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4章:小妹开苞进行时-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2:28 浏览:

小妹开苞进行时-长篇小说

三个人嬉笑地从浴池里站起来,只见那水刚刚到大腿根部,花瓣一起一伏,加上冒出的水汽,倒真象是进了天宫。两个女人身上的那一层纱已经湿透,紧贴着肌肤,使诱人的三角地带越发清晰。

“两位姐姐可真是仙女下凡,看的小弟我要欲火焚身了!”王叶秋盯着两个女人的身子看了一会,吞了口口水嘿嘿一笑地说到。

两个女人对看一眼,走上前将王叶秋拉到浴池的一边躺下,跪在两侧撩水温柔地撮起了他身上。她们手指经由的地方,留下丝丝酥痒与温柔,刺激的王叶秋就差喊妈了。四个**鼓囊囊地被薄纱笼罩着,46悄悄被热水一浸,都高高地翘翘了起来。

王叶秋左看看,右看看,恨不得上去各咬上一口。

灵婵手指滑到王可叶秋下面,抓住他那已经不老实的东西温柔一旋,娇滴滴地说:“大爷,您欲火焚身还早了点,先在水里熄熄火,一会上了床对小妹生机,她一定喜欢!”

“好姐姐,你们太温柔了,小弟我……我那里享受过你们这么温柔的女人!再说,你们两个都如花似玉的,我要是,要是没有欲火那就是我不正常了!这水是熄不了我的火,要不你们想个措施给熄熄?别一会我还没见你们小妹,就自己忍不住给泻了,那多扫兴!”王叶秋被两个女人摸的全身打颤,忍不住伸手隔着纱抓住了她们的**,使劲一捏笑了一下继续说:“早知道你们两个这么温柔,我就该点了熟茶!要不先让我亲亲你们两个,横竖不进你们身子总是不会算越轨!”

灵娟嘻嘻一笑,戳了王叶秋一指头说:“就你最会说话!照旧乖乖躺着,让我们两姐妹给你放松身子的好!要是你亲了我们两个独霸不住,就地正法了我们,那我们找谁去?闭上眼睛,不要看我们的身子,你就当自己是睡着了!”

王叶秋见她们两个差异意,只好闭上眼睛说:“那你们就快点给我放松,要是你们再这么慢吞吞的探索,我可真的要就地正法了你们!”

“还没见过象大爷您这么**强的,一上来就硬!此外客人我们可是至少要捏上半个小时才算竣事!您就忍忍,这放松身子那里能图快!”灵婵笑着走到王叶秋脚跟处,抬起他的脚一边捏一边说到。

灵娟接着说:“您要是现在急的动了火气,一会见了要开苞的小妹只怕就要忏悔了!我们的小妹可都是经由了一段时间的训练才来接客的!你今天算是运气好,恰好有个小妹出山。此外时候来了还要预定,这成熟的女人多的是,可没开苞的就寥若晨星!”

“人家还没开苞,怎么就到这种地方来卖身?是自愿的吗?”王叶秋忍着身上的酥痒好奇地问到。

“自然是自愿,这事还能强迫!开苞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有些照旧学生,家庭条件欠好或者好奇,就来体验一下!不外你放心,我们这里的生熟茶都是严格筛选了的,除了容貌,这身子也都是清洁的!今天你要开苞的小妹才十四岁,清纯的象个洋娃娃,你绝对喜欢!”灵婵说着手上一用力,王叶秋就以为一股热气从脚心拥了上来。十四岁,还真是个孩子,自己能下的了手吗?

灵娟转身爬到王叶秋身上,从脑门开始捏了起来。她的**就在他脖子处,软软地蹭来蹭去。

王叶秋也顾不了那么多,伸出舌头在灵娟**上舔了一口,下面不自觉地哆嗦了几下。

灵娟一个机敏,低头看了王叶秋几眼,伸出小巧的舌头就送到了他嘴里。

王叶秋正以为身子空虚,绝不客套地抓住灵娟的舌头就啜了起来。这女人虽然看上去有二十七八,但舌头灵活而柔软,滑腻的象个小女人一样。

灵婵捏王叶秋脚的手又是几下用力,一股气息就从脚底升了起来。他来不急思量什么,一个翻身,将身上的灵娟按倒在身子下面,扑腾着就要进去。

灵婵惊慌地叫到:“大爷,可不能行!您进了我们的身子,那里尚有气力给小妹开苞!”

王叶秋伸手将灵婵也拽过来,掀起她身上的薄纱就将手滑到了大腿上,哈哈一笑说:“两位姐姐别太担忧,此外我不自信,伺候了你们两个再去开苞我照旧较量有信心!只要不泻出来,就是再来两个也不成问题!贫困姐姐开一下玉门,我只想好好酬金姐姐一下。也好让我们的宝物见了面,日后更好相处!”

灵娟喘了口吻,从王叶秋肩膀处露出脸来,担忧地说:“不是我们不愿意,这要是被老板知道……”

“只要我们不说,谁又能知道?两位姐姐放心,我决不会亏待你们!”王叶秋说着已经将手伸到了灵婵的下面。

灵娟和灵婵对看一眼,听王叶秋说不会亏待她们,微微点了颔首,伸手掀起自己身上的薄纱,嘱咐说:“可只能运动不许泻出!要是一会您不能顺利替小妹开苞,我们两个就失业了!”

王叶秋一喜,1股一翘就在水中进入了灵娟的下面,一股热流瞬间传遍了全身。他舒服地吐了口吻,对灵婵说:“婵姐姐,贫困你坐到这浴池边上,我想好悦目看你的下面!”

灵婵娇羞地说:“女人的下面还不都差不多,有什么悦目的!”

“纷歧样,你们可是仙女,这下面一定跟普通女人纷歧样!”王叶秋在灵娟身上运动了几下,乞求了起来。

灵娟皱起眉头叫了一声:“大爷这宝物还真是厉害,进去了就以为很是充实,要是再动上几下,只怕我已经**了!婵妹妹就别欠盛情思了,大爷是真心对我们好,横竖都是卖身,又何须盘算那么多!”

听灵娟这样一说,灵婵灵巧地坐在了水池边上,叉开双腿,用纤纤玉手将小嘴脱离,内里的风物完全袒露在了王叶秋的眼前。

王叶秋只以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按理说她们的下面应该已经被男子摩擦的发黑才是,可眼前灵婵的下面却依旧是一片桃红,毛毛贴在小嘴上面,小嘴内里湿润地反射着一些光泽,小洞洞一张一合,娇嫩的让人想上去亲上一口。

“漂亮,真是漂亮啊!姐姐果真是仙体,别人真是没法比!”王叶秋忍不住赞美了一句,伸手一边抚摸着灵婵的下面,一边用力4起了灵娟。预计这灵娟的下面也跟灵婵的差不多,看着眼前的风物他就全身是气力。这么大岁数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色泽,只怕很少有人能做的到!今天能4到这样的货色,李穆那一万块钱也花的很是值得!

灵娟下面细密而温热,随着王叶秋的运动,**声徐徐大了起来。

浴池里的水晃动的厉害,看着水内里的两个人逍遥快活,池边上的灵婵伸手摸起了自己下面,对王叶秋说:“大爷,您可千万别泻出来。一会伺候好了姐姐,几多也要伺候我一下!我这宝洞看着你们舒服可就痒痒了起来,你这么厉害的男子不尝尝还真是惋惜!”

“嘿嘿,行,你就先自己挠挠,我伺候好了灵娟就伺候你那骚玩意!”王叶秋见灵婵自己拨弄红门,身子下的行动就加速了起来。这女人还真是有履历,要不是自己适才说不亏待她们两个,只怕还没有现在的享受。既然各人做的是生意业务,又何须要客套。

灵娟灵婵的**声混淆在了一起,高崎岖低,此起彼伏。她们脸上的心情各不相同,身上的薄纱已经差不多完全褪去。

王叶秋连着几个冲刺,就以为灵娟下面一阵抽搐。他怕她的抽搐刺激了自己,忙将那玩意抽出来。

灵婵跳进水池,娇滴滴地上来抱住了王叶秋,拿**在他身上蹭着说:“大爷,人家也想嘛,不信你摸摸!”

王叶秋嘿嘿笑着将手伸到了灵婵下面,那里果真黏糊糊的。他拉起灵娟来,自己躺在了浴池边上,双手一用力就拉灵婵骑到了肚子上。

灵婵嘻嘻一笑,运动了几下说:“大爷这宝物果真象姐姐说的,真是又大又舒服!您就好好享受吧,我骑快马。”

灵娟喘了几口吻,凑过来爬在灵婵后背上,双手捏住她的**,伸出舌头亲吻起了她的脖子,喃呢地说:“姐姐帮你一起舒服!大爷的滋味尝上一次还真是让人想第二次!妹妹你可要掌握住,别把大爷给骑泻了!”

王叶秋看着纠缠在自己身上的两个女人,兴奋的大叫了起来。这两个骚婆娘还真是骚的厉害,不光会伺候男子,伺候女人的功夫也这么了得!比起上次杜悦家看录象可是过瘾多了,不愧是逍遥窟里的人!

灵婵不停地晃动着,每落一次都击起一声水响。

就在灵婵开始**的时候,灵娟突然站起来叉开两腿将她的头塞进了自己腿下面。灵婵绝不犹豫地伸出舌头就对着灵娟那里舔了起来。灵娟居高临下地站着,双手握住自己的**揉搓着,**声绝不亚于适才王叶秋4她。

王叶秋那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灵婵只动了没几下他就想要泄出来。实在是太刺激了,两个女人原来可以这样玩!他一把抓住灵婵,说到:“停,停下来!你们两个亲吻就好,我,我还要留点气力开苞。”

两个女人谁也没有说话,灵婵停下来坐在王叶秋的肚子上,两手揉捏住自己的**放肆地舔起了灵娟的下面。灵娟将两腿已经完全叉开,1股低低地沉下来,好使灵婵舔的更多。她自己捏着**的手快速晃动着。

灵娟的下面果真跟灵婵的有些象,此时和灵婵的舌头混为一体,颜色竟相像的很。

王叶秋看的目瞪口呆,那玩意在灵婵下面不安份地哆嗦着。他虽然很想彻底舒服到底,但照旧很想留点气力去开苞。这两个女人这么骚,不知道谁人十四岁的小女生是个什么样,要是也一样骚可就算是赚到了!

她们两个亲吻了约莫都二十分钟,王叶秋只以为灵婵下面一阵抽搐,两个人就大叫了起来。尤其是灵娟,啼声最高的时候下面居然喷出了一股尿液,恰好喷了灵婵一脸。

啼声事后,三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灵娟软软地躺在水池内里,把头露出来喘着气。灵婵爬在王叶秋身上一动不动,下面却还抽搐着。

休息了约莫十分钟,灵婵爬起来妩媚一笑,撩水洗了一把脸,从王叶秋身上下来拉起灵娟说:“真是欠盛情思,我们姐妹两个舒服没有顾上伺候大爷您,要不我们再给您捏捏?”

“不,不要了!我已经舒服够了,够了!”王叶秋嘿嘿一笑,看着眼前的两个玉人,说话都口吃了起来。

灵婵和灵娟相视一笑,嘴对嘴地亲了亲对方,拉王叶秋起来走到水池外面,细细帮他擦清洁身子,这才拿过一件长睡衣给他穿上,各自亲了他一口说:“请大爷到那里的床上去,小妹就在床上等您!”

王叶秋一愣,适才只顾着风骚,床上的帐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了下来,要是那小丫头真在帐子里,适才和这两个女人疯狂的事岂不是都给她看到听到了?

“大爷您愣什么?小妹可是等的不耐心了!”灵娟呵呵一笑,拉过毛巾裹在自己身上,收拾起脱下来的那些薄纱,牵起已经裹好自己的灵婵说:“我们姐妹两个先走开一会,等大爷您和小妹舒服够了,我们再来伺候您穿衣服!”

等两个女人出去关上了门以后,王叶秋这才一步步地朝床边走去。整个房间清静的只有他的呼吸声。他走已往在帐缦前面站了一会,伸手掀开外面墨绿色的帐子,只见内里又是一层淡黄色的帐缦。虽然看起来前面尚有两三层帐缦,但都是薄纱,隐约可以望见床上躺着一个露着大两全子的人。

王叶秋轻轻挪动脚步,直到掀起第四层纱,这才吸了口吻停下,呆呆地看着床上的可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