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当作性奴隶

发布时间:2019-05-18 09:05:50 浏览:

当作性奴隶

当作性奴隶

数日后,船只抵达码头,黑田回来了。回到公馆后马上造访比吕房问的黑田,质询……不,从气氛来看应该是询问已经得到通报的攻击事件和自己不在时的‘工作’进度。“是吗……对了,我听丽华说你最近和美树是得很近?”“不,没那回事……是她自己纠缠不清,我没有特别……!”“不过,也好。铃森,你觉得美树如何?告诉我你的想法!”“这个嘛……这个时代,应该算是稀有动物吧?连那里都坦率得无话可说的笨女人!”“说得也是……就算如此,你也绝对不可以对她出手,这是严令!”尽管比吕认为(这家伙对死去好友的女儿果然也会特别对待),由于结论与黑田给人的印象格格不入,因此决定进一步试探。“黑田先生,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早说。啊,不,我当然没有对美树出手。莫非,黑田先生打算自己下手?”宛如看穿比吕故意用挑衅口吻来掩饰试探的意图,黑田一语道破说出比吕想要的答案。“……我想你从丽华那里多少也知道‘组织’的事,其中一个成员很中意美树,等这次的‘气工作’结束后,美树会马上被卖给那个男人当作性奴隶!”“咦……是、是吗?那,美树本人知道吗?”“就算她再笨,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她!”“不不,说不是她反倒会很高兴自己被卖掉喔,因为那家伙不是普通的笨,哈哈哈……!”比吕原想对美树未来命运坎坷的话题一笑置之,但是脸部的表情却僵硬而不自然、接着,黑田主动说出美树的弟弟——广树的下场。黑田之所以照顾广树,目的只为了拿他当人质来感胁美树,美树被卖掉后,他也会立刻被丢到孤儿院。(黑田……这家伙居然残酷到这种地步。难不成,那件事也……。)明知无利可图,但比吕却受到心中某种东西的驱使,硬着头皮试着提出危险的问题。“黑田先生……莫非,美树的父母发生交通事故也……是那样吗?”“你说呢……美树她那个当新闻记者的父亲,一直在探听剑圣会和‘组织’的事、确容早相当碍事……不过我的手段和目的偶尔也会变化一下。让多年好友的子女有一个悲惨的人生,适才是我想做的……也说不是!”黑田露出残酷的笑容这么回答。那个笑容是针对死去的好友、他的女儿,还是……。※※※那天夜里,比吕偷偷溜出房问。为了避开每天都会来换绷带的美树。(听到那些话,我哪还能若无其事地面对那个笨蛋。)比吕边想边是出公馆的庭院,舒服的夜风似乎吹走了黑田散发的毒气,他继续朝风吹的场所是去。临时起怠的夜间散步,带给比吕意想不到的收获。女人的尖叫声突然划破黑暗传了过来,比吕开始往声音的方向跑去。森林的角落有两个人影重叠。一个是丽华,另一个从她背后将刀子架在她脖子上的是……千砂。看到千砂握住刀子的手腕载着银制手环,比吕忧然大悟。(原来如此。第—一个亮光其实是……这么说,伤我的人是千砂……。)目前正遭到攻击的丽华也知道,所以正试图安抚千砂。“别、别这样……那种水果刀是杀不了人的……!”“想不想试试,丽华小姐?如果正确切到颈动脉的话……我已经练习很久了。若不想给我这个机会,就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千砂似乎打算感胁丽华66她说出情报。比吕在一旁等待时机现身,想趁机渔翁得利,看看能否偷听到他还不知道的事,例如‘组织’的相关情报。可惜,从丽华口中说出的,只是关于剑圣会或那个‘工作’等等,比吕原本就知道的事。对千砂而言,似乎也一样。“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是剑圣会背后的‘组织’!”“‘组织’的事,我也不清楚,听说连成员的身分和人数都是秘密……那位小弟也知道啊!”“小弟?他是谁?”“就是岛上专门侵犯女人的执行者……!”比吕的名字在丽华口中呼之欲出。眼看着夺是千砂处女膜的无耻强奸把即将曝光,比吕急忙从树阴中跳出来,“千砂小姐,住手。现在马上将丽华小姐……!”演技细腻的比吕,佯装一副及时赶到、气喘如牛的模样。“呼、呼……攻击我的人也是你吧?为什么?”“铃森先生……我是希望没有利用价值的你,能够因为这次的攻击事件而心生恐惧,离开这座岛……丽华小姐,情报的事就算了。不过,请交出你所保管的公馆总钥匙吧!”丽华原以为自己将因比吕的登场而获救,但这个想法也只在一瞬间,千砂手上的刀子还稳稳地架在她的脖子上。“真是的,如果你以为我会趁隙反扑的话……对了,你抢总钥匙干什么?”“抢?你错了,是拿回来。那原来就是我爷爷‘秋川千之助’的东西!”“‘秋川’?这个姓很耳熟,好像在哪里看过……啊,是那个拆下来的门牌上写的姓氏。这么说,那栋公馆原本是你爷爷的……!”千砂给了一个肯是回答后,详细说明原委。‘相川千砂’是假名,其实她也姓‘秋川’。事情的开瑞要从二年前,千砂的祖父秋山千之助发生离奇事故死亡时说起。由于地位超然的领导人千之助突然去世,银行暂停融资等问题接二连三发生,秋川集团在短短半年的时间使宣告瓦解。之后,一个曾经是千之助亲信的男子出现在父母早逝、又被害怕庞大债务的亲友们避之为恐不及、靠着变卖手边仅存的宝石或首饰独自生活的千砂面前,告诉她一个事实。千之助并非死于事故,是被‘组织’暗杀的。“……一年后,我终于发现到与‘组织’有关的线索。没错,就是这座以秘密凌虐女性为目的、将她们调教成性商品的岛!”千砂原本是不折不扣的大小姐,可是现在的她无法以这句话概括而论。想必这二年多的岁月已改变了千砂的身心,让她坚强到是以一肩桃起现在的所作所为。“于是,我深入虎3来到这座岛。这一切都是为了替爷爷报仇!”比吕和丽华几乎同时对千砂口中的动机——‘报仇’—一字有了不约而同的反应。“报仇……吗?”“原来是……报仇啊!”相较于比吕,丽华对于这微妙的异口同声就慌张多了。“唉、唉呀……报仇是你个人的事我们管不着,不过你随便说出自己的真实身分好吗?要是被黑田先生知道的话……!”“丽华小姐,你不敢说出去的,因为遗失总钥匙的重大失误会让你性命不保。铃森先生,你也一样!”丽华为求自保将总钥匙交给千砂。“你想甩总钥匙到黑田先生的房间窃取‘组织’的情报吧?不过……黑田先生和‘组织’都不是省油的灯喔。听不听随你,这可是我少有的良心忠告!”说完,丽华副不想惹麻烦地,快速离开现场。森林中自然只剩下保持些许距离、相互对峙的比吕和千砂。“……为了不让秋川集团统帅的孙女身分曝光,所以隐姓埋名吗?把‘秋川’改成相近的姓氏‘相川’是为了让别人可以立刻联想到吧?”“没错。顺便一提,下面的名字,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秋川千之助孙子的姓名,我想应该很容易查得到!”“随你的便。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试探性的对谈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千砂切入主题。“铃森先生……你为什么来这座岛?”“我是拍摄这座岛宣传照片的摄影师……!”“表面理由就免了。还是……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若是如此,我们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你最好把现在听到话全部忘掉,以免惹祸上身!”比吕无意到此‘结束’,他想从知道许多内情的千砂身上,问出更多的新事实。于是,他……。“千砂小姐,很抱歉……其实,我微微感觉到这座岛一是有在从事着什么非法的行为,只不过我无论如何都想成为摄影师,不惜一切也要闯出名堂!所以,我逃避现实……!”比吕哭丧着脸继续他的演技。“不过,我没想到……这座岛居然会用来凌虐女人!”比吕道出女友小百合被一群陌生男子轮奸,结束自杀身亡的过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离我而去……正当一切万念俱灰时,黑田先生出现在我面前……我只有点头一途了……!”由于演技中掺杂着部分真实情节,因此千砂轻而易举地相信了比吕的话。“你的遭遇……我们……或许有同病相怜之处!”千砂喃喃低语,然后向比吕提出‘连手出击’的建议。“好是好……可是我还只是学生,恐怕会帮倒忙……!”“不,你是这座岛所有犯罪行为的重要证人。敌人势力庞大或许令人不安,不过除了丽华小姐方才说的以外,这把钥匙还有其他用途……它是很重要的秘密武器,所以……!”比吕佯装左右为难的模样,最后接受千砂的提议。于是,约定明晚讨论细一即后,两人各自返回公馆。同时,隐藏在心中的思绪也各自朝不同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