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6章: 和小娇娘情到深处-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4 17:41:56 浏览:

和小娇娘情到深处-长篇小说

王叶秋见铃铛不再说话,也懒得多问。休息了好一会,铃铛起身穿好衣服站了一会,轻声问:“大爷,尚有其他事情吗?”

王叶秋知道她要走了,摇了摇头说:“没有了。放心,我会和你们老板讲,你做的很好!”

铃铛一句话不说,眼睛竟有些湿润。王叶秋从口袋里掏出一千块钱递到她手上说:“这个是给你的利益费,你自己留下花,不要给你们老板!”

铃铛象是不相信,王叶秋瞪了一下眼睛她才接住,看了他好一阵子才转身走开。

王叶秋看着铃铛重娇小的背影,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原因,竟高声说:“照旧回家好好上学吧,做这个,始终成不了大事!”

铃铛定定地站了一会,终究没有转头地走了出去。

王叶秋闭上眼睛想着适才铃铛的身子,只以为旁边有人,睁开眼睛一看,竟是灵娟和灵婵两个**。她们穿的衣服依旧象之前穿的薄纱,只是这次换了个样子。

“大爷,小妹伺候的舒服吗?那丫头一句话不说地发愣,会不会是被你给吓到了?”灵娟咯咯一笑,坐下来伸手捏起了王叶秋的胳膊。

王叶秋索性将腿伸直了,享受着灵娟的推拿,拉灵婵也坐下,这才说:“是人家舍不得我!伺候的有多舒服你们应该能想的到才是,那丫头,嫩的很呢!”

灵婵笑了一下,轻轻拍打着王叶秋的大腿说:“就知道是那样,那丫头还不认可!象大爷这样的客人,还真是不多!一会把您伺候的脱离了,我们还不知道有没有再晤面的时机!”

“我可还没喝到你们两位的熟茶,怎么会没有晤面的时机?放心,有时间我就过来找你们,到时候这上面下面的小嘴可别偷懒,否则我的金刚钻饶不了你们!”王叶秋起身在两个女人脸上各亲了一口,哈哈大笑。

“只要大爷您来,别说我们上面下面的小嘴,就是这1股眼也一起上!”灵娟yin荡地一笑,摸了王叶秋那里一把。

王叶秋激动了一下,恨不得将这两个女人现在就给上了。他拽过衣服掏出两千,塞到灵娟衣口的乳沟里说:“这个当是你们的小费,下次来伺候的舒服,远远不止这个数。”

灵娟低头看了一眼胸膛上的钱,笑的越发辉煌光耀。

灵婵冲灵娟使个眼色,娇滴滴地说:“大爷,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们两个,那我们就多陪您一会!姐姐我较量特长亲吻,今天就让大爷舒服个够!”

“那情感好啊,怎么个亲法我听姐姐的,姐姐部署就是!”王叶秋看着灵婵笑了一下,自己送上门来,这些鸡婆子还真是不错。

灵婵笑了一下,冲灵娟点了颔首。灵娟仰面竖着躺在床沿上,对王叶秋说:“大爷您只管爬我身上来!”

王叶秋挠了几下头,绝不客套起爬了上去,将灵娟的大**压在自己胸脯下,对着她的小嘴就是几口。

灵娟热烈地回应着,伸舌头卷住王叶秋的舌头,使劲啜了起来。

王叶秋正一心一意地应付着灵娟,灵婵在他1股上摸了几把,跪在床下就舔了起来。他只以为身上的汗毛全竖了起来,真有一种舒服到骨头里去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就要叫作声来。

灵娟慌忙伸手揽住王叶秋的脖子,用自己的嘴巴将他的嘴堵了个严实。

如果说灵娟的亲吻是男女之间再正常不外的举动,那灵婵的就真有些不正常。她那舌头灵活地在1股上滑动着,打着圈圈象1股沟游走。每走进1股沟一圈,王叶秋就以为酥痒舒服的感受加重一层。潜意识里,他很希望灵婵的舌头能快点游向他的屁眼,并通过屁眼进入身体给他挠自己的痒处。

随着感受的增强,王叶秋将两腿分的更开,1股翘的更起,就等灵婵的舌头亲吻过来。

灵娟感受到了王叶秋的变化,亲吻他也越发认真,两手不停地在他后背上探索着,想疏散他的注意力。

王叶秋前面应付着灵娟,后面却照旧专心地感受着灵婵的亲吻。一阵酥痒事后,她终于将舌头游到了他的屁眼上,轻轻几下舔动,王叶秋全身都是一颤。他只以为屁眼痒的厉害,却也舒服的厉害。他将灵娟的舌头吐出来,仰起脖子大叫一声。

“大爷,舒服吗?许多几何男子可都没有感受过那里被亲,以为那地方脏!实在各人都想错了,那地方洗清洁了和其他地方没有划分,亲起来滑腻腻的,谁人舒服劲可比女人**还舒服!好戏还在后头呢,您一定要忍住了了!”灵娟抚摸着王叶秋的脸庞,温柔地说到。

灵婵象是尝到了甜味,紧接着又是几个圈圈,将舌头完全送到了屁眼上。

王叶秋舒服的脸都有些变形。这下他知道了为什么女人**的时候又叫又咬,原来舒服到极点是这样的感受,还真是以为有些要瓦解了呢!他起身跪下,一口咬住灵娟的**,放肆地吃了起来。

灵娟哇哇一叫,嚷嚷说:“大爷,是我们伺候您,您怎么又运动了起来!”

王叶秋才不管那些,灵娟一叫他反倒以为将那种舒服发泄了出来。他吃的越发厉害,就差将她的46悄悄给咬下来。

灵婵略微停下来收了收口水,双手在王叶秋1股上打个圈,猛地一低头,就将他的屁眼撑开挤着让舌头进去。

王叶秋猛地一咬灵娟的46悄悄,仰头和她一起大叫一声,就感受屁眼痒酥酥地要炸开!那种舒服的感受真的很难形容出来,只怕亲身体会过的人才会知道。

灵婵快速舔动了几下,刚想把舌头挤压的更深一点,王叶秋猛地翻身躺下,对着她的胸脯就是一脚,皱紧了眉头叫到:“受不了了!***,居然有这样的感受!”

“大爷,让您舒服完了您倒是把我给一脚踢开了!”灵婵从地上爬起来,拍了一下1股责怪到。

王叶秋伸手将她拉过来,长长地嘘了口吻说:“我是情不自禁啊,真是太舒服了!好姐姐,这只怕是我这辈子最舒服的享受了!”

灵娟凑过来搂住王叶秋的脖子,摸着她的胸膛说:“大爷您以为享受就好,这是我们姐妹两个给您提供的特殊服务,就是想大爷您对我们有些影象,日厥后了好点我们两个!”

“好姐姐,我王叶秋要来了,自然首先选择的就是你们两个!看来这生茶和熟茶就是纷歧样!生茶尝的是个新鲜味,可这熟茶既有新鲜味,又有刺激味,真是难堪啊!”王叶秋呵呵一笑,只回味了一下适才的感受,就以为全身都痒痒了起来。

三个人在床上又闹腾了一阵子,这才穿好衣服准备出去。

王叶秋又摸出两千块钱递给灵婵,忠心地说:“好姐姐,今天多亏了你,我这才牢牢地记着你们这逍遥窟,我就代你们老板给你发发奖金!”

灵婵扑哧一笑,也不推辞,对王叶秋说:“大爷您真是个爽快人,那我们也不客套!一会您休息一下再出去,我们姐妹两个就先行一步!”

看两个女人欢快奋兴地走了出去,王叶秋走到房间中央的桌子旁边,吃着点心逐步喝起了茶。这地方还真是不错,想必李穆经常来玩,这才对这里这么熟悉!***,看来有钱和没钱就是纷歧样,给两个钱你让女人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要想过神仙一样的生活,赚钱是正经事!他悄悄下了下狠心,吃完糕点晃悠了出去。

王叶秋走了几步,见旁边的花园不错,刚想已往走走再回去,就听见几个女人唧唧喳喳的声音。他忙躲到一棵树下,只听见灵婵说:“铃铛,你应该很知足了,三千块钱还嫌少?我们可不比你伺候他的少,才每人八百!今天谁人客人脱手大方,一定是个有钱的主,说不上过几天就会来再找你!以后你只要好好随着我们学,用不了多久就上升到熟茶,到时候钱还不是大把的来?”

“就是,这赚钱的事也要逐步来,那里有那么快!要真想来钱快,那你找个有钱的人去做二奶,把自己卖了保准能有不少!”灵娟笑着说到。

“要我说啊,做二奶也要担忧被大奶发现,还不如找个铁饭碗定期拿钱的好!”另外一个女人娇滴滴地说完,鼻子里哼了一声。

王叶秋刚想已往打声招呼,铃铛猛地站起来一句话不说地朝外面走去。他摇了摇头,也朝外面走去。多好的一个女孩子,真搞不懂干吗要把自己给卖到这里来!

王叶秋走出去在服务员递过来服务统计卡上给铃铛和灵娟、灵婵都打了个优,这才慢吞吞地走出去。灵婵那婆娘也真是厉害,现在一走路还以为1股眼痒痒。

“先生,请等等!”

王叶秋刚走了没几步,身后一个怯声声的声音喊到。他本能地回过头去,只见铃铛正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

“铃铛?怎么,舍不得我走照旧有事情?”王叶秋走近几步笑着问到。

铃铛揪着自己的一角把头低下,低声说:“我可不行以,可不行以问你个事!”

王叶秋看了一眼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笑了几声说:“问把,别说一件事,十件也问,我有的是时间!”

“那,您,您要不要二奶?”铃铛猛地抬起头,象是下了很大的刻意地问到。

王叶秋一怔,没说出一句话来,岂非这丫头真想做二奶?可自己大奶都没有,又怎么会要二奶!

铃铛见王叶秋不说话,忙增补说:“您放心,我每个月只要六百块钱,只伺候您一个人我,我需要钱,可我不想身子被此外男子碰!我妈说哪个男子碰破了我的身子,就该随着哪个男子过……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只要每个月给我六百块,我听你的!”

“六百块?铃铛,你真想当二奶?可我,我还没立室啊!你要是真的需要钱,在逍遥窟做绝对比六百块多!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你照旧找别人吧!”王叶秋回过了神,连着笑了几声。

“您是介意我在逍遥窟呆过吗?可我的身子真的只有您碰过!我只要六百块,不要你给我买首饰,也不要您给我买零食!我可以给您洗衣服做饭,还可以伺候您!”铃铛焦虑了起来,脸色变得通红。

王叶秋不知道该如何向铃铛解释,见她那么顽强,似乎又真的需要钱,只好说:“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忏悔我不平任何责任!这样吧,我看时间也差不多,我请你用饭,我们好好聊聊!我必须要知道你为什么需要钱,这么小为什么不去上学!”

铃铛见王叶秋允许了下来,兴奋地笑了起来,连连颔首说:“行,我一会全部告诉您!”

王叶秋带铃铛进了旁边的一家饭馆,等几个小菜都上齐了,这才给她夹了些菜一边吃一边说:“说吧,是什么原因,都告诉我!”

铃铛抬头看了一眼王叶秋,把头低下说:“我弟弟住院,家里没有钱。我爸爸早就跑了,我妈的工厂效益又欠好,所以我才想着赚点钱帮家里一把。我去逍遥窟是我家沙漠的姐姐先容的,她说卖处能赚五千块,可今天我只拿到三千!我不想象她们那样整天伺候差异的男子,所以就想你能包养我!”

“你不上学吗?十四岁应该还在上学啊!”王叶秋点了颔首,这丫头还算有良心,知道为家里赚钱。

“上,我今天是逃学来的……这事不能让我妈知道,否则她会很生气!”铃铛紧张了起来,不自觉地看了周围一眼。

王叶秋笑了一下,慰藉说:“放心,我不会跑去告诉你妈的!”

“我知道我有许多东西不会,可我可以学,老师都说我的学习能力很强!”铃铛强调了一句,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

王叶秋抚摸了一下铃铛的脑壳,看着她沉思了起来,他该把她养起来吗?他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太明确她的心意了!如果自己不养她,说不上她又会回逍遥窟去接客,这样一来还真是以为有些铺张。可要是养了她,能养的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