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09章:干儿子兼情人

发布时间:2019-09-18 08:45:10 浏览:

王叶秋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力气,又不想在今天这样特别的日子出丑,只好拉杜悦起来说:“干妈,你跪在座位上好吗?这样我会进去的更多!”

杜悦笑了笑:“听你的,好宝贝,就数你厉害!”

王叶秋双手扶着杜悦的皮股,挺直了腰杆做了起来。一深一浅,或者连续深几次,然后再浅浅来几下,杜悦的洞口已经是一片汪洋!王叶秋心里想,当初看大黑这样cao母猪还觉得奇怪,现在算是知道了原因。

这个办法真是凑效,自己省力不说,杜悦叫的更加欢了!十多分钟以后,王叶秋觉得杜悦也差不多,就匆匆完事疲惫地靠在了座位上。

杜悦回头亲了王表叶秋一口,伸手将他揽进自己自己怀里,一边抚摸他汗津津的脑门,一边说:“叶秋,以后干妈不会随便要你,免得你累坏了身子!”

王叶秋笑了一下,没想到着老母鸡还有点良心。他动了真情,讨好而又亲热地说:“干妈,我在城里无亲无故,家里老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你要真能把我当儿子,我下辈子就做你亲儿子报答你!”

“我当然是把你当儿子了,要不我能对你这么好?不过你还要兼职做我的情人,呵呵,谁让你这么讨人喜欢呢!放心,只要你老实听话,我会把我的爱都给你的!我

儿子虽然是我亲生的,可一年半载的都不回来看我一眼,还说什么在忙!要我说他还不知道搂着哪个外国妞在逍遥自在呢!唉,人啊,老了就怕孤独……行了,不说

这个!你自己休息一下,我开车带你去吃点东西!”杜悦在王叶秋脸上亲了一口,摸索着穿好衣服,将车开出了公园。

两个人在公园门口的小饭店吃了点东西,就匆匆朝李穆家驶去。等快到的时候,杜悦回头对昏昏欲睡的王叶秋说:“叶秋,把衣服拉拉好,我可不想黄巧蓉当众和我争风吃醋!再说,有李穆在,万一有什么刺激了她,对你也不好!”

“哦,行,我这样没问题!”一提到黄巧蓉,王叶秋心里不安了起来。出门到现在可都快两天了,奇怪的是黄巧蓉一直没有打电话给他。难道她对自己失望了?还是说有其他的事?

杜悦将车停在李穆家的院子里,才一下车,李穆就迎了出来:“大姐,可来了!等你好久了,呵呵!”

王叶秋跟在杜悦身后,慢吞吞地走进去,见小妮正在厨房忙碌,黄巧蓉愣愣地站在客厅看着自己。他慌忙将头低下就要回自己房间去,杜悦喊到:“王叶秋,过来!看你那样,还能有人吃了你不成?我有话要说!”

李穆和黄巧蓉对看了一眼,一起看着王叶秋。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有着很大区别,前者是好奇,后者是伤痛。

王叶秋见自己走不开,慢慢走过去站在杜悦旁边,嘿嘿一笑冲黄巧蓉说:“大姐,我回来了!不好意思,事情……”

“坐下说话!小蓉又不是外人,帮我做一天的事她应该不会计较!”杜悦拉了王叶秋一把,让他坐在了自己身边。

王叶秋有些尴尬地抬头看着李穆和黄巧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他明显地感觉到,空气中有着火药味r者在他们回来之前,这里就有过一场争执!

“小蓉,王叶秋我借去用了一下,你不会介意吧?上次他把我家那花园给整理的可真是好,这几天下来又乱七八糟!今天我见他人比较勤快,又很机灵,于是就收他做了干儿子,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意见?”杜悦伸手拉住王叶秋的手,看着李穆和黄巧蓉轻松地说着。

李穆只是愣了一下,黄巧蓉却将目光紧紧地盯在杜悦拉着王叶秋的手上。

王叶秋慌忙将手抽出来,舔了舔嘴唇对黄巧蓉解释说:“还要多谢干妈,我一个楔匠能得到她的赏识真的是很幸运!大姐,您放心,我还是您这里的花匠,家里的事原来是个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认大姐做干妈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不影响工作!”

“杜公子,我可不敢劳驾你做我家的花匠!真是恭喜,高升了看来我们也要巴结一下才是!”黄巧蓉凄楚一笑,目光死死地盯在了王叶秋脸上,象刀子一样割着!

“呵呵,王叶秋,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杜大姐!要我说,你上辈子一定积德不少!能有今天这样的归宿,可真是不容易!我家的花匠还是重新请一个的好,家里也就那么点事!你就多帮大姐做点事,把她给伺候好了!”李穆笑了笑,有些酸酸地冲王叶秋说到。

杜悦哈哈一笑:“小蓉,阿穆,你们可都想多了!我可没有想着把他王叶秋据为己有,他依旧是你家的花匠,以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有空也帮我打理打理花园!我都说了,在别人面前我是他干妈,可在熟人面前我和他什么也不算!”

李穆也跟着哈哈一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原来这样,呵呵,那最好不过!刚才我还担心找不到更好的花匠,你这样一说就等于什么都没发生嘛!他做你的干儿

子,在我家还是楔匠!王叶秋,以后就多在两家走动走动,哪边需要就到哪边帮忙,可不能偷懒!大姐,这样一来我们两家可就连的更紧了,以后多多走动,慢慢

两家也就变成一家了!呵呵,这可是好事!”

“你们聊,我有些不舒服,上去休息一下!”黄巧蓉面色苍白,站起来谁也不看地说到。

王叶秋慌忙也站起来,对黄巧蓉说:“大姐,你没事吧?我扶你上去!”

“王叶秋,照顾好小蓉!我看她是你这两天不在家给累的!我和阿穆还有点事情要谈!”杜悦笑了一下,话中有话地说完又对一脸疑惑的李穆说:“阿穆,他们做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就好!你那个水龙湾别墅群的事我刚好想跟你说说我的想法!”

“哦,行!王叶秋,你扶她上去休息一下,一会让小妮煮点粥!”李穆对王叶秋说完,就和杜悦一起坐了下来。李穆满面春风,他以为王叶秋这么快就说服了杜悦给他投资,心里有些乐开了花。

王叶秋也不管这样做有没有危险,会不会被李穆看出什么,上前扶灼巧蓉的胳膊小声说:“大姐,我扶你上去休息,你真的是太累了!”

黄巧蓉猛地一甩胳膊,狠狠白了王叶秋一眼,险些摔倒。王叶秋抓紧她的胳膊,没有被甩开,只看着她强硬地扶着朝楼上走去。

等一上楼梯,黄巧蓉又是猛地一甩,王叶秋就被她给甩了开!她快步走到房间,拉上门就要关!王叶秋快走一步,将手伸进了门缝,死死扣着门边说:“大姐,你听我说!”

“王叶秋,你还要说什么?你有了个好干妈,呵呵!这两天我一直以为你和雯雯在一起,原来你是和杜悦那个老女人在一起!亏我那么相信你,也亏我把自己的希望

都寄托在了你身上!王叶秋,你给我滚出这个家门!这辈子我都不会相信你这样的男人!”黄巧蓉使劲关着门,咬牙切齿地说到。

王叶秋的

手指头被压的生疼,但他还是忍着疼痛小声说:“大姐,先生有求于她,她说要认我做干儿子,你说我能怎么样?再说,她认了我做干儿子,就不会再提包养的事,

也不会再让我伺候她,这有什么不好?我知道你很伤心,可我也一样的伤心!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卷入这场风波!大姐,今天你就是把我五个指头都压断了,我

也不会怪你!”

黄巧蓉狠心将门推了一把,王叶秋只觉得额头上一阵冒冷汗,差点就叫出声来。

“王叶秋,你走

吧,有你在我的心就不会安稳!以前我觉得我心死了可怜,现在我却觉得我整天挂念你可怜!我真希望我没有遇见你,还象以前一样过着迷醉的生活,活到哪天死了

就算哪天!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生不如死?我这心就没有安稳一分钟!”黄巧蓉沿着门背滑坐在了地上,绝望而又伤心地说到。

王叶秋用力

将门推开,吹了吹有些发乌的指头,蹲在黄巧蓉面前,难过地看着她说:“大姐,我没有想到会让你这么伤心!可先生说了,我要是不帮他劝杜悦投资,他就要破

产!他破产意味着公司没有了,那你和雯雯吃什么,喝什么?大姐,里面的事情我弄不清楚,可我真的是不想你伤心难过,不想你们的生活就这样改变!尤其是雯

雯,她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忽然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你说她会怎么样?你别哭,等他们走了我再跟你说,有好多事情我真的是身不由己!我先下去,一会小妮会给

你送粥上来。”

“王叶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说的是假的,是骗我的,全是假的!”黄巧蓉愣了好久,等王叶秋起身的时候才泪眼蒙蒙地看着他,很是无助。

王叶秋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一眼黄巧蓉,快步出门走下了楼梯。他不想在楼上耽搁的时间太久,一切都等李穆离开再说,还是有机会挽救的。黄巧蓉的爱单纯的很,只要说说好话多陪她几天,都还是能解决的。现在的问题是李穆,他今天好像很不对劲。

李穆见王叶秋下来,抬起头看着他,目光冷冷地说:“她没事吧?”

“没事,我让小妮去煮点粥!”王叶秋笑了笑,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杜悦,快步朝厨房走去。

杜悦看着李穆小声说:“看不出来,你还是很关心她啊!”

李穆咧了咧嘴没有说话,一直看着王叶秋进了厨房。

“煮点粥吧,大姐不舒服!”王叶秋进了厨房有些疲惫地靠在墙上,看着不知道在忙什么的小妮说到。

小妮没有看王叶秋,赌气地洗米煮粥,一句话也不说。

王叶秋叹了口气:“是不是我没有回来你们都当我去做坏事了?小妮,我最相信你,你也这样认为是吧?”

“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能有好事吗?王叶秋,最终你还是做了小白脸呀,可真是恭喜你呢!”小妮冷冷地说着,将盆子重重地放在灶台上。

“呵呵,是,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现在我也变成了恶人,那我还是走的好,免得让你倒胃口!”王叶秋笑了笑走出厨房,回到自己房间仰面躺在床上,开始想怎么能把黄巧蓉给哄开心了。

王叶秋刚躺了一会,就听见李穆朝他房间喊到:“王叶秋,出来送送大姐!”

王叶秋知道是杜悦要走,忙翻身起来走去处,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李穆和杜悦说:“干妈,这么快就走?事情谈完了?时间还早,不再多呆一会?”

“时间不早了,我看小蓉又不舒服,还是早点走的好!王叶秋,可要把事情做好了,小蓉有病你多体谅一下,能做的就自己做。我那边有需要我会找你的,我先走了!”杜悦看着王叶秋叮嘱着,朝他眨了几下眼睛。

王叶秋点了点头,看着杜悦走了出去,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惶恐。

等送走杜悦以后,李穆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幽幽地说:“王叶秋,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王叶秋走过去坐在李穆跟前,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王叶秋,你现在风光了,就可以忘本了是不是?我是要你帮我的,不是要你拆我台的!算我当初瞎了眼,将你这白眼狼引进了家!你现在有杜悦撑腰是不是就认为

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了?你就是个徐混,就是个街头痞子,别以为自己伪装一下就能伪装成个大少爷!”等王叶秋坐好以后,李穆忽然睁开眼睛吼叫了起来,样子很

是恐怖!

王叶秋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李穆知道自己和黄巧蓉的事?!不过知道也不奇怪,真怪自己刚才太冲动,做那么明显不知道才怪!可如今事情败露想个什么办法好呢?看来今天晚上是没那么容易混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