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03章:酒后乱性

发布时间:2019-09-16 17:13:23 浏览:

王叶秋在众女生的拉扯下走出了球场,六个人到了花坛旁边坐下。王叶秋看着花枝招展的她们,笑嘻嘻地问:“好妹妹们,现在我可是赢了,你们说怎么办吧?”

“按照约定听你的就是!你看怎么办吧,不过可别太过分哦……”小尤满脸含笑地看着王叶秋,一脸的钦佩与羡慕。

琳琳单单一笑:“小尤你多心了,表哥可是自己人,哪里会对我们过分!是不是,雯雯!”

李若雯上前拉住王叶秋的胳膊,笑盈盈地说:“我表哥最好人了,放心吧!”

王叶秋听众人这线样一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惩罚她们,只好说:“本来是想一个一个惩罚你们,看你们这么乖就罚你们陪我吃饭,怎么样?不过今天要喝酒,要高兴就高兴个痛快!”

“呵呵,好啊!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去唱歌,然后喝酒,不醉不归!”大眼睛跳了起来,胸前的**都在晃动。

“好,听大家的,那我们就不醉不归!”王叶秋招呼一声,带着大家一起走出了学校。

李若雯紧紧抱着王叶秋的胳膊,生怕把他丢了一样,她一边走一边小声说:“你还真是厉害,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我什么时候不厉害了?!”王叶秋伸手在她皮股上捏了一把:“我不厉害,你能乖乖跟着我!”

李若雯抬头看了王叶秋一眼,严肃地说:“你可要给我正经一点,不许吃她们的豆腐,否则我会生气的!”

王叶秋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心里想:你说不许吃就不吃?这样的机会可不见得天天有,错过了我多可惜!

一行人匆匆吃好饭就去唱K,嘻嘻哈哈好不热闹。王叶秋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除了觉得一切都新颖以外,倒也很快适应了起来。

女孩子在一起本来就有很多话,加上王叶秋更是聊个没完。忽然,琳琳满目含情地说:“表哥,我和你唱一首歌好不好?”

王叶秋愣了一下,他可不会唱什么歌。连忙摇着头说:“我不会唱歌,真的!这样吧,我给你唱一首,你给我唱一首!好不好?”

“表哥,那你也要给我们每人唱一首,可不能看琳琳姐漂亮就偏心!”小眼睛拉住王叶秋的手椅了起来。

王叶秋嘿嘿一笑,点头说:“好,我给你们每人唱一首。为了不让你们觉得偏心,我就唱同一首!”

“那我先来吧。”琳琳站起来,拿过遥控器调了一首曲子出来,扭动着腰肢唱了起来。

王叶秋看着深情款款的琳琳,在柔美的音乐中忽然就想起了肖潇。琳琳唱的是缘份,柔柔的乐曲听起来唯美自然。王叶秋觉得自己和肖潇相遇也是缘份,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还有想起来自己吗?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琳琳走过来拉起王叶秋的手面对着他的脸唱到:“就算前世没有过约定/今生我们都曾痴痴等/茫茫人海走到一起算不算缘份/何不把往事看淡在风尘/只为相遇那一个眼神/彼此敞开那一扇心门/风雨走过千山万水依然那样真/只因有你陪我这一程……”

王叶秋站起来看着琳琳的脸庞,整个人渐渐轻飘飘了起来。他慢慢靠近她,将手搭在她腰上椅了起来。

“耶,表哥被琳琳姐给迷到了!”卷毛叫了起来,带头鼓起了掌。

王叶秋忽然清醒了过来,刚才他好像吻住琳琳的小嘴,完全把周围还有别的人给忘记了!他松开琳琳,回到李若雯身边坐下,喝了一口啤酒说:“呵呵,琳琳果真是个才女,唱的很好啊!”

李若雯伸手在王叶秋大腿上拧了一下,警告性地看着他。

王叶秋咧了一下嘴,嘿嘿一笑。

琳琳一直看着王叶秋,等到唱完了才走过来,将话筒递给他说:“表哥,我可是唱完了,轮到你了!你要唱什么歌给我?我帮你调出来!”

王叶秋挠了挠头说:“我只会唱一首歌,还是别人教我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

“唱什么?只要是歌,这里没有没有的!”李若雯好奇地看着王叶秋,有些期待地问到。

“嘿嘿,是以前在农村的时候唱的,有些不正经,你们可别介意啊!要是你们不喜欢我就不唱了!”王叶秋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十八摸能唱吗?会不会被她们笑话或者识破自己的身份?

小尤一把拉起王叶秋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赶紧唱,只要是你唱的大家都喜欢!”

王叶秋深深吸了口气说:“行,那我就唱了!琳琳,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十八摸!”

“十八摸?”众人一起瞪大了眼睛。李若雯有些焦急地说:“表哥,你什么时候学会那歌了?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歌!”

“就让表哥唱一唱,说不上听起来会好听呢!”琳琳一边找歌一边说到。

王叶秋感激地多看了琳琳一眼,就这女人比较体贴自己,说起来还真是不错!

没想到还真被琳琳给找到了十八摸。音乐才一响起来,王叶秋就来了劲。好久没有唱这歌了,听着都有些激动。

五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王叶秋,表情各不相同。王叶秋看着她们唱了起来:“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十八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刚开始大家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渐渐都安静了起来。王叶秋也是越唱越激动,没想到来这里唱歌还有音乐,听起来跟明星唱的一样。

等一曲完了,大家纷纷鼓掌。李若雯拉王叶秋坐下,端过一杯啤酒递给他说:“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一手!不错,不错,很好听!”

“就是,表哥,这歌才是真正的抒情,你唱的又情深意切,差点就让我以身相许了!”卷毛哈哈一笑,推了王叶秋一把。

王叶秋端起酒杯说:“好,你最好以身相许,我可还有很多绝技!喝酒,大家喝酒!”

等嬉闹了一阵子,唱来唱去也就那几首歌。王叶秋觉得有些无聊,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琳琳靠近说:“表哥,是不是觉得不尽兴?今天可是我们输了,你玩不好我们多没面子!这样吧,我们划拳喝酒好不好?”

“划拳喝酒?”王叶秋坐直了问到。

“是啊,我们分成两组,看哪一组先喝醉!”琳琳乐呵呵地说着。

王叶秋本不想那样玩,不过转念一想,要是这些个女人都醉了,那不是便宜了自己。于是他嘿嘿一笑说:“听你的,谁让你是主席呢!”

r />

在琳琳的招呼下,王叶秋和小尤,大眼睛,卷毛一组,琳琳,李若雯和小眼睛一组。六个人一边划拳一边喝酒,几个轮回下来,喝的都有些高。

小尤大概是已经完全醉了,她摇椅晃地站起来一皮股坐在王叶秋怀里,口齿不清地说:“这样,喝,喝下去会,会喝坏肚子。我们,我们脱衣服好不好?输了脱一件,一件,看谁,谁先脱光!”

“好,好,小尤,我看你,你就是第一个脱光!”李若雯也醉的差不多了,眼睛都是红的。

琳琳摇了摇头:“还是,还是玩别的。这,这身上也,也没几件可以脱的!”

小尤摇椅晃地站起来,脸一黑:“今天有,有表哥在,要玩就,就玩个痛快!不,不愿意玩的可以走,走!”

王叶秋也装作醉了地说:“好,好,听小尤的,脱,脱衣服!”

“脱就脱,又不是没有,没有脱过!”卷毛说着就把外面的衣服给脱了,肥大的**把紧身背心高高顶起。

大家哈哈大笑,一个个面红耳赤。见卷毛先带头脱了一件,也都点头同意。于是,还是按照刚才的分组划拳了起来。一个轮回下来,王叶秋先输了一把。他二话没说,就把外套给脱了。其实这一把他是故意输的,就是要引诱她们继续。

看王叶秋脱了一件,琳琳呵呵一笑说:“姐妹们,继续努力,我们今天把表哥给脱个精光!”

王叶秋看了看志气高涨的李若雯和琳琳,心里说:还不知道谁把谁脱个精光呢!今天这个好戏可是被我给赶上了!

第二把下来,又是王叶秋输了。他爽快地将衬衫一脱,露出结实的胸膛。几个女人的眼光在他胸膛上停留了片刻,纷纷叫嚷着继续。

王叶秋打趣地说:“看来还真要被你们几个小丫头给脱光了!”

“那是,我们可是很厉害的!表哥,现在认输可还来得急!”小眼睛得意地说着。

“脱光了也不能认输,否则我这表哥的脸放哪里!”王叶秋把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响,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卷毛抓住王叶秋的胳膊不经意地捏了一下,对琳琳说:“你们可要小心一点,表哥这是先退后进!”

琳琳笑了一声:“继续,我们可要乘胜追击啊!”

又是一个轮回下来,琳琳输了。她犹豫了一下,脸红红地脱下外衣,里面也是一个小背心,看起来似乎里面的东西要比卷毛的还要鼓一些。

王叶秋来了劲,几个轮回下来,所有的人都脱了一件。女人脱完外面的衣服以后,胸脯是大是小一眼就能看的出来。不同的小背心,不同大小的**摆在王叶秋眼前,让他一阵阵的激动。

李若雯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光着上身的王叶秋说:“就这样吧?再脱可就到里面了!”

“这才刚刚开始,哪能那么快到里面!继续,继续!”王叶秋看了李若雯一眼,想着怎么把她给灌醉了。有这婆娘在,今天这四个美女未必自己能得到好处。

小尤看了大家一眼,也跟着说:“就是就是,继续,大家都是成年人,脱几件衣服算什么!”

琳琳笑了几下,往下面拽了拽小背心。

又是一个轮回下来,轮到了李若雯脱衣服。她有些为难地看着大家说:“能不能不脱啊?再脱就到胸罩了!”

“可是说好了要脱的,胸罩也是衣服,怕什么?”卷毛嚷嚷着。

王叶秋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李若雯现在也会害羞,就说:“这样好了,雯雯是我表妹,我替她脱,她呢就罚酒三杯好不好?”

“呵呵,这么好的表哥我都羡慕了!我看行!小眼睛看着王叶秋,给李若雯倒上了三杯酒。

王叶秋二话不说,站起来脱下了裤子,露出白色内裤。几个人有些发呆,在他两腿之间看了几眼,纷纷偷笑了起来。

“我可不能再脱了,再脱你们该叫我是流氓了!雯雯,快把你的酒喝了好好来,下次你自己脱就好,我可没东西替你脱了!”王叶秋看着女人们的表情,故意引诱到。

李若雯没有多说话,一口气喝下了三杯酒。

王叶秋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几场下来,除了李若雯歪歪扭扭地倒在一边没有脱小背心,其它四个女人都只有个胸罩,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

王叶秋看着不同花色的胸罩,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琳琳的胸罩最大,也最好看,粉粉的小球上有些楔,周围是一圈的花边。而且她的**够大,有三分之一从胸

罩上面露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中闪出些柔和的白光。琳琳下来就是小尤,她的胸罩是独特的黑色,上面有些白色的小珠子。这一白一黑恰到好处地互相映衬,使圆球

更加具有味道。最最独特的是卷毛的,她的胸罩上居然有个小窟窿,奶头刚好从小窟窿里钻出来,远远看去象是正在开花的花蕾。大眼睛和小眼睛的胸罩一般,**

也没有什么独特之处。

“我怎么,怎么觉得我们上当了!”琳琳看了姐妹们几眼,又看了看王叶秋,小声说到。

卷毛慌忙扯过衣服穿上:“就是,表哥,你可是聪明,美景尽收眼底,满意了吧?”

“你们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是你们提出来脱衣服的,再说,再说我也脱成了这样,除了皮股没有被你们看,可是什么也被你们给看了!”王叶秋站起来委屈地说到。

五个人一起捂嘴笑着打量王叶秋的下面,琳琳说:“表哥你还是快坐下,免得我们胡思乱想!男人也就皮股不能随便给人看,还有哪里不能给人看的?”

王叶秋笑了几声坐下,想着如何能把刚才的好戏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