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8章:女儿观战羞羞事-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4 17:45:24 浏览:

女儿观战羞羞事-长篇小说

这又是哄又是抱的,折腾了半天才把赵彤给哄住。两个人简朴吃了一点就已经到了和苏小婉约定的时间。王叶秋咳嗽了一声,对还在生气的赵彤说:“彤彤,我,我今天晚上尚有客户。这样吧,你先回去,改天我再陪你好吗?”

赵彤轻轻叹了口吻,一声不吭地拿起包就走。王叶秋慌忙结完帐跟了出去,对赵彤说:“还在生我的气?对不起,你知道我这人就是爱占点嘴上的自制!我这心里,心里可一直都有你!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明天回公司我们再说!”

赵彤停了一下,没有说一句话地上了车。

王叶秋看赵彤脱离,情不自禁地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对情感太过于认真,当初就不应沾她的腥。

王叶秋一个人在苦马路边上站了一会,刚想给苏小婉电话,她倒是先打了过来:“王先生,您在那里呢?我已往接您!”

“哦,我在人民公园这边,要不照旧我已往见你,省得你往返跑!”王叶秋忙露出笑脸,客套地说到。

“没关系,我是开车,不用怎么贫困!那你在人民公园等我,我一会就到!”苏小婉笑了一下,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等了约莫有十几分钟,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了人民公园门口,车里的女人下来环视一圈,拨了个电话。

王叶秋正在审察那女人,却不想手机响了起来。那女人朝他这边看了一眼,挂上电话笑吟吟地走过来问:“是王先生吗?我是苏小婉!”

“哦,是,我是王叶秋!贫困您了,苏小姐!”王叶秋一边审察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边说到。这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几岁,算不上漂亮,但妆扮的很时尚。身子略微显胖,脸上尚有几个青春豆,显得和年岁很不相符。

“呵呵,王先生果真一表人才,难怪杜大姐给我电话的时候让我小心别被你蛊惑,看来她的警告是有原因的!”苏小婉笑了一声,伸脱手和王叶秋握了一下,也审察起了他。

王叶秋客套地说:“苏小姐您别听我干妈乱说!象苏小姐这样年轻有位,我倒是担忧被你蛊惑呢!呵呵,开个玩笑,我们找个地方逐步聊!”

苏小婉看了看周围,提议说:“我看要不就在这公园里吧,清静,说话也利便!我这人最讨厌人多了,嘈杂的很!再说,我可是企图减肥的,你带我去品茗免不了吃点点心,到时候又要长几两肉!”

“那也好,就在公园说话!苏小姐身材恰到利益,又怎么担长肉呢?现在年轻女人都喜欢瘦,可对于我们男子来说,胖一点才更成熟,更有味道!呵呵!”王叶秋的眼睛从苏小婉的脖子一直看到大腿,她身上的肉是不少,摸起来应该很有感受。

苏小婉一怔,捂嘴笑着坐到旁边的凳子上,对王叶秋说:“我就叫你叶秋吧,亲切一点。你也别叫我苏小姐了,都孩子她妈了呢,叫我苏大姐或者小婉。你还真象你干妈说的,嘴巴灵巧!我和杜姐认识有好几年了,最近常听她提起你!今天一件果真就以为线人一新,还真有些相见恨晚呢!”

王叶秋坐在苏小婉的下风,她身上的香气恰好飘到他那里。“那我就不客套地叫你小婉了,感受特亲切!我这人较量随和,跟任何人都合的来。没准等我学会了开车,跟你也就是无话不说的朋侪了!”

“那最好不外!明天你有时间吗?要不明天上午你就过我那教练场去?你这么智慧,保证一次通过!没开过车的人以为车很难开,可真正上去了,比骑马还容易!我企图亲自教你,省得过不了杜姐生气,她可是把你教给了我的,一再嘱咐要好好教你!”苏小婉朝王叶秋这边倾了一下身子,胸脯露出来了一些。

王叶秋看着苏小婉的胸脯,微微朝她那里一靠,颔首说:“行,那就明天早上!有小婉你亲自教我,我一定学的快!这土地出不精彩,一看师傅就知道!我看你啊,就是个顶级能手!”

苏小婉瞥了瞥嘴:“什么顶级能手,能不能通过还不都是靠票子疏通!票子送到了,自然就通过!车管局的那帮人,我已经和他们混的很熟了,你只管放心就是!”

“小婉姐,今天晚上怎么说我也要请你喝一杯才是,要不我这心里很过意不去!我可是想学真本事,这开车的事我照旧较量喜欢!好不容易有车了,总不能不会开放着当部署!等我会开车了,我带你去玩!”王叶秋看着苏小婉的胸脯摩拳擦掌。实在她那胸脯也不怎么样,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摸上一把。

苏小婉抬手看了看时间,微微一笑说:“真想喝?要不到我家去喝,横竖女儿已经睡觉了。我们就好好喝上一杯,不知怎么的,我感受我和你特投缘!”

王叶秋想都没有想,站起来就说:“那最好不外,在家里喝和在外面喝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这酒叫喜相逢,就该在家喝!”

苏小婉看了王叶秋一眼,会意地一笑就上了车。

过了约莫二十几分钟就到了苏小婉家,她家约莫有一百多个平方,宽敞而舒适。

王叶秋在客厅里转了一圈,赞叹地说:“小婉姐,你这家可真上一温馨,跟你人一样!”

“温馨有什么用?还不是自己带孩子过?对了,我去看看小米睡了没有,你随便坐。”苏小婉将外套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做象了内里的一间房。

王叶秋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一个小女孩的照片看着,希奇苏小婉为什么会一个人带着孩子,岂非是个未亡人?

“是我女儿,象我妈?那小淘气已经睡了,跟个小猪一样!”苏小婉走了过来,一边从酒柜上拿酒,一边微笑地说到。

“很可爱,我想要是我和她认识,她一定会喜欢上我!跟你很象,长大了也应该是个尤物!”王叶秋随口赞美着,将照片放下,看着苏小婉的身子。“对了,小米的爸爸呢?怎么是你一个人带她?”

苏小婉拿一瓶外国酒和两个玻璃杯过来,坐在王叶秋扑面一边倒酒一边说:“人家出国深造去了,把我们母女两个丢家里都两年多了!这文化水平有差异还真是过不到一起,要不是小米,我早就跟他仳离找个合适我的!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把自己误在了怙恃的包揽婚姻上!除了生下小米,可是一事无成!”

王叶秋接过苏小婉递过来的酒闻了一下,呵呵一笑说:“那也纷歧定,等小米大一点你照旧可以找合适自己的朋侪,人就不是一个人活的,否则火的太铺张!”

“说的是呢,可女人的青春很是有限!等小米长大了,我也就失去了价值!呵呵,连小米都说让我找个叔叔一起过,她说其他小朋侪的妈妈都有爸爸陪,我没有爸爸陪太可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那里懂大人的那些事!”苏小婉举起杯和王叶秋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微微皱了下眉头。

王叶秋也喝了一口,只以为胃里一片火热,看着苏小婉鼓鼓的**,引诱地说:“那可纷歧定,现在的小孩子可成熟的很,什么都知道!要是她爸爸真没企图那么快回来,小婉你也别委屈了自己!女人就是朵花,没有男子照看,又怎么能开的鲜艳!就是开的鲜艳了,也需要人浏览才是!”

苏小婉盯着王叶秋看了好一会,一口吻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下,低低地问:“你引诱我?王叶秋,果真嘴巴很甜!”

“我没有引诱你,只是在启发你!我这嘴巴甜也是干妈告诉你的吧?呵呵,她总是说我嘴巴甜,可我一点也尝不出来!”王叶秋也将杯子里的酒喝完,给自己和苏小婉都倒满。

苏小婉仰头一笑,深深地吸了口吻说:“你已经不是第一个启发我的人了!知道启发我的那些男子都受到了什么样的赞赏?一个耳光,很响亮!”

“可我知道我是第一个没有挨耳光的男子,因为我认为我的启发没有错!如果你一定要打,我建议你照旧先打你自己一个耳光,因为你的顽强铺张了自己的大好青春!瞧瞧你,这脸上都长豆豆了,多影响形象!”王叶秋依旧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到。

苏小婉一句话没说,将杯子里的酒喝完,面色赤红地撕扯了一下身上单薄的紧身小背心,摇晃地站起来说:“我去开一下窗,家里,家里还真是闷!”

王叶秋忙站起来扶住苏小婉,盯着她说:“小婉姐,不是家里闷,是你心里闷!照旧我给你解解闷!你放心,我是个循分的人!”

苏小婉愣愣地看着王叶秋,面色越加发红,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王叶秋扶她坐回到沙发上,将她放倒在沙发上,轻轻捏起了她的脚。

苏小婉身子哆嗦了一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王叶秋的手顺着脚捏到大腿的时候,她轻轻哼了一声。

“把眼睛闭上,乖,你只专心享受,或者睡觉。等我捏完了你一定会以为很舒服,再也不会发闷!”王叶秋小声念叨着,象是在念叨咒语,苏小婉果真闭上了眼睛。她的呼吸反倒越加急促,胸脯升沉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王叶秋盯着苏小婉升沉不定的**,手里的力道越来越大。他有意绕过谁人敏感的三角地带,手从苏小婉的小腹一路上升,很快就到了她的**上。

苏小婉的**很柔软,隔着衣服虽然看不出是否挺拔,但摸上去的手感很好。王叶秋先是温柔地捏着,见她没有反抗,这才放肆地捏了起来。他每使劲捏上一把,苏小婉就重重地舒口吻,象是很享受。

王叶秋自得地笑了一下,低头吻着苏小婉的脖子,耳垂,蛊惑着她身体里的**。苏小婉徐徐发出了声音,由最初的喃呢酿成了挤压出来的啼声。

等苏小婉的啼声徐徐大起来的时候,王叶秋这才吻住她的嘴。苏小婉带着酒精的唾液刺激着王叶秋的味觉,他不由地咬住她的舌头,在舌尖上猛烈地提倡了进攻。

苏小婉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王叶秋的腰,扭动起了1股。

王叶秋看的很是过瘾,等吻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松开苏小婉,伸手一边解她的裤子一边说:“小婉姐,你身体里的火还真是不小!兄弟我给你泻泻,等过一阵子就好了!憋在心里时间一常,可都憋成豆豆冒出来了!要是长的更多一些,毁容了多惋惜!”

苏小婉没有说话,只睁眼看着王叶秋,似乎不会说话了一样。

王叶秋几下就将苏小婉的裤子扒开,他抚摸着她平滑的1股,隔内裤看着那片神秘地带,吞了几下口水说:“小婉姐,我说的还真是不错,你这身子恰到利益,摸上去真有感受,比那些消瘦的女人不只要好几多,你瞧我这手,一沾上就拿不开了!”

“你,你别,别乱摸了,我,我……”苏小婉闭上眼睛,低低地从喉咙里挤出来几个字。

“你怎么了?你受不了了吗?我可还没开始啊!再摸一会就给你,到时候你一定喜欢!既然干妈告诉了你那么多我的事情,我床上的功夫她也应该告诉你了才是!我看她就是恳切想让我慰藉一下你,好让你以为不再孤苦!”王叶秋yin荡地一笑,抓住苏小婉的1股猛地一捏。

苏小婉高声一叫,弹起身子一把抱住了王叶秋,喃呢地说:“你真是个妖精男子,天生就会蛊惑女人,我已经……”

王叶秋感受苏小婉猛地一怔,在她1股上拍了一下问:“怎么了?你已经开始发骚了吗?”

“小米…小米,你怎么,怎么……”苏小婉一把推开王叶秋,忙乱地拉起裤子,紧张地说到。

王叶秋转头一看,穿着睡衣的小米不知道什么站在卧室门口,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