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50章:七女各有绝活

发布时间:2019-10-05 18:29:43 浏览:

等芳姐一曲唱终,各人纷纷拍手。王叶秋走已往拉芳姐在怀里拥抱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吻说:“不错,芳姐不愧为大姐,这个头开的可真是妙!下一位是谁上场?可别让我们的游戏冷落了下来呀!”

“看各人兴致这么高,那我就给各人演出一个舞蹈。虽然,光着身子跳可能有些走型,各人多多包容!”

王叶秋话音刚落,一个长头发、大眼睛的女生就走上前,转过身绝不羞涩地面临着各人,结实的**象是扣在胸上的一个饭碗,细细的腰身扭动了起来,皮股象是一条游走在草丛中的大蛇,晃动的颇为匀称!她一脸的媚笑,舞蹈有点象是新疆舞,不外没有音乐很难判断。

王叶秋看了口水就要流下来,穿着衣服跳舞的玉人有见过,这光着身子跳舞的可照旧头一回见。他慌忙拉过芳姐,小声问到:“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嘴巴甜,样子又不赖,跳的也很悦目!”

“看上她了?眼两光不错,她可是我们服务员当中最优秀的一个,人称一枝花,真名叫冯小真!不外,也有叫白老虎的,你逐步就会知道的更多!”芳姐也盯着冯小真,没有看王叶秋地说到。

王叶秋啧啧了几声,视线牢牢地定在冯小真的肚脐眼下面。那平展的小腹一定很柔软,那里不象其他女人一样,又发黑的汗毛。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冯小真下面居然没有毛毛,平滑的如同小女人,难怪有白老虎的别称!

随着舞蹈的举行,冯小真不停地变换姿势,突然她猛地跳起,双腿在空中叉开。王叶秋趁着那一瞬间,或许看到了她的下面。那里的红唇颜色倒是鲜艳,想想应该还不至于没有被男子cao过。

冯小真的最后一个行动是跪倒在地上,头仰象背后。不知道原来的舞蹈就是这样照旧她居心,她双腿微微脱离着,露出了下面一半的小嘴正对着各人。那小嘴唇半开着,内里的红润只露出来一点,让人很想看的更多!

旁边的女人们咕咕笑了起来,“小真,你这样我们王司理怎么受得了?看看,你那嘴巴可是已经裂开了!”

“别说王司理,我可是都想去摸你那里一把了!光秃秃的,咋看咋可爱!改天我也把我下面这些东西给剃了,实验一下不长毛的滋味!”

“就是,什么时候让我们也摸上一把,悦目看男子为什么都喜欢你!”

……

冯小真没有剖析各人的议论,闲步走到王叶秋跟前,冲已经看的有些发呆的他说:“王司理,跳的欠好,请别见责!等改天有时间,我会好好跳一场给你看看!”

王叶秋忙回过神来,象适才拥抱芳姐一样拥抱了一下冯小真,乘隙摸了她那里一把,光腻腻的感受象是摸了一层肥油!他呵呵一笑说:“好,好极了!今天我可真是开了眼见,这舞蹈是我见过最悦目的一个,就连小真你,都让我过目成诵了呀!下一个谁上?后面的好戏可别都藏着!”

一个盛饰艳抹的女人扭捏着身子走过来,先给了王叶秋一个满怀的拥抱和猪吻,又在他裤裆里摸了一把,这才说:“我先在王司理身上沾点阳气,省得一会各人说我yin气太重吓到你们!”

“郑艳艳,出了名的荡妇,一会保准能让你看的想吐!”芳姐凑上来小声先容着,语气中有些讥笑。

王叶秋紧盯着郑艳艳,适才被她那样一抓下面,现在还感受有些火烧一样。这女人嘴大唇黑,一看就是个**!

郑艳艳不停地做着一些下流的行动,脸上的心情也夸张的出奇!她身子不停地摇晃着,双手一会在**上,一会在身子下面,偶然还学着男子cao女人的样子,翘几下皮股,直看的各人嬉笑个不停。厥后,郑艳艳爽性双手扶地翘起皮股正对着各人,把下面的风物好无遮拦地展现了出来。

芳姐有些发怒地叫到:“艳艳,你这那里是跳舞,简直就是在发骚!行了,看着恶心不恶心,你以为你那里照旧三岁孩子的,悦目?已经比我的都老了,还盛情思摆出来!改天该去做个美容手术,好好整整了!”

芳姐话音刚落,郑艳艳玉门一启,竟然朝着各人喷出了一股骚水。

王叶秋和各人一起慌忙退却,简直目瞪口呆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这度假村里怎么还藏有这样的骚婆娘?只怕翠枝都纷歧定比的上她!不外能把骚水喷上这么远的,预计也就只有她一个!

“艳艳,就你骚的厉害!一会这房间的地你自己收拾,我可不来擦!”一个扎着马尾大的女人捏住鼻子叫到。

郑艳艳嘿嘿一笑,走过来对着王叶秋的脸就是几口:“过瘾吧?王司理,这可是我的绝招,是男子的绝对有反映!我摸一把,你要没反映要不我再来一下?”

“那是,那是,没反映的就不是男子,呵呵,好,精彩!”王叶秋一边夸奖一边退却,生怕这个郑艳艳再凑上来把他给吃了。

芳姐白了一眼郑艳艳,那女人又笑了几声,退了下去。

适才扎着马尾巴的女生走过来站在王叶秋跟前,伸手在他肩膀上捏了几下,笑嘻嘻地说:“我看王司理也应该是站累了,倒不如我给你捏捏身子休息一下。好戏可还在后头,身子不放松一下可是很难将气力使出来!”

“我们小薇可是推拿能手,王司理你不领教一下是很亏的!”芳姐拍了一下王叶秋的肩膀,乐呵呵地说到。

王叶秋看了看芳姐,又看了看小薇,走已往坐在了床上,拉小薇的手说:“那就贫困小薇妹妹给我推拿一下,只是别累着你的小手,省得我心疼!”

小薇抽脱手顺势将王叶秋按倒在了床上,爬在他身上一边按着一边说:“王司理可真是体贴人,这样的好男子可是很少见!就冲你这句话,那我今天就使几招让你舒服一下!”

小薇的手绵软而又有力,所到之处除了酥痒,尚有着酸酸的感受和舒服劲。她细细重新一直捏到脚,等手指移到脚心一按,王叶秋就是一声大叫,整个身子都变得酸软了起来。

“看来王司理阳气有些虚,可要好好养养才行!姐妹们,谁做了压寨夫人可别玩的太偏激,小心累跨了王司理的身子!”小薇将手移到了王叶秋下面,揉搓着那里轻声说到。

众人哈哈一笑:“男子哪一个不阳虚?更况且老板又美又嫩,王司理虚一点是应该的。”

“就是,虚一点才气说明做谁人较量认真。那些个五大三粗的,可纷歧定能伺候的女人舒服呢!

……

王叶秋已经没有气力说话,这些个女人个个身怀特技,只怕今天晚上要大战到天明才行。不外今天晚上要是玩的太过于过份,明天学校的那些个丫头怎么办?先不管那么多了,有的上就是人生的一大乐事,更况且是七个这样的尤物!

小薇的演出竣事以后,王叶秋已经有些瘫在床上不想起来。那丫头手法果真到位,这全身捏下来,还真有点发泄完的滋味。

“小薇,今天晚上王司理可是要留着气力选压寨夫人,你倒好,现在把他给折腾倒了一会谁上马啊!”一个肌肤特别白嫩,柔声细语的女孩子走上前,摸了一把王叶秋那里怪罪到。

芳姐呵呵一笑:“白玫瑰,你不是很擅长吹箫的吗?小薇不正给你缔造了条件,好好演出哦!”

白玫瑰淡淡一笑:“我只怕我吹好了被别人给抢了先!唉,天生吹箫命,那我就吹上一吹!”

王叶秋本想起身拥抱一下白玫瑰,刚一动,下面就被她给全部含在了口中。这白玫瑰身材秀巧,就连嘴巴都似乎比别人的要小一圈。那玩意在她嘴里象是进了一个狭小的坛子,热突突地憋着难受,一点一点地就膨胀了起来。

等完全膨胀起来,白玫瑰将那东西吐出来,用手从下面揉捏着,舌尖在上面的小孔周围运动。说起来也希奇,她的舌尖居然能钻进去一点,挠的小孔内里酥痒不说,身体里的东西似乎被一点点地吸引出来。白玫瑰的舌头灵巧地变换着,时软时硬,时大时小,王叶秋简直没措施预测到她下一步会做什么,整个神经都被她控制,刺激一波接着一波,让他感受有些想要爆炸。

等王叶秋下面已经被吹的颤巍巍地发抖的时候,白玫瑰爬上去亲了一口王叶秋,略带歉意地说:“王司理,下面应该轮到其他人上场了,只怕我再继续下去你就泻了,那今天的节目多没意思!”

王叶秋只以为下面胀的厉害,他一把拉住白玫瑰亲吻了起来,手不自觉地在她身上探索着。

白玫瑰使劲推开王叶秋,冲背后的女人说到:“没有演出节目的姐妹们继续啊,王司理可是有些受不了了!要是他上了我,那我可是压寨夫人了!”

王叶秋挣扎着爬起来,看了一眼赤条条的众女人,吼了一声叫到:“七个我都要了!厉害,世界上有你们这样的女人,男子只怕就多了不少兴趣!都一起上来,你们演出的差不多了,是该我演出一把了!”

最后两个女人翘着嘴巴走过来,一边一个地抚摸着王叶秋的身子,不兴奋地说:“王司理,好歹也给我们姐妹俩一个演出的时机啊,省得其他五个姐姐说我们占他们的自制用饭!等享受完我们的节目,你再要他们也不急!”

王叶秋见身边的两个女人果真有些相像,一把搂进怀里,左右各一口地说:“叫什么名字?快点,我可是受不了了!”

“我叫春花,她叫秋月!呵呵,放心,我们给你消消火,省得闹出火灾来!”叫春花的女孩子说话间就已经将嘴巴凑到了王叶秋的脖子上,轻轻地舔了起来。

秋月也不甘示弱,爬在另外一边舔着,把王叶秋的手放在了自己**上。

王叶秋哈哈一笑,一手抓着两个**,兴奋地揉捏着。春花秋月,名字跟人一样别致,真是太好了,这样的姐妹花他照旧第一次遇到。

春花秋月认真地吻着王叶秋的全身,拿肥硕的**蹭着他的胸膛,让他感受象是睡在云里,绵软的有些不想起来。

等吻完了全身,春花爬在王叶秋肚子上,拿**夹住他那东西,上下运动了起来。秋月倒爬在王叶秋胸脯上,让**正对着胸脯,蹭的越建议劲。

两对**的磨蹭让王叶秋已经感受有些发狂,尤其是下面的春花,**牢牢地夹住那玩意,感受很是爽快。而秋月的**也充满了诱惑,她倒爬着恰好下面离他的嘴不远,那骚骚的味道夹杂着一些清香,很是具有魅力。

眼见王叶秋就要发泄出来,春花忙停了下来,拉起秋月一起说到:“王司理,我们已经演出完了,现在你可以开始选择谁是今晚的宠儿!不外你这下面倒是厉害,谁要是被选上,只怕有些吃不用!”

王叶秋翻身起来,看着眼前的七个女人,上前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蹭着,亲着,语无伦次地说:“都是些宝物,我全要,我全部都要!”

芳姐推开王叶秋,笑了一下说:“王司理,我们这么多人你全都要?能行吗?各人都是过来人,要是你太贪心让每个人都吃个半饱,只怕日后就没人来伺候你了!再说,压寨夫人可只许有一个,这七个可还没有先例!”

“就七个,我一个都舍不得!没有先例我就来了先例!快,谁先来?我真的受不了!宝物们,相信我的实力,我会让你们舒服!”王叶秋一把抱住三个女人,不耐心地说到。

“既然王司理要一起玩,那我们就作陪好了!这么多人玩也应该别有一番风味,各人都别犹豫了,一起上!”郑艳艳上前抱住王叶秋,蛇一样地缠绕在他的身上,冲在一旁发愣的其他女人说到。

各人一涌而上,将王叶秋按倒在床上,闹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