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沉醉于车震

发布时间:2019-05-27 08:15:05 浏览:

沉醉于车震

沉醉于车震

辛键和沈思确立了情人的关系之后,他几乎每晚都去沈思那边,在楚楚回来之前,他们疯狂地约会、相聚、作爱,似乎时间不够用一样,一有机会他们就腻在一起。他们白天在沈思的客厅里拉下窗帘,一丝不挂地缠在一起,放着音乐,在地毯上亲密地交欢作爱。辛键很喜欢在白天看沈思赤裸的胴体,那样的娇嫩雪白,丰腴而又成熟,透着醉人的芳香。浅红褐的乳头发硬翘起挺立在高耸白嫩的乳峰上,纤巧的腰肢下小腹底下的那团毛茸茸细软亮泽的黑色阴毛,沈思熟练扭动套坐的浑圆细嫩的雪臀,两人亲密的交欢处沈思那紧凑吸缩的湿嫩小肉穴,都那样的令他心血澎湃。他们播着CocteauTwins的歌曲,ElizabethFraser天籁似的嗓音,幽暗涌动的旋律,让辛键与沈思好象是在一个奇异美妙的空间里作爱,连绵不绝而又激情四溢。有时他们播放节奏强烈的金属ROCK,辛键配合着强劲的鼓点,狠狠地抽送,沈思刺激得尖声高叫,肉洞深处吸缩紧箍着辛键的阳具;有时播放着轻柔的轻音乐,辛键吻着沈思,柔情似水,腰部缓慢动作,胸部贴着沈思的乳房,深深插入沈思身体深处,左右摇摆,而沈思张开修长粉白的双腿高翘着,抱着辛键,微闭双眸,享受着辛键甜蜜温情的给予。沈思很喜欢爱抚辛键的阳物,看着在她手心里一点一点地或是一刹间勃起,她感觉很兴奋。而辛键每每被她这么一抚弄,即使是一下硬不起来心里也要抓狂了,他的手指也在沈思娇嫩的肉缝里抚弄,湿湿的滑滑的,不断地索取与爱抚,搞得沈思脸色通红,“咿咿唔唔”地身子翻腾细腰扭动,或是喘着气娇笑着求饶不止。辛键喜欢的爵士歌手LouisArmstrong的一首歌里唱到:Iseetreesofgreenredrosestoo.Isee‘embloomformeandforyou.AndIthinktomyselfwhatawonderfulworld.Iseeskiesofbluecloudsofwhite.Brightblesseddaysdarksacrednights.AndIthinktomyselfwhatawonderfulworld.是的,辛键觉得真的是whatawonderfulworld!至少目前对他来说。沈思的脸色更加红润起来,心情也比以前愉快多了。麦克自从在咖啡厅事件后,明显感到沈思对自己的冷淡,他虽然不舍得放弃,但也无可奈何。沈思对他除了工作之外,就没什么可谈的。************辛键有天叫上沈思,开着车到了郊外。那是一片林子,高大的乔木郁郁葱葱,远处群山连绵,也是苍翠一片,看不到尽头,天空高高地辽阔深远,底色蔚蓝,淡薄的白云悬浮着以看不到的速度缓慢漂移,树林里静悄悄的,阳光透过树梢悠然地把一道道光线投射了进来。辛键开着车慢慢地滑到林中深处,停了下来,这一处没有人烟。车里的CD播放着麦当娜的《床上故事》,尽管唱的不是那回事,但麦姐在背景里时而发出的销魂呻吟声还是令人听有些想入非非。其实麦姐的音乐还是很好听的,特别是最近的乐风转型,在这种年纪还站在潮流前沿,遥想她当年的颠倒众生,真的很不容易。辛键转过头来,沈思白嫩的脸上,眼睛含笑,脖颈娇白,嘴唇红润欲滴,身子散发着一种幽香。辛键忍不住吻了过去,他今天约上沈思,就是想在树林里作爱。沈思心里也知道,而且此时此地做爱,她也极为乐意,她搂住辛键,热烈地搅动舌头,吻了起来。沈思的短裙只褪到白嫩双腿的一半弯曲之处,黄色的上衣半裸地张开领口,辛键拔开她的乳罩,并不解下来,只是扯开,露出她丰耸娇白的乳房,秀发半遮着沈思妩媚水灵的双眸,这样半裸的沈思更显得娇媚神秘和诱惑,让辛键兴奋不已。在苍茫透绿的树林里,在车子里两人亲密地交欢。轿车里狭小的空间,尽管动作起来不太方便,但那种亲密融合的感觉,让辛键和沈思觉得另有一种风味。沈思仰坐在软软的车垫上,双腿大大张开,洁白的小腿高高翘起,辛键伏在她大腿之间,腰部缓缓用力,坚挺的阳物进出沈思绽开嫩红的肉缝之间,白嫩的小腹下,她黑色细长的阴毛清晰地分覆在阴阜上,她的肉壁是如此紧窄地吸着他的肉棒,涌流出来的淫液使得辛键的肉棒湿漉油亮,抽送起来发出“滋滋”的响声。沈思涨红着艳脸,低声细细地呻吟着,肉壁收缩着使劲夹住辛键的阳具,光洁的额头上渗出汗珠,她感觉到自己的后庭菊门也在缩紧绽放。两人的私处紧密地结合着,交合着两人气喘吁吁的喘气声。辛键抓住沈思坚挺丰满的娇乳,软绵绵的,有弹性十足的肉感,揉捏着搓弄着,让娇嫩的乳头在指头下发硬颤抖,下体用力地顶着抽送,感受着沈思肉洞里湿润紧凑的火热。沈思的小嘴吻了上来,两人缠绵着热吻,口水互相流淌,舌尖搅动,辛键只觉得沈思的嘴里一阵清香。沈思的臀部用力地向上迎顶着辛键的抽插,纤巧的腰肢在狭窄的空间里灵活地扭动。很快的,沈思的肉洞里酥痒的感觉十分强烈,她更加奋力地迎合着,狂乱地摆动圆臀,双腿挺直,肉洞里用力地紧夹着辛键的阳具。辛键也感觉到了沈思的需求,他配合着深深插入她肉洞的深处,加快了冲刺的速度,直到沈思娇躯急剧地抽搐起来,双眸微闭,嘴里喊不出声来,肉壁蠕动收缩紧紧吸箍着他的龟头,强劲地吸挤着,让辛键几乎动弹抽送不了,暖热暖热的,辛键是一阵的酥麻,加紧速度抽送了十几下,抖动着也射了出来。辛键伏着身子,喘着气抱着沈思,一动不动,沈思裸露的双腿已经无力地垂放了下来,缠在辛键的腰间,两人的气息浮动。完事之后,车子里黑色的坐垫上水汪汪地湿了一大片,还流粘着乳白的液体,沈思秀发散乱,一些发丝贴在额头,丰满的胸部还在急促颤动起伏着,白嫩的两瓣圆臀上也是湿淋淋的冰凉一片,辛键的阳具低垂泛着湿亮的水泽,那是她肉洞里的淫水所流沾的呀,那种浓浓的气味让她脸色更加通红。沈思拿出纸巾,擦拭了坐垫和自己的私处,坐着移动浑圆的雪臀把内裤和短裙穿了上去,在辛键面前这样子穿内衣裤,她感觉到有些不自然,所以脸上的红晕都没有褪。辛键饶有兴趣地看着沈思的动作,沈思一直低着头,也感到了辛键的目光,她竟然脖子酸软抬不起头来,辛键微微地笑着。过了好一会儿,沈思才抬起头来,脸上还是红红的,她软软地靠在辛键的怀里,辛键抚摸着她的头发,静静地享受性爱后的欢娱。辛键在回去的路上告诉沈思说楚楚要回来了,沈思听了嘴角翘起微微一笑,说道:“是么?很好呀!”接着便沉默不语,眼睛看着前方,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辛键心里都有些忐忑了。在楚楚回来的前两天,辛键放弃了与沈思的约会,他要养好精神和体力,以免楚楚回来后有所怀疑。************楚楚回来的那天,辛键去机场接了她,大包小包拎了一大堆。两人相见,自然是格外欢喜。楚楚脸色红润,精神状态极好。辛键问她:“你是去采购的还是参观学习的?”“当然是学习啦,但并没有禁止去购物啊!老公,我买了好多东西给你。”“哦,谢啦,借口吧,我看看,都是你的衣服。”“哎呀,好啦,都是为你买的啦。”楚楚看着辛键,低声问他:“想我了吧,这么久?”辛键开着车,回过头来:“还说呢,要你叫几声慰劳慰劳我也不愿意。唉,我命真苦哦!”“呀,亏你还说,在电话里怎么行?”楚楚妩媚地笑了。“那等会总行了吧?”辛键笑着看着她。楚楚笑而不答,但喜气洋洋,笑意从心底泛起挂在嘴角。辛键把一只手放在楚楚的手上:“娘子,你呢,想我了吗?”“才不想呢?”楚楚翻过手心,紧握着辛键。夫妇俩说说笑笑,楚楚向辛键讲了些学习参观的趣闻,很快就到了家。楚楚一到家,放好行李,就洗了澡,辛键建议要去酒店为她洗尘,她说在家里做吃了舒适,但辛键说怎么一回来就让爱妻做饭呢,硬是把她拉了出去,晚饭夫妇俩就去酒店吃了。“好久不出来吃饭了。”楚楚说道。“是吗?”辛键在低头看着菜谱。“我想起那时在学校的食堂咱们一起吃饭的日子,很温馨。”“是啊!共用着饭盒呢!”辛键看着楚楚,“你怎么怀旧起来了?”楚楚微微一笑,看着辛键,眼中柔情无限。晚上楚楚回来又洗了回澡,辛键坐在卧室里,知道今天不可避免地要与楚楚来一场床第大战了。楚楚穿着一套性感的黑色内衣,婷婷地走了进来。狭窄性感的内衣越发显得她身材的窈窕丰满,肌肤的雪白。胸部高挺,嫩白的乳房快要从乳罩里挤溢出来了,并合的双腿之间,窄小的内裤包不住她丰腴的阴户,整个狭长的三角形状饱满地凸鼓而出,中间似乎有一条缝儿凹陷了进去,内裤两边楚楚的阴户露出了鼓起的一些白晃晃的肉色和几丝黑亮的阴毛。她看着辛键,嘴角含着笑意。辛键以欣赏的眼光看着她,“好漂亮啊,我快要喷火了!这位美人,请走两步。”楚楚有些得意地笑了,辛键对她的调戏与赞赏,让她心里甜滋滋的,大为受用,毕竟女为悦己者容啊!她轻盈地转了个身,纤细的蛮腰下,小内裤在后面只是一条小布块裹着她浑圆臀部的中间,两瓣雪白滑腻的臀肉几乎是全部挺露在外边了。辛键走上前去,抱住她,“宝宝,你不累吗?”在她耳边说。“嗯,不累,人家要……和你累一累。”楚楚咬着银牙,娇媚无比地说道,艳脸红通通的。辛键嗅着妻子满身的芳香,怀里搂着她火热的身子。感觉下体也要勃起了,毕竟好久不在一起亲热了,小别胜新婚。他一下横抱起楚楚,把她抛到软绵绵的大床上。“哎呀!”楚楚一声娇叫。辛键随后也扑了过去,把楚楚的胸罩脱了下来,露出她凹凸玲珑起伏的身子。楚楚又白又挺的双乳颤动着,修长洁白大腿横过来缠住辛键的腰。“宝贝,你知道你有多骚呀!”“讨厌啦!”楚楚娇笑着,伸手去握住辛键的阳具。“我就是骚,就是骚……”她把辛键已经挺立起来的阳具从他的内裤里掏了出来,“小宝宝,好久不见了,想我了吗?”一边握住套动抚摩。“想,想死你的妹妹了。”辛键说着,把楚楚的双腿撑开,伸手撑开她的小内裤边,摸向她的私处。乌黑的毛丛中热乎乎的,辛键的手指摸到楚楚的肉缝,发现已经湿湿的滑腻一片了。“好呀,好湿的妹妹呀。”楚楚的脸儿通红,她握着辛键的阳物捏了一下。“噢,好痛,谋杀亲夫哦,好啦好啦,哥哥来喂妹妹喽!”“算你识相,还不快点。”楚楚娇嗔了辛键一口。辛键褪下楚楚的内裤,楚楚配合着抬起屁股,高举双腿,让辛键顺利地脱下沾湿了淫水的内裤。辛键老马识途进入了楚楚火烫湿滑的嫩红肉洞里,缓慢地进出了十几次,她娇嫩嫩的肉穴紧紧地咬吸着他的阳具,就象被贴身的暖暖的热水袋套着,有着说不出的畅快。楚楚抓紧了他的后背,双腿高高举起,辛键知道妻子的意思,他猛烈地大力抽送起来,楚楚在他的身子下抬高圆臀,拼命顶迎。辛键奋力地往下深深插入又很快地拔出来,阳具上已经满是楚楚肉缝里流出来的乳白的黏滑淫液,“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不停地响着。楚楚艳脸酡红,呼吸急促,又白又嫩挺的乳房上下晃动,肉洞里的骚痒酥麻使她兴奋万分,光洁圆翘的屁股往上使劲地有节奏地迎撞,辛键火热粗硬的阳具一冲击深深插入,她的圆臀一迎合,紧密地深入地结合在一起,那种酥麻的感觉从肉洞里荡漾开了,透遍全身,她就感觉魂飞魄散,舒爽到了极点。她也感觉到自己肉洞里的液体好象越来越多,在辛键的抽送中流了出来,从会阴处流到了臀肉上,热乎乎的,由于自己屁股的抬起迎合辛键的冲刺,淫水顺着弧线浑圆的雪白屁股流到了臀部后面,都有些冰凉了,床铺上肯定湿了一大片了。在楚楚肉洞里肉壁强劲的吸缩下,辛键感到她的肉洞里越来也滑热,很快就缴枪投械了,楚楚也激烈地娇喘着气,两个高耸而丰腴的乳房不停地上下抖动,肉洞深处一下一下地抽搐,肉壁一缩一张的,紧紧地挟着辛键的肉棒,在迎合中达到了高潮。辛键仍然停在楚楚的身体中,他低头看了看,浓黑的阴毛丛中,楚楚的两瓣肉缝含着他的阳具,肉洞里翕张颤动着,还看得到楚楚肉缝里通红层叠的嫩肉,整个阳具湿漉漉的,楚楚的小腹还在抽搐似的挺动着,颤抖的乳房上汗珠淋淋,额头上也渗出了汗水。停下来休息了一会,楚楚的呼吸已经慢慢平和下来,辛键亲吻玩弄着楚楚起伏的丰满乳房,楚楚知道丈夫的用意,准备还要进行第二波的攻击。她身子上微微流出了细汗,她也吻起辛键的乳头来,身子在扭动着,嘴里“晤……晤……咿……咿……”地呻吟,肉洞里翕张夹着辛键的阳具。分别了大半个月,她今晚要好好与丈夫尽兴地作爱,当然希望辛键硬起来越快越好。没多久,辛键又硬了起来,他和楚楚又开始了剧烈的交欢。楚楚兴奋地承受着辛键的冲击,直到整个人都瘫软了。卧室里尽是交欢后的液体气味,辛键抱着楚楚,问她:“累吗?宝贝!”“唔…好累……亲爱的……好过瘾……”楚楚软绵绵地娇声回应。没多久,两人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沈思知道楚楚回来后,表面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似地掀起波浪不平静,有醋意也有愧意。辛键到底是楚楚的老公,这阵子看来两人暂时约会不了了,她忽然觉得失落,心情有些烦躁起来,文件有时也看不下去了。晚上回到家里,独自一个人听着音乐,想着和辛键在客厅可尽情欢乐的情景,沈思有些触景生情。一个人躺在空空的大床上,以前还不太觉得寂寞无助,但自从和辛键好了以后,现在不能见面欢聚,沈思又倍感孤独失落。楚楚打来电话约她出去,两人约好了时间见面。“去参观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啊,说来听听。”沈思与楚楚在一家咖啡馆里落座,天气很热,咖啡馆里的空调打得都有些冷意了。沈思打量着楚楚,脸色透着微微红晕。“诶,只是劳累身心而已,见识倒是增长了一些,回头还得写报告呢,都快要烦透了。”“气色很好呀!辛键没少疼你吧,楚楚?”楚楚笑了笑,说道:“哪里呀,他最近很忙,几乎很晚才回来,一回到家就倒头大睡。”沈思听了,心情不知怎么地好象轻松了很多,脸上泛着笑,“那你叫他多注意身体啊!”“对了,说说你,事情怎样了,那个麦克。”“麦克?哦,已经PASS了。”“哎呀,好可惜,那现在是谁在排队等候我们沈大小姐的回应呢?”“没有人了,哪里还有人对我这个老姑娘感兴趣。”两人说说笑笑开着小玩笑,这时沈思的手机响了,楚楚停下了话题。沈思一接听,是周同江打来的,他想看沈思有没有空,请她吃饭。沈思说先看看时间安排,再联络他。挂了线,楚楚笑咪咪地看着沈思,沈思看了她一眼,“什么?干嘛这样看着我?”“还说呢,是谁请吃饭?赶紧坦白从宽。”“哦,你说这个呀,是工作上认识的一般朋友,没什么意思的。”沈思解释着,但楚楚的神情充满着笑意与怀疑。“没什么意思,没事人家会献殷勤邀请赴宴。”“工作上的事情要谈嘛,对了,你的报告有计划了吗?”“看看,还转移话题了。”……这边沈思与楚楚在闲聊着,那边周同江放下电话,坐在宽大的办公室了,望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手里盘转着一只笔,心里在想着另一件事。周同江追求沈思已经好久了,似乎没有什么进展,沈思也当面委婉地拒绝了他,但他当然是不会放弃。单方面的相思是极其难受的,如果见不到面也许会好受一点,但只要一见面,特别是看到沈思巧笑倩兮的神采,婀娜窈窕的娇躯,他在失落中就有种冲动,这样美丽精彩的女子为什么就不能在自己怀中脱光衣服撒娇呢?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占有她的肉体,尽情地抽插着干她娇嫩的小肉穴呢?每每这时候,周同江就感到自己阳物的勃起。他有些怨恨,自己的一腔情意在沈思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心中盘算着如何把沈思搞到手,骑在她白嫩丰满的身子上,把玩着她丰白高挺的双乳,在她双腿间那神秘诱人的方寸之地尽情地享用一番。周同江知道,按照正常的程序,自己可能是无望了,要想得到沈思的肉体,只能是想别的方法。周同江想了很久,决定放手一搏,尽管这样不太符合所谓的君子作风,但为了得到沈思,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况且这种事情又不是只有他周同江才想得出来干,古往今来,多少好事也是这样发生的。周同江计划着如何准备行事,他今天打电话邀请沈思,心中盘算的计划已经成熟,准备工作也做好了,就只等着沈思答应赴约。他上了网,在一个BBS上化名为老狼,一个校园歌手的名字,在里面和一些网名是MM的但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老的还是幼的五湖四海的人聊天,尽情地吊文瞎掰,尽情地无耻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