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75章:骗取丈母娘信任-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8 17:23:51 浏览:

骗取丈母娘信任-长篇小说

王叶秋找了个饭馆一边用饭一边想着下午见肖箫的事,电话响了起来。他见是小尤打来的,这才想起来好几天没有回度假村了。

“王叶秋,在那里快活呢?我这度假村你到底还管不管?周武带人来生事呢!”小尤懒散地说着。

“什么?那王八蛋又找人生事?今天晚上我就回去,看我不收拾他!”王叶秋忍不住拍了一把桌子,马上就想到了自己那七个妻子。

小尤呵呵一笑:“看把你给激动的,等你晚上回来人家都走了,你以为人家等下让你收拾?我已经让人修理了他,你大可放心!不外,你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空有名字不治理啊!上次的事我爸对你照旧较量看好,虽然赚了一点,但也还要继续起劲,我可是都指望你了!”

王叶秋听到说已总经摆平了周武,竟以为有些惋惜,他还真想亲手教训一下那王八蛋,好好出出气呢!“看看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吧。这几天事情太多,实在是抽不开身!是不是想我了?放心,只要有空我还能冷落了你?晚上我要是有时间就回去!”

“去你的,我看你在外面是逍遥的很!今天晚上我有事,别给我电话!对了,雯雯周末生日,她请了我们各人一起去她家,你也应该会去吧?”小尤轻松地说到。

王叶秋心里怔了一下,那么多女人去到时候别闹出什么事情来,再加上李若雯和黄巧容,还真是贫困!“会去,自然是会去。那我晚上就不骚扰你,要是有时间我就回度假村一趟。我想有芳姐扼守,问题应该是不大!”

小尤轻轻哼了一声,小声说:“你就那么相信芳姐?她和那些服务员关系可好了!”

“人家是向导,关系好有什么差池?和员工关系好了才气治理好呢!好了,不说了,我会抽时间回去一趟!等你有时间我好好伺候伺候你,想你了呢!”王叶秋放低声音说起了好听的。

小尤呵呵一笑,嘀咕了一句就挂上了电话。

王叶秋一想起度假村的那七个压寨夫人,还真是激动了一阵子。是该回去看看了,好几天没有享受到他们那样的服务了。

王叶秋吃完饭特意去剃头店洗了洗头,然后又剃了胡子,这才打车朝电视台走去。他已经下定刻意使用一次肖箫的情感,虽然有些鄙俚,但他不得不这样做。水龙湾是他辉煌的起点,一定要乐成!否则,他照旧现在的他,永远也没措施出人头地。

电视台有些靠近郊区,高高的电视塔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望见。王叶秋下车在电视台大楼外面转了好几圈,就是没有勇气走进去。再说,每个人收支门口的保安都要盘问,这个他照旧相当的感受不自然。

一直等到三点多钟的时候,王叶秋才拨通了肖箫的电话。

肖箫接通电话长长地舒了口吻,温柔地说:“王先生,我以为你不来了呢,刚想打电话给黄叔叔!你在那里?到了吗?”

“我,我在你们楼下……”王叶秋莫名地紧张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高楼。

“哦,那你等一下,我下去接你上来!”肖箫略微想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王叶秋在原地走动了起来,一会见了肖箫该说什么好呢?面临别人他都可以斗胆自然,甚至好色,可面临肖箫他却什么也不敢做。

等了约莫五六分钟,青春靓丽的肖箫走了出来。她一望见王叶秋就招起了手,样子很是吸引人。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头发略微卷曲地垂下来,象个高尚的公主。

“见到你很兴奋!”肖箫走到王叶秋跟前,微笑地伸出了手。

王叶秋紧张地笑了几下,握住肖箫的手诙谐地说:“应该是我很兴奋才是,因为可以和玉人握手!”

肖箫呵呵一笑:“照旧这么油腔滑调!我们上去说吧。”

“找个其他地方不行以吗?你们这里警备这么森严,我可是较量紧张!”王叶秋看了一眼门口的三个保安,打趣说到。

“只要你没有坏心眼,又怎么会紧张呢?照旧上去吧,有些东西我要做纪录,再说,办公室清静一些,我不太喜欢太吵的地方!再说,我们是在谈事情,就应该在办公室!”肖箫也不关王叶秋是否同意,拉了他就朝内里走。

保安只看了肖箫一眼,话都没有多说一句,就让他们进去了。

肖箫的办公室是在二十八楼,王叶秋只以为电梯走了好长时间才到。发亮的地面和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显示出这里很此外地方差异,王叶秋透过玻璃看着都市的风物,叹息一声说:“还真是站的高看的远!在地上的时候以为身边的都是高楼大厦,等真正到了高处,就又以为那些高楼大厦很眇小,甚至都看不到原来的样子!”

“是啊,我天天没事的时候就看着眼前的都市,以为人真的很微不足道。”肖箫说着倒了杯水走过来递给王叶秋,也看起了外面。

王叶秋淡淡一笑,接过肖箫递过来的水,很真诚地说:“谢谢,我以为这里很适合你。”

肖箫呵呵一笑:“很适合我?为什么?我以为我是最空虚的,演戏给此外看,自己的生活却单调的要死!我很想有自己的农场,养养花,放放羊,过一种闲云野鹤的生活!”

“哈哈,你可真会开顽笑!等你真正过上那样的生活,你就该想现在的生活好了!人总是有许多**,当一样满足的时候就想另外一样!象你这样养尊处优,没有受过什么妨害的人,就会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王叶秋看着远处,想起了以前在农村的生活。

肖箫没有再说话,和王叶秋悄悄地站着。

两个人正在默然沉静着,外面有人轻轻敲了敲门,一个年约五十,但很老练很有气质的老太太走了进来。她将王叶秋上下审察了个遍,这才问肖箫说:“水龙湾的王先生是吗?”

“对,王叶秋,他认真水龙湾的开发!”肖箫脸色一红,看了王叶秋一眼冲女人说到。

“哦,真是年轻有为,可以坐下来谈谈你们这个项目吗?”老太太又多看了王叶秋一眼,平和地说到。

肖箫拉了王叶秋一把,小声说:“刘台长亲自要问问你们水龙湾的事,你是怎么企图的就好好讲讲,这个很重要!”

王叶秋一愣,怎么事先谁也没有告诉自己今天是要见刘台长的?这可如何应付?“原来是刘台长,久仰台甫!今天贫困您亲自过问水龙湾,真是贫困了!”

“王先生太客套了,我也是听肖箫说起,这才想相识一下!我们的周边住宅节目下个月就开始录制,已经确定了好几个楼盘,原来是没有把水龙湾企图在内的,因为你们还没有动工。不外,要是你们的别墅群确实有独到之处,也可以思量部署进去!”刘台长微微一笑,样子竟和肖箫有些象。

“我们之所以迟迟没有动工,就是在将企图做到最好,使水龙湾能真正成为都市人的家园!现在许多别墅都偏向西欧威风凛凛威风凛凛,说是提高等次。实在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一个幌子,中国人为什么样住西欧威风凛凛威风凛凛的屋子?完全不切合国人的生活习惯和民俗。所以我们的水龙湾是偏重乡村风情,到时候空余的地方除了绿化还会分给住户一些用来种花种菜,以加重生活的味道。”王叶秋轻轻咳嗽一声,将从赵彤那里学来的词全部用上,讲的倒也算是流通。

刘台长点了颔首,继续问:“水龙湾那里较量偏僻,周边又没有什么配套修建,如何吸引卖家呢?”

王叶秋脑门一热,这真是个头大的问题。他看了一眼肖箫,硬着头皮说:“暂时是较量荒芜,但那里交通利便,只要水龙湾开工,相信其它配套修建也会有所消息。那地方情况好,无污染,价钱又相对自制,再加上奇异威风凛凛威风凛凛,相信买价照旧会不少!我们公司到时候也会多做一些宣传,如果能获得贵台的资助,那更是如鱼得水!”

“呵呵,王先生很会说话,不愧是肖箫推荐的!我们会慎重思量,改天可能会去实地做个视察,到时候还希望王先生能协助一下!”刘台长笑的很是愉悦,看了肖箫一眼。

肖箫面庞一红,将头低下没有说话。

王叶秋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台长又问:“王先生是那里人?口音象是本市的?做房地产良久了吗?”

“哦,我,我就是本市人!也没有做多久,刚开始做!不外这个项目我照旧很有信心做好,都市的人压力太大,找个清静的地方生活是大多数人的希望!”王叶秋认真地回覆到。

刘台站兴奋所在了颔首:“不错,年轻人有想法就好!你和肖箫再聊聊,我尚有其他的事情!”

王叶秋忙站起来握了握刘台长的手,谢谢地说:“多谢刘台长抽时间出来相见,水龙湾的事还希望您能慎重思量一下!”

刘台长看了一眼肖箫,话中有话地说:“是有的人缠着我一定要见你!放心,要是你们这个项目自己没有什么问题,录制节目的事问题不大,有的人已经给你打好了基础!”

王叶秋还没反映过来,肖箫就一把拉住刘台长往外面走,小声嘀咕说:“说那么多做什么?唯恐人家不知道似的,以后再不求你做事情了,真是越老越唠叨!要不是你一定要看他,我才不要现在就把他先容你认识……”

岂非那老太太是肖箫她妈?王叶秋猛地想起黄德江的话,心里竟忙乱了起来。适才老太太的那眼神还真和其他人的纷歧样,没准把自己当成是未来女婿呢!

王叶秋刚坐了一会,肖箫几红着脸进来了。她看了王叶秋一眼,扑哧一笑说:“适才那刘台长是我老妈,让她相识一下水龙湾的情况有利益!放心吧,这个节目应该问题不大!”

“还真是你妈!适才也不说一声,让我出丑了!”王叶秋伸手抓住肖箫的手,诉苦地说到。

肖箫呵呵笑了一声,没有抽脱手,低头说:“你也没有出什么丑,挺好的!她,她以为我和你在谈朋侪,所以说要见见你……”

王叶秋松开肖箫的手,笑了几声,重新将她的手握住,开顽笑地说:“我和你般配吗?只怕你妈见了我回家马上阻挡你和我来往呢!现在我可是要房没房,要车没车的!经常和你来往,还怕延误了你的事情!”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肖箫抬高了声音,眼光庞大地看着王叶秋。

王叶秋舔了一下嘴唇,看着肖箫认真地说:“你真的很美,也很高尚!如果你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我一定会斗胆地追求你!”

肖箫抽脱手走到窗户前面,看着外面的风物说:“如果我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预计也早就嫁出去了!”

王叶秋没有再说话,他看着肖箫感人的背影,竟很想上去搂住她。肖箫是个好女孩,他该去蛊惑她吗?

“王叶秋,我,我真的挺喜欢,喜欢你。”

王叶秋正看着肖箫的背影发呆,她却突然转头冲他笑了一下,羞涩地说:“第一次晤面你追我的车我就以为你与众差异!或许我们身份有所差异,但我想这不是主要原因。你也喜欢我对吗?我今天约你来主要是想让我妈看看你,他们都希望我能早点出嫁!”

王叶秋受惊的目瞪口呆,这算什么?批注照旧求爱?

“我没有要你怎么样,你只要知道了我的心思就好!要是你以为不合适,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侪!要是你以为我们有须要来往一段时间,那我们就试着来往下去!”肖箫看着王叶秋的心情,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王叶秋站起来没有说话,逐步朝肖箫走去。他看着她感人的容颜,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面颊,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可,可我真的不适合你!我很肮脏!”

“我不在乎你适不适合,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肖箫盯着王叶秋,一字一句地说到。

王叶秋愣了片晌,一句话没说地伸手揽住了肖箫。情感就是一场游戏,要是自己不继续玩下去,只怕游戏很快就要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