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79章:表演绝活小嘴夹葡萄-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21 08:42:38 浏览:

表演绝活小嘴夹葡萄-长篇小说

略微休息了一会,王叶秋一边起身穿裤子一边说:“要去相识一下这里的情况,没有钱进来可就饿着你么几个了!”“哎呀,老公,急什么?不是尚有明天的吗?今天晚上你就睡这间房,我起来收拾一下去叫春花秋月过来陪你!”郑艳艳一把将王叶秋拉倒在床上,自己穿起了衣服。

王叶秋美滋滋地看着郑艳艳的腰身,赞叹到:“照旧妻子好,知道疼我!行,那我就住这房。不外,这床上还要收拾一下,你撒这么大一泡尿,春花秋月来了可就没地方睡了!”

郑艳艳呵呵一笑,上来亲了王叶秋一口,将他推到旁边,扯才床单说:“你不说我也会去弄!我可不想把我的杰作留给别人去评论!不外我倒是担忧你尚有没有气力,别让人家两个女孩子过来太过于失望!要是真不行我给你弄点药去?似乎我那尚有以前给大老板吃的!”

“你就这么不相心信我?行了,你只管收拾好叫春花秋月过来,保证她们两个舒服的跟你一样撒尿!”王叶秋白了一眼郑艳艳,又接着说:“给我弄点吃的来是正经事,我可是有点饿了!”

“行,没问题!你这么自信我就斗胆的叫春花秋月过来了,让她们两个一起陪你吃东西!”郑艳艳抱着床单走了出去。

王叶秋起身去浴室洗澡,等出来的时候已经见春花秋月正唧唧喳喳地在和郑艳艳说话了。

“来,抱抱,两位尤物,可想死我了!”王叶秋走上前搂住春花秋月,各自亲了他们一口。

“瞧你那品行!春花秋月,你们两个可要伺候好老公!今天芳姐不在,那我就是老大!要是他欠好好干活,跟我说一声我来收拾他!”郑艳艳一边铺床一边开起了玩笑。

王叶秋怀里的春花咯咯一笑,对郑艳艳说:“艳艳姐你想怎么样收拾他?说出来我们勤学学,等我们先收拾过了你再收拾!”

“这还用问,上次又不是没见过!艳艳姐肯定是象上次一样**了,是不是老公?”秋月白了一眼春花,抚摸着王叶秋的胸膛说到。

郑艳艳呵呵笑了起来:“就你个鬼丫头点子多!行了,你么逐步乐乎,我先出去了!一会叫的时候小声一点,我要去睡觉!”

“偏要高声,让你自各忍不住闹腾自各!”春花对着郑艳艳的背影吵上一句,转头又笑了起来。

等郑艳艳出去以后,王叶秋看着怀里的两个尤物,讨好地说:“你们两个企图怎么样伺候一下老公我?可是好几天没见你们两个了,还着是有些想!”

“就知道骗人,你要是想我们能一回来就和她上床?也就是芳姐不在,要是芳姐也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姐妹两个呢!”秋月站起来从桌子上端过洗好的葡萄吃了起来。

“看看,人家都不嫉妒你倒先吃起醋来了!你们七个可要和气相处,要是不听话,哼哼,小心一会我收拾你!”王叶秋来春花站起来,也走已往吃起了葡萄。

秋月翻了一下眼睛,对王叶秋说:“我那里是嫉妒,只是以为你回来了应该先和我们打声招呼,然后再选择和谁玩!这可是大老板谁人时候定地的规则,恒久以来都这样执行,怎么说变就变呢!”

春花拉了一把秋月,有些责怪地说:“别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省得坏了今天晚上的兴致!你怎么不想想我们要陪老公一个晚上,艳艳姐就只陪他一个小时呢?出来这么久了你还耍小孩子性情!”

“行了,别再唠叨了,再唠叨我就让你们两个脱离,一个陪我睡前半夜,一个陪我睡后半夜!”王叶秋看姐妹两个拌嘴,漠不关心地说到。

“你舍得吗?”王叶秋话音刚落,春花秋月异口同声地说到。

三个人扑哧一起笑了起来,等笑够了秋月才摘了个葡萄塞进王叶秋嘴里,娇声娇气地说:“这几天上那里逍遥去了?还以为你被大老板给辞退了呢,害人家担忧!”

“就是,小老板回来过一次,生意越来越欠好,各人都担忧没饭吃呢!”春花也给王叶秋塞了一个葡萄,担忧地说到。

王叶秋愣了一下,将姐妹两个一起搂进怀里,笑着说到:“这些事情你么就别担忧了,有我吃的就有你们吃的!今天晚上我们只许兴奋,不许泄气,知道吗?”

春花秋月对看一眼,异口同声地说:“知道了!”

王叶秋看着怀里娇滴滴的两个女人,兴趣昂然。他摘了一个葡糖放在春花的46悄悄位置上,呵呵一笑问秋月说:“象不象你姐姐的46悄悄?味道很好,吃一口!”

“就你鬼点子多,早知道拿写紫色的葡萄过来,放上了岂不是更象?”秋月笑了一下,冲春花说到。

春花咯咯一笑:“是啊,要不我现在去拿?”

“照旧算了,这样也很别致!秋月,吃啊,味道很好的!”王叶秋色迷迷地看着春花的**,敦促到。

秋月也不多说话,伸出舌头在葡萄上舔了好几下,这才一口咬下,嚼了几下说:“味道还真是不错,姐姐要不要来几个?”

王叶秋来了兴趣,拿两个葡萄下来,放在秋月的**上对春花说:“你也来,她吃了你一个46悄悄,你吃她两个!”

“要不我们每人一个,省得她又说我占她自制!”春花看了一眼王叶秋,冲秋月眨了下眼睛。

“那最好不外,明确我心思的人还莫过于姐姐!”秋月笑了起来,居心挺了一下胸脯,让两个葡萄越发地突出。

王叶秋点了颔首,付下身去一口就将左边的那粒葡萄吃下,对春花说:“该你了!”

春花翻了个白眼,一边低下头去舔那葡萄一边说:“真是猪八戒吃人生果,一点也不懂的品尝。女人这东西你要细细地舔,逐步地尝,否则那里会有什么味道!”

王叶秋看着春花用舌头不挺地舔秋月胸上的谁人葡萄,心痒痒地亲起了秋月。等他停下的时候,秋月看了一眼依旧舔葡萄的春花说:“照旧姐姐温柔,最懂我的心思!我看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就玩这吃葡萄的游戏,等玩困了再睡觉!”

“吃葡萄的游戏?怎么个玩法?”王叶秋起了兴趣,恰好自己现在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做做这吃葡萄的游戏也很不错。

春花吃掉秋月胸上的那粒葡萄,抬头笑眯眯地解释说:“这个都不知道?自然是把葡萄放到身子内里豁拳,谁输了谁吃葡萄呗!”

王叶秋一愣,马上起了兴趣,拉春花秋月到床上,端过葡萄说:“听着都有意思,你们教我玩好欠好?我可还没想过把葡萄放到身子内里去,这东西能弄出来吗?”

“自然能弄出来,要不都放进去了还行!你感兴趣就好,那我们开始吧!”秋月白了一眼王叶秋,大方地脱起了衣服。

春花看了秋月一眼,又看了看王叶秋,这才脱了起来。只会功夫,两个人就脱的只剩下奶罩。她们每人摘下一颗葡萄,往自己下面一塞,就进到了小嘴里。

王叶秋眨巴了几下眼睛,看了姐妹两个下面几眼,好奇地说:“我,我能看看,看看吗?”

“虽然可以看,不外你可别谗的先给吃了就行!”秋月说着就仰面倒在了床上,将1股翘起来,叉开了两腿。

春花见状也倒下去,学着秋月的样子脱离了腿。

王叶秋看着姐妹两个的1股直流口水,眼睛都不眨一下。原来她们两个就1股小巧白嫩,小嘴灵巧而又鲜艳,看起来就让人激动不已。如今在红色的小嘴内里含上一粒翠绿的葡萄,加上上面玄色的毛毛,更是陪衬的娇艳无比。

“乖乖,我以为你们是把葡萄放到洞里去,原来是含在嘴里!厉害,这样看起来可真象是宝物内里装了个宝物!不外还真是有意思,你们是怎么想到的?看的我这心跳的很!”王叶秋低下头去各自细细看了一眼,眼睛挪不开地说到。

“放到内里去光秃秃的怎么能拿的出来?这样好拿好放,吃起来味道也格外好!你要是真喜欢放到内里去,那就放绳子栓起来,这样好拿出来!说你傻吧,你还以为你是老大!要不明天早上我给你用下面泡过的奶粉冲杯牛奶?味道可比这葡萄许多几何了!”秋月说着就要起来。

王叶秋忙一把按住秋月:“别动,让我再看一会,真是悦目的很!牛奶?下面泡过的?”

春花扑哧一笑:“这有什么悦目的,还不是多了个葡萄!看好了没有?好玩的名堂多着呢,有你享受的!”

“多个葡萄就纷歧样了,这样看多有感受!摸摸,我真的是有反映了呢!”王叶秋拉过春花的手摸了仰面倒在了床上,将1股翘起来,叉开了两腿。

春花见状也倒下去,学着秋月的样子脱离了腿。

王叶秋看着姐妹两个的1股直流口水,眼睛都不眨一下。原来她们两个就1股小巧白嫩,小嘴灵巧而又鲜艳,看起来就让人激动不已。如今在红色的小嘴内里含上一粒翠绿的葡萄,加上上面玄色的毛毛,更是陪衬的娇艳无比。

“乖乖,我以为你们是把葡萄放到洞里去,原来是含在嘴里!厉害,这样看起来可真象是宝物内里装了个宝物!不外还真是有意思,你们是怎么想到的?看的我这心跳的很!”王叶秋低下头去各自细细看了一眼,眼睛挪不开地说到。

“放到内里去光秃秃的怎么能拿的出来?这样好拿好放,吃起来味道也格外好!你要是真喜欢放到内里去,那就放绳子栓起来,这样好拿出来!说你傻吧,你还以为你是老大!要不明天早上我给你用下面泡过的奶粉冲杯牛奶?味道可比这葡萄许多几何了!”秋月说着就要起来。

王叶秋忙一把按住秋月:“别动,让我再看一会,真是悦目的很!牛奶?下面泡过的?”

春花扑哧一笑:“这有什么悦目的,还不是多了个葡萄!看好了没有?好玩的名堂多着呢,有你享受的!”

“多个葡萄就纷歧样了,这样看多有感受!摸摸,我真的是有反映了呢!”王叶秋拉过春花的手摸了我暖热了,味道恰好!”

春花也不多说话,低下头在秋月的小嘴上轻轻一点,就将葡萄吃到了自己嘴里。

“现在该轮到我吃姐姐你的了!”秋月坐起来冲春花一笑。

春花自己伸手从下面取出葡萄,含在嘴里送了已往。

秋月伸嘴接过葡萄,品味了几下咽下,居心挑逗王叶秋地说:“味道真是好极了!我们继续!”

王叶秋动了几下喉咙,舔了下嘴唇说:“要不我们改改规则,赢了的吃葡萄好欠好?我真的是很想吃啊!”

“那怎么行,既然已经定了这个规则,就最好不要乱改!你要是真想吃,就不要那么运气好!”春花捂住嘴笑了起来。

“行,我就不信我今天还能一直赢吃不到葡萄!”王叶秋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连着四局,居然都是王叶秋赢。他看着两姐妹变换着差异的姿势吃着小嘴里的葡萄,心里痒的跟毛抓一样。等到第五局的时候,他终于输了一把。

春花秋月再次并排躺下,张开小嘴露出葡萄。或许是玩的有些兴奋,葡萄上略微带着些水汽,清静地躺在那红3之中。

王叶秋先吃了春花的葡萄,只以为骚骚的味道比适才浓了一些。他又爬已往吃秋月的,那丫头一个翻身,呵呵一笑说:“可只许吃葡萄,我怎么感受你要吃我下面了呢!”

王叶秋不多说话,拉过秋月强硬地脱离她的双腿,一口下去将葡萄连同小嘴一起含住就亲了起来。身体里的**再次被这两个丫头挑起,他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勇猛的激动。

看王叶秋和秋月闹了起来,春花也扑了上去。一时间三个人闹成一团,床上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