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60章:伺候漂亮的干妈-长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17:16:14 浏览:

伺候漂亮的干妈-长篇小说

王叶秋才休息了没几分钟,陆家母女两个就走了下来。他慌忙起身帮两个人倒了牛奶,这才说:“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刚才都出了汗,小心感冒!”

“呵呵,兄弟你倒是会疼人,难怪你干妈一说起你就喜形于色!”陆太太喝了一口牛奶,舔了一下嘴唇说到。

“我可以,可以问你们个问题吗?”王叶秋笑了一下,征询到。

陆小姐一口气将牛奶喝完,这才说:“还有什么不可以呢?刚才我们可都已经有过亲密接触了!”

王叶秋呵呵一笑嘴:“那我就问了,你们,你们母女两个经常一起玩吗?”

陆太太一怔,看了一眼女儿竟有些不好意思。

陆小姐大方地说:“也不是经常,应该不到五次吧。我是在国外的时候见有好多这样的玩法,所以回家才做通老妈的工作尝试着玩!其实这个应该很正常,女人有追求**的自由!与自己最亲的人追求**,也不是一种错。现在好多俱乐部都有这样的活动,带上妈妈一起享受疯狂,难道你没有玩过?”

王叶秋舔了一下嘴唇,摊了下手说:“真没玩过,今天是第一次!不过你们两个都很棒……陆太太你应该感到很高兴才是,陆小姐很会替你着想!”

“刚开始我也不能接受,这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就是**。后来小敏硬是要我陪她玩,我见她太固执,就只好答应了。玩过了一次就会比较放的开……我老公有别的女人……我玩是为了性的需要,也是为了寻找心理平衡!”陆太太看了一眼陆小姐,微微笑了笑,冲王叶秋说到。“我们不会随便找男人玩这事,毕竟身子要紧!前几天我说你干妈脸色不错,她说有你伺候,这不慕名而来,寻找点新鲜的感觉!不错,酗子,有前途!什么时候我们请你吃饭,到时候再好好聊聊!”

陆小姐拽过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一把钞票递给王叶秋说:“这是一点小意思,请笑纳!日后我们还会找你,到时候可别推托!”

“不,我怎么可以收你们的钱?我不是卖身子的人!”王叶秋看着那数量不小的钞票推托了起来,怎么说现在自己也有车了,不能被人当成是卖身呀!

“我们没有把你当成是卖身子的人,只当你是朋友!拿着,否则下次可就不好意思找你玩了!”陆太太站起来微微笑了一下,将钱按在了王叶秋手里。

王叶秋捏了捏手里的钱,将两个人送出门外,打了一个飞吻说:“两位慢走,有时间再聚聚!”

等陆家母女走了以后,王叶秋进屋将手里的钞票抛起来,仰头感受了一下钱从天降的感觉,哈哈大笑几声,一1股坐在地上,规划起了自己的美好人生。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一趟村里,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王叶秋发财了!

陆家母女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杜悦就回来了。她才一进门,王叶秋就将她拦腰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就没命起亲了起来。

杜悦挣扎了几下站起来,抹了一把嘴唇,看着满地上的钱和兴奋的面目通红的王叶秋,好奇地问:“怎么了?这地上的钱是谁的?叶秋?她们没让你做什么吧?看把你给兴奋的!”

“大姐,好干妈,这地上的钱全是我的,外面的车也是我的!我有钱有车了,我王叶秋终于有钱有车了!”王叶秋看着杜悦激动地叫了起来。

杜悦呵呵一笑,拍打了王叶秋一把骂到:“你个傻小子,看把你给兴奋的!有钱有车就很了不起?你要能不断地来钱才算有本事!赶紧把钱拣起来,你要是不拣起来,那十万我也不给你了,免得你发疯!”

王叶秋忙爬在地上拣了起来,一边拣一边说:“大姐,十万有多少张,我该藏哪里好呢!”

“我给你藏银行了,以后你要用就自己去取!给你,你的十万!”杜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王叶秋,转身说到。

王叶秋愣住了,那么一个小片片就是十万?太失望了!“大姐,我不要卡,我要钱!”

杜悦没好气地说:“你就傻吧,那么多前带身上多不安全?放银行想用多少取多少,方便又安全!明天我带你去银行,教你怎么用!放心,十万一个子都不少,你就别担心我会骗你了!”

王叶秋听杜悦这样一说,放心了下来。他亲了一口手了的卡,忙将地上的钱全部拣起来,这才说:“大姐,今天我怎么感谢一下你呢?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总要让我发泄一下才行!”

“怎么,刚才那母女俩你没上?你们都玩了些什么?给我讲讲!”杜悦坐到沙发上,拉王叶秋坐在了自己旁边。

王叶秋伸手摸了一把杜悦的**,又做了一个捅下面的姿势,呵呵一笑说:“我用两手就把他们母女给搞定了!我这下面是专门伺候大姐你的,哪里能给别人用!”

杜悦哈哈一笑:“你个鞋头,就知道讨好我!大概是你想进去人家不让进吧?”

“早知道你这样说我就该进去4一下才是,看看你,一点都不理解人家的苦心!你都不知道那母女两个多骚,要不是我忍着,只怕早被他们勾引进去了!”王叶秋装作生气地嘟囔了起来。

“行了,知道你对我好!那母女两个与我相识已久,最近才知道她们两个一起玩!唉,也真是报应,她们跟我一样,钱赚了不少但缺少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不一听我说你厉害,就说要试试!也就是我和她们关系好,否则我才舍不得你和别的女人鬼混!和母女两个一起玩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杜悦伸手搂住王叶秋,笑着问到。

王叶秋摸着杜悦的**,见脸靠上去说:“这样的事也就她们两个能做的出来呢,我都觉得很紧张!刺激是刺激,可毕竟是陌生人,又是第一次见面,我总是怕把她们给弄的不舒服,所以放不开手脚!”

杜悦皱了下眉头,嘲笑地说:“那有什么?你以前没有找过鸡婆子吗?那也是陌生人,只怕你4的比猪都起劲!”

王叶秋翻身起来,辩解说“那不一样!鸡婆子我有掏钱,想怎么4怎么4,哪里跟4你们这些贵太太相比!”

杜悦打了个哈欠,站起来说:“要睡觉了,今天实在是太困!叶秋,你关上门和我上去一起泡个澡!”

“好的!”王叶秋应了一声,关好门上去放好水,和杜悦光溜溜地进了浴池。他一边在水中帮杜悦按摩着身子一边问:“大姐,李穆怎么忽然想起来要还你钱了?周末我问的时候他说再等等!”

“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说请我喝茶,见面就给了我支票!他说水龙湾上电视节目的事差不多已经敲定,约我明天去公司看一下具体的策划方案!”杜悦爬在水里懒散地说到。

王叶秋连忙追问到:“那你明天去吗?”

杜悦翻了个身,摸了一把王叶秋那里:“当然是要去看看!人家亲自把钱还回来,不去看看也说不过去!再说,他对水龙湾那么有信心,说不上还真是个赚钱的买卖。等有空一点我打探一下电视台那边,要是正能给水龙湾做一个系列节目,那我就准备投资试试!”

“你真想投资?那我再给你打听打听

那边的情况!我觉得那块地还不错,投了一定有赚头!等你投资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把我那十万块也投进去,说不上到时候能变成二十万呢!”王叶秋自信地说着。

杜悦大声笑了起来:“你那十万砖头都买不了几块,还投资呢!明天去看看情况,再做个分析,要是真能有前途,我就大胆试上一把!我打算到时候让你去做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顺便锻炼一下你的能力,也算是监督李穆那边别耍什么花招!王叶秋,你个小兔崽子,我早都说了,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保准有你的好处!干妈越来越老了,儿子又不肯回来,所有的好处都还不是你的!”

王叶秋低下头去对着杜悦的1股就是两口,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变形:“干妈,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我王叶秋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你啊,只要对我忠心,不使什么花样我就知足了!要是你象之前那几个白眼狼,用我的钱在外面鬼混,我知道了饶不了你!”杜悦拉住王叶秋的手,认真地说到。

“哪里会!干妈,我对你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王叶秋要是背叛了你,你想怎么处置都没有问题,我决不说半个不字!”王叶秋捏了捏杜悦的手,深情地看着她。

杜悦点了点头,放心地闭上眼睛,靠在了浴缸一头。

王叶秋伸手捏了一把杜悦的**,轻声说:“干妈,你放松了休息,我给你捏捏身子!”

杜悦象是睡着了一样,一句话不说。

王叶秋抬起杜悦的脚放在自己大腿上,学着那天小薇的手法,慢慢捏了起来。此时的杜悦就象一只扒了皮的青蛙,浮在浴缸中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可王叶秋却一点也不觉得难看,杜悦可真是他的贵人,水龙湾的投资一成,他就是那个别墅群的负责人了。麻雀变凤凰,真是说变就变,这可是他王叶秋做梦都没有想过的。

王叶秋想到这里,就想好好犒赏一下眼前的这个青蛙干妈,要不是她,自己还真不会有今天。他顺着她的腿一点点地往上捏,一直捏到腿根处。那里的肥肉最多,也最白嫩。

王叶秋将自己的腿掂在杜悦1股下面,让她那里刚好浸到水里。他捞了几片玫瑰花瓣,和着水冲洗了那里一会,又塞了几片花瓣在她的小嘴里,然后才低下头在水中慢慢舔了起来。他先从大腿根上甜,慢慢移向那片黑色地带。借着水的润滑,皮肤格外地水润。王叶秋只舔了几口,就觉得自己都起了反应。

杜悦微微颤抖了一下,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继续躺着没有动。

王叶秋在水中终于到了杜悦的那里,他用舌头舔开小嘴,将嘴唇含在嘴里,用舌头抚摸了一会,这才进入小嘴中,象是亲吻婴儿一样亲吻着那里,摸索着那里的每一个拐角。

水中淡淡的花香令王叶秋有些沉迷,杜悦那里以前觉得又黑又老,现在在水中亲吻起来竟也觉得很绵软。

“叶秋,宝贝儿,真是舒服!干妈就想一直这样睡着,永远都不起来。你这嘴巴不但说话我喜欢听,舔起我来我也觉得受用的很!我都觉得我快成神仙了,舒服!”杜悦小声喃呢了起来。

王叶秋舌尖上稍微用了点力,点开了杜悦的红门,绕了几个圈圈杜悦就抽搐了起来。王叶秋从红门中抽出舌头,游走到毛毛那里,摸索到敏感的小豆豆,只舔了一下,杜悦全身就是一颤。

王叶秋伸手摸索着杜悦的小嘴,用舌头抓住豆豆不放。时快时慢的舔动,让杜悦的小嘴一张一合,象是一个饿急了的孩子在寻找着46悄悄。

王叶秋见杜悦脸上开始泛红,心里激动了起来。他将食指放进了她的红门,伴随着舌头的动作扭动了几下。然后又是快速的舔动和快速的**。不知道是因为在水中格外敏感还是因为王叶秋手法精湛,没有活动几下,杜悦就皱着眉头挺起了身子,高高地敲着。

王叶秋舌头又是灵巧的几个圈圈,杜悦红门中一阵抽搐,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喷了出来,她整个人也绷紧了身子。

王叶秋抬起头看着那股液体渐渐与水混在一起,这才爬上去压在杜悦身上,一边亲吻她一边说:“干妈,我呵护你会象刚才何不你下面的小嘴一样,让你舒服的尿都控制不住!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杜悦懒散地笑了一下,伸手将王叶秋的头揽在了自己胸上,摸索着将**塞进了他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