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真爱999综合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第101章: 动情时刻

发布时间:2019-09-16 17:09:54 浏览:

女人下车快步走的到王叶秋跟前,也不管路面是否干净,蹲坐下扶住他的肩膀椅着问:“你没事吧?真是不要命了,追不上我的车你可以等你朋友来接啊,何必要苦苦要追!害我差点撞车不说,看你这样我还真担心出什么事呢!”

王叶秋咧嘴笑了笑,有些艰难地抬起头说:“我和你,和你有缘,放弃了多,多可惜!现在我追上了,是不是,是不是你答应带我回城里?”

女人愣了好一会,白了王叶秋一眼,搀扶他起来坐到路边,然后又将车靠到边上,这才从车里拿出一瓶水打开递给王叶秋说:“喝点水,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见过不要命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行,我就带你回城里!都怪我多事,你可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王叶秋接过水喝了几口,又休息了一会,感觉好了很多。他大着胆子伸手摘下女人墨镜,一本正经地说:“你真的很漂亮,比任何女人都漂亮!我要是说假话,愿意马上被车撞死!”

“你就不能说点服好听的?好端端的说这话多不吉利!好了,赶紧上车吧,我还要赶回去办事!我发现你这人真麻烦!”女人有些难堪地转过头起身拉开车门,对王叶秋说到。

王叶秋高兴地上了车,舒服地靠在座位上,嗅着车内香喷喷的空气,歪头看着一旁开车的女人,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等车行驶起来的时候,女人被王叶秋看的不好意思,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还真是个大色狼,可别对我有什么坏心眼!我可跟你说,我学过跆拳道,你敢对我无礼我不会客气的!”

“跆拳道?不会,怎么会对你有坏心眼?你就象是仙女,谁会舍得伤害你!我只静静地看你一会就知足了!说来也还真是奇怪,我怎么一见你就觉得放不下呢?你别

见怪,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和你很有缘!”王叶秋说的是实话,以前见了别的女人他都想着马上上床,但这次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他只想静静地和她在一

起。刚才货车司机骂女人的时候,他感觉比骂自己还要难受。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应该被人骂,而应该好好被人呵护。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肖潇,很拗口的是吧!”两个人好一阵子没有说话,女人微微笑了一下说着,转头看了看王叶秋。

王叶秋拉过女人的右手笑了一下,在她手心写划起了自己的名字。

肖潇大惊失色:“哎,你,你要做什么?放开我,我要开车!你怎么这么无礼?!”

“别动,我要让你记住我的名字!放心,我说了不会伤害你就是不会!”王叶秋强硬地拽着肖潇的手继续写着,样子很是认真。

肖潇听王叶秋这样一说,安稳了起来。她一边感受王叶秋写一边开着车,咯咯笑着说:“能不能快点,这样会很痒你不知道?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要赔我的车!”

王叶秋笑了一下,写完将肖潇的手握起来,说:“车我可以赔,可人我就赔不起了!好了,现在我的名字就在你手心里了,可不能松开,松开就跑了!”

“王叶秋,呵呵,你可真有意思!我还没见过你这么有意思的人,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肖潇笑的更加妩媚,光洁的脸蛋上洋溢着愉快的微笑,眼睛弯弯的很象月亮。

王叶秋看的有些发痴,与眼前的肖潇比起来,他觉得自己真是够肮脏,够卑鄙的。虽然他不知道肖潇是做什么的,但他知道她一定是个好女孩。有些人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很好人的那种,比如肖潇!

肖潇低头笑了一下:“王叶秋,你是做什么的?住在郊区的吗?你要去市里哪里?我送你过去!”

“我是个徐混,没什么正当职业。住在郊区,不过那不是我的家!你把我带到市里就行,我自己过去!”王叶秋有些惆怅,自己的职业是什么呢?花匠还是小白脸?在肖潇面前,他怎么忽然就自卑了起来,这可是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都没有发生过的事。

肖潇笑了一下:“太谦虚了吧?看你身上的衣服也算是名牌了,还徐混,大老板还差不多!年轻有为,不错!”

王叶秋哈哈一笑:“这些只是个包装而已!其实我不喜欢什么名牌,我只想自由自在!我确实不是什么大老板,就只是个混混!不过我会努力,努力成为大老板!那样我就可以有自己的车,而不用在大马路上为了搭美女的车而累个半死!”

“谁都想自由自在,可活着就不能自由自在!呵呵,那是你自愿的!有人接你都不等,偏偏要追我的车,能怪别人吗?要是让别人知道一个成功男人为了追我的车而差点累倒,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揍我!”肖潇叹了口气,随后又是呵呵一笑,心情象是很好。

王叶秋看着肖潇的样子,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赚钱,做一个肖潇眼里成功的男人!

两个人随便聊着,很快就到了市里。肖潇把车停在马路边上,看着王叶秋有些留恋地问:“真不要我把你送过去?可不要后悔啊!”

王叶秋看着肖潇的眉眼,心里有很多的不舍和眷恋,他冲动地说:“我,我能吻吻你吗?就只一下!我知道这样很冲动,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算了!我……”

王叶秋话还没说完,肖潇“啪”的一声就在他脸上吻了一口。王叶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肖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觉得整个脸庞都燃烧了起来,烧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尽情地释放着身体里的热量。

“这样可以了吧?你可以下车了,我还要去办事情!”肖潇没有看王叶秋,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脸庞有些红润。

王叶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打开车门依依不舍地走了下来。肖潇朝他笑了一下,关上车门将车开了出去。

忽然,王叶秋意识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这样分手估计今后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他撒腿就追,只追了几步肖潇的车就停了来。她从车窗中探出头看着王叶秋,笑着大声说到:“王叶秋,你还追我做什么?这次可是你自己不要我送你的,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不是后悔,只是……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如果有机会,我请你吃饭?”王叶秋笑嘻嘻地说着。

肖潇下车站在王叶秋对面,看着他说:“所有的男人都会这一招!我以为你是个例外,原来也一样!”

“我是个例外,因为有了你的电话我不一定会打给你!”王叶秋依旧笑着,表情有些认真,但嘴巴却管不住地随意说到。

“那何必要浪费我告诉你?把你的电话给我!”肖潇不屑一顾,伸出了手。

王叶秋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给肖潇,心里想:这玩意我还不怎么会用,你可千万别难为我。

肖潇在王叶秋手机上按了几下,她车里就传出了一阵好听的音乐。她一边将手机递给王叶秋一边说:“我有你电话了,改天我要是有兴趣就约你,要是你不记得我那就算了!我可不想男人有事没事打电话给我!要是过上一个月你还没有接到我电话,那就是我已经把你忘记了!”

王叶秋还想说点什么,肖潇已经转身上了车。他看着她消失在人流里,在原地呆站了好久。难道这才

是爱?以前他觉得自己喜欢巧巧,那是喜欢上她的单纯和**。

现在虽然和肖潇才一见面,他就对她恋恋不舍。这究竟是爱还是爱慕美色?但愿肖潇能打电话给他,他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她了!

王叶秋正在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起来。他见是个陌生的号码,有些紧张地接通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他第一次用手机!

“王叶秋,呵呵,在想我呢?你是我认识最有意思的一个人!改天我请你吃饭,算是对你帮我骂那个货车司机的感谢!快去办事情吧,徐混,可别忘了我哦!”肖潇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语气中有些兴奋,也有些羞涩。

王叶秋心情很是激动,他没想到肖潇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肖潇,我是在想你,呵呵!现在我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了,你要是不请我吃饭我可会一直追着你不放!好好开车,别打马虎!安全第一,我可再没有力气跑去提醒你旁边有车了!”

肖潇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那我挂了!”

王叶秋看着手机,高兴地跳了起来,觉得全身都是力气,快步朝学校走去。先去解决一下李若雯那边的事,然后看看能不能查到肖潇资料。刚走了没几步,电话又响了,他以为还是肖潇打来的,接起来就说:“怎么又打过来了?都说让你注意安全!”

“王叶秋,你他妈在跟谁说话呢?你死哪里去了?自己出了门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回家去找你!”李若雯接通电话就破口大骂了起来,听口气吃人的心都有。

王叶秋皱了皱眉头,有些委屈地说:“我还不是想早点见到你这才早出门!手机这玩意我又不会用,哪里知道你的电话号码?行了,见面我们再说好吗?我现在在城里了,正要去你们学校!”

李若雯冷笑了几声,硬邦邦地说:“王叶秋,你个没出息的,看我见了你怎么收拾!你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呀,早上还嫌气我不够,现在又耍花招!什么想早点见到我,你到底去见哪个**了?”

王叶秋刚想问问怎么自己就没出息了,李若雯已经挂了电话。他放慢脚步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就想起了肖潇。肖潇是个脱俗的女人,她不会象黄巧蓉一样爱的疯狂,也不会象李若雯一样娇气,一样不讲道理。世界上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多了,不知道她会属于哪个幸福的男人所有。

王叶秋在李若雯学校门口等了好久,这才见她开着车回来。王叶秋还没上去打招呼,李若雯就开着车朝他撞了过来。

王叶秋惊呼一生跳上花坛,冲在车里正瞪着自己的李若雯吼到:“你疯了?他娘的,老子就只有这条命,你要是给我送了,我跟你没完!”

李若雯在玻璃后面嘿嘿一笑,将车开近校门停好,这才背着包得意地出来,站在王叶秋前面一句话不说。

王叶秋没好气地白了李若雯一眼,一句话不说地与她擦肩而过,进到校园里坐在一个石凳上看着远处。

“生气了?我不生气就是好事,你害我还要打电话问她!我可是早上就决定不再和她说话了!人家吃好中午饭就赶着回去,你倒好,自己偷偷出来了!”李若雯在王叶秋旁边坐下,轻松地说着。

王叶秋往旁边挪了一下身子,忽然就觉得李若雯有些讨厌。

李若雯一把拉住王叶秋的胳膊椅了起来:“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小气!跟你开个玩笑,你以为我真舍得撞你?她那边搞定了吧?刚才打电话给她她好像已经没事了!”

“你开玩笑?李若雯,别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要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王叶秋有些生气地叫了起来。

“好了,知道今天的事三个人都不好受!我这心里还难受着呢,你就不能安慰我几句?我们难得有时间在一起,别生气了好不好?”李若雯没有象往常一样生气,而是有些委屈地说到。

王叶秋看着她说:“雯雯,你妈那边就已经让我头大了,你体谅一下我好不好?你和她毕竟是母女,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可我呢?我是个外人,是个楔匠!我不想丢了这个饭碗,也不想得罪你们这些有钱人!”

李若雯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把头靠在了王叶秋的肩膀上。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要是李若雯的脾气能好一点,说不上他也不会这么把肖潇放在心上.

第101章: 动情时刻

女人下车快步走的到王叶秋跟前,也不管路面是否干净,蹲坐下扶住他的肩膀椅着问:“你没事吧?真是不要命了,追不上我的车你可以等你朋友来接啊,何必要苦苦要追!害我差点撞车不说,看你这样我还真担心出什么事呢!”

王叶秋咧嘴笑了笑,有些艰难地抬起头说:“我和你,和你有缘,放弃了多,多可惜!现在我追上了,是不是,是不是你答应带我回城里?”

女人愣了好一会,白了王叶秋一眼,搀扶他起来坐到路边,然后又将车靠到边上,这才从车里拿出一瓶水打开递给王叶秋说:“喝点水,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见过不要命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行,我就带你回城里!都怪我多事,你可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王叶秋接过水喝了几口,又休息了一会,感觉好了很多。他大着胆子伸手摘下女人墨镜,一本正经地说:“你真的很漂亮,比任何女人都漂亮!我要是说假话,愿意马上被车撞死!”

“你就不能说点服好听的?好端端的说这话多不吉利!好了,赶紧上车吧,我还要赶回去办事!我发现你这人真麻烦!”女人有些难堪地转过头起身拉开车门,对王叶秋说到。

王叶秋高兴地上了车,舒服地靠在座位上,嗅着车内香喷喷的空气,歪头看着一旁开车的女人,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等车行驶起来的时候,女人被王叶秋看的不好意思,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还真是个大色狼,可别对我有什么坏心眼!我可跟你说,我学过跆拳道,你敢对我无礼我不会客气的!”

“跆拳道?不会,怎么会对你有坏心眼?你就象是仙女,谁会舍得伤害你!我只静静地看你一会就知足了!说来也还真是奇怪,我怎么一见你就觉得放不下呢?你别

见怪,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和你很有缘!”王叶秋说的是实话,以前见了别的女人他都想着马上上床,但这次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他只想静静地和她在一

起。刚才货车司机骂女人的时候,他感觉比骂自己还要难受。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应该被人骂,而应该好好被人呵护。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肖潇,很拗口的是吧!”两个人好一阵子没有说话,女人微微笑了一下说着,转头看了看王叶秋。

王叶秋拉过女人的右手笑了一下,在她手心写划起了自己的名字。

肖潇大惊失色:“哎,你,你要做什么?放开我,我要开车!你怎么这么无礼?!”

“别动,我要让你记住我的名字!放心,我说了不会伤害你就是不会!”王叶秋强硬地拽着肖潇的手继续写着,样子很是认真。

肖潇听王叶秋这样一说,安稳了起来。她一边感受王叶秋写一边开着车,咯咯笑着说:“能不能快点,这样会很痒你不知道?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要赔我的车!”

王叶秋笑了一下,写完将肖潇的手握起来,说:“车我可以赔,可人我就赔不起了!好了,现在我的名字就在你手心里了,可不能松开,松开就跑了!”

“王叶秋,呵呵,你可真有意思!我还没见过你这么有意思的人,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肖潇笑的更加妩媚,光洁的脸蛋上洋溢着愉快的微笑,眼睛弯弯的很象月亮。

王叶秋看的有些发痴,与眼前的肖潇比起来,他觉得自己真是够肮脏,够卑鄙的。虽然他不知道肖潇是做什么的,但他知道她一定是个好女孩。有些人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很好人的那种,比如肖潇!

肖潇低头笑了一下:“王叶秋,你是做什么的?住在郊区的吗?你要去市里哪里?我送你过去!”

“我是个徐混,没什么正当职业。住在郊区,不过那不是我的家!你把我带到市里就行,我自己过去!”王叶秋有些惆怅,自己的职业是什么呢?花匠还是小白脸?在肖潇面前,他怎么忽然就自卑了起来,这可是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都没有发生过的事。

肖潇笑了一下:“太谦虚了吧?看你身上的衣服也算是名牌了,还徐混,大老板还差不多!年轻有为,不错!”

王叶秋哈哈一笑:“这些只是个包装而已!其实我不喜欢什么名牌,我只想自由自在!我确实不是什么大老板,就只是个混混!不过我会努力,努力成为大老板!那样我就可以有自己的车,而不用在大马路上为了搭美女的车而累个半死!”

“谁都想自由自在,可活着就不能自由自在!呵呵,那是你自愿的!有人接你都不等,偏偏要追我的车,能怪别人吗?要是让别人知道一个成功男人为了追我的车而差点累倒,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揍我!”肖潇叹了口气,随后又是呵呵一笑,心情象是很好。

王叶秋看着肖潇的样子,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赚钱,做一个肖潇眼里成功的男人!

两个人随便聊着,很快就到了市里。肖潇把车停在马路边上,看着王叶秋有些留恋地问:“真不要我把你送过去?可不要后悔啊!”

王叶秋看着肖潇的眉眼,心里有很多的不舍和眷恋,他冲动地说:“我,我能吻吻你吗?就只一下!我知道这样很冲动,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算了!我……”

王叶秋话还没说完,肖潇“啪”的一声就在他脸上吻了一口。王叶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肖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觉得整个脸庞都燃烧了起来,烧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尽情地释放着身体里的热量。

“这样可以了吧?你可以下车了,我还要去办事情!”肖潇没有看王叶秋,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脸庞有些红润。

王叶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打开车门依依不舍地走了下来。肖潇朝他笑了一下,关上车门将车开了出去。

忽然,王叶秋意识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这样分手估计今后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他撒腿就追,只追了几步肖潇的车就停了来。她从车窗中探出头看着王叶秋,笑着大声说到:“王叶秋,你还追我做什么?这次可是你自己不要我送你的,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不是后悔,只是……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如果有机会,我请你吃饭?”王叶秋笑嘻嘻地说着。

肖潇下车站在王叶秋对面,看着他说:“所有的男人都会这一招!我以为你是个例外,原来也一样!”

“我是个例外,因为有了你的电话我不一定会打给你!”王叶秋依旧笑着,表情有些认真,但嘴巴却管不住地随意说到。

“那何必要浪费我告诉你?把你的电话给我!”肖潇不屑一顾,伸出了手。

王叶秋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给肖潇,心里想:这玩意我还不怎么会用,你可千万别难为我。

肖潇在王叶秋手机上按了几下,她车里就传出了一阵好听的音乐。她一边将手机递给王叶秋一边说:“我有你电话了,改天我要是有兴趣就约你,要是你不记得我那就算了!我可不想男人有事没事打电话给我!要是过上一个月你还没有接到我电话,那就是我已经把你忘记了!”

王叶秋还想说点什么,肖潇已经转身上了车。他看着她消失在人流里,在原地呆站了好久。难道这才

是爱?以前他觉得自己喜欢巧巧,那是喜欢上她的单纯和**。

现在虽然和肖潇才一见面,他就对她恋恋不舍。这究竟是爱还是爱慕美色?但愿肖潇能打电话给他,他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她了!

王叶秋正在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起来。他见是个陌生的号码,有些紧张地接通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他第一次用手机!

“王叶秋,呵呵,在想我呢?你是我认识最有意思的一个人!改天我请你吃饭,算是对你帮我骂那个货车司机的感谢!快去办事情吧,徐混,可别忘了我哦!”肖潇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语气中有些兴奋,也有些羞涩。

王叶秋心情很是激动,他没想到肖潇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肖潇,我是在想你,呵呵!现在我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了,你要是不请我吃饭我可会一直追着你不放!好好开车,别打马虎!安全第一,我可再没有力气跑去提醒你旁边有车了!”

肖潇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那我挂了!”

王叶秋看着手机,高兴地跳了起来,觉得全身都是力气,快步朝学校走去。先去解决一下李若雯那边的事,然后看看能不能查到肖潇资料。刚走了没几步,电话又响了,他以为还是肖潇打来的,接起来就说:“怎么又打过来了?都说让你注意安全!”

“王叶秋,你他妈在跟谁说话呢?你死哪里去了?自己出了门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回家去找你!”李若雯接通电话就破口大骂了起来,听口气吃人的心都有。

王叶秋皱了皱眉头,有些委屈地说:“我还不是想早点见到你这才早出门!手机这玩意我又不会用,哪里知道你的电话号码?行了,见面我们再说好吗?我现在在城里了,正要去你们学校!”

李若雯冷笑了几声,硬邦邦地说:“王叶秋,你个没出息的,看我见了你怎么收拾!你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呀,早上还嫌气我不够,现在又耍花招!什么想早点见到我,你到底去见哪个**了?”

王叶秋刚想问问怎么自己就没出息了,李若雯已经挂了电话。他放慢脚步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就想起了肖潇。肖潇是个脱俗的女人,她不会象黄巧蓉一样爱的疯狂,也不会象李若雯一样娇气,一样不讲道理。世界上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多了,不知道她会属于哪个幸福的男人所有。

王叶秋在李若雯学校门口等了好久,这才见她开着车回来。王叶秋还没上去打招呼,李若雯就开着车朝他撞了过来。

王叶秋惊呼一生跳上花坛,冲在车里正瞪着自己的李若雯吼到:“你疯了?他娘的,老子就只有这条命,你要是给我送了,我跟你没完!”

李若雯在玻璃后面嘿嘿一笑,将车开近校门停好,这才背着包得意地出来,站在王叶秋前面一句话不说。

王叶秋没好气地白了李若雯一眼,一句话不说地与她擦肩而过,进到校园里坐在一个石凳上看着远处。

“生气了?我不生气就是好事,你害我还要打电话问她!我可是早上就决定不再和她说话了!人家吃好中午饭就赶着回去,你倒好,自己偷偷出来了!”李若雯在王叶秋旁边坐下,轻松地说着。

王叶秋往旁边挪了一下身子,忽然就觉得李若雯有些讨厌。

李若雯一把拉住王叶秋的胳膊椅了起来:“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小气!跟你开个玩笑,你以为我真舍得撞你?她那边搞定了吧?刚才打电话给她她好像已经没事了!”

“你开玩笑?李若雯,别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要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王叶秋有些生气地叫了起来。

“好了,知道今天的事三个人都不好受!我这心里还难受着呢,你就不能安慰我几句?我们难得有时间在一起,别生气了好不好?”李若雯没有象往常一样生气,而是有些委屈地说到。

王叶秋看着她说:“雯雯,你妈那边就已经让我头大了,你体谅一下我好不好?你和她毕竟是母女,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可我呢?我是个外人,是个楔匠!我不想丢了这个饭碗,也不想得罪你们这些有钱人!”

李若雯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把头靠在了王叶秋的肩膀上。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要是李若雯的脾气能好一点,说不上他也不会这么把肖潇放在心上.