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47章:各种姿势搞得酸痛

发布时间:2019-09-30 18:24:59 浏览:

王叶秋吃饱喝足回到城里,溜达了一圈始终以为昨天晚上过瘾,摇头晃脑地走到公司,见李穆几个人正在开会,一个人呆在赵彤办公室打起了瞌睡。一会该向李穆提提还杜悦钱的事了,这钱一还除了票票得手,车可也是有了,到时候想去那里还不都是自己脚下一踩!

王叶秋正美滋滋地想着,赵彤推门走了进来,她怒气冲发地看着王叶秋,将手里的文件往桌上一摔,指着他的鼻子说:“王叶秋,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恬不知耻的人!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彤彤,我……我怎么后恬不知耻了?”王叶秋心里以为好奇,自己半天不在公司,又是什么事惹她生气?

“呵呵,你不恬不知耻?昨天晚上快活够了吧?既然有的快活,又何须回来?”赵彤冷笑一声,一皮股坐在了椅子上。

王叶秋只以为心家里有些凉,昨天晚上的事赵彤怎么会知道?岂非杜悦也给他们拍了录象?应该没可能啊,杜悦再傻也不会把自己和男子在床上的事泄露出来。那又是什么呢?“彤彤,你这是什么意思?总要给我个解释吧?什么昨天晚上快活够了?”

赵彤瞪着王叶秋眼睛一红,哽咽着说:“王叶秋,我以为你是个有责任的男子,原来就是象别人说的那样,只不外是杜悦的宠物!难怪昨天中午你说有事情去办,原来就是去陪杜悦?算我瞎了眼,让你骗了情感又骗身子!”

王叶秋一听赵彤并不知道自己和杜悦在床上的事,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走已往强硬地将赵彤拉到自己怀里,心疼地说:“乱说什么呀!你们女人就是爱妙想天开,我昨天下午是去见了杜悦,可晚上就脱离了呀!我不早都跟你说过,我和杜悦只是因为怙恃和她认识这才帮她做事的嘛,没有其它!你连我都不相信,让我怎么放手去做事?你想想,她是我的老板,出差回来我不应前去开会?我在你们公司是兼职,兼职你知道不知道?我一会向李穆汇报完情况还要去杜悦的公司!再说,她都老练可以当我妈了,我怎么会……彤彤,别人怎么看我我不管,可你这样不信任我,我真的很痛心!”

赵彤从王叶秋怀里挣扎出来,委屈地说:“可别人都这么说,你让我心里怎么想?李穆说,杜悦出差回来你前去一定可以探清楚她到底要不要投资。要是你和她没有瓜葛,李穆又怎么会这么相信你?”

“你傻啊!”王叶秋深深地吸了口吻,重新将赵彤搂进了怀里:“我和杜悦几多有些亲戚关系,或者可以说是朋侪关系,她对我又较量信任,岂非她那里的情况我掌握的清楚不行?用用脑子好欠好,不要总是一惊一诈的,你要知道这样我们……”

王叶秋话刚说一半,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慌忙将赵彤推开,顺手拿起桌上的文件装作翻看着。

李穆推开了门,探进头来看了一眼说:“王叶秋,你回来来了?有没有什么希望?”

“哦,有,有希望,我就等你散会以后汇报一下!就现在吧,我和你谈谈!”王叶秋放下手里的文件,走到李穆跟前说到。

李穆点了颔首,转身走了出去。王叶秋慌忙转头冲赵彤打了个飞吻,随着李穆朝外面走去。

回到办公室以后,李穆坐到自己座位上看着王叶秋,笑眯眯地说:“是不是有好消息了?昨天晚上过的怎么样?久别剩新婚啊,呵呵!”

王叶秋脸色一变,走已往坐在李穆扑面,一字一句地说:“李总,我在帮你做事,希望你能尊重我一点!要不是因为水龙湾,只怕我也不会去伺候那妻子娘。要是惹急了我,别怪我做出什么事来两败俱伤!我和杜悦的事,你明确就行,又何须弄的各人都推测?你也是个男子,知道体面有多重要吧?”

“行,呵呵,是我说错了话,对不起啊!”李穆微微欠了欠身,讥笑地说到。“究竟怎么样了?我可是等着有些着急!”

“差不多了,我跟杜悦讲只要资金到位,水龙湾就可以上电视节目,她对此很看好!不外她想先把钱还上,双方能心情愉悦地谈谈水龙湾的事!这个什么时候谈你部署一下,我会从中协助!”王叶秋没好气地说着,原来一大早的心情不错,他娘的被赵彤哭了一把,现在又被李穆奚落,要不是看在车和钱的份上,他早就火了!

李穆点了颔首:“不错,等杜悦允许了投资,下一步你的重点就可以放到肖潇身上去!杜悦的钱我会亲手还给她,这件事我来部署,我还想给她仔细讲讲有关水龙湾的企图和未来企图。你要没事就好好陪她几天,把她给伺候舒服了才好谈正经事呀!”

王叶秋牢牢握着拳头,看了李穆好一会,才将拳头松开。忍,只要自己的目的还没有到达,就先忍着。总有一天他要把这笔帐一起算上,让李穆这个龟孙子知道,他王叶秋也是个男子,不是专门用来伺候女人的。

“没什么事你就去照顾杜悦吧,公司的事情我会部署!另外,过几天就是雯雯生日,你要抽时间回去资助把家里收拾一下,我企图多请些人,好好热闹热闹。”李穆看着王叶秋微微一笑,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王叶秋一声不吭地起身走了出来,进赵彤办公室见她还在生气,有些疲劳地说:“彤彤,你好好想想,我究竟是不是那样的人?我要回杜悦公司去了,我必须要起劲事情,才气保证能给你一个优美的未来!要是你想通了就给我电话,我会想你的!”

赵彤看着王叶秋的眼光柔和了起来,欲言又止。

王叶秋没有再多说话,走出了公司。他一个人在大街上逛了好半天,越来越以为很是郁闷,娘的,李穆也真不是个东西,替他卖命还不讨好,等找个时机一定抨击一下。

王叶秋一个人在街上吃完午饭,以为很是无聊,突然想起来明天就是周末,小尤不是允许将谁人度假村给自己治理吗?何不邀请她那些同学朋侪一起加入,说不上还可以象昨天晚上的那老东西,来个玉女宴呢!

一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王叶秋就心里痒痒的。他以为自己适才的想法真是太好了,把那些个漂亮女学生都骗到度假村去,不光可以拉她们消费,还可以乘机占占自制!他马上掏脱手机给小尤电话,说行动就马上行动。

小尤听完王叶秋的建议,嘟囔着说:“你这注意可真是臭!我都说过了不会让同学知道那度假村是我的,你还想请他们去玩?再说,用度谁出?我那的开支可不小呢!”

“亏你那么漂亮,怎么还不明确我的意思?拉上你那些有钱的朋侪去度假村开个聚会,用度平均分摊。这不光可以促进度假村的消费,无形之中也是个宣传啊!你想想,你那些同学那么有钱,平时请朋侪去吃用饭,开开房也是很有可能的呀!到时候你也装成是所有成员里的一份,我呢就说是帮朋侪治理度假村,不透露你就是老板还不行?不外要想措施不让雯雯去,否则就行不通。她可是知道我没有什么朋侪有度假村,更没有做什么度假村的治理者。”王叶秋笑了一下,说的口水乱飞。这个注意真是再合适不外了,到时候款子美色可就都是自己的了!

小尤思量了一会,犹豫地说:“行是行?不外我就是怕被我爸知道,也担忧她们知道我就是那里的老板!”

“你部署好你老爸明天不外去不就行了,至于你同学他们,我来搞定就好!放心,我自然有信心让他们相信,那度假村是我朋侪的而不是你的!不外你今天晚上要先让我熟悉一下度假村的治理和相关人员,你也要赶忙联络一下你那些朋侪,看看有几多人去!你联络他们的时候就说是我认真的度假村,我想上次打篮球的事应该有许多人还记得我。不外也要说清楚了,用度中分!”王叶秋看着陌头的玉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他记得度假村后面有个游泳池,到时候来个群女下水,自己不是想吃几多豆腐就吃几多豆腐的了吗!

“行,那我就听你一次!不外我可说清楚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尚有,你现在没事吗?那就先到度假村去等我,我联络好这边的人就已往。”小尤终于下定了刻意,部署到。

王叶秋应了一声,挂上电话兴奋地跳了起来,拦了辆车就朝小尤的度假村驶去!太爽了,要是这次的聚会能乐成,以后他可以组织差异条理的人已往,既刺激了消费,又拿到了款子,这样的好事上那里找去。

车还没到度假村,小尤就打电话过来说:“我已经联络好了十四个人!没想到这么多人响应,各人都说良久没有团体运动,这次既然是表哥治理的度假村,自然要好好玩玩才是!李若雯不在宿舍,她这两天总是不在,似乎身体不大好,恰好可以不用叫她!”

“我早就说肯定有效果!行了,那你部署她们明天过来的事,记得带泳衣,可不能少了玩水。部署完你赶忙过来,我在度假村等你!”王叶秋虽然有些担忧李若雯知道了这次的行动会有所阻挠,但照旧忘不了想和众多玉人嘻水的事。

小尤有些嫉妒地说:“你啊,真是大色狼一个!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一会就回去!”

到了度假村以后,王叶秋先晃悠了起来。虽然小尤没有把自己先容给等这里的员工,但有一部门人都见过他,自然没有人前来干预干与。不外他发现这里的人很松散,保安要么聚在一起谈天,要么和服务员打情骂俏,一点也没有象是在事情。

等晃悠了一会以为有些累,王叶秋就上楼到了自己和小尤之前住过的房间,想休息一会等小尤回来。他刚走到那房间门口,听到内里有消息,忙愣住脚步悄悄靠了上去,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起来。

很显着,内里的人没有在干好事,女人呜呜呀呀地呻吟着说:“你,你快点啊!真没用,每次都,都这样!”

“cao你个死婊子,老子,老子今天cao死你!”男子气喘吁吁,但嘴上还硬的很。

王叶秋听了一会以为心跳加速,本想推门进去看个究竟,又怕是客人。他快速走下楼,问前台的服务员说:“306有客人吗?一会你们老板要回来,她让我在306等她,怎么似乎内里有人?”

服务员见过王叶秋,微微一笑说:“没有,最近都没什么客人,先生你或许是听错了吧?”

“那306的钥匙我可以用一下吗?”王叶秋心里好奇了起来,既然不是客人,那应该就是度假村里的人。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两个忘八,偷情偷到他和小尤玩过的地方来了。

服务员险些没有犹豫,将钥匙递给了王叶秋。

王叶秋快步上了楼,到了306门口一听,内里已经没有什么声响。他以为有些遗憾,没能将偷情者抓住,要不自己今天走马上任也好给各人来个下马威。

王叶秋没好气地将门打开,快步走了进去,只见床上赤条条地躺着一男一女。他们似乎才刚刚办完事,呼吸都还没有调整过来。

王叶秋冷笑一声,原以为这对狗男女已经脱离了,原来完事还要再休息一阵子。看地上的衣服应该是个保安和服务员,两个人见王叶秋正看着他们,男子慌忙起来穿衣服,女人拉开被子裹在自己身上,将头深深地低下。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怎么会……老子警告你,要是你把今天的事说出去,老子跟你没完!”男子套上裤子很是生气地瞪着王叶秋,发狠地说到。

王叶秋走上前就是一个耳光,将男子打落在床上,冷笑一声说:“我是你爷,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土地,看你还嚣张到什么时候!”

男子和女人一起抬起头看着王叶秋,愣住了没有动。

第146章:玉女互尉

杜悦见王叶秋停下了行动,艰难地从他胯下抬起头问:“怎么了?正舒服着呢,快啊!”

“大姐,干妈,你快看,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哈哈,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王叶秋慌忙从杜悦身上下来,一把拉起了她。

杜悦很不乐意地起来,只看了电视画面一眼,就捂住眼睛骂到:“这老不正经的,简直就不在干人事,这么恶心的事他也想的出来?赶忙关了办我们的事,我可是刚刚有感受呢!有看别人的时间还不如自己舒服一下!”

王叶秋嘿嘿一笑,捏着杜悦的**说:“这没什么的呀,很正常呢,我倒以为这样玩很过瘾!大姐,我们一起看看,看看就好,我这一看怎么就有些上瘾!要不我一边cao你一边看?两个人都舒服了,我也看了我想看的!”

“你以为过瘾?理我以为你们男子都不正常!没前程的东西,自古只有男子cao女人,那里有女人cao女人的?那老东西也是老的cao不动了,这才让这些个**摆搭架子给他看!岂非是个人妖,看着又不象!”杜悦将头埋在王叶秋怀里,很不兴奋地说到。

王叶秋目不转睛地看着杜悦,也不管她兴奋不兴奋,拉起来从后面进去,一边运动一边说:“大姐,你这就不懂男子的心思了,管他什么妖,看着舒服就行!再说,现在你们城里不是有什么同性恋吗?你想想两个男子或者两个女人在一起能做什么不就行了?你不看就不看,我看着全身是劲!好,**你,你好好享受,看看多个女人给我的感受是不是和一个给我的感受纷歧样?”

画面上老头怀里搂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抚摸着,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扭成一团的三个女人。她们两个搂抱在一起,象男子和女人一样,相互亲吻,相互抚摸。上面的谁人还在上下晃动,似乎下面真的有东西进到了下面谁人女人那里。而一旁的一个女人一脸媚象,一只手在自己下面摩擦着,一只手正拿个塑料玩意舔着,时不时地吞进嘴里,象极了在吃一个硕大的冰棍。

王叶秋看着就来劲,在杜悦身上也越发用劲。那两个搂抱在一起的女人**蹭着**,肚子蹭着肚子,两个人都伸出鲜红的舌头,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啜着,舔着,充满了诱惑与魅力。

“叶秋,宝物儿,舒服,你要是喜欢这样的,我下次给你买几张回来,我们玩的时候你就看!真是过瘾,感受你今天特别棒!”杜悦扭动了几下皮股,看了一眼电视画面,哼哼着说到。

王叶秋一把抓起杜月的头,让她看着电视画面,喘息说到:“大姐,你要是想更舒服,就乖乖陪我一起看!要不我就以为不够过瘾,这身子里的气力也总是不能完全使出来!”

杜悦呜呜叫着抽闲说到:“行,既然你喜欢,那我就陪你看个够!这些个**,没想到尚有这一招!当初有人把她们先容给我的时候,我看她们姿色一般,还怕不能满足了那老东西,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事后,那老东西就已经松了口,原来真的是骚到了家啊!”

王叶秋只以为身子内里所有的精气都冲到了下面,有着使不完的气力。他是第一次看女人和女人玩,原以为床上只是男子和女人的天下,没想到这女人和女人竟也可以玩出名堂。

等王叶秋再次抬头的时候,画面上的人已经变化了行动。适才躺在老头怀里的女人躺在床上,将两条**搭在老头肩膀上,那自己的那里完全袒露在了那老东西的眼前。那老东西居然也不嫌脏,低头深深地舔了一口,伸出舌头试探地进入洞中,猪一样哼哼地搅和着,眼睛却看着前面的三个女人。

谁人原本吃着塑料玩意的女人也已经一点一点地将那玩意插到了自己下面,正大开开关一边震荡一边**,呜呜的震荡声透过肌肤居然都听的清楚。她眼睛紧闭,眉头微微地皱着,舌头进收支出,象一条正图着信子的毒蛇,嘴唇上湿润的很,嘴角隐约尚有些口水,晶莹透亮。

那两个搂抱在一起的女人也变换了姿势,两个人坐了起来,相互亲吻着对方的脸。原来躺在下面的女人坐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大腿上,双手勾住她的脖子,上下晃动着。两对**上下跳跃着,格外的诱人。

王叶秋看着画面有些喘不外气来,要是活生生的四个女人在自己眼前做这些行动,只怕他都有些控制不住要泻了。这女人的行动也太专业,太到位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演戏,完全就是在做男女之欢的事!他快速运动了几下,身子下的杜悦哇哇乱叫,嚷嚷着说:“叶秋,你还真是受了刺激!老娘这洞都要被你给揭穿了!舒服!”

“干妈,你是从那里找到的这四个**,简直让男子有些受不了?你不以为这样很刺激很过瘾吗?要是什么时候我能有这样的享受,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男子都喜欢在这个,一定!“王叶秋眉头紧皱,恨不得将身上所有的气力都发泄出来,实在是太过瘾了!原来女人和女人也可以这样玩,算是张见识了!

杜悦大汗淋淋地转头看了一眼王叶秋,有气无力地说:“她们四个可是受过专业的训练,演戏都演的这么好,也就是有你给我解痒,连我看的都有些受不住了!难怪当初先容给我的谁人男子说,是男子的都市被她们给征服!宝物儿,你也很厉害,干妈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感受那玩意越来越大,真怕撑破了我下面呀!”

王叶秋仰头哈哈一笑,使劲拍打了一下杜悦的皮股:“干妈,我才开始,你逐步享受吧!”

画面上的女人又开始更换行动,王叶秋生怕错过这样的好局势,眼睛都不眨一下。谁人拿塑料玩意的女人爬着将皮股瞄准了老头,将那东西完全拽出来,然后再塞进去。画面虽然不是对着镜头,但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的肉色照旧看的见。虽然有些黑,但在这样的场所下照旧很刺激。那两个扭抱在一起的女人起身换行动,王叶秋受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难怪两个人做的那么象,原来其中的一个下面戴了个假东西,颜色和样子都跟男子的没有两样。要不是望见有跟绳子勒在女人的腿上,只怕还真的当成了是她长的!

“大姐,快看!”王叶秋拍了一把杜悦的皮股,提醒到。

杜悦哈哈一笑:“什么时候我也弄那么个玩意,做一回男子!”

王叶秋低头在她皮股上亲了一口:“只要大姐你喜欢,女人我帮你找!”

“我那里说弄那玩意就要找女……”杜悦听王叶秋一说,连忙辩解了起来。

王叶秋几个冲刺,就让她把要说的话酿成了**。

那老东西见戴假玩意的谁人女人从另外一个女人皮股后面cao了起来,终于颤巍巍地放下自己怀里的女人,拉她和那两个女人并排爬下,从后面钻了进去。

自己弄自己的谁人女人见状,也忙爬已往爬在了另外一边。床上四个女人一个男子地爬成三对,一个是女人伺候女人,一个是男子伺候女人,另外一个是塑料伺候女人,加上王叶秋和杜悦,就是四对!局势真是壮观,一时之间男女的**声此起彼伏,yin成一团!

或许照旧塑料的多方运动来的厉害,谁人自己玩弄自己的女人声音越叫越大,手里的行动象小鸡啄米一样,快的有些让人看不清楚每一次的行动。其他四个人都忍不住去看她,自然受了刺激也都加速了行动。

王叶秋看着画面突然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杜悦啊的一声尖叫。没等她叫完就又是一巴掌,似乎比适才那一下还要用力!

“王叶秋,你……”杜悦忍住啼声只一转头,就被王叶秋给cao了回去。他哈哈一笑:“我就喜欢你叫,也喜欢打你的时候你收缩下面的感受!干妈,岂非你不舒服?痛过了就是快乐,现在舒服吗?儿子要是伺候的你舒服你了,你就夹一下皮股好让我知道!”

王叶秋话音才一落,杜悦就夹了几下皮股,若得他又是一阵大笑。

谁人自己弄自己的女人也到了**,仰起脖子叫的样子就象一只发情的母狼,站在山峰上召唤公狼的到来。

随着谁人女人的**,其他人的**也大了起来,最先受不了的是那老头,只多**了一下,他就软软地爬在了女人脊背上气喘如牛。第二个爬下的是谁人戴着假玩意的女人,长长的头发从她身子下的女人背上垂下来,已经看不清她的心情。最后一个发泄出来的才是王叶秋,他只决的杜悦下面一阵火烧的感受,频频抽搐就将他的英华都给吸了去。

王叶秋彻底从杜悦身上滑了下来,身上一点气力也没有了。而杜悦就地爬下,象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一样。

休息了片晌,王叶秋懒散地伸手摸了一把杜悦的下面,翻了翻眼睛讥笑地说:“干妈,你可都尿床了呀!看看这床单,今天晚上我们是要换个地方睡觉才行!”

杜悦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象是死了一样,不外她上下升沉的脊背证明她照旧在世的。

王叶秋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自己也盖了一点,感受很是的疲劳,就呼呼睡了起来。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王叶秋感受自己的胳膊很麻,醒来一看杜悦什么时候已经和他躺在一起,正枕着他的胳膊睡的香。王叶秋抬头见电视还开着,画面有些模糊,不外或许还能看的出来那老东西左拥右抱地抱着四个女人呼呼大睡。他抽出自己的胳膊揉了揉,下床关上电视,只以为腰酸的厉害,忙上床靠着床头躺了下来。

王叶秋再也没有睡着,虽然很累,但就是没有睡意。真是太刺激太过瘾了,等改天一定找夭姐给自己先容几个这样的女人好好玩玩。不外现在照旧水龙湾重要,只要水龙湾一成,大把的钱就进了自己口袋。到时候别说找几个女人陪自己玩,哪怕是坐飞机去一趟杜悦出差的都市专门找这四个女人玩一把也很是不错!

一直等到早上八点多,杜悦才醒来。她迷糊地看了王叶秋一眼,拉他躺下说:“再陪干妈睡一会,还早呢!”

王叶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讥笑地说:“怎么,昨天晚上被**的晕了头?可都已经八点多了,你不去上班?”

杜悦猛地坐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惨了,今天上午要开会的,我给忘记了!快,现在还来得及!”

王叶秋坐在床上没有动,等杜悦走了他就可以去做他的事,现在他深深地迷上了和多个女人玩!

“哎呀!”杜悦抬腿刚要下床,皱起眉头叫了一声。

王叶秋忙爬过来问:“怎么了?不舒服吗?要没关系?”

杜悦抬手戳了王叶秋一指头,拉长声音说:“要紧!你啊,还不都是你搞的,弄的人家到现在都以为下面酸痛!”

“哈哈,干妈,那我下次不敢再那么用力了!”王叶秋哈哈笑着亲了杜悦一口。

“小滑头,就会耍嘴皮子!行了,我真的要去公司!你今天去找找李穆,要是他真能把钱还过来,改天有空我和你去买车!”杜悦站起来朝前面移动了几步,抬了抬腿见没有什么大碍,转身看着王叶秋说到。

王叶秋兴奋地跳了起来,大叫一声:“干妈万岁!”

杜悦看着他的样子前仰后合:“看看你,光着皮股还这么放肆!“

“横竖我这里你都见过了,多见一次也无所谓!“王叶秋不知羞耻地说着,居心晃动了几下皮股。

两个人笑成了一团,一起穿好衣服走下了楼。

等吃好早饭送走杜悦以后,王叶秋站在她家宽阔的花园里,看着盛开的百花闭上了眼睛,理想着每一朵鲜花都酿成一个玉人,将自己围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