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3章:为小妹开苞前奏-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1:35 浏览:

为小妹开苞前奏-长篇小说

王叶秋进去聚会会议室的时候,赵彤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怨恨地看了赵彤几眼,想着晚上怎么搞她!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有脸面的人,那里能让女人随便打耳光!

这个聚会会议一开就是两个多小时,等竣事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王叶秋早就饿的开始发慌,巴不得早点竣事。

李穆呵呵一笑,看着杜悦说:“杜总,我看时间也差不多,各人一起吃个便饭,休息一下!”

杜悦一边整理自己的资料一边说:“两点半我还约了客户,来不及吃了,改天咱再聚聚!”

“干妈,这,也帮不能不用饭啊,多伤身子!”王叶秋居心靠上去,柔声对杜悦说着,居心做给赵彤看!

杜悦淡淡一笑:“我回公司吃个快餐就好,你留下来再和李总相同相同!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我想李总应该会给你好好解释!”

“那是自然,这个你放心就是!”李穆忙接过话来,看着杜悦说:“照旧一起吃个饭吧,简朴一点就好,不会用太长时间!否则我这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延误您这么长时间!”

“那里话,今天的聚会会议我可是开的很兴奋!李总,你这个项目大有前途,轻易一点我们再好好聊聊!”杜悦呵呵一笑,拎起自己的包就要出门。

王叶秋忙走上前说:“干妈,我送你下去!”

杜悦点了颔首,对李穆说:“那改天再见!一会王叶秋会上来,你们一起去用饭,就别管我了!”

李穆点了颔首,把杜悦送到了电梯门口。

一进电梯,王叶秋就装作心疼地说:“干妈,可一定要用饭,要否则我会生气的!”

“你跟我下来就是为了这事?放心,我还能不自己照顾自己?回公司有东西吃!你一会和他们去用饭,顺便打探一下电视节目的事。谁人黄司理说的话我一点底都没有,总是以为有些不相信他!下午要有时间就去找你电视台的谁人朋侪问问,知道吗?这个很重要!”杜悦戳了一下王叶秋,笑吟吟地说到。

“我知道,干妈你就别费心了!对了,今天的会你以为怎么样?我以为还不错,他们谁人创意不错!”王叶秋居心这样说着,想让杜悦透一点口风出来,一会好讨李穆开心。

杜悦点了颔首:“不错,我现在也以为很有兴趣,只要落实了其他的,可以思量投资试试!不外我们先不要急,这投资的事一定要充实做好准备!一件事思量不到,都有可能会失败!”

走到楼下以后,杜悦拉开车门又对王叶秋说:“下午我会给你找个教练,有时间把车学学,出门服务利便一点!到时候他会联系你,什么时候学你部署时间!”

王叶秋喜形于色地说:“知道了,干妈你快点回公司去,吃完饭休息一下,省得我心里总惦念着!”

“你啊,就是嘴巴甜!”杜悦呵呵笑着发动了车,给了王叶秋一个飞吻。

王叶秋还没上楼,李穆就带着赵彤和黄德江走了下来。他拍了王叶秋肩膀一把,哈哈笑了几声说:“王叶秋,你干妈有没有说今天的聚会会议怎么样?我想她应该很是满足!”

“是很满足,不外……”王叶秋笑了一下,看了赵彤一眼。

“不外什么?岂非她还在担忧其他?走,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李穆略微紧张了一下,拉王叶秋上了自己的车。

王叶秋坐在李穆旁边,伸了个懒腰说:“累啊!李总,基本上我可以保证杜悦会投资,你可以放心了!我适才探了下她的口吻,在水龙湾这个项目上,除了录制电视节目她尚有些记挂,其他的她都已经较量满足!”

李穆伸手拍了一把王叶秋,爽朗地笑了几下,然后又小声说:“王叶秋,这次的事你在中间做了不少事情,真的要好好谢谢你才是!这样吧,下午我也没什么部署,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好好放松一下。以后需要你着力的地方还许多,有什么需要你只管说!”

王叶秋嘿嘿一笑,冲李穆说:“不用谢谢我,实在能帮你家做点事,我这心里才会好受一些,我真的对不起你……”

“这些事情就别再提了,我基础就不放在心上!只要我的酒吧能正常营业,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谢谢照旧要谢谢的,也不能让你白着力!等雯雯生日的时候,我会先容更多的人给你认识,让你走出小白脸的yin影!”李穆眼睛一瞪,随后就笑了起来,心情从没有过的好。

四个人有说有笑地吃完饭,王叶秋抽闲小声对赵彤说到:“你个骚娘们,敢打未来的老公!晚上等我电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彤瞥了瞥,不屑一顾地说:“是你先惹我的,那么多人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王叶秋刚要再说话,李穆走过来说:“赵彤,你和黄司理先回公司去,我和王叶秋出去办点事!”

黄德江嘿嘿一笑,拉上赵彤说:“走吧,老大服务我们照旧快点闪的好!”

等黄德江和赵彤走了以后,李穆笑了笑看着王叶秋问:“女人你喜欢成熟**照旧没开苞的小丫头?”

王叶秋有些目瞪口呆,虽然他是好色了一点,但熟人问这个问题照旧以为有些尴尬!

“说,别吞吞吐吐的,做个男子就不能爽快一点?”李穆翻起了白眼。

“小,小女人吧,过,过瘾一点!”王叶秋结结巴巴地说完,不自然地舔了一下嘴唇。

李穆也不多说,拉上王叶秋到了一个很是清雅的茶室,轻车熟路地招呼服务员说:“屈驾,有没有现成的生茶?”

服务员轻轻一笑,招呼一声说:“先生真是好口福,新到的生茶,保准您满足!来一壶照旧两壶?”

“一壶。你带我这位兄弟去享用就行,这帐我先结了。要是我兄弟不满足,可是要退钱的!”李穆应了一声。

王叶秋见李穆开始数票票,忙拉了他一把说:“李总,我一个粗人,那里会喝什么生茶熟茶的?别铺张谁人钱了,照旧换家我们好好喝上两杯!”

李穆嘿嘿一笑,白了王叶秋一眼,将手里的钞票递给一旁的服务员,交接说:“一万块,数好了!”

“一万?什么茶这么贵?”王叶秋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到。

“一会等你尝到了就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贵了!兄弟,我先走了,逐步玩,别着急!”李穆起身拍了王叶秋一把,走出了门外。

王叶秋刚想追上李穆问个清楚,一旁的服务员说:“先生请跟我来!”

王叶秋没好气地随着服务员朝内里走去,他***,就是毒药也要去喝上一口,一万块,脱手还真是大方。

服务员将王叶秋带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弯着身子说:“大爷,请稍等,马上上茶!”

王叶秋证了一下,随后就是呵呵一笑,***,进屋就成大爷了!就冲大爷这两个字,今天就好好尝尝这一万块的生茶!

王叶秋正在审察着房间的情况,两个穿着古装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一个手上端着盘糕点,一个手上托着茶水。她们两个略使粉黛,腰肢纤细,粉嫩嫩的身子只包裹在一层薄纱当中,两腿之间的玄色若隐若现,一时竟给人仙女下凡的感受。

“大爷,请先用茶!”谁人托着茶水的女子给王叶秋倒了一杯水,双手举到了他眼前。

王叶秋忙将眼光从女子身上一开,清了清嗓子接过了差,傻笑地送到了嘴边。

谁人端着糕点的女子已经放下糕点,站在了王叶秋身后。王叶秋将茶送到嘴边大喝了一口,那身后的女子突然伸脱手在他肩膀上捏了起来。王叶秋受了惊吓,一时没能忍住,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

“大爷,没呛着您吧?要没关系?您慢点来,甭着急!”站在前面的女子忙掏出自己的手巾,焦虑地蹲下身替王叶秋擦了起来。

王叶秋全身都有些僵硬了起来,后面女子不停地拂着他的后背,小手上上下下,弄的他皮股眼上都痒痒。前面女子的**从薄纱中露出了三分之一,深深的乳沟一直伸向下面。她们身上特殊的香味让人神魂颠倒不说,还充满了诱惑与挑逗。

王叶秋大着胆子捏住前面女人的手,动了几下发紧的喉咙,声音生涩地说:“神仙姐姐,姐姐真漂亮,小弟,小弟有些,有些受宠若惊!”

两个女子对看了一眼,捂住嘴咯咯一笑。王叶秋也随着傻笑了起来,他痴痴地看着前面的女子,说不出一句话。

“大爷可真会说话!我们那里是什么神仙,只是伺候大爷的普通女子!大爷要是不嫌弃的话,一会小女子替大爷沐浴易服,打点好一切好为小妹开苞!”前面的女子笑够了以后,看着王叶秋柔声说到。

王叶秋愣了起来:“开苞?什么意思?我不是来喝生茶的吗?”

后面的女子爬在王叶秋肩头上又笑了一阵,这才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大爷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们这逍遥窟除了品茗谈天,还备有客人逍遥的地方!逍遥自然少不了男色女色,为了利便客人说话,把有履历的男女称为熟茶,把没履历的男女称为生茶!今天大爷点了生茶,自然是个没有开苞的女子,我们姐妹两个这才来伺候大爷沐浴易服,好为其开苞啊!”

王叶秋豁然开朗,嘴巴张的老大。难怪李穆问自己喜欢成熟的**照旧喜欢没开苞的丫头,原来是带自己来**!他娘的,不早说清楚,害自己丢人!

“大爷,您就放松了好好享受!我们姐妹两个一定把您给伺候舒服了,这样您开苞的时候才气开的爽快!您先吃点糕点,省得一会上床气力不够。等您吃好了我们就带您去沐浴,泡个热水澡才气运动的开筋骨!”前面的女子增补了一句,伸手在王叶秋大腿上捏了起来。

***,既然是伺候我的,那不下手真是铺张!王叶秋恢复了往日的风范,伸手将两个女子拽到自己怀里,左右各亲了一口,这才说:“开个苞还这么贫困!好姐姐,我刚适才吃过饭,我看在开苞之前,我们三个先好好玩玩再说!”

左边的女子戳了王叶秋一指头,轻轻一笑说:“我们只是伺候你准备开苞,可不能和你乱玩,被老板发现是要罚款的!各个环节有各个环节人的义务,不能抢了人家饭碗!”

“就是,大爷要是真喜欢我们,改天点个熟茶说不上会轮到我们两个,到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右边的女子增补了一句,从王叶秋腿上走了下去。

王叶秋想了一下,站起来说:“既然两位姐姐有规则在身,那我也不委曲!下一步是做什么?看你们这里情况这么好,我倒是很想早点开苞尝尝味道!”

两个女子各自拉住王叶秋的手,一边朝屋子屏风后面走去,一边说:“大爷可真是无情,这么快就扔下人家想着去开苞!”

“我那里是无情了!要是你们规则允许,我巴不得把你们两个一起要了!做男子那里能委曲你们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王叶秋见屏风后面的拐角是个大浴池,内里热气腾腾,漂浮的花瓣悠悠地晃着,站住脚步说到。

两个女子又是咯咯一笑,挣脱开王叶秋的胳膊,宽衣解带了起来。“难堪大爷你这么明事理,他日再次惠临一定要记得点熟茶!我叫灵婵,她叫灵娟,到时候一定把大爷给伺候舒服!”

王叶秋没有再说话,看着两个女子脱衣服就提倡了呆。她们身上的纱一层又一层,每脱掉一层,奶头与下面的玄色就清晰一圈。到脱到第四层的时候,她们身上的纱就只有一层。那纱薄的象是蜻蜓的翅膀,奶头、肚脐眼、毛毛,包罗身上的小痣都看的很是清楚。

两个女子见王叶秋不说话,叫灵婵的招呼一声说:“请大爷脱衣沐浴!”

王叶秋回过了神,几下将自己扒了个精光,一句话不说地搂抱起她们两个跳进了浴池,激起了一串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