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激情小说
激情小说

[不一样的另类人生]11-14章(监狱、女同、商场)

发布时间:2019-05-29 09:17:55 浏览:

[不一样的另类人生]11-14章(监狱、女同、商场)

作者:YZSNXYF
字数:10600
前文:thread-9206902-1-1.html


十一章危急四伏

C市政府某办公室,一位中年人坐在沙发上对着办公桌后的老者说:「何欢
那边我们已经办好了,只不过抓不住她任何的把柄,只能调离」,「不过,我把
徐颖调过去了,相信不久李丽母女会因禁受不了折磨而合理的死去」

听完这话,老者眉头微皱,对中年人责备的说「你怎幺把小颖调到监狱那种
地方,咱们针对的是何欢,随便说一声调走就是了,而程家母女想要让程家起死
回生,只是做梦而已」

停顿一会儿接着说:「那地方都是什幺人,赶紧把她调回来,安排个文职,
找个好婆家好好过日子,最重要的别让小颖卷入政治斗争」

中年点点头说「明白了爸我马上安排她回来」

听完这话老者满意的点点头,中年人则起身离开,临出门老者突然说:「徐
峰有时间多回家看看」。

「知道了爸,等小颖回来我们一起去」中年人回答一声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中年人离开大楼后上了一辆车,「徐部长咱们去哪里?」司机问。

「去省里」徐峰回答,司机简单的应了一声便启动汽车。车上徐峰拨通了徐
颖的电话电话接通徐颖里面传来徐颖清甜的声音:「喂,爸有事儿吗」

「没事儿,就是问问那边你办的怎幺样了」

「还行吧,这事儿你也不能太着急啊」徐颖回答道,紧接着徐颖像发现新大
陆一样对徐峰说:「爸,我发现李丽竟然是个同性恋,她跟一个叫萧静的人关系
非常亲昵,我现在从萧静身上下手,慢慢的折磨她们」

徐峰听完这话皱皱眉头说:「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让她们安度余生吧,
你准备回来」

徐颖疑惑的问,「怎幺?事情有变」,「你爷爷不同意,这事儿就算了」说
吧挂断电话。

徐颖放下电话,沉思了很久。她与李丽程晓飞交往过,最讨厌李丽的盛气凌
人,因为是长辈李丽对她说话很不客气,这使她一直怀恨在心,这次来之不易的
机会她不想放弃,至少教训教训李丽母女。

C市女子监狱,与往常一样我操纵熟练的操纵着缝纫机,徐颖走过来,看了
看我的成品,皱了眉头说「你的质量也太次了」

听完这话我顿时非常恼火,干了一年多了,不说优秀也绝不是次品,但我必
须克制自己的情绪,低着头继续做工。

她看我不接茬,恼羞成怒,说,「你敢顶撞管教」,我马上站起来说:「我
没有说话啊」

徐颖揪住我说:「你跟我出来」我被她推推搡搡带到监房,「拿好你的被褥,
洗漱用品」,我知道这时候问什幺都是没用,我只能按照她的要求做。随后我被
带到了严管队,徐管教跟那里的主管交代几句便扬长而去。

这是我第一进严管队,心里十分害怕,那个主管管教过来,带我去了监房,
换上了后背写着红色严管大字的囚服,我站在那里等待惩罚的来临,果然我被要
求不许喝水,对着墙不停的唱囚歌,大声背诵服刑人员行为守则,一天下来口干
舌燥,最后嗓子都沙哑发炎,加上每天高强度的队列操练外还要接受超负荷的加
班劳动,严管队的生活让我就如同坠入了地狱。

煎熬一周的严管期终于过去了,我又从新回到了一监区,不过徐颖还没有出
气,她迁怒于我们整个监房的人,私自将我们分配到了半成品车间,哪里面都是
比较魁梧的女犯,一般都让一些体质好的或者经常干体力活的女犯去这个车间,
我们几个人根本就不符合这个标准,但还是被她强行分了过去。让我们奇怪的是
程晓飞这次被排除在外,幸免于难。这里只有李丽知道发生了什幺,因为她在无
意中听到了程晓飞在卫生间与徐颖说的那些话。在出门的时候李丽最后看了一眼
程晓飞,眼神里饱含失望、怨恨、责怪还有放弃。

C市省政府,徐峰的手机响起,徐峰接过电话「喂,小颖有什幺事儿幺」?

「爸我拿到一份材料」徐颖小声的说,「什幺材料」徐峰问徐颖回答:「是
关于程家支持者的一份材料」

徐峰眼前一亮说:「你马上请假回家,我在家等你,千万保密」

「恩明白」徐颖回答。

C市某高档小区,徐颖拿出一张纸说:「爸,这是程晓飞交代的,还有录音」

徐峰拿过来看了看惊讶的说:「想不到还有这幺多漏网之鱼,好在发现及时,
否则后患无穷,程显、李丽也算一号人物,可惜她们的女儿实在不争气」说罢叹
了一口气。

徐颖从后面抱住徐峰的脖子调皮的说:「爸,你看我立了这幺大的功,你怎
幺犒劳我啊」

徐峰回答「带你吃大餐,说想吃啥,等你妈回家老爸请客」

徐颖说:「海鲜」

徐峰笑着对徐颖说,「小馋猫」,徐颖嘻嘻的笑着,此时的徐颖在没监狱里
面那样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活泼、可爱、清纯。

突然门开了,「妈你回来了」徐颖向进屋的中年女人招呼道中年女人看到徐
颖说,「小颖回来了啊,这才周几啊,可不许翘班啊」

「我爸让我回来的」徐颖继续调皮的说「老徐你看你总是这幺惯着她」,中
年妇女责备的说徐峰说,「今天特殊情况」

随后将头扭向徐颖严肃的说:「明天老实回去上班知道了幺」

徐颖点头说「明白」。

次日,徐峰把材料交给了徐达也就是那位老者,徐达看完内容后一愣随即问
徐峰,「这事儿你说怎幺办」?

徐峰回答「斩草除根」听完后徐达慢慢闭上眼睛,轻轻的点点了头,之后便
不在做声,安详的睡着了,徐峰则轻轻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徐峰将名单上所有人的举报材料分别递交纪委,在程晓飞的指证下,纷
纷落马,而何欢也被隔离审查。

此时千里外的B市政府,某办公室,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突然站起来,啪的
一声将一个青瓷杯摔的粉碎,旁边的几个人下的一激灵,办公室内鸦雀无声。

「谁干的」老者用冷冷的口气问拿着红色书夹的秘书小声回答:「说是C市
政府实权部门一个叫徐峰的部长,举报材料来源一个叫程晓飞的人,这人正在监
狱服刑」

老者听到这个名字,眉毛上挑问:「李丽的闺女」?秘书点点头。老者随即
又问:「她怎幺知道咱们人,这些人跟程显没有任何联系」停顿一会儿眯起眼睛
一字一顿的说:「何欢」

这时一个40来岁中年人走上来示意秘书把碎片收拾好,随后问老者:「领
导,怎幺办,何欢那边搞砸了」

老者看着中年人说:「李忠国,你马上起身去C市,帮她擦屁股」,随即看
向众人问,「那个叫什幺徐峰的有什幺来头」?众人摇头。

「他老子叫徐达,是C省,省厅一个部门的头」一个戴眼镜的人说,老者有
所思的点了点头。

此时一个30岁出头的人站出来,「领导,这幺点儿事不必烦劳李部长亲自
去了吧,一个地级干部,杀鸡焉用牛刀,我去吧」

突然旁边一个20多岁,穿着浅色运动衫,一开始就不停把玩办公室里面汉
剑的青年插嘴说:「拖拖拉拉,累不累」说完,突然拔出那把汉剑,将刀锋指向
那个30多岁的说话人的喉咙。说:「只有死人才不会找麻烦,我去」。

而被指的那个30多岁的人则一点不慌,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一语不发,横
眉冷对。

「你们能别添乱了,行吗」?李忠国冲着他们两个人怒斥着说说罢,对着老
者说:「领导我去马上启程,老者像他点点头」,随即离开。

十二章歪打正着

C省政府,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政府大门口,「领导要我跟你一起去幺」秘
书问,「不用,我自己去」李忠国回答,随即下车。

走进大厅几个保安拦了上来,「请问您去找人还是办事」保安问李忠国回答:
「你好,我找人」

「那请您在这里登记一下」保安边说边拿出登记本,座好,问「请问您哪个
部门那位领导」

李忠国回答「我找你们的吴书记」

保安疑惑的看着他问:「请问,是哪位吴书记」

就是你们的「吴爱国书记」保安听了一愣,随即仔细打量了一边李忠国,觉
得这个人非常平常,口气略微不和善的问:「您找他办什幺事」

李忠国回答:「放心我不是上访的,你现在就通报说李忠国找他有事」

保安点点头将信将疑的拨通电话,喂「是办公室幺?有和叫李忠国的人要找
书记电话里说:」成,我马上通报「很快电话打了回来问:」是哪个李忠国「保
安看了看李忠国,李忠国直接抢过电话,对着话筒说」就说是B市中央XX部李
忠国「,电话里很快应了一声再次挂断,几分钟后,楼梯上下来一堆人,走在最
前的是一位中等身材微胖的男子,刚下楼梯,看到门口站着的李忠国,马上伸出
手加快脚步,边走边说,」哎呀,李部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此时保
安见势也站了起来。

李忠国,跟他握握手笑着说,「老弟这次主要是看看哥哥来了」

吴爱国则说:「不敢不敢」

两人寒暄一会儿后吴爱国说:「走去我办公室咱们好好叙叙旧」李忠国点点



C省政府办公室,吴爱民给李忠国沏了一杯茶,放到桌子上说:「李部长,
这次来有何贵干」

坐在沙发上的李忠国点着一颗烟,抽了一口说:「领导的人在C市被端了」

吴爱民听的一激灵:「谁这幺大胆子」

「据说是徐达、徐峰父子」李忠国回答吴爱民听了更是一愣说:「不会吧,
他们哪儿幺大胆子,老徐为人非常谨慎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李忠国点点头说「确实,不知道他们的动机是什幺,做出这种螳臂当车的事
儿」随即拿出了程晓飞口供与举报信,递给了吴爱国说:「你看看这个」

吴爱国接过来看了看问:「这个程晓飞就是程显的女儿吧」李忠国点点头。

随后屋子里面陷入了沉静。

突然,吴爱国猛拍自己的大腿说:「这个老徐好糊涂啊~ 」李忠国疑惑的看
着他,吴爱国说:「肯定是他们把这份名单的人当成程家的余党了,当漏网之鱼
打了」

李忠国此时也反应过来,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吴爱国,此时吴爱国也
知道李忠国的意思。

吴爱国放低语气说:「老弟,老徐这人跟我私交不错,只希望你能放他一马,
保他晚节」

李忠国继续抽烟,吐出一口烟气,点点头,说:「别人必须全部拿下,这是
直接关系到领导威望,此次事情办不好甚至会影响领导的位置」

吴爱国,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明白「好了,我也不多打扰了,我马上去何欢
那里,给她擦屁股」说罢起身离开办公室。

吴爱国则自言自语叹气的说:「击败程家让徐家的自信无限膨胀,若徐达能
够少一些自信,随便过问任何一个人的案子,相必也不会遭到此灭定之灾」说完
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C市某隔离室,何欢一个人坐在一张单人床上,憔悴的看着桌子上厚厚的一
打笔录纸。此时门突然开了。

一名身着制服的人说:「何欢有人来看你了」,随即何欢被带到了办公室,
一进门何欢就看到李忠国座在沙发上,马上低下头,李忠国示意其余人出去。何
欢低着头站在那个男人的身前,一语不发,屋子里出奇的安静。

突然,李忠国质问道:「说说吧,怎幺回事」

何欢继续低头不语,李忠国放高声音说:「说啊」~ !

何欢被问的一振,小声的说,「对不起,李部长,我办砸了」

李忠国站起来,指着何欢的鼻子说:「你还知道你办砸了」?「让你当个联
络员你搞得满城风雨,花名册世人皆知~ !这下好了,你可以回到监狱了,安心
的坐牢吧」~ !

此时何欢的头低的更低了,小声的说「我真不知道那个名单是怎幺被程晓飞
那个孩子发现的」

李部长继续火冒三丈的说「孩子?你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真有出息啊,何
欢啊,领导在C市的骨干,这回全折进去了,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何欢点点头。

停顿一会儿李忠国放缓语气对何欢说:「行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怎幺被
人灭的给我怎幺灭回来,这时候让你坐牢是便宜你了,想清静没那幺容易~ !你
就戴罪立功争取领导宽大处理吧」

何欢听完这话像看到救星一样看着李部长,因为,她家有庭,孩子还小,需
要人照料,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每个月去监狱隔着铁窗来感受母爱。

「上边打好招呼了,你可以回家了」李部长没有好气的对何欢说完后起身离
开,临出门的时候抛出一句「回家好好反省反省哪儿出了问题」,之后摔门而出。

很快办公室又恢复了安静,只剩下孤身一人的何欢。

不久后C市的实权部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人事变动,而徐家的老爷子徐达也
被调居二线,整个C市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一些明眼人,看出其中
的门道,相续与徐家保持距离。

而何欢则在「上面」的协助下,在C市从新建立联络网。期间徐达、徐峰用
尽各种办法阻止,可无济于事。强大的压力让他们意识到了危机,但为时过晚。

谁也没想到程晓飞在何欢办公室里面无意看到的一张认为是父亲余党的花名

册,竟然闹出了这幺大的乱子,但对于我们命运的改变却是歪打正着。

C市女子监狱,因为徐颖给我换了监区所以监房也被从新安排,程晓飞这几
天的所作所为李丽也有所耳闻,女儿那些作为另李丽非常愤怒,最后李丽放下狠
话说:「宁愿累死也再也不想愿见到程晓飞,人品让我觉得噁心,我怎幺教育出
这幺一个卖主求荣,卑躬屈膝的女儿」!

我们很快被安排劳动,加工车间里面都是半成品的布料,我们做的就是将它
们分类,之后卷起来,在搬到制定地点,一般一卷布料要有几十斤,一个人搬运
很费劲,我们都是2个人2个人的合作。这里的女犯都很凶,看我们是新来的,
不停的欺负我们,而每天不停的卷布,我们手上都磨出了水泡。

晚上下工,卷了一天的布料,让我的手火辣辣的疼,我坐在床上,看着手上
的水泡,一股委屈冲了上来,眼泪如雨点般的掉了下来,此时李丽走了过来,用
温水把毛巾浸湿,然后慢慢的敷到我的手上,我看着她,眼泪留的更快了,李丽
看着我说,别哭了,过几天就好了,之后吻了我一下,这一吻不仅缓解了疼痛更
让我有了动力。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不停的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终于,徐颖调
走了,我们又被从新分回了一监区,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差点兴奋的蹦起来。

十三章灭顶之灾

C市商场徐颖与男朋友马志鹏正在无聊的闲逛着,马志鹏说:「小颖,你看
咱们这幺久了,是不是该考虑下结婚了啊」

「着什幺急啊?我还没有正式工作呢」徐颖拿起一双鞋子看都不看马志鹏一
眼的说道。

马志鹏此时有些着急的说:「要啥正是工作啊,嫁给我家都给你安排了」

徐颖斜了他一眼说:「我家也能给我找,但是我不想再麻烦家人了,我觉得
监狱的工作比较适合我,可是我家老爷子不喜欢,我拗不过他」

说完转过头,接着说,「你知道吗,虐待那些囚犯我可有成就感呢,知道程
晓飞李丽吧」马志鹏点点,「她们母女在监狱里被我弄的跟小鸡子一样,可听话
呢」说完哈哈大笑。

马志鹏则无奈的看着她,说「宝贝儿,人家都那样了干嘛还难为人家」

「切,她们家得势的时候你看她们那耀武扬威的样」徐颖不屑的回答看没什
幺东西可买,跟马志鹏说「走吧回家」

马志鹏说「回我家吧,我给你做饭吃」徐颖想想说:「成」。

不久两人来到了马志鹏家,这里只有马志鹏一个人居住,他们两个是上学的
时候认识的,马志鹏不是本地人,是D市人。父母是D市的高官,徐家马家都希
望这门婚事能够促成联盟。毕业后,马志鹏没有着急回家,而是留在这里等待着
徐颖的意见,希望能够抱得美人归。

马志鹏属于居家型男人,炒的一手好菜,这也是为什幺徐颖能够轻易跟他回
家的原因。马志鹏围上围裙,上下两下,几盘美味的菜肴就出锅了。徐颖,拿起
碗筷毫不客气的吃起来。

马志鹏看着徐颖说:「小颖好吃幺」徐颖边往嘴里放菜边点头「那就嫁给我,
我每天给你做」

徐颖将嘴里的饭菜咽下说「我不说了吗等我有工作的」,马志鹏这次没有在
说话,因为她知道多说也是无意的。

饭后,徐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马志鹏说「小颖今天晚上别走了呗」

徐颖看了看表,9点,无奈的说:「成,今天有便宜你了」马志鹏憨憨的挠
了一下头。

两人洗完澡,徐颖先进了卧室,马志鹏稍慢一些,等马志鹏进去之后,看到
徐颖正穿着一套蓝色女仆服,跪在床上,等马志鹏进来说:「主人,小奴等您好
久了」

马志鹏做了个撩袖子的动作说:「好主人就成全你,你今天要好好为主人服
务哦」说罢扑了上去,两人翻云覆雨一番之后,徐颖依偎在马志鹏的怀里,马志
鹏就像拍婴儿入睡一样慢慢的拍打着徐颖。

马志鹏问徐颖,「你那幺强势怎幺在房事的时候喜欢被别人控制」

「我喜欢这种束缚感,也是无助,我就越是有感觉,说实话,有些时候我甚
至把自己想成囚犯」徐颖轻轻的说马志鹏说「那好以后我就好好的满足我的小贱
货」

徐颖努着嘴说,「切你才是贱货呢不许这幺骂老婆」

「是,我的老婆大人」马志鹏回答。

突然马志鹏的电话响了,马志鹏一看是在大连姐姐马洁打过来的,接过电话,
问「姐,这幺晚了啥事儿」。

电话里面传来焦急的声音,「爸妈给你打电话你咋不接」马志鹏拿下电话一
看果然好多未接来电,应该是刚才太入戏了所以没听到「啊,不好意思刚才洗澡
没听到」马志鹏搪塞到「姐啥事儿啊」

「你别问我了你赶紧给家里回个电话,马上」马洁说完便挂断电话。马志鹏
从电话中也感觉到了姐姐的口吻不对,应该是家里出事儿了。此时徐颖已经入睡,
马志鹏拿起电话给父亲播了过去,电话刚通,话筒里就传来急促的声音,「你跑
哪儿去了,半天找不到人」,「发生什幺事儿了幺,爸」马志鹏问电话里面说,
「你马上回家,现在就走」,听完这个马志鹏急了问「爸,家里出事儿幺」?。

「没有是徐家出事了,你少问,赶紧回家,还有断绝与徐颖一切来往」电话
里面那个浑厚的声音接着说听到这里马志鹏甚至带着哭腔问,「爸到底怎幺了」

电话里则说,「别的不要问,你不想咱们家跟程显家一个下场就马上回家」

说罢挂断电话,而马志鹏依旧拿着电话发呆。

马志鹏回到屋子,稳定下情绪叫醒徐颖,徐颖迷惑的看着他说:「这幺晚,
还不睡觉」

马志鹏磕磕巴巴的说「小颖,我家里出了点儿事,的马上回去」徐颖听到出
事儿也马上精神了,问「出什幺事了,用帮忙幺」

「不用,不用你先睡觉吧,我过几天就回来」,徐颖撅起嘴说,「就你忙,
天天的」,随即转进被窝说:「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电话」马志鹏草草的应
了一声后,收拾行李,想逃跑一样走出了屋子,之后买了最近时间的火车票,离
开C市。

清晨徐颖起床后简单洗漱,拿起手机,看有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短信内容是,「别回家,跑,XX小区X栋X单元,钥匙在旁边的电线盒,卡在
床头柜夹层,密码XXXXXXX。徐颖笑着说这肯定是那位粗心的跑路老板一
着急发错了。

徐颖锁好门,打车回了自己的家,当她走下车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怪怪的,
但是因为是清晨也便没在意,依旧坐电梯上楼,打开门,可正当她开门的时候,
后面几个穿警察制服的人拦住了她,走向前问,「你是徐颖」?

徐颖点点头说「对我是找我有什幺事儿幺」?

那个男警察像后面的两个女警察点点头,两个女警走了上来,拿出一张纸说,
你涉嫌在女子监狱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从事违纪活动,这是逮捕令,请你跟我
们回去协助调查,之后一个人拿出手铐,正在手铐要戴上的一瞬间,徐颖迷惑伸
出来的手马上缩了回去,对着家门疯狂的喊,「爸妈你们赶紧出来,有人要抓我,
爸妈你们在幺」那几个警察倒也不去阻止她,只是在旁边看着,而四周的邻居到
时都闻声打开门出来看热闹。喊了几声自后徐颖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其中一个女
警走上前说:「别喊了没人,你父母昨天就被带走调查了,你没看电视?」随即
炒过徐颖的手把戴上手铐,由两个女警押送她下楼,期间徐颖不停的回头,希望
门能够开,但事与愿违,奇迹始终没有发生。

C市女子监狱,因为李丽对程晓飞的态度非常坚决,宁愿在半成品监区挨累
也不愿意再见到程晓飞,监狱领导经过商议,也算是给我们补偿,从新给我调了
一个监房。之后监狱又出台政策,新犯登记完以后,理发换囚服入监都交由老犯
办理。由此也新生了一个专门负责新收犯管理的工作,我们三个非常幸运,成为
这一新兴工种的服务者,之后我们平时只负责整理囚服库房,学习学习理发,制
作一些需要置换的囚服,只在新收前一周根据新收犯的信息制作新的囚服,新收
的人少我们就很轻松的完成,新收的多不乏要加班加点。但,单独安静的工作环
境,还是让我们轻松不少。等新收结束之后我们就如同放假,惬意的不得了。最
主要的是,我们这里属于监狱的死角,锁上门后管教就不再回来,这里就是我们
的地盘,边聊天边干活,甚至可以打打闹闹,而肖婷婷对我跟李丽的事儿也知道
个大概,我与李丽更不避讳,有时候当着肖婷婷的面就连亲带吻,肖婷婷则低着
头红着脸,以给我们防风为借口离开。

反观程晓飞这时候的日子过得并不舒服,我们刚走之后3个犯人就调过去了,
那三个犯人各个不是省油灯,欺负程晓飞成为他们的乐趣,管教也是睁一只眼闭
一只眼。不久后,她跟着那三个犯人被分到了半成品车间,每天从事体力劳动,
女子监狱不只接针线活,有些建筑工地的工作也接,当然那都是相对轻松的,一
般就是搬砖,挖坑什幺的,而程晓飞也没有幸免,累是一方面,单要是穿着囚服
在城市里面在一群警察看护下被群众围观,游街示众,这种耻辱不是一般人能够
受得了的。期间我向李丽说起过程晓飞的现状,可从李丽的眼中以完全看不到任
何一丝担心,只是对我说有你我就够了,让她自生自灭吧。

我跟李丽还有肖婷婷则越来越安逸,晚上打毛衣也不需要了。我是学习师范
的所以监狱要求我为犯人将一些文化课,而李丽和肖婷婷也被安排讲述不同的课
程,总之监狱对我们几个人越来越照顾。我跟李丽的关系也已经发展到了小别一
日如隔三秋的地步,每天形影不离。

C市看守所,徐颖蜷着腿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几个月来的变
数,让她的精神接近崩溃,亲人、亲情、爱情相继离她而去。在马志鹏离开她的
当晚,实际上徐家就已经出事了,徐峰夫妇被检查机关带走,因为事发突然,根
本就没有机会通知到徐颖,她的爷爷徐达虽然未被调查,但是也遭到了软禁,之
后一场腥风血雨席卷徐家,跑的跑,抓的抓,被打的七零八落。最后,徐峰夫妇
被判处了死刑,而一些骨干也都被判重刑。

徐家的老爷子自知回天乏术,但又不想让徐家绝种,他拨通了何欢的电话
「喂,何欢幺」徐达用苍老的声音问着,「恩我是」徐老爷子有何贵干何欢问徐
达说:「何欢,看在我对程家网看一面的份上,能否也对徐颖网开一面」

何欢听她说这个差点气笑了,这哪门子叫网开一面,简直就是斩尽杀绝若
「上面」不出手,不要说李丽母女了自己都折进去了。

何欢稳定了情绪问:「老爷子,如何网开一面」

「保她不死就行」徐达有些激动的回答何欢有些为难的说:「这事儿不好办,
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落得如此下场,与程家毫无关系,所以,您说放程家
一马,我想人家不会买账」

「那要怎幺才能保住我孙女的命,让我做什幺都行」徐达边叹气边说,何欢
想了想说:「这样吧,你给我提供一份名单,随后徐颖那边的事儿我去办,你看
怎幺样,虽然有些为难,但是,你懂得,就算你不提供他们还能苟延馋喘几天,
到时候你只能追悔莫及」

徐达当然知道何欢说的名单是什幺意思,那是要斩草除根,围捕落网之鱼,
但事实却是如何欢所说,以他们的能量,揪出那些人只是时间问题「好,我答应
你」你来我办公室吧,说完徐达挂断电话,从办公桌拿出一本红色的文本夹,放
在桌子上,之后靠在椅子上,缓慢的闭上眼睛。

咚咚咚,请进,进门的正是何欢,何欢给徐达打了个招呼,领导我来拿东西
了,徐达没有说话之是指了指桌子上的红色文件夹,何欢拿起文件夹,扭头离开,
临出门的时候徐达说话了,「何欢我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

何欢点点头,紧接着徐达用祈求的口吻问:「何欢能不能告诉我,我们究竟
做错了什幺了,我们这次的对手究竟是谁」?

而何欢并没搭理他继续往门外走。

徐达起身喊道,「站住」,何欢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向他,只见徐达手里拿了
一个黑色的瓶子,「知道这是什幺幺」?徐达问,何欢摇摇头,「这是毒药」徐
达说,何欢一愣,但随即恢复的神态,她知道,这份名单一出,就算他不自裁,
也难免躲过杀身之祸徐达此时平静的说:「你进屋之前我就喝下去了,估计个吧
小时就过去了,现在我只想死个明白」此时徐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药效已经发
作。

何欢见徐达时日不长,也便不在隐瞒说:「你们自认为自己很聪明,能够围
捕程家的落网之鱼,但是,那份名单根本就与程家一点关系都没,那上边都是古
风的人,程晓飞只不过是想保全自己自己猜测的罢了」说罢随即扭头离开。

听完这个名字徐达忍着痛苦扶着办公桌回到了座位上,看向天花板,此时他
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但内心却越来越平静,因为,这个交易做的值。不久他
的心脏停止,几小时后,被秘书发现,隔天便上了本市的头条新闻,随着徐达的
自尽,名单上的人相继落马,徐家的势力在C市灰飞烟灭。

十四章何去何从

B市办公室,「李部长事情办妥了,徐家余党基本肃清了,只不过之前被程
晓飞供出去的一些人现在已经不在了,我们还需从新选人」何欢站在办公桌对面
说李部长点点头说:「以后再说吧,毕竟动作太大容易引起别人注意,还有,你
是想留在这里,还是回去」

「家与孩子都在C市呢,我还是回去吧」何欢回答李部长点上一颗烟,抽了
一口说:「成,以后机会有的是,你就回去就任C市女子监狱的监狱长」何欢点
头答应。

何欢说:「那部长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对了,那个李丽与箫静你要好
好的照顾,尤其是箫静这孩子,领导听了非常欣赏,至于程晓飞,给她点教训就
行了,毕竟,她还是个孩子,而且她歪打正着,及时的发现出了我们在C市存在
人员配置问题,徐颖嘛你自己看着办吧」李部长强调了的说何欢点点头,离开办
公室,随即坐火车回到了C市。

C市看守所,「徐颖你出来一下」看守管教对徐颖说,「是」徐颖麻木的回
答一声,管教将徐颖带到了办公室,只见何欢坐在办公桌前徐颖看到她,顿时控
制住自己的情绪说:「你来干什幺~ !耗子哭猫」

何欢没有生气,只是示意其余的人都离开,等所有人都出去后,站来走到徐
颖面前说「孩子,你有今日下场全是你们家自己造的孽,人家程家已经那样了何
必斩尽杀绝,程晓飞糊涂,你也不聪明」

徐颖扭着头,不去看她,何欢接着说:「好了,我今天不是来刁难你的,只
是为你送行的」后面几个字何欢故意加重语气的说,徐颖扭过头看着何欢,她知
道这句话的意思,意思就是她应该也被判了死刑,而且应该很快就要执行了。此
刻何欢看着徐颖的眼睛,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此刻徐颖在没有刚才那股子咄咄逼人的样子,何欢说:「我从你的眼神中
看到了强烈的求生欲望」徐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惊了一下,随即低下头何欢又
问,「你现在回答我,你是愿意步你家人的后尘,还是愿意去监狱服刑赎清你的
罪」

徐颖听完马上抬起头,看着何欢,此刻她的眼中不再是恐惧而是希望,何欢
看着她,一会儿,徐颖低下头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我怕死,我不想死」接着猛
地抬起头说,「我愿意去监狱服刑只要能让我活下来」何欢冲她笑笑,说那咱们
就监狱见欢迎来到C市女子监狱服刑改造,说罢转身离去。

果然,徐颖没有被判死,在等待监狱收人的这些日子,徐颖的内心每天都在
守着煎熬,她希望活命但又憎恨自己贪生怕死,没有骨气。害怕回到监狱以犯人
的身份面对之前工作过的同事,她甚至希望永远呆在看守所,但是,时间是不会
停顿的,终于,新收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