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奸淫奇报-续

发布时间:2019-05-18 09:05:54 浏览:

奸淫奇报-续

奸淫奇报-续

有道是∶「有钱好办事!」三天後,王太太花了数百万元买了一栋花园别墅,一切家用具置妥装饰完毕之後,带同丁大成先来参观他的新居,以及到代书处办理过户登记手续後,再去用餐。餐毕,王太太驾车二人又还回新居,一进到房间,王太太就搂抱着丁大成一阵猛吻。「亲弟弟!你看这栋别墅,你还满意吗?」「满意!太满意了!谢谢你,亲姐姐。」「不用谢了,亲丈夫!姐姐现在的小穴痒死了,好几天没有和你亲热了,快替我脱掉衣服,抱我到床上,好好的肏我一顿,让我止止饥丶解解渴吧!亲弟弟。」「是!我的亲姐姐。」丁大成飞快的脱光她的衣服,自己也剥个精光,抱她上床,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战,一战再战,一共鏖战了三次,才疲乏的睡去。从此以後,二人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了。丁大成也完成了报复王院长的心愿玩了他的太太,而人财两得,王太太也得到了这数年来空虚寂寞,无法解决的性欲之苦闷,於今是心满意足,身心舒畅。但是她总觉得报复他丈夫,好像还不够,於是想让他王家的女性亲人,引诱过来让丁大成玩玩,也好让丁大成尝尝鲜,快快乐乐!高兴高兴!这天午後,二人交欢休息的时候,王太太问道∶「亲弟弟!你目前除了跟姐姐玩之外,有没有和别的女人玩过?」「没有,姐姐对我这样好,我也很爱姐姐,怎麽可以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情来呢?」丁大成急急说道。「你看你急成这个样子,姐姐并不是怀疑你另找别的女人玩才问你的,我们各人有各人的自由,何况我们只是一对情夫与情妇而已。」「那姐姐今天怎麽会突然问起我来了呢?」「因为姐姐这几年受丈夫的冷淡和怨气太多了,目前虽然是报复了一点,但是,我还是很难完全消掉这口怨气,我想把他王家的女亲人——他的姐姐和女儿,都引诱给你玩玩,你有没有玩过处女和年纪大的女人呢?想不想玩呢?」「我没有玩过处女和年纪大的女人,想当然想玩,可是我怕对不起姐姐你,骂我对你的爱情不专一嘛!」丁大成一听,心中当然愿意,但是,口里假意拒绝一番。「没关系,这是姐姐心甘情愿的,怎麽会骂你呢?只要你心口如一,永远像现在一样爱着我,给我满足的需要就可以啦!改天我会把他的姐姐引诱到手,先给你尝尝鲜,再叫她买一辆豪华的轿车送给你,反正她老头有的是钱嘛!」「那她长得怎样?别要是又丑又肥像猪八戒一样,我才不要呢!」「你放心,我的心肝宝贝,我的丈夫你是看过了,他也算是英俊潇洒了,那麽!他的姐姐也绝不会丑到那里去的,对不对?」於是王太太第二天打电话请她的大姑梁太太来家里吃午饭。饭後,二人在客厅闲聊她丈夫在外面的荒唐行为後问道∶「大姐,请你评评理看,你这位宝贝弟弟变得这样荒唐奸淫好色,我应该怎样来对付他呢?」「怡芝!这是你们夫妻的家务事,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好插手去管。再说!男人嘛!那一个不是喜新厌旧的,更何况我们已经年老色衰,已引不起丈夫的性趣啦!他们当然会花钱去玩年轻貌美的女人,而去找刺激,去享受年轻貌美女人地肉体的乐趣啦!你若是跟他认真地计较的话,那你连一天都会活不下去。」「你说每一个男人都会这样,那姐夫他呢?也是一样吗?」「他呀!哼!别提啦!可能比我那个宝贝弟弟还花呢!早晚他那一付老骨头,会埋葬在那些女人堆里去的。」「那大姐你也不管管他,也不和他吵闹哇!」「管他也没用,吵架不知几十次了,他还是我行我素,我又有什麽办法,只好随他去罢,今天不是你提起,我还懒得讲呢?」「那你也不生气呀!那姐夫不回家,大姐你不是很寂寞无聊吗?」「生气又有什麽用,寂寞无聊时,我就去逛街丶看电影,或是去打打牌,来解除无聊的日子嘛!」「大姐!你我等於是同病相怜,何况!你我又是大姑和弟妹的关系,感情又很好,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呢?」「怡芝!你有什麽话,直管问好了。」「但是!我怕说出来,大姐你会不高兴嘛!」「傻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大姐怎麽会不高兴呢?」「好!那麽妹妹就说了!大姐,姐夫是否能够满足你的性生活呢?你若不好意思回答,请你摇摇头或是点点头也可以。」梁太太一听粉脸羞红∶「这……」她也不好意思回答,只好摇摇头。王太太一看心中大喜,既然她的丈夫不能满足她性欲的需要,要说服她上钩是毫无问题地了。「姐夫既然不能满足你,还要在外面荒唐,实在太不像话了,你管又管不住,吵又没有用,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不然又怎麽办,为了孩子和那个家,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随他去,过一天算一天了。」梁太太一付莫可奈何的语气回答她。「大姐!我当初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我现在是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在想他们做丈夫的既然能够在外面玩女人,对妻子不忠,那我们也可以到外面去找年轻力壮丶英俊潇洒的男人来解除我们的寂寞和空虚,这样才算公平而两不相欠,你说对吗?」「我又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呢?但是!社会上一般人的想法和看法都认为故丈夫的在外玩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不佰没有人骂他,而且还会称赞他丶羡慕他,真有一套玩女人的手腕呢!我门做妻子的若是有了情夫,那就是大逆不道的什麽淫妇啦!贱人啦……的名词来骂你,并指责你不寸妇道,不懂得三从四德,不知道羞耻等,骂得你狗血淋头,抬不起头来看人,一辈子不能翻身。所以,我想想就怕了,也打消这个念头,还是平平淡淡的过一天算一天吧!」「大姐!你这种想法就错了,现在是什麽时代?什麽三从四德,早已不流了,难道说,大姐你真的能够忍受那午夜梦回丶帷空衾寒,性饥渴的滋味吗?」王太太已看出这位大姑,春心动矣!「怡芝!别再说了,我心里被你说得难受死了。」「那大姐是承认受不了这种生理和心理上的空虚寂寞啦?」「嗯!我实在是再也受不了啦!怡芝!我们以前都被旧礼教给绑死了,刚才听你一讲,我也想开了,既然丈夫对我们不忠在先,那就怪不得做妻子不贞在後了。怡芝,大姐听你的,一起去找吧!这样才算公平,两不相欠。」梁太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王太太听她答应了,芳心大喜报复成功了。「好吧!我们走吧!」在车行的途中,王太太把她和丁大成的交往情形都告诉了梁太太,当然,她绝不会傻到是为了报复丈夫而计算她丈夫的姐姐之事上去。梁太太听得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她这位弟妇比自己胆大敢做敢为,喜的是自己也能分得一杯羹,以後自己的小肥穴再也不会空虚寂寞了,於是急忙的问王太太∶「怡芝!他有这个本事能够应付我们两个人吗?」「他当然行啊!他不但人长得英俊健壮,那条宝贝又粗又长丶耐力又好丶功夫又棒,我每次都被他缠得要死不活的连泄几次身,他却越战越猛,那才真要人命呢!大姐,等一下你试过他的功夫,就知道妹妹绝不是在替他吹牛,来欺骗你。」「听你说得是如此的棒,我下面都已骚痒得流浪水了。」听得王太太不禁大笑起来,不一会车子已到达目的地,二人进入花园别墅,梁太太问道∶「他一个人住这麽大的房子呀!」「这是我买给他的,作为我俩幽会用的地方。」「怡芝!你送他这麽好的礼物给他,那我以後送什麽礼物给他呢?」「那要看你对他是否感觉称心满意呢!到那时送辆进口汽车给他代步,也可以嘛!」二人谈谈说说已进入客厅。王太太介绍道∶「大成!这位是我的大姑姑梁太太王慧兰女士,你以後就跟我一样称呼她大姐好了。大姐!这位就是丁大成先生。」梁太太含羞带怯的伸出玉手和他相握,丁大成握住她那肥胖丰腴的玉手说道∶「大姐,你好!」「丁先先,你好!」王太太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俩人都别客气啦!成弟,我这位大姑姑,也是个饥渴寂寞的女人,姐姐要你好好的侍候她。她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男欢女爱的真正乐趣,希望你能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其中的奥妙情趣,若是大姐心满意足了,有你的好处就是啦!」梁太太一听她的弟妇,如此大胆坦率的说得如此露骨,另羞得难以自容,心跳气促地叫声∶「怡芝!你……」说不下去了,用一双媚眼看了丁大成一下,低垂粉颈闷声不响的呆坐往那儿。「大姐,还怕什麽羞呢?既来之则安之,你就慢慢的享受吧!」王太太说罢,一使眼色,丁大成会意的站起身来,走到梁太太身边,就靠着她坐下,伸手搂着她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使她的头仰起来,亳不客气的吻上她的艳唇。梁太太全身好像触电似的,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噤。「啊!」女人有天生害羞的本能,使她想挣扎又舍不得挣扎,紧紧闭上一双媚眼,任他亲吻。丁大成的手马上改为抚摸她的一双豪乳,如此一来,梁太太的害羞心和矜持感都被他击退了。毕竟!她从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如此的搂抱抚摸亲吻过,尤其刚才在车上被弟妇所讲的一番言词,听得已经心荡神驰,阴户骚痒濡湿难耐了,何况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意欲享受他的大阳具能赐予自己无限欢乐才来的。於是,便搂着他的脖子,把条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人舐吮绞弄起来。其实!梁太太的欲火,已被煽动起来了,春心荡漾,愈烧愈烈,双手把他愈搂愈紧,不停猛舐猛吮着他的唇舌,暂作发泄的对象。丁大成猛地一下把她抱起,就往房间里走,边走边还热情的,如雨点般的吻着她。她绻缩在他的怀抱里,只有任他摆布的份儿,口中叫道∶「怡芝!你也来嘛!」「我……我有点儿怕啊……」「怕什麽!大姐,你又不是处女开苞头一次,现在这个时代,十五丶六岁的小女孩,跟男朋友上宾馆或旅社是稀松平常的事啦!连这些小女孩都不怕,你是老吃老做已有二十多年经验的人了,还怕什麽?」「死怡芝!别嚼舌根了,快来嘛!」「好,来啦!」丁大成把梁太太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即刻动手为她宽衣解带,她微微挣扎着道∶「不……不要嘛!」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的身心,她需要男人来玩弄她丶爱抚她,更需要有条大鸡巴来插进她的大肥穴里,狠狠的肏她一顿。她需要发泄,需要丢精,这样才能使她身丶心两方面都能得到舒畅丶满足。可是她又害怕,只是有一点儿害怕,毫没来由的害怕,但是怕什麽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就是男人无法理解女人的地方。丁大成把她的外衣脱掉後,梁太太那丰满性感的胴体,呈现在他的眼前,她那美艳的容貌,并不输於王太太,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一眨一眨的看向自己的时候,里面好像含着一团烈火一样,勾人心魂,虽然她的肌肤没有王太太那样雪白如霜,而呈健康色,加上她身材高大健壮,所以有一种健康美之感。他再伸手去解她的乳罩,她的玉手颤抖着去阻止他的双手∶「不要……不……」但是阻止的力量太微弱了,这只不过是在像徵式的做做样子而已,使他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乳罩解开了。「啊!」她娇哼一声,粉脸含春带媚,那双钩魂摄魄的媚眼,紧紧关闭起来,娇声嗲气哼道∶「不要……不要这样嘛。」胸前一对吊钟似的大乳房,肥大丰满极了,褐红色的你头好大,就像两粒紫葡萄一样,深红色的大乳晕,倒也性感迷人。丁大成伸手抚摸着大乳房,竟然还紧绷绷的,弹性十足,再用手指揉捏大你头一阵,敏感得马上硬如石子,使他手感极了,欲火烧得丁大成把自己的衣裤,飞快的剥得清洁溜溜,爬上床去。那一根大鸡己硬胀高翘,雄赳赳气昂昂矗立着,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气概!看得梁太太双颊血红,春心荡漾,噗噗跳个不停,心想,怡芝真没有吹牛,也没有骗自己,丁大成的阳具真是好粗好长的一条雄伟的大难巴,大约有八寸长,二寸多粗,那个龟头就像个大草菇一样,又肥又大,棱角高突厚硬,比自己丈夫的长大一倍有馀,真吓死人了,自己的小肥穴不知受不受得了呢?摸揉得她伸缩着娇躯,娇声哼道∶「别摸了……我……我受不了……」丁大成再用口含着她的大你头,舐吮吸咬着,手再往下滑,滑在小腹上一阵抚摸,然後再移到那又高隆丰肥的阴户。「哇!」像个山东大馒头似的饱满。他随即脱掉她的三角裤,这是女人的最後一道防线,若攻破这一道防线,就万事笃定了,这块鲜美的肥肉,你就吃定了。常言道∶「女人若愿意让你摸她乳房上面的两粒蓓蕾,就表示能够给你品尝她下面的花蕾了。」古今中外的女性不论老丶中丶少,皆是一样的。她娇喘着,轻微的挣扎着,颤抖晃荡的豪乳是那麽的诱惑人。丁大成终於看到梁太太的阴户了,她的阴毛是短短的,却浓密乌黑似的一大片草原,覆盖在高突肥满如大馒头似的阴阜上,连两片紫红色肥厚的大阴唇上都是的,真是性感迷人。小腹已微有赘肉,灰色的腹纹比王太太多,这是生育过子女,和年龄老大的关系。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湿淋淋已泛滥成灾啦!梁太太虽然四十多了,身材高大健壮,腰部和小腹部份已显出赘肉,没有王太太那麽窈窕,以中年妇人来说,算得上上之选了,丁大成也相当满意。於是用手分开她的两条浑圆粉腿,再用手指拨开她的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呈现在他眼前的小阴唇和阴腔,还红通通的像少妇的阴腔一样,真是美艳极了。梁太太此时的神经刺激到了极点,娇羞满脸的道∶「你……你不要看嘛……羞死人了……」他用手指在那粒艳红似花生米大的阴蒂揉捏着,梁太太浑身打了一个寒噤,娇喘吁吁的叫道∶「啊!亲弟弟……好痒……痒死人了……」他也不理睬她的叫喊,揉捏一阵之後,低下头去用嘴唇含着那粒大阴蒂,吸着吮着,舐着咬着,不时将舌头伸入阴腔去翻搅着。梁太太被他舐吸吮咬得全身酥麻,心花怒放,魂儿飘荡,小肥穴里面的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样,不断的往外流,娇躯颤抖,浪声哼道∶「亲弟弟……大姐……哎呀……美死了……痒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舐得我……好像要上天了……呀……别咬嘛……酸死人了……我……我要丢了……我就要不……不行了……啊……啊……」梁太太感觉阴户中是又酸又麻丶叉酥又痒畅美极了,欲火是愈烧愈炽,心中更是急促地跳动,情不自禁地把肥臀用力的向上挺,恨不得把整个肥突的阴户,都挺入到他的口中去,方才满意。丁大成则把她的淫水全部吞食入肚,边食边不停的舐吮。梁太太只感到阴户中空虚难受,伸出玉手握住他的大鸡巴套弄着,嘴里淫声浪语叫道∶「我的亲弟弟……求求你……别再挑逗我了……我的小穴里面……痒死了……难受死了……心肝宝贝……快……快把你的大宝贝……插……插进来……替我止止痒吧……我……我里面好空虚呵……」丁大成看她那风骚淫荡的模样,真是要了男人的命,知道她此时已经是骚浪透顶丶欲火焚身了,若是不真枪实弹的狠狠干她一顿,她不恨死你才怪!於是急忙翻身上马压了下去。用手握住大阳具对准她的桃源春洞口,用力猛地一挺只听「滋!」的一声,大龟头已应声而入。因为他的阳具太大,用力又猛,梁太太虽然生得高大健壮,但是,其夫老物小不说,凭仗着财富,是个性喜玩弄年轻少女的色中饿鬼,早已把她打入冷宫多年了。虽然她的小肥穴已生过四个孩子了,因久未和丈夫交欢,近年又发福肥胖了许多,所以本来就生得肥厚的阴户,更形肥厚突出,腔道口和阴壁地嫩肉,差不多都回复到处女时期,紧小异常。现在被他这样猛力一插,痛得阴户有如破裂一般的疼痛,娇躯剧烈的一阵颤抖,大声叫道∶「哎呀……我的妈呀……痛死我了……」丁大成三不管地再用力连挺两三下,已全根插到底,大龟头抵住她的穴心花蕊上,使梁太太痛得白眼乱翻,香汗淫淫丶娇喘吁吁的说道∶「小乖乖……你真狠心……想……想要我的命呀……」丁大成做梦也想不到,都四十多的人了,小肥穴还那麽紧小,紧紧包住自己的大阳具真是舒服绝顶极了。开始轻抽慢送,左右抽插,旋转研磨起来,双手不停地揉捏抚弄着她的一双豪乳,使她的欲火再升高些,这样才可以减少巨阳所给予她的痛苦,引发她的骚浪,玩起来才更能尽性过瘾得多。梁太太被其挑逗身上最敏感的乳头,不觉骚兴大发,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背,淫声叫道∶「小乖乖……吃大姐的你……咬大姐的你头……快……快用力咬……对……对……咬重点……没关系……啊……好舒服……」丁大成遵照她的吩咐,猛的吸咬她的乳房和你头,因为梁太太最喜欢男人用力揉捏和吸咬她的豪乳,因为她最敏感刺激的地方就是双乳。作者曾玩过一位中年妇人,她乳头敏感的程度比梁太太还厉害,每次欢爱前都要作者把她的你头咬得快出血,才能激发起她的欲火骚性。作者问其原因,该妇人言道,她所生育的五个孩子,都是喂食母乳,久而久之,被孩子的小牙齿咬成了这种嗜好,不但作者奇怪,连她的丈夫都觉得奇怪!这也就是每个女人都有她不同地性敏感的地方,只要抓对劲了,就其乐无穷啦!梁太太此时被丁大成抓对地方了,双腿自然的分得更开而高举挟在他的雄腰上,紧紧钩住双脚,媚波荡态丶眼露爱意丶骚浪淫媚丶风情万千,这种迷人的姿态,钩人心魂的眼神,就够醉人的了。而且还压在丰腴有弹性的肉体上,双手享受抚摸的触觉,大阳具插在温暖濡湿而紧小的玉穴里,真是说不出是如何的舒服畅美,还有那阵阵的体香,如兰似麝的飘入鼻孔中,真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矣!二人由轻怜蜜爱丶温柔体贴,慢慢变蜜爱为烈火,温柔成勇猛,双方都需要热烈的丶粗野的丶疯狂的做爱!做爱!做爱!一位是性生理已届异常成热的中年久旷之妇人。而一位是虽不能称为沙场老将,但物大技巧刚猛的壮男,二人热情如火,猛烈丶刺激丶疯狂丶摇着丶扭着丶摆着丶动着。梁太太久旷之身,和那久储藏在内心里地热烈的欲火与情火,今日总算遇到知情识趣丶知心适意的俏郎君啦!他那醉人心神的挑情手腕。双臂刚劲有力的搂抱,强大健壮身躯的压迫,粗长硕大阳具的肏插,甜美迷人高超的技巧,全都集於他一身,使她得到情的舒畅丶性的发泄丶欲的满足,真是欲仙欲死!她淫声浪语叫道∶「我的亲弟弟!小丈夫……乐死我……美死我了……我好舒服……心肝宝贝……大姐的小穴……被你的大鸡巴……插得要上天了……你真是大姐……的心头肉……小宝贝……小甜心……我……我又泄了……了……」梁太太已快达到疯狂之境,乐得是骚态百出,舒服得摆腰摇臀,痛快得淫水狂流,娇喘吁吁丶香汗淋淋,浑身颤抖。「亲丈夫……爱人……情夫……我的小乖乖……大姐我真……舒服痛快死了……我……我流得头都……都要昏了……」丁大成也激动得异常兴奋,猛力的抽插,犹如狂风扫落叶,暴雨打梨花般的,毫不留情地狂抽猛插,下下到底,次次直抵穴心深处,梁太太的花心被碰得直抖,一张一合地猛的夹着他的大龟头吸吮。「啊……小宝贝……你……你要肏死姐姐啦……我不行了……我真的受不了啦……我……我……哎唷……我又……又泄了……」丁大成的大龟头被她的热液一熨和花心在一吸一吮的夹得舒畅无比,一阵酥痒击上龟头,奇痒攻心,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热的浓精,直向她的穴心深处猛射而出,全部射入她的子宫里面。梁太太被滚热的浓精一射,花心急缩,子宫紧紧挟住大龟头不放,狂烈的颤抖,双手死紧的拥抱着他,银牙紧紧咬着他的肩肉不放,两人急促的喘着大气,如登仙境,相拥相抱的还不愿意分开,去品尝那激荡高潮後的美妙滋味,疲乏得双双昏睡过去。将近二小时的尘战,怎会不疲倦呢?休息了好一阵子,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互相凝视一阵,又热情地拥吻在一起,四唇相接丶舌儿相抵丶舐吸吮咬,尽情玩乐一番。梁太太本是闺房无乐,终日落落寡欢的中年旷妇,满身的欲火是郁闷得无处发,独守空闺,芳心寂寞,是可想而知,今日得此称心如意的人儿,满足了自己的性欲丶舒畅丶痛快得淋漓尽致,安慰了久旷的心灵,滋润了枯萎的田园,犹如久旱得逢甘霖,刚才的甜美舒畅之馀味还在她的胴体内激荡着,怎不叫她爱得死脱,喜极而泣了。「大姐!你怎麽哭起来了,是不是弟弟伤害你啦!」丁大成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没有啦!」她急忙答道。「那你为什麽哭呢?」「我……我不好意思说嘛!」「我们已经有了如此的亲蜜关系,还有什麽话不好意思说呢?」「我是说——活了这麽一大把年纪,人家还是头一次……头一次……像这样舒服……畅美……满足……」「是真的吗?」「嗯!我骗你干嘛?小心肝!你嫌我老吗?」「其实你并不老呀!」「我已经四十二岁了,比你大了十多岁呢!」「说良心话!你看起来好像三十多一点,尤其你的小肥穴,红通通紧小丰肥,就像少妇的一样,大鸡巴插在里面,又紧又暖好舒服唷!大姐,你生了几个孩子?」「我生了四个孩子。」「哇!真想不到,你生了四个孩子,小肥穴还是那麽紧小,功夫又好。大姐?你真是天生的尤物,尤其你穴心里面的夹功真棒,我好爱你呵。」「死相!什麽是天生的尤物,难听死了,给你玩了,还骂我是尤物。」「亲爱的肉姐姐!我也是第一次尝到像你这种年龄而漂亮地太太的滋味,真没想到中年妇女是真够味,我有一位朋友对我说,要玩就要玩那些在丈夫身上得不到满足的中年太太。她们积有二十多年的性交经验,各方面又都已届异常的成熟,做起爱来又懂得技巧,玩起来才能淋琅兴致,真是一点没错,以後真要多找几位像你们这样的太太来玩玩,多尝一点新鲜的美味不可。」「好哇!」在一旁假睡的王太太,睁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说道∶「亲弟弟!你要是有这个兴趣,姐姐就替你拉红线,多介绍几位性饥渴的中年太太给你尝尝鲜好啦!可是别有了新人忘旧人,把我们两个给忘了啊!」「亲姐姐!你放心,我可以对天发誓,绝不会把你们两位姐姐忘记掉,不然的话,我将来不得好死。」王太太一听,立即纵身投入他的怀抱里,伸出玉手按住他的嘴唇,无限爱怜的说道∶「不许你发誓,姐姐相信你就是了。」说罢,深深的吻着他的嘴唇。四唇相吻,舌儿相吮,柔情蜜意丶缠绵相依,诉不尽的千言万语,道不尽的恩恩爱爱。两人亲热了一阵之後,王太太对梁太太说道∶「大姐,恭禧你啦!」梁太太羞得无地自容,忙俯下头来钻进丁大成的怀里去。「怡芝!不要嘛……羞死人了……」「还怕什麽羞啊!刚才又哼又叫丶又浪又荡的就不怕羞了?」「人家不来了嘛……妹妹真坏……偷听又偷看人家……」「你们刚才玩得是天翻地覆,又哼又叫,连弹簧床都快要被拆散了,我又不是聋子瞎子,那惊天动地似的浪叫声音,我能不听吗?那精彩绝伦做爱的画面,我能不看吗?大姐!那个画面是真美真浪,那个声音是真悦耳动听,使我百听不厌丶百看不嫌啊!」「死怡芝!你真坏死了。大成!来把她的衣服赶快脱光,狠狠的肏她一顿,给我看看她的骚样子,听听她的浪叫声。」於是,梁太太帮着剥光她的衣服,丁大成即刻上马,二人展开一场地动天摇丶鬼哭神嚎的生死大战。从此以後,三人如同夫妻一般,任情寻欢作乐,不管白天丶夜晚丶房中丶客厅,二人丶三人,尽情欢娱丶任意风流。梁太太送了一辆进口的豪华轿车给他代步,另外每个月也给他五万元花用。丁大成除了有二美妇供他淫乐之外,还有如此丰盛的收获,而又人财两得,真是艳福不浅丶左右逢源,乐不思蜀了啦!今夜!王太太单独一人和丁大成在经过一番缠绵大战休息过後,二人又亲热的拥吻爱抚着。丁大成问道∶「亲姐姐!你舒不舒服?痛不痛快?」「小宝贝!姐姐好舒服丶好痛快,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肉啊!」「亲姐姐!你上次说要把你的女儿给我玩,让我尝尝鲜,难道你忘了吗?我还没有玩过处女,不知道处女是什麽滋味呢?」「不错!姐姐是说过为了报复我那混蛋的丈夫,也为了要出这口怨气,我是说过这一句话的。可是!我总觉得……」「你总觉得怎样嘛?是不是姐姐反悔了哇!」「我才没有反悔呢!你别乱猜了,我总觉得母女同侍一夫,多少有乖伦常道德,何况我女儿又是处女,将来怎样嫁人呢?所以,我总是拿不定主意,迟到今天还没有决定嘛!」「那你引诱梁太太给我玩,不是很快就决定了吗?」「梁太太不同嘛!她又不是处女,她和我一样是有丈夫有子女的妇人,为了性欲,也为了报复丈夫的不忠,给你玩过之後,丈夫也检查不出来是否被别的男人用过,就算知道了也不怕。做丈夫的可以对妻子不忠,做妻子的也可以对丈夫不贞,他既然能够在外面「金屋藏娇」,我也一样的能够在外面「金屋藏鞭」,公公平平而两不相欠。若是闹翻了,大不了离婚而已,以後要嫁?要玩?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可是……」「听你的口气,好像是不愿意嘛!是不是姐姐不爱我了,或是对我玩腻啦?想去另找别的男人,是不是?」丁大成故作生气的模样。「哎呀!亲弟弟小心肝!你别冤枉我嘛!姐姐好爱你,我心中除了你以外,绝对再也容不下第二个男人,连我的丈夫他在内,我对你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你呀!真没良心,还疑神疑鬼的冤枉我,真气死我了。」「好了!我的亲姐姐!别生气嘛!气坏了你的玉体,弟弟会心疼的,算我胡说八道好吗?我向你道歉,向你赔礼了,我的肉姐姐。」「死相!叫得肉麻死了。」王太太被他亲姐姐丶肉姐姐叫得是心花怒放。丁大成说後搂着她又亲又吻,手也不停地在她那丰满雪白丶滑润柔嫩的肌肤上爱抚着,一边心中在暗自思忖,听她刚才的言词,连和她结婚已十数载的丈夫之夫妻恩情,都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视为亲爱的丈夫来看待一样,可想而知,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啦!「既然姐姐这样爱我,就让我尝尝处女是何滋味,我和你的心意是一样的,心中除了你以外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我可以对天发誓,好不好嘛!亲姐姐!肉姐姐!」「唉!真给你这个小冤家缠死我了,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好吧!谁叫姐姐爱你呢!我只好答应你了。」丁大成听她答应把女儿给他开苞,大喜过望,紧紧搂着她是猛亲猛吻,说道∶「亲姐姐!真谢谢你,我太高兴了。」「便宜了你这小冤家啦!以後不能再叫我做姐姐了,要改口叫我是妈知道吗?」王太太爱怜的亲吻着他说。「是!遵命!妈!我的亲妈!儿子要吃妈妈的你。」「嗯!吃吧,妈的乖儿子,心肝宝贝的乖儿子。」丁大成伏下头去,一口含着她紫红色的大你头,舐吮吸咬起来,伸手抚摸她的另一颗乳房。他一边吸吮一边说道∶「亲妈妈,说真的,我还是喜欢你爱你,你生得治荡俏媚,艳丽风骚,尤其你的小肥穴,紧小肥嫩,浪水又多。而且像个会吃人的嘴一样,每次都使我像登仙境一般的舒服过瘾,我的亲妈!快给我握着大鸡巴,儿子要亲妈妈的小肥穴啦!」「坏见子!那有儿子肏妈妈地穴的,不行。」「我要嘛!」其实!王太太被他一阵挑逗,欲火又起,口说不行,而她已经摆好性交姿式在等他上马了。於是二人又开辟第二战场,变换各种花样,随心所欲的缠绵大战,只杀得人仰马翻,鬼哭神嚎,极尽享受风流的乐事,其他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王太太的大女儿王丽珍,今年十五岁,就读国中三年级,长得和她妈妈一模一样,肌肤雪白柔嫩,身材丰满,乳大臀肥,美艳似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次女王丽珠,今年十三岁,就读国中一年级,年纪虽小,但是和她的姐姐长得一样,肌肤雪白滑嫩,两乳长得像肉包子一样大了,那个小屁股也生得肥肥圆圆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这话一点也不假。经过王太太的考虑後,安排丁大成以家庭老师的身份,到她家去和两个女儿补习数学,等待熟悉了之後,再乘机行事。因无其他方法让他们认识,也不便冒冒失失的行事,而暴露她和丁大成的奸情,只有用这个方法才比较安全可靠,这样就可以让丁大成很自然大方的来到家里伺机下手,就是丈夫回家看到也不怕,因为他是孩子的家教老师,当然是名正言顺登堂入室,只要不是在床上。转眼丁大成替王家姐妹补习数学已经一个多月了,大家也都厮混得很熟悉了,彼此之间也建立了感情,丁大成不时投其女孩子的所好,用赞美丶吻颊来猛攻。王氏姐妹尚是不谙世故的女孩,以为是自己的数学有了进步,赞美和吻颊这不过是老师对学生的一种奖励而已,这是她俩姐妹的天真想法,毫无一点邪念。其实!她两人尚是天真纯洁的少女,当然是毫无邪念啦,但是,她两人那儿知道,早有一条大色狼,在伺机要吞噬她两人呢?而这条大色狼,她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竟是自己母亲所安排的。今夜,王太太对大女儿言及带次女和儿子去参加婚宴,要她一人在家等老师来补习数学,这也是她的母亲计划,今夜是下手的好机会。丁大成到了王家一看,只有丽珍一人在家,就知道是王太太故意安排,好使自己在今夜下手,於是在教数学时,紧紧依靠在她身旁,故意碰碰她的肩背丶手腕,有时又摸摸她的脸蛋说这一道题做错了,丽珍被他连说带摸的弄得她浑身都不自在,脸上泛起少女害羞的红晕,低垂粉颈不动不语。丁大成用炯炯的眼神看着她,知道这小妮子春心动矣!他猛的一把把她拉了起来搂在怀中,俯首吻着她那两片紧紧抿着的双唇,一手抚摸她的肥臀,并用胸膛碰触她的乳房,小腹前挺用大阳具去磨擦她的阴户,三管齐下的挑逗她。丽珍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她娇喘着丶挣扎着。「唔……唔……老师……不要……不要这样嘛!」「丽珍……我好爱你……好爱你……乖!别再乱动,给我亲亲你。」「嗯!」丽珍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被他挑逗得情不自禁的微微启开嘴唇,把条丁香小舌伸入他的口中,品尝初吻的滋味,使她昏昏迷迷的陶醉在其中,而不克自拔。丁大成乘她在迷迷糊糊之中,伸手插入裙内三角裤里面,轻柔的抚摸她那肥凸毛茸茸的阴户,中指慢慢插入紧小的腔道,轻轻的扣挖起来。「啊!老师……不要这样嘛!请你把手拿……拿出来……我……我好怕。」「不要怕!你别乱动,不然的话就会痛的,知道吗?乖呵。」王丽珍的腰被他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的唇又被他狠狠吸吮着,乳房及阴户都被他碰触磨擦,虽然隔着衣服,但是男性身上的体温及男子身上发出的体味,使她的触觉感和嗅觉感,刺激得她全身起了一种异样的感受,尤其是那苹抚摸和扣挖自己阴户的手指,这是她从未经历过也没领略过的滋味。他的手指拨弄她的肉缝丶阴道丶阴核,使她感到一阵阵麻酥酥的丶痒丝丝的,浑身的肌肤起了一阵颤抖,快感使她媚眼生春,小肉缝流出湿淋淋的淫水,真想不到丽珍的性敏感更胜过其母王太太,口中梦呓般的呻吟起来。丁大成见时机成熟,抱起她的娇躯飞快的走进她的卧房,放在床上躺好,顺手拉开她洋装背後的拉链,褪下她的洋装及乳罩和三角裤,再脱光自己的衣物,先欣赏一番。白中透红柔嫩细腻的肌肤,双乳虽没有她母亲的那麽肥大,却也不小,红红的乳房像樱桃一样鲜艳夺目,细腰肥臀,小腹平坦光滑而无花纹,阴阜肥隆似个小山丘,上面长满了浓密寸许长的阴毛,两片肥厚多毛呈绯红色的大阴唇,夹着一条红红的小缝,紧密地粘含着。「哇塞!」处女的小穴就是漂亮,不似已经生产过小孩子的妇人,中间露出一条大缝,有的甚至於连小阴唇都翻了出来,难看死了,她的胭体实在胜过其母太多了。丁大成欣赏了好一会,伸手先抚摸她的一双紧绷绷弹性十足的乳房,再慢慢抚摸她全身的肌肤。「哇!」真嫩!真滑!手上的感觉是舒服极了。一面低下头去,从樱唇丶粉脸丶粉颈丶酥胸丶乳房丶肚脐丶小腹丶肥臀丶粉腿,吻遍了她的全身每一处,然後,再分开她两条粉腿,拨开阴毛,先去舐吮她那个红通通丶娇嫩嫩的小穴及那粒艳红滑嫩的阴蒂。丽珍何曾经过这种男女之间的性前爱抚游戏,弄得她周身如同触电一般,娇躯不停的颤抖,全身只感到比刚才他用扣挖时,还要酥麻酸痒,那种难於形容的快感,使她禁不住大叫。「老师……我……我好难受。」大股的淫水潺潺而出,都被他舐食下肚,真想不到这个小妮子,尚未经过人道,就已经是这样的骚浪,将来也是一个骚荡透顶的小淫妇,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这话一点地没错,於是翻身上马,分开她的粉腿,露出那红通通的小春洞,手握着粗长的大阳具,对准丽珍的小洞。准备插下去时,丽珍娇怯怯的说道∶「老师!你的那个东西……那麽大……我……我好怕……」「丽珍!你刚才已经痛快的流出淫水来了,现在让我给你插进去会更痛快的,知道吗?不用怕。」「可是你的那麽大,而我的那麽小,一定会痛死人的。」「傻丫头!不会痛死人的,不然的话,那个女人还敢和男人性交呢?」「真的呀?」丽珍天真的问他,丁大成也只好耐心的解释道∶「当然是真的。你想想看,那麽大的婴儿,还不是从女人这个小洞洞里面生出来的,你的妈妈生了你们姐弟三人,她也没有痛死是不是?」「嗯!」她半信半疑的只好任他宰割了。丁大成提枪上马,狠狠的一挺,只听丽珍惨叫一声∶「妈呀!痛死我了。」她的小肉洞,已被丁大成的大龟头塞得饱胀欲裂,她急忙用手抵住他的小腹,阻止他再挺动。「老师……不要动……我……我痛死了……你骗人……我不要了……」「小宝贝!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搞会更痛的。来!把手拿开,乖!听哥哥的话,嗯!」丁大成小心的安抚着她。「嗯!那麽……哥哥要轻一点哦!」「嗯!我知道。」他再一挺又进去二丶三寸,龟头已紧紧抵住一物,他想这大概就是处女膜了。(因为他的太太嫁他时,已非处女了,所以他还是头一次尝到这种清纯的处女风味)。於是再用力一挺,大阳具已齐根而进到底。「哎呀!痛死我了……」她痛得差点昏了过去,本能的用手去护她的阴户,摸得一手红红的鲜血,她吃惊的说道∶「哥哥……我流血了……是不是被你弄破了……」「不要紧,那是处女膜破了的血,小宝贝!等一下你就会痛快了。」丁大成轻轻的抽送,丽珍痛得还是在哼叫,香汗涔涔。他是高兴极了,报复王院长不但成功了,玩了他的太太和他的大姐之後,现在自己正在奸淫他的长女,得回了三倍的代价,等再过些时日,把他的次女也奸淫了,就得回四倍的代价啦!反正老婆已是个破罐子,牺牲一个破罐子,而得到两个破罐子之外,又再得到两个原装货,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矣!处女开苞真是又好玩丶又好看丶又刺激丶又舒畅。「妹妹!还痛吗?」丁大成柔声的问她。「好一点了……哥哥……你轻一点……我的子宫快受不了……啦……」丁大成一边抽插,一边闲情逸兴的欣赏她的脸上的表情和细皮嫩肉,不时用手玩弄她的乳房,或是俯下头去用唇舌舐吮她艳红的你头。渐渐的她痛苦的表情,已改为惬意舒服的表情,阴户一阵阵搐痉的快感,穴心流出滚热的淫液,淫声浪语的叫道∶「亲哥哥!妹妹现在感到痛快起来了……喔……喔……好舒服……好美啊!」丁大成见她那骚媚淫荡的模样,便狠狠猛插起来,大龟头猛捣穴心,捣得丽珍这个骚妮子是欲仙欲死,浑身颤抖,娇喘吁吁∶「哎唷!亲哥哥……你……捣死我了……我……我的水又……又泄出来了……」满室生春,弹簧声丶浪叫声丶呻吟声丶淫水声,交织成一曲人间最美妙动听的乐章。真是,天上少有,人间难求,说有多美,就有多美!此後不久,丁大成又将丽珠引诱到手,这个十三岁的小妮子,在叫死叫活,喊爹哭娘的情况下,被丁大成奸淫数次之後,也尝到男女交欢的兴趣来了。王太太在一个晚上,故意去撞破两个女儿和丁大成的同乐奸情,假意的责骂三人,经二女苦苦哀求,才答应她俩人,以後要瞒着她们的父亲和弟弟,不可以在家里玩乐,要玩的话,到丁大成的家中玩乐,妈妈也要参加,连同大姑姑也参加一份,一起玩乐,二女当然乐意接受。从此以後,母女三人丶大姑弟妇丶姑姑侄女,四人同御一夫,供丁大成任意奸淫丶随意玩乐,使丁大成一箭四雕,享尽艳福及豪华丶富裕的神仙生活,在丁大成的心目中,把她四人比作——这两位是美艳奇淫的中年妇人,淫媚骚荡丶温柔多情丶体贴入微,好像「佳肴美味」一样,是百吃不厌丶千肏不腻。另两位是初解风情,娇嫩稚气的少女,娇媚憨态,撒娇卖嗲,唯命是从,任你攀摘,好像「香甜的果子」,并有大补,百吃不厌。朋友!你不妨仔细推敲一下丁大成的妙论,是否发现亦有一番哲理呢?但是,也可以说是王院长淫人妻子,所遭到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