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46章:美女环绕

发布时间:2019-09-30 18:21:55 浏览:

杜悦见王小路停下了动作,艰难地从他胯下抬起头问:“怎么了?正舒服着呢,快啊!”“大姐,干妈,你快看,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哈哈,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王小路慌忙从杜悦身上下来,一把拉起了她。

杜悦很不乐意地起来,只看了电视画面一眼,就捂住眼睛骂到:“这老不正经的,简直就不在干人事,这么恶心的事他也想的出来?赶紧关了办我们的事,我可是刚刚有感觉呢!有看别人的时间还不如自己舒服一下!”

王小路嘿嘿一笑,捏着杜悦的**说:“这没什么的呀,很正常呢,我倒觉得这样玩很过瘾!大姐,我们一起看看,看看就好,我这一看怎么就有些上瘾!要不我一边cao你一边看?两个人都舒服了,我也看了我想看的!”

“你觉得过瘾?理我觉得你们男人都不正常!没出息的东西,自古只有男人cao女人,那里有女人cao女人的?那老东西也是老的cao不动了,这才让这些个**摆摆架子给他看!莫非是个人妖,看着又不象!”杜悦将头埋在王小路怀里,很不高兴地说到。

王小路目不转睛地看着杜悦,也不管她高兴不高兴,拉起来从后面进去,一边活动一边说:“大姐,你这就不懂男人的心思了,管他什么妖,看着舒服就行!再说,现在你们城里不是有什么同性恋吗?你想想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在一起能做什么不就行了?你不看就不看,我看着全身是劲!好,我cao你,你好好享受,看看多个女人给我的感觉是不是和一个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画面上老头怀里搂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抚摸着,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扭成一团的三个女人。她们两个搂抱在一起,象男人和女人一样,互相亲吻,互相抚摸。上面的那个还在上下晃动,似乎下面真的有东西进到了下面那个女人那里。而一旁的一个女人一脸媚象,一只手在自己下面摩擦着,一只手正拿个塑料玩意舔着,时不时地吞进嘴里,象极了在吃一个硕大的冰棍。

王小路看着就来劲,在杜悦身上也更加用劲。那两个搂抱在一起的女人**蹭着**,肚子蹭着肚子,两个人都伸出鲜红的舌头,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啜着,舔着,充满了诱惑与魅力。

“小路,宝贝儿,舒服,你要是喜欢这样的,我下次给你买几张回来,我们玩的时候你就看!真是过瘾,感觉你今天特别棒!”杜悦扭动了几下皮股,看了一眼电视画面,哼哼着说到。

王小路一把抓起杜月的头,让她看着电视画面,喘气说到:“大姐,你要是想更舒服,就乖乖陪我一起看!要不我就觉得不够过瘾,这身子里的力气也总是不能完全使出来!”

杜悦呜呜叫着抽空说到:“行,既然你喜欢,那我就陪你看个够!这些个**,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当初有人把她们介绍给我的时候,我看她们姿色一般,还怕不能满足了那老东西,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过后,那老东西就已经松了口,原来真的是骚到了家啊!”

王小路只觉得身子里面所有的精气都冲到了下面,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他是第一次看女人和女人玩,原以为床上只是男人和女人的天下,没想到这女人和女人竟也可以玩出花样。

等王小路再次抬头的时候,画面上的人已经变化了动作。刚才躺在老头怀里的女人躺在床上,将两条**搭在老头肩膀上,那自己的那里完全暴露在了那老东西的眼前。那老东西居然也不嫌脏,低头深深地舔了一口,伸出舌头试探地进入洞中,猪一样哼哼地搅和着,眼睛却看着前面的三个女人。

那个原本吃着塑料玩意的女人也已经一点一点地将那玩意插到了自己下面,正大开开关一边震荡一边**,呜呜的震荡声透过肌肤居然都听的清楚。她眼睛紧闭,眉头微微地皱着,舌头进进出出,象一条正图着信子的毒蛇,嘴唇上潮湿的很,嘴角隐约还有些口水,晶莹透亮。

那两个搂抱在一起的女人也变换了姿势,两个人坐了起来,互相亲吻着对方的脸。原来躺在下面的女人坐在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大腿上,双手勾住她的脖子,上下晃动着。两对**上下跳跃着,格外的诱人。

王小路看着画面有些喘不过气来,要是活生生的四个女人在自己眼前做这些动作,只怕他都有些控制不住要泻了。这女人的动作也太专业,太到位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演戏,完全就是在做男女之欢的事!他快速活动了几下,身子下的杜悦哇哇乱叫,嚷嚷着说:“小路,你还真是受了刺激!老娘这洞都要被你给戳穿了!舒服!”

“干妈,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四个**,简直让男人有些受不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很过瘾吗?要是什么时候我能有这样的享受,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画面!男人都喜欢在这个,一定!“王小路眉头紧皱,恨不得将身上所有的力气都发泄出来,实在是太过瘾了!原来女人和女人也可以这样玩,算是张见识了!

杜悦大汗淋淋地回头看了一眼王小路,有气无力地说:“她们四个可是受过专业的训练,演戏都演的这么好,也就是有你给我解痒,连我看的都有些受不住了!难怪当初介绍给我的那个男人说,是男人的都会被她们给征服!宝贝儿,你也很厉害,干妈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感觉那玩意越来越大,真怕撑破了我下面呀!”

王小路仰头哈哈一笑,使劲拍打了一下杜悦的皮股:“干妈,我才开始,你慢慢享受吧!”

画面上的女人又开始更换动作,王小路生怕错过这样的好场面,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个拿塑料玩意的女人爬着将皮股对准了老头,将那东西完全拽出来,然后再塞进去。画面虽然不是对着镜头,但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的肉色还是看的见。虽然有些黑,但在这样的场合下还是很刺激。那两个扭抱在一起的女人起身换动作,王小路吃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难怪两个人做的那么象,原来其中的一个下面戴了个假东西,颜色和样子都跟男人的没有两样。要不是看见有跟绳子勒在女人的腿上,只怕还真的当成了是她长的!

“大姐,快看!”王小路拍了一把杜悦的皮股,提醒到。

杜悦哈哈一笑:“什么时候我也弄那么个玩意,做一回男人!”

王小路低头在她皮股上亲了一口:“只要大姐你喜欢,女人我帮你找!”

“我哪里说弄那玩意就要找女……”杜悦听王小路一说,连忙辩解了起来。

王小路几个冲刺,就让她把要说的话变成了**。

那老东西见戴假玩意的那个女人从另外一个女人皮股后面cao了起来,终于颤巍巍地放下自己怀里的女人,拉她和那两个女人并排趴下,从后面钻了进去。

自己弄自己的那个女人见状,也忙爬过去爬在了另外一边。床上四个女人一个男人地爬成三对,一个是女人伺候女人,一个是男人伺候女人,另外一个是塑料伺候女人,加上王小路和杜悦,就是四对!场面真是壮观,一时之间男女的**声此起彼伏,yin成一团!

大概还是塑料的多方活动来的厉害,那个自己玩弄自己的女人声音越叫越大,手里的动作象小鸡啄米一样,快的有些让人看不清楚每一次的动作。其他四个人都忍不住去看她,自然受了刺激也都加快了动作。

王小路看着画面忽然扬手就是一巴掌,打的杜悦啊的一声尖叫。没等她叫完就又是一巴掌,好像比刚才那一下还要用力!

“王小路,你……”杜悦忍住叫声只一回头,就被王小路给cao了回去。他哈哈一笑:“我就喜欢你叫,也喜欢打你的时候你收缩下面的感觉!干妈,难道你不舒服?痛过了就是快乐,现在舒服吗?儿子要是伺候的你舒服你了,你就夹一下皮股好让我知道!”

王小路话音才一落,杜悦就夹了几下皮股,若得他又是一阵大笑。

那个自己弄自己的女人也到了**,仰起脖子叫的样子就象一只发情的母狼,站在山峰上召唤公狼的到来。

随着那个女人的**,其他人的**也大了起来,最先受不了的是那老头,只多**了一下,他就软软地爬在了女人脊背上气喘如牛。第二个趴下的是那个戴着假玩意的女人,长长的头发从她身子下的女人背上垂下来,已经看不清她的表情。最后一个发泄出来的才是王小路,他只决的杜悦下面一阵火烧的感觉,几次抽搐就将他的精华都给吸了去。

王小路彻底从杜悦身上滑了下来,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杜悦就地爬下,象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一样。

休息了片刻,王小路懒散地伸手摸了一把杜悦的下面,翻了翻眼睛嘲笑地说:“干妈,你可都尿床了呀!看看这床单,今天晚上我们是要换个地方睡觉才行!”

杜悦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象是死了一样,不过她上下起伏的脊背证明她还是活着的。

王小路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自己也盖了一点,感觉非常的疲惫,就呼呼睡了起来。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王小路感觉自己的胳膊很麻,醒来一看杜悦什么时候已经和他躺在一起,正枕着他的胳膊睡的香。王小路抬头见电视还开着,画面有些模糊,不过大概还能看的出来那老东西左拥右抱地抱着四个女人呼呼大睡。他抽出自己的胳膊揉了揉,下床关上电视,只觉得腰酸的厉害,忙上床靠着床头躺了下来。

王小路再也没有睡着,虽然很累,但就是没有睡意。真是太刺激太过瘾了,等改天一定找夭姐给自己介绍几个这样的女人好好玩玩。不过目前还是水龙湾重要,只要水龙湾一成,大把的钱就进了自己口袋。到时候别说找几个女人陪自己玩,哪怕是坐飞机去一趟杜悦出差的城市专门找这四个女人玩一把也很是不错!

一直等到早上八点多,杜悦才醒来。她迷糊地看了王小路一眼,拉他躺下说:“再陪干妈睡一会,还早呢!”

王小路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嘲笑地说:“怎么,昨天晚上被我cao的晕了头?可都已经八点多了,你不去上班?”

杜悦猛地坐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惨了,今天上午要开会的,我给忘记了!快,现在还来得及!”

王小路坐在床上没有动,等杜悦走了他就可以去做他的事,现在他深深地迷上了和多个女人玩!

“哎呀!”杜悦抬腿刚要下床,皱起眉头叫了一声。

王小路忙爬过来问:“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紧?”

杜悦抬手戳了王小路一指头,拉长声音说:“要紧!你啊,还不都是你搞的,弄的人家到现在都觉得下面酸痛!”

“哈哈,干妈,那我下次不敢再那么用力了!”王小路哈哈笑着亲了杜悦一口。

“小滑头,就会耍嘴皮子!行了,我真的要去公司!你今天去找找李穆,要是他真能把钱还过来,改天有空我和你去买车!”杜悦站起来朝前面移动了几步,抬了抬腿见没有什么大碍,转身看着王小路说到。

王小路高兴地跳了起来,大喊一声:“干妈万岁!”

杜悦看着他的样子前仰后合:“看看你,光着皮股还这么放肆!“

“反正我这里你都见过了,多见一次也无所谓!“王小路不知羞耻地说着,故意晃动了几下皮股。

两个人笑成了一团,一起穿好衣服走下了楼。

等吃好早饭送走杜悦以后,王小路站在她家宽阔的花园里,看着盛开的百花闭上了眼睛,幻想着每一朵鲜花都变成一个美女,将自己环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