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7章:伺候小女人-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4 17:43:53 浏览:

伺候小女人-长篇小说

等饭吃完以后,王叶秋看着铃铛说:“你先回去,改天我再找你!我还没有家,所以我要先弄个家才气养你!这几天你不要再去逍遥窟了,既然你企图让我养你,你的身子就只能属于我!”

“那万一你不找我呢?”铃铛瞪大了眼睛:“你照旧看不起我!要是你真的不想养我,那你直接告诉我我好去找别人!我是小了点,可我会长大!”

王叶秋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丫头还真是顽强。不外想想要是她真想被自己养了,那就可以想怎么玩怎么玩。横竖自己不养有的是人养,送到眼前的肥肉那里能不要?在还没有大奶之前,养个二奶说不上也会有另外一种享受。再说,一个月六百,加上租屋子的,也不到两千,算算照旧养的起。不外总要有点时间来找屋子做什么的,总不能把她养在旅馆。“那你说要怎么样?我现在真的还没有屋子!”

铃铛略微想了一会,拽过包拿出纸笔爬在桌上写了起来,等她写好以后,她将写好的东西递给王叶秋,一本正经地说:“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找屋子,买家具。我们先签个条约,你把你的住址和电话留给我,万一你不养我我也好找你要等你的青春损失费!”

王叶秋受惊的瞪认大了眼睛,这小丫头是从那里学来的这一套?还青春损失费,整个就一个守财奴!他低头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笑着念了出来:“兹有xxx允许包养唐铃铛,每月包养费六百元整。如十天之内不能兑现,包养方要赔偿被包养方三千元的青春损失费。包养方:xxx,被包养方:唐铃铛。”

“怎么样?有不合适的地方你可以提出来,我们协商修改!”铃铛看着王叶秋,露出她谁人年岁少有的老成。

“这些你跟谁学的?”王叶秋笑了一会问到。

铃铛眨巴了几下眼睛:“我家隔邻的姐姐教我的,她说这是在保障自身的利益,必须要签!”

王叶秋扑哧一笑,接过铃铛手里的笔一边签字一边说:“有时间我可要好好会会你家隔邻的谁人姐姐,看来她是个内行了!你以后少跟她学那些七零八落的东西,要是被我包养了还跟她学那些东西,我一脚把你踢出门去!铃铛,我之所以允许包养你,是因为你较量单纯,简朴,要是变得跟那些鸡婆子一样,我是不会要你的!”

铃铛愣了一会,有些为难所在了颔首,又说:“我尚有个条件!晚上我必须要回家睡觉,否则我妈会骂我!”

“那你平时上学晚上回家,还算什么我包养你?你是想放学以后在我家吃完饭然后就回家?你还真是被我养呢!”王叶秋没好气地说着,白了一眼铃铛,停下了手里的签字。

“可,可我有周末啊,周末我可以陪你!再说,晚上,晚上我可以晚点回去!你们包养二奶不都只是周末才一起睡觉的吗?平时你要陪你妻子或者马子才是!”铃铛小心地解释着。

王叶秋哈哈一笑,将手里的条约和笔一起递给铃铛,一边叫服务员过来结帐一边说:“那你改天再等我电话!铃铛,看来你是受你谁人隔邻姐姐思想熏陶的厉害,等我们的条约生效以后,我要好好修理一下你那些七零八落的思想!我要把你造就成我想要的样子,要让所有见到你的人都知道,你是我一手塑造出来的!哈哈!”

铃铛看着王叶秋没有再说话,眼光里有些胆怯。

“我先走了,你也回去吧。三天以后给我电话,到时候我正式开始包养你!”王叶秋站起来掏出三百块钱递给铃铛说:“这三百是这个月的一半人为。要是我包养的不满足,那我是要退货的!不外你放心,只要你象之前床上那样听话,那要勤学,我对你照旧较量满足!”

铃铛不客套地接过钱装入口袋,握了握王叶秋的手说:“好,那三天以后我们再晤面,亲爱的!”

王叶秋又是扑哧一笑,摇了摇头走出了门。铃铛这个小丫头将是他第一个要包养的女人,该如何调教呢?还要去找屋子,真是贫困。最贫困的也许就是要在杜悦眼前掩盖这件事,要是她知道自己在外面包养二奶,只怕所有的一切都市成为泡影!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六点,王叶秋拨通了赵彤的电话。这死婆娘,今天的一个耳光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收拾收拾,省得她以后更狂。

“臭婆娘,在那里呢?今天晚上想让我怎么收拾一下?”王叶秋看着马路上的行人没好气地说到。

赵彤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这才冷笑一声说:“逍遥完了?原来你还记得我!怎么样,李总带你去享受是不是很过瘾?伺候你的是个小女人照旧个荡妇?王叶秋,这次我可是亲耳听到你们去享受的,你有什么话好说?”

“是啊,刚刚逍遥完,想跟你讲一下我舒服的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听?跟我上床的可是个小女孩,比你嫩一半!”王叶秋嘿嘿一笑,居心刺激着赵彤。

“你,不要脸!以后少给我打电话,无耻!”赵彤生气了起来,丢下一句话就要挂上电话。

王叶秋连忙喊到:“你急什么呀,我话还没说完呢!那小女人是嫩,可人家只推拿!我这是享受了推拿,可还没有享受女人,那你说我该不应给你电话?”

赵彤气鼓鼓地叫到:“少来,哪个推拿的不做点那事?再说,李总带你出去能不沾女色?你就别把我当傻瓜了!”

“看看,又妙想天开了不是?李总是给我准备了女色,而且是两个!可,可那些女人不知道有几多人上过,我那里能随便上?好了,我们晤面再说,我现在可是想你的很!”王叶秋编造了起来,虽然今天已经上了铃铛和灵娟灵婵那两个**,可心里就是想为上午的那一个耳光出口吻,现在他的脸可是赚钱的宝物,那里说打就打!

“你以为我信你说的话?”赵彤哼了一声。

王叶秋哈哈一笑,压低声音说:“信不信到时候你尝尝厉害不就知道了!”

“无耻!”

“好了,你要是不出来见我,我现在马上去你家!你总不能当着你妈的面说老板带我去找此外女人了吧?我可是你妈心目中的乖女婿!”王叶秋不想多磨嘴,只好吓唬起了赵彤。

“别,别,别!你要是来我家,我拿扫把把你哄出去!见就见,你以为我怕你?我可还想好好听听你的解释!在那里?我已往!”赵彤果真畏惧,松了口吻。

王叶秋看了周围的情况一眼说:“我在文化宫门口等你!还没用饭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有许多几何话想跟你好好讲讲!”

挂上电话以后,王叶秋刚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电话就响了起来。他见是个生疏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

“是王先生吗?我是平安驾校的教练苏小婉,是杜总让我找您的,她说您要考驾照是吗?您有没有时间,我们先谈谈看详细时间怎么部署!”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

王叶秋突然想起来杜悦说要给自己找教练的事,没想到还找了个女的。他忙笑了一下客套地说:“苏老师,呵呵,真是欠盛情思,我现在尚有点事。要不这样,九点我们晤面聊聊好吗?我请你吃宵夜!”

苏小婉笑了一下,应到:“王先生太客套了,苏老师这个称谓我可不敢继续。那我们就九点再见,到时候我再给你电话!再见!”

“再见!”王叶秋拿着电话一直等苏小婉那里挂上这才放下。他咧嘴一笑,理想着苏小婉的样子,兴奋地叫了一声。***,上天对自己还真是不薄,好事都让自己遇上,连教练都是个女的。只要这个苏小婉样子还说的已往,那他绝不会轻易放过。想想她也差不到那里去,单听声音就以为应该是个绝色尤物!有女人就吃,一个不留,这才是男子的作风。

等了约莫有半个小时,赵彤终于开着车走了过来。王叶秋拉开车门还没等赵彤说话,对着她的面庞就是一口。

赵彤愣了一下,这才一翻眼睛说:“流氓,无赖!”

王叶秋等赵彤说完,也不管车照旧动着的,扑上去抓住她的下巴就亲了起来。

赵彤使劲地挣扎着,猛地一踩刹车,两个人身子都是向前一倾。

“王叶秋,你疯了!没望见前后都有这么多车吗?要死你自己去死,我可还不想死!”赵彤白了一眼王叶秋,没好气地说到。

后面的车打起了喇叭,王叶秋转头看了一眼对赵彤说:“开车啊,挡着人家的道了!”

赵彤又气又以为无奈,只好重新发动起了车子。她凭证王叶秋说的,到了一家川菜馆门口停下。

王叶秋拉赵彤上了二楼,要了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坐好,点上菜嘻嘻一笑说:“还生气啊?那你说吧,怎么样才气不生气!不外你上午那一个耳光我一定要还给你,要不你现在脱了鞋子把腿伸过来骚扰我,然后我给你一个耳光?”

赵彤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翻着白眼将头扭向了窗外。

“不行?那你下令我做任何一件事,以解你心头之恨!关于你那一个耳光呢,我只说一句话,然后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算扯平,你以为呢?”王叶秋动了一下眼珠子,讨好地说到。

“真的?我下令你做任何事你都做?”赵彤起了兴趣,冷眼看着王叶秋问到。

王叶秋一拍胸脯,“那是自然!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只要你启齿,我全听你的!”

赵彤呵呵一笑,看旁边有不少人,就指了指他们坐着的桌子说:“那你当着各人的面从这桌子底下钻已往!”

“这么简朴?那我可就钻了!不外我要说明的是,中间我要说一句话,以报你那一个耳光的仇。不管我说什么,你可都不许生气,否则就是耍赖!”王叶秋略微一想,看了看旁边的食客说到。

“没问题!行动吧。”赵彤自得地斜眼看着王叶秋,嘴角不经意地露出一丝微笑。

王叶秋也不犹豫,当着各人的面就往桌子底下钻。他身子刚钻进去一半,就听见赵彤高声说:“哎呀,你钻桌子学王八呀?多丢人!”

周围有人呵呵大笑了起来,王叶秋一咬牙,在桌子底下也高声说:“怎么这么多毛,很难下口啊!”

人群清静了片晌,随后就是暴发性的大笑。赵彤乎地站起来,气鼓鼓地叫到:“王叶秋,你连王八都不如!”

王叶秋忙从桌子下面钻出来,见旁边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他忙拉了一把就要爆炸的赵彤,小声说:“好了,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现在开始吃东西吧!”

赵彤猛地甩开王叶秋的手,眼圈一红就跑了出去。

王叶秋愣了一下,慌忙追出去,一把拽住已经到了大马路上的赵彤说到:“彤彤,生气了?不是说好的嘛,我在桌子底下说一句话!好了,是我错了还不行?我以为你也会当是一个玩笑!”

“你以为是个玩笑?王叶秋,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从今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我不想再见到你!”赵彤泪如泉涌,对王叶秋说完就朝马路扑面跑去。

王叶秋追已往站在车流中拉住赵彤,猛地吻住了她,将她牢牢地抱在了怀里。

赵彤挣扎了起来,又踢又咬,王叶秋硬是没有松开她。他们身后的车辆纷纷放慢了速度,小心地绕过他们朝前驶去,司机纷纷探出头来看着他们两个,有取笑的,也有痛骂的。

等赵彤不再挣扎的时候,王叶秋松开她,动了几下已经快要被咬破的舌头,认真地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惹你生气!我只是,只是想你和我在一起能过的开心一点!上午的事是我有错在先,我见了你就忍不住……对不起!”

赵彤看着王叶秋没有说话,任凭脸上的泪水流着。

王叶秋重新将赵彤拉进怀里,心里竟有些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