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5章:小妹疼哭了-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4:41 浏览:

小妹疼哭了-长篇小说

床上的丫头果真一脸雏气,面容俊秀,微笑可人。尤其是她的穿着,更是诱人的了得!还没有发育完全的**上戴着一个樱桃色的奶罩,奶罩的顶端开有花型的小窟窿,粉红色的46悄悄恰好从窟窿里探出头来。两腿之间是朵桃花型的内裤,两条绿色的绳子当是叶片,将桃花恰到利益地裹在身子下面。

这丫头脸色有些黑,但身子却白的喜人,尤其是两条腿,泛出丝丝奶白色的光线,嫩的跟刚出土的青葱一般。她的眉心中间点有一个红点,加上淡淡的装扮,看起来多了几分灵气。此时她侧躺在床上,用手拖起头,笑眯眯地看着王叶秋。

王叶秋愣了好一阵子,这才喉咙动几了下,眨巴着眼睛一步步地走上前,大气都不敢出。这丫头那里象是鸡婆,简直就是观音身边的仙子,谁又敢贸然侵犯?

“大爷您愣什么?岂非我的样子很丑?”床上的丫头见王叶秋没有反映,拉下脸上的笑容娇滴滴地问到。

王叶秋听着丫头呼那还带着童真的声音,咧嘴笑了几下,走已往坐到床沿上看着她说:“不,不是你欠悦目,是很悦目,很悦目!”

丫头浅浅一笑,起身往王叶秋怀里一躺,很熟练地扯动着他身上睡衣的系带,柔声说:“既然我悦目,大爷适才与两位姐姐玩的那么逍遥,又怎么见了我这么冷淡?我的身子可是男子没有进去过的,岂非还比不上两位姐姐?”

王叶秋低头看着怀里的丫头,有些尴尬地笑了几下,动了动手指将她往怀里搂了搂,这才说:“小妹你与她们差异,这么纯洁我又怎么盛情思玷污?不外听你说话,照旧很老成!”

“呵呵,大爷真是盛情人,象你这么盛情的真是没有几个!我是你花了钱来玩的,你又何须要动谁人善心?这里的姐姐说过,来的人不是大贵就是轻浮,你只管上来就是,我下面早就放上了春药,可真是痒痒的难受!要是你不破了我的身子,这近十天的训练我可就是白着力了!”丫头解开王叶秋身上的睡衣,小手灵巧地一把抓住了他那里。

王叶秋打了个颤,伸手脱离丫头的两腿,居然发现那桃花内裤中间竟是一个嘴型的孔,巨细恰好与她那里一样。或许真的是春药起了作用,丫头的小嘴里已经出了许多水水,流的平滑清洁的嘴唇上都全是,稍一碰上就扯出长长的细丝。

“你个小荡妇,这么小就发骚?还专门培训过?难怪感受这么熟练,是不是和此外男子有上过床?先尝尝自己下面骚不骚!”王叶秋伸出指头在小嘴里沾了点水水送到丫头嘴边,挑逗地说到。

丫头一点也没有犹豫,伸出舌头就将指头上的水水舔了个清洁,这才说:“人家可还不知道什么是骚,只是以为很是难受,就想有东西能给挠挠。大爷什么时候进去骚上一把,好替我解解痒?教我的大姐说了,遇上个厉害的男子进去了,会舒服的喊娘!适才我见您与两位姐姐玩的可真是爽快,自己这心里就巴不得您早点上床来!我可没有和此外男子上过床,都是大姐手把手地教我的!”

王叶秋哈哈一笑,伸出指头在丫头下面轻轻揉捏了起来,亲了一口从奶罩里露出来的46悄悄,这才说:“那你和你谁人大姐是光着身子上过床了?有意思!第一次会很疼,你不知道吗?”

“大姐有告诉过我!但疼上一次能舒服一辈子,值得!只要大爷您舒服就好,我自己倒无所谓,横竖以后有的是时间去享受!要是您不舒服,我这钱也就拿不到了!”小丫头不屑一顾地说着,抬起头舔起了王叶秋的嘴唇。

王叶秋回应地吻了吻丫头,心里想,既然她已经被训练成了这样,不用真是白不用。他低头在她耳朵边上吻了几下,坏坏地说:“那我可就上去了,一会疼的时候别怪我!你喜欢什么姿势?第一次照旧你舒服一点的好!”

丫头扭动了几下身子,笑了一下说:“我不怪您,您是让我舒服的!大爷您喜欢什么姿势就用什么姿势,这个我不懂,大姐说要凭证客人的要求来!”

“好来,那我就做主了,今天让你尝尝坐桩的滋味!”王叶秋一用力,就将丫头抱了起来。他抓住她的两条大腿,象是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着她就朝自己的下面压了上去。

也许是过于兴奋,也许是丫头下面的水水太多过于滑腻,试了好频频那玩意都滑溜溜地从洞口闪过!丫头有些如饥似渴地伸手抓住那里,瞄准了自己洞口说:“现在是地方了,你进去就是!”

王叶秋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洞口磨蹭了起来,那里的水水足够多,滑腻腻的感受也很是不错。他闭上眼睛亲吻着丫头的脖子,面庞,想彻底引发她身体里的**,而不是靠春药。

只一会,丫头就扭动了几下1股喘息地说:“真是越来越痒痒!大爷,我这心里慌的很,您就别折磨我了!”

“那你说你骚不骚?”王叶秋嘿嘿一笑,咬着丫头的耳朵问到。

丫头哆嗦地说:“骚!”

“好,那我就插你的骚洞洞,让你知道骚是什么味道!”王叶秋话音一落,逐步将丫头放下,一点一点地往内里蹭。

丫头有些痛苦地叫了起来,手牢牢地抓住了王叶秋的胳膊,抓的他有些生疼。

王叶秋自己都想叫了,这丫头洞口紧的厉害,每前进一寸,都感受把自己那东西给夹细了一圈。还好给她弄了春药,要不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忍着点,进去就好!”王叶秋慰藉了丫头一句,一挺身子就捅了进去。内里有东西略微挡了一下,他那玩意就冲了已往。

丫头大叫一声,差点就从王叶秋手里滑落下去。“妈呀,太疼了!大爷,您那玩意太大了,疼啊!”

王叶秋略微运动了几下,舒服的长长地吸了口吻。这丫头的洞里可是比唐丽娜的似乎还紧一些,实在是太过瘾了!“我这玩意大才好,一会你就知道大了有多舒服!”

丫头忍着痛点了颔首:“大爷您继续动,慢点就好,现在似乎比适才好一些了!”

“好,我会很温柔地摩擦你这里!小宝物,我怎么舍得让你疼?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子,自然会让你一辈子都记着!现在你把眼睛闭上,不要去想疼,只用心感受内里的滋味!”王叶秋对着丫头的耳朵嘀咕完,手一用力就抱着她上下运动了起来。

那丫头先是扯着嗓子尖叫,等叫了一阵子就酿成了女人特有的**。因为她声音较量细腻,听起来格外娇嫩。

王叶秋听的舒服,4的就起劲!但只4了几下她下面就是一阵发烫的收缩,然后发狂一样地乱抓着他的胳膊叫到:“大爷,您饶了我吧,我,我……”

王叶秋知道是这丫头要**了,忙快速冲刺地喘息说到:“你怎么了?是不是舒服的受不了了?洞里发烫?”

丫头没有回覆他的话,身子一挺尿就出来了。王叶秋忍了好几下,这才将已经到了尿眼上的东西给66了回去。他嘿嘿一笑,看着丫头撒尿说:“舒服吗?怎么尿都出来了?这么不经4,我可是才开始有了感受!”

“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丫头喘了口吻有些沮丧地小声说到。

王叶秋哈哈一笑:“那是**的你够舒服,所以才会这样!正常!来,下来休息一下。我把你的尿给捅出来了,你可还没有把我的东西弄出来,那里就这样给算了!”

丫头从王叶秋怀里下来,站在地上不动。

“怎么了?我们继续啊!可没说一次就完事的!”王叶秋将丫头拉到床上,玩弄着她的46悄悄说到。

“我,我没有把你伺候好,他们,他们不给我钱的!大姐说了,男子没有放白东西出来就是没有舒服够!大爷,我,我……”丫头突然就不兴奋了起来,眼见就要掉眼泪。

王叶秋扑哧一笑,将丫头放倒在床上,脱离她的两条腿一边看那桃花中间一边说:“所以我们再来一次,这次一定可以让我放出东西来!放心吧,我有履历!你下面可舒服了,我只是想和你多玩一会!难到你不想我把你4的更舒服?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才是个真正的女人,享受到的,也才是女人应该享受的!”

丫头兴奋地坐起来说:“真的?那太好了!我现在下面已经不以为很疼了,你快进去,我们再运动运动!”

“躺下!乖,躺下别动,听我的!”王叶秋翻了下眼睛,让丫头重新躺下,伸手解掉了她的桃花内裤。

这丫头的下面颜色很鲜艳,但看起来要比适才那两个女人的颜色自然许多,洞口发红的有些厉害,或许是适才给憋的。可数的几根毛毛稀疏地竖着,遮盖着嫩白的三角地带很有味道。下面水水徐徐地顺着1股沟沟往下流,带着丝丝血红,颜色比奶罩还要鲜艳。

王叶秋看着突然就很有成就感,只那么几下,他就把一个女孩酿成了女人!要是他有足够的钱,可真想把这丫头给买回去,训练成一个只属于他的yin荡少女!

丫头眉头不停地发抖,看的出来照旧有些紧张。

王叶秋将丫头的两条腿搭在自己肩膀上,双手捏住她的小蛮腰,一挺身子就进去了。这次比上次要进去的容易一点,但内里的弹性并没有改变。

丫头眉头一皱,又是大叫一声。

“别怕,这次是你真正的享受!放松,一定要放松了!”王叶秋一边说一边运动了起来,伸手将丫头的奶罩解开,让她光秃秃地对着自己。

这丫头的下面到底是娇嫩,还没怎么耍什么花招,她就又喊又叫地说受不了。王叶秋停下来伸手就在她1股上打了两巴掌,笑着骂到:“就你这本事,爽上十次也未必让我上去一次!你要是我的,天天4上频频让你能有些遭受里!不许叫,再叫就把嘴堵上!”

丫头听话地止住了声音,鼓着腮帮子牢牢地闭着眼睛。

王叶秋满足地哈哈一笑,年岁小了就是好调教,你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把舌头伸出来,舔自己的嘴唇!”王叶秋又下令了一声。

丫头乖乖地伸出小舌头,一圈一圈地甜起了嘴唇,样子颇是可爱。

几个回合下来,丫头已经冲上去了两次。王叶秋以为自己也玩的差不多,加速速度冲刺着说:“我要上去了!加油,咱两个一起逍遥一把!”

丫头已经顾不上王叶秋适才的教训,哇哇地叫成了一片,**微微晃动着。

王叶秋还想多来频频,就只以为丫头下面收缩里的厉害,热糊糊的难以忍受,“4,要上去了!”

等才一叫完,王叶秋就以为头皮一麻,和丫头一起冲上去,**几下爬在了她身上。

休息了一会,王叶秋抬头亲了亲丫头还没有发育好的**,摸了她的头一把说:“现在满足了吧?我可是已经放出东西了!”

丫头满足地一笑,伸手搂住王叶秋的脖子说:“虽然满足!大爷您真是有本事,弄的我下面一次比一次舒服!

“舒服?不疼了吗?”王叶秋揉捏了丫头的**一把,起身斜靠在被子上疲劳地问到。

“疼,不外,没那么厉害了!”丫头说完上前含了王叶秋那东西一口,眨巴着眼睛说:“大姐说了,要帮男子吃这里的,我都给忘记了!”

王叶秋呵呵一笑,问:“教你的大姐还说了什么?”

丫头摇了下头,爬已往靠在王叶秋怀里,装作老练地说:“大爷可别忘了人家,人家心里可会想着你呢!”

“真的吗?那我养着你好欠好?你叫什么名字?”王叶秋开顽笑地说到。

丫头一怔,往王叶秋怀里蹭了一下说:“我叫铃铛,是这里的人!”

“这里的人?城里?那你怎么跑来做这事?”王叶秋好奇地随口问到。

铃铛脸上突然就显出了些凄凉,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