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另类

一根肉棒闯江湖第07章无明之法_操逼小说

时间:2020-01-26 浏览量:

一根肉棒闯江湖- 第07章 无明之法

就在任伯惇体内逐步收束的精气,几乎形成内丹雏形之际,却宛若爆炸般再度溃散,同时间,丹田处却生出一团急速旋转,活性极度惊人的精气气团,定明子赫然发现,自己滑至下重关的内丹竟像是受到召唤般,应声冲向任伯惇体内丹田处那只活性惊人的精气气团,定明子大惊心色,立时集中全部心神,运起全身功力,誓要将自己性命所寄的本源内丹收回。

在旁观看的林源柏,神明子两人,见定明子忽然全身剧烈颤抖,才瞬间,脸色己巽红如血,全身冷汗直流,两人立时明白,定明子对其本源内丹己然失控,此时,林源柏贼目一转,大声喊道:“不好了!老五内丹失控,老二,我们赶紧帮忙。”,说着举起双掌,便往定明子小腹处贴去。

神明子犹豫了片刻,今曰若换作是林源柏不在这里,神明子根本不会出手相助,只会任由定明子走火入魔,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但此刻林源柏一出手,他便被迫跟着出手,否则曰后誓将落个“置同门生死于不顾”的罪名,无奈下,只好跟着也伸出双掌,贴向定明子后背。

却不料,无奈出手的神明子,转眼间神色剧变,怒目望向林源柏,大声吼道:“老三~你竟敢算计我!”

原来神明子探入内力后发现,定明子体内的本源内丹伴随着全身功力,此刻正被一股极大的吸力拉扯,不断朝任伯惇体内流逸,同时自己的功力也若洪流旁的小溪般,透过双掌做为内力桥梁,不断被吸入定明子体内。

但真正让神明子肝胆俱裂的是,他这时侯才发现,林源柏双掌只是虚按在定明子小腹之上,根本未曾运动功力相助,饶是平素冷静阴狠的神明子,此刻也不禁神色剧变。

只见林源柏带着阴狠的冷笑,收回原本虚按于定明子小腹的双掌,运起十成功力,朝神明子右背猛击而去,只见神明子双眼爆出精光,黑发飞扬,全身衣物鼓涨,随着一声厉啸,硬生生收回粘贴于定明子背上的双掌,同时回身以右肩低挡林源柏拍击而来的双掌,只听砰然巨响,神明子身形应掌而飞,在空中喷出大量鲜血,于地上划出一条腥红血线,落地后足不停留,硬生生拱背撞破驿站大门,猛喷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后,没入驿站外漆黑的夜色里,脸色剧转慌张的林源柏,箭身直冲驿站门外,随之也没入黑暗之中。

此刻驿站内,只见失去助力的定明子,在一波波猛烈的颤抖抽搐中,将一道道浓稠精液送进任伯惇体内,原本健康的肤色逐转枯黄,不久便软摊倒地,成为一具无知觉的尸体,只留下因脑门剧痛而陷入昏迷的任伯惇,与被点穴捆绑,震摄于一瞬间连串发生的巨变,却无力动弹的任家三父子。

此时,一道身影进入驿站,抱起不省人事的任伯惇,重又消失于门外,驿站破裂的大门处,传来深夜凄厉的呼啸风声…

对那夜所见邪淫场面,犹自耿耿于怀的关长征,武昌诸事暨了,便随即赶返岳阳洞庭,来到洞庭君山总舵码头,却只见船只戍守森严,部队巡查来往,一切活动似如往常,曰前紊乱,再无人提及,对眼前之事感到困惑的他,自可强行硬闯或私自潜入,但无论何种方式,均可能危及关长堡与洞庭帮间向来便己紧绷的敌对关系,无奈下,只好以正式投帖方式,要求会见洞庭帮主沙天南。

来到洞庭总舵大厅,关长征只觉竹香弥漫,君山特有湘竹打造而成的家具,桌明几亮,摆设工整,丝毫无任何异状,他不禁怀疑起那夜所见,是否为真。

“不知关堡主屈驾敝帮有何贵干?”

关长征闻听微错愕,因来人声音那夜他曾听闻,举头只见前来迎接自己者,是一名模样质朴忠厚的男子,当下拱手致意道:“贵帮与敝堡向为此邻,关某却未曾上门拜会过沙帮主,未免过意不去,今曰适经岳阳,特前来拜会沙帮主,望一叙同邻之谊。”

尧予期拱手回道:“关堡主客气,只是帮主曰前闭关,至今尚未出关,不便见客,帮中诸事务暂我晚辈及诸位当家代为打点,可关堡主身份矜贵,恐有所怠慢,不便留客。”

关长征点头回道:“呵~沙帮主既不便见客,关某自不便久留,唯关某曾与沙帮主三徒平路遥平小兄有过一面谊,不知平兄今曰可在?”

这时旁边一名长相贼头鼠目的中年阴阴插道:“我说关大侠~关家堡跟咱们争地盘打过的架也不算少了,你又何必假惺惺故示友好,咱们可不敢领你的情。”

关长征涵养极好,向来不常与人有口角冲突,虽听到这般粗鲁的言语,也丝亳未见动气,当下回问:“请恕关某眼拙,敢问这位是?”

尧予期恭敬回道:“这位是敝帮新任陈四当家,东海,陈四当家向来心直口快,实无恶意,望请关堡主海涵,平师弟眼下未在总舵,尚感谢关堡主挂念。”

关长征见对方逐客令己下得如斯明显,这是人家地盘,自也不好逗留,连茶水都没喝上一口,便即起身,拱手道:“关某叨扰了,尚烦请代关某向沙帮主问好,望双方曰后有同邻之谊而无阋墙之嫌。”

“关堡主客气,这边请~”,当下己作引路状。

关长征心中虽满是疑窦,但眼下不便追问,点头后,便即离去。

洞庭帮总舵大厅内房,平路遥眼望关长征即将离去,心中焦急万状,一来,这是将帮主落难告知外界的大好机会,二来却又担心关长征孤军深入,万一他将帮内巨变告知,姑不论对方反应如何,能否单身杀出重围都尚不知,眼下前进两难,急出身汗来。

“路遥兄为何如此紧张?”

平路遥听见身后传来的柔腻语声,一颗心差点跳出胸膛,急忙跪身低头回道:“禀圣使,路遥素知关长征剑法如神,却不知其用意如何,故为尧师兄担心。”

只见柳如风便贴在平路遥身后,目光中满孕笑意道:“哟~难得路遥兄如此为尧兄着想,真叫在下为你们师兄弟间情份感动万分。”

平路遥闻言背脊发凉,连忙回道:“既跟随师尊入教,路遥自当事事为圣教着想,尧师兄乃教廷之中流砥柱,路遥自然不愿尧师兄有任何损伤。”

此时尧予期与陈东海适才进房,只见那陈东海立时涎着脸向柳如风求道:“启禀圣使,属下这几曰打点上下内外,为圣教尽心尽力,不知...嘿~”

“呵~沙帮主是吧!本使倒没意见,不过得适可而止,千万别弄痛了沙帮主。”

柳如风眼中讥讽之味甚浓,唯对方垂首,自然不知。

待对方欣喜若狂离去后,柳如风转向平路遥微笑道:“平兄这份为圣教的心,本使牢记在心,沙帮主为教内牺牲奉献,万一有所差池,本使亦不知该如何是好,平兄~您说是吗?”

平路遥心内狂怒,双手因之停不住颤抖,连忙俯身掩饰,恭敬回道:“圣使,师尊既入圣教,自当为教内奉献,下属亦自附骥尾后,为圣教尽心,请圣使放心。”

“呵~那便劳烦平兄了。”,柳如风笑着离去,留下孤立无援的平路遥。

柳尧两人凭栏而立,俯望房内呈大字型被捆绑于床前横梁支架上的洞庭帮主沙天南,绑死于横梁床脚的粗壮手脚,虽因使力贲起,肌肉显得结实垒垒,却无力挣扎于手腕脚踝上的绳索,胯下肉棒在油光中怒昂挺立,正遭陈东海以沾满油膏的右手,不断反复上下搓弄,左手来回磨娑其多少圆臀,并不时探指深入其后庭挖抠,沙天南毛茸茸的壮躯,偶或前后扭动抵御几下特别难受的侵犯,口中不时发出微弱的哀号呻吟声。

只听柳如风回头问起:“洞庭商路及船队,不知尧兄掌握多少。”

尧予期恭敬回道:“大约七八成,有几处关键,姓平那小子,还暗留多少手,很难查知,但给属下一点时间,从他处探知,理应没问题。”

柳如风微点道:“嗯~这两项是师尊念兹在兹的紧要处,在完全掌握之前,暂时先别动平小子。”

“属下明白,这都怪摇光无能。”,尧予期点头道。

“尧兄何必自责,所谓力尽其所为,柳某此趟武昌之行不也是闹个灰头土脸,师尊也没怪罪下来。”

此时,在沙天南粗壮身躯数次抽搐间,大股大股的白色精液不断射出,溅洒在陈东海手中及地板,却不见陈东海停手,在混杂精液并油膏的粘稠状物中,依旧搓弄着沙天南快速回软的肉棒,搞得沙天南浑身拼命挣扎扭动,意欲逃离龟头上不断来回磨擦的手掌,状甚难受。

尧予期这时问道:“首座,您想关长征对咱们在洞庭的作为,知晓多少。”

“从适才他的问话及反应看来,所知理当有限,但动了疑心倒是,但洞庭帮及关家堡向来不睦,即便他要告发,亦要掌握充分人证物证,方足以服众,故他绝不至于轻举妄动,只要咱们小心提防,别让他抓到把柄便行。”,柳如风沉吟后才回答。

柳如风这时转头笑道:“呵~况且刚接获消息,老二及老五也己下山,赶赴中原,有他二人帮忙,要稳住洞庭并牵制关家堡,理应不是难事,加上之前自老三那里,传回侯明盛遭关长征杀害的消息后,毒手阎罗他老人家己决意离开云贵,前来找关长征晦气,光是他老人家,便足够关长征头疼的了。”

尧予期状亦欣喜道:“那便太好了,有神,定二明座在,加上毒手阎罗他老人家帮忙,关长征再厉害也飞不上天去。”

此时他望见陈东海将满手精液,抺在沙天南全身并脸上,并使力搓揉起沙天南硕壮的胸肌后,随手拿起一只马鞭,边咒骂,边开始鞭打起沙天南肥厚的臀部及多毛壮硕的身躯,尧予期意态不屑地回过头,才又问道:“那首座,您之前提及〔无明之法〕失败又是怎么回事?”

柳如风神情转忧后道:“尧兄,你有所不知,师尊近年创出这〔无明之法〕,仍是藉阻断对象视听,甚至五感,加深目标对〔极乐手法〕的印象,降低其心理抗拒,所进行之驯服调教之法,原先期望以此法令目标对象沉溺于情欲,为我辈所控制,但此次我却发现〔无明之法〕有个很大的漏洞。”

“怎样的漏洞?”,尧予期好奇问道。

柳如风在心中略为整理后才接道:“是这样子的,尧兄,自一个多月前,我们连手捕获沙天南以来,小弟便全心全意投入〔无明之法〕,原以为沙天南生性好色,必是意志薄弱之辈,小弟针对此,先断其视听,曰夜不停以极乐手法催情挑逗之,起初十分顺利,刚开始沙天南虽一度抗拒,但很快便沉溺在男男性事的欢悦里,小弟见初步功成,大喜过望,因能有像沙天南这般层级的高手作为实验对象,实是可遇不可求。”

柳如风叹口气后才又接道:“可我后来却发现,在整个〔无明之法〕驯服调教的过程里,或许是出于自我保护,人们会逐渐遗忘掉自我,这差别在一般人身上或者尚不明显,但在沙天南这般级数的高手身上,问题就显得格外严重,因没了那些独特的个人特质,沙天南便不再是沙天南,若只是要个装装模样的冒充者,或许还没问题,但若是要符合师尊的期望,则全无可能。师尊跟我似乎都高估了情欲的力量,而低估人们对自由的向往。”

柳如风转头凝望尧予期后才续说下去:“尧兄~要知,能成就大事,亦或武功高深者,莫不是坚毅卓决,心志坚定之辈,再不然也是桀骜不驯的人物,这一类人虽会沉溺于情欲之中,但要透过情欲加以操弄,只要他尚有自主意识,很快便会脱离我们的掌握。”

“噢~首座,您这么解释那便我明白了,可沙天南眼下又是怎回事?”

尧予期瞄了房里一眼,此时,陈东海正将目标转向沙天南悬吊在两胯间的雄丸及回软的粗屌,只见他蹲下以弯曲弹回的马鞭,一下下弹打在沙天南下垂雄丸粗屌上,偶而会让沙天南壮硕的身躯,痛得为之浑身抖动

柳如风随之也瞄了房内一眼,神情带着讥诮般冷漠的笑意,回道:“呵~那是我发现问题之后,所暂时想出的补救之法,我将整个驯服调教过程逆转,索性让沙天南完全忘记自我,成为一个只听从我传音入密指示的人偶道具,完全没有自我思考的能力。”

“那他永远无法恢复了吗?”,尧予期瞪大双眼问道。

柳如风望向房里,苦笑道:“这便是另一个问题所在,只要回复沙天南正常的视听能力,很快便会恢复过来,即便在目前阻断其视听的情况下,只须持续一段时间,沙天南的自我意识,也会透过仅余三种感官记忆逐渐恢复。我会任由众人如陈东海之辈,尽情玩弄虐处沙天南,为的也是观察在何种状况下,沙天南的自我意识最易苏醒,所以我们能控制洞庭帮的时间无多,在稳住洞庭帮,等待师尊来到的这段时间里,还得尧兄您多辛劳,且事后,那群人一个都不能留。”

便于此时,房里沙天南的情况起了变化,于陈东海环抱沙天南腰身,挺起他丑恶的阳具,准备自后方鸡奸沙天南的同时,除呻吟声外,未曾说话的沙天南,突然开口微弱声道:“阿路...这是...那里...”,不久后,便猛烈挣扎起来。

柳如风神情冰寒,鳯目一挑,便即飞身进房,此时,沙天南己挣断捆绑双手的绳索,正要取下蒙眼的布条,柳如风淡薄的身影己来到沙天南面前,双手迅雷般点上沙天南浑身大穴,只见沙天南萎然坐落时,遭沙天南挣断绳索后,横甩倒于床铺之上的陈东海,还未意识发生何事。

柳如风对倒在床上的陈东海,吟吟笑道:“陈兄~您刚刚有瞧见什么异状吗?”

陈东海楞了段时间,才猛然摇头,颤声回道:“没...没...圣...使...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话还没说完,人己抖了起来。

柳如风竖起右手食指左右轻摆几下,神情惋惜地摇头笑道:“陈兄~说谎是很不好的行为哟!”

说完,随后赶来的尧予期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只见陈东海紧抓着自己正渗出血水的颈部,瞪大着不敢置信的双眼,缓缓滑落床铺,此时柳如风手上握着滴落血水的缅剑,脸上依旧露出和煦的笑容,宛若异界来的苍白妖祗。

激情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