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第七八三章母女色情小说

时间:2020-01-26 浏览量: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七八三章 母女2

打开车门下车,苗雪晴迎来道「冒昧把徐先生请来,真是不好意思。」

「那儿的话,正好我也有事,想和苗小姐谈谈呢。」

我笑回,不管有多大的仇,对待美女,男人还是会礼让三分。

「哦,那真巧,我还一直担心徐先生会不来呢!」苗雪晴伸手请说。

「有佳人相邀,为何不来。」我半真半假的回说。

「徐先生说笑了,我一个妇人,算什么佳人。」

苗雪晴虽如此在说,但嘴角浮起丝开心的笑意,俏脸上也泛起团红晕。

无意间瞥见,差点看的痴了,还真是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

可惜已为人妻,人母,真应了后面那句自有狂夫在,空持劳使君,想着这么个漂亮,而又温情的女人,夜夜独守空房,还真有些暴殄天物。

毕竟接触过几次,面上丝毫没表露出来,调笑道「苗小姐谦虚了,古人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何况苗小姐远还没到那个年芳。」

「徐先生真会说话,看来一定很会讨女人欢心!」苗雪晴将我迎进屋。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诚恳道。

说着打量四周道,一时有些愣在原地,本以为苗雪晴的家,会五彩缤纷,诗情画意,充满女人气息。

谁知却是红木桌椅,家具,连灯具,电器,也有仿古的味道,虽然能看出很名贵,可不管怎样,总感觉这种古朴和她的气质不相衬。

「这是家父过世后留下的房子,里面的东西一直没动过。」

看出我的讶异,苗雪晴解释说。

「哦,不错啊,蛮有特色的。」

我打量墙上的牡丹画卷说,这话不是敷衍。

那种错位感,是以苗雪晴来对比,如果单论格调,布局,确实很有品味。

苗雪晴将我迎到会客桌前,示意道「徐先生先坐,我去泡茶。」

「怎么能劳你亲自动手。」我面上又是尴尬。

「没事,坐吧。」苗雪晴说着,已经走向了偏房。

猜测那边就是厨房之类,我安心的坐下,打量起房间来。

不知为何,面对屋内的布置,人会不自觉的变得拘谨,因为这里的所有布置,都给人严谨,严肃,还有年代感。

看着四周,就像看着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既让人心生崇敬,又让人唏嘘,感慨。

就像身前这张根雕茶桌,颜色深沉,年轮清晰,即便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树根,但只是那直径超过两米的轮廓,就知道很难得。

茶桌已有些年代,虽然经常擦拭,但岁月在木质上刻画的痕迹,是无法擦掉的。

很快,苗雪晴就端着茶具过来。

青花杯,青花壶,似乎很懂茶道,她熟练的置杯,烫壶,从桌下拿出带茶叶,边添边笑道「我爸从小就教我泡茶,久来久去,我也喜欢上了。」

「看得出令尊是位有修养的人。」我点头。

「谢谢。」苗雪晴开心的笑起来。

能看出苗雪晴很爱她父亲,听到我对她父亲的夸奖,比对她夸赞时更高兴。

煮水,灌壶,苗雪晴的动作很流畅,似乎已经演练过千百遍。

我一直静静的看着,看着她白嫩的柔荑,看着她认真的模样。

有人说,勤劳的女人最漂亮,这话不假,当一个女人一心一意的忙于某件事时,不经意间透出的专注神态,确实很迷人。

「尝尝。」不多时,一壶茶就泡好,苗雪晴为我斟茶,亲手递给我道。

佳人亲生泡制,自然不能违了一番心意,小心翼翼的接过。

说不清是有意,还是意外,茶杯太小,指尖碰触,她脸色微红,娇躯轻颤。

虽然什么也没说,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但这一切都落入我眼中。

青葱玉指,肌肤柔软,不止是她,连我的心思瞬间也没在茶上。

「怎么样?」

不知过了多久,苗雪晴的娇声将我从痴呆中惊醒。

「嗯,不错。」我慌乱的收回视线,频频点头赞。

「你还没尝呢!」苗雪晴脸上有丝无奈,有丝气恼,还有丝忍俊不止。

「啊?哦。」我有些尴尬,收回心神。

苗雪晴抿嘴轻笑,不管是眉宇间的风情,还是秀眼中的神情,都让人着迷。

仔细看了眼,茶色橙黄,清澈艳丽。

茶叶条索肥壮,紧结,匀整,叶底匀亮,叶肉黄绿,边缘朱红,叶脉浅黄。

入口前仔细闻了闻,香气馥郁,隽永,只是闻闻就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仿佛嗅到女子的幽香,让人迷恋,欲罢不能。

迫不及待尝了口,滋味醇厚回苦,润滑爽口,入腹余温,满口留香。

这茶仿佛能宁神,让我迷乱的心,从苗雪晴身上收回,真心赞道「嗯,真不错,这是什么茶?」

「武夷岩茶,我爸以前爱喝,我也跟着喝,从小到大习惯了,我也爱上了这味儿,觉得亲切。」

见我真心赞叹,苗雪晴开心笑起来,说着自己也扶杯喝了口。

虽然知道彼此心里都有事,但这一刻,不知是不想坏了这难得的兴致,还是不愿拂了她的意,我却不想谈论那些俗事。

苗雪晴放下茶杯,幽幽的接着道「以前坐这儿喝茶,总有父亲陪着,现在他走了,坐这儿时常还能想起他,想起以前的光景,仿佛一切就在昨天。」

睹物思人,佳人哀愁,看着她眼中的悲切,忽然有丝心酸,心疼,忍不住想要为她遮风挡雨。

酝酿了一阵,本以为苗雪晴会继续感伤,她却突然回过神来般,抱歉似的笑道「瞧我,说这些干嘛,让徐先生见笑了。」

「不会,我觉得这样聊天很好,很自在。」我淡笑着安抚。

苗雪晴感激似的回笑。

「这至少是真情流露,总比平常尔虞我诈,相互算计来的好,你说是不是?」我喝茶说。

苗雪晴笑着点头,但很快又自责道「是我鲁莽了,初次邀徐先生到家里做客,怎么能说这些。」

没等我反驳,她就急急笑道「徐先生若不嫌弃,我带你四处参观下?」

「恭敬不如从命。」我点头。

房间不小,东西也很多。

不管是墙上的字画,还是四处的装饰,一路上,看到每一样东西,苗雪晴都耐心为我讲解,她父亲与那些东西的渊源,似乎家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有来由,都有感情。

不知不觉,转到后院,不知做什么怪,开门前,她非让我闭上眼。

拗不过她,只能乖乖照办。

她打开房门,引着我走到外面,让我睁眼。

但看到眼前的景致时,我呆立当场。

当时的感觉有些奇妙,仿佛突然间,从一个古老的王国穿越到一个鲜花世界。

眼前五颜六色,五彩缤纷,认识的,不知名的,各种各样的花朵交织在一起。

这些花没有种在花盆里,而是直接栽种在地面的土壤中。

打量四周,发现最多的还是初次见面时,在那间房中看到的风信子,不过这里的风信子茁壮,茂盛很多,开出的花朵也多出不少。

眼前完全就是一片田园风光,竟然还看到几只蝴蝶,蜜蜂在的花丛中飞舞。

心中比较,比起屋内的一切,这儿才是女人该呆的地方。

「家里的所有,都是父亲留下的,只有这儿,才是我的天地。」

苗雪晴兴奋说,或许她也喜欢这里,习惯这里,出来后,她的神情,话语,明显都放松了不少。

「你确实适合这儿。」我点头说。

「你也这么认为吧!」

苗雪晴开心的笑着,像个小女孩般,小跑向前面的花田,不时拿起支花嗅嗅,四处整理一下。

我忽然有种错觉,仿佛顷刻间,她就丢掉了老板,母亲的身份,丢掉了肩上所有的担子,变成了一个童心未泯的少女,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去想,却又对眼前的一切都好奇。喜爱。

暗自思忖,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她。

她原本就应该足不出户,在家教孩子栽花种草,和孩子玩耍,闲暇时带着孩子四处逛逛,买点喜爱的东西。

而不是混迹商场,整日和一群唯利是图的男人斗智斗勇,相互算计。

可又是什么让她背上如今的一切,突然,我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些好奇起来。

……

情色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