出来。我解开她衬衣的扣子,把她的衬衫和背心脱下来,然后靠在她 的后面拥抱着她,解开她的匈罩,从丰满的乳房上拉了下来。

  我把帕美平放在床上,用枕头垫在她的脑后,然后开始亲吻她的嘴唇和匈脯。 我轻轻地吮着她的乳头,吮过左边然后再吮右边;之后我把注意力集?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谒乃?br />处。我拨开她的两片花瓣,开始用舌头去舔那一道美丽的裂缝我尝到一点腥味, 像是金枪鱼的味道。这味道让我冲动,于是我就忘情地吸吮起来。又过了一会, 我觉得那里已经滋润了很多,于是我把手指头伸了进去,来回抽动。我的性欲和 阳句一样,每一瞬间都在膨胀,跃跃欲试。我跨在帕美的身上,把那话儿插到了 她美丽躯体的入口处,一点一点,直到最里面。这种感觉如此舒畅,我以前和她 坐爱的时候从来没有体会过。

  我吻着她冰凉的嘴唇,盯着她那失神的宝石蓝色的眼睛,翘起自己的臀部, 开始在她已经的冷却的身体上轻轻地来回抽动。过了很长时间比我们以前任何一 次都要长她的乳头随着节奏来回颤动着,我用右手在她的匈部和大腿上来回抚摩, 左手则按在一旁保持平衡。我的yin茎和睾丸开始发烫,一种难以名状的快?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谖?br />的心底激荡。紧张而又兴奋的高嘲终于到来了。我最后还是控制不住了,滚烫的 种子从我的体内喷涌而出,注入到她的最深处。她的身体似乎要把我吸干一样, 我根本就无法停住。终于我体力不支瘫软下来,贴在了她的身上。我吻着她的脸 颊,只觉得那销魂的一刻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在意识恢复之后,把yin茎从她的身体里抽了出来。我的精夜从她那里渗出, 流到两臀之间的细沟里。我再次把手指伸到她的下体试了试,又摸了摸她用丝袜 包裹着的大腿,突然又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我从她后面来一次的话会怎么样呢? 她生前从来没有让我这么做过,甚至在新婚之夜也没有。现在机会来了。我把她 的身体翻转过来,把两腿分开到床的两侧。她的肛部似乎应该先润滑一下,于是 我用手指从她的yin道里挑出一点粘液,把她的后庭充分处理完毕。我开始进入了, 刚进去的时候很紧,但是随着一点压力,我渐渐地把阳句插进了她的直肠。我用 手搂紧她,并且来回抚弄她的乳房。就这样,我又一次体会到了激情的感觉。

  完事之后,我坐在床头上想了想,决定在惊动别人之前把帕美的遗体收拾干 净。我把她的内衣从身上除下,脱掉她的高跟鞋和丝袜,然后把外衣挂到衣橱, 把内衣都扔到洗衣机里。然后我摘下她的手表,耳环和带十字架的项链,放在床 头矮柜上;我到卫生间里给浴缸加了三分之一的温水,然后回卧室把她从床上抱 起来放到浴缸里。我扶着她的头,用一块软布为她卸了妆,然后把她的女用清洁 器注满水,净洗她的盆腔和肛门。我把一大块海滩浴巾铺在地板上,把她抱出来 放在上面擦干,之后让她做在马桶上排光体内残余的水分。

  之后我回到卧室,从她装内衣的抽屉里找出一条米色内裤和一双米黄色棉袜, 又从大衣柜里找出一件法兰绒的睡袍。我把帕美抱回到卧室,让她枕在枕头上。 现在我有了打算:今天晚上我和她的裸尸睡上一觉,明天早晨给她穿上衣服,然 后再打电话报警。就这样,我躺到她身边搂住她,用被子盖住我们两人,不久就 入睡了。

  第二天早晨7点半,我被一阵闹钟声敲醒了。我穿好衣服,然后给帕美穿上 了短裤,袜子和睡衣这时我发现她的身体已经僵硬了。之后我打了911电话, 对他们说我发现自己的妻子在睡梦中去世了。不久一名警官赶到我家,我把事先 编好的故事讲给了他。就在他通知法医赶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先到了。急救人 员确定已经无法挽救帕美的生命之后,把我请到隔壁房间向我提了更多问题。法 医在验过尸体之后和我谈了谈,根据她的心脏病史,法医断定她死于心肌梗塞, 并且问我把她送到哪家殡仪馆。

  得到我的许可后,布莱克威尔德殡葬公司的基克开着灵车赶到了。他和法医 谈了几句后,推着手推车进了卧室;几分钟后,帕美的遗体被推了出来,上面蒙 着白被单。尸体装上灵车之后,他问我是否要给帕美做一次防腐处理,以及准备 遗体告别仪式。我同意了;于是他就告诉我下午五点把入殓的服装饰物带到殡仪 馆来,然后商谈具体丧葬事宜。

  我目送基克开着载有尸体的灵车远去,警察和急救人员也驱车返回了。我回 到房间里,为帕美挑选最后的盛装。我打开衣柜,找出她平时最喜欢穿的天蓝色 连衣裙,和一件法式黑色蕾丝边短裤。我找出一双新的丝光长袜,它的颜色就像 阳光下的金色沙滩一样闪亮。选哪件匈罩好呢?我最终选了一件蕾丝网眼文匈, 细密的花纹中间衬有美丽的镂空图案。最后是她最爱穿的黑色高跟鞋。我找了几 个塑料袋,把东西放好,随后我用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打电话通知亲属。差20分 钟5点的时候,我提着东西前往殡仪馆。

  我到那里的时候差不多正好5点,基克在门口迎接我。他接过我递来的服装 放进另一个房间,随后带我进了办公室。我告诉他说我想把遗体运回家搞告别仪 式,直到葬礼举行,并且说这是帕美自己的意愿。基克觉得现在这样做虽然有点 奇怪,不过没有什么问题。他告诉我说等明天为帕美做好发型和化妆之后就可以 把灵柩运到家里。我则给了他一张照片,上面是帕美生前最喜欢的发型和化妆的 式样。最后我们决定在星期天下午4点到8点举行告别仪式,星期一的上午11 点在我们经常去的那个教堂举?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崂瘛?br /> 我对基克说现在很想见帕美一面,于是他带着我到了cao作间。帕美躺在一张 不锈钢的台子上,白色的被单盖到她的匈部。她的头发刚刚洗过还没有干,铺她 头部的四周,有些凌乱。这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趁着基克回去接电话的机 会,我凑近帕美的身边,掀开了被单。她的皮肤有些发青,小腹上留着防腐处理 时缝合的刀口。我又自己地查看帕美的颈部,发现上面有个小小的切口,是动脉 防腐处理时候留下的。我听到基克接完电话后往这里走来,急忙把尸体重新盖好, 走出房间去迎他。随后我就开车回家了。

  回家后,我把客厅中靠窗的一侧清理干净,空出停放棺木的地方。过了一会, 朋友和邻居们带着食物来慰问我。直到将近半夜,大家才各自散去。我一个人上 床睡觉,屋子里没有帕美,显得空荡荡的。我开始担心今晚基克是否会占帕美的 便宜,像她这样身高5英尺10英寸(约合1。78米),体重130磅(约合 59千克)的美貌女子,基克给她做尸体处理的时候,只怕是很难不动心的。我 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我在星期日早晨8点左右醒来,洗完澡后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清理房间,直 到基克在11点的时候打电话来。他说现在就可以把遗体送到这里,大约30分 钟后,他开车来到我家,把棺材从车厢里推出来,安置在客厅正中向阳窗户的位 置。帕美生前喜欢坐在向阳的窗台下眺望远处的小河,所以这里最适合她不过了。 基克接着就打开了棺材的上半扇盖子,帕美的遗体展现在我的面前。她在死后仍 然如此美丽动人,基克给她做的发型和化妆就和我给他的照片上一样。我只觉得 她在那里安详地睡着,似乎一点惊扰就可以把她叫醒一样虽然这种事情永远也不 可能发生。我向基克表达了谢意,他对我说下午3点的时候会再来,然后就离开 了。

  虽然原定告别的时间下午4点才开始,但是许多亲友已经到来了。许多男人 看到我妻子的遗体时,竟然显现出激动的神情:这不得不说是有趣的事情。人们 排着队前来瞻仰帕美的遗容,晚上8点的时候她的一个旧情人也来了。我不在的 他看到帕美的时候心里会怎么想。告别仪式到9点的时候仍然没有结束。我的亲 戚劝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并且告诉他们我一人呆在这 里没有问题。最后大家都回去了,基克临走的时候要把棺材盖上,我拦住了他。 他岁我狡猾地笑了笑,说了声“晚安”,就离开了。他明天早晨9点才会再来。

  我锁好门。回到屋子里,打开棺材的下半盖,凝视着帕美的躯体。她的连衣 裙正好及膝,修长的小腿和脚上的高跟鞋映入我的眼帘。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她相 爱的机会了吧,我一边想着,一边取出摄影机,用三脚架支好,打开开关;然后 把她最后的魅力用35mm的胶卷记录下来。我掀起她的裙子,让她露出黑色蕾 丝边的内裤和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我把内裤取下来,放在一边的椅子上;随后我 将她的两腿分开摆好,中间的茂密丛林中的花瓣毫无掩饰地暴露在镜头前面。拍 过几组照片后,我把她的手从匈口拿下来,垂在两侧;然后将她的连衣裙和背心 脱下,搭在椅子上。她的乳峰在文匈的掩映下显得更加迷人,我情不自禁地扶起 她的身体,从后面解开了文匈的挂扣,取了下来。除了小腹上的刀口,她的身体 没有任何损坏。我吻了吻她冰冷的嘴唇,力道很轻,以免碰坏了她的彩妆;然后 拿起她最喜欢的香水,喷在她的手臂,双腿,腹部和颈部。

  那芬芳的气息令我心潮澎湃,我支起一个梯子,爬进帕美的棺材里,开始用 手指轻轻地按摩她已经僵冷的yin部。看来那里需要再润滑一下,于是我埋下头, 用舌头来回舔着。我的阳句在同时变得粗壮起来,而且头部有一点湿湿的了。我 用舌头和手指轮流浸润了一会之后,觉得可以接着进行了,于是我重新爬跨在她 身上,放低臀部,最后猛一用力,将我的根部深深地插进她的身体中。令我毕生 遗憾的是,帕美生前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美好的乐趣。我的身体有节奏地一起一 伏的时候,双眼却凝视着她的脸庞,我的手在她的乳头和大腿上来回抚摩。我把 嘴贴在她的匈脯上,不停地亲吻着,吮吸着,不知不觉中高嘲却已经到来,我再 也把持不住,把精夜射进了她躯体的最深处。随后我仍然继续来回抽动着,直到 体力不能支撑。筋疲力尽之后,我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我的那话儿仍然在她那 里跳动,意识却渐渐远去了。

  醒来之后,我好不容易才辨别出屋子里的方向,发现自己并没有睡过头:外 面的天还是暗着的。我坐起身来,用无限怜爱的目光看着帕美安详熟睡般的面容, 轻轻地对她说道:“亲爱的,我希望你此刻得到的快感和我一样,我爱你。”当 然,她永远不能回答我了这不免使我有些伤悲。我从她的那里抽出身来,握起她 的一只冰凉的手,按在我的那里。之后我把她的手放好,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我 看看表,大约6点左右:我得加快进度了。拍完最后几张照片后,我用毛巾把她 的下身清洁干净,给她重新穿好衣服,然后把棺材里面摆放整齐。我收起摄影器 材之后,回到了帕美的灵前。我把她的双手重新交叠在匈前,然后弯下腰给了她 最后一个吻我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之后我把棺材的下半盖盖好,这样人们来的 时候就不会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除了基克之外。随后我洗了个澡,刮了脸,过了 不久亲戚朋友们就带着食物来我这里,陪我一起吃了早饭。

  基克在9点的时候赶来了。他狡黠地向我笑了笑,问我昨天晚上休息得如何。 我让他到里面去给帕美补一下妆。他带来了一根带茎的红玫瑰,把她放在帕美的 手中。天哪,这时的帕美居然如此美丽动人,我恨不得把她永远留在家里,虽然 我知道这不可能;基克将棺材的上半盖闭上,装进灵车运走了,因为灵柩要在3 0分钟前送到教堂去。

  10点的时候,我驾车来到教堂,亲友们都已经到齐了。我坐在中间第二排 的位置上,看着棺材中的帕美。仪式结束后,棺盖最后一次闭上了。在听牧师讲 述悼词的时候,我和在场的许多人一样,眼中充满了泪水。葬礼结束后,大家前 往墓地,在简短的祷告之后,盛有帕美香尸的灵柩终于被掩埋了。我呆立在一旁, 痴痴地看着黄土落在她的棺材之上,心中默默地对她说着:“再见了,我爱的人 ……”

  就这样,帕美用自己的生命实现了我想和她的尸体坐爱的幻想。她是我一生 中唯一深爱的女人,时至今日,每当回想到和她最后相处的时刻,一种甜蜜而又 伤感的滋味就在我的心头回转,使我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