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78章:浪女郑艳艳洪水泛滥-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21 08:40:54 浏览:

浪女郑艳艳洪水泛滥-长篇小说

王叶秋走出大蔡家的小区,打了辆车就要去度假村。整整一天可都是只见女人没有上过,这晚上是该好好去享受一下了。才刚一上车,苏小婉就打来了电话。王叶秋心里暗自笑了一声,这女人还真是尝到了甜味,这么快就又打电话过来。他接通了懒散地说:“怎么,你是想教我学车呢照旧要我帮你治病?现在我可是有事情,改天好吗?”

“王叔叔,我是小米!”电话里脆生生地传来了小米的声音。

王叶秋马上以为脸一红,早知道是小米就不应说适才的花,那丫头还小,可不能给教坏了。“小米啊,呵呵,怎么样,有没有听妈妈的话?打电话给王叔叔有什么事?是不是想王叔叔了?”

小米咯咯一笑,咱小声说:“不是我想王叔叔了,是妈妈想了!适才妈妈问我说:‘小米,你说王叔叔今天会来吗?’,王叔叔,你很忙吗?为什么今天不来给妈妈治病?妈妈去洗澡了,我偷偷拿她的电话打给你!”

“王叔叔要事情呀,现在事情还没有做完呢!小米乖,改天王叔叔一定去看你和你妈妈!快把电话放下,省得一会你妈妈出来骂你!”王叶秋笑了起来,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还真是招人喜欢!

“那王叔叔你一定要过来哦,小米要跟你学怎么给妈妈治病!”小米一本正经,口吻不容质疑。

王叶秋哈哈大笑了起来,“好

,下次一定教你,这下行了吧?只要你妈妈愿意,王叔叔就一定教你!好了,去做你妈妈的事情吧。”

小米兴奋地叫了起来:“太好了,妈妈一定同意我学给她治病!王叔叔,我找妈妈去了,再见!”

挂上电话以后,王叶秋又是一阵发笑。等笑完了他才想,要是真能当着小米的面4苏小婉,说不上味道会更好呢!不外想想应该是不行能,谁愿意让那么小的孩子看两个大人做那事!

王叶秋到度假村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或许是生意不太好,内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他走下车朝内里走去,一个保安忙冲他笑了一下,讨好地说:“王司理,您回来了?可是好几天没见到您面呢!”

“外面有点事在忙!兄弟,不错,好好做!”王叶秋拍了一把那保安的肩膀,继续朝前面走去。他先到服务员宿舍,见门都关着。到了芳姐办公室门口,办公室也锁着,难免有些丧气了起来。看来都是下班了,不知道其他妻子还在不在。

王叶秋刚要转身走开,郑艳艳一摇三晃地泛起在了楼道口。

“艳艳,忙什么呢?你们都上那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一个人!”王叶秋慌忙迎了上去。

郑艳艳怔了一下,瞪大眼睛将王叶秋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这才上去抱住他就是一口,一边拿**蹭他一边说:“哎呀,老公,你个没良心的,这么长时间也

不回来看我们一眼!说,跟哪个骚女人混去了?怎么越来越精神了呢?到底是你滋润了人家照旧人家滋润了你呀!”

王叶秋原来就想女人想的发慌,现在被郑艳艳这样一骚扰,那东西马上就有了反映。他也不管有没有人望见,揽住郑艳艳就进了旁边的房间。

“老公,人家可想你了!之前小尤做老板不惠顾我们是因为人家是个女人,现在你做了老板也不惠顾我们,你说我们这日子过的多清淡那?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了,喝喝稀饭也该尝点肉丝,否则还真当我们是尼姑了!”郑艳艳不停地在王叶秋脸上蹭着,呼出来的气体都有些发烫。

王叶秋一把抓住郑艳艳肥大的**揉捏着,一边嗅着她身上发骚的味道,调笑地说:“我不在你们可以七个人自己玩啊,买那些塑料玩意,想怎么玩怎么玩!我不回来还不是给你们赚钱去了?实在我这心里,还真是想你们七个!其他人呢?都上那里去了?”

郑艳艳一把推开王叶秋坐在床上,白了他一眼说:“你照旧不是个男子?就想着用那些哄小孩的东西来哄我们!她们都在看电视呢,芳姐、小薇、冯小真和白玫瑰都回家去了,今天就只有我和春花秋月在。”

“嘿嘿,你胃口倒不小,还只喜欢男子的东西,好,今天就给你舒服个够!等把你搞定了我再去找春花秋月!“王叶秋一个恶

狼扑食,一下子将郑艳艳扑到了床上,抱住她就吻了起来。

这个郑艳艳可不是个简朴人物,上次演出时一泡尿洒的让众大跌眼镜,今天不知道又有什么新名堂。王叶秋才一扑上去,她就伸脱手脚将他牢靠了个牢靠,这才不紧不慢地伸出舌头挑逗起了他。

王叶秋抓了频频也没能把郑艳艳的舌头抓住,爽性不去亲她的嘴,在她脸上和脖子上亲了起来。现在他急需要发泄一下,早上被那性用品店的女人蛊惑的这一天都难受。

郑艳艳一边哼哼一边说到:“老公,你可要厉害一点才行!听小薇说你很厉害,人家可是想好几天了!要是你不能把我伺候舒服了,保准是你偏心,看小薇漂亮就对她好!我可是跟你说清楚了,你要是偏心了那我跟你没完!上次我伺候你可都是很起劲的,你也要起劲让我舒服上去!”

“放心,宝物,我怎么会偏心?你这么性感,这么漂亮,我应该在你身上花更多的气力才是!来,我已经受不了了,我们开始好吗?”王叶秋在郑艳艳胸膛上亲了几口,吞了口口水如饥似渴地说到。

“人家可还没准备好呢!再说,这里是客房,不太好吧?”郑艳艳嘴上这样说着,手里却已经开始帮王叶秋解裤子。

王叶秋嘿嘿一笑,揉捏着郑艳艳的大**说:“有什么欠好的?作爱在那里都好!艳艳,你这**还真是

象充了气,鼓囊囊的很好摸!”

郑艳艳解开王叶秋的裤子,受惊地瞪大眼睛说:“老公,你这玩意都变大了呢!我太兴奋,太爱你了!先别说话,我要,我马上要要!”

“好,我现在就给你!”王叶秋也以为自己身子里欲火烧的厉害,伸手解开郑艳艳的衣服,扒下她内裤闻了一下,鼻子上竟沾上了水水。他笑了一下,一边把内裤往郑艳艳嘴里塞一边说到:“**,适才还说没感受,现在就淌水了!来,把这内裤塞到自己嘴里,省得一会你发骚把别人叫来!”

郑艳艳愣了一下,随后妖艳地一笑,竟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王叶秋手里的内裤,这才象狗一样将内裤叼进了嘴里,呜呜哑哑地说:“味道还真不错,你要不要来一口?”

王叶秋看着郑艳艳将整个内裤都塞到了嘴里,这才满足地嘿嘿笑着低头亲了一口卷曲的毛毛,脱离两瓣嘴唇将自己那东西塞了进去。

郑艳艳情不自禁地伸长了脖子,发出低低的啼声。

王叶秋又往内里进去了一点,这才感受那东西舒服了一些。郑艳艳的味道远远没有小薇的好,下面有些宽大,而且弹力不够。不外应应急照旧可以的,好歹人家也是个浪女。

王叶秋一下一下地**了起来,感受着每一下的滋味。郑艳艳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将46悄悄揪起的很高,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捏了起来。

王叶秋看着心动,加速了身子下面的速度,吞了口口水说:“艳艳,继续!你他妈要是能弄出此外名堂来,我今天4死你!”

郑艳艳媚笑了一下,铺开46悄悄抽出嘴里的内裤,将中间的那点地方翻出来,闭上眼睛放在鼻子上嗅了起来,娇滴滴地说:“老公,这味道还真是好闻,跟我下面的味道是不是一样呢?你不是适才有闻过的吗?要是你能把我的yin水4出来,谁人味道真不知道比这个要好几多倍,让你闻了就不想再碰此外女人!”

“嘿嘿,那我就44看,你的yin水到底是什么滋味!”王叶秋越来越以为起了兴趣,下面与郑艳艳的1股撞击在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这女人天生就会蛊惑男子,下面已经湿了一片,要是自己再加大一些速度,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郑艳艳开始**了起来,她一边叫一边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象是在吃什么东西,蛊惑的王叶秋下面又是一阵痒痒。

等过了约莫有那么十几分钟,郑艳艳的啼声越来越大。王叶秋担忧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在她1股上拍了一巴掌骂到:“把内裤塞上,你再叫我可就不4了!”

“你,你也实在是太厉害!大老板说我下面能进去一头牛,你倒也能4这么长时间!”郑艳艳抬头看了一眼王叶秋,拽过他的内裤舔了起来,一边舔一边说:“你这裤子上

的味道也不错,我闻着就以为香!老公,快点好吗?再快一点点,舒服,真是舒服!你就使劲4吧,我喜欢!等一会你把**上去了,我把你那宝物给舔清洁了!”

王叶秋提倡了进攻,他***,身子下面的女人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王叶秋就是吃素的也忍受不住了!上次七个女人陪自己一起玩,就以为郑艳艳骚的厉害,现在看起来还真是纷歧般。

郑艳艳没等王叶秋说话,自己把两条内裤都塞进了嘴里,手鼎力大举地揉捏着**,伸长脖子哼哼着。

王叶秋又是几下攻击,郑艳艳下面居然象有自来水喷出一样,热突突地就涌了过来。他只以为自己那东西象是被热水烫过一样,头皮一麻就全泻出来了。

郑艳艳兴奋的全身打颤,捏着**的手停下来没有再动,整个身子绷直了象一根木棍,喉咙里的喊啼声穿出来都酿成了呜呜声。

王叶秋喘着气**了几下,完全瘫在了郑艳艳的肚皮上。他才爬下一会,就以为味道很是希奇,忙爬起来一看,郑艳艳那里居然流出来许多水,床单上湿了一片不说,小嘴里居然还在淌。

“撒尿了?你怎么总是撒尿?”王叶秋看了一眼喘息的郑艳艳,在她1股上拍了一把。

郑艳艳伸手拿下嘴里的内裤,冲王叶秋满足地一笑,翻了个身拉他躺下说:“是你厉害才撒尿的,你以为男子4我我就能

撒?是不是味道很好闻?这可是我的绝招,男子只要被我这圣水一冲,保准一泻千里!”

“嘿嘿,圣水?那还真应该适才接下来给你喝了才是!不外你这一招还真是厉害,连我都受不了!以后我要多多训练,想措施破了你的招数!”王叶秋捏了一下郑艳艳的鼻子,调笑到。

“那可不行,你要是破了我的招数,我尚有什么吸引力?”郑艳艳一翻眼睛,爬了起来。

王叶秋呵呵一笑:“你可以继续练个什么招数出来啊,要不停创新嘛!”

郑艳艳也不多说话,爬已往付下身将王叶秋那东西含在嘴里含了一会,细细拿舌头舔了起来。

“舒服!要是每个女人完事都能这样伺候一下男子,我想男子也就没有其他的奢求了!”王叶秋比上眼睛感受着郑艳艳舌尖上传来的温柔,摸着她的**说到。

郑艳艳舔清洁了回来重新爬在王叶秋怀里,哼了一声说:“你可不能偷懒,今天晚上就让春花和秋月陪你,看她们两个怎么收拾你!”

王叶秋心里一喜,同时也希奇地问到:“你们七个怎么不嫉妒呢?刚和我玩完了就把我推给此外女人,你真的愿意?”

“那有什么不愿意的?我们可都是经由世面的人,跟那些小黄毛丫头差异!再说,以前大老板调教我们的时候可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职位是什么,自然谈不上嫉

妒。原来就是游戏,为钱奋斗,有什么好嫉妒的!”郑艳艳一本正经地说到。

王叶秋一愣,不自觉地叹了口吻。为钱奋斗,看来演戏的人还真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