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父女情》(全本+特别篇+续章全)作者:adam

发布时间:2019-05-24 08:24:07 浏览:

《父女情》(全本+特别篇+续章全)作者:adam

《父女情》(全本+特别篇+续章全)作者:adamsTXT+CHM

  【下载地址】:

  TXT http://5xpan./fs/a10243aqew3ed1bqaz0/ CHM http://5xpan./fs/71230qwe51qabz6eee2/ 【内容简介】:

  程嘉嘉,18 岁,高中即将毕业。10 岁时父母离婚,她与妹妹都跟着母亲过,但嘉嘉很想念父亲。

  母亲从离婚后,对她一直非常敌视,常说是因为对她的管教方式,与父亲起冲突,二人才会离婚。

  【精彩节选】:

  「坏老婆,耍我……看我今晚不好好教育教育你……」段璧说着就把美人扑倒在床上,双手上下的使起坏来。

  「哈哈……坏蛋,轻点……想压死我啊。」若馨也放下不开心的事,全身心的沉溺到两人的欢爱当中。

  「宝贝儿,有没有带润滑剂?」段璧突然的问了一句道。

  「带那东西做什么?」若馨一愣,反问道。「呀……」却是段璧根本没有回答,只是抱着女人的手,摸到了女人娇嫩的菊xue上面。「今晚不要了,好吗?

  走的时候仓猝,都没带那些东西。「」我去买,我知道附近有家情趣店是24小 时营业的,很快就回来。「段璧飞快起身穿衣跑出门。若馨也知道拦他不住,只好苦笑着任由他去胡闹。

  不多时,段璧回到客房,手里提溜着好几个瓶瓶罐罐。

  「都是些什么啊?乱七八糟的。」若馨有些好奇的起来查看。

  「别冻着,这么大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段璧取过一件浴袍替她披上,用若馨平时教训他的口气说道。

  若馨笑着给了他一眼瞟,没系当和他斗嘴。只看见那一堆瓶子里面,有涂抹的,有口服的,还有喷剂……「别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谁知道是什么成分,小 心弄坏身体。」若馨一边埋怨着,一边拣出段璧给自己买的长效避孕药,取了粒接过段璧递过来的水送服下。

  「呵呵,下不为例,今天你说晚了,伟哥我都吃完了。」段璧贼兮兮的边脱衣服笑道。

  天那,子豪,这样我怕……我会受不了的。若馨看到他狰狞的凶器已经杀气腾腾的耸立,不禁有点担心的想到。但是,数日小 别后的喜悦和女儿平安归来的喜讯,让她没法拒绝他的求欢要求,所以若馨只是温顺的躺下,将一双修长匀实的美腿微微屈起,等待着男人的宠幸。

  段璧服了那虎狼药,而今美景当前,他又哪里把定的住,什么废话也不说,几乎飞身空中的扑将上去。「嗯……好滑,等得急了吧?宝贝儿。」段璧毫不费力的找到入口,没有任何犹豫的将腰部一挺,不讲任何章法的大力抽插起来。

  「嗯,宝贝儿老婆看到大机巴老公回来都馋的流口水了……嗯,大机巴老公真会cao,嗯……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啊、啊、啊……要……好烫……顶到了……嗯……」多时压抑的性欲一旦释放出来,密闭的隔音空间里,若馨展现出了无比的风情和魅到骨子里的yin荡本质。那杜鹃泣血的婉转娇啼,双目微闭双手紧抓被角的动人妩媚,让段璧情不自禁的更加卖力cao干,yin囊不断的拍击着女人的会yin处,仿佛恨不得也要挤进肉xue一般。「啊……好舒服,子豪,你真厉害,我爱你,馨儿好爱你……」段璧听到若馨如此动情的呻吟声,也不禁心头一场火热,他刚进门时候还偷偷在浴室里摸了刚买的神油。他发现这玩意儿还确实有用处,归头麻麻的不及以前敏感,但却能很好的将快感反馈回来,要不然单凭若馨这几声娇啼和美xue的几下收缩,就足以让他当场交货。而今,在药物的助燃和神油的辅助下,他更是感觉到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一般,如果平时能坚持半个小 时,现在他自信能连续奋战一个半小 时不成问题。他变换坐姿,让若馨骑在他身上主动挺腰摆动,他则毫不客气的噙住若馨雪白丰满的乳肉,他不时的围绕着深红色的乳晕打转,又不时轻咬涨大的乳头,因为若馨还在哺乳期,乳房比平时更见硕大,中午时候,为了节省时间,段璧甚至没有来得及细细把玩,现在到了夜阑人静之时,段璧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用力的吸吮甘甜的乳汁。「馨儿,好甜的,真美味,你来尝尝?」段璧尝到这甘泉般的乳汁虽然味道淡淡的,却带着一份特有的清香,如同空谷幽兰的清雅芬芳,却和若馨熟透了的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若馨红着脸笑嗔道:「哪有自己喝自己的奶的,你喜欢就多喝点,反正这些天儿子也不在身边,只好让大儿子代劳了。」若馨兴奋地跨坐在男人身上,不断的上下摆动着腰部,此时又双手环绕着段璧的脖颈,抚摸着他的短发,满眼爱恋的看着爱人吃奶的样子,眼神中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光辉。

  「哈……那我这儿子可要好好报答娘了,一会儿也给你喝很多我的牛奶。」

  段璧更加用力吸吮,同时也在若馨身下摆动腰部,让两人的性器能够更深的接触。

  「嗯,宝贝儿子,叫两声‘妈’听听。」若馨在如潮的快感下,爽的已经有点快要忘了身在何处了,言语上也大胆了许多,自从她知道段璧有恋母的情结,她就尝试着将自己带入到那个母亲的角色里去。看到段璧专注的样子,她不禁笑着替他擦擦汗水道:「慢点儿,别那么猴急,慢慢吃,别噎着,没人和你抢。」

  段璧微微一愕,抬起头看着若馨满眼爱怜的正在注视着自己,他不禁心内百感交集,甚至不自觉的产生在她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他自幼失去母爱,妈妈殁于一次重大车祸,所以他从小 就缺乏母爱。而这一切,他私下和若馨呢喃时也都交代过,若馨的出现,很大的程度上让他找回了母亲的影子,而自从两人有了身体上的情欲沟通之后,段璧甚至曾一度想要抛去这种情结,但是今时今日,他知道,自己这个情结只怕是一辈子都解脱不了了。「馨儿,我……我可以暂时把你当我妈吗?我……你别生气,我确实想找一下和母亲在一起的感觉。」

  若馨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在他额上一吻,慈霭的点点头。

  「妈……」段璧一声悲声,双手搂住赤裸的若馨,一头扎进若馨双峰之间。

  若馨却分明感到胸口有湿湿的感觉。「傻孩子,不哭了,妈妈不在了,馨儿会好好照顾你,爱护你,替妈妈好好疼爱你。」虽然段璧年纪依然不小 ,但是人生总有缺憾,在若馨面前他卸下了所有防卫,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若馨也有感于段璧的一片赤子之心,看他哭得伤心,知道他确实痛在心里,也不由得搂着他痛哭起来。

  段璧发觉自己失态,赧然道:「我真是混,又为难你了……」心想哪有叼着妈的奶头,cao着老妈屄的儿子。结果越想心火越旺盛,下身老二更是坚硬似铁,用力起来近乎格格作响。

  若馨自然感受到自己肉xue里那根宝贝的变化,娇声道:「嗯~没事,馨儿知道你自小 缺少 母爱关怀,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在床上,就随你了。」

  「妈?」「哎。」「妈妈!」「哎。」「馨儿妈妈,你在做什么呢?」「我在给我亲爱的儿子喂奶,好让他吃饱了来cao我……」若馨敞开胸怀,忘情的欢叫着。

  一对浑圆饱满的乳球,随着若馨上下起伏的韵律不断翻滚着。段璧放开女人的腰,让她尽情施展,自己则一手抓住一只,他单手无法掌控的巨乳,不断地揉捏着。

  他看着那天然弹性的乳肉,随着自己手掌变幻成不同的形状,期间又有大量的乳汁喷出,喷溅到两人身上。

  「亲爱的,喜欢吗?帮我把乳汁都吸出来,要不然会涨涨的,很难受。

  不过,要轻一点,不然以后就会走形的。「若馨娇喘着说道。

  「哦,对不起,我忘了,它们还很娇弱。」段璧放缓了动作,不敢再大力的揉搓,吸吮的动作也柔和了许多。

  「哦……哦……这样好舒服,以后我也要经常在上面。哦,子豪的小 儿子,好像比刚才更厉害了,是不是……啊,顶到子宫里了,要丢了……」若馨撒娇道。但是她也感到体力消耗甚多,快要坚持不住了,她身子向后仰去,用双手支撑着创面,背部像一张弓一般,继续的坐在段璧身上活动着。

  段璧看她已经娇喘连连,身上可见细密的汗珠密布,知道她已经很累了,眼见半个小 时下来持续的疯狂坐爱,若馨即将达到高嘲。「今晚才刚刚开始呢?

  亲爱的妈妈,今天我要好好的爱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吆。「说着顺势扑倒若馨,狠狠地压在她身上,不再是和风细雨的抽插,而是如同狂风暴雨般毫不停歇的阵阵狂猛抽插。

  「啊、啊、啊,别这么大力,要被你插坏了,小 xue要被你cao坏了,啊,要去了,要丢了……啊,子豪……宝贝儿子,日死妈妈了,你真会caoxue,妈妈的的肉都快叫你插翻了,啊…

  …不要啊……插到子宫里了啦,再插就坏掉了,妈妈就再也没法给你生孩子了,我们还要生一个女儿,馨儿会给子豪生一个漂亮的女儿。啊,要泄了,泄了……」若馨躺在床上,以颈部为支点,背部弓起全身阵阵痉挛不已,双腿更是如同树藤般的紧紧与段璧的两条腿纠缠在一起。她yin道内的嫩肉更是快速的阵阵抽动,花心深处高嘲带来的yin精不断喷射,一股、两股、三股,一直喷了六道才慢慢缓和下来,背部也慢慢的落下,只有身体还在不能自控的抽动着。「我这是怎么了……停不了……嗯……我这是?」若馨在绝顶高嘲过后,甚至出现了片刻的失神。

  段璧开始有些后悔吃过药了,至今他都没有一点射精的冲动,但是看若馨确实需要休息一下,就放缓了抽插动作,帮助她平息高嘲后的余韵。「舒服吗?

  宝贝儿妈妈。「」嗯,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宝贝儿儿子。「若馨微笑的搂住他,主动地送上了香吻,她现在只想要他的吻。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虽然性是男女之间最直接对欲望的表达,但是它却始终及不上」吻「,这一人类特有的交流情感方式,可能相对来说,」

  吻「才是更接近」爱「的途径。

  良久唇分。「还能再坚持吗?」段璧喘着气问道。

  「嗯……没问题。」若馨强打精神笑着答应道,小 别胜新婚,她不想在这时候扫兴。

  段璧微笑着将若馨翻过身来,让她趴在床上,皮股高高撅起。他先是一阵亲吻若馨丰满的肥臀,甚至还在雪白的臀肉上嘬出了几个红印。他嗅了嗅若馨已经清洗干净了的菊花状小 屁眼,一手拿出刚才买的润滑剂,挤出少 许来均匀的涂抹在其上,还伸出中指来插入她的谷道里,将内部也充分润滑。

  「嗯……」后庭骤然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若馨略微有些紧张的紧抓着床单。自从半年前把后庭菊花的第一次给了身后的小 男人,若馨从最初的有点抗拒,到渐渐迷上了这种禁断的游戏。既便如此,这三个多月来,为了胎儿的健康他们都忍耐着没有贪图享乐,所以她才会感到略微紧张。

  段璧心知肚明,所以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充分。「宝贝儿妈妈,我要进去了。」「嗯,来吧,我准备好了。」若馨温顺的自己帮着掰开丰满雪白的臀瓣,露出了带水璇的褐色菊门,在水性润滑剂的浸润下,那入口显得更加诱人。

  段璧一手扶着阳句,归头缓缓的挤入女人湿滑温热的屁眼,他的老二形状前窄后粗,微微向上带点弯钩,所以若馨并不感觉太难受,就将整根机巴吞入后庭之中。「嗯,老公你好厉害,嗯……顶到直肠了。」在段璧前期缓慢的试探下,若馨也来了性感,直肠内也开始分泌油状物,比yin道内更加紧窄,同时又在两种润滑剂的帮助下,可以顺畅cao干,段璧感到快感迅速积累,相对于若馨产后还有些松垮的yin道,后庭菊门带来的居然不啻于其数倍的快感,段璧更是乐得卖力的抽送起来。「宝贝儿老妈,你是不是被插的超爽啊?怎么小 屁眼缩得这么紧,快把你的机巴小 儿子给夹断了。」「宝贝儿子,馨儿小 妈最喜欢……嗯……最喜欢肛交了,你把妈妈的屁眼cao的好爽,真的好爽……顶到直肠里了……」「还有更爽的呢……」

  段璧一只手揉搓着若馨的肥熟的臀瓣,另一只手敲敲伸到她的yin阜,轻轻的撩拨了两下女人的yin蒂。

  「嗯……嗯……不要……太刺激了……嗯……别,这样会尿出来了。」

  若馨没有丝毫防备,一时间全身酥麻不已,如同电流过境一般,前后一同受到攻击的剧烈快感,让她几乎有失禁的感觉,菊门更是不自禁的夹紧,让段璧在其内不禁举步维艰。

  「啊,别这么收紧……没法活动了……机巴要被你夹断了,宝贝儿小 妈。」

  「嘻嘻,断掉才好呢,叫它再使坏,快被它弄死了……嗯……我放松不下来,太刺激了。

  我的大机巴儿子,你今天好厉害,馨儿都快叫你cao的变成动物了,还是我们本来就在像动物一样的……的交合。」「交合?那是什么意思?说得浅陋一点,不然我可打皮股。」「嗯…

  …坐爱。」「啪…」「啊……真打呀,呜呜……坏儿子,嗯,别打我……是插xue、cao屄,啊……干爆馨儿的屁眼了……啊……」

  若馨再也不顾矜持,大声的浪叫着。

  「真乖,宝贝儿妈妈,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yin荡吗?就像是被cao的母马一样……哈哈……」段璧可没想过分羞辱她,不然怕她又不开心。

  「嗯,妈妈是儿子的母马,就是让儿子骑的母马……馨儿是子豪的坐骑,馨儿要让你骑一辈子。」「哈,你也知道那个笑话?」段璧问道。

  「什么呀?说来听听。」若馨扭动着腰身迎合情人的抽插,一边问道。

  「课堂上老师问一女生,吕布骑的是什么?女生答:貂禅。老师说:那是晚上骑的好不好。」「哈哈……还真是满形象。那她是不是你的幻想对象呢?」

  若馨伏卧着问道。

  「嗯,没有吧,你是我现实和幻想中的唯一。」段璧想想说道。

  「切,才不信你呢。」若馨嘴上不信,但是心里却很开心,宁可他是说假话骗自己,她也心甘情愿。

  段璧抽出机巴,强扳着让女人侧过身来,然后再次插入女人的yin户内。

  「你是我孩子的母亲,是我挚爱的妻子、情人妈妈,我不爱你还能爱谁?我爱你爱的满脑子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了,要不是这样,我还能忍着,不去碰娜娜?」

  「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准许你碰了,好好对囡囡,现在只有一个她,让我放心不下了。」若馨回过头来,和段璧面对面的说道。「我即将老去,你也别来劝我,生老病死是人生规律,我看的明白。我只想看着你们都不孤单,我们一家人能够快快乐乐的一起生活,一起照顾着孩子长大成人,好不好吗?」「我不知道,我谁都不想要,真的不想让任何人和事插在我们中间,我现在不会对娜娜做任何事,因为她心里还有yin影,需要用时间来弥补。」

  之后,两个人由于这件事搅和的都没了兴致,若馨更是困极提不起兴致的沉沉睡去,任由段璧怎么卖力cao干都没反应,他也只好如同对着充气娃娃般的,又抽送了半个小 时才发泄出来,也累的他发誓再也不用那狗屁神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